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我也喜歡狗,但是救人要緊。”黑三一看我這樣,不再旁觀,走到我身邊兒接過刀就朝着那條黑狗走了過去,不一會兒,就端了一碗鮮血走了過來,對我道:“就放了點血,沒幹掉,明天給人家補補。”

我看了下表,也差不多十二點了,這時候的馬真人,也終於算是開始了真正的動作,他讓我們把胖子和林二蛋擺在院子中間,那十四個紙人,則分成兩側,放在大門口,他似乎跟林小妖槓上了,這麼多人閒着不用,非得讓林小妖捧着那個碗站在門口去,做完了這一切,馬真人也沒換道袍,就是搬了一張桌子放在胖子和林二蛋的身前。掐着時辰打開了兩瓶酒,喝了一大口,道:“燈關上,等下不管看到了啥事兒,不準吭聲,記住,這不管是道術也好,邪法也罷,總歸是逆轉陰陽的東西,這又算是由死轉生,肯定有孤魂野鬼來搶奪機會,站門口的那個小丫頭,記住,等下要是筷子在碗裏立了起來,就一定要大叫一聲!”

胖子劉天賜做法,是一種享受,因爲這傢伙穿着道袍,道具也特別多,一看就是像那回事兒,可是馬真人做法,則要平淡了很多,他沒道袍,沒桃木劍,沒羅盤,就是在喝完了酒之後,一邊在一個火盆裏燒着紙錢,一邊低聲的唸叨着我聽不懂的話,我豎起耳朵聽了一會兒,好像那是度人經裏的東西,心道他孃的,這是救人呢還是度人呢?

眼見着十二點,馬真人沒帶手錶,只是在這個時候忽然站了起來,看了一眼月亮,立馬像換了一個人一樣的把兩個水晶球丟在了火盆裏,大喝了一聲:“請陰靈上身!”

說完,他拿起了那碗黑狗血,一隻手拿着毛筆,在那十四個紙人額頭之上每個都點上了紅點兒。做完這個,他對着十四個紙人跪了下來,狠狠的磕了幾個響頭,額頭都要滲出血來,之後,他似乎咬破了自己的舌尖,對着十幾個紙人就是一口血霧噴了出去!

如果說剛纔我們都是因爲經歷了太多的場景而基本麻木的話,看到馬真人這樣,特別是我,已經激動了起來,這招黑皮古書上有記載,卻不是現在招魂的作用。

胖子之前曾經塑泥胎請百鬼上身造一個人鬼大陰陽,說到底,還是請鬼!可是馬真人這個,就完全不是請鬼,而是在請神!黑皮古書上說,在危難之時,可扎紙人,以陽血點眉心,輔於精血,可請城隍上身保命,這個城隍,其實就是夜遊神的意思,但是這個辦法,非常少人用,因爲一句話說的好,請神容易送神難,很多時候,方外之士,寧願與鬼神打交道,都不與神交流。

而馬真人請十四尊夜遊神護院的意圖也很明顯,防止小鬼來奪上身的機會。以神看家護院,馬真人也算真的蠻拼的,就是我好奇,這樣的話,等下他如何送神?

這個搞定之後,馬真人的手,放在胖子和林二蛋的頭上,不得不說,這真的是一個非常奇異的畫面,黑皮古書中也從未出現過,他在兩人的頭頂放了一會兒之後,把剩下的黑狗血,倒了兩個道路出來,這個道路,就是火盆到這兩具屍體的距離。

到現在,纔算是真的萬事俱備,馬真人一腳踹在火盆上,一聲怒吼,如同平地裏起驚雷,怒喝道:“還不上身!更待何時!!”

接着,詭異的一幕就發生了,本來在馬真人怒喝之後,寂靜的院子裏,忽然就響起了腳步聲,藉着月光,我甚至看到,那兩灘以狗血繪製的“道路”上,竟然出現了一個個的腳印。

也就是說,現在有我們看不到的東西,正在往屍體上走去!而很明顯的,就是胖子和林二蛋兩個人的靈魂!看到了這個之後,我舒了一口氣,起碼到現在來說,一切都還正常。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林小妖忽然啊的一聲大叫:“筷子豎起來了!”

