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想到這裏,我又想到了師祖爺,當年眼睛瞎了後,也是神遊而走,他這走了後,回到了陰陽路成爲天心?這是一招掩人耳目,金蠶脫殼吧?

想着,我沉了一口氣。

影帝家的喵星人 而開車的林佳佳看着我,溫柔的笑了笑,“怎麼了?道靈,有心事兒?”

“沒事,今晚做菜給我吃吧,從都江堰回來後,我可沒吃過什麼好吃的了。”我看着林佳佳笑了笑。

“好~”

林佳佳抿抿嘴皮。

回到林佳佳的家後,她果真去買菜了,而我坐在沙發上,這時一坨毛絨的東西,看着我,眯着眼,“姐夫!你來了,嘿嘿嘿。” cpa300_4;

我看着突然冒出來的小狐狸,突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這時她笑完,跳到我的懷裏,然後身體一顫,刷的一下,兩隻毛腿變得老長了,然後身上的毛也褪去,臉上也變成了人的樣子。

而她的兩隻貓爪子也抱着我的腰,頓時也伸長!

我有些愣了,這時小狐狸身上就只穿了一層小衣和小三角。

見此我慌神了,連忙扔掉她,坐了起來。

小狐狸被我人扔了,一下就從地上跳了起來,然後看着我一臉委屈,“姐夫你只抱姐姐,都不抱我,氣死我了。”

“去去去。”我看着小狐狸,呵斥,“快穿上衣服!”

“哼!”

小狐狸任性的哼了一聲後,接着她的身體被一件粉白色的吊帶裙包裹。

然後她準備抓我的手,可是我躲開,覺得奇怪,小狐狸那麼快又能變成人形了,好神奇啊。

接着小狐狸衝過來要抱我,而我只能躲閃,然後呵斥她,可是這妮子似乎都不怕我了,膽子越來越大。

等到林佳佳回來,她才安分了一點,晚上林佳佳坐了一桌子好菜。

吃了飯後,我和林佳佳出去看電影,而小狐狸也死皮爛臉的跟着。

在街上,我被兩個美女包圍着,迎來無數男子的眼神怒殺。:.

而我準備陪林佳佳幾天後就準備回回豐鎮,畢竟我還是需要抓緊時間修煉,就平時打打坐的修煉,因爲我如今的道行根本就跟不上即將到來的去往四大殭屍王墳對抗殭屍王。

想當初,師爺爺麻天忍他也是大地位,而我現在才地位,之前幾個月前的我,的確是翻了好幾倍,可是依舊對第四大祕術施展不出。

陪了林佳佳三天後我回到回豐鎮,繼續去猛鬼街的衛生院修煉,同時,我接到了一些大的生意,時不時的就去成都市裏跑一跑,這麼一來生意越來越好了。

而這同時,陳偉將我的兩塊金元寶果然賣了,賣了五十六萬,這一下,我算是富了。

我時不時的和林佳佳約會,帶她去看電影,雖然她爭着付錢,但是每次我摸出一大疊現金的時候,那麼服務員看的都無比的眼紅,這就是有錢人的魅力吧?

晃晃悠悠,一個月過去。

我接到了青城山的電話,是封不寧打給我的,他說殭屍王那邊有點眉目了,他說在神農頂和貴州千蛇墓最近都發現了殭屍。

佛、道、警方都準備向其圍剿了。

叫我做好準備,說叫我提供剿滅殭屍的支援。

我將這件事跟牛禮一說,牛禮一聽,就當即說不去,去了好處沒有,甚至還會死。

我不能左右牛禮,我也不贊同他去,他的那點底子我也是看的到的,估計就和劉一抖差不多,而我發現劉一抖還厲害一點,至少他請的動神。

而我其實也不想去,可是作爲副道主,也不得不去,這還都怪文天啓,沒事幹嘛透漏我的身份。

我回到成都林佳佳家中,準備隨時聽青城山那邊的消息準備出發。

不過這段時間倒是可以和林佳佳呆在一起。

經過上次在都江堰酒店的尷尬後,我們都沒有再次那件事兒,不過說實在的作爲一個男的,誰不想,只是我不好意思說出口,而她也變得很害羞了。

所以兩個人最後就抱抱。

又是幾天過去,已經是下午,突然我的手機響了,我正迷迷糊糊的睡覺呢。

接通電話後,裏面傳來了醉醺醺的聲音,“靈子,你來哪裏啊?”

我聽着聲音不是謝方雨嗎?

“小雨?你怎麼了?你喝酒了?”我詫異。

“靈子,我失戀了,趙敏和別人好了,還罵我窮,給不了她想要的生活,她說連個蘋果手機都給她買不起。”

謝方雨那邊隔的一聲,他是在喝酒。

“瑪德,我不是早給你說了嗎?你現在才反應過來?”

