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不得不說,艾十三走了運。他成功穿過了換氣扇。這要是別人,是無法做到的。

艾十三從小習武,身體十分靈活,塊頭也不大,身高才1.70米,瘦瘦的身板加上靈活的身體,纔是他穿過去的主要原因。要是一個大塊頭,肯定卡在鐵扇之間不能動彈。

穿過通風口之後,艾十三的身體極速墜落,從3米高的牆上掉下來。身體朝下,腳在上。

撲通一聲,灰塵漫天,要不是他的身體素質好,在墜地之時做了一個保護動作,早摔死了。

摔在地上時,星星月亮宇宙都出來了。頭昏目眩的。

噠噠噠噠!

外面響起了槍聲,子彈打在換氣扇上發出刺耳的響聲。

艾十三爬了兩次,都沒有爬起來。

這摔的實在太重了,口裏全是血。

咚咚咚!

敵人在捶門了,在用腳踹門。

容不得裝孬了,這也不是時候。艾十三咬咬牙站起來,朝倉庫內走去。

在敵人踹門的聲音中,艾十三找遍了大半個倉庫,終於找到了手榴彈。

在一個鐵櫃子裏。上面覆蓋着機器零件,可能是在搬運的過程中,遇到了其它的事,把這個鐵櫃子遺忘了。

艾十三拿起幾個手榴彈看看,有幾個不能用。他把能用的,放十幾個在旁邊,不能用的,又放十幾個在另一邊。

把能用的手榴彈揣幾個在懷中,左手拎三個好使的,右手拿兩個不能炸的。衝到大鐵門的旁邊,準備敵人進來的時候,扔兩個過去。

可是這鐵門太結實了。敵人使出渾身力氣都沒有把門破開,搞的艾十三緊張兮兮的,白費一身的力氣。

“從那邊上,那個通風口進去!”

“對,那小子肯定是從上面進去的!”

外面的敵人已經發現端倪。找到了進倉庫的通道。

艾十三聽着匪徒的聲音,覺得好戲將要來臨。 694:手榴彈

呼哧呼哧!外面傳來粗重的喘氣聲,是從通風口那邊傳過來的。艾十三躡手躡腳的跑到那邊,扔了一顆不能炸的手榴彈。

哐噹一聲,一枚黑色的手榴彈砸到鐵扇上,碰出通風扇,股溜溜從通風口裏滾出來。

這嚇壞了兩個匪徒。

兩個匪徒正達着人梯往上攀,一看見手榴彈滾出來。嚇得手一鬆,膝蓋一軟。兩個人摔了個四腳朝天。差點把五臟六腑都震開了。

手榴彈從上面掉下來,半天沒炸。

兩個匪徒趴在地上,瞄着那枚手榴彈,一動不動。

過了幾分鐘,這手榴彈還是沒炸。一個匪徒撅起屁股,在地上爬向手榴彈。看着一會兒,似乎明白了什麼。

“這手榴彈沒拉弦!”

“不會吧?蓋子都打開了?”

“那就是手榴彈失效了。”

那個匪徒拿起手榴彈一看,果然是個廢彈。

總裁的冷酷前妻 “哈哈哈!沒事了!好小子,老子看你從哪裏跑!”這個匪徒得意忘形的大笑起來。

笑聲還沒結束,哐噹一聲,上面又掉下一枚手榴彈。

這回,兩個匪徒不怕了。大着膽子去瞧手榴彈。

轟隆一聲,手榴彈爆炸了,冒出一股濃煙。

在濃煙中,兩個匪徒像被電閃雷鳴擊中,倒在血泊中一動不動。

吃吃吃!艾十三在倉庫內捧腹大笑。

確認敵人被炸死,艾十三的膽子也大起來了!

不過如此。

敵人不過如此!

初嘗勝利成果的艾十三信心十足。他覺得完全有把握消滅敵人。

艾十三炸死兩個敵人後,又覺得新的困難來了,怎麼離開這裏啊?