我轉過頭去,藉着月色,看到了林小妖手裏捧的那碗清水,此刻剛纔放在裏面的筷子,竟然就那麼詭異的豎在碗裏,並且在不停的顫抖!!幾乎就在同時,本來緊閉的大門兒,在此時哐噹的一聲,忽然大開!從門外吹進來一陣冷風。

陰冷的幾乎讓我顫抖。 第二天一早,許曜就加快了步伐來到了他曾經所在的大學。

如今的許曜已經不是當年的他了,學會打扮之後他身上的氣勢就更加的逼人。一件黑色的大風衣蓋身上,顯得整個人都高大威武了不少。一身的名牌裝束,更是能夠凸顯他的地位不低。

江陵市的醫科大學,許曜在這裡待了三年,最後卻被逐出師門與之反目成仇。

果不其然,許曜一走進校門,就察覺到了周圍的人都用著各種各樣的目光看著他。

有些老學生對他投去的目光都是憎惡,然而卻沒有一個人敢上前去招惹他。

有一些學生向他投來了尊敬或者景仰的目光,但是卻因為許曜那逼人的氣勢和冰冷的態度而不敢接近。

有一些小女生對其投向了好奇的目光,這次卻是許曜不自覺的加快了腳步。

一路來到了大四的教學樓,這一屆的大四就是離自己最近的學弟。也是對自己積怨已久的那群人,不過這個地方沒有遇到自己的老同學這個是比較舒服的,畢竟自己可是把這些人都給得罪個遍了。

