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維多利亞點了點頭,抓起那麻醉槍急忙跑上了樓。

雲天則抓起自動步槍,順着廚房的後窗翻了出去,落在地上後,他貓着腰,快速的繞到了房子前。

“別動,把手舉起來!”

當來到房前的時候,他看到一臺轎車停在自己的車子旁邊。

而此時還有兩個人正準備破門而入,於是雲天舉起槍口,對準了他們。

保險已經打開,自動步槍隨時可以發射,這讓準備進入的兩個人急忙停住了。

“雲天,是我!”

兩個人一愣,背對着雲天的他們,緩緩的舉起了手。

轉過身來的雷鷹,急忙對着雲天說道。

“把槍放下!”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雷豹和副手劍魚。

雖然認出了他們,可是雲天的槍口依舊沒有放下。

“沒問題!”

現在雙方之距離不到十米,雲天手中的自動步槍隨時可以把他們打成篩子。

雖然很無奈,但雷鷹還是從腰間拿出了手槍,並且緩緩的放在地上。

一旁的劍魚,也一直看着雲天,一句話沒有說的他,也拿出了手槍放在地上。

“怎麼樣,現在沒有問題了吧?”

高舉雙手的雷鷹,看着對面的雲天,他知道,現在雲天絕對不會相信任何人。

“你們怎麼知道我在這裏?”

雲天警戒的看着兩個人,現在維多利亞的命可就要靠自己保護了。

所以即便是雷鷹,他也絕對不能信任,況且這麼多安全屋,他怎麼知道自己在這裏呢。

“這安全屋一旦有人進入,公司就會收到信息,你們遇襲之後這裏有人使用,我猜就是你!”

雷鷹急忙把事情解釋給了雲天,這件事情很簡單。

“好吧,那你是否應該解釋一下,我們爲什麼會被埋伏?”

持槍在手,雲天沒有放下的打算,畢竟自己是被埋伏,這裏面的問題可還無法解釋。

“我也覺得是我們內部出了問題,所以我纔來找你。”

這種情況,雷鷹也意識到有內鬼的存在。

這一次第六小隊遭受重創,這可是神盾安保公司前所未有的。

好在雲天帶着維多利亞逃生,否則他這公司就要關門了。

“我怎麼能夠相信你?”

大家都清楚,這一定是內鬼所爲,又怎麼證明,自己不是被雷鷹出賣的呢。

“如果是我的話,恐怕現在這裏已經不再安全了,而且我又何必親自前來。”

怦然婚動,老婆高高在上 雷鷹看着雲天,這句話讓雲天緩緩地放低了槍口。

他說的沒錯,如果說他出賣自己,現在已經大兵壓境,他又何須前來以身犯險呢。

“好吧,那你有什麼懷疑對象嗎?”

有的時候,只憑一句話就可以相信對方。

一直盯着雷鷹的眼睛,雲天相信他說的是真話。

緩緩地放下了手中的自動步槍,雲天對着雷鷹說道。

“暫時還沒有,畢竟參與的人有些多!”

雷鷹微微皺眉,伸手將自己的槍撿了起來。

這件事情有些複雜,要想整理出頭緒,絕對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進去再說吧!”

雲天嘆了口氣,這件事情確實有些亂了,他不能讓維多利亞繼續留在這裏。

恐怕即便是指認,也毫無用處,而且還要面臨多方追殺,所以雲天已經決定,要把她儘快帶回國。

推門而入,雲天要想回國還需要雷鷹的幫忙。

可就在他剛剛推開房門的時候,耳後傳來了一聲槍響。

“別動!”

雲天再想回頭,時間已經來不及了,一把冰冷的槍口,直接對準了他的腦袋。

“竟然是你!”

看着倒在地上已經死去的雷鷹,雲天眯着眼睛,對着持槍的劍魚說道。

萬沒想到,這幕後黑手竟然就是劍魚,他應該是雷鷹最信任的人,可是他現在很明顯已經叛變了。

邪魅總裁獨寵嬌妻成癮 “沒錯,就是我!”