倉庫裏黑咚咚的。沉重的鐵門註定打不開,通風口又不能出去。如果沿着通風口往外爬,會被趕來支援的敵人打成馬蜂窩。

艾十三心急火燎,想找到其它的出口,卻找不到。

沒辦法,只好炸鐵門了。

他把兩枚手榴彈掛在鐵門後面,準備找跟繩子繫上,做引爆的工具。找來找去,倒發現一條暗溝。

暗溝不是暗溝,其實是倉庫下面的通風口,一個風機把出口堵得嚴嚴實實。艾十三又回到鐵櫃子那邊找工具。發現了剛纔留下的鋼筋棍。

用鋼筋棍去撬風機的螺絲。結果把整個風機撬動了。

艾十三大喜。笨手笨腳把風機寫下來,把身子爬在地上,匍匐前進,往前一探,腦袋伸出牆壁,外面的藍藍的天。

艾十三從洞口鑽出來,那邊已經跑來兩個敵人了。

啪啪啪啪!

敵人朝他這邊射擊,艾十三連蹦帶跳往前面跑,子彈跟在屁股後面打。

前面有一道1.6米高的圍牆,他一個鷂子翻身就過去了。

跑離牆壁,朝前面的廢墟衝去。因爲只有廢墟最安全。

跑出了十幾米,他又折回來了。

朝牆頭外面扔了兩顆手榴彈。

轟隆轟隆!

傳來兩聲猛烈的爆炸聲,兩具屍體被氣浪逼人的爆炸掀到這邊來了。

血肉模糊的屍體摔在艾十三的腳下,他發呆了半天,眼睛望着血淋淋的屍體,簡直不敢相信這是自己殺死的。

一具屍體的手中還握着要槍支,他彎下腰撿起來,咔擦一聲拉動槍機,發現裏面還有子彈,高興的整個人快飛起來了。

有了槍,還有手榴彈,艾十三覺得自己是個真正的戰士了。

還等什麼呢?

必須跟敵人做殊死的搏鬥,必須救出老百姓。這是艾十三的念頭。他根本不知道,那夥人帶着鄭工程師和黃老師已經撤離了。

那夥匪徒只有6個人,現在被艾十三炸死了4個,剩下兩個敵人害怕啊!他都不知道4個同夥是怎麼被炸死的。

兩個匪徒根本沒有心思跟艾十三戰鬥,連拉帶拽就把兩個老人帶走了。現場的危機解除,幾個老人趴在兩個遇難的同事身上嚎啕大哭。

“這幫該死的壞蛋,你們跑不了的,遲早跑不了的!”

“嗚嗚嗚,老王,你醒醒啊!老楊,你怎麼樣了?你說說話啊!”

當艾十三出現在衆人跟前時,那些退休老人驚呆了。

“小艾小艾,怎麼是你啊?”

艾十三沒功夫說閒話,直接就問:“敵人呢?”

“往那邊跑了!”

一個老人指着大門口說。

艾十三問:“還有幾個?”

“2個,他們把老鄭兩口子帶走了!”

“放心,我去救他們!”

艾十三提着槍就往那邊跑。

“孩子孩子,你站住!站住啊!”

艾十三停止腳步,回頭問:“還有什麼事嗎?”

那個白髮蒼蒼的老人說:“你一個人,單槍匹馬的,怎麼幹的過他們?”

“放心吧?爺爺,我是一名戰士!”

艾十三舉起手中的槍支,認真的回答道。

“還是讓我們這些老頭子去幫你們吧?”兩個退休的老頭顫巍巍的爬過來,手裏還拿着一根木棍。

艾十三攔住兩個老人,嚴肅的說道:“老人家,打仗是我們年輕人的事,也是我們當兵的職責。你們年齡大了,腿腳不便,跟着我,也是個累贅。要不這樣吧?你們去部隊報信,我去追敵人。還有,我這裏有藥,你拿回去給傷員敷敷,還有,派出所的院子裏有我的牛車,你們趕着牛車去報信吧?來不及了!”

