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我盤膝而坐,看了看半空的無字碑,根本無法用任何言語來描述我此時內心的震撼。這一幕,真是超出了我的想象。

武則天當年立下無字碑,引來後世之人無窮的想象力,極力猜測當年的女皇爲何要在自己死後立下一塊沒有留下任何文字的石碑。

“武媚娘,你當真算得上是個奇女子啊!”我心裏不由感慨,秋楓輸給我的生命能量已經將我的傷勢治癒的差不多了。

果然,無字碑一出,那些從薛懷義的噬魂幡裏釋放而出的惡鬼便盡數被滅,它們還沒冒泡就徹底消失了。

見狀,薛懷義一聲冷哼,再度從噬魂幡中放出了惡鬼。只不過這一次和之前不同,薛懷義只召喚出了十個惡鬼,但氣息明顯比之前的惡鬼要強很多。

“第一道開胃菜,你們很喜歡啊,接下來這道,不知道可否合你們的口味。這十個鬼將,每個都吞噬了十萬冤魂而活到了現在。他們的力量,可不是之前那些鬼魂可以相比的。兩位陛下,接招吧!”

話音一落,薛懷義便操縱那十個鬼將攻向雙帝,雙帝淡定自若,兩人再度聯手,合力催動無字碑,利用其對付十名鬼將。

見無字碑壓下,那十名鬼將合力抵抗,兩者對抗的瞬間,竟不分高下。雙帝微微一愣,十大鬼將的實力有些超出他們的預料。

但不管鬼將的實力如何,雙帝鎮定自若,從容對敵。而這一邊,薛懷義纔是最驚訝的那個人。他深知十大鬼將的厲害,可令他沒想到的是,雙帝利用無字碑之威,竟然可以從容抵抗。

“哼,既然如此,就讓我的殺手鐗出來招待你們吧!”薛懷義眼神發狠地看了看雙帝,突然做出了某種決定。

緊接着,他再度揮舞噬魂幡,神情非常嚴肅,隨即低喝道:“鬼王,出來吧,替我殺了這些該死之人!”

隨着這一聲低喝,一道魁梧的身影從噬魂幡中走了出來。十大鬼將和之前的小惡鬼都是飛出來的,只有眼前的這位,他是從噬魂幡中走出來的。

只見他渾身血紅,根本看不清他長什麼樣子。根據薛懷義的說法,十大鬼將各自吞噬了十萬冤魂,那麼眼前的這位鬼王又該吞噬了多少冤魂呢?

鬼王一出,雙帝的眼神終於變了。他們最大限度地催動無字碑,以其強大的威能震退了十大鬼將。接着,十鬼將沒再主動出擊,因爲他們感受到了鬼王的氣息。在噬魂幡中,他們誰都不怕,就怕這個鬼王。

因而,沒有鬼王的發話,十大鬼將老實得跟孫子似的。對於這一幕,薛懷義不以爲意,只是靜靜地站在一邊看好戲。噬魂幡中,萬鬼齊聚,薛懷義制定了互相吞噬的規則,因而能夠堅持到最後的鬼魂勢必是最優秀且實力強大的。

因而,無數惡鬼之中只誕生了一個鬼王,十大鬼將!

當然,這裏還要說明一點,高陽公主自稱紅衣鬼王,房遺愛自稱鬼將,但他們兩個和薛懷義的這些鬼王鬼將不能相提並論。 雙帝與鬼王激戰正酣,我和羽笙他們也沒有閒着。天啓四騎士不出我所料的被秋楓和羽笙封印了起來,現在我們要面對的只有十大鬼將。

這些鬼將沒有自主意識,他們的行動受控於薛懷義,因而對付起來簡單很多。沒了四騎士的阻攔,我們三個感到很輕鬆。

但讓我們沒有想到的是,薛懷義趁着我們三個被十大鬼將攔住的這個空檔,竟然破除了天啓四騎士的封印。四騎士恢復自由之後,迅速朝我們這邊攻了過來。

羽笙見狀,立即舞動尾巴與他們四個對戰,但當務之急是解決面前的十鬼將。戰鬥到現在,羽笙的消耗也不小,雖然還沒到力竭的程度,但體力下降很多。

至於秋楓,他的情況比羽笙還慘,之前爲了封印四騎士,他已經耗費了很多能量。剛纔爲了救我,他更是給我輸入了生命能量。

“羽笙,秋楓,我們速戰速決!秋楓,你先拖住四騎士,等我和羽笙聯手把這十大鬼將消滅再來幫你。”話音一落,我便用眼神示意了羽笙。

他頓時瞭然,急忙將所有的注意力放在我的身上。秋楓分出數不盡的樹枝,迅速將四騎士還有十大鬼將纏了起來。

見狀,我和羽笙不再猶豫,他使用自己的紅色光球,我使用自己的天雷咒。一如之前,來一次合擊之術!

