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西海本地人,目前就讀於西海藝術大學。”宋陽只能乖乖地說道。

“咦?你也是西海藝大的?”慕容楓一愣,眼中露出驚喜之色。

一旁的徐若琳也是一愣,上下打量着宋陽,想不到這個傢伙還是個西海藝大的大學生,怎麼看起來有點無良啊。

“嘿嘿,戰友,其實我也是西海藝大的,只不過有一段時間沒過去了。”慕容楓笑嘻嘻的說道,一聽,宋陽頓時知道這個傢伙就是西海藝大的南宮楓了,因爲除了他不會有別人還能這麼好色和無良了。

“你給我閉嘴,否則你會知道後果多嚴重!”燕黛冷冰冰的打斷慕容楓的話,後者頓時一哆嗦,老老實實的。

這時,旁邊那名一直在記錄的男警察忽然擡起頭,從桌子裏取出一臺筆記本,然後輸入了幾個字,看了一眼說道:“燕隊長,這個傢伙的信息查不到,到了高中就沒了!”

“查不到?怎麼可能,難道是黑戶?”燕黛眉頭微皺,目光死死地盯着宋陽,閃過一絲異色。

“燕隊長,應該不是黑戶,這傢伙的確是西海本地人,現就職於西海林氏集團,是個司機。”那名男警察說道。

“哦,你將這兩個女孩帶出去,我來親自審問這兩個男的!”燕黛冷冰冰的說道,男警察頓時歡天喜地的走了過去,帶着徐若琳和另一個女子離去。

見狀,宋陽本能的感覺到不妙,這個女人該不會查到了什麼吧,早知道自己就讓李逍遙幫忙弄一個假資料上去了。

“燕大姐,你這是要幹嘛?”慕容楓也被燕黛的行爲嚇了一跳,還以爲對方要收拾自己,畏懼的說道。

燕黛柳眉倒豎,冷冰冰的看了他一眼,淡淡道:“慕容楓,你這傢伙又來西海做什麼?難道上次的教訓還不夠?”

還記得慕容楓第一次來西海的時候就被抓了,還是碰到了她,結果慕容楓這個傢伙打歪腦筋,被燕黛打的半死,要不是慕容楓在西海的手下及時趕到,說不定這個少爺就廢了!

所以自此之後,慕容楓就對燕黛十分畏懼,看到對方基本上是繞道走。

“沒幹什麼

!” 重生之凰謀天下 慕容楓回答道,本能的感覺到有些不妙。

“沒做什麼?我記得你上一次來西海就做了不少壞事,這次來你說沒事?” 總裁大人,你被徵用了! 燕黛冷冷的說道。

“好吧,燕大姐,是我家老頭子讓我來西海去軍區拜訪一下楊家的楊開光司令。”慕容楓說道,說着還看了看宋陽,這些話也算是一個小祕密了。

畢竟涉及到西海軍區那就是祕密的事情,更何況涉及到了楊開光副司令,在尋常人眼裏那已經是高不可攀的存在了!

但是宋陽對這一切壓根一點反應都沒有,畢竟對她來說這實在是不稀奇,前段時間他不知道見了多少個燕京下來的公子哥,慕容楓不過也是一個罷了。

聞言,燕黛眉頭微皺,問道:“你們家老頭子不是對這一切不感興趣麼,怎麼也來了?”

“別提了,我們家老頭子那種人就是這樣,表面上中立,實際上對楊開光可尊敬了,只是沒說出來罷了,跟你燕家的那位一樣。”慕容楓說道,撇撇嘴。

“燕大姐,要不你先將我戰友放了吧,這事就這麼算了,既然你已經見到我了,在這裏商量一下正事也不錯。”慕容楓說道,實際上他根本就沒啥意思,只是覺得這種話題還是不要被宋陽這個外人聽到罷了。

