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拉莫爾一看此景,也不再多說了,兩手開始像畫大餅一樣在身前比劃着。

“印度柔術?”斷刀的目光變得有些灼熱了,沒想到,這麼一個矮胖子,竟然會印度柔術,而且從手法上來看,此人修習柔術肯定有所成,絕不是那些表演性質的花架子。

雷鬼可沒當回事,大手一揮道:“死胖子,你先上吧,我知道,柔術要近身才能發揮最高威力,今天就讓我見識一下,可別讓我失望喲!”

拉莫爾冷笑一聲,向前挪了一步,雷鬼剛全身肌肉緊繃,想應付對方的進攻,卻沒想到,拉莫爾竟然像是跌了一跤,胖得如同大面團的身體在地上滾了起來。

雷鬼剛要嘲諷幾句,可感覺有些不對,別人摔倒後總會失去重心,就算摔得不厲害,可也不像這個矮胖子一樣,一個勁兒地往前滾。

雷鬼剛要跳到一邊,躲開這個圓滾滾的傢伙,卻沒想到,雷鬼閃到哪邊,矮胖子就滾到哪邊,雷鬼馬上明白過來了,這個胖子就是靠這種方法來接近敵人,然後再突然暴起打敵人個措手不及,像這樣的方式,一般人真的很難阻止,可拉莫爾失算了,雷鬼可不是一般人。

只見雷鬼身子一蹲,兩腿一蹬就跳到了半空,這時,拉莫爾正好滾到了雷鬼身上,並且停住了滾動,身子一轉,背朝下躺好,兩根粗壯的小短腿向上伸出,準備來個朝天蹬,將雷鬼給蹬出去。

這一腳要是真蹬上,非把雷鬼的腰給蹬骨折不可,拉莫爾已經露出了勝利的微笑,這是他的絕招,曾經倒在他這一招下的人不計其數,拉莫爾心想今天的雷鬼也不例外,他可沒打算手下留情,因爲手術刀是他的搭檔,兩人縱橫天下多年,沒想到竟然讓雷鬼給把手術刀滅了,拉莫爾就來給手術刀報仇的。

雷鬼下降的衝擊力,遇上拉莫爾粗腿的攻擊,看樣子雷鬼凶多吉少了,可BOSS看着斷刀一點也不擔心的樣子,心裏犯起了嘀咕,怎麼斷刀一點也不擔心啊,莫非,這個雷鬼,能破了拉莫爾這個絕招?

這個過程說起來慢,其實只在電光火石之間,雷鬼已經降了下來,但他硬是在空中轉了個身,兩手直衝下面,拳頭緊握,跟拉莫爾的腳底板撞到了一起,緊接着,雷鬼借力一個翻身,落地站穩,兩手來回搓着,把拳鋒上的污漬給擦乾淨。

大家再看拉莫爾,已經抱着自己的腳,疼得滿地打滾了,看樣子是疼極了,豆大的汗珠子不斷滴落下來,嘴大張着,可就是發不出聲音來了。 所有人都愣住了,特別是拉莫爾的那些殺手同事們,誰都知道,拉莫爾這一腳的力量有多大,而且,這樣賴以爲生的絕技,拉莫爾不知下了多少工夫,沒想到,被斷刀輕易地就給破了,而且很明顯,拉莫爾受的傷不輕。

周圍的那些殺手在經過短暫地驚訝後,都變得躍躍欲試起來,也不再按最開始的排列,看來是打算要一起上了。

其實殺手們犯了個錯誤,這些人最引以爲豪的並不是功夫,而是殺人的手段,特別是用槍,他們講求的都是一擊斃命,就算手底下功夫了得,也基本沒有施展的機會,想想看,一個殺手,如果要殺人的時候竟然亮出自己的功夫跟人家對打,那就不是殺手的行爲了,更像是踢館的。

但是,來到暗棋小組的基地,是不允許帶槍的,所以,殺手們赤手空拳的跟雷鬼這樣從戰場上一身血汗爬出來的殺人王來比較的話,這些殺手實在是有些落伍了。

一看局勢有些亂套了,BOSS馬上要去阻止,他並不是怕鬧得一發不可收拾,而是擔心那些殺手們會做得太過分,因爲他已經看出來了,雖然手術刀和拉莫爾都吃了虧,可雷鬼是手下留情了的,要不然,這兩個殺手就廢了,可其餘的人卻沒那個覺悟,他們只是見自己的殺手同事受了傷,骨子裏那種好鬥的因素沸騰起來了,而且,這些桀驁不馴的殺手們,何時吃過這種虧啊!

