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不過,她對於楚凡剛纔說的救了她一命還是覺得有些誇張,但並不反感,畢竟這毛病也折騰了她好些日子,雖然看了幾家醫院,但一直都不見好,因此楚凡確實消除了她的痛苦,這一點她還是十分感激的。

“你說呢?小姐。”楚凡又說。

“我給錢,你要多少?”女作家隨即說道。

“不是我要多少,而是你要給多少。”楚凡又說。

“好吧,姐給你一千,還請你吃一頓怎麼樣吧?”女作家看到楚凡一直盯着她看,竟沒來由地感到心裏一陣突突的亂跳,也不知道是腫麼了。

“好吧,這樣也行。”楚凡又說。

女作家隨即從包裏拿出一千塊,楚凡馬上接了過來,他現在身無分文,正用得上。

於是,他們兩人當即下了樓,在前臺退了押金,胖姑娘看到楚凡和女作家一前一後走出賓館,嘴裏習慣性地滴咕了一下,也不知道說了一句什麼。

楚凡和女作家拐了一個彎後,看到一家餃子店,楚凡隨即說道:“就這裏了,吃碗餃子就行。”

女作家有些意外地看了楚凡一眼,原以爲楚凡要進前面的大酒店大吃她一頓,沒想到只是吃一碗餃子,心裏當即樂開了花,嘴上連聲說好。

這個餃子店還是蠻大的,裏面的環境也不錯,食客也不少,楚凡和女作家進來的時候,剛好還剩下一張桌子,一個服務員馬上過來熱情地招呼他們。

楚凡和女作家分別要了一碗大餃子,B市的餃子分兩種,一種是大的,一種是小的。

雖然大的小的都是餃子,但卻有一定的區別,口感也不一樣,大餃子就象湯圓一樣,而且皮特別薄,吃到嘴裏滑滑的,爽爽的。

這味道確實不錯,女作家也很喜歡這餃子的味道,楚凡本來就有些餓了,因此他吃得有些快,頭上也冒着熱氣,看來是要出汗了。

楚凡正吃得興起的時候,突然咬到一個硬物,咯了牙齒一下,當即吐了出來,發現竟是一枚金幣。

這金幣和一元硬幣差不多一樣大小,上面還刻着字:“中和餃子店二十週年慶典”。

楚凡見狀,當即將服務員叫了過來,問她是怎麼回事。

冷暮七月 服務員看到楚凡手裏的金幣,當即欣喜地說道:“恭喜你中了一等獎。”

楚凡當即就是一愣,女作家卻是十分高興,十分羨慕地說道:“沒錯,是真的中獎了,中和餃子店的週年慶典都在報紙上刊登了廣告,錯不了。”

楚凡隨即看着服務員說道:“是真的嗎?”

“是真的,先生,這位小姐說得對,這是本店的週年慶典活動。”服務員說完,當即拿出一張海報遞到楚凡的手上。

楚凡一眼看去,馬上看清了所有內容,他現在不僅眼神好,記憶力也超強,已經到了過目不忘的程度。

這家餃子店的週年慶典活動,爲了答謝新老顧客的支持,特設定了三個獎項,一等獎是一枚純金打造的金幣,外加獎金一萬元,二等獎是一枚銀幣,再加獎金五千元,三等獎是一枚銅幣,再加上獎金三千元。

而這個活動還是剛剛開始,楚凡也是第一個吃出金幣,中了一等獎的人。

楚凡得到一枚金幣,領了獎金後,餃子店的食客當場就轟動了,而且很快將這個消息從網上傳播了出去,餃子店一下子紅火了起來,每天都有人排着隊等着吃餃子。 女作家叫葉靈,她對楚凡的好運氣也是十分的羨慕,的確,吃飯都能吃出金幣,而且還是一等獎,這就難得了。

不過,楚凡依然表現得那麼淡定,他領了獎金,拿了金幣,臉上的表情還是那麼自然,彷彿這樣的事情很正常,根本就談不上意外,也算不上驚喜。

當然了,楚凡也知道這個完全是因爲幸運靈符的作用,但在女作家看來,楚凡這樣不動如山的表情,要麼是過分裝逼,要麼就是一個幸運的天才。

楚凡還是覺得相當滿意的,一是對幸運靈符的滿意,二是這個女作家一點也不討人嫌,甚至還有些可愛。

而在女作家的眼裏,楚凡還是那麼神祕,這不光是楚凡象一個神棍一樣的動作治好了她的病。

楚凡走出餃子店,葉靈也隨即跟了上來,而且亦步亦趨的。

楚凡立馬站住了,隨即說道:“小姐,現在你的病也治好了,還跟着我幹什麼?”

