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她,寂靜而歡。

雖然,沒法歡。

可也算是,遂了所願。

也罷。

只要不是最差的結果就好。

說不定,求而不得,從此不再遊戲,回歸現實,然後找了個女朋友,結婚生子,更美滿呢。

遊戲而已,清醒過來也就沒那麼重要了,不是嗎?

「星河,我成功了是吧?」

面對葉靈的發問。

星河記得自己剛才已經告知過了,但是人類有自己的情緒,再重複一遍也沒什麼。

「是的,試煉已經成功。」

「所以呢,是有什麼獎勵嗎?」

「是的。大試煉成功的話,是會有獎勵的。」

「什麼獎勵?」她還沒得到過屬於自己的什麼東西呢?

「這項獎勵會保留到葉靈回到世界中作出選擇,比如住處,工作,錢財等可以選擇一項達到自己的要求。」

「……達到自己的要求?」

「是的。大試煉是對優秀試煉者的獎勵,作為優秀試煉者,試煉成功後會得到自由者的身份以及與之匹配的生活資源,還有……」

「還有什麼?」聽起來已經非常不錯了!

縱使相逢應不識 「另外的獎勵需要試煉者親自去領取。」

「感覺很不錯呢!星河,以後我要是成功了,你來當我的管家好不好?我一定要領個家,然後把你也領回去……」這樣,她的家就有兩個人了!雖然星河是機器人!

「葉靈仍要繼續努力,因為這次的試煉成功,在後面的試煉里,會在這一次試煉通過後加大難度,方式會有所不同,無法完成的話,還是會失去機會。」

「呃……你不會告訴我,做了個加分題,就給我升級試題了吧?」

「可以這樣理解。」

「以前的也不容易呀,我有幾次都差點失敗了,確定我能做更難的嗎?要不,還是選擇以前那樣的可以嗎?」

「經過大試煉,任務已變形。」

「星河,這是早就設計好的嗎?」葉靈本來有點喜悅的心瞬間就被打擊了,她還沒幻想完美好的房子,現在告訴她,可能會失敗得更快,哪來的喜感啊。

沒想到星河竟然沒有回答她?

「嗯?怎麼了,星河?」

「葉靈準備好了嗎?」

「幹嘛?」

「進入新任務。」

「沒有。」

突然這麼任性?

星河耐心的等待。

葉靈卻在消化著剛才與星河的對話。她好像知道了些什麼,可是星河每次一提到某方面的事就會中止與她的談話。

一定有鬼。

可是她又不能逼星河說。

畢竟她沒什麼好拿來威脅的。

看來有些事,怕是要等她有機會做人了再說吧,不然,就算她知道再多,試煉失敗了也是白搭。

所以目前重要的,還是做任務吧。

她說準備好的時候,星河卻問了她一句:「葉靈需要處理情感嗎?」

「什麼意思?」

「就是你現在可以選擇把過去經歷的情感淡化。」

「淡化?」

「淡化只是在進入任務世界的時候模糊你對過去事情的記憶,並不會消除,若你需要,等你完成任務就會撤除屏蔽,這樣能有助於你在任務世界更理智的處理情感問題。」

「哦,那可以。」 「唐誠你認識他?」

看到唐誠神色變化,不少人都是面露疑惑之色。

他們確認從來沒有見過這個猖狂的小子。

居然直接衝進了他們唐家之中,眼中還有沒有他們唐家了?

即便是跟唐誠認識,今天都必須要給他們一個交代,畢竟唐家的威嚴是放在這裡的,不容任何人褻瀆。

「哥,你怎麼了?」唐韻無法理解唐誠的神情。

唐誠自從道觀回來之後,一直都是一種高傲的姿態,作為年輕一輩的頂尖高手,被譽為小道人,他有這種驕傲不難理解,換著別人也無法倖免。

唐韻還從來沒有看到他表情變化這般劇烈過。

而且一切,都是因為眼前這個突然闖進來的青年。

巨星重生:捕獲花心大BOSS 「他是誰?」

一個疑惑繚繞在所有人的心頭。

唐誠沒有說話,他死死的盯著秦毅,對方揮手抹殺楊道長、獨眼老虎的情景彷彿就在眼前,那種囂張到極致的控火之術,那種狂放霸道的氣質,壓服所有人。

在那個時候,即便是貴為金衡市地下世界第一人的吳震功,都不敢多說一句話。

他不知道這個小子跟吳震功什麼關係,但是他明白,吳震功對這個小子肯定是客客氣氣的,憑他吳震功還掌控不了擁有這種強橫力量的高手。

「唐河呢?在哪?」

秦毅問道,目光掃了一圈,並未看到唐河的身影。

「放肆,誰允許你直呼唐老爺子的名諱!」一名唐家第三代旁支青年怒喝一聲,邁步走了上來,氣勢洶洶。

他長得極為精壯,是體育專業畢業的,還學習了一些唐家的古武,雖然他並沒有學習古武的天賦,可是古武額基礎讓他格鬥能力變得極為出色,便是曾經學校中學習跆拳道、空手道的黑帶高手,都不是他的對手。

