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轟轟轟!’

就在這時,我和轉輪王所在位置一陣搖晃,我驚道:‘前面貌似在戰鬥!不知道是妖獸和妖獸,還是有其他妖族進入!’

說着話我已經邁步往前走去,轉輪王也緊隨其後,我倆沒走了一會便看到一個很大的地宮廣場,兩隻龐大的妖獸居然在廝殺,一隻狀如牛的妖獸,一隻渾身散發七彩的大鳥。

‘犁牛,七彩神鳥!’

饒是轉輪王見到這兩隻妖獸都倒吸涼氣,驚呼出口,我雖然不知道這轉輪王口中的犁牛和七彩神鳥有何奇處,但看到倆只妖獸戰鬥的慘烈,也能猜到這是兩隻實力很強大的妖獸。

‘轉輪王,這倆只妖獸是何來歷?’我傳音給轉輪王,我倆此時並未現身,所以正在交戰的倆只妖獸並未察覺,轉輪王迴音道:‘犁牛,也是一隻異獸,看它此時的修爲,距離達到妖皇,化形並不遠了,而七彩神鳥本是神界之獸,不知道爲何會出現在這裏。’

‘砰!’

就在我和轉輪王傳音交談時,交戰的兩隻異獸卻在此時發生了變化,七彩神鳥被犁牛頭上雙角撞飛,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啼!’

七彩神鳥明顯實力要遜色犁牛,可不知爲何沒有絲毫退縮,撲閃着羽翼又飛起,只見七彩神鳥此時漂亮的七彩羽毛散發奇異的光芒。

‘天賦神通!’

轉輪王的話語傳入我耳裏,我心中對這七彩神鳥更加好奇,天賦神通只有神界的妖獸才具備,而那隻犁牛明顯沒有天賦神通,難怪這七彩神鳥居然敢與實力強於自己的犁牛對抗。

‘牟!’

犁牛見到七彩神鳥發動天賦神通,明顯也變得凝重起來,七彩神鳥的天賦神通便是七彩神光,可爲其抵擋大部分的攻擊力量!

在七彩神光保護下,七彩神鳥猛然衝向犁牛,而對於犁牛的攻勢居然視若無睹,完全一副拼命三郎的架勢,看得我暗暗乍舌。

‘轟!’

木水的校園青春 犁牛倒也實力威猛,愣是把施展天賦神通的七彩神鳥又一次轟到地上,砸出一個鳥形大坑,可七彩神光既然是天賦神通,自然也不是蓋的!

只見七彩神鳥又一次飛出,又是一聲啼叫,也不知道是憤怒,還是在嘲笑犁牛的攻擊無法對它造成致命。

犁牛見到七彩神鳥又有一次飛出來,犁牛徹底怒了,從其鼻孔不斷噴出的白色氣體就可以感覺到他有多憤怒。

犁牛碩大的身子一閃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已經出現在七彩神鳥的面前,前面雙蹄一臺,猛地蹬向七彩神鳥的鳥頭,七彩神鳥則是仗着天賦神通不躲不避,一雙鋒利的鳥爪狠狠的抓向犁牛的雙眸。

‘砰砰砰砰!’

七彩神鳥和犁牛不停的在對對方進行着攻擊,七彩神鳥仗着天賦神通,雖然傷勢越來越嚴重,但犁牛此時也不好受,身體被神鳥抓出一個窟窿,鮮血不停的往下流。

犁牛和七彩神鳥交戰不知道多久,他們此時的攻勢卻已經漸漸緩了下來,可能是力量消耗過重,最後呈現在我和轉輪王眼前的居然是犁牛咬住了七彩神鳥的脖頸,這是致命的!

但犁牛也並沒有倖免,七彩神鳥的爪子插在犁牛的眼睛裏,兩隻妖獸此時都落在地上,明顯出氣多進氣少,居然拼了個兩敗俱傷。

‘我了個乖乖!’

