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在這簡單空曠的房間裏,只有沙發,書架前的那一座鋼琴倍顯醒目,漆黑的色澤和潔白的鍵盤,光是看就給人一種很矜貴的感覺,再加上書架旁邊的高檔辦公桌……

金木研大致確定,詛咒之子都很有錢,擁有打空整層頂樓的錢。

竹內理緒踏踏跑過去喊着艾斯,然後被摸摸頭,淺月香介熟稔的找個地方坐下,比劃個飛吻的手勢。

“艾斯,好久不見啦!”

“香介……”艾斯.拉塞佛德點點頭,雖然沒怎麼變化,但是表情還是柔和了不少。

“艾斯,艾斯,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是金木研,也就是我跟你說的想要改變世界的人。”竹內理緒拉着艾斯的胳膊拉到金木面前,體貼的介紹道:“這是艾斯·拉塞佛德,是世界著名鋼琴家,你聽過艾斯的名字嗎?”

淺月香介嬉笑的補充,“天才少年。”

艾斯·拉塞佛德揉揉竹內理緒的臉,把她揉的皺了鼻子才鬆開手,視線從下往上移動,落在金木研的雙眼上。

“你……想要改變這個世界?”

冰藍色如同貓一樣的豎瞳,黑色眼仁在乍然冷卻的藍色海洋中充滿殘酷的味道。若要金木研評價這雙眼睛,他一定會說‘這是對世界絕望的人才會擁有的眸子,’爲什麼那麼肯定?因爲——他曾經也這樣。

金木研一開始的拘束在見到這個人後奇蹟般的消失了,一開始他也在想詛咒之子的首領會是怎麼樣的人,而現在親眼所見後才恍然失笑,他不可能會對擁有同樣眼睛的人拘謹。

他有些理解理緒爲什麼會說他很像一個人,他也覺得很像。

金木研改變了一下姿勢,變得隨意起來,纔在這間失去美妙樂聲的房子裏說起另一番充斥情緒的話。

“很好聽的曲子,停下很可惜。”

艾斯直直看了他一會兒,回頭和其他人的視線一樣,都落在那架鋼琴上。

“叮……”鋼琴鍵的起音。

金木研坐在沙發上,彷彿最完美的聽衆,而其餘兩個人也閉上眼睛,享受起艾斯·拉塞佛德的奇蹟演奏。

短短的起拍,靜靜的跳躍,手指靈活的仿若天使的指尖。

看似很長,其實也不過短短的時間,哪首十分美好的樂曲終於停了下來,而聽者的耳畔卻還似乎迴響着對於幸福的期盼。

“啪啪啪……”

三人不約而同的爲偉大的演奏者送上掌聲,這是無比美妙的祝福。

“我想要改變這個世界,”金木研在鋼琴聲徹底寂靜下來後,堅定的說道:“我一定要改變這個世界。”

兩句話,不同的意思,早已聽過的竹內理緒露出複雜的笑容,而艾斯則很奇怪……

鋼琴家都有很美麗的手指,修長白皙,骨節突出,長期活動的結果就是兩隻手看起來都特別優美。而艾斯·拉塞佛德的手指是顯而易見的美麗,他正在用這樣的手撫摸過鋼琴凸起的黑色鍵子。

沉默似乎不是他正在懷疑,而是……正在掙扎。

“曲子就這麼停下來確實太可惜了,”就在衆人以爲艾斯還需要空間思考的時候,他緩緩說出另外一個答案,“只有演奏者繼續彈奏下去,他纔會是完整的,不然被遺忘後,就沒有人還會記得有那麼優美的半隻曲子曾使人微笑。”

“所以……我答應你。”艾斯彷彿打開鏽上許久的心靈大門。

金木像是聽到吱嘎的刺耳尖鳴,幸好他早些回神,沒有漏聽擁有銀髮藍眸的詛咒之子的首領極其重要的託付。

“詛咒之子需要奇蹟,我相信你是帶來希望的人。”