雖然他性格不羈,對宋陽比較喜歡,但是也不會傻到一些機密也說給他聽的。

“不用了,慕容楓你繼續說。”燕黛說道。

“可是……”慕容楓一滯,眼底閃過一絲不悅,這讓宋陽心中瞭然,看來慕容楓這個傢伙倒也不是純粹的淫賊了,那種行爲不過是一種掩飾罷了。

“你不用擔心這個人,或許他對你比誰都有用,我說的是吧,宋陽總教官?”燕黛瞥了一眼宋陽說道。

“宋陽……總教官?”慕容楓有點呆住了,不可思議的看着宋陽,就跟見了鬼一樣。

宋陽無奈,同時眼底閃過一絲驚喜,這個燕黛是怎麼發現自己身份的,這點倒是比較可怕,但是既然對方知道了,也就意味着自己有機會離開了。

“燕大姐,哦你叫他總教官?這是什麼意思?”慕容楓納悶道。

“看來你們情報是夠差的,竟然連他都不知道,前段時間楊晶和韓麒麟在宴會上隆重介紹了這個傢伙,那一次我也在,沒過多久這個傢伙就直接被人命爲西海軍區的總教官,接替了之前韓麒麟的位置!我說的對吧,宋陽?”

“所以說這個傢伙根本不需要擔心,他跟你是一夥的!”燕黛淡淡的說道,收起了之前的冷冰。

宋陽忍不住有些發呆,這點都被她知道了?不過她說去過楊晶的宴會,但是自己一點映象都沒有。

“你是怎麼知道的?”宋陽詫異的問道,這個女人轉變的有些快,之前還以爲她要收拾自己和慕容楓呢。

聽到宋陽淡定的話語,慕容楓整個人呆住了,這也就相當於宋陽已經默認了啊!

西海軍區總教官,宋陽!

這個身份還是十分高的,至少他連進去西海軍區的資格都還不夠!

“您好,宋教官,我是華夏中央情報小組成員,燕黛!”

燕黛走到宋陽身邊,恭敬的說道,隨即取出一個蓋着鋼印的本本,宋陽一看就知道這個絕對是真的!

不禁目光變得有些怪異起來,心裏同時一震,想不到這個女人竟然是中央情報小組的人,竟然在這裏當一個隊長!

事情反常啊!

(本章完) 宋陽滿腦子黑線,這個女人的情報系統也太誇張了吧,西海發生一點點風吹草動她都知道,而且這個女人似乎當初那場宴會也在場,只是自己沒有發現。

這麼說來,無論是燕黛還是慕容楓似乎都有着不一般的使命,看來西海真的有大事情要發生了。

“燕大姐,不知道你有什麼話要說?”慕容楓嘴角抽了抽,說道。現在燕黛故意將別人都打發走,顯然有事情要說。

剛纔燕黛總覺得宋陽有點眼熟,但是一時間沒有想起來,後來發現宋陽有點類似黑戶的那種,才驀然驚覺宋陽就是楊晶生日宴會上那個被隆重介紹的傢伙,現任西海軍區總教官!

如果一開始宋陽就說出來的話她一定會明白過來,但是這個傢伙非要說自己是什麼學生,讓她一時間給忘了。

聽着慕容楓的話,燕黛點點頭,露出鄭重之色,道:“說來這次事情還與西海軍區有關,我已經收到消息,因爲楊開光副司令即將病逝,所以不少人都是蠢蠢欲動,包括一些燕京下來的人,早就在西海隱藏起來,並沒有露面。”

“這個早就知道了啊,應該不是什麼新聞吧?燕京那些傢伙你又不是不知道,就是一個德行,純粹爲了家族着想,根本不管對華夏到底有沒有幫助,有的甚至還要危害華夏,簡直該死!”慕容楓恨恨道,他雖然是個標準的色狼,但是在這種大局上面不會自私自利,保持一顆正義的心。

“你聽我說完!”燕黛冷冷的打斷,慕容楓聲音戛然而止,燕黛這才接着說道:“你只是知道其中的一點,燕京那些傢伙雖然不安好心,自私自利,但是至少也是華夏人,就算再怎麼鬧也不可能危及無辜,但是我這次接到消息,似乎國際上也有人開始介入了!”

“國際上有人介入……”慕容楓一呆,似乎想到了什麼,額頭上冷汗頓時直冒,喃喃道:“難道燕京當初的慘劇又要重演了?”

聽到燕黛的話,宋陽眼神微微一變,他一直都沒有發表什麼看法,但是一聽說燕黛提高國際上有人插手,他就知道了。

這次在西海藝大,他就已經解決掉一個來自跆拳道聯盟的傢伙,那傢伙來自韓國的跆拳道家族樸家,目的就是在華夏南域建立起來一個聯盟,從內部瓦解華夏對南域的掌控!