斷刀一伸手,擋住了BOSS的去路,眼睛看着場地中的雷鬼,發出爲,炯炯的精光,顯得很感興趣,BOSS無奈,也只能搖了搖頭,輕嘆一聲退了回來,跟斷刀一起,觀看難得一見的大混戰。

再看雷鬼,一點也不慌張,還伸出手向着那些逼過來的殺手們做了個挑釁的手勢,嘴裏還譏諷道:“看來克莫拉真是改章程了,在我印象中,殺手都是單獨行動的,現在我才明白,跟那些地痞無賴也沒什麼兩樣嘛,哈哈哈……”

雷鬼雖然笑得很大聲,但神經卻緊繃了起來,他知道,眼前這些殺手都不好惹,哪個不是揹着許多條人命的狠人,只不過,今天在拳腳工夫上不如自己罷了,但這麼多人圍上來,不注意一點,真的很容易就被他們給撕成碎片了。

殺手們漸漸地把包圍圈縮小了許多,一個個看似很隨意地邁着步子,可從擺動的胳膊上可以看出,都在暗暗使着勁兒。

雷鬼收起了笑容,站直了身子,掃了一圈圍上來的殺手,已經在打算過會怎麼開打了,而且他也定好了目標,準備先把湊過來的一個大鼻子給放挺。

忽然,雷鬼眼前黑影一晃,一個身影從他身體一側飄了過去。

所有的殺手都愣了一下,等到再看清的時候,發現凌天正飄在他們的上空,身體沒有任何支撐,可就那麼懸着,好像氫氣球一樣。

趁着殺手們愣神的工夫,凌天出手了,只見他腳尖一點,在一個殺手的頭上碰了一下,身子又彈了起來,其實他一直在下落,只不過輕功了得,提着一口氣,下落的速度比常人要慢了許多,不仔細看,還以爲他能在空中飄浮。

凌天的腳點在那個殺手的頭上,連頭髮都沒怎麼動,可見他的輕功實在不一般,被他踩到頭的殺手嚇得一縮脖子,這才發現,自己一點感覺都沒有,要不是自己親眼看到這麼個大活人在自己頭上這麼踩過,就算打死也不會相信,一百多斤的重量落在一個人的頭上竟然一點感覺都沒有。

不光是被踩的殺手,就連其他看到這副情景的人也都愣住了,其中也包括BOSS和斷刀,但顯然斷刀目光中欣喜的成分要大於驚訝,他深深爲白貓能教出這樣的徒弟而從內心裏感到高興和欣慰。

“斷刀先生,我沒看錯吧? 游戲王之背后靈系統 他從……”BOSS用手指着還停留在半空的凌天,一個勁兒地揉眼睛。

“BOSS,你看得沒錯,這就是我國武術博大精深的地方,當然,還要配合天賦和刻苦的訓練……”

斷刀的話還沒說完,就聽得雷鬼大吼一聲,開始向圍着自己的人羣發起進攻了。

雷鬼出拳特別快,每拳打出必然要擊中一個人,而且每次擊中的部位都是緊次於要害的地方,雖然不至於將其斃命,但雷鬼的力度掌握得相當好,只要被拳頭打中的人都會出現短暫的昏厥,沒出一會兒工夫,雷鬼拳頭所到之處就倒下了一大片,而且倒下的人都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可殺手們的素質也不是蓋的,能夠被BOSS領到這裏來的都是克莫拉里挑出的精英,等到自己人倒下幾個後,大家紛紛攻向了雷鬼,一時間,倒沒人管那人飄在半空的凌天了,不是沒人理他,而是實在夠不着他,眼看着凌天往下落一點了,可不等能夠到他的地步,他又飄上去了。

這麼多人衝着雷鬼襲來,雷鬼的壓力倍增,他也不敢託大,後退了幾步,對於最先衝上來的幾人沒客氣,伸腳就踢得他們倒飛回去,可剛剛落地,這些挨踢的人又爬起來,向着雷鬼猛衝。

