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倒是有這個可能。”系統說,“畢竟他附身在項羽身上那麼久了。”

“這個事的重點可不是你給我們賠不是!”張謙說。

“那你想怎樣?”刑天問。

“你以後要是還是這個性格,我們可就不敢在幫助你了,”張謙說,“之前幫你的這些忙也權當我們做好人好事了。”

“你…”刑天一愣。

“你跟我們是一夥的,是站在一邊的!”張謙正色說,“你如果隨隨便便就發火了,就要跟我們鬧矛盾搞內訌甚至打起來,那我們怎麼敢還和你站在一邊?”

“那我以後改改脾性就是了。”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啊!”張謙說。

“你看我說了你又不相信我。”刑天說。

“這樣吧,”張謙笑了,“你答應我一件事。”

“你說。”刑天說。

“我們以後還是會幫助你,還和你站在一邊,但是你以後有事得聽我的,不能隨便跟我們搞內訌,行不行。”

“我還得聽你的?”刑天一挑眉毛。

“這樣我們才能放心。”張謙說,“你同不同意吧。”

刑天考慮了一下,心想無所謂,就這麼嘴上承認聽他的又能怎麼樣,又不用立誓,於是一點頭:“行。”

“哈哈,那就好。”張謙開心的笑了。

系統也笑了:“魂契生效了。” “你這種陰險的本性是改不了了。”系統接着笑道,“真是逮着誰算計誰。”

“這怎麼能是算計?”張謙說,“我這只是防患於未然好吧。”

“哈哈,好,好一個防患於未然。”系統笑着說。

看着刑天回了自己房,張謙也擡腳走向許雯的房間,一邊走一邊正色問系統:“眼下我該怎麼繼續?”

“你其實一直都忽略了幾件事。”系統說。

名門寵婚之大牌明星 “幾件事?什麼事?”

撩寵嬌妻,大叔輕點愛 “首先第一件,就是我之前曾經說過的‘八荒名劍’。”系統說,“你現在有了其中的三把,還有五把你沒有拿到。”

“在哪?”張謙趕緊問。

“你忘了嗎?當初巨闕劍是從哪裏得到的?”

“是從…南宮魔尊手裏搶過來的啊。”張謙說。

“對啊,所以呢?”

張謙猛一拍大腿:“對啊!我怎麼就忘了這茬了呢!”

系統這一點給他點通了。

那些妖魔已經全都被抓走了,所以張謙完全可以去四位魔聖的宮殿去走一圈,尋尋寶什麼的!

反正東方千海魔聖已經死了,另外三位魔聖中有兩位已經是自己的手下,還有一個也無所謂了,自己去他們的宮殿走一圈找點自己想要的東西這也不過分!

沒準還能找到什麼厲害的法寶丹藥之類的!

張謙興奮了。

想到就做,張謙和鎮元子他們打了個招呼就離開了五莊觀,朝着西北方向一路疾飛。

五六分鐘後,蒼茫宮。

蒼茫宮如今已經是名副其實,一片蒼茫,一個人影都沒有。

張謙在這碩大的宮殿裏轉了幾圈,確認了一遍,的確除了他之外一個人也沒有了。

根據之前的記憶,張謙首先來到了蒼丘魔聖的議事堂,上次爲了救鐵皇龜,他就在這裏轉了幾圈,當時就感覺這裏似乎有一些寶物的氣息。

一腳踹開了議事堂的鐵門,張謙大搖大擺的走了進去。

上次沒像模像樣的仔細看看這裏,這次一看,張謙頓時覺得這一趟沒來錯。

他首先就看到了議事堂裏那一排高大的書架,書架上擺放着各種各樣的古書,張謙隨意的拿起了一本,卻看到了非常熟悉的三個字——《金-瓶-梅》。

臥槽!張謙心說,牛b啊!

這是誰的書架?這是魔聖的書架!