女作家葉靈不由得一愣,她也沒有想到楚凡竟會如此說話,不過,她也不着惱,而且還笑了一笑,這笑容看起來有點嫵媚。

楚凡站了一會,看到一輛出租車開了過來,連忙招手叫車,楚凡上車後,女作家葉靈也跟着上了車。

楚凡隨即向司機說道:“師傅,去黃河大學。”

車子啓動後,葉靈突然拿出一個小本子,在上面寫了幾句話,楚凡兩眼盯着前方的路面,也沒有說什麼,不過,他卻有一種感覺,他和這個女人的因果算是開始了。

大約二十分鐘左右,出租車就開到了黃河大學的門口,楚凡下車,葉靈也跟着下車,楚凡還沒有說話,葉靈突然開口說道:“沒想到你還真的是黃河大學的學生。”

楚凡不由得笑了笑,然後說道:“要不然你以爲呢?”

“我以爲你就是一個神棍,或者是一個大騙子。”葉靈隨即說道,臉上的笑容卻很燦爛。

“我說你這人吧,一點也不知道好歹,我救了你的命,不知道救命之恩,還懷疑別人。”楚凡又說,臉上還是一本正經的,看起來有點嚴肅。

“好吧,救命恩人在上,妾身有禮了。”葉靈一邊說一邊道了一個萬福,那動作看起來就象電視劇中的宮女。

好在此時學校門口並沒有其他的人,要不然肯定會引起別人的注意,不過雖然沒有別人注意,楚凡的腦子突然有一個畫面一閃而過,不由得愣了一下。

葉靈接着說道:“三天後C市有一個交流會,你會感興趣的。”

楚凡看到葉靈說得這麼篤定,不由得心裏一動,隨即說道:“什麼交流會?”

“古玩,都是一些很古老的東西。”

楚凡一聽說是古玩,也立即來了精神,他現在對古老的東西的確很感興趣,說不定能看到一些他需要的東西,就象那些畫符的黃紙一樣。

楚凡點了點頭,葉靈又拿出一張名片,楚凡接了過來,看到上面除了一個手機號碼,什麼也沒有,不過這名片看起來還是很精緻的,而且還有一股淡淡的香味。

葉靈又說:“這是我的電話,三天後再見。”

楚凡又點了點頭,這時候程素麗和李玲玲也剛好來到學校門口,看到楚凡在這裏,趕緊過來了。

楚凡和程素麗、李玲玲二人自從在彩票點一起買彩票,並且同乘一趟火車後,他們就算是認識了,而且楚凡也在她們兩人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她們兩人過來,葉靈也轉身坐上一輛的士離開了,程素麗隨即說道:“楚凡,那位姐姐是誰?是你姐嗎?”

“不是,一個朋友。”楚凡說。

“你這個朋友看起來挺有氣質呀。”李玲玲說話還是那麼溫柔。

楚凡又點了點頭,他也是和葉靈剛認識了一天不到,這還是因爲幸運靈符的因果關係。

程素麗比李玲玲還是要懂事一些,她當即轉移了話題,接着說道:“楚凡,你知道隱靈洞吧?”

“隱靈洞?在哪裏?”楚凡又說,而且神情有些振奮。

總裁老公好過分 “我就曉得你肯定不知道隱靈洞,我們一起去玩吧。”李玲玲也說,聲音還是那麼溫柔。

楚凡的確不知道隱靈洞,不過聽到這個名字他就有感覺,於是隨即點頭說好。

“楚凡,你吃過飯了嗎?要不我們先去吃飯吧,現在都中午了。”程素麗說道。

“我吃過了餃子。”楚凡馬上說道。

“我們去隱靈洞再吃吧,反正現在也不餓。”李玲玲又說,聲音還是那麼溫柔。

“好,去了隱靈洞再吃好了,我請客。”楚凡說道,聲音聽起來很豪邁。

楚凡剛在餃子店領了一萬的獎金,身上還有一枚金幣,錢包都裝得鼓鼓的,因此底氣十足。

程素麗看到楚凡的樣子,當即就笑了,接着說道:“那好,我們現在就出發。”