克莫拉的殺手們幾乎都衝了上去,可有一個人沒有動過,這個沒動過的人就是琳卡,她彷彿對於面前所發生的一切都毫不知情一樣,目光呆滯,眼神空洞,感覺有些飄忽不定的意思,可從她的目光看去就會發現,她一直在盯着上官博看,特別是當她看到花茶對上官博露出濃濃的情意時,臉頰明顯地抽動了一下。

花茶似乎也感覺到了自己被別人盯着看,扭頭就看到了琳卡射向上官博的眼神,不由得一股怒火衝向了頭頂,可有斷刀在場,花茶不好發作,於是,把一腔怒火發到了上官博身上。

花茶兩指一伸,掐住了上官博的軟肋,稍一用力,上官博就疼得齜牙咧嘴起來,可上官博覺得莫名其妙,自己這好好的怎麼就捱了這麼狠的一下子?

回頭剛要問個明白,忽然看到了琳卡對自己飽含深情的目光,再看看花茶,此時的花茶正一手掐住自己軟肋,而臉卻轉向了琳卡那邊,極不友善的目光爆發出點點殺氣,而琳卡卻毫不自知,還在瞄着上官博。

上官博心裏暗暗叫苦,想找個解決的辦法,卻撓破了頭也想不出該怎麼讓這兩個女人能消除敵意,轉頭看看遠處向自己看來的華君柔,華君柔一臉別有深意的笑容,讓上官博更加頭痛了。

其實上官博和花茶琳卡所發生的一切,斷刀都看在了眼裏,但這種事他一個老頭子實在不好干涉,畢竟是年輕人自己的事情,由他們去吧,不過看到上官博投向自己那種求助的目光,也不能置之不理啊,於是斷刀悄悄伸出指頭,點了點場中正跟一幫殺手戰作一團的雷鬼,還有在半空中始終沒落下來的凌天。

上官博的腦子轉得實在是快,一下子明白了斷刀的意思,那是讓自己轉移一下花茶的注意力。

於是,上官博大喝一聲:“雷鬼凌天,我來幫你們!”邊吆喝邊跑,很快就掙脫了花茶那兩根要命的指頭,幾步就衝向了殺手包圍圈的後面。

雷鬼本已經對於面前越聚越多,越來越彪悍的殺手們有些應接不睱了,就算他功夫再好,可雙拳難敵四手,漸漸地有些露出敗勢了,現在聽到上官博一吆喝,不由得全身一震,感覺自己突然涌起一股力量,剛纔的敗勢在瞬間得到了扭轉,只見他一拳揮出,霸道的拳風帶着不可抵擋的力量,那些殺手都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危險,紛紛躲閃避讓,但是已經晚了,剛纔幾人合夥攻擊雷鬼的時候,由於雷鬼的防守節節敗退,幾個殺手也打得越來越順手,漸漸幾個殺手都沒有防守的了,只知道一味的進攻,現在冷不丁雷鬼反擊,打得幾人措手不及,有一個捱了個結實,一下子被打得人飄了起來,在空中翻了個跟頭。

下面的人想要接住,卻沒想到,凌天這時出去了,又是腳尖在人頭頂一點,整個人就像見到兔子的獵鷹一般,一個俯衝就到了那個半空翻跟頭的殺手身邊,用腳一挑,將那人給挑得又擡高了幾尺,凌天在空中一個前滾翻,腿伸得繃直,像掄起的棍子一樣砸到了殺手的肚子上。 “啊!”

一聲慘叫過後,那個倒黴的殺手就直直地落了下去,正落到了人羣裏,把幾個準備伸手接他的殺手給砸得站立不穩,這時上官博正好趕到,趁着幾人站立不穩的機會,腳下掃堂腿就施展過去,頓時,五六個人都被掃倒在地。

雷鬼感覺壓力驟減,身子一扭,竟然衝進了人羣當中,掄開鉢大的拳頭左衝右突地的揮舞不停,嚇得周圍的殺手們都開始閃避雷鬼拳頭的鋒芒。

斷刀用手捋了下花白的頭髮,眼睛都笑得眯了起來,可一旁的BOSS卻一點也樂不起來了,自己從克莫拉帶來的這些人,平時可都是眼高於頂的強人,單挑出哪一個來都能獨擋一面,可現在,幾十人對人家三個竟然絲毫佔不到便宜,而且被打得竟然混亂不堪,有幾個還沒迎上雷鬼的拳頭,就已經慌得自己摔倒了,摔倒了也沒撈着好,被趕來的上官博撿了個大便宜,全都打趴下了。

“我看是不是該讓他們停停了!”BOSS用手抹了下額頭,額頭上已經滲出一層細密的汗珠了。

“我覺得還是讓他們打吧,畢竟這次出境,總要有個說了算的,我想,光是咱們任命,大家不服,還是拳頭裏面出政權吧!”