許曜眉間一橫,沒有顧及別人的目光,徑直的走了進去,一路大搖大擺的就走向了校長室。

然而還未進入,許曜就察覺到了一陣敵意朝自己直衝而來。

這種敵意並不同於其他人,許曜可以清晰的感覺到,都是一種要被人盯上的感覺,就好像獵物被獵人給盯上一般。

他抬起了頭看向不遠處,一位正戴著學生會徽章的學生,正用著敵視的目光看著他。

那名學生的身後,似乎還跟著另外兩個隊員,那兩個隊員如同小跟班一樣的緊隨其後。

許曜不等他們找上來,優先一步的改變了自己的路程,反而朝著那名學生走了過去。上一個學生會長早就已經被自己踩在了腳下,沒想到現在又來一個新的。

他們看到許曜居然朝這邊走來有些吃驚,卻又很快的恢復了鎮定。那名對許曜含有敵意的學生,開口便喊道:「讓我看看這是誰來到了學校!」

隨著他的一陣高呼也將其他人的目光給吸引了過來,他們之前多少也知道許曜與學生會的恩怨。

這次看到許曜再次來到了學校,他們本來就十分的關心他的舉動,現在看到他再次與學生會正面交鋒,都不由得過來湊熱鬧。

「我記得這個學校是不允許外人進入的吧?阿輝你快去叫保安把他給趕出去。」那名帶頭的學生會學生,回過頭來叫了一聲自己身後的小弟。

那個小弟連忙點頭喊道:「是的,我知道的啦。」

隨後就準備要走,走之前還狠狠的瞪了許曜一眼指著他說:「待會你就只能乖乖的滾出學校!」

「哦?你覺得區區一個保安能攔著我嗎?」許曜嘴角輕笑,臉上仍舊是那不變的自信:「我可沒功夫陪你們在這裡玩,我要去校長室一趟了。」

說完他還以為深長的看了一眼那個對他展現出敵意的學生。

「等一下!許曜上次你對我們的學生會主席做了那麼過分的事情,你難道不打算向我們道歉嗎?」另一個學生會的成員開口喊道。

「道歉?哈哈哈,這是什麼新世紀的笑話嗎?」許曜臉上出現了譏諷之色:「明明是你們先來惹事的,現在卻讓我去道歉?垃圾沒有資格讓我道歉。」

「哦?區區一個被趕出門的狗子,現在還有臉回到學校來嗎?如果你不下跪向這所學校道歉,向我們學生會道歉,我就讓你跪著走出學校!」

那名對許曜有敵意的學生,卻也是一副高傲的態度和眼神,絲毫不退讓的對許曜進行著譏諷。

許曜都沒想到自己面前的這個學生居然有如此大的口氣,他還沒有問旁邊就有人提前說出了那位學生的身份。

「他是我們新上任的學生會主席朱鵬!太棒了,有他在的話一定能夠為我們學生會出一口惡氣!」

雖然許曜已經大概的猜出,這個人在學生會的地位中應該不低,沒想到居然也是一個學生會的主席。

許曜倒是側頭過去,看了一眼圍觀的人群問道:「你們似乎很了解他啊,那個人很厲害嗎?可以跟我說說嗎?」

旁邊圍觀的學生沒想到許曜會突然開口問起,一時間竟然愣在了原地,有些不知所措的看了看朱鵬又看了看許曜。

朱鵬旁邊的跟班卻是大笑著喊道:「說出來我怕嚇你一跳哇!朱鵬是我們新上任的主席,雖然是一個轉校生,但是他在學校的成就可不比以往的任何一個主席要差!」

隨後旁邊的人就開始議論的吹噓起了他的事迹,這個朱鵬是從美眾國來的轉校生,是個華裔長著一副華夏人的面孔。

雖然長相一般不算是特別的帥但是非常的有才華,不僅醫術精湛各個學科都考得極好的成績,而且體育項目基本上可以算得上是萬能,不管是什麼運動他都能擅長,而且可以輕鬆的完成比賽。

在學校可以說是風靡萬千少年少女,僅是來到學校的第一個月就收穫了許多的人氣,期間還發生過兩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第一件就是某位想不開的同學從高樓處墜落,正好被他所發現,當場便施展起了自己的醫術將其救活。

當那名同學送到醫院的時候,醫院的醫生看到他身上的傷口處理,立刻就表揚了朱鵬,這件事情還一度登上過報紙。

另一件就是在一次學生會聚餐的時候,他們是去野外烤肉,其中一名同學不小心招惹到了一名醉漢,沒想到那醉漢居然是當地的小混混團伙。

醉漢當場就叫了上百個兄弟,將他們這群學生會的學生圍得團團轉,學生會這邊的人只有二十多個,當時看到這個陣勢都嚇傻了。

這時朱鵬獨自站出來,三兩下的以一己之力將這群混混全都打趴下。也正是因此在學生會得到了極大的聲望,不出第二個月就成為了新的學生會主席。

「嗯……也就是說,來到華夏兩個月了嗎?」 愛妻難爲 許曜聽著他們的話語,目光輕微閃爍。 這是我自己的女人,我沒有不救的道理,雖然我現在手裏也沒有像樣兒的傢伙,更不知道出現這樣的情況到底要怎麼去救,但是我此刻心裏就一個想法,那就是把這個女人拉在我的身後,起碼有什麼東西,我來扛!

“別動!”也就在我要有所動作的時候,馬真人忽然對我叫了一聲,說完,他朝着門口衝了過去,手中抓了一把紙錢,還是像剛纔那樣的跪在那些紙人之前,一邊跪一邊磕頭道:“請城隍神上身!”

這種請神之法屬於茅山之術,黑皮古書有過記載,我一看這情況,心裏稍微安定了一些,看來這種情況會出現在馬真人的意料之中,這些能請神上身的紙人就是他提前的準備。

馬真人又是一口鮮血朝着那十四個紙人噴了出去,就在這個夜裏,這一口血之後,我再看那些本來就扎的威武的紙人,放佛是天兵天將一樣,甚至那些紙人,一下子都陷入了迷霧之中,像是真的天神降體了一樣!

馬真人還跪在那裏,口中唸叨着,我聽了下,就是求城隍爺,日後必有後報的意思,也就是我認爲有這些城隍在,小鬼哪裏敢猖狂的時候,馬真人忽然再一次的噴出了一口鮮血,這一次跟之前的兩口不一樣,完全不一樣,之前是施法,以血爲引,而這一口,則是像是被重傷了一樣的噴出了一口血,整個人橫飛了出來。

“怎麼回事兒前輩!” 誘妃入帳:王的第五王妃 我大叫了一聲,現在在場的,除了父親之外,我是唯一的懂這方面的人,現在馬真人一看就頂不住了,我也只能硬着頭皮跑了出來。

“這小鬼兒不簡單!快用你的血!”馬真人咳了一大口血,面若金紙一樣的對我道,看着門口,;臉上寫滿了不可思議。

“具體要怎麼做?”我看着馬真人道。

“把你的血,當狗血用,點在天兵眉心,你身上有龍氣,我本來以爲狗血就行,你們這村子不對勁兒!”馬真人咳嗽了一聲,推了我一把,罵道:“快點,頂不住了!”