看也不看倒在地上的雷鷹,劍魚冷笑着用槍指着雲天。

這一切都是他乾的,出賣了這次行動的計劃,可是讓他賺了很多錢。

“爲了錢?”

看着對面劍魚持槍的動手,雲天並沒有準備反抗。

巫女重生路 因爲可以看得出,對方暫時沒有準備殺自己,而且他身上的軍人烙印很明顯,這樣的傢伙很難在這麼近的距離躲開他的槍。

“別廢話,放下槍!”

劍魚可是對於雲天相當的戒備,眯着眼睛的他晃了晃槍口。

“出賣你的生死兄弟,你應該可以賺不少吧!”

無奈下,雲天只能把手中的自動步槍丟棄在地上,在劍魚的示意下向着裏面走去。

“還行,最起碼夠我逍遙很久的了,而且現在解決了他,我可以賺得更多!”

手中的槍口一直都對着雲天,兩個人一步步的來到了一樓的後面。

劍魚左看右看,並沒有發現自己要找的人,而且他更不會知道,雲天的懸紅比雷鷹高出何止十倍。

“要這麼多錢,你覺得你有命花嗎?我相信如果你的兄弟們知道是你殺了雷鷹,你也活不成!”

雲天看着劍魚,只要他沒有找到維多利亞,他就不會殺自己。

“爲了錢,我管不了那麼多了,而且沒有人會相信是我殺了他,所以你要替我悲傷這個黑鍋!”

按下了手中的呼叫器,他並不着急尋找維多利亞,這裏一定要處理乾淨,否則雲天說的沒錯,那些兄弟不會放過他的。

“把她交出來,我可以讓你死的舒服點!”

作死後我成了病嬌的小祖宗 援兵還需要一會,劍魚用槍指着雲天,冷冷的說道。

“我保證,你一定找不到她,因爲我已經把她藏起來了!”

雲天雙目直視劍魚,恐怕雷鷹怎麼也想不到,他最信任的人會在他的背後開槍吧。

“你說不說?”

劍魚眯着眼睛,他不知道雲天說的是真是假,畢竟這裏的監控是不對外鏈接的。

手中的槍口對準了雲天的眉心,劍魚知道,他必須要找到那個小妞。

“不信你就開槍啊?”

雲天並不理會那森冷的槍口,依舊一臉淡然的說道。

“五……四……三……”

看着輕鬆的雲天,劍魚越發的覺得這傢伙可疑。

若是那目標真不在這裏,殺了他可就沒有線索了。

“她現在值多少錢?”

雲天說話間,直接去拿桌子上的咖啡,看都不看對着自己的手槍。

“哈哈哈,你不就想要分一杯羹嘛,沒問題,只要你乖乖交出她,我可以給你一百萬美金!”

劍魚知道,來硬的恐怕不行,既然硬的不行,他就來軟的好了。

“一百萬?太少了吧,這麼重要的人物,你最少拿三千萬吧!”

雲天冷笑着把咖啡杯放在了咖啡機下,隨着咖啡流出,他擡起頭瞄了一眼劍魚。

“小子,你別太貪心,我可以再給你三百萬,這是最多的了!”

劍魚眯着眼睛,看着雲天,心中自然是不可能給雲天一分錢了,但是嘴上卻不能說的太假。

“三百萬?太少了,這可是信譽問題!”

接滿黑咖啡,雲天一點都不緊張,抿了一口後,深吸了一口氣說道。

“你別太貪心,否則你一分錢都不會拿到。”

看着雲天的模樣,劍魚卻不敢靠近,當日秒殺野牛的時候,他也在場。

對於這樣的高手,他可是一直戒備着呢。

“大不了一拍兩散,大家都拿不到錢!”

