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然而,顧銘並不知道。

可是他不知道又如何,他根本就沒把這些煞氣放在眼中。

「是個好東西,可是卻是邪物,所以留你不得!」

突然聽到顧銘那淡淡的聲音,看著他那有些不對勁的眼神,黑袍人不由的渾身打了個寒顫。

「為什麼?為什麼對你沒有一點作用?」

黑袍人十分的震驚。

雖然他得到這股煞氣沒有多久,可是他的實力卻是一日一變,隨著實力的增強,他越來越感覺這股煞氣的可怕之處。

可是……

這煞氣竟然失去了作用。

黑袍人的臉色更加陰沉,很是難看。

他只感覺眼前的顧銘,太過詫異與恐怖。

「我天生就是煞氣的剋星!所以你可以去死了。」

顧銘淡淡一笑,手一揮拍向了黑袍人。

「想殺我,你還不行!」

就在這時,黑袍人直接化為黑煙,頓時消失在顧銘面前。

在顧銘面前把這種逃跑的小把戲,黑袍人與找死又有何區別呢。 「你去死吧!」

突然,一道瘋狂的咆哮聲下,虛空中黑袍人再次出現,直接一拳砸向了顧銘。

霎時,無數的冰煞之氣如果火焰一般,快速的向顧銘沖了過來。

「哼!」

顧銘冷哼,不準備再跟黑袍人繼續玩下去了。

威壓瞬間釋放出來,頓時黑袍人被壓在了地上,渾身動彈不得,而他所釋放出來的那些立冰煞之氣,已經全部消失。

「你可能死了!這麼多年,死在你手中的人太多了!」

顧銘淡淡的開口,根本不給黑袍人機會,直接將他抹殺。

禁慾總裁,別心癢! 一道火龍直接飛出,直接將黑袍人吞噬,黑袍人到死都沒明白那道火焰是什麼。

看到這一幕,李德方頓時整個一愣,而後哈哈大笑起來,無比的激動。

顧神尊就是顧神尊,一個小小的黑袍又能將他如何。

「謝謝顧神尊救命之恩!」

李德方艱難的爬了起來,斷臂已經被他止住血。

「不客氣!」

顧銘微微一笑,神識很快找到李德方那條被斬下的斷臂,手一招,下一秒那條斷臂便出現在他的手中。

「我還是先把你的手接上吧!」

顧銘也不等李德方回答,直接來到李德方身前。

在慈悲手的治療下,李德方的右手已經完好無損。

「這,謝謝顧神尊!」

李德方激動的落下老淚,他本以為自己從今以後,要像楊過一樣,成為一個獨臂之人。

可是卻不想顧銘竟然將他的手臂給接上了。

「李老,你太客氣了!華國武道界怎麼可能少了你呢,另外,我們還是朋友呀!」

顧銘微微一笑,一把扶起準備下跪的李德方。

「這……」

此時的李德方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才好,臉上滿是感恩之色。

「別這個那個的了,走吧!」

顧銘淡淡一笑,閃身離開深坑。

隨後,李德方也出現在坑外。

「顧神尊,你對黨家之事,怎麼看?」李德方看著黨家的別墅問道。

「還能怎麼看,誰跳就拍誰,不管對方是誰!」

顧銘淡淡一笑,抬頭看向黨家。

「走吧,有熱鬧看了!」顧銘微微一笑。

……

黨家別墅。

「黨正平,我今天過來,是為了遺囑之事。既然父親已經醒了,那你問了沒有!」

黨正英咄咄逼人,臉上閃動著激動的神情。他的身後跟著數十個保鏢,大有一言不合就動手的意思。

「黨正英,不管父親承不承認,只要他還活著,家族的財產誰也別想動。」黨正平大聲說道。

「是嗎?」

重生幸福時光 黨正英冷哼,手一揮,身後的保鏢直接向黨家的人沖了過去。

「黨正英,你想幹什麼?」

頓時黨家人被嚇的不知所措,他們做夢也沒想到黨正英會這樣做。

這時,保鏢們已經將黨正平等人全部抓住。

「二叔,你這樣做會後悔的。」

黨靈芸驚呼大叫,臉中閃動著驚恐與無奈。

心中盼望著顧銘平安回來。

可是眼下,應該怎麼辦呢?

「後悔嗎?不,我不會後悔。後悔的應該是你們,是你們不願意承認這份遺囑,所以,我現在要行使家主的權力,而你們將全部被趕出黨家。」

黨正英大笑,笑聲音非常大。

「黨正英,你這麼做會得到報應的!」

黨正平怒吼著,眼中閃動著不甘,目光不由的看向女兒黨靈芸。

心想顧銘為什麼沒有跟她一起過來。

啪!