這件事情說來荒唐,但是如果樸東萬背後還有着整個樸家以及其他古武家族的加入的話,這件事似乎也不是沒有可能,畢竟華夏南域一向是最薄弱的地方,與三個國家交界,如果真的發生什麼事情,將會陷入混亂之中。

不僅如此,華夏南域高手比較少,已知的也只是張宗武而已,而且此人根本不問世事,所以想要請動他很難!

當然,現在有了宋陽等人的加入,華夏南域的高手的確增加了不少,但是高手是高手,分部到整個南域就有點不夠看了,但是對方到底有多少人根本還是個未知數!

“慕容楓,想必你也猜到了吧,當初燕京的慘劇,雖然事後調查結果被封鎖了,但是

我想以你的身份應該知道一點,不錯,那場慘劇就是因爲別國的古武高手介入纔會這樣的!”燕黛目光凝重,沉聲道。

“燕京慘劇?”宋陽有點詫異,他很久不在華夏,只是後來纔回到西海的,這些事情他還真不知道。

“不錯,當初有一些古武高手暗中操控燕京的一些家族勢力,導致的一場慘劇。”燕黛點點頭說道。

“宋教官,你應該知道華夏燕京四大家族吧?”燕黛問道,直視着宋陽,沒有了之前的厭惡,現在的宋陽在她眼裏就是一個戰友。

“這個知道,燕京四大家族,宋家、餘家、趙家,慕容家,宋家的人我見過一個,慕容楓應該是慕容家族的吧?” 專職妖孽保鏢 宋陽回答道,當初宋宇來到西海就要拉攏楊晶,還搶奪了詩雅,最後竟然還對楊晶進行暗殺,雖然失敗了,但是其心可誅!

“不錯,燕京四大家族,宋家、餘家、趙家,慕容家,但是有一點你或許不知道,幾年前燕京不是有四大家族,而是八大家族!”燕黛一石激起千層浪,話音落下宋陽頓時心中一顫,猛地明白了什麼。

“難道所謂的燕京慘劇就是……”宋陽有點不敢想了,他沒有想到竟然有古武修煉者會違背規則來到華夏燕京,膽大的進行暗中操控,如果沒有猜錯的話,華夏燕京八大家族之所以會變成四大家族就與那些人有關!

“是的,宋教官,幾年前那場慘劇導致了華夏八大家族一蹶不振,實力全都嚴重受損,其中兩大家族直接被抹殺了,還有兩大家族也掉出了八大家族的行列,只剩下四大家族實力還勉強可以。”燕黛解釋道,這些事情她知道以後也是震驚不已,所以當她聽說西海有異動的時候立馬來到了西海。

只不過燕黛來到西海第一次行動卻抓到了慕容楓這個傢伙,而且當時因爲自己的美貌,燕黛在西海一直被騷擾,索性她就暴力一點,將所有圖謀不軌的傢伙全都打的害怕!

慕容楓就是一個……

也就是那次,慕容楓才認識了燕黛這個人,知道對方的身份不凡之後也就不敢再騷擾了。

慕容楓微微嘆了一口氣,目光復雜,緩緩道:“當初那場慘劇……除卻被抹殺的兩家,燕大姐的燕家也掉出了八大家族,還有就是舞家,一蹶不振。”

“燕家、舞家……”宋陽目光一凝,想不到燕黛這個冷冰冰的女警花竟然是來自燕京的燕家,而且燕家還曾經是燕京八大家族之一,只不過在那場慘劇之中被打落下來。

不僅如此,舞傾城和舞若雪所在的舞家也是如此,看來當初那場慘劇鬧得的確不小。

華夏燕京高手衆多,而且龍組也經常駐足那裏,更有不少華夏的祕密勢力,竟然還會鬧成這樣,顯然對手也十分可怕!

“能活下來就已經是萬幸了,我們燕家已經算是幸運的了,比起舞家我們目前的地位還算不錯,至少也是僅次於四大家族的存在,而舞家直接跌進了二流家族行列,這次舞家已經將掌上明珠舞若雪送出來了。”說着,燕黛還不禁看了一眼宋陽,當初這件事情就發生在楊晶的宴會上,宋陽與韓麒麟和楊晶的關係顯然不可能不知道這一切。

“舞若雪?你說的是那個號稱燕京第一美女的舞若雪?看來這次舞家

還真是下了決心了,也難怪,當初那場動盪對舞家的傷害太大了!”慕容楓點點頭,他本就是慕容家的人,知道這一切也不奇怪。

“燕大姐,你說這次西海也會發生類似燕京慘劇的事情?不過據我所知似乎西海四大家族並不是很厲害吧,整個西海可以用的傀儡也不多,除非他們直接對西海軍區動手!”慕容楓分析道,想到最後連自己都忍不住一顫,這個未免也太瘋狂了吧!