我一看這情況,我也避無可避,衝到門口,說實話,這次跟胖子之前的幾次請百鬼夜行不一樣,因爲前幾次,我起碼看到了虛幻的東西嗎,而這一次,只感覺冷,發自內心的冰冷,林小妖在那裏整個人都已經嚇傻,我一咬牙,咬破了自己的手指,也不心疼血,更不在乎其實現在馬真人就是把我的血當成狗血一樣來用的,就那樣迅速的在幾個紙人的額頭點了起來!

點完之後,我拉着呆掉的林小妖就從門口跑了過來,攙扶起馬真人就回到了人羣之中,我的血還在流,我也沒空止血,乾脆就在我們的周圍圍了一個大圈,權當是保護得了。

我做完這一切退了過來之後,馬真人臉色依舊白,只是現在他的臉上已經平靜了下來,對着我們道:“養了一輩子鷹,卻被鷹啄了眼,真是丟人現眼,本來以陽血引城隍上身,當然是陽氣越旺越好,我本來想着就用你的血得了,後來想想就是一羣小鬼兒,有狗血就行,誰知道這些小鬼道行這麼深!”

“小鬼在哪裏?”我納悶兒道。

“把你的血點在自己的眉心再去看!”馬真人瞪了我一眼道。

我照做,其實我知道,這樣算是一個開天眼的方法,道教正統還有用柚子葉蘸醋開天眼的辦法,此時不是沒有柚子葉麼?我這眼也真的是奇怪,跟我的血一樣,時靈時不靈的,在密林裏,我明明可以看到二叔他們都看不到的東西,難道真的是因爲石女在我的身邊兒,所以我才能擁有那種能力?

我這樣抹一下之後,等於用自身的精血開了豎眼,這時候再看,我嚇的也一陣的腿軟,唸叨了一聲:“他孃的這麼多!”我看到,在門口,堆積了一個個穿着壽衣的身影,有男有女,臉色慘白,一個個都是睜着一雙白色的沒有瞳孔的眼睛,就在門口掙扎着要往院裏衝!

“所以你們林家莊邪乎,怎麼可能有這麼多的孤魂野鬼?!”馬真人皺眉說道。

“我這血,有用吧?能頂住吧?”我顫抖着對馬真人道,我們這邊兒才幾個人,我現在真的後悔剛纔爲什麼要看!他孃的這麼密密麻麻的鬼影真的讓我全身顫抖!

“放心吧,龍氣至剛至陽,不可能頂不住!”馬真人的一句話,才讓我放心了下來,他接着道:“我去完成最後一項,等成了之後這些鬼就退走了,這事兒也算成了,畢竟這是一羣求生的人,也沒必要去超度他們。”馬真人道。

他話剛落音,門口的那十四尊紙人,城隍上身的紙人忽然之間全部自燃!一下子,火光照應的我們的臉色都茫然了起來,我都要跪了,剛纔馬真人不是說可以頂得住麼?這自燃很明顯的就是法術被破了啊!

馬真人馬上臉色大變,一擡頭,罵道:“草!你們這邊兒誰以前請過鬼上神位沒送走?!這些鬼都要成精了啊!”——而此時,我們都擡起頭,看到天上的月亮,正在緩緩的消失。

天狗食月!

看着月亮的異象和馬真人的話,我忽然就想到了當年的天空出現了兩輪明月,那一次是胖子請百鬼上身,構成陰陽大陣用來對付紅色棺材,就在天現兩輪明月之後,胖子馬上嚇的跑路了,而那些被請上身的我林家先祖就被晾在那裏,到現在,打穀場那邊,還有好多泥塑,已經被風雨侵蝕的不成樣子了,難道,就是因爲那一次,胖子請鬼上身之後,沒有送走?

“是胖子,就是他!上一次的是天現雙月!”我叫道。

“月滿爲盈,月損爲虧,天狗食月陰氣最重,龍氣也被壓制,加上這羣鬼依然不入輪迴很久,這下完蛋,全部都得完蛋!快跑,能跑一個是一個!”馬真人再一次掉鏈子,剛纔還病怏怏的他猛然的朝院牆那邊兒奔去翻牆跑了!