接着他們一行三人就上了一輛的士,直奔隱靈洞,李玲玲雖然說話溫柔,但性格也很開朗,她不時地說說笑笑,樣子很開心。

楚凡的心情也不錯,他和程素麗和李玲玲二人也是因爲幸運靈符的因果關係認識的。

程素麗和李玲玲也沒有來過隱靈洞,但卻不止一次聽說過裏面的神奇,早就心嚮往之,現在遇到楚凡,竟心血來潮,於是就來了。

的士司機是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皮膚有點黑,但身材和樣貌長得還可以。她很少說話,只是靜靜地開着車,開得既快又穩,大約一個半小時左右,車子就開到了隱靈洞。

楚凡他們三人下車後,本想先找個地方吃飯,但李玲玲卻有些等不及了,於是每人在一家小店買了一點乾糧就着礦泉水吃了。

文娛從旅行開始 隱靈洞位於隱靈山脈主峯,正在半山腰。入口處有一個大瀑布,那瀑布自三十多米的懸崖衝下,撞擊在一塊大石頭上,激起千萬朵水花,看起來很是壯觀的樣子。

楚凡他們到來的時候,看到好些遊客在這裏拍照,李玲玲和程素麗兩人也拍了好幾張。 程素麗和李玲玲每人拍了幾張瀑布的照片,看起來很壯麗,馬上傳到了網上。

楚凡並沒有拍照,他只是對這個隱靈洞感興趣,而且一到入口,他就有了不一樣的感覺。

這時候,遊客也陸續從入口進入洞中,楚凡三人也一起進去了,進入洞口後,地勢馬上變得十分險要了起來。

這個隱靈洞本來就在隱靈山脈的主峯,而且還是半山腰的位置,而山腰下面就是一面光滑的石壁。

這石壁不僅光滑,而且陡峭,而且很高,下面就是一眼看不到底的懸崖。

而隱靈洞的洞口就是在這樣的一面光滑而又陡峭的懸崖上,而且僅有一條寬不過一尺的棧道可以通過。

好在這裏雖然險要,但也有一道護欄,遊客們雖然走得心驚膽顫,但安全方面並沒有問題,程素麗和李玲玲也是走得心跳肉跳,但卻有一種十分刺激的感覺,而且還興奮得滿面紅光。

走過了棧道,裏面的路面就越來越開闊了,不僅如此,裏面的空氣也變得不一樣,給人一種陰冷的感覺。

遊客們都不由自主地縮了縮身體,漸漸地適應了裏面的氣溫,隨即就有一股奇怪的感覺,感覺與這個隱靈洞緊密相連起來。

於是,這些人又開始在裏面拍照,隱靈洞全長大約五公里左右,一路上都有燈光照明,這些燈光也是五顏六色,將整個隱靈洞襯托得既神祕又神奇。

楚凡進洞後,當即就喜歡上了這裏,因爲他感覺到了一股特別的陰氣,這陰氣正是他修煉靈異功法所需要的,而且這陰氣還很特別。

於是,楚凡一邊向裏行走,一邊運轉靈異功法,這些陰氣隨即就向他涌了過來。

程素麗和李玲玲兩人一直在楚凡的身邊,這些陰氣涌來後,她們都有一股陰森森的感覺。

走過了一大段開闊地後,路面又變得窄小了起來,不過裏面的遊客卻經過剛纔寬闊的路面分流了。

現在楚凡的身邊就只有程素麗和李玲玲,她們在陰氣的環繞下,都有了一種奇怪的感覺,尤其是李玲玲,她甚至都出現了幻覺,而這幻覺又似幻非幻,似覺非覺。

楚凡並沒有注意到她們的異樣,因爲他正沉浸在修煉中,而且頗有所得,現在這些陰氣都在他的體內形成了一條洪流,正在他的經脈中川流不息地遊走。

這些陰氣都從四面八方匯聚到他的丹田,而且慢慢形成了一粒藍色的種子,這種子看起來很小,但隨着陰氣的不斷增加,也在一點點地長大。

大約十分鐘過後,楚凡就聽到丹田中傳來一聲輕響,不由得心裏一動,一種奇異的感覺馬上傳遍全身。

楚凡當即內視了一下丹田,看到丹田的左邊開出了一朵藍蓮花,不由得既意外,又驚喜。

本來按照靈異功法的修煉,只要積累到了一定量的陰氣,再吸收同樣多的陽氣,就可以衝擊下一個境界。

而現在這些陰氣吸收後竟然開出了一朵藍蓮花,這是他前世所修煉的靈異功所不曾出現過的。

楚凡雖然不明白爲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但他卻有一種很好的感覺,感覺心靈的境界又提升了一層,這不能不說是一個意外的驚喜,因爲這樣的心靈境界的提升,只有在靈異功法修煉到第五重後纔會產生。