“咦?慕容楓,看不出來你這傢伙腦袋裏除了裝一些色情的東西還有點有用的信息啊!”燕黛詫異的看了一眼慕容楓,打趣道。

慕容楓頓時一顫,眼底閃過一絲駭然,心中震動,不可思議道:“我說燕大姐,你不會是開玩笑吧?他們真的要對西海軍區動手?那可是軍區啊,華夏的正規部隊,這麼做也未免太瘋狂了吧!”

“你只說對了一半!”燕黛點頭道,絲毫不顧慕容楓已經嚇得目瞪口呆,接着說道:“如果說西海沒有可以利用的傀儡倒也不是完全正確!雖然說西海四大家族的李家已經被宋教官給剷平,其他幾大家族也是受到一定的衝擊。而且上次宋教官聯合西海軍區掃平了西海的地下勢力,讓西海從此無黑道,但是這一切都只是一個部分!”

“正是因爲西海無黑道,所以那些傢伙纔會對正規勢力動手,以我目前的調查,主要的就是三個,一個是西海張家,據說這個家族十分自私冷血,爲了達到利益不擇手段,被選作傀儡也是不稀奇的事情。”

慕容楓露出鄭重之色,西海張家的事情他早就調查過,這些人十分自私,而且不擇手段,的確危險。

“還有一個就是西海軍區,也是最重要的核心,我想出動的人都不會是簡單的存在,至少也是古武修煉者的一流高手高手,甚至有可能是宗師級別的存在!”燕黛繼續說道,目光看向宋陽,結果發現後者面無表情,靜靜的聽着,讓她不禁眼底閃過一絲詫異。

宋陽這個人似乎很不簡單……

“西海張家,西海軍區,一個是大家族,一個是軍區,這次那些傢伙的還真是有野心,這種事情都想要做,太可怕了!”慕容楓頭皮發麻道,這次規模或許比不上當初的燕京慘劇,但是程度上一點都不差啊!

燕京號稱華夏的心臟,地位上比起華夏四個大域都要重要,所以當初的規模十分之大,但是失敗了。現在目標是華夏南域,目前或者說只是西海,這裏根本不可能敵得過當初那些人!

想到這裏他就有點害怕,當初那場慘劇雖然沒有讓慕容家也跌落,但是那時候的火光沖天、血流成河的慘象他卻是親眼所見!

這麼幾年來,他爲了忘掉當初那副景象,幾乎都沉迷女色,但是依舊無法忘卻,所以他就加入到保衛華夏這一方過來,爲的就是阻止那種事情再次發生!

而現在,似乎又要來了!

“那最後一個目標是什麼?”宋陽忽然開口說道,直視着燕黛,對方提到了三個目標,西海張家是一個,軍區是一個,那最後一個是什麼?

聞言,燕黛目光復雜的看着宋陽,朱脣微啓,緩緩開口:“林氏集團,是西海的林氏集團!”

宋陽瞳孔猛地一縮,心裏升起一種不妙的感覺……

(本章完) 西海、林氏集團!

燕黛的聲音落下,宋陽不禁心底一沉,他當時就已經預感到了,燕黛的目光縱使乖乖的,現在一下子就明白過來!

這一次那些想要暗中對付華夏的人,竟然選中了林氏集團當做目標,這樣一來也就是林萱萱將要有危險了。也難怪燕黛的目光會怪怪的,以對方的情報,自然之道宋陽跟林萱萱的關係了。

“林氏集團?我記得我在西海藝大的時候,有個林萱萱似乎是西海林氏集團的,好像是大小姐……”慕容楓回憶道,他來到西海本就是有使命的人,對於這種身份特殊的存在自然有些瞭解。

“你說的林萱萱正是西海林氏集團的大小姐,也是整個林氏集團的大小姐,林天豪的親生女兒,目前已經是宋教官的女人了,我說的應該沒錯吧?”燕黛看着宋陽說道,宋陽對這個傢伙的情報十分震撼,雖然比不上當初的夜組,但是能夠做到這一點,估計華夏除了龍組也沒有別人了吧!