讓這被遺忘的曲子繼續下去吧,迎來結束的那一天,不是撰寫着曲譜的紙張被燒燬,而是被細心的放到筆記本中,完好無損。

艾瑞垂下目光,這些孩子,都希望能夠迎來幸福的那一天,而我也期待着屬於我們的奇蹟。

即使我已經對世界絕望了,可是其他人沒有,所以……請求你,給他們帶來希望和改變。

我會的。金木研報以無聲的真摯,

四目相對,艾瑞像是鬆了口氣般的低下頭,那雙看似寒冽冰冷的眸子,其實正無比溫柔的請求着。

金木感受到了屬於艾斯的意志,他的迴應也被艾斯所接受,很奇異的,雙眸中的話語真的可以互相交託。

也許這便是金木對詛咒之子們的拯救,以及神明對可悲人們所給予的希望。

離開艾斯·拉塞佛德的公寓,幾人乘着艾斯的專車離開,話說來的時候也是這輛。

“果然,血跡找到了。”淺月香介發現皮墊上的血痕後哈哈笑了,“我就說艾斯那小子沒有錢到眨眼換一輛車。”

竹內理緒抱着小熊打個哈欠,出來的時候已經很晚了,月亮早就掛在天上,“香介,艾斯是沒必要接送個人也要換好幾輛車炫富。”

“什麼嘛,畢竟是知名鋼琴家,有幾輛車不是問題吧?”淺月香介捏捏下巴。

竹內理緒搖搖頭,清醒了下混沌的腦子,才送給香介一道白眼,“我去過艾斯家的車庫,裏面……”比劃了個六的手勢,認真道:“六輛。”

淺月香介徹底仇富的倒在座椅上,頹廢的要死。

“不愧是世界級別的。”

“阿爾法羅密歐,法拉利,勞斯萊斯,BMW,凱迪拉克Cadillac,是我記住的牌子。”

竹內理緒每說出一個名字,淺月香介就尖叫一聲,最後他乾脆躺在車座上一動不動。

眼看OK了香介,理緒露出個自豪的表情使得金木失笑。

“差不多我也該走了,”金木研看看外面的天際,利索的打開一邊車門,示意司機不用驚慌。

正好是沒人的空曠車道,前面不遠處還有一座高橋下的陰影通路,他在哪裏跳下去正好可以避開周圍的監控攝像頭。

饕餮之冒險王 在兩人驚駭的表情裏金木研微笑道:“路上小心,再見。”路過架橋下方,呼的一下,他的身影迅速倒退回黑暗中。

“金木!”

“研君!”

兩人一點也沒在意危險的撲到敞開的車門邊,迎着車輛飛駛時倒吹開頭髮的強風,環視四處尋找了一整圈後,紛紛坐回原位。

“混蛋。”

“沒錯。”

“不是人。”

“沒錯。”

一人罵着,一人附和,就這麼循環着回到跡部家。

金木熟練的藉助風速貼到大橋下方的牆壁上,赫子伸出穿透水泥,身體以超越人類極限的堅硬程度抗住那段衝擊,停了下來。

他看看四周,確定沒有攝像頭後拉上兜帽,踩着黑夜的影子走向不知名的目的地。

夜晚,是屬於食屍鬼的,狩獵,是屬於捕食者的。

而他,將要去獵殺劃分出獵場的強大食屍鬼。

吞噬掉他們,希望纔會越來越大。

利世小姐教給他的東西,他都知道。

呵呵,他……什麼都知道。

東京隱蔽的小巷裏響起尖銳的嘶鳴,銀髮赫眼,再度成爲喰種間流傳的恐怖傳說。

作者有話要說:我看看明天能不能更新一章,家裏最近要買房子,坐車四處跑,脖子上被曬出一圈斷首紅,坑死我了,心塞塞。

囚人 (感謝哭了,完全不敢置信,讓我跑廁所冷靜下!火箭炮是真的嗎嗎嗎嗎!!!!!)

zr (地雷momo噠~新人要常留言來看文啊!)

