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江彬與劉良女看到正德忽然醒來,也同樣是大吃一驚,說起來他們已經不是第一次勾搭在一起了,他們兩人經常陪在正德身邊,而且正德又對江彬從不防備,結果就給江彬與劉良女創造了勾搭在一起的機會,再加上江彬本來就是個膽大無比的人,劉良女同樣也不是個守婦道女子,結果兩人很快就勾搭在一起成了好事,這次江彬把正德灌醉,他們以爲正德還會像以前那樣睡上幾個時辰,可萬萬沒想到他竟然提前醒了,而且還把他們做的好事看在眼裏。

正德無論如何也無法忍受這樣的恥辱,當下大吼一聲就撲了過去,他要把這對狗男女撕成碎片,才能解心頭之恨。

剛開始江彬還有些心虛不敢還手,但是當正德掐住他的脖子時,江彬也終於被激起了兇性,畢竟這件事被正德知道後,他只有死路一條,還不如趁現在沒有人,真正把正德干掉,說不定自己還可以瞞天過海,從而逃得一命。

於是在這種情況下,江彬開始奮力掙扎,他本來就是邊軍中的悍將,身手極爲強悍,正德這幾年經過戰場的歷練,本來也不比江彬差,但他之前喝了不少酒,現在手腳不聽指揮,結果沒幾下竟然被江彬反壓在身下,再加上劉良女這個賤人竟然一旁相助江彬,最後眼看着正德就要被江彬殺死。

在這種危急時刻,正德知道自己必須想辦法脫身,並且通知周圍的侍衛,只是他事先已經吩咐過那些侍衛,沒有自己的召喚,無論發生任何事情他們都不能靠近自己的船隻,想到這裏,正德心中也是大叫不妙,自己恐怕真的會被江彬這對狗男女殺死。(未完待續……) 每個人都擁有自己的潛能,只是很少有人可以把自己的潛能發揮出來,不過有些人可以在生死關頭,發揮出遠超常人的能力,比如一個母親在見到自己的孩子遇到危險時,有時可以掀起一輛汽車,有時可以用不可思議的速度跑過幾條大街,並且接自己從樓上落下的孩子。

正德現在也處於生死關頭,不過他沒有暴發出超人般的體力,而是腦子越加的冷靜,腦子中如閃電般的考慮了一下自己的處境,然後用盡全力的力氣把騎在他身上的江彬掀到一邊,並且一腳把旁邊的劉良女踢開,然後用肩膀撞開小船的船艙跳進水裏。

正德乘坐的小船很小,雖然積水池中的水十分平靜,而且事前正德也吩咐不讓人靠近他的船,但是他身邊的那些護衛因爲有周重的事先交待,所以根本不敢離正德太遠,都乘坐着小船在後面遠遠的跟着,現在看到小船上有人落水,這讓所有護衛都是大吃一驚,駕着船隻飛速的上前救援。

正德並不熟悉水性,而且之前與江彬的廝打,已經讓他耗盡了力氣,所以在落水之後,很快就被嗆了幾大口水,腦子裏也暈乎乎的,最後當侍衛趕到並把他救出來時,正德已經昏迷不醒,根本無法讓侍衛抓捕江彬,而那些侍衛雖然懷疑皇帝陛下落水的原因,但因爲江彬是正德面前的第一紅人,又有劉美人作證,所以他們也不敢拿江彬怎麼樣。

也正是趁着正德昏迷的這個時機,使得江彬有了逃脫的機會,而且他也知道,等到正德醒來後,他肯定是必死無疑,另外那個劉良女同樣知道絕對不能讓正德醒來,於是他們兩人合謀,準備將昏迷中的正德殺死。但很可惜的是,正德身邊的侍衛都是周重讓錦衣衛特意安排的,根本不受任何人的指揮,所以他們雖然數次圖謀殺死正德。但卻都沒能成功,反而讓那些侍衛對江彬兩人更加的懷疑。

在這種情況下,江彬只能孤注一擲的實施最後的計劃,那就是實行兵變,無論如何也要把正德殺死,至於殺死正德後造成的嚴重後果,這時的江彬也顧不了許多了。

正德這次來南方主要是爲了平定寧王之亂的,所以他身邊也帶有將近三萬人的軍隊,這些軍隊分爲兩部分,一部分是江彬統領的那些邊軍。這些邊軍都是最初從邊軍中調到京城的外四家軍,只聽從江彬的調遣,可以說從上到下都是江彬的人,而另外一部分則是原來的京營,這些京營經過換裝之後。又被正德帶到草原上,經歷過數次大戰,實力也是非同一般。

江彬的叛亂就在這種情況下發生了,他帶領自己的邊軍突襲了京營,想要先把正德殺死,剛開始時毫無準備的京營被他們殺的大亂,而且沒有正德的命令。 鳳舞奇緣 這些京營相當於羣龍無首,根本無法組織起來進行反抗,眼看着就要被江彬殺到正德居住的大營。

但就在這個危急時刻,昏迷中的正德竟然忽然轉醒,這讓正德身邊的親衛也終於有了主心骨,本來護衛首領是想保護正德殺出去重圍求援。但是正德卻堅持要親自平定江彬之亂,他先是把周圍的京營收攏起來,然後組織了一次反擊,終於把江彬的邊軍打退了一次,這也讓正德有時間收攏更多的軍隊。等到江彬再次攻來時,遇到的抵抗比之前要頑強多了。

另外正德也知道,邊軍雖然聽從江彬的指揮,但他們依然是大明的軍隊,同時也忠於自己這個皇帝陛下,只是這些邊軍開始搞不清情況,再加上被江彬矇騙,所以纔會做出攻擊京營的舉動,於是正德立刻讓人宣讀自己的口諭,讓那些邊軍放下武器,朝廷可以不追究他們的責任,甚至只要有人可以抓住江彬,還會被封爵。

天下大勢畢竟還是在大明手中,那些邊軍也不是傻子,之前他們被江彬矇騙,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只能聽從上司的命令,可是現在看到皇帝陛下也站在對面,並且命令他們放下武器,這讓大部分的邊軍立刻停下了腳步,當有第一個人放下武器時,後面的其它人也都是紛紛放下武器投降,甚至江彬身邊的人最後也把江彬給綁了起來交給正德,只是這時無論是邊軍還是京營,都已經遭受到了巨大的傷亡。

當垂頭喪氣的江彬送到正德面前時,憤怒的正德親手殺死了對方,然後回到自己的住處,又把已經癱軟成一團的劉良女殺死,這場叛亂也總算是結束了,只是對於這場叛亂的處理,卻纔剛剛開始。

因爲江彬叛亂關係到正德後宮之中的醜事,根本不可能大肆宣揚,否則最丟臉的還是正德本人,所以對於這場叛亂,正德下達了封鎖消息的命令,而且也僅僅讓當地的官府收拾了一下殘局,他也沒有再回轉南京,直接從清江浦去了上海,然後乘船來到天津,只是在船上之時,正德又大病了一場,直到周重見到他時,正德的身體纔剛剛好轉。

聽完了正德在清江浦的遭遇,周重也是好長時間沉默不語,他可以體會正德現在的心情,畢竟被自己最心愛的女人和最寵信的臣子背叛,這種打擊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是十分致命的,甚至正德到現在都沒有發瘋,已經說明他足夠理智了。