我看着倆只重傷瀕死的妖獸,實在想不明白他們到底爲何做這生死之鬥,不過,我也懶得明白,我只知道我又有便宜佔了!

我閃身便走出了隱藏之處,一步步走向躺在地上的兩隻妖獸,犁牛眼睛瞎了,看不到我走來,但卻能聽得見,而七彩神鳥則是看到了,可他卻無力掙扎。

‘哈哈哈,老子就說我的運氣是好到爆!’我看着兩隻妖獸,忍不住興奮的笑出聲,可我看到七彩神鳥的目光時,居然看到了祈求,我居然讀懂了他的意思。

那眼神彷彿在告訴我,要我幫他殺了犁牛!我見狀心裏讚歎,不愧是神界跑出來的妖獸,居然能以眼神示意。

‘牟!’

犁牛這時及其虛弱的叫了聲,我摸着下巴看着這兩隻妖獸,突然有了個想法,那便是收服他們做我的坐騎,可是這倆只明顯是死敵的妖獸,肯定不會願意都坐我的坐騎,那也只能選擇其中一個了。

我看看已經瞎了眼睛的犁牛,暗暗搖搖頭,實力雖然稍微強大一點,可是騎着一個瞎了眼的妖獸,終究是落了威風,我在看了看神鳥,那遍佈鮮血的七彩羽毛,還是散發着光澤,看着異常喜歡!

所以我決定收服七彩神鳥做坐騎,就算自己以後不用還可以留給婷婷嘛!

‘小鳥!你能聽懂我的話吧?’

我看着七彩神鳥像模像樣的說着,七彩神鳥居然人性化的艱難點點頭,我見狀滿意的道:‘我知道你想殺死這頭牛,我也可以答應你殺死她,不過……’

‘不過,你要做我的坐騎!’

七彩神鳥聞言一開始並沒有反映,可能是在思考吧,過了一會居然點了點鳥頭,我見狀心中大喜,道:‘好,那我現在便幫你殺了這頭牛!’ 我提起蕩天困神戟,身後揹着妖羅天煞旗朝着犁牛走去,身上的滾滾殺氣蓬然而起,籠罩着犁牛,迫使它低下了那狂傲的頭。

唉,爲了實現我的大事,只能收了你的小命了!我快步走到犁牛面前,卻發現犁牛已經沒了氣息,居然自我了斷了,看來這隻犁牛還是一隻孤傲的牛啊,寧願自殺也不願意死在他人手裏。

‘這隻牛已經死了!’

我說完,七彩神鳥才滿意地點了點頭,雖然我沒有出手,但是這大鳥還是很守誠信的挪了過來朝我頷首。如此信譽的表現讓我激動得去猛戳了一頓那犁牛的屍體來幫小鳥解氣!

唉,這畜生有時候都比人可愛啊!我咬破手指在七彩神鳥的頭上畫了一個圖案道:‘這是魔皇契約,若你自願成爲我的坐騎,便同意,從此以後與我性命相連!’

‘啼!’

七彩神鳥虛弱的啼一聲,然後他額頭開始散發一陣血光,血光最後融入進他的身體,七彩神鳥便於我建立了溝通的橋樑。

‘那這是療傷的藥,你吃下一粒!’我把一粒療傷藥放在七彩神鳥的嘴巴上,這是剛纔在天狗的藏品裏掃蕩來的,既然這守財奴一般的畜生視若珍寶,那就一定是對妖獸有用纔對。 最強小農民 七彩神鳥張開尖尖的嘴巴服下,我又捏碎一粒放在他受傷的勃頸處。

我便起身看着走進的轉輪王露出帥到爆的微笑道:‘有了這隻七彩神鳥,我們以後再妖界便不用自己走了!’

‘恭喜大王得神獸坐騎!’

‘他現在還算是神獸吧?’

轉輪王聞言威嚴的面孔露出一絲笑容道:‘他現在確實還沒有進化到神獸,不過他畢竟是神獸後裔,只要不死,早晚有一天會進化成神獸。’

‘啼!’