BOSS又抹了把汗,他對於斷刀的理論是很贊同的,可現在,自己這邊的人馬已經撐不住了,再打下去,非要人人帶傷不可,如果真的被人家三個人給揍個結實,那自己的面子,克莫拉的面子就都丟沒了。

不行,得想個辦法阻止他們再打下去,因爲現在已經成了單方面的毆打了,克莫拉的殺手甚至連還手都很少了,讓他們搞暗殺還可以,這樣面對面的交鋒,本就是他們的弱項,再碰上三個身手高超,打起來又狠又準的強人,實在是狼狽極了。

不過,BOSS要是出面阻止,那就等於承認了克莫拉輸了,面子上又有些過不去,這可怎麼辦好?

BOSS正焦急地想辦法時,目光一轉,看到了打鬥場外琳卡,發現琳卡此時也是一臉的冰霜,拳頭也握了起來,再順着琳卡的目光看去,花茶同琳卡差不了多少,一雙射出敵意的眼睛,好像有股強電流直指琳卡,BOSS甚至都能看到兩人眼睛射出的電流在空中碰撞所產生的火光,並且能夠聞到那種帶着醋酸的火藥味。

BOSS眼珠一轉,一計涌上心頭,衝着琳卡大喝道:“琳卡,快來幫忙!”

琳卡猛一回頭看到BOSS期待的目光,再看克莫拉那些亂得沒了章法的殺手們,貝齒一咬,嬌喝一聲就衝了上去,她的目標很明確,就是最後加入戰團的上官博,琳卡要把一腔的醋意發泄到上官博身上。

上官博聽到了背後傳來的腳步聲,也明白是琳卡過來了,可自己前面還有一大幫人呢,雖然他們沒什麼機會還手,可自己也沒什麼機會就會後面的危機啊?再說了,對一個女人動手,實在是有失風度,上官博可不想那麼幹。

正在焦急之時,又聽得一個女人爆喝的聲音,花茶忍不住了一看對自己男朋友暗送秋波的女人衝了上去,她怎麼能示弱呢,兩拳一握,大叫一聲,追着琳卡的背影就躥了過去,擒拿格鬥不是花茶的強項,可這樣的情景下,就算自己拼得挨頓打,也不能讓那個洋妞跟上官博交手,兩人一旦交手,說不定不是打架了,而是變成了情感交流。

兩位女將一衝上來,把所有人都震住了,大家都看出來兩位來者不善,特別是後面追趕的花茶,那副咬牙切齒的模樣,令在場的那些大老爺們全都心生寒意,特別是上官博,也顧不上收拾殘局了,趕緊讓到了一邊,將剛纔打鬥的場地完全地留給了這兩個女人,他倒樂得輕閒,跑到了斷刀身邊。

兩個女人並沒因爲上官博的離開而消減絲毫的怒意,琳卡一回頭,就跟花茶對付上了。

兩人拳來腳往,嬌喝聲不斷,真有點格鬥大賽的意思,雷鬼也沒心情打了,一掌將擋住自己視線的一個殺手給拍到旁邊,衝着離自己最近的幾人擺了擺手,又指指琳卡和花茶,示意看場好戲,那些殺手也都會意地點點頭,謹慎地挪到一邊,好喘口氣。

凌天也從半空中落了下來,走到雷鬼身邊,皺着眉頭,同雷鬼並肩站着。

所有人都不再打了,而是自然而然地圍成一個圈,將琳卡和花茶圍在當中。

BOSS鬆了口氣,心說這下可好了,終於能讓自己這邊的人喘口氣歇一會兒了,要是再打下去,說不定還沒出境,就得全部進醫院了。

斷刀白了BOSS一眼,心裏罵着BOSS小心眼,向着雷鬼揮了揮手,雷鬼懶洋洋地走了過來。

“怎麼了斷刀?”

