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傲紫對抗杜海洋不落下風。

另一名黑衣人對陣杜玉鳳,打得旗鼓相當。

而實力最強的趙麗貞,面對黑衣人的時候,卻處於下風,連連遇險。

看著跟趙麗貞對手的黑衣人,葉雄眉頭皺了起來。

此人實戰力非常恐怖。

絕對是他遇到過合體修士之中,實力最強大的。

在中節星,這人肯定是赫赫有名的人物。

葉雄本來不想出手,既然欺騙了趙麗貞,他並不想跟她見面。

但是現在這種情況,他不出手不行。

哪怕他出手,也未必能打贏這名黑衣人。

前任翻身戰 「趙麗貞,你不是我的對手,再給你一次機會,滾得遠遠的,不然別怪老夫下殺手。」傲江冷哼。

對方有如此實力,背景肯定不簡單,如果不是害怕她背後有背景,會給中節星帶來危險,他早就下殺手了。

趙麗貞實力雖然強,但是由於是殺手的身份,所以知道她身份的極少。

如果傲江知道她的真正身份,只怕連出手的勇氣都沒有了。

「有能耐儘管出手,說那麼多的廢話幹什麼。」趙麗貞喝道。

「不知死活,我就讓你見識一下,真正的合體後期,實力有多恐怖。」

無盡流域 傲江身上湧起十分恐怖的元氣,那些道氣都化成雷光,讓他身體周圍出現無數雷電。

此刻的他,彷彿雷電始祖,光芒大盛,體表雷紋遍布,發出劈里啪啦的聲音。

恐怖的雷之法則,一瞬間上升到了極點。

周圍的人,都聞之色變,他們何曾見識過如此強大的雷系法則。

在法則之力肆虐的同時,傲江從身上拿出一個細小的狼牙棒,此棒雷紋密布,還是雷電中最為罕見的紫色雷。

「趙姑娘小心,那是神器紫牙棒,威力不下於十大神器。」遠遠見狀,杜玉鳳大聲喊道。

趙麗貞瞳孔為之一縮,右手緊緊握著自己的寶劍。

神器紫牙棒曾經是傲天尊者的法寶,當年曾經參加過神將選拔,最終以微弱之勢輸了,但是也能看出,此神器何等厲害,沒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跟此神器一戰。

正好可以檢驗一下自己的成色,她已經很久沒有遇到過超級強者了。

趙麗貞拚命摧動元氣,瞬間將自己的元氣,攀升到了極致。

一招定輸贏吧!她暗暗道。

兩人都傾盡合力,正準備出手。

正在這時候,突然一道流光,出現在兩人中間。

來人一身青衫,其貌不揚,氣勢平淡。

看到這個背影,趙麗貞頭腦轟的一下,整個人呆立原地,完本沒有了反應。

是他?

怎麼可能?

他不是中毒死了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趙麗貞死死盯著那個背影,一瞬間腦海之中,產生千百般念頭。

是喜,是悲,還是怒,她都說不出來。

整個人,呆若木雞。

正在這時候,青衫男子轉過身,露出熟悉的笑容。

「趙姑娘,你不是他的對手,讓我來吧!」

聲音淡雅,不卑不亢,舉手投足之間散發出一鼓儒雅的霸氣。

果然是他。

「你沒死?」半晌,她嘴裡才吐出疑問。

「我沒死,慢慢再跟你解釋,你先去對付別的黑衣人。」葉雄說道。

實則上,他也還沒有想到怎麼解釋。

原本他是不想出手,不想暴露的,但是他不出手,趙麗貞會有危險。

作為男人,怎麼能眼睜睜看著為自己流過淚的女人受傷,甚至死去呢!