這時七彩神鳥傷勢好了一些,睜開眼睛看着我,我意識裏便傳來一斷話語,我驚訝的看着七彩神鳥。

‘主人,可否把犁牛的妖丹賜予我!’

‘妖丹?’

‘沒錯,我只要服下犁牛的妖丹,不僅可以快速修復傷勢,實力更會增長不少。’

這段話是我和七彩神鳥的意識對話,轉輪王沒有聽見,最後七彩神鳥在我同意後,飛到犁牛的身前,在犁牛的腦袋上狠狠一啄,一刻拳頭大小的妖丹便被他叼出,一口吞入嘴裏。

‘什麼情況?’

轉輪王看着七彩神鳥吞入妖丹不解的看着我,我聞言道:‘七彩神鳥用意識跟我說,他可以吞服妖丹提升實力,反正妖丹我們也沒有用,便讓給他吧!’

‘哦!’

轉輪王聞言明白的點點頭,七彩神鳥吃完妖丹,我便對他道:‘以後你跟着我,總不能沒個名字,我給你起個名字,就叫七彩吧!’

‘謝謝主人賜名!’

七彩點着腦袋,遂後又傳來話語道:‘主人,你們是人族?’

‘對,也不對!’

我對七彩也並沒有隱瞞,道:‘我是人族,不過卻是魔界之主,他叫轉輪王,乃是冥界十殿閻王,你應該聽過吧!’

‘哦,那主人怎麼會來到這裏?’

‘嗯,你偉大的主人將要征服整個妖界,所以你日後會爲此時的選擇而驕傲!’七彩被我的話說的一愣,但也並未在多問。

隨後我便問了一些地宮的事,從七彩嘴裏我纔算對地宮有了一些真正的瞭解,原來他一出生便在這裏了,並未到過妖界。

據七彩所說,這座地宮裏,以前妖獸很多,像他一樣從神界被帶到這裏的妖獸也不在少數,只是經過上萬年的變遷,很多妖獸都已經被淘汰,也就是被更強大的妖獸殺死。

所以現在地宮裏的妖獸剩下的並不多,而按七彩所說,整個地宮裏犁牛已經是最強的了,現在犁牛死了,他便是最強的妖獸。

聽到這裏我忍不住好奇的問了下麒羊,七彩聞言陷入了沉思,好像在決定要不要告訴我,良久才彷彿想通了對我道:‘這裏確實存在一隻麒羊,但是這隻麒羊就是整座地宮的主宰,上萬年地宮裏沒有一隻妖獸走出過,便是因爲想要離開,必須得到麒羊的許可。’

我聞言便把這些話又對轉輪王說了一遍,轉輪王聞言道:‘看來這座地宮裏,最強大的便是麒羊了,可這隻麒羊進入的時候,應該是隻幼獸,不知道現在成長到什麼階段了。’

‘你見過麒羊嗎?’

我聞言對七彩發問,七彩搖搖鳥頭道:‘沒見過,每當我走到地宮最深處,卻總是在即將看到麒羊時,被他強大的氣勢所壓迫的不得不回頭!’

‘草!’

我聞言忍不住罵了句,七彩的實力我方纔已經看在眼裏,就算現在的自己也未必是七彩的對手,可即使如此強大的七彩,居然都被麒羊的氣勢所嚇退,那麒羊到底強到什麼程度?