“胖子他們怎麼辦?!”我大叫了一聲,可是他哪裏還能聽的到!?

“小凡哥!”林小妖嚇的一下子撲倒在我的懷裏,我拍着她的背,看着門口走進來的那些壽衣鬼影,我最大的儀仗就是我的血,現在我的血都失效了,我還能有什麼辦法?畫符?現在也沒有黃紙沒有硃砂,甚至一個八卦陣都沒有!

“放虎子出來!”我對身後的黑三道,我爺爺那麼厲害,虎子又那麼神武,現在正在狂吠的它,說不定有什麼辦法呢?!

黑三雖然什麼都沒看到,但是那些紙人燃燒的事兒也着實嚇人,他跑去我的房間打開了門,虎子像風一樣衝了出來,站在我們的身前,全身的汗毛炸開的跟刺蝟一樣,伸直了尾巴對着門口,不叫,只是全身戒備,步步後退。

“我知道你的狗厲害,可是頂不住!讓他頂一會兒!抱着胖子和那個小夥子快逃!”這時候的馬真人在牆頭伸出一個頭道!

虎子此刻看起來神威蓋世,可是那些陰靈還在繼續的往前逼近,我認同馬真人的話,看來虎子也頂不住,但是讓虎子頂着我們撤退,這事兒我辦不出來,眼見着那些陰靈都已經接近了胖子和二蛋,我拍了拍小妖的肩膀道:“去抱上甲第,我們走。黑三,我們倆一人扛一個,你扛胖子,我扛二蛋,先撤退再說。”

說完這句話,我看了看我老爹,我知道你厲害,難道到現在這樣兒了,你還不出手?!

也就在這個時候,一條巨大的蟒蛇,像是一條巨龍一樣,頭上長了一個巨大的蛇冠,忽然從院牆外,如同騰空一樣的飛來!!

那條大蟒飛快的遊走,遊走在我們的身前,昂着頭,發出大聲的嘶嘶聲!

虎子也在這時候往前跨了兩步。

一狗一蛇,擋在我們的身前! 原本他還想著自己的大學里,會不會混入其他的老鼠。沒想到自己眼前的這個朱鵬,就是其中之一。

華裔,兩個月前回到華夏,武力值極高,短時間內就取得了非常大的聲望。

這不就和那個安迪以及齊非一個樣嗎?

這時朱鵬也開口說道:「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要去找校長,但是這裡並不歡迎你給我滾出去!」

「對!滾出去!」

「你已經跟學校的檔案給除名了!如果不道歉的話那麼我們不歡迎你!」

其他的人也附和著朱鵬,一起跟著他喊著,氣勢也變得越來越大。

「我來到這裡用不著你們歡迎,如果你們能夠阻止我的話,那麼你們就上前一步試試?」

許曜聲音一沉,回過頭來用著狠厲的目光將這群起鬨的人都掃了一遍。

他身上的殺氣一下子被釋放了出來,這種可怕的目光立刻就讓一群人收住了自己的嘴。

原本一些只是跟著起鬨而已,但是他們在看到了許曜那兇惡的目光之後,竟然嚇得渾身一顫無法說出半句話語來。

這種目光彷彿可以將人撕裂,彷彿只要自己再多說一句廢話,下一秒就會被眼前的猛虎給撕成碎片。

就連朱鵬也沒想到,看上去冰冷低調的許曜,會在一瞬間爆發出如此可怕的氣勢。

「讓一讓,讓一讓,鬧事者在哪裡?」

就在這時保安陸陸續續的趕了過來,他們一路都擠開了人群,在看到被包圍的許曜時,全部都是臉色一陣蒼白。

他們可是清清楚楚的記得許曜的臉,前幾個月他們就已經與許曜有過照面。

就是許曜在校慶那一天過來鬧事的時候,他們想要將許曜趕跑,結果不是直接被許曜給打趴,不然就是還沒有動手就直接暈了。

再後來甚至還看到有武裝直升飛機下來將許曜接走,甚至還有人拿出了衝鋒槍進行示威。

能夠在華夏的土地上用槍,並且能夠動用武裝飛機的,除了軍方的人還有誰有那麼大的本事啊?

