品茅台看小說

林若煙注意到了這裡的情況,立刻緊張了起來:「看,這些人過來了。」

「哼,一群不自量力,找死的傢伙而已。」櫻子不屑道。

美姬子的手立刻放在了腰間的忍刀上面,一旦有異動,他會馬上動手,幹掉面前的這些人。

數十名黑衣保鏢把三個女人給包圍了,領頭的一名白人來到了林若煙的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眼,忍不住嘖嘖感慨,果然是難得一見的大美女,怪不得自家老大馬上有些忍不住了。

「女士,你好,我們BOSS請您過去一趟!」保鏢恭恭敬敬道。

「抱歉,我們小姐沒時間,如果沒事,請滾吧!」櫻子毫不客氣道。

保鏢的臉色陰沉了一下,冷冷道:「這位小姐,請說話客氣一點,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小心你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我還就不信了,我怎麼會見不到明天的太陽,」櫻子冷聲道:「來,讓我見識一下吧!」

保鏢有些皺眉,把目光放在了遠處的老大身上,就看到那男子輕輕的點了點頭,保鏢立刻一揮手:「上!」

一聲令下,這一大群保鏢立刻拿出了武器,棒球棍之類的東西,就直奔林若煙這邊而來。

「砰」的一聲,櫻子率先動手,一腳踹中了領先的一名保鏢,這名保鏢的身體立刻飛了起來,重重的砸到了沙灘上面,吃了一嘴的沙子。

美姬子也沖了上來,抓住了一名保鏢的胳膊,一個用勁,就聽到「咔嚓」一聲,這名保鏢的肩胛骨被美姬子硬生生的卸了下來,然後就是一腳,直奔胸口而去,又是一道人影飛了起來,砸到了沙灘上面。

不得不說,一般人還真對付不了美姬子和櫻子,她們二人俱是受過伊賀忍者的艱苦訓練,而且還經歷過無數的生死,對付這些充當門面的保鏢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短短五六分鐘,這幾十名保鏢俱是倒在了地上,沒有一個敢站起身來,櫻子笑著道:「來呀,你不是讓我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么。」

那領頭的保鏢從地上爬起來,立刻抽出了一把手槍,頂在了櫻子的腦門上面:「我說過了,不要惹我,否則我會……」

「砰」的一聲,保鏢的話還沒說完,身體就飛了起來,再次摔到了沙灘上面,櫻子看到遠處有一大群保鏢正往這邊趕過來,趕忙道林若煙道:「走,快走,他們有槍。」

三個人立刻離開了沙灘,伸手打了一個計程車,然後離開了。

十幾名保鏢趕了過來,望著面前的車子,只留給了他們一臉的尾氣。

那領頭的保鏢走了過來,冷聲道:「怎麼個情況?」

「已經記住了車牌號,整個洛杉磯的計程車公司都是我們的人,只需要老大一個電話就可以搞定了。」一名保鏢道。

這名領頭的保鏢點了點頭,冷冷道:「小妞,我會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回到了酒店裡面,幾個人俱是喘著粗氣,林若煙拿起桌子上面的飲料,打開之後「咕嘟咕嘟」喝了好大一口,隨後望向了櫻子,埋怨道:「櫻子,這裡是異國他鄉,能不能不要再找事情?」