老人們聽艾十三說的頭頭是道,十分有道理,也不再堅持去打敵人了。

艾十三把兜裏的藥品拿出來,塞給老人,便提起AK—47,像匹孤狼衝進茫茫的荒野中。

一羣老人站在院子里老淚縱橫。禁不住長呼:“多好的孩子啊!跟我的孫子一樣大,都這麼勇敢!真不愧是人民的子弟兵!”

“是啊!關鍵時期,還是要當兵的上!”

艾十三後來跟我說,這個時候的他是茫然的,不知道敵人在哪裏,也不知道如何去對付敵人。最關鍵的是敵人手中有兩個人質。如果蠻幹,他們會傷害人質。

但是不追,兩個人質或許會受到嚴重的傷害。稀裏糊塗的艾十三根本不知道匪徒爲什麼要綁架鄭工程師和黃老師。

他還是一個孩子,只要滿腔的熱血。根本沒有作戰經驗與破案的經驗。

艾十三順着匪徒逃走的方向進入了大峽谷,他從來沒有進過大峽谷。由於擔心兩個老人的安全,他匆匆忙忙滑下峽谷。

峽谷的坡度雖然平緩,但人走在上面,幾乎快陷入鬆軟的沙土中,沒辦法,只好平躺着往下滑,也不顧及什麼了。

從幾十米的坡滑下來,摔的他鼻青臉腫。趴在谷底好險站不起來。

休息了十幾分鍾,總算好受了許多,爬起來了。拍拍腿,看看臂膀,雖然把衣服擦破了,皮膚刮傷了,但四肢好好的,還能行走。

峽谷很寬,大約200多米寬,有多長呢?一眼看不到頭。 695 跟蹤到底

??695:跟蹤到底

到處都是灰黃的景色。山是黃-色的,地是黃-色的,峽谷是灰色的。一股風吹來,灰黃色的塵土滿天滿地壓來,吹的人睜不開眼。

前面看不見任何人,也看不見任何綠色。沒辦法了,只好順着峽谷往前走。

前方是南方,南方是前方。

毫無目的,艾十三的心沮喪到極點。

艾十三雖然身體素質出色,終歸沒有野外生存的經驗,走了一個多小時,很快他發現,麻煩事一堆一堆來了。

口渴啊!沒有水!

到哪裏找水呢?

已經一天沒吃飯了,肚子餓的咕嚕嚕叫。以前,牛車上放着食物和水,什麼時候餓了,拿起燒餅就坑,還有百事可樂和麪包,都是排長準備的。

排長是山東人,是個耿直的彪形大漢。排長叫李大勁。這名字取的非常有意思,就是力大無窮的含義。

李大勁跟他說了,只要安安心心在倉庫幹一年,來年的時候,把他推薦到A27師偵查營。據說軍區特種兵大隊專門在各個集團軍、野戰師挑選特種兵。也就是說,只有偵察兵纔有資格入選特種兵考覈。

排長對艾十三非常器重。幹什麼都想着他,包括他來牛欄堡,都把吃的喝的都準備好了。

只是可惜,遇到這樣一股敵人,也沒有辦法聯繫到排長。不然真想叫排長送一堆吃的喝的。

他想喝百事可樂。

太陽狠毒的照射着荒原,艾十三感覺眼睛花花的,渾身溼漉漉,衣服能擰出水來。

熬不住了,艾十三慢騰騰的往黃土上攀,往上面攀。 豪門盛寵,首席的甜心嬌妻 上面是山。他發現山上有幾株野草。他想,就算嚼一嚼野草也是可以的。

這是生存下去的希望。

憑直覺,那兩個敵人帶着兩個軍工廠的老人走,可能涉及一起機密大案。在這關鍵時期,他可不願意拉稀。

他不願意給艾家人丟臉,也不願意給部隊丟臉。

他想,有一個軍人跟着敵人,總比四處搜尋好得多。如果支援的部隊來了,他可以朝部隊喊,叫他們按照自己指的方向追。

可是敵人在哪裏呢?