而現在他還是靈異功第一重,楚凡隨即感覺了一下力量,覺得一拳可以打死一頭大水牛,外加一隻大肥豬,而且還能打死一隻綠頭蒼蠅。

楚凡隨即笑了笑,感覺很滿意,於是繼續吸收隱靈洞的陰氣。

這時候,程素麗和李玲玲兩人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幻覺,李玲玲的眼前開始出現了海市蜃樓,那亭臺樓閣既氣派,又豪華,而且還連綿不絕,就象秦始皇的阿房宮。

程素麗的幻覺同樣很強烈,她的眼前開始出現一條大河,這河很寬,水很清,河面上幾隻白鷺在來回飛行,河裏不時跳出幾隻魚,既有鯉魚,也有鯽魚,河邊的水草中,還有幾隻大龍蝦在相互打鬥。

李玲玲看到這些瓊樓玉宇後,心裏很興奮,彷彿來到了仙境,但是這些景象只是存在了不到一分鐘,隨即就消失了。

瓊樓玉宇消失後,她的眼前又出現了一條大路,這條大路既寬又直,而且一眼望不到頭,李玲玲當即不由自主地向這條大路走了一步,但是她的腳剛剛邁出,這條大路同樣消失了。

隨即她的眼前又出現了一片大沙漠,這沙漠同樣無邊無際,天上還有一輪火紅的太陽照射着,溫度一下飛昇了起來。

這時候,楚凡吸收陰氣的速度也越來越快,他的丹田中那朵藍蓮花也變大了一些,而且顏色更深。

李玲玲感覺勢得發慌,正在擦汗的時候,突然又看到一個大洞,這洞無邊無際,深不見底,而且黑暗無邊,還有一陣陣陰冷的風吹來,不由自主地打了一個寒顫。

程素麗的眼前也發生了變化,面前的大河突然肉眼可見地變得窄小了起來,而且還不斷地拉長。

但是河水依然清澈,仍舊透明,那一行白鷺還是那樣自在的飛翔,河裏的鯉魚也還在不停地跳躍,獨獨不見了大龍蝦。

這條河就象一條玉帶一樣,蜿蜒曲折地一直向前延伸,程素麗置身在這樣的幻覺中,漸漸變得有些癡迷了起來。

楚凡依然在修煉,而且沉浸其中,在他不斷的運轉功法之下,整個隱靈洞的陰氣都源源不斷地向這裏匯聚而來,很快就形成了一個陰氣漩渦。

程素麗和李玲玲也置身在這樣的陰氣漩渦之中,如此一來,她們的幻覺更加的迷幻,也不知道身在何處。

楚凡感覺陰氣越來越陰,越來越濃,隨即加快了靈異功法的運轉速度,一個周天又一個周天,而且是大小週天不斷的循環運轉。

所有的陰氣都匯聚到他的丹田中,那朵藍蓮花瞬間盛開,變得更藍,突然楚凡又聽到丹田中傳來一聲輕響,緊接着又出現了一朵藍蓮花。 楚凡看到丹田中又開出一朵藍蓮花,感到既意外又驚喜,隨即就產生了一股強大力量的感覺,覺得一拳下去能打死兩隻大水牛。

楚凡笑了笑,感覺挺滿意,沒想到這個隱靈洞是如此神奇,竟有這樣好的陰氣,實在難得,看樣子這個隱靈洞的確是來對了。

而這些陰氣還是濃得化不開,還是從隱靈洞的四面八方奔涌而來,很快又形成一個陰氣漩渦,而程素麗和李玲玲都處在這個陰氣漩渦之中。

而且除了她們兩個,還有幾個遊客也被這個巨大的陰氣旋渦波及了,他們同樣進入了一種幻象之中。

程素麗和李玲玲還是置身在幻覺之中,這樣的幻覺很奇妙,雖然似幻非幻,似覺非覺,但是他們的記憶並沒有磨滅。

而現在,程素麗眼前的玉帶河又發生了變化,河道漸漸變得開闊了起來,而且不再那麼彎曲,雖然沒有開始的時候那麼寬,但河面依然平靜,河水依然那麼清亮,清得可以一眼看到水底的沙石。