“皇兄,事情都已經過去了,你也不要再放在心上,一切都要向前看,而且大明現在馬上就可以平定北方,海軍更是在海上所向無敵,這一切都是皇兄你的功勞,日後肯定可以成爲與唐宗宋祖可以相比的帝王!”周重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慰正德,只能用國事來轉移正德的注意力,希望他不要因爲感情方面的事而受到太大的刺激。

聽到周重的話,正德卻是對他露出一個淡然的笑容道:“二弟,你不必再安慰我,無論是國事還是私事,我都犯下了太多的錯誤,特別是國事方面,若不是你與一幫大臣們的扶持,恐怕大明根本達不到今天的輝煌。”

正德說到這裏時,頓了一下接着又道:“這段在船上養病的日子裏,我想了許多,也明白了自己以前所犯下的過錯,幸好這些過錯大都由二弟你彌補上了,而且在治國方面,二弟你也的確比我要強的多,所以我前幾天做出一個決定……”

“皇兄不可!”正德的話還沒有說完,周重卻是大驚失色的打斷道,因爲他擔心正德會說出什麼讓他爲難的話。

不過正德卻是笑了笑道:“二弟你別擔心,我暫時還不會把皇位傳給你。”

聽到正德的話,周重也是鬆了口氣,他剛纔真的擔心正德會把皇位傳給他,其實朝中現在已經有了一些流言,特別是在周重的帶領下,大明呈現出一種欣欣向榮的景象,所以無論是民間還是朝堂上,都有不少人覺得周重比正德更適合做皇帝。

“我也知道,就算是我現在要把皇位傳給你,恐怕二弟你也不願意接受。”正德這時繼續說道,“不過皇位我可以幫你暫時保存一段時間,但是你卻要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事?”周重語氣輕鬆的話,他不願意讓正德把皇位傳給自己,一來是他真的沒準備要做皇帝,二來他現在身爲監國,不但可以行使皇帝的權力,而且還不受皇帝這個位置的約束,這也更方便他對大明進行改革。

“二弟,我打算永遠不回北京城了,北方的韃靼覆滅在即,對於這個強敵,我是一定要親手將其滅亡,另外平定了韃靼後,西域還有亦力巴里、呼羅珊等國,當年蒙古人可以征服這些地方,我們大明同樣也可以再次把它們征服……”

“皇兄,你……”聽到正德的話,周重卻是大驚失色,因爲他沒想到正德竟然會生出這樣的心思。

鳳主天下:極品廢材大小姐 不過周重的話剛一出口,就被正德打斷道:“二弟,你不用勸我,我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這些天我已經想明白了,權勢、美女、財富都不是我所追求的,對我來說,只有率領大軍建功立業纔是自己這一生應該做的,而且你也不用擔心我會窮兵黷武,只有大明的國力可以支撐之時,我纔會發動戰爭,而且每次戰爭都會事先向內閣彙報,等到內閣同意後,並且將需要的物資送到前線,我纔會真正的發動戰爭。”

聽到正德說的這些話,周重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他已經從正德的話中聽出來,這些都是正德經過深思熟慮後才做出的決定,看樣子這次江彬與劉良女的背叛已經讓正德傷透了心,所以才讓他決定遠離北京,遠離朝堂,將所有精力都放在軍隊上,這也是他最擅長的事情,而且對於正德來說,也許這種生活纔是最適合他的,畢竟相比勾心鬥角的北京城,軍隊中的事情就要單純多了。 正德走了,而且像他告訴周重的那樣,他僅僅只是在天津港停留了兩天,這兩天裏他也只見了周重一個人,然後也沒有去北京,而是直接乘船去了遼東,再由遼東去捕魚兒海,那裏的大明軍隊已經休養多時,正在醞釀着一次對韃靼的滅國之戰,這需要正德親自去指揮。

另外正德在離開之前,又下了一道聖旨,那就是封周重的兒子朱載垣爲太子,若是他去世時,朱載垣沒有成年,那麼皇位就暫時由周重接任,若是朱載垣已經成年,那麼就由他接任大明的皇位。

內閣接到正德這道確定了太子的聖旨後,全都是鬆了口氣,畢竟皇帝常年在外征戰,天知道會在什麼時候出意外,若是國中沒有太子,那麼到時肯定會引發一場動亂,哪怕是有周重這個監國在,恐怕也阻止不了全國各地的那些藩王,現在大明終於有了太子,說句不好聽的,就算是正德第二天死了,他們也根本不用擔心。

另外值得的一提的是,內閣並不知道正德日後不再回京城的事,否則若是知道的話,他們肯定會更加高興,因爲在他們看來,周重現在更像是一個皇帝,而正德卻胡鬧的像個孩子,現在既然正德能夠在軍隊中做的不錯,那就繼續做下去好了,反正大明的朝政也不需要正德插手。

正德離開天津的時候,周重也還沒有回北京,所以在對方離開時,他也站在碼頭上爲正德送行,甚至他已經感覺到了,這恐怕是自己與正德最後一次見面了。

其實對於正德下定決心不回北京,甚至從實際上放棄皇帝的權力,除了是受到江彬與劉良女的背叛外,正德其實也在擔心着另外一件事,那就是他與周重之間的關係,也正是這件事,使得他最終下定決心不再回京城。

正德不是個好皇帝,這是天下皆知的事情,不過自從正德去了宣府,周重接管大明的朝政後,整個大明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無論是民間還是官場上,都因爲周重而出現了極大的改變,而且這些改變更加有利於大明的發展,短短几年時間,整個大明幾乎是煥然一新,農工商各個方面都爆發出極大的活力,百姓的生活也得到了極大的提高,至少在遇到自然災害時,不再有人背井離鄉的逃難了,光是靠着家中的存糧,就足夠他們度過荒年也。

也正是周重做的如此出色,把正德之前的作爲立刻襯托的荒唐不堪,甚至不少人都認爲,若是由趙王殿下坐上皇位的話,大明肯定早就變得十分富強了,至於正德這個不稱職的皇帝,最適合的還是去騎馬打仗,所以還不如早早的把皇位傳給趙王殿下。

剛開始的時候,上面的這些流言還僅僅是在民間小範圍內傳播,但是隨着時間的推移,連官場和士林中也開始有這些言論,這就對周重十分不利了,畢竟他再怎麼說也只是一個臣子,現在的聲望竟然超過了正德,而且還有這種忤逆的傳言流出,若是正德心中猜疑的話,很可能會引來兄弟相殘的慘劇。

不過幸好正德十分的重感情,特別是對於自己這個最親的兄弟,他幾乎是無條件的相信,當他在遼東聽到這些流言時,也僅僅是一笑而過,並沒有放在心上,甚至江彬曾經有一次在正德面前提起這件事,結果被正德訓斥了一頓,因爲他相信自己的弟弟不是那種人。

也正是因爲正德的信任,所以周重在朝堂上才能站穩腳根,同時也可以對大明進行一系列的改革,雖然這些改革遇到不少的阻力,甚至還有不少人故意挑撥周重與正德的兄弟之情,但是卻都沒有成功。

