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來人,把她的嘴給我封上。」蒙奇命令。

當下,就有人過來,將一塊布塞進雪莉的嘴裡,不讓她再發出聲音。

「咱們這樣說定了,三天之後,在冰宮廣場,當著所有下屬勢力的面,正式宣布讓位,我就把他們放了,以後你們愛幹嘛就幹嘛去。」蒙奇笑道。

「好,我答應你,你快給雪莉解藥,如果讓我知道你傷害他們一點點,我都不會答應你的要求。」

「你還算識時務。」蒙奇得意之下,哈哈大笑起來。

……

半個月之後,葉雄已經把三十三族的聚居地全都給毀了,這才返迴向精靈族。

接下來的日子裡,他一直都沒見到冰靈的身影,不知道她現在在做什麼,去了什麼地方。

以前,冰靈在的時候,劍靈不停地跟她對懟,火靈嫌她煩,但是,她離開之後,他們兩個沉默了很多,好像很不習慣似的。

葉雄反而很平淡,反倒是火衛,有些愧疚。

原本她覺得跟葉雄一起出去,會是很不錯的一次同行,誰知道會出現這樣的事情。

「你們回來了。」

見他們回來,歌姬走出精靈大殿迎接。

「回來了,過程挺順利的,沒出什麼狀況。」葉雄回道。

「你還有一個同伴呢?」歌姬奇怪地問。

「她造反,單飛了。」葉雄說。

周圍的人,全都沒想到他說得這麼直接,有些意外。

「女王殿下,咱們這次可是廢了好大的勁,才把三十多族廢掉,讓精靈族立威的,你們是不是給咱們辦一場凱旋而歸的接風宴啊!」葉雄笑道。

「我跟石驚天已經準備好了,不過,你估計沒心情逗留了。我剛剛從人族那邊得來的消息,冰宮發生變動,蒙奇發動政變,把原冰皇控制起來,在後天舉行讓位大典。如果你現在回去的話,應該還來得及。」

葉雄的臉,瞬間就黑了,臉上凝聚了一層冰箱。

沒想到,居然還有人膽敢打冰宮的主意。

「走,咱們回修真界,馬上。」葉雄急道。

「主人,可是冰兒她……」

「她有心回歸,就會來修真界找我們,如果沒有心,那就隨她的意。」

葉雄說完,大步朝傳送陣的方向而去。

火靈跟劍靈相視一眼,雙雙嘆了口氣,只得跟在他後面。

看著葉雄急匆匆離開的背影,火衛有種若有所失的感覺。

(ps:今天很累,都不知道寫出什麼東西,明天一定爆發,寫一波**。) 傳送陣,萬米高空,一道人影身影懸浮在雲霧之中,看著下面三道人影,默不作聲。

「混蛋,居然把我一個人扔在妖界,不管不顧。」

冰靈越想越氣憤,心情又有一點暴走的衝動。

那傳送陣建在樹林之中,若隱若現,眼見三人身影就要沒入樹林之中,葉雄突然轉身,望著半空,大聲說道:「跟了我們半天,還拉不下臉回來嗎?」

火靈跟劍靈聽聞,頓時又驚又喜。

兩人衝天而起,片刻之間,就上到雲霧之中。

「冰兒,原來你一直都跟著我們,我們都快擔心死了。」火靈激動地說道。

「誰跟著你們了,我想從這裡離開,正好碰上你們而已。」冰靈哼了一聲。

「冰兒,咱們下去吧,主人這幾天一直都在擔心你呢。」劍靈道。

「他擔心我才見鬼了。他心裡只擔心那個賤人。」

億萬獨寵:少主的溺愛萌妻 「冰兒,你怎麼就這麼討厭火衛,她又沒招你惹你,你不會看上主人了吧?不對啊,主人跟木國二公主結婚的時候,都沒見你這麼憤怒,你這到底是鬧哪樣啊!」火靈怎麼都想不明白。

「我也想不明白,再說,主人風流那是他的事情,你怎麼就這麼生氣?」劍靈也想不明白。

「我就是看她不順眼,不行嗎?」冰靈冷哼。

「你肯定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們,不然的話,你不會對火衛這樣。」火靈道。

「關你什麼事,你管那麼多幹嘛?」

「行,我不管,現在火衛不在身邊了,你現在可以回去了吧?」

冰靈猶豫了一下,被火靈跟劍靈拉扯著,這才從雲端上落下來。

冰靈沒看葉雄,臉扭向一邊,什麼話也沒說。

不道歉,不認錯,冷戰的態度。

葉雄有點頭疼了,不知道應該怎麼跟她交流了。

以她這臭脾氣,如果他此刻發火,她肯定又要暴走,到時候自己還是擔心。

想到這裡,他覺得先冷她一陣,等合適的時候,再找她談談心,了解一下她的心態。

現在他整副心機都在冰宮上,其餘的事情,他都不想管了。

……

南域聯盟,南情局,愛羅莎辦公室。

嘟嘟!