軍方的人可不是他們這些小保安可以惹得起的,所以這群保安一看到許曜之後,就有些尷尬的對他笑了笑。

「哈哈哈,這下說不出話來了吧!剛剛要你自己滾你不滾,現在你就是想後悔也來不及了!」

那學生會的跟班沒有注意到保安的神情,只是看到自己這邊來人了,氣勢就足了不少,更是不由得出口挑釁起來。

其他人也看到保安居然真的來了,而且還來了四五個身上都帶著電擊棍和防爆盾,手中甚至還拿著大鋼叉,已經全副武裝的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有一些喜歡看熱鬧的人開始興奮了起來,還有一些人開始瘋狂的拍著學生會的馬屁,並且不斷的跟著嘲諷。

「這下好了,保安大隊來了看他還怎麼說。」

「鬼手神醫又怎麼樣?他再怎麼能打也只是一個醫生而已,我們學校的保安怎麼說也是接受過訓練的,對付他一個手無寸鐵的人應該沒問題吧。」

「呵呵,之前讓他向學生會的人道歉,他不聽,敬酒不吃吃罰酒!一會可別被打到跪地求饒。」

當然其中也有一些關心的人問道:「這些保安看起來很兇的樣子,許曜學長不會出事吧?聽說他在醫院的口碑還蠻不錯的,前幾天我還看到電視上報道著他進火場救人呢。」

然而這位同學剛一提出來,就被其他同學投向了仇視的目光:「這位同學你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你要跟我們學校作對嗎?要跟學生會的人作對嗎?」

「不……我不是,我沒有。」原本確實也有幾個人為許曜打抱不平,但是在其他人的淫威之下,他們也不得不屈服選擇了自己的站隊。

「看到了嗎?我們學校的保安過來了!你們快去把他給趕出校門!這個人賴在這裡不走,你們去給他點顏色瞧瞧。」

那名學生手指則許曜不斷的叫囂叫罵,但是無論他怎麼喊那幾個保安就是站在在原地沒有動,他們的頭上甚至還出現了豆大的汗珠。

許曜看到那幾個保安緊張的神情,雖然已經不記得他們,但大概也知道自己應該是與他們有過照面,於是臉上笑意不減的問道:「你們確定要把我趕出去嗎?」

其中一個保安看到許曜那笑容嚇的腿都已經抖了起來,他只能顫顫巍巍的來到兩邊人中間,然後居然轉過頭來對著學生會勸導。

「我覺得你們之間一定是有什麼誤會,要不這事就這麼算了吧。這位先生一看就知道是校友,你們又何苦進行為難呢。」

那名正在挑釁的同學,看到這幾個保安的態度居然就這麼倒向許曜,頓時就氣得不打一出來。

其他同學也有些驚訝的看著自己學校的保安,在他們的眼中這些保安都是非常兇猛的,而且他們也經常看到這些保安在上班的時候進行鍛煉。

平時在看那些學生的時候,都是趾高氣揚一臉兇巴巴的樣子,沒想到現在在許曜的面前卻像一個小綿羊一般的柔弱,別說是凶起來了甚至就連大氣都不敢出。

那名學生看到這些保安居然慫了,有些難以置信的罵道:「你們怕他做什麼你們那麼多人,難道還怕干不過她這一個許曜嗎?虧你們還是學校的保安簡直就是一群廢物!」

那名同學已經直接痛罵起了這些無辜的保安,朱鵬在一旁一直看著沒有出手。

「這位同學請你不要在這裡鬧事,如果你無理取鬧的話一會我就先把你給趕出去!」

那些保安原本看到許曜就已經嚇得有些說不出話來,心中也是無比的憋屈,此刻被那個學生怒罵,心中的怒火倒是一下子升騰了起來。

許曜已經察覺到了那些保安的怒火,嘴角輕笑的看著那個同學,對這群保安說道。

「你們應該知道我是這個學校的學生吧,我可以算得上是校友了。這群學生現在妨礙我辦事,你們幫我把他趕出學校吧。出什麼事我負責。」

許曜話音剛落,那幾個保安卻是十分主動的上前一把將鬧事的學生給摁在了地上,十分爽朗的說道:「好的!」 這是一個突發的狀況,忽然出現的一條大蛇把幾個人都嚇了一跳,剛纔還沒決定跑的黑三跟九兩此刻是真的慌了,現在的局面是什麼?絕對是前有追兵後有猛虎,他們拉着我叫道:“你嚇傻了?還不跑?”