我此時心裏又犯了嘀咕,不知道到底該不該繼續深入,以我此時的實力肯定不是麒羊的對手,就算加上七彩和轉輪王,也估計夠嗆啊。

‘是福不是禍,既然我無意中進入這裏,豈能不一探究竟!’我想到這裏,立馬堅定下來,不在亂想,對七彩道:‘你的巢穴在哪裏,我們過去休息一下,你好恢復一下傷勢。’

我說完,七彩便在前飛,我和轉輪王則在後面跟隨,飛了一會便來到一個很大的石洞前,七彩飛入之後,我和轉輪王也進了裏面。

這間石洞也是大的離譜,不過想想七彩的體積,也確實需要一個超大的洞府,七彩的洞府內也很簡單,七彩在他平時休息的地方翻出不少的妖丹,然後趴在那裏開始修煉。

‘轉輪王,趁這個空隙,我們也修煉一下,恢復一下體內靈力。’

我說完轉輪王點點頭,我倆也尋個地方盤膝坐下開始陷入修煉,進入這地宮進行了幾次戰鬥身體靈力也消耗不少,特別是與三首妖獸戰鬥時,更是受了點傷,我倒是沒什麼,因爲我吸收了那團魂靈,修爲大增,順便體內傷勢也好了。

可轉輪王卻沒有時間休息,體內傷勢應該還在,而後又與那些妖獸戰鬥消耗不少靈力,正好趁此機會恢復一下。

我此時陷入一個奇異的境界中,感覺冥冥之中似乎有一聲音在呼喚我,而當我仔細去傾聽,卻追尋不到這聲音的根源,這聲音卻一直存在意識裏不散,直至我被七彩喚醒。

染指帝婚:1001夜總裁濃情愛 我睜開眼,便看到七彩和轉輪王都目不轉睛的看着我,我不解的道:‘你們這麼看着我幹什麼?’

‘你剛纔突然沒了氣息!’

轉輪王的話讓我嚇了一跳,可我瞭解他,他不是一個會開玩笑的人,轉輪王看着我繼續道:‘剛纔你發生了什麼?’

‘我修煉的時候,腦海裏一直想着一個聲音,可仔細聽又聽不清他說的是什麼,想尋找這聲音的根源,卻又找不到!’

我如實的說出來,轉輪王聞言也想不明白,見狀我笑道:‘算了,不想這個,七彩你傷勢恢復的怎麼樣?’

七彩聞言蒲扇一下翅膀,驚喜的聲音傳入意識裏道:‘犁牛的妖丹裏匯聚他龐大的力量,我現在不但已經修復了傷勢,更是修爲大增!’

‘如此,我們便出發吧!’

我這句話是直接說出來的,並不是在與七彩意識交流,當即開始前行。

七彩對地宮看樣子真的很熟悉,不像我和轉輪王一路上走了不少彎路,七彩載着我和轉輪王一路直飛向地宮最深處,也便是麒羊所在之地。 距離地宮最深處越來越近,我很期待,也很忐忑,不知爲何越是接近,我心裏居然有一股興奮感,想想這最終的試煉和機緣都在前面,怎麼能不激動!看來老子天生就是一個喜歡刺激的人!

七彩突然停在空中,眼前是一跳隧道式的通道,很狹窄,七彩龐大的身軀根本無法通過,我和轉輪王從七彩背部躍下,我看着七彩道:‘通過這條通道,便是麒羊所鎮守的地宮最深處了吧?’

七彩點點頭,用意識對我道:‘這條通道盡頭,是一個無邊無際的岩漿海,具體有多大我也不知道,只是我能感覺到後面的岩漿,而麒羊便棲身在岩漿地底。’

‘好,我和轉輪王進入看看,你體型不方便,便留在這裏吧。’我話剛說完,就見到七彩身子在急速變小,最後居然變成巴掌大小,用意識道:‘主人,我可以隨意變換身體大小!’