我罵了他。

“靈子,我現在是親眼看到的,有一個富二代還開車接送她。”謝方雨繼續說道。

我一驚,“什麼?你來成都了?”

“對啊,和導師還有幾個考古的同學來川大匯合,我們準備去考古。”

我一聽,問道,“你在哪裏?我來找你。”

“體育館地鐵口,你別來了,你好好上學吧。”謝方雨又是咯的一聲,估計又喝酒了。

見此我連忙穿好衣服,這幾天天漸漸冷起來了。

林佳佳給我買了秋裝黑大衣,挺適合我的,然後我直接打車去體育館地鐵口。

半個小時後,我到了那裏,在幾個出口找了一遍,然後在一個座椅上發現一個穿着風衣的美男,一看就是謝方雨了。

我朝着他走了過去,他提了一打酒,不停的喝着。

就在我正站在他身前的時候,他扔了一個空罐,然後把身邊一堆的酒罐提開,然後就想躺在椅子上睡覺了。

見此我呵斥道,“值得嗎?爲了一個劈腿的破鞋,你還特麼好意思傷心?”

“你懂什麼?她也曾愛過我,現在不愛了,我這麼好受?”

我估計謝方雨都沒發現是我,他對着我很隨意的說了一句,說了然後就睡。

我一把抓住他的領口,將他一把就提起來,喝道,“醒醒吧!”

“呵呵,不想醒來,我現在孤身一人了,原來以爲會有一個人愛我,不離開我,現在我錯了,哈哈哈哈。”謝方雨神志不清的說道。

我放下他,我恨鐵不成鋼。

我抓起一罐啤酒,打開朝着他的臉就是倒過去。

“咳咳!”

這一倒,謝方雨反應劇烈,因爲酒罐到他的眼睛和鼻子裏了,他起來,一下跪在了地上咳嗽着。

然後他看着我,有些清醒了,“靈子!”

“哼!你給我起來了!”我看着他,一把提起他,然後說道,“他這麼對你值得?”

“我知道不值得!”

可謝方雨一把甩開我的手,咆哮道,“可是爲什麼他把誓言說的那麼真!讓我如此信以爲真,現在她離開我,剛纔她跟着那個男的離開,頭都沒回一下,我,我!”

謝方雨說着所在椅子上,抱着頭哭起來。

他太弱懦了,我看着他,然後我也坐下,打開兩罐酒,然後遞給他。

他一看我,抓過酒,咕隆咕隆就喝起來。

而我也一口一口的喝起來。

多了十多分鐘,酒喝完,我又去買了兩打。

繼續陪他喝。最(醉)新樟節白度一下~籃、色書吧 不知不覺,就是十一點了,他已經醉的不省人事,而這時候他的電話響了,我幫他接了,結果一聽居然是一個女的。

“謝方雨,請你以後不必再來煩我,我男朋友是成都勢力的,他叫聶良辰,他不是你能惹的起的,你要是還糾纏我,他有一百種辦法讓你在你的學校呆不下去。”

這女的沒說的,是趙敏。

她說完還問了一聲,“你知道了?我會給你打兩萬塊錢,希望你務實一些,好好讀書吧。”

我一聽,特麼的她分手就算了,還侮辱小雨,當即我的就火了,對着電話罵道,“你是人嗎?你個婊子,臭破鞋,前幾天纔跟着一個混混,現在又和富二代,你個死破鞋……”

“你,你是誰?”電話的趙敏詫異。

而我繼續罵道,“我是誰不重要,但是我兄弟,把你最多也就當個泡友,你別想太多。你那幾萬塊錢還是拿回去吧,我兄弟現在繼承了他老爸幾千萬遺產,你現在滾吧!”

“老公,有人罵我!”

“誰!”這時電話裏換成了一個人。

“你敢我聶良辰的馬子這麼說話!”

“良辰?我還美景呢!帶着你的母驢滾遠點!”

我氣道。

“麻痹,你是誰?你有種再說一次。”

“傻比吧!你帶着你的母驢滾遠點。”我再說了一次。

對方急了,“好,有種,對你這樣不務實的人,良辰不介意陪你玩玩!敢不敢告訴我你在哪裏?良辰會會你。”

“我在體育館外地鐵口,d出口,有種你滾過來。”我冷冷道。

那個叫聶良辰的,“敢和良辰這麼說話的,你還是第一個,你等着!”

我掛了電話,看着謝方雨,醉的已經爬在椅子上。

而我倒要等着那個叫聶良辰的有什麼能耐。

“靈子,我好難過……”

謝方雨發醉的對着我說道。

我開了一罐酒,“難過就繼續喝,今晚老子幫你報仇。”

……

大概一個小時後,一輛奧迪a5停在路邊,接着身後一羣摩托車開了過來。

這大概就是聶良辰來了吧?