不過正所謂世事無常,正德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的是,前段時間深受他尊敬的寧王竟然忽然叛亂,這讓正德在感情上受到極大的打擊,更讓正德沒有想到的是,在他剛剛平定了寧王叛亂後,竟然在無意間撞破了江彬與劉良女的姦情,這兩人一個是他最信任的臣子,一個是他最寵愛的女人,可是他們卻雙雙背叛自己,這讓正德感覺自己的整個世界都崩塌了。

正德在感情上接連兩次受到巨大的打擊,這讓正德開始懷疑身邊的一切,甚至連周重也開始懷疑,之前他並不在意的那些流言,也忽然在一瞬間感覺刺耳起來,雖然理智上他覺得周重不會背叛自己,但是內心中卻依然無法完全相信周重,更何況現在周重把持着朝廷的大權,又建立了大明的海軍,可以說若是周重發動叛亂的話,絕對可以把正德拉下皇位。

正德知道他這麼懷疑自己的親兄弟是不對的,但是感情受創的他卻還是無法控制自己,於是在這種情況下,他決定放棄自己手中的兵權,完全將整個大明交給周重,而他只需要控制住自己的軍隊,然後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這樣也就不會妨礙到周重在朝中施展手腳,而且周重也就沒有了對付他的理由。

對於正德的這種心思,周重其實也猜到了,但是他卻不知道該怎麼勸說正德,畢竟對方經歷了數次背叛後,根本經不起再一次的背叛,所以正德才選擇了遠離大明的政治核心,將所有大權都交給他,若是這樣周重還要發動叛亂,那正德就只能自認自己瞎了眼睛了。

周重當然不會背叛正德,他也對皇位沒什麼野心,更何況正德不能生育,日後這個皇位肯定是他兒子的,所以周重根本沒有背叛正德的理由,甚至他應該是最擔心正德安全的一個人,因爲若是正德發生意外,別人很可能會懷疑他的頭上,周重可不是一個喜歡背黑鍋的人。

想到正德離開的原因,站在天津港的周重也不禁嘆了口氣,雖然他並不喜歡皇家的氣氛,總感覺皇宮中少了一些人情味,但是處在他這個位置上,已經讓他沒有其它的選擇,他的兒子日後肯定要接任大明的皇位,既然如此,那他就只能將大明打造的更加強盛,哪怕是兒孫中出現了昏庸之輩,也能讓大明有底氣多撐一段時間。

幾個月後,到達捕魚兒海的正德經過一段時間的準備,正要對韃靼發動最後的滅國之戰時,一個震驚草原的消息傳來,韃靼小王子在病牀上躺了數月後,終於撐不住了,幾天前死在了他的汗帳裏,而他的幾個兒子爲了爭奪汗位,竟然大打出手,韃靼汗國在眨眼之間就分裂成爲幾個勢力,彼此之間征戰不休。

草原的汗位傳承一樣都是如此,每當一個汗王去世時,他的幾個繼承人都會爭奪汗位而大打出手,這可能也是草原人的傳統了,只有最後勝出的人,纔有資格坐上大汗的位置。不過這樣的爭鬥往往難以在短時間內分出勝負,甚至可能會讓草原分裂上百年,但是每當有一位雄才大略的草原首領統一草原之時,就會給南方的中原王朝造成巨大的威脅,比如突厥、蒙古等國,都是這種分裂又統一後的產物。

不過韃靼小王子在這個關鍵時刻去世,對於大明來說,卻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於是在這種情況下,正德再次增加兵力,一舉動十五萬大軍,從捕魚兒海和宣府、寧夏三個方向進攻草原,同時大明也在向草原各部落招降,只要願意歸順大明的部落,就可以受到大明的保護,而且還可以優先與大明朝廷交易。

可以說這次進攻韃靼並不僅僅是用武力在征服,同時也是在用經濟與文化入侵草原,經過之前數年的交易,草原的各個部落都與大明有着密切的貿易關係,大明的商品也已經進入到草原的各個角落,在這種情況下,那些部落與大明的關係也有所改善,再加上現在大明的武力強盛,草原各部族根本無法抵抗,於是在這種情況下,投降就成爲那些部落最英明的選擇。

也正是在這種情況下,當三路大明軍隊進入草原之後,開始前半個月幾乎沒有遇到什麼抵抗,這些部落都是距離大明最近,平時與大明的關係也最爲密切,他們在面對大明的軍隊時,也是投降最快的,甚至寧夏那邊的軍隊爲了收編這些投降的部落,不得不延緩了行軍速度。

等到進入草原的腹地時,三路大明軍隊終於遇到了一些抵抗,特別是韃靼小王子的幾個兒子,他們雖然內鬥不休,但也知道現在若是不聯合起來的話,最後只能一起滅亡,只可惜他們之間有分裂已經成爲事實,哪怕再次聯合起來,也根本無法完全信任對方,各方勢力牽扯之下,軍隊根本無法發揮出應有的戰力,前期數次與大明軍隊交戰,都被打的大敗,甚至連韃靼小王子的一個兒子也戰死在戰場上,而且大明的三路大軍也開始向韃靼的核心肯特汗山匯聚,若是等到大明佔據這裏,那麼韃靼汗國也就相當於滅亡了。 大明三路大軍在肯特汗山周圍會合,韃靼小王子的幾個兒子也將自己最後的力量集結起來,準備保衛自己最後的家園,眼看着一場決定韃靼命運的大戰即將開始。

不過這場決定韃靼命運的大戰事實上並沒有發生,當韃靼小王子的幾個兒子剛把軍隊集結起來,並且在大帳中商議如何應對大明的進攻時,卻不料韃靼的幾個部落首領忽然反叛,叛軍衝進汗帳之中,把韃靼小王子的幾個兒子全都殺死,然後宣佈向大明投降,少數一些不願意隨他們投降的部落,全都被屠殺一空。

當叛亂的幾個大部落帶着韃靼小王子幾個兒子的人頭來到大明的軍隊時,他們得到了正德的親自接見,然後就是一系列的封賞,只是這些部落頭領在得到封賞的同時,大明也將派人進入他們的部落,一方面統計人口與牲畜,一方面也會將他們納入大明的統治與管理。

韃靼滅亡之後,整個蒙古草原的核心區域已經盡數落入大明的統治之下,只剩下西部一些比較偏遠的地方的部落,還沒有接受大明的統治,只不過這也只是個時間的問題,等到大明穩定了在草原的統治後,就會開始向西部推進,直到完全控制整個草原爲止。

韃靼的滅亡,標誌着困擾中原王朝上千年的北方邊患得到了徹底的解決,特別是隨着水泥路在草原上的延伸,大明的軍隊可以用最快的速度到達草原的任何地方,再加上經濟利益的捆綁,使得整個蒙古草原再也無法脫離大明的統治,當然僅僅靠武力與經濟統治是無法長久的,另外還必須要配合另外的統治方式,那就是教育與融合。

本來周重是想借鑑一下後世滿清對蒙古的統治,比如分而治之、讓蒙古貴族子弟進入京城學習,腐化他們的上層,甚至用宗教麻痹普通的蒙古人,特別是鼓勵蒙古男子成爲喇嘛,據說當時蒙古總人口的三分之一都是喇嘛,由此可見這種政策的可怕。