「葉雄,你小心,這傢伙是傲江,中節星城主,一身雷系法則十分厲害。」杜玉鳳提醒。

雖然她見識過葉雄的厲害,比趙麗貞還強。但是他畢竟只是合體初期,越兩階戰鬥已經很難,現在還要面對合體後期之中赫赫有名的中節城城主,難度不可謂不大。

「小姐,你放心,我若打不過,不是還有趙姑娘嗎,咱們兩人聯手,還怕贏不了他。」葉雄笑道。

酷總裁的昧愛 「區區小子,不知天高地厚,去死吧!」

傲江冷哼一聲,身上雷電以萬馬奔騰之勢,化成千萬種動物圖騰,瞬間就將葉雄淹沒。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不由得替葉雄擔心。

畢竟這雷系法則,太恐怖了。

嗷吼!

幾乎一瞬間,葉雄就施展真猿護體。

然後,光芒大盛,佛印護體。

下一刻,他,一掌轟出,佛魔出海!

一攻兩防。

「想擋我萬雷奔騰,真不天高地厚!」傲江冷哼。

但是下一刻,他的笑容就凝固了!

他的雷系法則在攻破對方掌印的時候,最後落到對方身上,除了劈出一點焦黑之外,並沒有產生多大的傷害。

這個傢伙還真的擋住了他的一擊。

「不是我不知天高地厚,而是你被高估了。」葉雄咧嘴笑著說道。

。 傲江臉色非常難看,當場被打臉的感覺,讓他非常不爽。

作為海螺星域第二星中節星的城主,他的實力眾所周知,現在居然被人說自己被高估,這如何讓他受得了?

最要命的是,如此嘲笑他的只是一名合體初期修士,比他還低兩個境界。

「中節城城主,我還以為有多厲害呢,不過如此。」

「傳聞為虛,眼見為實,名聲大有何用,連一名合體初期都對付不了。」

「這種實力還敢來海螺星惹事,也不看看自己的實力。」

海螺星很多圍觀修士,見到傲江被打臉,都紛紛出聲奚落,哪怕打擊一下他的自尊心也好。

「你再試一下,我有沒有被高估。」

傲江徹底怒了,身上的氣勢強盛到了極點。

他已經很久沒有像現在這樣竭儘力出手了,今天,他不得不這麼做。

不殺這個傢伙,他的名聲會大損,受萬人嘲笑。

滔天雷電,以前所未有的強度,在他身上迸發出去。

九天之上,雷閃似乎能感受到他的召喚一樣,紛紛落下來,跟他身上的雷電匯聚在一起,讓他的氣勢攀升到了極致,如同絕世雷神降世。

葉雄臉上笑容凝固了。

然後,熱血沸騰!

敵越強,他就越強。

來到神界之後,他還沒有遇到過真正讓他感受到威脅的存在。

哪怕是趙麗貞,最多也只能跟他打個平手而已。

但是現在,面前的這個人讓他感受到了威脅。

他想看看,自己跟合體後期超級強者之間,還有多大的差距。

七層《梵聖功》,啟動。

六層《吞天魔功》,啟動。

兩種以星辰之力為主的功法,第一次展現出它們那浩瀚,博大,凌架於普通功法之上的神威。

於是乎,周圍的人看到了震驚的一幕。

原本兩個應該不可能交織在一起,不可能對戰資格的兩個人,此刻氣勢不分仲伯。

這種情景讓周圍的人,都驚呆了。

他們何曾見識過合體初期,氣勢完體不弱於合體後期的。

「神雷貫徹。」

「佛魔有晴。」

傲江人雷合一,整個人化成一把雷矛,以刺破九天之勢,浩蕩而來,漠視一徹。

葉雄手握大風車,整個人化成風暴,迎擊。

無法形容的大爆炸,響徹天際,星空崩塌。

強大的衝擊波,讓一些不知死活的修士被捲入其中,搗成碎片。

哪怕是杜海洋,傲紫,杜玉鳳這種境界的強者,也被波盪驚動,紛紛停手圍觀。

因為他們都知道,他們再打也沒有用,傲江跟葉雄才是最終主宰勝負的兩個人。

贏的一方,就宣布這場大戰的勝利!