連魔聖都看這本書,足以說明這本書到底有多火爆了!

翻開一看更得不了,好傢伙,這還不是那種文字類的小說,這還是他媽連環畫,俗稱本子!

這種三俗的書刊理應沒收!張謙心想着,把這本書收進了系統空間。

他又仔細的翻找了一下,然後心裏就炸開了。

除了這本神書以外,書架上還擺着諸如《醋-葫-蘆》、《隔簾花影》、《國色天香》、《空空幻》…等等類似的書!

而且還全他媽是圖畫的幾乎沒字的!

媽的,張謙無語了,這魔聖…是個銫魔吧!

艹,這都什麼書啊!

你好歹擺幾本魔功心法、術法祕籍什麼的吧!淨擺些皇書你是打算要幹嘛?開一個另類圖書館嗎?

得虧被抓走了,這要是留在人間絕對是個禍害!

“先別那麼早下定論,”系統止住笑,說道,“還記得我之前說過吧?有些高手強者喜歡用這種類似的東西來吸引某些偷盜者的注意力,這些東西存在目的想必也是這樣。”

張謙點了點頭,隨便吧,反正都得沒收!

收走了這一片書,書架上立刻就空了三分之二還要多。

剩下的那些書張謙翻看了一遍,要麼是古典書籍,要麼是歷史書籍,張謙都沒什麼興趣,隨便翻了翻也就扔了。

書架空了,張謙看着這個空空的書架,眉頭一皺,發現事情並不是那麼簡單。

書架上的隔板顏色有的深有的淺,而且按照這種深淺的排列,張謙離遠了一看,這種排列似乎是一個八卦陣的樣子。

八卦陣?張謙皺起眉毛。

系統突然說:“你注意看看這個八卦的中心位置。”

張謙立刻看去,立刻就看到了在中央位置的那塊隔板上的光線似乎不太對。

“光線有問題。”系統說,“你過去摸摸看。”

張謙走過去,伸手一碰,立刻眼睛瞪了起來。

那快隔板上明明沒有放任何東西,但是他的手卻摸到了一個比較光滑的類似於水晶球的那麼一個東西。

他使勁一抹,手心位置立刻光芒四射,緊接着真的就出現了一顆透明的水晶球。

張謙心說這東西應該就是機關了,這個書架想必應該是別有洞天。

但是水晶球存在了一小會之後,又悄然消失在了空氣中,但張謙手放上去還是能摸到,抹了幾下,水晶球又出現了。

但是這卻陷入了一個死循環,水晶球出現之後不管他用什麼方法都沒用,到最後水晶球都會重新消失。

“這是什麼新奇機關?”張謙樂了,“有點意思。”

“讓我想想。”系統說,“這種機關我似乎有那麼一點印象,但是這一時半會也想不起來這是什麼玩意了,你給我一點時間。”

沉默了一會,張謙問:“有沒有想到啊?”

系統說:“沒有……”

“靠,”張謙說,“我很信任你啊大佬!”

“但是我暫時就是想不出來啊!奇了怪了,明明很熟悉的!”系統說,“要不你先看看別的,我自己再琢磨琢磨。”

張謙只能留下一個分身在這看着,自己去別的地方轉去了。

當初吸收了幾個魔頭的記憶的時候,他從記憶中看到了武器庫和魔聖藏寶庫的信息,只不過這些信息都比較模糊。

但張謙還是憑藉這些模糊的信息一路來到了地下監牢這邊。

根據信息顯示武器庫就在這邊,張謙猜測,武器庫裏應該會有一些比較好的東西。

但是來到這裏之後張謙卻是一頭霧水,他怎麼轉也找不到那個武器庫在哪。

轉了一會毫無頭緒,張謙索性又跑到了信息中顯示的魔聖藏寶室的大致位置,但是來到這之後他還是傻眼,大致位置是在這裏,但是具體位置他也不知道。

他還妄想自己來到這的時候能發現什麼蛛絲馬跡呢! 結果全是白扯。

當初他吸收那些魔怪的目的就是爲了找到議事堂,找到鐵皇龜,所以其餘的他都直接沒考慮。

但這也沒辦法,當初也沒考慮這麼長遠。

現在好了,魔頭全都被抓走了,他誰的記憶也探查不到了,只能……

想到這他突然眼睛一亮,不,事情還有轉機!