不過後來周重經過認真的考慮後,卻發現滿清使用的那一套只能部分借鑑,絕對不能全部照搬,比如鼓勵蒙古男子成爲喇嘛,雖然可以削弱蒙古人的數量,甚至讓蒙古變成一塊貧窮愚昧之地,但是日後隨着大明經濟文化的發展,蒙古就會越加追趕不上大明的腳步,而當這種差距越來越大時,蒙古與中原就會再次產生裂痕,甚至最後還是可能會發生戰爭,所以與其把這個問題留給後人,還不如直接在他這一代就解決掉。

於是在這種情況下,周重決定把蒙古徹底的捆綁到大明的戰車上,無論是經濟還是文化都要做到同步,現在大明的商隊已經開始帶動蒙古的經濟發展,於是文化方面自然也要跟進。

首先周重也將蒙古草原劃分成六個省份,每個省份又劃分成若干個州府,每個牧民都有自己屬於自己的戶籍,而且在每個州府都設立至少一所的學校,學校提供食宿,可讓牧民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學校去學習,不過這些學校並不學習詩詞歌賦,而是學習最基礎的漢語,畢竟溝通的第一步必然是語言的溝通,只有當大草原上的牧民大部分都懂得漢語時,草原纔會與中原大地連成一體。

學校除了要學習漢語外,也會學習一些簡單的算術、醫術,這些都是牧民們最常用的學識,其中算術可以讓他們在與漢商們交易時不會吃虧,至於醫術不但可以治人,更重要的是可以治療牲畜,草原上的天災可不僅僅只有雪災、火災,瘟疫同樣是牧民們最怕的災難,有時一場大的瘟疫,就能讓數個部落因爲沒有食物而餓死。

除了上面這些對普通牧民的舉措外,周重也借鑑滿清對蒙古貴族的統治,那就是讓那些蒙古貴族將家中的子弟送到京城,他將專門爲這些蒙古貴族開辦一所學校學習,一方面讓這些貴族子弟成爲人質,另一方面也從思想上改造這些蒙古貴族,當新一代的蒙古貴族在大明的教育下成長起來,他們對大明就帶着天然的親近感,也就更不容易發生叛亂。

也就在周重忙着把蒙古草原納入大明統治的同時,已經去了埃及考察將近兩年的大明水利官員也終於傳來消息,現在整條蘇伊士運河的開鑿路線已經確定下來,這條運河穿過蘇伊士地區本來的四個湖泊,而且全程幾乎都是直線,這使得開鑿路線大爲減少,同時奧斯曼帝國也承諾,他們將負責抓捕奴隸用於開鑿運河,這些奴隸不用花錢,只需要保證他們最基本的飲食就可以了,這樣一來,就大大減少了開鑿費用,但就算是這樣,最後估算下來的運河開鑿費用還是高達兩千一百萬兩,如此龐大的一筆費用,對於大明和奧斯曼帝國來說,都是一筆巨大的開銷。

不過對於奧斯曼帝國來說,蘇伊士運河是在他們的領土內,而且只要運河開鑿成功,那麼他們就多了一條黃金水道,每年都可以爲他們帶來鉅額的收益,相信用不了幾年,就可以把運河的費用收回來,更何況還有大明幫他們承擔一半的費用,這種好機會他們是絕對不會錯過的,所以奧斯曼蘇丹賽利姆已經開始籌措這筆資金了。

周重也沒想到開鑿蘇伊士運河竟然需要這麼龐大的費用,雖然大明只需要承擔一半,但那也要一千萬兩銀子,幸好這不需要大明一下子拿出來,而是分成數年,這樣一來,每年可能只需要一百多萬兩銀子,這筆錢對現在的大明來說,還是可以承擔的。

不過內閣對於這筆龐大的費用卻產生了歧見,主要是開鑿運河耗費時日太長,據那些水利官員估計,最少也需要七年到九年時間,這麼的時間裏,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萬一大明或奧斯曼帝國其中有一方出現問題,那麼很可能會導致運河的開鑿出現中斷。

對於內閣的擔心,周重雖然可以理解,但卻絲毫不擔心,因爲他知道賽利姆雖然活不了幾年了,但是接任蘇丹之位的蘇萊曼卻是奧斯曼帝國曆史上最偉大的蘇丹,在他的帶領下,奧斯曼帝國走上了頂峯,不但重現了當年阿拉伯帝國的龐大領土,同時把歐洲各國壓的喘不過氣來,甚至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歐洲之所以開啓大航海時代,除了對財富的追求外,更是因爲他們時刻受到奧斯曼帝國的威脅,這讓他們不得不出海尋找新的居住地。

想到奧斯曼帝國未來的歷史,所以周重絲毫不擔心對方會沒錢修建運河,至於大明這邊,他就更不擔心了,現在他還不到三十歲,正處於年富力強的時期,而且大明經過他的一番整治後,各方面都呈現出欣欣向榮的景象,可以說就算從現在開始他什麼也不做,整個大明也依然會靠着慣性向前發展,這種發展可能在上百年內都不會停下來。

不過周重也並沒有因此而對蘇伊士運河完全放心,特別是奧斯曼帝國即將迎來最爲輝煌的時期,如此一來,隨着奧斯曼帝國的強盛,他們很可能爆發出更大的野心,甚至很可能會想要撕毀之前的蘇伊士合約,向大明的船隻徵收重稅。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周重也要提前做好準備,大明雖然距離蘇伊士運河十分遙遠,不可能派陸軍過去,但是大明的海軍卻可以到達遙遠的紅海,特別是在之前簽訂合約時,大明就取得了進入紅海的亞丁灣的駐軍權,這條合約自然要好好利用,只要能夠在那裏保持着一支強盛的海軍,控制船隻在紅海的進出,到時就可以將蘇伊士運河的利益分出一部分。

也正是在這種情況下,周重決定從南洋艦隊中單獨分出一支艦隊,並且在阿拉伯半島最南端的亞丁地區建立一個港口,那裏將是大明在海外最西方的一塊飛地,當然這僅僅是暫時的,說不定過了幾年後,大明會在更遙遠的地方建立自己的港口。

其實大明的海軍也同樣面臨着一場巨大的改編,當初周重將南洋做爲最主要的移民地,所以在建立的三支艦隊中,東海艦隊和南海艦隊都是內海艦隊,主要作用是稽查和防守,只有南洋艦隊纔是真正用於海外作戰的艦隊,當初大明能夠在那麼短的時間內統治南洋,最主要的就是有這支強力艦隊做爲後盾。

不過現在隨着南洋統治的穩固,原來的南洋也成爲大明的內海,大明的外海變成了更加廣闊的印度洋與太平洋,雖然現在太平洋還沒有進行真正的探索,但是印度洋卻已經成爲大明海軍的遊樂場,無論是葡萄牙人還是阿拉伯人,他們都得遵守大明的規矩才能生活下去。

也正是在這種情況下,大明海軍原來的編制已經不能再適應現在的發展,所以對海軍的改編也是勢在必行,只不過在改編海軍之前,卻有另外一件與大海有關的大事要周重親自處理。rs 自從多年前大明佔據了馬六甲海峽後,整個南洋就成爲大明海軍的後花園,經過幾年的努力,最終將南洋的幾座大島都建立了殖民地,大明國內因災荒或其它原因所產生的難民被遷移到這裏,使得大明對南洋的統治越來越穩固,對各個大島的開發也越來越深入,再加上南洋豐富的物產,使得南洋慢慢成爲大明最富裕的地區之一。