李玲玲又看到了一條寬闊的大道,這大道還是那麼筆直,還是那樣一眼望不到頭。

隨即她就向前邁動了腳步,李玲玲一步跨出,這條筆直的大道又發生了變化,竟然出現了三個路口。

突然李玲玲就有了一種熟悉的感覺,好象這三條路都是她曾經走過的,雖然有些模糊,但卻有那麼一點點似曾相識的感覺。

李玲玲並沒有多想,接着走向中間那條路,這一次道路並沒有消失,而且還在她的腦海中印下兩個清晰的大字:“前世”。

麻辣灰姑娘 是的,李玲玲的確進入了前世的記憶,現在她可以看到幾個清晰的畫面。

最先出現的就是一個炮火連天,硝煙瀰漫的戰場,一個農村婦女揹着一個幾歲大的小女孩躲進一個山洞,這個小女孩就是她的前世。

接着又出現了一個畫面,那個婦女一直帶着小女孩沿路乞討。

李玲玲看到這兩個畫面,差點掉下淚來,沒想到前世竟然這麼悽慘。

程素麗一直沿着河道往前行走,看着河裏不時飛躍而起的鯉魚,感受着這份自然的寧靜。

而就在這時候,那些飛翔在河面上的一行白鷺突然高聲鳴叫了起來,寧靜的意境瞬間消失了,這條玉帶河也隨之消失不見。

程素麗剛剛從寧靜的氣氛中回過神來,一條寬闊的大路又出現在她的面前。

這條大道和李玲玲看到的那條大路是一模一樣的,程素麗也沒有猶豫,同樣一步跨出,同樣走進這條一眼望不到頭的大道。

緊接着這條大道同樣消失不見,隨即出現了兩個路口,比李玲玲那邊少了一個路口。

程素麗先是愣了一下,接着走向左邊的那個路口,突然她的腦海中也出現了兩個字:“前世”。

最後一個修真者 程素麗突然感覺全身一振,接着看到幾個不同的畫面,第一個畫面是一個古代的官員帶人來到一個破舊的房子,接着從破舊的房子中帶走了一個十五歲左右,長得眉清目秀的女孩,然後被帶進了皇宮,這個成爲宮女的女孩就是她的前世。

第二個畫面是這個宮女整天呆在後宮等待着皇帝的臨幸,但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直到這個宮女的一頭青絲變成了白髮,都沒有被皇帝召見過一次。

程素麗看到這兩個畫面,也是黯然神傷,沒想到前世竟是這麼的可憐。

楚凡還在不停地運轉靈異功法,那些陰氣也不斷地進入他的體內,在功法的運轉下,所有陰氣都有條不紊地行走,經過幾個周天之後,又匯聚到丹田中。

大約十分鐘過後,楚凡又聽到丹田中傳來一陣輕響,隨即內視了一下,發現丹田中又出現了一朵藍蓮花。

楚凡見狀,雖然有些意外,但更多的還是驚喜,於是他又加快了靈異功法的運行,四周的陰氣又從四面八方蜂擁而來。

李玲玲一陣感嘆過後,隨即這個路口又消失不見了,接着她又走向左邊那個路口。

這個路口給李玲玲的感覺還要陌生一點,但還是有那麼一點點熟悉的感覺。

突然她的腦海中又出現了幾個大字:“前世的前世”。

一個畫面馬上出現在她的面前,還是一個小女孩,大約五六歲的樣子,在這個小女孩的身邊圍着一堆人,都是穿着古裝,既有丫環,也有奶媽,她們都在伺候着這個小女孩。

第二個畫面就是這個小女孩長成了一個十八歲的大美人,嫁給了一個英俊瀟灑的如意郎君,過着神仙都羨慕的日子。

李玲玲看到這個畫面不由得十分高興,沒想到前世的前世還有這麼幸福的人生。

接着這個路口也消失不見,但還有一個路口,接着李玲玲毫不猶豫地走進這個路口,突然她的腦海中又出現了幾個大字:“前世的前世的前世”。

隨即一個畫面又出現在她的面前,一片茂密的森林中,出現了一隻純白色的小狐狸,這隻小狐狸就是她的前世。

第二個畫面是這隻小狐狸整天在森林中修煉,每天愉快地玩,一年又一年的過去後,這隻小狐狸也修煉有成,變成了一隻狐狸精。

第三個畫面是有一天森林中突然來了一個落魄書生,這個書生身無分文,窮困潦倒,狐狸精見這個書生可憐,每天給他送飯吃。

第四個畫面是,狐狸精與書生不斷的接觸之下,竟愛上了他。於是狐狸精現出人身,與書生上牀纏綿緋側。

第五個畫面是,書生進京科考,高中進士,做了朝廷命官的書生還是念念不忘狐狸精。

第六個畫面是,靈隱寺的大和尚法海將狐狸精抓住了,並鎮壓在九佛塔下,一壓就是五百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