我看着奧迪車裏,走出一個身高不高,大概也就170左右的男子。

一撮黃色吊毛飛在額頭上,一看就快禿頂了。

這時他眼睛很犀利一下子就看到了我。

冷情前夫耍無賴 於是我走了過來,身後十多個二流子跟着他,而這時奧迪車裏出來了另外一個人,是你一個女的,沒說的,是趙敏。

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和ktv包房小姐似的,和林佳佳一比,可以說天壤之別,林佳佳是仙女,而她就是野雞!

“是你嗎?你罵的良辰和良辰的馬子?”

吊毛男子走過來,看着我,冷冷問道。

“對。”這時我站起來,看着吊毛男子聶良辰,以及他身後,“這點人,夠嗎?”

“對於良辰來說,夠了。”聶良辰說道。

可是這時,他身後的人上前了一步。

聶良辰見此使了一個手勢,這時身後一羣人朝着我就走過來,我估計聶良辰是想一羣人上來,將我按在地上,一頓拳打腳踢吧?

可是明顯他想的有點多。

殭屍道士厲鬼,我都殺過,普通的人,我豈會怕。

很快一個胖子就要過來抱住我,而我一看,輕輕一動,反抓住了胖子的手臂,隨即就將胖子扔出去。

見此,所有人都是一退。

聶良辰一看有些傻眼,“全部上!揍他!完事後,每人兩百快!”

所有人一聽,紛紛動容,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啊!”

“上!”

一個傻比帶頭一羣人涌上,見此我直接一腳飛踹,刷一片人倒地。

我就兩招震懾了所有人,頓時所有人紛紛推開,而我接着再是一跳,直接落在聶良辰的面前,一把捏住他,“告訴我,你有多少辦法,讓我兄弟讀不下去書。”

聶良辰傻了,搖頭,“沒,沒有。”

“那你爲什麼裝比!”我問道,說着,我飛出一耳光扇在聶良辰的臉上。

聶良辰徹底呆住,“你,我,無冤無仇,你爲何與良辰過意不去?”

“你特麼自己找的仇!”我狠狠道,然後一拳頭直接轟在聶良辰的臉上,頓時他就飛了出去。

我最多打掉他的牙,不會傷及他性命的。

我就教訓教訓他,然後我看着那個發愣的趙敏。

她看是我,有些驚異,“楊道靈,沒想到是你?”

“我怎麼了?那麼快就換主人了?”我冷冷問道。

“你!你說話爲什麼那麼難聽?”

趙敏這時不高興的皺眉道。

“你自己做的事兒,你就別不承認。” 穿書後我在八零當神醫 我再冷冷看着趙敏,“你個破鞋,都不是處了,而且劈了幾次腿了,還拿配我的兄弟一往情深,你嫌他窮,而你有什麼?處?不是,有錢,也不是?長的好看?你就跟路邊的野雞一樣,胭脂俗粉,你扒光躺我邊上,我都會嫌你髒,嫌你有病!”

“你,你侮辱我!”趙敏氣的發抖,隨即道,“可,可我第一次給了他,這還不夠?”

“你騙誰?”

我就笑了,尼瑪,當初我讓謝方雨綁紅繩的時候,明顯證明了,她不是處了,現在還騙人?

“得了吧,你早就不是處了。”

我冷冷看着趙敏,“現在你最好遠遠的滾出謝方雨的世界,他將來的前途無量,而你最終淪爲男人的玩物,我只希望你到時候不要後悔。”

趙敏愣了一下,隨即狠狠道,“不會的,我現在有很多男人愛我,雖然我以前覺得帥哥美男看着舒服,但是過了那麼久,我發現錢纔是最重要的。”

“好,你和那個什麼良辰的滾吧。”

我買有好氣,直接說道。

而趙敏氣的花枝發顫,“楊道靈,我看你還是客氣一點的好,別以爲你身手好,就忘乎所以的侮辱人!”

我看着趙敏,我估計他對謝方雨還是有愧的,於是我得寸進尺的說道,“對你我不必客氣。”

“你!”趙敏有點惱怒,可是這時候,那聶良辰起來了。

他捂着臉,怯生生的看着我,“多謝兄弟放過良辰,良辰他日必有重謝,良辰就先走了,再見兄弟。” 真是一朵奇葩。

我看着聶良辰離開,心裏暗暗地說道。

而趙敏看着我,看樣子對我怨恨不小,可是這時聶良辰已經發車了,對着趙敏呵斥道,“臭婆娘,還不滾上車!就你給良辰招惹事兒,回去看良辰怎麼收拾你!”

趙敏這時身體一怔,看着我再看了看我身後椅子上已經暈的一動不動的謝方雨,然後離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