門外傳來敲門聲。

「進來。」

晴音從外面走進來,手裡拿著一疊檔案。

「殿下,有幾件事情要彙報。」晴音道。

愛羅莎將手頭上的工作放下,坐直身體靜聽彙報。

「冰宮明天就要舉行讓位大典,到時候蒙冰兒會將冰宮的皇位讓給蒙奇,據我們打探到的消息,蒙奇已經控制了冰王子跟雪莉,應該是通過這兩個人,要脅她同意讓位。」晴音彙報。

「我們派去的人,意思轉達到沒有?」愛羅莎問。

「去了,但是都被蒙奇轟了回來,他說這是他們冰宮的家事,不勞我們廢心。」

「這個蒙奇,真是個狼子野心,什麼事情都幹得出來。」愛羅莎冷哼。

「殿下,咱們現在怎麼辦?」晴音問。

「江南王的消息打聽到沒有?」愛羅莎問。

「我正要向你彙報,剛從妖界傳來的消息,妖界發生大亂戰,精靈族大戰海神族,最後時候江南王出現,扭轉轉了狀況。」晴音將手中的資料遞了過去。

「金丹中期,毀滅三十多個妖族,我沒看錯吧?」

看著手上的情報,愛羅莎震驚了。

這個傢伙居然又突破了,現在跟自己一樣,都是金丹中期修士。

這才多久啊!

「冰宮的事情,告訴他了嗎?」愛羅莎問。

「我們的情報員,已經在精靈族等著,一旦他回到精靈族,會第一時間通知他。」晴音道。

愛羅莎發愣著,腦海里還是被這消息震住。

僅僅失蹤一年,又進階了,這多少讓她有點難以接受。

自己可是修鍊一百多年,才進入這個境界,可是這個傢伙搖身一變,就是金丹中期修士了。

以他現在的實力,妥妥輾壓自己了。

無法想像。

「還有什麼要彙報嗎?」愛羅莎回過神來,繼續問。

「殿下,這是各地南情局人員,打探出來的結果。」

晴音將第三份文件遞過去。

愛羅莎將文件拿過來,看了一眼,頓時臉色大變。

「這麼多?」

「這些已經是確定的,還沒確定不知道有多少,不查則已,一查之下,太恐怖了。」

文件上記錄的是修真界被魔族七毒散控制的人,愛羅莎初步看一下,足足有幾頁紙,數千人的數量。

這還只是確定的,不確定的還有多少,沒有人知道。

看來這幾年來,魔族根本就沒有放棄過入侵修真界,只是換了種形式而已。

如果這文件勢力真的全部投靠魔界的話,那麼,整個修真界已經有一半勢力,落入魔界手中了。

「殿下,咱們南域也有一百多人被控制了,怎麼辦,要不要將名單上的人控制起來?」晴音問。

「你讓我好好考慮一下,這是大事,牽一髮動全身,要慎重。」

「殿下,沒事的話我先下去了。」晴音退了下去。

愛羅莎走到牆邊,啟動傳送陣,走了進去。

片刻之後,她的身體就出現在地底下,來到南域老祖身邊。

「老祖,我有事情彙報。」

愛羅莎當下將事情說了一遍。

南域老祖睜開眼睛,露出兩個深深的眼洞,望著她。

「七毒散是魔界最為歹毒的葯,如果沒有解藥的話,這些人只有死路一條。」

「老祖,這些人可都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全都被魔界控制,到時候修真界就會出大難。」愛羅莎有些焦急,問:「有沒有辦法煉製出解藥,把這些毒給解了?」