聞言,慕容楓嘴角一抽,這麼說來宋陽還算是他的情敵了,他一共也就在兩個女人那裏吃癟過,一個是燕黛,一個是林萱萱,總結一下這兩個女人都不好惹,尤其是燕黛!

不僅很冷,而且脾氣火爆,最討厭的就是淫賊,要是惹火了,估計自己下半輩子就完蛋了!

但是林萱萱也不是吃素的,這個妮子似乎對什麼都沒有興趣,雖然心地善良而且純情,但是任由慕容楓怎樣花言巧語都一點用沒有!

現在一聽宋陽是林萱萱的男人,慕容楓不禁崇拜的看了宋陽一眼,說道:“戰友果然非同一般,不愧是能夠取代我在西海藝大地位的人,要不你將燕大姐也收了吧,怎麼說也是燕京有名的大美女啊!”

啪!

他的話剛說完整個人就飛了起來,連人帶着板凳摔倒在地,四仰八叉,跟個摔跟頭的大王八一樣,頗爲滑稽。

當初,出手的自然是燕黛了,此時柳眉一揚,冷冷的瞥了一眼慕容楓,拍拍手淡淡道:“你要是再敢囉嗦我的事,就不是摔一跤這麼簡單的了!”

燕黛脾氣火爆,直接一腳將慕容楓給踹翻了,讓宋陽不禁頭皮發麻,幸好林萱萱不會這樣,否則自己就遭殃了。

“燕大姐,我這不是爲你好麼,宋教官是我戰友,而且絕對是男人中的男人……”慕容楓還想說什麼,結果被燕黛一瞪,頓時閉嘴,一句話都不敢說了。

宋陽摸了摸鼻子,嘀咕道:“嘖嘖,還真是火爆,小心以後嫁不出去……”

忽然,他似乎想起了什麼,問道:“燕隊長,你告訴我這些事情,那你的打算是什麼?”

“宋教官不必客氣,叫我燕黛就行,實在不行叫我小黛。”燕黛難得的露出笑容,只不過這個笑容一看就是強擠出來的,簡直比哭的還難看,一點沒有女孩子的陽光明媚溫柔可愛。

“行,小黛,那你叫我宋陽吧。”宋陽點點頭,這個稱呼他倒是頗爲習慣。

“好的,宋教官……宋陽,其實這次他們的目標三個之中有兩個都與你有關係,說起來張家與你也有一定的關係,如果你能夠介入的話或許會方便許多!”燕黛說道。

“那你想怎麼做?”

“抓住核心,從西海軍區入手!”燕黛眼中露出異彩

,侃侃而談:“這次行動雖然計劃了三個目標,但是最重要的無疑是西海軍區,因爲只要軍區不出問題他們就不可能成功,所以西海軍區纔是關鍵!”

“如果我們能夠聯繫西海軍區並且達成合作,那一切就會順利很多。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他們這次會對西海軍區的楊晶出手,不僅如此,韓麒麟將軍也在西海軍區,我想必然也會受到針對,所以必須保護好他們!”燕黛肯定的說道,打蛇打七寸,對方行動必然也會盯住核心!

而這三個目標之中西海軍區很明顯就是核心,只要扳倒了西海軍區,我想從西海開始就基本上失去了戰鬥力了,而且西海軍區可以說是華夏南域最大的軍區,一旦出問題那會是什麼樣的後果?

她簡直有點不敢想了!

宋陽點點頭,燕黛這個女人的想法的確不錯,跟他很接近了,他也是這麼想的,那次小鐵和嗜血暴熊這兩個米國聖榜高手就來到了楊晶的宴會,而且目標就是韓麒麟!

由此可見,韓麒麟纔是最重要的那個目標,而且對方顯然知道韓麒麟的身份,天災麒麟,如果這都敢出手的話,顯然不是傻子就是說明有着絕對的把握!

他們顯然不是前者!

“既然如此,你爲什麼不去找韓麒麟說明?”宋陽有點疑惑,這種問題應該儘早解決纔對。

聞言,燕黛和慕容楓都是忍不住苦笑,相視一眼,燕黛回答道:“宋陽,你以爲西海軍區是自家的後院啊?那裏是什麼人都可以進的麼,哪怕以我的身份也根本進不去啊,接觸不到韓麒麟將軍,又怎麼說呢?”