涙的物語 (手榴彈,果然K桑最愛我!狠狠擁抱埋胸!)

病嬌+癡漢=鬼畜?! (地雷一個,好久不見了,黑化桑~)

以上感謝萌物的支持QVQ,我真是太開心,感覺辛苦沒有白費有木有。

雖然我不常求留言,但我還是希望能多多認識我文下面的小萌物的,多出現多支持,等最近JJ不抽了,我就發紅包,話說……Q^Q求長評!

另外通知下,文化局正式公佈了禁播名單,其中喰種和暗殺教室就在其中,一經發現文內有原著劇情,立鎖QAQ我已經看到未來同人熱度再降一層的景象了,所以求各種人物出場的妹子們,請謹慎。

插入書籤 腦白金和月山先生

“金木君,我又準備了一些上好咖啡,不知道你有沒有時間過來?”

“月山先生,你知道的,我最近……”

“其實有一些事情想和金木君談談,關於嘉納醫生的事情……”

“好的,我會去的。”

大早上的一通電話,簡直從各種方面詮釋了對彼此的瞭解,或者說月山習對金木研的瞭解。

如果只是咖啡豆金木研還真的不會想過去,但要是嘉納醫生這樣的人,又特意點點那次金木警告他的事情,金木研就是不想去也會到場。

一輛法國出產的高檔轎車出現在月山家大宅前,金木從車上下來,入眼的就是金黃色的銀杏林。

歐式的城堡設計,尖錐的頂部以及哥特式的黑白色調,牆壁有的地方用粉紅色粉刷的並不刺目,不小的院子裏還種植着高大銀杏就好像跡部家的玫瑰園一樣。

早前金木過來還沒怎麼注意,現在在白天下看過去,真是說不出的……有權有勢。

月山家族在日本的上流社會一直都擁有不小的勢力,就連這所大宅所佔據的位置也擁有獨特的風景。

“金木君,沒想到你來的這麼迅速。”就在金木望着月山宅驚訝的時候,某個風騷的聲音從前方傳來,他看了過去,月山先生緩緩走過來的身影完全出現在眼前。

金木面無表情的模樣瞬間變作微笑,“月山先生一直在邀請,我再不過來實在是很失禮的事情。”

“呵呵,金木君真是體貼的人。”月山自然的在前面做領路人的樣子,他沒有帶着金木進屋,而是順着銀杏林中的小道走了進去,邊走邊回頭介紹,“感覺怎麼樣?我覺得在欣賞藝術之前要先讓大腦感覺到自然的美好纔可以。”

兩人靜靜走了一路,視線範圍裏不再是紛飛的金黃色銀杏樹葉,而是一扇大大的落地窗後,金木纔回道:“月山先生的品位很好。”

“謝謝,得到金木君的讚賞實在是太高興了。”月山笑起狹長雙眼,整個人透出一股子性感。

今天的月山習穿了深紅色淺領毛衣,誘人的鎖骨若隱若現,緊身的休閒西裝褲和居家運動鞋把他整個人襯托的像是畢業不久的大學生般無害。

打開玻璃門,金木發現木質的地板旁還特意放好了拖鞋,內心爲月山對待食材的精細行爲再增一點認知,接着就和他一起走了進去。

這裏似乎是直接到達客廳內,顯而易見,如此隱蔽的小門,自然是隻有親近的人才有機會進的,之前看到的木質房門裏不知道要繞過多少奇奇怪怪的東西。

金木完全不覺得把月山習當做奇怪的東西有什麼錯誤,就好像他總是覺得月山先生的聲音很風騷一樣,雖然也很好聽。

前面彎腰給他遞過咖啡,發現金木在看他還會回視微笑的月山先生與第一次見面時候的紅西裝相對比。

——差異不是一般的大!