雲天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膀,面帶微笑的看着劍魚。

兩個人的距離足有五米,在對方全神貫注下,他恐怕沒有機會奪槍。

所以他一定能要拖延時間,找到機會才能反制。

卻不知就在兩個人說話的時候,二樓的維多利亞在監控中聽得清清楚楚。

沒想到雲天竟然把自己當作商品一樣討價還價,維多利亞又一次想起父親的叮囑。

這個世界上絕對不要相信別人,更不要把自己的命運交給別人掌控。

想到這裏,她急忙抓起袋子,一伸手向着二樓的陽臺跑去。

那裏有一個樓梯,可以直接通往外邊的湖邊。

而就在她推門而出的時候,門上的警報器立刻響了起來。

這突如其來的響動,讓持槍的劍魚一愣。

本能的回頭向着身後張望,這僅僅只是毫秒之間,卻給了雲天機會。

雲天一擡手,手中那被滾燙的咖啡直接砸向了劍魚。

被咖啡燙了一下的他,本能的一縮手。

藉此機會,雲天猶如大鵬鳥般,從桌子的另一頭撲了過來。

左手一番叼住對方的手腕,右手猛揮,直接砸向他的咽喉。

這突然的襲擊,讓劍魚的右手頓時被擒,扣動扳機下,子彈卻根本無法射向雲天了。

微微撤頭避開雲天的右拳,劍魚猛地後退,試圖和雲天拉開距離。

能夠坐在副手位置上,不得不說劍魚也有一些本事。

眼看對方想要避開自己,雲天當然不會讓他得逞了。

死死的鎖住對方持槍的手,雲天右拳連揮下,兩個人在這廚房之中扭打在一起。

可就在雲天將他掀翻在地準備一擊斃命的時候,突然一陣腳步聲向着他們奔了過來。 “噠噠噠……”

子彈落在廚房之中,鍋碗瓢盆頓時漫天飛舞。

好在雲天在確定來者不善之時,放棄了擊斃劍魚,整個人順着窗戶躍了出去。

撞碎玻璃的他,貓着腰快步的向着旁邊繞去。

尾隨着他身後的子彈,更是不斷的向着他追了過來。

沒有武器,雲天只有加快腳步,可就在他剛剛繞過房角的時候,一把槍口已經對準了他的腦袋。

“自己人!”

雲天本能的一擡手,立刻奪下了對方的手槍,看着手槍的主人,竟然是逃出來的維多利亞。

雖然不知道她從那裏弄來的槍,但最起碼他也算是有了武器。

急忙回過頭來,對着那破碎的窗戶就是兩槍。

追擊而來的傭兵們已經包圍了這裏。

現在正門的傭兵聽到槍聲,立刻向着他們趕來。

左右被包圍,雲天手中只剩下一把手槍,身邊還有一個沒有戰鬥力的維多利亞。

“去湖邊,那有船。”

眼看着就要被包餃子了,雲天突然想起,在二樓的時候,他看到了湖邊的快艇。

那是他們唯一可以逃跑的工具,想到這裏,雲天急忙對着維多利亞說道。

不等維多利亞搭話,雲天已經拉起了她的手,一手持槍一手保護她,兩個人直接向着湖邊跑了過去。

子彈不斷的在兩個人的身邊炸裂,好在幾顆大樹成爲了他不錯的掩體。

左躲右閃下,雲天帶着維多利亞,已經來到了碼頭前。

“小心!”

突然,雲天感覺到渾身一緊,急忙一把將維多利亞撲倒在地。

假裝不愛你 一枚子彈,貼着他的頭部飛過,打在不遠處的樹木之上,那手臂粗細的樹木頓時被子彈打斷。

“狙擊手!”

在地上一個翻滾,雲天回頭一看,正看到不遠處那帶着黑色口罩的女人。

手持狙擊槍的她沒想到一擊不中,立刻準備裝彈

但是山高林密的湖邊,留給狙擊手的空間並不大。

等到她帶着人在追到湖邊的時候,那快艇早就破開波浪駛入了遠方。

“你怎麼這麼沒用!”

女子放下了手中的狙擊槍,冷冷的對着站在一旁的劍魚說道。

“那小子太強了,我只是一個疏忽就被他得手了!”

劍魚低着頭不敢說話,到嘴的鴨子又飛走了,他這次麻煩不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