櫻子不敢正視林若煙的眼神,只是吐了吐小香舌:「我知道了,以後不會了。」

林若煙這才輕哼一聲,不再搭理櫻子。

而一旁的美姬子則是道:「林小姐,我覺得這群人不簡單,在當地可能有很大的勢力,我們現在必須聯繫林先生,否則您出了什麼事情,我可就沒辦法對林先生交代了。」

「會出什麼事情啊,」不等林若煙說話,櫻子立刻道:「讓他知道了,那才要翻天呢!」

美姬子對櫻子一點辦法也沒有,只好把目光望向了林若煙,林若煙琢磨了一下道:「還是再等等吧,我想一想該怎麼對林逸說。」

美姬子點了點頭:「最好儘快,否則出了什麼事情,那可就不好了。」

「我知道了。」林若煙點了點頭,轉身回了卧室。

待林若煙回了卧室,櫻子瞪了美姬子一眼:「美姬子,你怎麼就會沒事找事啊,我們在這裡誰會知道?不就是幾個地痞流氓而已,你的膽子什麼時候這麼小了?」

「那不是一般的地痞流氓,他們的手中有槍!」美姬子輕哼一聲道。

「你……」櫻子有些生氣了:「美姬子,我怎麼沒看出來啊,你什麼時候成了林逸的一條狗了?對林逸這麼忠實?」

「櫻子大小姐,請你說話客氣一點,」美姬子咬牙切齒道:「林先生幫了你的忙,讓你大仇得報,你不要恩將仇報,到時候惹出了亂子,那就沒人替你收拾了。」

美姬子轉身離開了,倒是櫻子,憤怒道:「沒人收拾就沒人收拾,我不怕他林逸!」

……

洛杉磯的夜晚一如既往不太平靜,伴隨著重金屬DJ的聲音,十幾名黑衣保鏢來到了這家酒店的門口,一名穿著花色休閑西服的男子從車子裡面走了出來,望向了身旁的保鏢:「他們是不是在這裡?」

「是!」那領頭的保鏢點了點頭:「整個洛杉磯的計程車公司都是我們的,她們一下車我就知道他們在這裡了,還聯繫了這裡的經理,那三名女子是來自大月氏的人。」

「大月氏?東方女子?」男子哈哈大笑道:「這些東方女子就是比較火辣,我很喜歡,殺了那兩名保鏢,然後抓住那東方女子,明白嗎?」

「是,BOSS,沒問題。」領頭的保鏢掛上了殘忍的笑容:「我會讓她們知道我們的厲害。」

男子點了點頭,一揮手,然後坐在了車子裡面,一大群保鏢立刻蜂擁而入,俱是抽出了手槍。

一時之間,危機重重,在洛杉磯這個地方,就是看誰的拳頭比較硬,他們也橫行霸道了許久,幾乎沒有做不成的事情。

而這群保鏢已經不是中午那一群充當門面的保鏢了,是有真本事的,這些人也不傻,知道美姬子和櫻子是練家子,高手,所以就讓最精銳的手下過來,希望能夠抓到林若煙。

…… 薩茉恩是一個很有天賦的孩子,施小小卻是一個努力但有些遲鈍,很自卑的女孩,表面會裝作開朗的樣子。

兩個人都被選中,於是一同結伴進入新的學校學習。

施小小一眼喜歡上了凌驚雲,他的成熟穩重大方得體讓她心砰砰的跳。

雖然與薩茉恩同來,但住宿卻分開了,所以第二天到課室的時候並沒有一起,她早早到了,薩茉恩後面進來,坐到空位上,凌驚雲來認識她們新同學,坐到了薩茉恩旁邊,剛好施小小對面。