我見狀自然是驚喜,七彩能跟隨一起進入最好,一旦有什麼危險,以七彩的實力絕對能起到決定性作用。

我肩膀上站着七彩,旁邊則是轉輪王,我們一步步的往通道里走去,這條通道很長,越往裏我越感到熱氣撲面而來。

我和轉輪王誰都沒有說話,只是運功護住全身繼續前進,而在臨近通道出口不遠時,我和轉輪都已經拿出了兵器,一些次品寶貝已經無需拿出,按七彩所說,光氣勢就能嚇退他,麒羊應該已經達到妖皇了,自己手中除了蕩天困神戟可堪大用外,也唯有在天狗那裏得到的倆件異寶能用上,當然具體有多大威力,我還沒有試過。

‘轉輪王,你拿着這個。’

我拿出兩件異寶其中一件燈狀寶物交給轉輪王,而我則是右手蕩天困神戟,左手妖羅天煞旗,黑暗之力在體內升騰不息,神王戰袍颯颯抖動,一步一個腳印得繼續前行。

終於我和轉輪王走出了通道,看着眼前無邊無際的岩漿大海,卻並未看到麒羊,想必麒羊此時應該在岩漿地下吧。

‘傳承者,你終於來了。’

就在我和轉輪王環目四周時,我意識裏突然響起這麼一句話,驚得我立馬追尋聲音的來源,因爲這聲音居然和我在七彩洞府修煉時聽到的一模一樣。

‘啊,麒羊!’

轉輪王這時驚呼,隨後我的目光便被一隻麒麟身,羊首,鎖鉤尾的妖獸所吸引,麒羊見到我們並未發動攻擊,我則是試探的用意識道:‘方纔,是你在與我說話?’

‘是我!’

在我驚訝的目光下,只見麒羊不亞於犁牛的身軀開始變化,最後居然幻化成一個年輕的美男子,形象居然是人類的形象。

‘居然可以幻化人身!’

我和轉輪王見狀都倒吸口涼氣,因爲我們都明白妖獸轉化人身必須進化到魔妖級別的修爲,當然這只是普通的妖獸,而像麒羊這種亞神獸想要幻化,必須進化到神獸纔可以。

‘傳承者,我已經等你很久了。自從主人隕落,我一直在尋一個可以不辱其名的幸運兒。’

麒羊所化年輕美男子臉上帶着微笑,很是人性化,要是不知道的還真會把他當成人族。

‘傳承者,你是在對我說嗎?’

我狐疑的看着麒羊,麒羊點點頭道:‘是的!’

得到麒羊的肯定,我和轉輪王相互看了一眼,我心中甚是不解,不過聽麒羊的口氣,貌似我是註定的傳承者,而且這個畜生貌似對我評價還挺高啊!唉,哥就是這麼優秀,在哪裏都能得到別人的讚賞!想到這裏我心裏立馬樂開了花。

‘那個麒羊,這麼說來,你一直在等我?’

‘是的!’

我聞言大咧咧的道:‘那到底這裏傳承的是什麼?’

‘我也不清楚,需要你自己去解開謎底。’麒羊說完,看到我疑惑的表情,笑着解釋道:‘你無須疑惑,我守護在這裏,便是爲了等你!’

‘你肯定沒認錯?’

我聞言忍不住在確定一下,但是我接着在心裏暗暗罵自己:老子這麼威風的人還用質疑嗎!這天地造化,都是爲本魔皇準備的!麒羊則是搖搖頭道:‘你跟我來吧,傳承之處有你想要的答案。’麒羊話說完,只見他漂浮的下方岩漿居然開始旋轉起來,最後居然露出一個通道。

轉輪王這時傳音給我怕麒羊有詐,可我仔細想想麒羊已經達到神獸境界了要想殺我,何須用詭計?便對轉輪王說了我的想法,我剛要飛身過去便聽到麒羊道:‘傳承者,你的同伴不能進入這裏,他們便留在這裏等候吧。’

‘不行,我必須陪着大王進入。’

轉輪王堅決的道,我聞言心裏感動了一下下,但是隨後對轉輪王道:‘轉輪王,你不用擔心,若麒羊想害我,也無須這般,你等在這裏就好,我去看看到底傳承的是什麼!’

說完我不顧轉輪王勸阻,讓七彩離開我的肩膀,便飛身躍入岩漿通道中,麒羊則是微笑的在前引路,我一路隨麒羊下潛了上萬米的深度,才見到底。

岩漿地底世界並非我想象的那樣只能看見岩漿,而是居然猶如一個各層一樣,上面是岩漿,下面則彷彿另一個地宮。

‘這是?’