“讓所有人集合!”斷刀說完又瞟了BOSS一眼。

BOSS沒什麼反應,但他聽出了斷刀話裏的意思,那意思是讓雷鬼召集所有人,可來之前斷刀並沒有說明這次行動由誰帶隊啊,現在雷鬼召集人集合,那就說明,克莫拉的殺手要聽雷鬼的了。

雷鬼看了斷刀一眼,從斷刀狡黠的目光中讀懂了他的意思,於是,雷鬼雙手反叉着腰,大聲吆喝道:“全體都有,集合!”

此話一出,果然引起了強烈的反響,先是上官博跑了過來,他也許是感覺要離琳卡和花茶遠一點才安全吧,然後是凌天,凌天可是早就知道,自己要聽從暗棋小組的命令,不但要爲楊晨光報仇,還要爭取表現突出,把範友山和楊寧給救出來。

再跑過來的就是華君柔了,華君柔是暗棋的老人了,雷鬼教官喊集合,她當然要積極響應。

可剩下的人就不那麼聽話了,這些平時自由行動慣了的殺手,哪會聽從別人的召集,大多數人也只是被華君柔的美貌吸引,目光斜向這邊而已。

雷鬼一看這陣勢,知道殺手們不聽從指揮,剛要上前一步準備再開打,可就在這時,聽得打鬥場中一聲嬌嘯,那些圍觀的殺手們竟然四散而逃,有幾個跑得慢一點還被自己給絆倒,坐在了地上,坐地上也是雙手抱頭,儘量減少自己身體外露的面積,就像是在等待定時炸彈爆掉一樣。

再看場中,兩位女強人竟然不打了,但手中都多了一把槍,直指着對方的面門,而且兩把槍的擊錘都大開着。

“不好!”

上官博大叫一聲,立即施展千手觀音的功夫,幾個瞬步就移到了兩個女人身邊,一道道幻影久久不能消失,就這一手功夫,讓那些殺手們都爲之一震,一個個張大了嘴,對於殘影露出了詫異的表情。

上官博一手握住了琳卡的槍,面對兩女即將拼命的架勢,上官博還是選擇了保護花茶,可花茶卻不依不饒,一見琳卡的槍被上官博握得不能擊發,趕緊上前一步,將槍頂到了琳卡的頭上。

“你輸了!”花茶有些得意地笑道。

琳卡臉色變得如同臘月冰霜,死死盯着上官博的眼睛,把上官博給盯得趕緊轉過頭去。

“你的臉皮真厚,要藉助男人的手來贏我!”琳卡怒氣衝衝地說。

花茶挑了挑眉毛,不在乎地說:“那有什麼,有本事你也找個男人幫你贏我,沒那個本事,就老老實實地認輸吧!”

其實花茶並不在乎輸贏,而是看到上官博向着自己,感覺非常滿意罷了,所以,很自然地擺出了得勝者的姿態。

“好了,都過來集合,從今天開始,聖騎就是你們的隊長,以後一切聽他指揮!”

衆人順着聲音看了過去,發現是斷刀在高聲說話。

斷刀看了看手錶,回頭衝着陳九點了點頭,陳九馬上轉身離開。

“再有二十分鐘,我們就進入基地,大家從那裏離開,現在,所有人原地休息!” 二十分鐘很快過去了,大家借這段時間都原地休息,那些被雷鬼和上官博傷到的人也不顧地上的塵土,一屁股坐下來就開始喘粗氣。

雷鬼也好不到哪裏去,雖然他傷了幾個,但體力消耗也非常大,別忘了,面對的可是克莫拉頂尖的殺手,雷鬼心裏也明白,只要對方拔槍的話,就算再多的雷鬼也抵擋不住。

而上官博則顯得很緊張,看着仍然怒目相視的琳卡和花茶,忍不住一個勁兒地皺眉頭,心說還好斷刀及時地喊了停,要不然,這兩個女人拼起命來,自己可就慘了。

遠處開來一輛黑色的轎車,車子在很遠的地方就停了上來,車門一開,副駕駛下爲一位戴着墨鏡,一身黑西服的年輕人。

上官博搭眼一看就知道這是M國大使館派人來了。

斷刀清了清嗓子喊道:“好了,大家都起來,準備進入基地。”

上官博走在最前面,雷鬼緊隨其後,凌天也緊接着跟上,其他人一看這三人走到一起,也都默不作聲地跟在後面。

黑轎車下來的人跟斷刀說了些什麼後,斷刀大手一揮:“進入基地!”