兩道人影,在碰撞的一瞬間,都倒飛出去。

葉雄胸口發悶,胸膛好幾口血氣要湧出,都被他壓了下去。

一抹血絲還是無法壓制,從嘴巴滲了出來。

他的身體像敗草一般,跌出幾百公里,還沒消掉反震之力。

失心妻約,冷戰殘情首席 一道流光掠過,在半空將他扶住,摟在懷中。

溫香軟玉,香風撲面。

「你沒事吧?」趙麗貞焦急地問。

「我沒事……」

事字剛出口,葉雄一口壓下去的血,因為回話吐了出來,差點噴在她身上。

「你都吐血了,還說沒事。」趙麗頓時有些焦急,說道「你休息一下,我去跟他打。」

葉雄一把將她拉住,搖了搖頭「不用你去,他比我好不了多少。」

趙麗貞目光望向傲江,果然,他也被震出幾百公里,右手捂著胸口,顯然也受傷了。

「趙姑娘,你先下去,剛才一招我已經試出了虛實,他贏不了我。」葉雄目光閃爍著精光。

論元氣底蘊,他並不輸對方多少,以自己的佛魔功法厚重,再加上妖族血脈,勝算明顯比對方高。

趙麗貞從他身上感受了騰騰的殺氣,點了點頭道「好,你小心一點。」

「你放心,我已經是死過一次的人,既然上天都不肯要我的命,區區一個傲江,他沒這個資格。」

葉雄說完,身影嗖的一聲,已經落到半空之中,身上湧出無數魔氣,將自己包括在其中。

趙麗貞看在眼裡,知道他要施展《佛魔掌》第三式,佛本是魔。

嗖嗖嗖!

幾道人影落到傲江身邊,卻是傲紫跟另外兩名黑衣人。

「爹,你沒事吧?」傲紫急問。

「我會有事嗎?笑話。」傲江冷哼,目光盯著葉雄,殺氣再盛。

這個傢伙絕對是他這輩子見過實戰力最強的修士,如若不在他境界還低的時候殺之,後患無窮。

幾乎一瞬間,傲江就在心裡下定決心,今天無論如何也要將他殺了。

「剛才我看了,星月長宇,星宇長老,還有趙無極的本命元氣,都消失了,他們恐怕……」

傲紫說不下去了,他怕再說下去,父親會更加暴走。

「可惡,姓葉的,今天你必死。」

星宇跟星月是中節星的兩大護星長老,趙無極也是中節星的客卿長老,此三人是中節星實力僅遜色於他們父子的所在,現在部被殺,中節星的整實力會嚴重下降。

聽到這樣的消息,傲江怎麼可能不憤怒。

「誰死,言之尚早呢!」

葉雄說話之間,已經融入了黑霧之中,駕著黑霧,朝他們四人籠罩而來。

傲江一腳踏出,整個空間都被踏碎,然後身影進入了黑霧之中。

下一刻,整個黑霧光芒大盛,金光跟白光在黑霧之中,交錯縱橫。

佛氣跟道氣在黑霧之中競相對抗。

場外的人,只知道兩人在黑霧之中大戰,至於大戰的情況如何,沒有人知道。

眾人只能從黑霧中那些金光跟白光的氣勢強弱,大概猜測出誰占著上風。

足足半小時,黑霧才散去,兩人的身影,從黑霧之中出現。

兩人身上都是滿滿血跡,氣勢很弱。

大家都沒有缺胳膊斷腿,也沒看到很重的傷,從表面上來看,似乎並沒有分出勝負。

「傲江,你輸了。」葉雄冷冷道。

「你是不是太天真了,我輸,可能嗎?」傲江冷笑。

剛才在黑霧中一戰,雖然他沒能將對方重傷,但是卻讓對方元氣大損。

論此時的底蘊,自己猶在他之上。

「我說你輸了,你就輸。」

葉雄身上突然湧出一道道血色絲線,無數的血絲將他的身體包圍,在他身體周圍形成一個強大的能量場。

「這是……血脈力量,你會妖族神通?」傲江臉色大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