薩茉恩有些不情願凌驚雲的靠近,動來動去用她的方式表示著抗議,凌驚雲卻看在眼裡,還對她笑了一下,氣得薩茉恩嘟嘴。

老師走進來分佈任務,於是大家就地坐好,老師欣賞薩茉恩,看見她的小動作當場就說:「坐好,我不會妨礙你們的。」

全班哄堂大笑,施小小也跟著笑:「老師說不會妨礙你們。」

薩茉恩羞紅著臉擠到施小小旁邊跺腳!因為天賦好又年齡小,長得也很可愛,不久便成為班寵。

施小小默默的聽著對面的凌驚雲介紹自己:「我從小沒有母親……」

她進來這個學校,就是她只想學到本領,然後回去報仇。變強是她的目的。

只要不是與她有關的事,她都低著頭,有聽,但從來不去參與,她的長發披散,一直遮著自己的臉,從沒有抬頭給別人知道自己的目光,她也從不去看別人的眼睛。

即使第一眼已經喜歡的人,也從不去做點什麼,她很清楚,學成歸去,那個終究會離開的人,以後也會各奔東西。

他關心照顧著每一個人。

施小小也被他照顧著,然後低頭說一聲謝謝,她從不看他的表情,有時會看見他停在自己面前的鞋子。

或許是察覺了她的冷淡,有時會感覺他對別人的熱情,到了她這裡會突然沒有了聲音,動作是同樣的動作,卻彷彿連話也不願意多跟她說了。

這讓她的頭更低了。

或許是她太笨了,學東西太慢,有時會拖後腿,他又要去照顧別人,應該是給他帶來麻煩了。她盡量不製造麻煩。

自己不會的,就加班加點去練。當然,即使她再努力,也只是達到了平均水平,並不出眾。

但是沒給他添麻煩,她鬆了一口氣。

她們畢業的時候,她就是一般水平,但薩茉恩很出眾,大家都很喜歡她。

她們本來是結伴來而已,友誼一般,因為住的地方不同,薩茉恩很快有了新的好朋友。有時還會來找她,但施小小的時間都用去學習,所以拒絕了跟她出去玩,薩茉恩找別人陪她,於是有了很多朋友和好朋友,包括凌驚雲,他們似乎相處得很好,也沒有顧忌老師開他們玩笑的話。

但她一個朋友也沒交到。

施小小羨慕薩茉恩,雖然她也當自己是朋友,但是越是走近她,越顯出自己的笨拙,別人從她那裡發出多少的笑聲,就會顯得自己有多少的沉默。

她是孤僻女孩,施小小不是不知道別人對自己的評價,可是她真的沒有時間玩耍,沒辦法獲得那麼多人的喜歡,她連自己喜歡的人……都不敢靠近。

她看著他去親近別人,看著他對別人笑,看著他和別人打成一片,看著他照顧每一個人,當然,沒人知道她看著,因為她只是躲在暗處,看著那些燦爛的人群,用長發掩飾了自己的羨慕,也沒人知道,她這樣看著,是什麼情緒。

到走的時候凌驚雲跟她說了些平常話,施小小點頭表示記住。

畢業典禮時他一直站在她旁邊,這讓她有些詫異,不過,她從來都是站在最後一排,做什麼都選擇最後的位置,從來不出頭。

是因為前面太喧囂,想要低調點嗎?施小小猜測著他沒有站去熱鬧一區的原因,但從未開口驗證。

歡呼,離別,擁抱。

她本想退開,可是他擁抱了她,當然也擁抱了其他人。

她想抬頭,可是抑制住了自己:此一走或者再無相見,何必再添煩惱。那個人,本來就跟薩茉恩一樣,是應該站在頂峰的人,正如同學們說的,他們才是最配的,如果因為一個擁抱而生出什麼別樣的心來,她也會鄙視自己。

她在心裡默默說著道別的話,直到他放開了自己。

回到自己地方,施小小一直在努力的修鍊,只是等她修鍊有成的時候,再找仇人,發現仇人已經死了。

報仇的機會都沒有了。

學無所用,後來鬱鬱而終。

一一一

葉靈不是很想接這個任務。

「星河,可以換一個嗎?」

「無此許可權。」

「可是,我……」

「這任務不算難度高的。」

「這任務不難,可是,我不想處理關於感情的事,我現在自己都很混亂……」還讓她去處理,這不是添亂嗎?她已經把黎昳翼搞成那樣,說不帶遺憾走,他不是自己的遺憾嗎?害他離職,害他難受……黎昳翼最後的表情,讓她都不敢再想起這個人。

「人生活法有很多種,原主並沒有一定要求涉及感情。」

「這樣嗎?」葉靈抿抿嘴,她下意識以為,原主又想她去試試跟凌驚雲會不會有愛情?對於這樣一個女孩,難道不是只會注意情感的事嗎?

那個什麼凌驚雲不是她心中暗戀的對象嗎?只是不敢去面對人家,要得到原主的好評,不是應該從這方面入手嗎?

「……」星河表示,你上哪學的一套推理?人的一生不只有愛情啊。

葉靈還是有些鬱悶。

原主生命中唯一的兩條線就是報仇與暗戀,直接相關的也就報仇而已。這樣的話,她能做什麼?報仇?

以原主的水平,的確是得練個十年八年才能有機會勝得了仇人,那這次?她可以待這十年八年?

「你停留的時間沒有那麼長。」星河提醒她。

「那怎麼辦?」葉靈皺眉,連這個都沒有了,她還能做什麼?沒事做去幹嘛?而且原主也沒有什麼強烈的願望要完成,沒有願望,她要怎麼做任務呢?