馬真人也在牆頭那邊冒頭對我叫道:“他孃的,蟒蛇及冠,這是要化龍啊!你還不跑?你那條狗不會是它的對手。”

我還是站着不動,別人看到這條巨蟒的時候,是害怕它的體型和猛地一來那瞬間帶來的視覺衝擊力,我本來也拿捏不準,可是在看到這條蟒蛇站在我們身前,並且虎子也往前跨了一步與他站在一起的時候,我已經確認,這條蟒蛇,它是誰,雖然這是玄而又玄的東西,可是我就是在現在有了異常肯定的認知。

上次離開林家莊之時,我在處理林小妖的臉蛋兒的時候,破開了林三水老爹的墳,算是壞了林三水家的風水,也就是那天晚上,我見到了三爺爺,之後做了一個詭異的夢,我夢到三爺爺告訴我,他要化身一個蟒蛇,守護林家莊的祖墳。

那只是一個夢,當時我也沒怎麼往心裏去,但是現在我基本上可以確認,這就是真的,這條蟒,就是當時託夢給我的三爺爺。

“這是三爺爺,別怕。”我拍着林小妖道。她擡起頭看了一眼這條昂然而立的蟒蛇,嚇的趕緊低下了頭,而我他們幾個在聽到我說這句話之後,雖然臉上疑惑,可是還是站定不再慌着逃跑,而場上的局面,非常的詭異,在三爺爺出現之後,那些破掉了夜遊神的百鬼,竟然止住了身形,巨蟒昂着頭,對着那些鬼羣使勁兒的嘶鳴,蛇的嘶嘶聲聽着讓人非常的不舒服,但是現在聽到我們的耳朵裏,格外的悅耳,到現在,不管是誰都能看出來,這條忽然出現的巨蟒,是來幫我們的。

一蟒一狗繼續跟那些百鬼對峙,這時候的馬真人再一次的翻進了院子裏,這傢伙兒就是一個牆頭草,現在局面控制住,他馬上折返,對我道:“你也上去,跟他們站在一起,一定能壓住鬼氣,只要月亮重新出來,他們就再也翻不出什麼風浪了!”

我當然義不容辭,前面的一蟒一狗,完全就是爺爺和三爺爺的化身,在我眼裏就是活過來的他們,跟他們一起並肩戰鬥,我沒有一點害怕,直接走過去,拿刀子劃過我自己的手,任憑血液滴在地上,我這個動作一出,身後的巨蟒和黑狗虎子,馬上也開始新一波的發力,一個瘋狂的嘶鳴,一個劇烈的吼叫,聲音甚至蓋過了整個村子的狗吠聲,這時候,天上本來被遮擋住的月亮,也終於慢慢的透漏出了月光,那些衝進院子裏的百鬼,終於算是露出了怯意,開始緩緩的後退,如同潮水一般的,轉眼就看不到了蹤跡。

氣氛,一下子就寧靜了下來,虎子在神勇之後馬上就變成了一條無恥的土狗,跟剛纔簡直就是判若兩狗,咬着尾巴舔着我的手,而我則看着身邊的這條巨蟒,它有着黃色冰冷的眼睛,可是他看我的眼神兒,我感覺到了暖色。

“三爺爺,是您麼?”我看着他問道,眼圈有點發紅。

它看了我一眼,扭動着巨大的身軀,從大門之中,緩緩的走了,與此同時,門外響起更大的尖叫聲,是村民們的,我知道,這是剛纔這邊兒的動靜引起了大家都來看,林二蛋的消息現在還不能暴漏,我趕緊過去關上了門兒,對馬真人道:“還不趕緊施法救他們?”

馬真人的眼睛,似乎還在剛纔的那條巨蟒身上,聽到我一叫才緩過神兒來,走了過去,在林二蛋和胖子的頭頂再一次的撒了一把紙錢,紙錢可以說是法事之中的必備,爲什麼呢?黑皮古書上面記載,這其實就是類似人間的金錢開道,因爲在我們看不到的地方,肯定會有很多的未知的東西存在,這屬於金錢買路,意思是,收了我的錢,不關你們的事兒,最好別插手的意思,民間送葬隊伍中沿路的紙錢,俗稱買路錢,就是這麼來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