暗棋小組的基地從外觀看沒什麼特別的,特別是天安市這樣的大城市,這樣一幢破舊的小樓,一般人都不願意多看一眼,可進入以後大家才明白,裏面可以用戒備森嚴來形容,一進門,就是全副武裝的幾個武警戰士把守,槍口對着進來的每一個人,包括斷刀也不例外。

斷刀率先走到一面牆前,牆上是一個貼滿了報紙的宣傳欄,斷刀伸手掀起一張報紙,看似隨意地點了幾下,整面牆悄無聲息地移到一邊,露出了裏面金屬的大門,斷刀把眼睛湊了過去,大門打開,出現一條全金屬的樓梯,不是向上的,而是向下的樓梯。

上官博和雷鬼已經進出過無數次,也不感到驚訝,倒是那些殺手們卻猶豫起來,常理來說,人對於未知的事物總是報以警惕性的,殺手們就更不例外了,但在BOSS的帶領下,整隊人也都走進了樓梯。

樓梯只有一層,很快就走到了盡頭,盡頭出現一個圓形的拱門,也是金屬的,上面佈滿了探測器。

斷刀上前一步,手按在一個門上的方框內,眼睛又貼到了門上的一個小孔上。

一陣電流的嗞啦聲響過,看似無縫的金屬門從中分開,出現在人們眼前的是一個接近十多平米的全金屬房間。

“各位,這裏只能進入二十人,許大家按秩序進入,否則,將有高壓電流通過,那在裏面的人將無一生還!”

斷刀說完,率先進去,然後看着大家。

雷鬼上官博也都走了進去,凌天看了一眼,沒有動作,很顯然,他還有些顧慮,而花茶則昂首挺胸地走了進去,並且親暱地拉住了上官博的胳膊,大有同生共死的意思。

琳卡一看也不示弱,進去就站到了上官博的左手邊,忍了半天,終於沒去拉上官博的胳膊,但目光中卻對花茶充滿了敵意。

BOSS暗中搖了搖頭,大手一揮,帶着一批殺手進入了。

達到二十人時,還有人陸續進入,周圍卻響起了警報的聲音。

“請最後進入的人先暫行退出,等下一次吧!”斷刀很有禮貌地提醒了一句。

最後進入的那個殺手,不屑地哼了一聲,但還是乖乖地退出。

金屬大門關閉,直到再打開時,房間裏已經沒有人了,剩下的人魚貫而入。

進入金屬房間後,地板突然下沉,大家才明白,這原來是個電梯。

等到電梯打開的時候,所有人都驚呆了,因爲按照電梯下潛的速度,應該到達地下十多米深了,外面的情景卻像是一條步行街,長長的寬闊走廊,裏面擠滿了人,一個個神色匆匆,手裏抱着文件,根本無睱向這邊看一眼。

這時陳九走了過來,手裏抱着一份資料。

斷刀拿過來看了一眼說道:“下面開始點名,點到名字的請說一聲!”

“上官博!”

上官博甩了一下花茶緊抱住自己的胳膊,卻沒甩開,只得答應道:“到!”

斷刀面無表情地說道:“這次的誅神計劃,想必BOSS也爲大家解釋過了,我就不再重複,一切到了境外自會有人給你們安排任務,現在我來說一下分工,上官博是這次誅神計劃的總指揮,你們到了境外,就不屬於任何一個國家,過去的身份都作廢!”

上官博補充道:“大家知道抗美援朝嗎?我們現在就相當於那時的志願軍,一切都是自願的,也就是說,一旦任務失敗,我們只能客死他鄉,假如有人想退出的話,現在決來,沒人會笑話他,但要是在境外臨陣脫逃的話,我絕不會放過他!”

此話說得非常嚴肅,各人都神情一凜,但沒有一個提出要退出的。

“很好,”上官博從斷刀手裏接過資料繼續說道:“雷鬼,這次行動的副指揮,假如我,不能勝任指揮時,由他帶隊!”

沒有人說話,但眼睛中露出的神色卻說明,他們對於這樣的安排沒有異議。

上官博挨個點名,直到最後一個人的名字唸完,都沒有提到凌天的名字。

凌天上前一步問道:“還有我!”