而看到他的動作,唐家大院也沒有人阻止。

「就算他跟唐誠認識,讓唐俊給他點教訓也是對的,省的讓別人覺得我們唐家大門好進,覺得唐家人好欺負。」站在人群後頭,一名身材佝僂,面色陰翳的老者冷笑著說道。

「給你點教訓,讓你知道該怎麼夾著尾巴做人。」似乎是聽到了老者的話,唐俊更是無所顧忌,冷笑一聲,一掌拍了過去,這一掌能把人肩膀骨給拍碎。

唐誠發覺之後剛想阻止,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啰嗦。」

秦毅眉頭一皺,側身一腳,正中唐俊胸口,巨大的反震之力讓他瞬間倒飛了出去,撞在了石頭柱子上,一口心血噴了出來,當場昏死過去。

「大膽!」

見到這一幕,無數唐家人色變,眼神如同能把秦毅生吞活剝。

只有唐誠苦笑一聲,在他面前搬弄那些功夫,不是自取其辱嗎?

「哥,你好像知道他是誰?」唐韻皺著眉頭。

「他是一個高手,一個我們唐家無法匹敵的高手……」唐誠點了點頭,臉上露出凝重之色,他不知道秦毅到底是什麼目的來找他爺爺,難道唐家跟龍堂的事情暴露出去了?難道他是來幫吳震功派系報仇的?

唐韻覺得嘴唇有些乾澀,她不敢相信一向自傲的唐誠,竟然會對著一個比自己還小的青年,說出這種評價來。

「我再問最後一遍,唐河在哪?別逼我動手。」

秦毅眼中冷光一閃,氣勢逼人。

「秦先生息怒,敢問秦先生找我們家老爺子有什麼事?」唐誠盡量讓自己語氣平淡說道。

見識過秦毅能量,他根本不敢再生出絲毫傲氣來。

「我想知道,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以及,現在吳震功那些人在哪裡,如果你們有人知道,最好不要騙我,因為後果你們可能承擔不起!」

秦毅望著唐誠,語氣讓所有唐家人都是覺得非常不爽。

鄭小小、吳夢雪、吳震功他們所有人的性命現在都無法保證,秦毅十分心急,倘若是這些人出了事,他覺得他肯定會讓與此事有關的所有人付出代價。

而跟龍堂關係密切的唐家,絕對是他首先開刀的對象。

「原來你還不知道……」唐誠一愣,他確實是驚訝了,從昨天可以看得出來,這個青年應該是跟吳震功關係挺密切的,如此一來吳震功怎麼會不找他幫忙?要知道有了他的幫忙,昨晚說不定不會這麼狼狽不堪,被龍堂一舉擊破防線,控制了所有的盤口。

秦毅盯著他,他確實不知道,所以他在等著他們的答案。

「龍堂現在已經是金衡市的霸主,吳震功的時代過去了,現在整個江南行省南方一帶各大市巨擘,都在進行活動分割金衡市的地盤,這些人都是龍堂扶植的下家,幫龍堂做事。」

「而龍堂的目的,是以南方金衡市這個跳板,進軍整個華國的地下世界,將之牢牢控制在手中。」唐誠說道。

「哥……」唐韻不知道為什麼唐誠要說的這麼詳細,這個小子就這麼可怕嗎?他作為小道人的驕傲呢?