「如果不知道具體中毒神類,是中哪七種毒,很難解除。」

「老祖,那咱們怎麼辦,難道眼睜睜看著這麼多的人死去,這些可都是非常強的人啊,最低境界的也是半步金丹,如果他們都死了,整個修真界就實力就大減了。」愛羅莎急道。

「現在的辦法只有一個,就是將七毒散的用毒配方找出來,再找到鬼藥師,讓他幫忙,只有滿足這兩個條件,才能將這些人救出來。」南域老祖道。

「鬼藥師不是已經失蹤數百年了嗎,還是不是活著咱們都不知道,去哪裡找他?」愛羅莎問。

「鬼藥師的年紀應該還不能五百歲,金丹之中最恐怖的兩種天劫是五百歲的大天劫跟千年的絕世天劫,以鬼藥師的實力,三百年的天劫,應該滅不了他。」南域老祖說道。

「老祖,可是,咱們要去哪找他?」

「鬼藥師原本是西域的人,你可以派人去西域,下界到他老家看看,能不能找以蛛絲馬跡。」

「就算找到鬼藥師,七毒散配方在魔界手中,咱們想得到,比登天還難。」

「做了總比等死好!」

「我知道了,我馬上讓人去查。」愛羅莎說完,正準備離開。

「等一下。」

「老祖,還有什麼事情嗎?」 「那個叫江南王的,現在怎麼樣了?」南域老祖突然問。

聽到這個名字,愛羅莎的嘴角不停地抽搐著。

「失蹤一年,剛出現,現在已經是金丹中期了。」她回道。

南域老祖眼神之中,露出詫異之色。

「上次不是說,他才金丹初期嗎,這才過了多久?」

「兩三年吧!」

「此子果然逆天,恐怕日後又是一個飛升仙界之人!」南域老祖嘆了口氣,說道:「羅莎,你的境界已經卡了三十多年,要加把油了。」

「老祖,我也想加油,但沒有逆天丹藥,單靠功法積累,是不可能的。」

「這些年來,進階迅猛的大多數都是散修,像你這樣整天呆在南域,靠別人資源來修鍊,還是進階有限。如果不是現在魔族猖獗,是重要的關頭,我都希望你出去域外星空歷煉一下,看看能不能像江南王一樣,有什麼機緣,像你這種境界,聯盟的資源已經遠遠不能滿足你的修鍊需求了。」南域老祖道。

「老祖,如果有機會的話,我也想出去歷煉一番。」

絕色王妃:王爺,你不乖 「如果你出去歷煉,我希望你能跟江南王一樣去,相互之間有個照應。」

聽到這裡,愛羅莎的臉有些紅了,道:「老祖,這件事情還是日後再說吧!」

「羅莎,我知道你心高氣傲,當初跟江南王有矛盾,但是修真一道,不聞先後,達者為先,你不可否認,在修鍊一道,江南王的天賊比你強多了。短短十年,就踏入金丹中期,達到別人幾百年都達不到的高度,這絕對不是一個普通人能做到的,而且他還只是一個散修,沒有任何背景。」

愛羅莎低著頭,不說話,因為老祖說得對。

江南王剛來修真界的時候,是一個她壓根就不看在眼裡,可以隨意捨棄的棋子,但是短短十年,人家就超越了她,她不得不服氣。

「有些話,可能你會不喜歡聽,不過我還是要說。自古以來,雙修伴侶大多數都是共同進退的,如果你能跟江南王在一起,對你修真一道絕對會有很大的幫助。五千年前,有五行尊者跟地魔公主,千年之前,有無腸公子跟朱蘭芳,哪怕是鬼藥師,身邊也有鬼夫人,他們雙雙都是十分顯赫的人物……」

「老祖,江南王已經結婚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愛羅莎打斷他。

「自古以來,哪個大能不是有三妻四妾的,能不能成為他身邊的人才最重要。我的千年絕世天劫,用不了多久也快到了,一旦我不在,整個修真界就沒有能讓段天山忌憚的存在了,我有種感覺,這幾十年,江南王很有可能會替代我,成為修真界第一人……」

愛羅莎低著頭,沒說話,她沒想到老祖會說這樣的話。

「不但我這麼說,就連金山上人也這麼說,他給我的傳訊之中,很多次都提到江南王,對他的資質,讚不絕口,人品也是很不錯的,所以,我真希望你跟他之間……」

「老祖,沒什麼事情的話,我先出去了,我還有急事。」

愛羅莎說完,落荒而逃。

看著她的背影,南域老祖搖了搖頭,嘆了口氣。

從傳送陣中出去,愛羅莎回到辦公室,坐下來發獃。

耳邊還在迴響著剛才老祖的話,現在她腦海里,滿是江南王的身影。

正在她發獃的時候,門突然被推開,一道人影走了進去。

愛羅莎整個人坐了起來,激動之下,旁邊的椅子被撞倒,桌面的水杯也被撞翻。

葉雄看著她那緊張的模樣,有些摸不住頭腦。

他什麼時候見過觀音菩薩一樣的愛羅莎,出現這麼狼狽的時刻。

「我說,你不會趁我不在的時候,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情吧?」葉雄狐疑地望著她。

「誰做了對不起你的事情了,你以為我是背後捅刀子的人嗎?」

愛羅莎很快就恢復正常,用法術將桌面的水蒸發掉。

她只是剛才在想著他了,然後江南王突然出現,所以嚇了一跳而已。

「我跟你說過多少遍,進來一定要敲門,一定要敲門,你能不能有禮貌一點,尊重一下別人的**?」

「敲什麼門,咱們倆是什麼關係啊,誰跟誰啊,都是差點上過床的人。」

葉雄笑著走過去,一屁股在她面前坐下來。

說起上床,愛羅莎不由得想起當初,這個傢伙跟自己開房的事情。

那時候他說,陪他睡一次,就給自己《混沌歸元功》,誰知道後來,他從自己這裡敲走了五千萬顆上品靈石,到現在她還心疼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