“你?”上官博向凌天這邊走了兩步:“我的職責就是跟我在後面,因爲你不屬於我們這邊的任何一方,所以,你不需要點名!”

凌天哧笑一聲道:“也就是說,我屬於你們的擋箭牌,好吧,隨你們的便,但我的目的你們也知道,如果我不能達成自己的目標的話,我是不會罷休的!”

上官博合上資料,輕鬆地說道:“你放心吧,不會缺了你的,只不過,你的任務相當特別,暫時還不需要你來執行什麼任務!”

“好了,就說到這裏,下面跟我來,我帶大家去坐車!”

“坐車?”BOSS驚異地低聲說道。

上官博帶路,向着寬闊地走廊盡頭走去。

到了盡頭,上官博回過頭來,衝着斷刀使了個眼色,斷刀微點着頭離開了。

上官博指着一扇小門說道:“我再說一遍,只要進了這個門,就不能再退出了,而且,一切都要聽我的,大家聽明白了嗎?”

沒人說話,但也沒人提出異議,上官博點點頭,推門走了進去,其他人緊隨其後。

走廊上只剩下斷刀陳九和BOSS了,三人站在一起盯着那扇小門半天沒有說話,最後還是BOSS提出個問題:“斷刀,任務要是完成了,我的這些人怎麼從境外回來!”

“他們這些人中,能回來的也許不足百分之十!”

“什麼,你是說……”

斷刀轉過頭來,對視着BOSS的眼睛:“不錯,裏面許多人要死在境外,沒有身份地死去……”

BOSS好像一下子被噎住了,半天沒有說話,只是張大了嘴,看看斷刀,再看看那扇小門,終於點了點頭默認了。

小門那邊,是一條七拐八扭的走廊,而且叉路極多,要不是上官博帶隊的話,許多人都會迷路,但迷宮的盡頭卻出現一個大型的停車場,裏面停着各種車輛,足有幾百輛之多。

上官博手一指停車場邊緣的幾輛大巴道:“那就是我們出境的車子,大家上車,車上有人會安排一切,記住,聽從指揮!”

衆人還沒走到車邊,大巴車就發動了,前門打開,從上面跳下一個身穿休閒服,手裏拿着小旗,戴着棒球帽的年輕女人,一見衆人就吆喝起來:“上車了上車了,我們的隊伍馬上出發,請大家按順序上車!”

凌天又是走在最後,上官博用手點了點凌天,示意他快上來。

凌天一步跨上車,車子馬上開動起來,看看車子上面還擺着許多的大箱子,凌天不禁問道:“這是什麼意思,我看倒像是旅遊車!”

上官博歪嘴一笑道:“對,我們就是去M國旅遊的!” 原來,這次出境,暗棋小組安排的就是組織旅遊團,把這些人都化妝成遊客,從上車到出境這些人就沒再下過車,而是直接開到了飛機場,然後由先前的幾個女導遊安排所有人登機,一切就如同那些出境遊的旅遊團一樣。

在車上所有人都換了衣服,整體來看,就更加像遊客了。

飛機是直飛M國的,經過了十幾個小時的長途跋涉後,終於看到了M國的標誌性建築,自由女神像。

所有人都沒感到驚奇,這些殺手,都是常年在外搞暗殺活動,M國也不是第一次來了,但他們奇怪的是自己的身份竟然沒有引起M國方面的盤查,其實,這都是M國大使館做出的努力。

但是大家住進賓館後,從第二天的新聞當中得知,昨天乘坐的飛機已經在中途墜落了。

大家都沒有問,心裏都明白,這是爲了掩人耳目的。

晚上,大家共進晚餐,由一個地道的M國人主持宴會,說是爲衆人接風洗塵的,可沒吃幾口,就有一隊全副武裝的軍人踏着整齊的步子走了進來。

大廳裏頓時亂了套,那些殺手們已經擺出了防禦的姿勢,有幾個甚至一拳把椅子腿砸斷握在手裏,就連上官博都有些意外了,要知道,自己這隊人馬來的時候可都沒有武器,還是在人家地盤上,要是他們真的想動武,那這些身手高強的人可不是子彈的對手,再說了,人家要是想把這邊團滅的話,肯定設下了埋伏,就算還擊,也不一定能討得到便宜。

那個主持晚宴的M國人還保持着職業的微笑,但在上官博眼裏看來,他卻不懷好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