隨着南洋的穩固,再加上大明本土工商業的發展,使得大明商隊開始進入印度洋,再加上大明海軍的英勇作戰,最後終於打敗了葡萄牙人,使得大明控制了印度洋的幾條重要航線,經過這些年的發展,印度洋的北部與中部已經被大明所統治,只有南部距離非洲比較近的區域,才由退縮到那裏的葡萄牙人統治。

不過相比大明在印度洋的統治,對於更大的太平洋卻還是毫無寸進,其實這樣說也不太準確,因爲無論是大明沿海還是南洋,從廣意上來說都屬於太平洋,不過除此之外,剩下的太平洋大部分區域,都還是一片空白,雖然周重早就佔據了倭國的江戶灣,做爲大明開發太平洋的前進基地,但是這些年過去了,江戶灣卻還是沒有派出一艘船進入太平洋。

其實並不是周重不想開發太平洋,只是太平洋實在太大了,做爲世界上最大的大洋之一,太平洋幾乎佔據了世界海洋麪積的一半,而且在如此廣闊的海面上,可以居住的海島數量也不多,大多都集中在南半球的澳洲附近,北半球的洋麪上卻沒有什麼大的海島,這也使得大明想要通過太平洋去美洲就變得十分困難。

對於位於南半球的澳洲,周重暫時還沒有開發的打算,一來是路途遙遠,雖然通過南洋可以十分方便的進入澳洲,但是現在光是一個南洋。大明還沒有消化完畢,更別說是遙遠的澳洲的,不過還是有一些膽大的商人爲了追求利益,從南洋發現了到達澳洲的航線,並且從那裏帶來一些澳洲的物產,比如袋鼠等奇異的動物,以及黃金等貴重金屬。

當然周重這些年也並不是一直沒有進入太平洋的打算。他只是在做一些前期的準備,比如倭國的江戶灣。那裏就是做爲開拓太平洋的前進基地,而且這些年大明派了不少從江戶灣出發,尋找一條流經江戶外海的洋流,這條洋流被稱爲北太平洋暖流,順着這條洋流,可以十分方便快捷的到達美洲。

經過數年的觀測,現在大明已經可以確定北太平洋暖流流經的位置與方向,甚至江戶灣的官員還數次上書朝廷,希望可以儘快安排船隻進入這條暖流。 婚寵撩人,軍長壞壞 從而到達傳說中的美洲,據大明從葡萄牙人那裏得到的消息,美洲那裏遍地都是黃金和白銀,這也吸引了無數人的目光,可以說這些人都在等着這條航線的打通。

只可惜這些年周重要忙着改革大明內部的弊端,又要指導海軍在南洋和印度洋的發展,根本無暇顧及太平洋。而且他並不認爲西班牙會歡迎他們進入美洲,雖然西班牙在美洲的勢力纔剛剛起步,但他們已經佔據了文明程度最高的中美洲,若是大明的船隊到達那裏,很可能會與西班牙人發生衝突,甚至發生戰爭。

也正是因爲上面的這些原因。所以才使得大明對太平洋的開拓計劃一拖再拖,不過在正德平定了北方的韃靼後,整個大明基本上已經沒有什麼外部的敵人了,西藏早就內附,成爲大明的烏思藏都司,以前大明對西藏的統治十分薄弱,不過隨着國力的增加。大明對西藏的統治也有所加強,至於西藏北部的亦力巴里,更是不值一提,正德的下一個目標就是它,沒有外部的威脅,周重終於把目光投向了太平洋。

正德二十年九月,一支早已經準備多時的大明船隊從江戶灣出發,這支船隊的規模並不是很大,只有五艘船,不過這五艘船都是特製的遠洋海船,性能都是一流的,而且船上也裝備有大量武器,這樣的武裝力量別說是海盜了,就算是遇到西班牙的正規海軍,打不過也可以逃脫。

這支船隊主要是用來探索航線,否則船隊的規模會增加數倍不止,因爲不少大明人都聽信了葡萄牙人宣傳的那個消息,認爲美洲真的遍地都是黃金和白銀,所以國內不少人都對探索美洲充滿了嚮往。

周重雖然明知道葡萄牙宣傳這個消息沒有安什麼好心,他們是想把大明的注意力轉移到美洲那裏,讓大明與西班牙人發生衝突,從而減輕自己身上的壓力,甚至能夠讓他們重新奪回印度洋的控制權,不過周重卻並沒有向國內的百姓說明真相,因爲他需要這種信念激發大明百姓對美洲的探索慾望,只有這樣才能更快的打通與美洲之間的航路,甚至直接在美洲殖民,搶奪新大陸的資源,相信等到探路的船隊回來後,大明將會掀起一股探索新大陸的熱潮。

當探索美洲的船隊從江戶灣啓航時,遠在北京的周重卻是坐自己的書房內,看着上海海軍學校送來的報告,這份報告記錄着賽利姆的幼子穆拉德在軍校中的表現,對方已經進入軍校將近三年時間了,每隔三個月,軍校都會把他的表現記錄下來送到周重這裏。

奧斯曼帝國是唯一一個可以與大明相媲美的強大帝國,兩國雖然正在合建蘇伊士運河,但是國與國之間的關係向來都是十分脆弱,而且隨着大明收復了草原,並且正德計劃向西域進軍時,日後難免會與這個龐大的帝國交鋒,爲了削弱這個龐大的帝國,穆拉德這枚暗棋就顯得越發的重要,因此周重需要知道穆拉德在大明的表現,並依照對方的表現制定自己的計劃。

周重看着手中的這份報告,邊看邊不停的搖頭,不得不說,奧斯曼帝國的繼承人制度雖然殘酷,甚至可以說是毫無人性,但是這種制度挑選出來的繼承人卻是十分優秀,穆拉德能夠成爲蘇萊曼的替代品,除了他的運氣比較好外,另外他的才能更是十分出色,在軍校中的表現簡直可以用天才來形容,每次考覈都是特等,同一年入學的軍校學員中,幾乎找不出來比他更優秀的學員。

不過穆拉德在學業上雖然表現出驚人的能力,但是他也並不是沒有缺點,比如他從小受到嚴酷的教育,使得他根本不會與人交往,在軍校中根本沒有任何朋友,不過這也不奇怪,畢竟他本來就是受到的君王教育,身爲一個君王,他是不需要朋友的,甚至不需要任何的感情,比如像奧斯曼現任的蘇丹賽利姆,他就是一個連兒子都可以屠殺的怪物。

想到賽利姆,又看了看手中關於穆拉德的報告,周重不禁想到了自己的大兒子朱載垣,按照之前正德下的聖旨,載垣已經被立爲太子,雖然他才十二歲,但是爲了成爲一個合格的大明皇位繼承人,現在就已經開始接受嚴格的皇家教育,甚至連內閣也專門對載垣的教育問題討論了好幾天,畢竟這關係到大明皇位的傳承,也關係到日後大明帝國的走向,由不得他們不謹慎。

對於自己兒子受到的皇家教育,周重開始時並沒有在意,但是當他看到兒子每天都有繁重的學業需要完成,不但要學習禮儀,而且還要學習大量的儒家經典,據說是讓年輕的太子從小受到聖人學說的薰陶,日後不能像正德那樣成爲一個只知道玩樂的君王。