西靈魔尊和南宮魔尊的魂魄還在呢,讀取一下他們的記憶就是了!

西靈魔尊既然是蒼丘魔聖的得意門生,而且又是心腹親信,那麼想必他肯定得知道蒼茫宮的一些祕密。

張謙趕緊開始讀取他的記憶。

果然這麼做是對的,張謙終於知道了武器庫和藏寶庫的所在,只不過議事堂的那個書架…西靈魔尊對此也並沒有太多的瞭解,只是知道蒼丘魔聖很看重那個書架。

其實之前營救鐵皇龜的時候張謙也心裏明白議事堂對蒼丘魔聖來說很重要,因爲當時那個小魔頭說的是‘要麼在蒼丘魔聖的書房,要麼在議事堂’,可見這個議事堂的重要性。

而且更能說明這一點的是,書房裏有書架,所以爲什麼議事堂裏還得擺一個書架?

張謙決定先不管這個議事堂,首先來到了武器庫。

推開武器庫的門,張謙迎面就感覺到了一股寒冷的肅殺暴戾之氣。

武器這種東西不是藝術品,不是用來裝飾好看的,武器是用來傷人殺人的,所以一般的武器得會自帶一些戾氣和殺氣。

越好的武器,殺戾之氣就越重。

張謙滿意的擡頭看着這個武器庫裏到處都是的各種奇形怪狀的武器。

刀槍劍戟、斧鉞鉤叉、鏜棍鑠棒、柺子流星……各種各樣滿目都是,甚至有很多張謙見都沒見過,聞所未聞的奇門兵器。

“發了發了!”張謙滿眼冒金光。

不管三七二十一,張謙甩手就打算把這些東西全都收進了系統空間。

武器庫很大,是一個長方形的空間,牆面上掛滿了武器,而那些掛不了的武器都是隨意仍在地上的。

張謙挨着個的收,但是收到快到盡頭的時候,他冷不丁的發現了一支黑漆漆的箭支。

他微微一愣,這支箭…看起來有點眼熟啊,難不成這是……

“不用看了,這就是震天箭。”系統笑着說。

“什麼?” 一本神醫:腹黑冷妃鬥寒王 張謙拿起了這支箭放在眼前看着,震驚了。

“這就是震天箭。”系統說,“絕對沒錯,和空間裏的那支一模一樣,我也不會看錯。”

“我靠,”張謙無語了,“這簡直暴殄天物啊,這麼牛b的東西居然就這麼隨意扔在這些武器堆裏?”

“那是因爲震天箭很不起眼,”系統說,“你們東方人骨子裏有一種內斂的狠辣,不遇到事情就不會釋放出來,這種特性正是從炎黃時代傳下來的。”

“所以同樣,震天箭就是這個樣子,在沒有和乾坤弓一起使用,沒有瞄準人要射殺的時候,它是很不起眼的,甚至有點像是普通箭支。”

“但一旦它瞄準別人了,要殺人了,它的鋒芒和爪牙就會全部顯露出來。”系統笑道。

張謙拿起這支箭親了一口:“愛咋咋地,我不管那些,我就知道我又多了一支震天箭!”他美的哈哈大笑,趕緊把這支箭給收了起來。

震天箭只有一支這個事一直都是他心裏的一塊病,有多少次,分身的震天箭應付不了對手的時候他都想拿出來用,但是隻有一支,用完了就徹底沒了,他的殺手鐗也就徹底沒了,所以他一直都很糾結。

現在好了,有兩支了,心裏的底氣最起碼就足了不少!