星河沒有再給任何建議。 ……

海邊別墅。

林逸正躺在鬆軟的大床上面沉睡,可是一陣手機鈴聲把林逸給驚醒了,趕忙拿起手機一看,眉頭立刻緊鎖了起來,趕忙摁了一下接聽鍵:「在,什麼事情?」

「林先生,情況不太好,」對面傳來了低沉的聲音:「今天中午,林小姐一行三人在沙灘上面得罪了本地勢力,現在這伙勢力已經找到了林小姐下榻的酒店,而且還帶著火器,估計林小姐的處境現在很不妙。」

林逸一愣,趕忙道:「好,我知道了,你盯住那邊,隨時彙報動向。」

「是!」那邊應了一聲,然後掛斷了電話。

林逸一腳踢開了被子,快速穿上了衣服,然後來到了喬絲琳的房間前面,瘋狂的敲著門。

喬絲琳正在睡大覺,被林逸的敲門聲驚醒,有些生氣道:「誰啊,怎麼了?出什麼事情了?」

「是我,你快開門,我有重要事情對你說。」林逸有些焦急道。

喬絲琳有些不耐煩:「不能明天早上說?大半夜的,你還讓人休息了不?」

「你快點開門,晚了可就來不及了。」林逸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般。

喬絲琳只好穿上了睡衣,打開了房門,林逸走了進來,望著喬絲琳穿著薄薄的睡衣,一時之間差點噴鼻血,不得不說,西方女子的身材就是火爆,哪怕穿上了寬鬆的睡衣,可喬絲琳那火爆的身材仍舊一覽無遺。

喬絲琳拍了拍嘴巴,打了一個哈欠:「快說,說完了我還要睡覺呢。」

「睡覺睡覺,睡你個大頭鬼,」林逸沒好氣道:「林若煙來了,還得罪了本地勢力,那群人已經去林若煙下榻的酒店了,還帶著火器。」

「嗯?」喬絲琳輕蹙秀眉,不解道:「林若煙不是在藍氏城么,怎麼會來洛杉磯?」

「這個我也給你說不清楚,反正現在林若煙就在這邊,而且有危險了。」林逸道。

喬絲琳這才明白過來,怪不得林逸這小子大半夜不睡覺來驚醒自己,挑了挑秀眉:「林逸,你這樣很不道德哦,為了你的女人,來把我驚醒,你為什麼不自己去救她們?」

「這裡是你們共濟會的地盤,你們出面不是會快很多麼,要是等我趕過去了,估計人都被他們殺完了。」林逸沒好氣道。

喬絲琳只好擺了擺手:「行了,等我換完衣服,我們一起趕過去,我先給那邊的負責人打個電話。」

「嗯!」林逸應了一聲,心中則是憤怒到了極點,這個林若煙真是一點也不省事,難道不知道自己長了一副魅惑眾生的容貌么,居然跑到洛杉磯這裡來找事情,這些外國人可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人,看到了就要打主意,哪裡像東方人那麼含蓄呀。

等喬絲琳換好了衣服,兩個人才帶著保鏢,開著那輛加長林肯直奔林若煙下榻的那酒店而去,一路之上,林逸不停的催促,讓司機快一點,可司機只是把速度放在了六十就不在快了,畢竟他是喬絲琳的司機,不管出了什麼事情,最先要保證的就是喬絲琳的安全。

這可把林逸急的,卻什麼辦法都沒有。

而在這邊的酒店當中,當地勢力羅德科的人手已經來到了林若煙的房間外面,拿起房卡,打開了房門,然後一大群保鏢蜂擁而入。

櫻子和美姬子兩個人俱是睜開了眼睛,聽到了外面的動向。

美姬子拿起床邊的忍刀,一躍而起,可是就在這個時候,房間門被人踹開了,燈也亮了,四五把手槍指向了美姬子,美姬子目瞪口呆,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放下武器,不然打穿你的腦袋。」一名保鏢笑著用英語道。

美姬子嘆了一口氣,只好放下了手中的忍刀,那幾名保鏢立刻衝過來,七手八腳的把美姬子捆了起來,至於櫻子,也是遇到了同樣的事情,雖說櫻子的身手比美姬子要厲害,可是身手再高也怕槍子,面對這些熱火器,櫻子也只好放下了手中的武器,被五花大綁了起來。