周重看到這種情況後,他立刻利用自己的監國身份暫停了兒子的學業,因爲他覺得大明的皇家教育出了很大的問題,學習禮儀他不反對,甚至學習一些儒家經典也沒問題,但是自己的兒子日後是要做帝王的,而不是要考秀才,他只需要大概瞭解一下儒家的學說就可以了,沒必要每天死記硬背那麼多東西,這不是一個君王要學習的東西。

於是在這種情況下,周重親自制定了對兒子的教育,首先那些皇家禮儀肯定還是要學的,但是除此之外,朱載垣不需要再背誦那些儒家經典,而是每天花費大量的時間跟隨周重學習處理朝政,甚至每當有時間時,周重還會經常帶兒子到民間走一走,親身體會一下民間的疾苦,瞭解一下百姓們的想法,知道他們最想要的是什麼,只有知道這些,他日後才能做一個好皇帝。

除了學習治國,周重還把一些學科做爲兒子的輔助學習科目,比如算學、生物、物理等等,這些東西大都是周重從後世帶過來的,現在他需要用這些培養兒子的學習興趣,畢竟除了身爲一個帝王外,載垣同樣是個人,更是一個孩子,他需要有自己感興趣的東西,只有這樣,他才能形成完備的人格,不至於像正德那樣,成爲一個性格上有缺陷的帝王。 時光荏苒,轉眼間又是一個十年過去了,周重也再次做了整整十年的監國,不過他現在已經在逐步把政務交給自己的兒子朱載垣,畢竟他已經二十多歲了,而且前幾年也已經大婚,甚至還給他生了一個孫子,所以周重現在開始把生活重心轉移到家庭上,政務上大都交給內閣和朱載垣處理。

相比周重的兒孫滿堂,身爲大明皇帝的正德卻是一直獨自呆在西域,無論周重給他寫過多少信,正德也不肯回來,後來正德的妻子夏皇后也不願意呆在京城,於是帶着人去了西域,現在一直陪伴地正德身邊,也許是夏皇后此舉打動了正德,聽說他們夫妻二人現在的感情十分不錯。

當然正德這十年來在西域也沒有浪費時間,他在整合了蒙古騎兵後,一路向西征伐,滅掉了亦力把裏後殺進西域,這使得中原王朝自從唐朝之後,再次進入到中亞地區。

中亞地區本來是帖木兒汗國的領地,但是就在正德二年時,帖木兒汗國因爲內戰等問題,使得國力大衰,最後被烏茲別克人所滅,烏茲別克也是遊牧民族,內部都是由一個個的部落組成,表面上他們對外稱爲烏茲別克汗國,但其實內部是還是分裂爲一個個的大小勢力,而且彼此之間爭鬥不休。

實力分散的烏茲別克人根本不是大明軍隊的對手,所以當正德帶領着大軍殺進中亞時,烏茲別克人節節敗退,原來的帖木兒汗國的首都撒馬拉罕也被大明攻陷,成爲大明在中亞地區最重要的軍事重鎮。

不過中亞地區實在太廣闊了,正德帶領的大軍雖然在中亞沒有對手,但是隨着戰線被拉長,使得國內對軍隊的補給也十分吃力,於是在這種情況下,正德也無力完全佔據原來帖木兒汗國的領土,最後只佔據了帖木兒汗國巨大領土的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二依然由烏茲別克人所統治。

只是戰爭雖然停止了,但是大明對外的經濟擴張卻更加迅速,特別是對於那引起烏茲別克人,他們已經被大明的軍隊給打怕了,最後不得不與大明簽訂了通商條約,允許大明的商隊經過他們的領地去小亞細亞半島,也就是奧斯曼帝國的領土,這也意味着漢唐時的陸上絲綢之路再次被打通。

在大明向西方擴張的同時,周重也沒有忽略東南方向的擴張,特別是東南半島的越南等國,本來當年成祖之時,大明已經滅掉了越南,並且設立了效忠交趾承宣布政使司,可惜百年前越南人黎利發動了南山起義,再次把越南從大明獨立了出去,而且與大明確立了臣屬關係,只是這種關係並不穩固,大明也經常支持東南半島的其它幾國對越南進行打擊。

以前大明國力受限,所以不能直接出兵東南半島,不過後來隨着大明國力的增強,對東南半島的各個國家也開始強硬起來,特別是曾經反抗過大明的越南,更是直接受到大明的打擊,這並不僅僅是爲了報復當年越南人的反抗,更是因爲經濟利益。

越南的領土是一個狹長的長條形,而且把東南半島東部海岸幾乎完全佔據,本來越南南部是占城的領土,但是在幾十年前,占城已經被越南攻陷,現在占城雖然名義上還是一個國家,但其實已經成爲越南的附屬,而且占城同樣是大明的屬國,當年曾經向大明求救,可惜大明當時國力不足,雖然要求越南退出占城,但最後卻被越南拒絕。

也正是在這種情況下,大明打着幫助占城獨立的旗號,從水陸兩邊對越南的黎朝發起進攻,僅僅只用了一個月的時間,就把越南的大部分軍隊給打垮了,並且佔據了沿海的各個重要港口,這些港口在大明的手中將會發揮更大的作用,也讓大明與南洋各地的聯繫更加緊密。

而且在十年的最後一年裏,大明與奧斯曼旁邊合作修建的蘇伊士運河也終於成功通航,亞洲與歐洲的船隊都可以通過這條運河互相來往,這不但增加兩大洲的文明交流,同時更是極大的促進的兩地的經濟交流,其中受益最大的就是大明,霸佔着南洋與印度洋的大明可以自己的船隊通過這條運河直接送到地中海,與威尼斯等地的商人進行交易,這讓大明的海貿交易量直接上升了一個臺階。

當然了,奧斯曼帝國做爲蘇伊士運河的直接控制者,他們每年都可以從運河中賺取鉅額的稅收,這也成爲奧斯曼帝國的一大財源,不過他們對運河過往船隻的收稅數目也不是隨意制定的,而是必須經過大明的同意,一來大明是運河的承建方之一,二來大明的商船也是運河最大的使用者,最後則是大明在亞丁灣也保持着一支強大的海軍,控制着進出紅海的船隊數量,所以大明對蘇伊士運河也擁有相當的話語權。

說起來大明與奧斯曼帝國自從簽訂了蘇伊士運河條約後,雙方的關係一向十分不錯,哪怕是在賽利姆死後,蘇萊曼成爲新的蘇丹,這位年輕的蘇丹更是積極的與大明展開交往,雙方在工商業方面有過很多的合作,其中不但有民間的合作,甚至大明還同意向奧斯曼帝國出口一些武器,比如大明的火炮、火槍和刀劍等,這些都是擴張中的奧斯曼帝國急需的。

不過猛獸終歸是猛獸,他們也許可以在短時間內和平相處,但是等到時間一長,遲早會爆發出一些衝突,大明與奧斯曼帝國也是如此,隨着大明在中亞地區的擴張,奧斯曼帝國同樣也開始向東擴張,而且他們已經數次打敗新興的薩法維帝國,將自己的國土推進到阿塞拜疆地區,只要等到他們徹底的滅掉薩法維帝國,就可以進入到原來的帖木兒汗國境內,到時他們與大明恐怕很難和平相處。