麒羊聞言笑着對我道:‘這是地宮主人,以大法力開闢的,你隨我進入吧,裏面有你想知道的答案。’

麒羊說完一揮手,一道無形的門打開,他率先進入,我也沒有多想,不是我太過輕易相信人,而是麒羊如果想害我,根本無需這麼麻煩,加上我強烈的好奇心,義無反顧的根了進去。

進入這個隔絕的地宮後,麒羊在前,我在後,來到一個超大的石室門前,石室的大門上一個醒目的雙魚環繞在上,麒羊倆隻手同時揮出兩道不同顏色的力量,這兩股力量一接觸到雙魚,雙魚便開始急速旋轉。

‘咔咔咔!’

一陣響動後,這座石門開始緩緩上升,隨後我便見到了石室內的景象,白茫茫的水銀池子,中間一座十米高的高臺,高臺上有一個身穿道袍之人站立。

石門完全打開之後,麒羊對我道:‘傳承者,我只能送你到這裏,你要的答案便在裏面。’

我聞言看了看麒羊,雖然心裏也擔心有什麼意外發生,可都來到了這裏要是退縮了也不是我的性格,我是誰啊?我是十天九地的魔皇,豈能退縮?

自我安慰了一番,便咬牙邁步走入,我剛剛進入石室內,就聽到一陣咔咔咔聲,然後就見到石門居然落下了,我急忙回身卻被一股無形之力彈了回來。

‘臥槽!上當了!’

我第一個想法便是這樣,可我實在想不明白麒羊騙我來這裏作甚,無論我怎麼做都無法突破那股無形阻力,最後我放棄了。

我轉回身看着高臺上站立的人,近處一看卻並不是真人,而是一座雕像,我飛身躍上高臺,看着近在咫尺的雕像眼睛,突然感覺他也在看着我。

我瞬間覺得背後滿是冷汗,太他麼邪門了,我不在看向雕像的眼睛,而是看向雕像的身子,卻奇怪的看到他的右手小拇指指着腳下,我低頭看去便發現有一個黑色的凸出的物體,只是很小,若不細看還真難以發現。

猶豫再三,在好奇心的驅使下還是選擇暗下了那黑色的凸出物體,鉅變突然發生,在我暗下那一剎那,我感覺我彷彿被雷擊中了,而且是很強大的雷霆,電得老子直接昏了過去! “天地無極,力覆蒼穹。”

我的耳裏忽然傳入這八個字,這八個字彷彿擁有一種魔力,讓無法掙脫意識昏迷的我瞬間清醒過來,而我的視線中則出現讓我震驚的一幕。

廣闊無垠的天空被一隻手中完全覆蓋,天空在手中聚攏下開始急速收縮,眨眼之間無垠的天空則化爲漆黑一片,彷彿域外宇宙一般,而那手掌此時也急速縮小,最後我的眼中出現一個全身被黑袍籠罩的身影。

“這……”

我喃喃說不出話語,這已經超出我所知的範疇,伸手一抓便擒一界之空,這得是什麼修爲?妖皇?想到這我自己都想打自己一個嘴巴,若妖皇有這個能力,那也便不可能只是一界的強者之一了。

“看清了嗎?”

就在我震驚的無以言表時,那黑袍人居然轉過身來,當我看到黑袍人的面目時,我卻發現無論如何都無法看清輪廓,唯獨那雙奇異的眼睛,我可以看到,他的瞳孔是奇異的銀色,而且我從他的眼中居然看到彷彿宇宙一般的深邃。

“你在和我說話?”

我回過神來,強自鎮定的看着黑袍人,黑袍人聞言銀色瞳孔彷彿在旋轉,淡淡的話語傳入我的耳中,“是的,你能進入這個空間,便說明你已經進入了我的傳承之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