兩個人被扔到了同一個房間,有兩名保鏢在看守。

「大小姐,這下出事情了,」美姬子瞪了櫻子一眼:「我看你怎麼收場!」

櫻子也是有些擔心,坐立不安的:「美姬子,你說……你說林逸知道了會怎麼樣?」

「我要是林逸,就殺了你!」美姬子咬牙切齒道:「我早就說過了,要立刻給林先生打電話,可你呢,一直找事情,如果林小姐出了什麼事情,你我都難逃干係!」

櫻子不在說話,心中則是在琢磨著事情。

林若煙的房間也被人踹開了,揉捏著訟醒雙眸的林若煙,腦袋上面多了七八支手槍,林若煙還沒反應過來,就看到了中午那名領頭的保鏢,望著林若煙,這保鏢咧開了大嘴,露出了一嘴雪白的牙齒:「這位小姐,我們又見面了!」

「你們……你們……」林若煙厲聲叱道:「你們這是侵犯我的隱私權,而且還限制了我的人身自由,我要告你們,讓你們牢底坐穿!」

「告我們?」那領頭的保鏢再一次哈哈樂了起來:「行了吧,小姐,不要那麼天真了,這個世界是非常危險的,沒有你想的那麼單純,起來吧,我們BOSS羅德科要見你。」

「哼!」林若煙輕哼一聲,坐起身子來。

領頭的保鏢拿起手機,撥通了羅德科的電話,羅德科這才帶著兩名保鏢來到了這間房子,先是望了一眼被綁在一起的櫻子和美姬子,隨後來到了林若煙的房間裡面,望著林若煙,掛上了笑容:「美麗的小姐,我們又見面了,其實我今天白天就想要和你發生一些愉快的事情,可是你沒有給我那個機會,沒辦法,我只好動用了這種手段,希望你不要誤會。」

「你想要幹什麼?」林若煙皺眉道。

「當然是干想乾的事情了,」羅德科先是哈哈一笑,隨後陰沉下了臉龐:「今天在大庭廣眾之下,你的人打了我的手下,這讓我以後怎麼在這一片混?你們必須要付出代價!」

林若煙後悔了,後悔沒有聽美姬子的話,如果現在林逸在身邊,那肯定不會懼怕面前這個男子,可林逸不在身邊,林若煙只感覺沒有任何的依靠,不知道該怎麼辦,望著一旁床頭柜上面的手機,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小心臟「砰砰砰」的跳個不停,只希望林逸能夠早早的到來。

羅德科對著兩邊的手下一歪脖子,那兩旁的保鏢就知道老大要幹什麼了,俱是轉身離開了房間,羅德科則是脫下了外套,扔在了一旁的椅子上面。

林若煙趕忙道:「你不要亂來,否則我男人不會放過你的。」

「你男人?」羅德科不屑道:「美麗的小姐,你可能忘了,這裡是我的地盤,就算是你男人來了,我也要把他踩在地上,乖乖的,否則你會受到傷害的,你這麼漂亮,我是真的不忍心傷害你。」

林若煙有些絕望,可能今天真的逃不掉了。

而林逸,此時仍舊坐在速度在六十邁的車子裡面,望向一旁的喬絲琳:「不能再快一點嗎?」

林若煙無奈道:「不要太著急了,你放心,我已經讓希爾過去了,不會出事情的。」

「好好好,我知道了!」 重生蜜愛:深入暖心 林逸只好靠在了車子的座椅上面。

重生之時來運轉 突然想起了什麼,拿起手機,撥打林若煙的電話。

羅德科此時正如同一隻餓狼一般望著林若煙,彷彿隨時都要吃掉她一般一樣,林若煙抱著肩膀,瑟瑟發抖。

而就在這個時候,手機響了,羅德科的好興緻被打擾了,忍不住眉頭緊鎖了起來,有些憤怒道:「該死!」

拿起手機一看,皺眉望向了林若煙,林若煙清清楚楚的看到了手機上面的名字,正是林逸,內心當中燃起了希望之火:「是我老公,我男人!」

「你男人?」羅德科哈哈大笑,滑動了一下手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