另外蘇伊士運河每年的鉅額利潤,使得奧斯曼帝國對其更加的重視,而且他們連年對外征戰,需要龐大的財政支持,現在蘇伊士運河就是他們的經濟後盾之一,甚至他們想要把徵稅的額度提高一些,但這卻無疑會損害大明的利益,所以雙方在這個問題上已經發生了分歧,只是現在時間還短,暫時還沒有爆發出來。

除了上面之外,大明最重要的突破就是在太平洋上的利益了,十年前大明組織了第一支探索船隊去了美洲,由於事前做了充足的準備,所以這次探索十分順利,船隊很快到達了美洲,並且沿着北美洲的海岸線南下,最後終於來到中美洲,並且還遇到了西班牙人。

西班牙人見到大明的船隊後,也同樣十分的驚訝,雖然歐洲有不少人相信大地是圓的,但是這個猜測並沒有得到證實,所以他們一直認爲大明在自己的東方,但是沒想到大明卻突然從自己的西方出現,這讓西班牙人一時間無法相信。

西班牙人早已經將美洲看做是自己的私人領地,任何其它勢力的入侵,都會被他們當成敵人,因此在西班牙人反應過來後,很快就對大明的這支探索船隊進行了攻擊,只是他們的海上力量都集中在美洲的東側,對於從西邊來的大明船隊頂多是封鎖海岸,不讓大明的船隊靠岸補給,但是美洲的海岸線很長,這種封鎖對大明的船隊並沒有太大的作用,除了剛開始時大明損失了一些人手外,其它的並沒有太大的傷亡。

不過大明船隊的到來,也讓西班牙人從獨霸美洲的美夢中清醒過來,他們立刻組織人手探索到達美洲西海岸的航線,最後他們終於找到了後世的麥哲倫海峽,雖然這條海峽十分危險,但卻讓西班牙人調集了數支艦隊到達西海岸,防備大明船隊的再次入侵。

西班牙人實在太貪心了,他們明明知道兩大美洲廣闊無比,但卻依然想要阻止其它勢力的入侵,在原來的歷史上,他們的確憑藉着強盛的國力把歐洲其它國家擋在美洲外面,但是後來隨着他們的衰弱,歐洲各國紛紛進入美洲,很快把西班牙的勢力瓜分一空,除了美洲那些西班牙與當地人的混血兒外,西班牙幾乎沒有在美洲留下什麼東西。

周重知道美洲的重要性,也對那裏廣闊的土地和豐富的資源十分垂涎,所以他對美洲也是勢在必得,當探索船隊回來後,並且得知了與西班牙人的衝突,這讓他十分惱火,又加緊派出幾支探索船隊,徹底的將航線搞清楚後,這時的大明海軍也已經改編完畢,新組建的太平洋艦隊第一次出征,目標就是打敗西班牙人在西海岸的所有勢力,並且在那裏建立一座屬於大明的港口。

就是在這種情況下,大明與西班牙人的戰爭終於爆發,當大明艦隊與西班牙人的艦隊在美洲西海岸相遇時,兩支艦隊爆發了第一次衝突,這也揭開大明與西班牙之間延續了上百年的戰爭帷幕。RS 說起來西班牙人的艦隊實力還不如葡萄牙人,大明可以打敗強大的葡萄牙艦隊,自然也可以打敗西班牙艦隊,更何況這次出征的太平洋艦隊還是大明海軍中的精銳,雖然勞師遠征有些吃虧,但是打敗西班牙人並沒有費太大的力氣。

不過首次交戰的西班牙人並沒有氣餒,國內正在組織第二支艦隊出征,看樣子是無論如何也要把大明趕回去,但是這時大明已經在北美洲和中美洲各佔據了一個港口做爲自己的據點,開始真正的美洲殖民,期間西班牙人雖然也想過從陸地上與大明交戰,但是幾次接觸戰後,西班牙人發現自己並不佔任何優勢,大明的軍隊不是那些連鐵器都沒有美洲人,而是擁有火槍和火炮的強大軍隊,所以在吃了幾虧後,他們只能選擇默默忍耐,等待着國內艦隊的到達。

接下來的數年裏,大明與西班牙就在美洲展開了無數次的戰爭,雙方投入了大量的海陸軍隊,整個美洲西海岸戰火連天,甚至陸地上的戰爭還把當地的美洲人牽扯進來,這主要是西班牙人對美洲人實行的屠殺激起了這些人不滿,現在看到大明的到來,本着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的想法,開始與大明展開合作,而大明也願意給西班牙人找一些麻煩,於是就給了這些美洲人許多幫助,比如武器方面,這使得美洲人戰鬥力大增,開始組建起小股的部隊騷擾西班牙人後方。

不過西班牙人也不傻,他們感覺到大明與美洲人聯合在一起後,也立刻轉變策略。開始扶持一些美洲人做爲自己的幫手。結果整個中南美洲是亂成一團。無論是海洋還是陸地上,到處都是戰爭。

大明的國土遼闊、人口衆多,而且工商業十分發達,這使得大明的國力強盛之極,可以支持海外的軍隊長年累月作戰,但是西班牙卻沒有這個優勢,所以他們在與大明激戰了幾年後,國力大幅度衰退。再加上歐洲也不太平,他們必須要保持足夠的力量自衛,於是在這種情況下,這場西班牙與大明的殖民地爭奪戰,最後以西班牙主動求和做爲結束。

大明與西班牙雙方簽訂了條約,在美洲劃分了各自的勢力範圍,其中大明佔據美洲的西海岸,而西班牙則佔據美洲的東海岸,想要進入對方的勢力區域,必須經過對方的同意。至於陸地上的劃分。就沒有太明確的條約,只是籠統的制定了“誰先發現就屬於誰”的條文。而且雙方都要保持克制,不能擅自發生衝突等等,這主要是美洲的區域太大了,短時間內兩國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利益衝突。

當然這種和平其實是十分短暫的,因爲大明與西班牙的戰爭並沒有決出勝負,確切的說,是雙方都沒有認輸,西班牙只是因爲國力不繼,所以才暫停了戰爭,而大明則需要時間搶佔美洲的地盤,所以才達成了這麼一份條約。

但是在短短几年後,大明與西班牙再次發生衝突,然後就是一場打打合合,似乎沒有止境的戰爭,這場被後世稱之爲“美洲爭奪戰”的戰爭足足打了上百年,最後以西班牙的衰落而結束,而大明則趁機接管了西班牙在美洲的地盤,成功的佔據了大半個中南美洲。

對於這些海外的擴張,周重其實在幾年前就已經不太重視了,一來大明的國土已經足夠龐大了,人口的增長已經有些跟不上了,二來太大的領土在管理方面也有些問題,比如南洋那裏,就有人想要劃地爲王,只可惜還沒等他們發動,就被錦衣衛察覺到了,然後就是大軍的清剿,而且對於這樣的分裂勢力,周重一向是心狠手辣,每次都是血流成河,這也極大的威懾了那些野心家。

隨着兒子朱載垣的成長,周重也在慢慢的放權,畢竟相比之下,他的長子纔是大明合法的繼承人,他可不想因爲皇位而讓兒子對自己產生怨恨,甚至發生父子相殘的慘劇。不過周重雖然在放權,但他最後卻又做了一件事,那就是限制皇權。