秦毅點了點頭。

「那麼現在他們在什麼地方?」

唐誠正要說話,忽然唐韻上前一步,目光緊緊鎖著秦毅。

「我哥說你很厲害,我不信,你讓我心服口服,我就親自帶你去爺爺他們所在的地方。」唐韻臉上掛著一絲倔強。

整個院子沉默了,唐家年輕一輩,就數唐韻、唐誠功夫最厲害,對上這個來歷不明的小子不知道有幾成勝算。

如果不行……只能他們老一輩動手,把這個小子給攆出去。

「你不是我對手。」秦毅只是看了她一眼,便搖搖頭說道。

而這落在唐韻眼中,則是成了赤裸裸的輕視,她無法接受。

完全繼承了唐家古武戰法的她,怎麼可能被人踐踏身為武者的驕傲。

「沙沙!」

唐韻原地一轉,優雅的身姿充滿了靈動的感覺,踏著地面飛襲而來,攻勢犀利、力量感十足,精通古武戰法她的拳頭可以擊碎岩石,可以讓專業的拳擊運動員受到重創。

但是看到倔強的唐韻出手,唐誠卻是微嘆一聲。

人家手握術法,如果想殺你你根本沒有動手的機會,不過讓唐韻受受挫也好,她的性格太驕傲了。

這一拳以極快的速度轟至秦毅眼前。

唐韻眼睛忽的一亮,其中閃過鋒利的光芒,彷彿要得手了一般。

但是她這種速度,在秦毅眼中已經慢的不能再慢。

凝海之後,六識再次被強化,曾經讓秦毅忌憚的子彈,現在也能輕易避過,只要他知道對方的位置,便不懼偷襲。

「啪!」面對這氣息洶湧的一拳,秦毅直接捏住了她的手腕,柔軟的觸感能夠讓任何一名異性心猿意馬。

唐韻是個出色的女人,不管是家世、性格、自身能力、亦或者是她的天生容貌,都佔據了足夠的優勢,可以說她的未來十分廣闊。

從小被這種觀念洗腦,她的驕傲可想而知,雖然平時沒有怎麼表露出來,可她卻比任何人都經不起打擊,尤其是如同秦毅這種,碾壓式的打擊。

「他年紀明明比我還小,為什麼!」唐韻失了神一般。

「帶我去吧,我時間不多,若是耽誤了,我拿你們性命。」秦毅冷漠說道,拎著她的手朝著外面走去。

偌大唐家,無一人敢阻攔。

他們家族的天子驕子,一個不敢出手,另一個被單手擒住,一招都沒過去,他們已經很清楚,即便是老一輩上去尋釁也是自取其辱。

唐韻不知道自己怎麼上了他的蘭博基尼,失神的坐在副駕駛的位置,她腦海中回蕩著剛剛她被擒住的那一幕,明明是無懈可擊的攻擊,對方如何破了的?

「能告訴我為什麼嗎?」她不能理解,對方是何時出手,又是如何破解那近乎無解的攻擊。

唐韻緊緊盯著秦毅,而秦毅已經踩下了油門。

車子啟動,秦毅轉過頭,兩目相對,「你真想知道?」 「主人,你差點把事情搞砸了。」

「我……」記憶清晰的某人臉上一陣變幻。沒有幫助到她反而害她差點任務失敗?

抿嘴。不開心。

「而且主人,這次我們是完全暴露了。我已經沒辦法幫你做任何的設定。如果你還是要去的話會被完全限制。」

也就是什麼自我意識都沒有了。記憶,智力,只有原主的一切,也會以為自己是他而活著。

男人臉色不虞。

「主人,如果是這樣的話,不如主人還是等著,等她試煉結束了回來再……」

男人卻搖頭。

「去吧。找一個……和她關係遠些,但能看到她的角色,看著她……」

即使沒有任何記憶,你不知道我,我不記得你,還是希望守著你,只希望我的出現,不再帶給你更多的麻煩……

男人默默不言,他知道,她有可能成功,但是,同樣也清楚,這場試煉,有多少人沒通過。若她……

即使是萬分之一的機會,他也不敢去賭,就像亞度尼斯一樣,他的直覺真的沒有錯,要是她被那些人殺了,她就早早失敗了,或許阿哲也說得對,是因為他一直與她在一起才引來那些人的注意,也因為他一直不願意放她離開,才讓眾人的視線放到了她身上……

可是他認定了她,就要盡一切力量去保護她。遊戲里是這樣,以後也會是這樣,等她成功歸來,更會如此……

「靈,葉靈,我等著你……」

一一一

「你的願望是什麼?」

「我希望,我的妹妹能考上好的大學,畢業好有一份好的工作,以後有一個幸福的家……」

「這不是一個願望吧?」

「那……至少讓她考一間好的大學吧。」

「我盡量吧。一個人願不願意學習,是逼不得的,如果她真的不肯學,我總不能替她去考?」

「……」原主考慮了片刻,「那如果她真的不肯考大學,可以……讓她學一門手藝嗎?生活無憂那種。」

「我盡量吧。如果是你自身,我可以答應你,可現在是要去改變別人,這難度就不一樣了。別人的思想是不能強求的,你應該也懂的。」

兩姐妹的故事持續了這麼多年,原主沒試過想改變嗎?最終還不是那樣的結果?

「那……我可以要求什麼?」原主突然崩潰,悲從中來,眼淚說掉就掉:「我已經死了,就算給我再來一次,我也改變不了什麼,我也活不了多久,我還能求什麼?我想的都不能實現,那我要重活做什麼……」

「呃……」葉靈手忙腳亂,好想呼叫星河,可是面前的女孩真的說哭就哭……

這麼容易就哭的么?那到時她……不會也愛哭吧?

葉靈打了個顫……她,應該不會是個隨便就哭的人吧?

用不多的語言試著安慰,原主好一會才恢復過來。

然後把她的故事講了又講。

原主是老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