突然,黨正英直接一巴掌扇在了黨正平的臉上,怒喝道:「報應?我看得到報應的應該是你!」

說著,巴掌再次招呼了上去。

巴掌聲響徹整個別墅,黨家之人全部都閉上嘴了,誰也不敢多說一句。

黨靈芸一時間愣住了,傻傻的看著父親被黨正英打。

「二叔,顧銘就在旁邊的別墅,他馬上就會過來。我勸你最後收手,否則你會死的!」黨靈芸哭泣的喊道。

心中默默的祈禱,希望顧銘快點過來。

如今的黨正英可以用喪心病狂來形容了,連自己的親生父親都敢殺,還有什麼他不敢做的呢。

黨靈芸心中不停的吶喊著,絕望寫在了臉上。

「是嗎?既然他已經過去了,那就別想再回來了!你知道住在那裡的是誰嗎?就是給你爺爺布下地煞三十二冥陣的人。哈哈,等待他的只有死路一條!」

黨正英大笑。

如果黨靈芸不說,他還不知道顧銘去了那棟別墅。

正好,只要顧銘一死,也算是為自己的兒子報仇了,自己這個當父親的也算是對得起他了。

就是不知道顧銘身後的人跟著過去了沒有,如果他也去了,那就太好不過了。

最好是他們跟黑袍人兩敗俱傷,雙雙斃命,這樣他也可能擺脫了黑袍人的控制。

「你怎麼知道我就一定會死呢?」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突然從門外傳來。

眾人看去,只見一個年輕男人站在門口,他的身後跟著李仙尊。

「顧銘!」

看到顧銘后,黨靈芸激動的大聲叫喊起來。

見顧銘回來,她的心中滿是歡喜。

顧銘?

黨家眾人頓時把目光全部看向了顧銘,難道這個年輕人就是給黨靈芸護身符的那個人嗎?

這也太年輕了吧?

「你,你們怎麼可能會出來……」

黨正英看到顧銘和李德方后,滿臉的驚恐,一種不好的預感湧上心頭。

難道黑袍人失敗了?

否則,他們怎麼可能完全無損的回來。

正當黨正英疑惑不已時,顧銘和李德方走了進來。

「我們為什麼不能出來呢?你以為黑袍人能夠留住我們嗎?」顧銘淡淡的說道。

「不,這不可能!他那麼厲害,你們在騙我!對,你們一定是在騙我!」

黨正英嘴上說著,可是心裡卻已經接受了這個事實,同時腦海在不斷的思索著應該怎麼才能讓顧銘和李德方不要插手黨家的事。

看著顧銘住船屋,頓時有了主意。

「顧銘,我跟你商量一件事如何?」

黨正英收起驚恐的面孔,隨即換上了笑容,為臉比翻書還要快。

「哦?商量什麼事?」

顧銘微微一笑,心中怎麼可能不知道他黨正英想要幹什麼呢。

「只要你能幫助我,我願意把黨家財產分給你一半!」

黨正英說道。 「一半財產嗎?還真不少!」

顧銘驚訝的叫起來。

「我知道你喜歡黨靈芸,只要你答應我,我另外可以把她送給你!如果她一個不夠的話,我可以再給你找幾個女人過來,保證個個都是大美女!」

對於這樣的條件,黨正英相信放在任何人身上,都會心動。更何況像顧銘這樣的窮鬼。

在他眼中,顧銘就是個普通人,之所以如此對待他,還不是因為他身後的那個高人。

「你這個主意不錯!不過,你才分我一半財產,是不是太少了?」

顧銘的話,頓時讓整個黨家別墅內無比安靜。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向顧銘。

一半還少嗎?

那可是近二十億的財產呀,他在眼中竟然還感覺太少了。

難道他想要整個黨家嗎?

「顧銘,如果不是我看你身後的那個高手份,你認為我會給你一半財產嗎?小子,不要不知足,否則,今天你也別想離開這裡。」

黨正英冰冷的說道。

話音落下,目光不由的看向李德方,「李仙尊,我勸你最不要管我們黨家的事,雖然你很強大。但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你真的以為沒有人可以打敗你嗎?」

「哼,黨正英,你知道你是在和誰說話嗎?不想死,就馬上放了他們,我會考慮給你留個全屍!」李德方大怒。

他沒想到會有一日被一個普通威脅,而且對方根本沒有把他放在眼裡。

在黨正英的目光中看到了鄙視與濃濃的不屑之意。

「想殺我嗎?如果你不想死就動我一下試試!」

黨正英冷哼,十分狂妄。

「你……」

李德方憤怒的正要衝向黨正英,卻被顧銘一把攔住。

「這是個陷井,你不能過去!」

顧銘淡淡的說話,向前一步,冷笑道:「既然來了,那就出來吧!別等著我出手!」

黨家眾人再次愣住了,不知道顧銘到底在和誰說話。

正在他們疑惑不解的時候,一道陰冷的笑聲響徹了整個別墅。

突然一道身影出現在眾人面前。

一個男人,四十多歲,只有一隻眼睛,另外那隻眼睛上戴著眼罩。

「沒想到你竟然能夠發現我!看來你不簡單呀!」獨眼男驚訝的看向顧銘。

只感覺眼前這個年輕人有些眼熟,好像在哪裡見過一樣。

可是一時間並沒有想起來。

「金丹中期?還有點實力!」

顧銘淡淡一笑,瞬間啟用搜魂術,頓時冷笑起來。

剛才他就猜測這個人是不是從小世界中出來的,還真讓他猜對了。

這個人不僅是從小世界里出來,而且還是自己的死對頭,降僵堂的人。

不過,他卻是在一年前離開的小世界,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回不去了。

而他之所以答應幫助黨正英,是因為黨正英答應為他尋找各種修真資源。

聽了顧銘的話,獨眼男頓時一驚,無比驚訝的盯著顧銘。

「你怎麼的?」

問完這句話,獨眼男感覺自己就是個白痴,這個白痴的問題也能問出來,對方的實力自然要比自己高,否則他怎麼會看的出來呢。

頓時,獨眼男渾身顫抖,不由的倒退了數步,一臉恐懼的看向顧銘。

「你到底是誰?」獨眼男驚恐的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