懷着興奮激動的心情,張謙一邊哼着小曲一邊繼續收其他的武器,收到最後的時候,張謙的注意力又被吸引了。

吸引他注意力的是一把劍,準確的說是一個劍柄。

張謙有些奇怪,只有一個劍柄這是什麼鬼?

魔聖好歹是有身份的人,不可能連這種破爛都放在這吧?

系統的聲音卻微微有些亢奮:“你拿起來看看先!”

張謙拿了起來,卻發現這個劍柄有些古怪。

當他用右手拿起來的時候,劍柄吞口(也就是劍刃和劍柄鏈接的位置,吞口的存在是爲了防止劍鞘滑落)是衝着左手這邊的,拿起來他突然感覺到了有一個冰冷的東西碰到了自己的左臂。

他微微一愣,心說難不成這地方還有鬼不成?要不然怎麼會有看不見的冰冷的東西碰到左臂呢?

系統哈哈大笑了起來:“鬼?狗屁的鬼啊!要真有鬼咱們早就發現了!”

“那這是怎麼回事?”張謙看着這個奇怪的劍柄。

“告訴你吧,這是承影劍!你也可以理解成爲‘無影劍’。”

“無影劍?”張謙愣了,“毒奶粉啊?”

“什麼毒奶粉!”系統說,“這把劍有劍身劍刃,只不過在通常情況,它的劍身你是看不到的,不管你用什麼方法你都看不到。”

張謙露出了驚訝的表情:“好傢伙,還真是毒奶粉無影劍啊!”

“它是一把非常神奇的劍,劍身不顯,殺人於無形!”系統說,“只有在黎明和黃昏這種白晝與黑夜交錯的剎那,你才能看到劍身投射下來的虛幻的光影!這就是承影,八荒名劍以及你們人間傳世十大神劍之一!”

張謙美滋滋了!

“看不見的劍刃?殺人於無形?”張謙銀笑了起來,“我就喜歡這種!”

這種陰險的風格太符合他的作風了,所以他現在對這把劍的入手可以說是相當高興,甚至感覺比找到了第二支震天箭還要高興!

武器庫搜刮完了,現在的武器庫乾乾淨淨,連根毛都沒了。

張謙滿意的拍了拍手,離開了這裏直奔藏寶庫而去。

路上,他又忍不住拿出了承影劍把玩,越玩心裏越美,越玩笑的越開心!

他握緊劍柄,對着牆壁砍出幾劍,看到牆壁上深深的劍痕,他忍不住放聲大笑了起來。

好東西,絕對的好東西!

田園獸世:媳婦,很甜呦! 他當即就決定了,砸能量點煉化這把劍,以後這把劍就可以取代魚腸劍的位置了。

要是藏寶庫裏也能有這麼好的收穫,那他今天估計就得樂瘋了! 但是當他打開藏寶庫之後他就傻眼了。

藏寶庫裏已經是一片狼藉了,地面上散落着各種各樣的東西,就像是已經被人掃蕩過了一樣!

搞毛啊艹!

這什麼情況!

系統笑了:“可能是當初這蒼茫宮裏有一些小魔頭並沒有跟着蒼丘魔聖一起出去,所以逃過了被抓走的命運,然後他們看到這些厲害的妖魔都被抓了,所以就鳥獸散了。”

“臨走還把這地方給掃蕩了,不過還好,看起來似乎他們走的很匆忙,並沒有把東西全都拿走。”

“擦!”張謙鬱悶之極,“那他們又不傻,肯定是把那些好的,極品的東西都拿走了,剩下的這些肯定也都是垃圾了!”

“話不能這麼說,”系統笑了,“能被魔聖看上眼並且收集起來的東西不見得是垃圾,趕緊去搜搜看看還有沒有什麼你能用上的好東西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