艾十三心裏也沒譜。

蹭蹭蹭,艾十三鼓足力氣往上爬,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爬到半山坡。

真是倒黴透頂!山上光禿禿的,半山腰上的兩株野草是艾蒿草,扯一把放進嘴裏,嚼了兩口,嘴都麻得失去知覺。

艾十三管不了那麼多了。他實在渴的難受,嗓子眼像燃起火。麻麻的總比火辣辣舒服吧?

嚼了幾口,不能再嚼了,再嚼,他怕自己會毒死。

南邊的風吹來一股沙,他朝山那邊走去。走到山頂。突然發現4個黑點在山腳下。他嚇得嘩啦一聲倒下了。

咔擦一聲,推子彈上膛。

不用再看了,是敵人!

是兩個敵人挾持着人質在山腳下休息。

艾十三一路追來,已經走了幾十裏山路。 那兩個敵人帶着兩個年邁體弱的老人,肯定行走遲緩。於是在這裏歇腳,沒想到給艾十三發現了。

艾十三趴在山頂往後縮,退到一處可以隱蔽的地方。

退到一個土包後面,土包鼓邦邦的,正好把他的腦袋給遮住了。

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爲領教過敵人的厲害。他在5層樓高的房頂上,剛一上去就被敵人發現了,敵人朝他打了一槍,他還不知道是敵人朝他在射擊。這回不同了,不能貿然探出身體,不然會給敵人當靶子。

艾十三悄悄地監視着敵人,找不到解決問題的辦法。

貿然出擊吧?在這荒野之上,自己沒有任何優勢。先不說他不懂戰術動作,沒有解救人質的經驗,就拿射擊來說,他也不是敵人的對手。

在跟敵人硬碰硬的過程,他討不到半點便宜。況且人質就在敵人旁邊,貿然射擊會誤傷人質。

艾十三趴在灰塵中心急如焚,他一下子看到了自己的差距。後悔在新兵連裏沒好好學習軍事知識。下到老連隊,一直在關注倉庫規範管理,還有彈藥的常識,他只是一個後勤兵,怎麼懂這些打仗的知識呢?跟蹤敵人,解救人質,都是特種兵纔有的科目。

艾十三悔的場子都青了。痛定思痛,只有一個辦法,先按兵不動,吊着敵人。敵人跟在哪裏,他就追在哪裏。反正就不露頭,神不知鬼不覺。等援兵到來,他就想辦法通風報信,然後尋找出擊的機會。這是一個最好的辦法,只能如此了。

艾十三趴在山上的時候,軍工廠警衛營已經收到派出所的報警電話。派出所的幹警說:“牛欄堡出現一股恐怖分子,恐怖分子在軍工廠宿舍區殺掉了三名退休老幹部。有一個警衛營的列兵在跟他們戰鬥!”

還說那個兵非常厲害,幹掉了4個持槍的敵人,那個兵擔心人質安全,趕出去追敵人了。

派出所通知部隊,是兩個意思,一個是請求部隊派兵支援,另一個是想問問這個兵是誰?

魯營長接的電話。他不知道這個兵是誰。問一排長李大勁才知道,是個新兵蛋子,叫艾十三。

一個新兵蛋子跟敵人幹上了,這還得了?

不安全啊!

魯營長掛斷電話後,命令機動排集合,準備車輛。又把這件事情上報到軍區。

魯營長不敢怠慢,調集2臺車,迅速朝牛欄堡方向追去。前面也有公安機關的車輛在往那邊趕。

這個消息像陣風,很快傳到F軍區。

當時我正跟司令員孟鎮南討論黑蜂的問題。我說:“前面兩次情報失誤可以忽視,接下來的幾件事不能忽視,7308兩次設伏,一無所獲,肯定是黑蜂釋放的煙霧彈,桌馬薩老人被殺,可能是個試探,駱駝帶領的那組敵人,可能是針對性的行動,結果被我們粉碎了,黑蜂沒辦法,纔想起這一招,親自帶隊越過邊境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