如今西海軍區防禦森嚴,她根本無法傳達消息,否則早就跟韓麒麟和楊晶說明了,畢竟這件事實在是太大了!

“原來是這樣,放心吧,這件事情我會通知韓麒麟和楊晶,我們之前已經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各方面也都做了防護措施,我想應該不會是什麼大問題。”宋陽保證,此事事關重大,的確該好好考慮。

“有您這句話我就放心了!”燕黛說道,看着對方宋陽不禁有些不自然,怎麼說也是個嬌滴滴的大美女,但是實在冷的跟一塊鐵一般,不是林冰那種冰山上聖潔的美,而是冷硬!

宋陽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女人,心裏犯嘀咕:這麼冷的女人,就算弄上牀估計也是一聲不吭吧……

宋陽不禁打了個冷顫,看向燕黛的目光有點怪異,心想着要是弄上牀的話,一聲不吭,搞得好像男方是個有變態戀物癖的怪咖,說不定還會弄得**……奇怪,爲什麼我會有這個念頭?

嘴角抽了抽,宋陽衝着燕黛笑了笑,心裏不禁感嘆,原本還以爲自己要受到很嚴重的懲罰呢,現在看來也不必了,雖然沒有按照慕容楓的話將燕黛泡到手,但是效果也差不多了。

咚咚咚!

一連串的敲門聲響起,燕黛一愣,隨即沉聲道:“我們還是快點回位,有人來了。”

他們是私密談話,自然不能讓人看到自己跟兩個“犯人”在聊天,否則一定會驚掉一地下巴,宋陽坐回原位,慕容楓狼狽的從地上爬起來,正正經經的坐了下來。

“請進!”

隨着燕黛的聲音落下,一名男警察推門而入,瞥了一眼宋陽,隨即露出恭敬之色說道:“燕隊長,

外面有個人聲稱是宋陽的家屬,已經過來要人了!”

燕黛點點頭,一點也不奇怪,這事按照慣例都會通知家屬,現在有人過來也不奇怪,淡淡道:“好吧,你將他們二人都帶出去吧,那兩個女人也放了,他們無罪。”

“啊?!”那名男警察不禁呆住了,臉上露出怪怪的神色,要知道燕黛最討厭色狼了,現在竟然說這些人可以走了?

宋陽心裏詫異,還以爲這個女人不會變通呢,看來也不是白癡啊。

不過還沒來得及高興,宋陽便是呼吸一滯,心頭一顫,有人來接自己了?林萱萱還是林冰?不會是兩個都來了吧!

許你情深不晚 想到這裏,宋陽不禁頭皮發麻,已經預感到自己將要被兩個女人大卸八塊的場面了!

因爲燕黛發話,那名男警察自然將宋陽和慕容楓帶走,慕容萱笑嘻嘻的說道:“戰友,以後記得常聯繫啊,見到林萱萱替我問一聲好!”

聞言,宋陽的臉色頓時黑黑的,問好?我問好你一臉啊!待會林萱萱不把自己扒皮抽筋纔怪,提起你的名字那豈不是討打啊!

徐若琳見到宋陽出來也不禁鬆了一口氣,眼裏閃過一絲驚喜,宋陽也報以笑容,這個小丫頭未免也太可愛了一點吧,跟自己一起進了警察局還能爲自己着想,真是單純。

宋陽習慣性的摸摸口袋,結果一呆,發現自己沒帶錢,他看的出來徐若琳家境不好,原本打算按摩結束給對方一點小費的,現在卻遇到這種情況,不由有些心疼,打算給一點小費,結果一抹口袋空空,這纔想起來自己的衣服還丟在人間天堂呢!

回首一看卻發現慕容楓這傢伙也不在了,只能抱歉的攤開手,徐若琳似乎沒明白什麼意思,笑眯眯的說道:“太好了,你也出來了,這樣我就放心了。”

“嗯,是的,沒事了,我們走吧。”宋陽點頭說道,這妮子似乎什麼都忘了。

“先生,我還有事先走了,您慢走。”徐若琳眯着眼道,跟林萱萱有點像,眼睛完成了月牙狀,十分漂亮。

當徐若琳離去,宋陽聳聳肩,不禁鬆了一口氣,這件事情總算是結束了,不過下面要面對的似乎有點麻煩啊,林萱萱、林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