促使美食家改變的真的是食慾嗎?金木端起咖啡漫不經心的思考着,濃郁香醇的咖啡液接觸舌尖,順滑絲綢般的口感順着口腔融入喉嚨深處,帶着漫漫熱氣流入胃部,好喝的難以言喻。

金木驚訝的擡起頭,看到月山隱透得意的表情。

……

內心停頓了下,感覺有些不對,月山先生有這麼小清新嗎?金木研整理了下糾結的心緒,故作平靜的道:“很美味,月山先生練習了很久嗎?”

“嗯,從有意識開始就在研究它的做法。”月山習自然的反應讓金木研想起,他從出生開始就是個食屍鬼,而不像他一樣……是個半吊子。

微妙的感覺蔓延上指尖,金木研端着咖啡杯望着裏面深色的液體,頭一次這般發自內心的讚歎美食家的技術,“月山先生,真是很厲害。”

剛認識董香的時候,她也說過蛋糕的味道是怎麼樣的?人類吃的東西會是什麼樣的口感?這樣日常中透出非日常的對話,當時的他不瞭解含義,等到了現在,他卻已經很理解了。

金木研又喝下一口咖啡,把全部苦澀都喝入口中,然後味蕾就會把舒爽的感覺傳遞給全身。

他們表面像是悠閒的品味咖啡,靜看屋外落葉,可其實就好似高聳粗壯的樹木,外在鬱鬱蔥蔥,內在卻已經腐爛。

金木研很清楚的明白了,這樣意味着什麼……

意味着——生活的哀嚎。

爲什麼你這個體會過人類生活的傢伙要祈求天生就是食屍鬼的我們?你還有平穩的十多年生活,我們可一點都沒有!

這樣的話,金木心想着,當時的董香是不是想對他這麼說,只不過被芳村店長阻止了。

“金木君在想些什麼?”月山的聲音讓金木立馬回神,反射性的微笑中透出點點歉意,“剛剛想了下,月山先生是天生的食屍鬼,和我不一樣。”

月山習對各種各樣表情的金木君百看不厭,而他會打斷金木的思緒,其實是因爲他並不想把聊天的時間放在發呆上。

聽到金木研的話,月山端着咖啡杯的手一頓不頓的送到嘴邊,品嚐了一口,然後點頭說道:“從我祖父那輩開始,我們月山家族就是喰種世家,就好像這間宅子,也是我祖父的傑作。”

順着月山的話思考了一下,金木覺得這樣的家族很恐怖,即使是異類,也做到了混雜在人類中間,並且成功成爲上流人士中的一員,這是多少人都做不到的事情。

有落魄廝殺的如同野獸一樣的食屍鬼,也有無力捕食而依附其他喰種的食屍鬼,還有像是月山習的喰種世家。

金木研這麼一想就覺得世界上還真是充滿希望,如果食屍鬼真的像是野獸一樣,馴化也是很麻煩的,要鞭子糖果一起調、教。

“月山先生的祖父真偉大。”不考慮月山習的變態,這樣一位能在隱藏身份的同時還能打拼出月山家勢力基礎的老人,怎麼想都是令人難以想象的危險。

月山彎起眉眼,發自真心的笑了,“我也很喜歡我的祖父,覺得他真是無比強大。”

金木端着咖啡做出傾聽的模樣,月山心情很好的介紹起他自豪的祖父。

“祖父喜歡遊山玩水,而最不錯的是,他竟然也沒有遺忘倒賣寶石生意,然後賺下月山家的偌大家財,”月山習放下咖啡杯,單手拖着腮部,回憶起那名老人的信息,“金木君,你知道嗎?寶石是分天然和人工兩種,而天然的雖然昂貴,卻少有能比人工寶石漂亮,可是大多數人還是會選擇天然出產的寶石。”

“而我的祖父,卻是兩種都喜歡,就好像天然的山水值得他去冒險,而兩種寶石,哪怕是人工的也備受他愛護,然後轉手換得巨大財富。”

月山習玩味的說着,“明明兩種寶石都是一樣的質地,卻分出差異來,金木君,你有什麼看法嗎?”