皇權是個很危險的東西,特別是對於大明這樣龐大的一個國家,整個國家的安危都系在皇帝一人身上,若是遇到一個英明或平庸的皇帝,對於帝國來說都是一件好事,甚至一個發皇帝會讓帝國更加興盛,但若是遇到一個胡作非爲或昏庸無道的皇帝,那對整個國家來說簡直就是一場災難,歷史上無數次的教訓告訴我們,皇帝對於一個帝國來說實在太重要了。

想要改變皇帝對帝國的影響,就必須削弱皇權,只有皇帝手中的權力變小了,那麼他對帝國的影響也就變小了許多,哪怕是遇到一個昏庸無道的皇帝,對大明所造成的傷害也是有限的,而想要限制皇帝的權力,周重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內閣。

當年太祖朱元璋廢除了宰相之位,將大小政務都一下子攬到自己身上,可惜皇帝不是超人,他也需要一些人來分擔自己的政務,於是在這種情況下,內閣就出現在,而且慢慢的形成完備的內閣制度,可以說內閣已經完全的替代了原來宰相的位置。

皇權與相權向來都是相輔相成卻又相互牽制的,朱元璋的無心之舉,把相權分擔內閣的幾個大臣身上,這樣就不用擔心朝中會有權臣出現,而且內閣可以承擔更多的政務,這也從皇帝手中分去了更多的權力,當年正德不理朝政,大明依然運轉如故,這些都是內閣的功勞,而想要限制皇權,內閣就是最合適的工具。

於是在這種情況下,周重開始制定一部最高法,將皇權與相權做了明確的劃分,其實這就是一部憲法,而且在督察院的地位提升之後。大明的司法已經從行政中獨立出去。所以這部憲法的出現。不但限制了皇權,同時也讓督察院有了限制內閣權力的正式工具,但是督察院同時又受到皇權與內閣的雙重製約,三方制衡之下,形成一個三角形的穩固關係。

有了這部憲法,就可以將皇權限制在一定的範圍之內,而且當皇帝想要違反憲法之時,內閣有權駁回命令。這點也是內閣對付皇權的老手段了,只是現在被正式寫進憲法,使得內閣可以有法可依,至於都察院,則可以監督皇帝對自己權力的使用,若是違反憲法,同樣會被都察院所告誡,甚至對皇權做出限制。

爲了使憲法具有權威性,特別是對皇權進行限制,僅僅只靠內閣和都察院還是不夠。最重要的還是要得到軍隊的支持,按照憲法的規定。皇帝是軍隊的最高統帥,大明的所有軍隊都受到大明皇帝的指揮,但這一切是在皇帝沒有違反憲法的前提下,若是皇帝違反憲法指揮軍隊,特別是用武力威脅內閣和都察院時,軍隊將暫時脫離皇帝的指揮,這點也被周重寫進軍校的校訓中,每個軍官都要學習憲法中關於軍隊的條例,讓他們明白自己在什麼情況下該如何做。

另外皇帝雖然擁有對軍隊的最高指揮權,但平時軍隊卻依然受到兵部的管理,只有在發生對外戰爭或內部叛亂時,皇帝纔有權調動軍隊。

相比軍事方面受到的限制,皇帝對行政與司法方面反而擁有更大的權力,因爲皇帝都有權對行政與司法提出自己的見解,甚至擁有相當的決議權,這是來自皇位本身的權利,內閣與都察院也無法對其進行限制。

周重對於皇權的限制,一開始受到不少人的指責,特別是有相當多的人認爲,周重之所以限制皇權,是因爲他擔心自己的兒子登基後,會削弱他這個監國的權力,所以纔會對皇權進行限制,這種說法不但合情合理,而且具有極強的鼓動性,甚至連周重的兒子朱載垣都因此有些疑惑,後來還是周重將他叫到書房,將自己對大明的打算完全交待出來,這才讓朱載垣明白了父親的苦心。

正德三十年時,已經四十五歲的正德不甘寂寞,再次發軍攻打烏茲別克人,希望可以搶在奧斯曼帝國之前,把整個帖木兒汗國原來的領土搶佔過來,本來一切都進行的十分順利,但是當戰爭快要結束時,正德忽然在戰場上馬失前蹄,身體受到重傷,本來是可以治好的,但再加上水土不服的原因,結果導致正德高燒不退,最後終於死在了中亞的戰場上。

正德的去世,標誌着大明舊時代的落幕,同時也標誌着大明在中亞擴張的結束,當正德駕崩的消息傳到北京時,周重把自己關在書房中痛哭了一場,等到他走出書房時,立刻讓人準備兒子朱載垣的登基大典,畢竟國不可一日無君。

朱載垣登基後,周重就徹底的把朝政放手了,正德的遺體並沒有運回北京旁邊的皇陵安葬,而是被安葬在中亞南部,也就是後世的阿富汗與巴勒斯坦的交界地區,那裏也是正德戰死的地方,而且這也是正德的遺命,因爲只要他的陵墓在這裏一天,大明就一天不會放棄對中亞的統治。

周重萬里迢迢來到中亞參加了正德的葬禮,這場葬禮並不是以皇帝的國葬之禮,而是按照正德的遺命舉行的軍葬,在正德的陵墓周圍,是所有在中亞戰死將士的陵墓,他們將用自己的身軀繼續守護着大明的皇帝陛下。

周重在正德墓前再次痛哭了一場,然後忽然從大明消失了,同時消失的還有他的妻妾兒女們,整個大明只剩下朱載垣這個長子做皇帝,而每當別人問起周重的下落時,朱載垣卻只是苦笑不止,因爲他不能告訴別人,自己的父母着兄弟姐妹去遊玩了,唯獨把自己扔下來做皇帝。

多年之後,大明忽然出現了一樣新的交通工具,這種交通工具名叫火車,可以在鐵軌上日行千里,而且只消耗煤和水,奔跑起來吞吐着黑煙,十分的有趣,而且更加有趣的是,火車這件新發明並不是大明本土的人發明的,而是從南洋之南的澳洲傳來的,那裏已經有不少漢人定居,而且發展十分的迅速,特別是澳洲的東南沿海,更是漢人的聚居地,據說那裏的龍蝦比人都大,另外還有海蔘等美食,是一處休閒的好去處。(全書完)

全書完 楔子

大明弘治十八年,北京紫禁城內廷乾清宮中,一生勤勉的大明皇帝朱祐樘雖然纔剛到三十六歲,但卻已經是滿臉皺紋,而且他的生命也即將走到盡頭,臉上滿是灰暗之色。更加可怕的是,朱祐樘的鼻子中正在不停的向外流血,怎麼都止不住,只能由旁邊侍奉的少年時不時的擦拭。

朱祐樘也感覺到自己的大限將至,之前將劉健、李東陽、謝遷等大臣召入宮中,命他們幾人照顧太子,並將皇位正式傳給太子朱厚照,也就是現在他身邊侍奉的少年。之後朱祐樘將所有人都趕出乾清宮,只留下朱厚照一人。

朱厚照今年才十五歲,身材英挺相貌俊朗,雖然臉上還帶着幾分少年的稚氣,但是可以看出,日後肯定是個陽光帥氣的大帥哥。只是現在他的臉上卻滿是悲痛之色,一邊幫父親擦拭鼻血,一邊默默的流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