“有區別嗎?不都一樣昂貴,”金木也放下咖啡杯回望過去,“對於我來說,天然還是人工都離我很遠。”

月山習一愣,沒想到會得到這樣的回答,他假裝的笑了下,又說道:“我很欣賞我祖父,可是卻最喜歡天然的東西,山水也好,寶石也好,食材……也好。”

“天然的東西是偶然造就出的鬼斧神工,值得人追捧它的稀有,而人力製作的寶石不見得廉價,它毫無瑕疵的美麗光輝就是最值得收藏的美麗,”金木手指交叉抵在鼻樑,像是迴應月山習的意有所指一般說道:“雙方看似擁有差異,其實所耗費的物質和精力是等價的。”

“食材……也是一樣。”金木研所說的最後一句,看似並不強硬卻恰好砸入月山習心裏。

本來一名追求天然的美食家會跟着金木這被人工製造出來的美食就很奇怪,即使被味道蠱惑了又怎麼會品嚐不出其中的不協調。

金木血肉的來源可正是月山習最厭惡的神代利世,而現在……月山就差時時刻刻尾隨在金木研身後了。

“哈哈,金木君,你實在是完美的傑作。”

金木研擡頭,倒映在淺灰色眸子裏的畫面就是一名撐桌靠近他的食屍鬼,黑種泛紅的雙眼好像在提醒他的危險。

“月山先生,你也很有趣。”

毫無意義的和他討論這麼久,也未曾問起他的不合邏輯之處,金木研在心理閃過懷疑和莫名,月山先生到底叫他來是幹嘛?

砰的一聲。

月山習站起身的力道很大,失禮的撞到了沙發和茶几,發出不小的聲音,但是他毫不在意,熱情的伸手邀請道:“那麼……金木君!就和我一起去參觀一下那些收藏品吧!”

金木研看了他一會兒,從已經退去瘋狂的淺紅眸子裏,他發現除了燃燒的更加旺盛的食慾外其他情緒也特別混亂。

“嗯,好的。”金木站起身,跟他一起走向客廳的深處,臨路過茶几的時候,他發現兩杯咖啡沒有一杯灑出來,心中一曬,有些事已經瞭然。

繞過陰暗的走廊,轉而拐入地下,一節一節的臺階也只有喰種才走的起,也有閒工夫修。

月山習來到一扇紅色的大門前面,上面最引人注意的卻是一道蜘蛛網般龜裂的線紋。

他緩緩打開那個房間,接着彷彿舞臺上最優秀的主持人一樣宣佈精彩的表演即將開始。

金木研面無表情的注視,月山先生詭異又興奮的氣質已經不再掩飾,肆無忌憚的從身體裏散發出狂亂的味道。

“來吧,金木君,只有你纔有與我分享的資格!”

順着月山肩膀的縫隙往後看了過去,金木兩眼裏閃過驚訝等種種情緒,似乎完全沒想到所謂的收藏品竟然是……

作者有話要說:手欠的投訴者!詛咒你一覺醒來天天大姨媽!

QVQ你們爲什麼這麼對我!昨天我說了脖子被曬成斷首紅也沒人理我,今天文被鎖了,掉了那麼多收藏,你們對的起我含辛茹苦把主角養大嗎?

不管了,要收藏,撒嬌打滾要收藏!你們說什麼也要把收藏補給我!不然哭死在你們電腦前!!!嚶嚶嚶,一個炸彈都沒有,想開心一下都不行,嚶嚶嚶嚶。

這次我是真傷心了,爲什麼會有人去投訴,到底是爲什麼!!!【爾康手,捧心臉】

插入書籤 腦白金的妥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