“五天魔鬼,亡身滅形。所在之處,萬神奉迎。九天雷霆,助我驅邪,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我心裏默唸天雷咒,咒語唸完,天空頓時轟隆炸響。

羽笙張大嘴巴,紅色光球迅速聚集起來,那是被壓縮的妖力,一旦爆炸,威力不可小覷。

“羽笙,來吧······”我大喝,立即將天雷咒釋放而出。而羽笙和我配合的相當有默契,比之前的兩次合擊還有默契。

眼見合擊之術瞬間降臨,秋楓立刻將束縛住十大鬼將的樹枝撤走,以免傷及自身。緊接着,隨着一聲巨大的爆炸,十大鬼將的身影就此消失無蹤。

鬼魂最怕天雷,更何況還是吞噬了那麼多鬼魂的邪物。僅此一擊,十大鬼將全部被滅。我們打得正激烈,薛懷義和馮志堯他們卻鎮定自若的在一邊觀戰。

我突然意識到不對勁,急忙看向天空,不由心神大震。只見天空中驟然出現了一道玄奧晦澀的陣法,而我從來沒見過這樣的陣法。

秋楓見我看向天空,他也擡頭看去,這一看,他真的嚇壞了。

“二狗兄弟,薛懷義已經祭出了血靈陣,陣法還沒徹底運轉起來,但已經具有吞噬活人靈魂的作用!不僅如此,它會持續變大,直到籠罩整個城市。二狗兄弟,你真的打算犧牲自己嗎?”

雖然消滅了十大鬼將,但還有四騎士沒有封印起來。羽笙和秋楓故技重施,並且在我的幫忙下,很快就將四騎士再度封印了起來。

就在四騎士被重新封印之時,血靈陣驟然瘋狂運轉起來,緊接着迅速擴大,瞬息之間就將我們所在的這個小區給籠罩了起來。

“二狗兄弟,血靈陣順行乃是吞噬活人的靈魂,逆行則是釋放靈魂。所以,我們必須現在就阻止血靈陣的運轉。不然的話,全城的無辜羣衆都將死於非命。”秋楓提醒道,顯得有些着急。

聞言,我也顧不了那麼多,衝羽笙低喝道:“臭狐狸,將我丟入血靈陣之中,我要用我自己的靈魂獻祭,以此破除血靈陣。”

聽我這麼一說,羽笙大喝道:“可是,女皇龍氣讓我一定要護你周全,不能讓你現在就死了啊!”

“少他麼廢話,我讓你做你就做!”事態緊急,我不由爆了粗口。見我有些亂了分寸,秋楓突然開口說道:“或許,還有一個辦法可以嘗試!”

我一愣,急忙問道:“秋楓,都什麼時候了,你還藏着掖着?有什麼辦法,快點說!”

然而,還沒秋楓開口說話,雨婷的聲音突然在我背後響起。我立刻轉過身,難以置信地看着她,低喝道:“傻女人,誰讓你跑來的?”

見我發火,她也不生氣,急忙跑到我的身邊,沉聲道:“這都世界末日了,你還不讓我呆在你身邊嗎?之前在來的路上,我突然看到很多人莫名奇妙地昏倒了過去,就連王婧都昏死了過去。不管你怎麼罵我,我都要呆在你身邊。”

聽雨婷這麼說,羽笙頓時低吼道:“小婧昏死過去了,怎麼會這樣?”一聽王婧出事。羽笙的心緒頓時亂了。

危機之時,還是秋楓心細,他看了看雨婷,疑惑道:“可是,如果別人都出事了,你怎麼還活蹦亂跳的?”

秋風這麼一說,我頓時反應了過來,可還沒等我說話,雙帝從天而降。無字碑轟然落下,只不過此時的無字碑,上面多了一個惡鬼的模樣。

“你們不用擔心,兩個小時之後,天碑的力量便能將其淨化。但是,薛懷義還沒解決,我們不能輕敵。至於這個血靈陣,除了靈魂獻祭之外,別無它法!”

李治將一切解釋給我們聽,至於女皇龍氣,她的眼睛一直盯着雨婷,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女皇的異狀引起了李治的注意,他也看向雨婷,這一看,他的眼神頓時疑惑起來。緊接着,他和女皇龍氣對視一眼,然後看了看我。

見狀,我感到有些莫名其妙,於是問道:“兩位有話直說,不必吞吞吐吐,這裏沒有外人。”

聞言,女皇龍氣深吸一口氣,接着說道:“你身邊的這個女子,是女皇陛下的轉世。不然的話,以她一個普通人,直接暴露在血靈陣之下,怎麼可能安然無恙?”

聽她這麼一說,我和羽笙他們頓時傻眼了,雨婷更是驚呆了。她有些害怕地躲到了我的身後,不敢面對兩位皇帝的龍氣化身。

“雨婷,你不要害怕,就算你是武則天的轉世,她和你沒有一點關係,你就是你,明白嗎?”我拉着雨婷的手,極力安慰道。

雨婷點點頭,緊緊地握着我的手,害怕地不敢鬆開!

“秋楓,記住我們之間的約定,我一定要阻止血靈陣!” “你要阻止血靈陣?”女皇聽我這麼說,頓時一驚,還沒等我有所行動,她立即封住了我的身體,將我定住了。

我頓時大驚,急忙說道:“你這是幹什麼,你不是說要阻止血靈陣只有靈魂獻祭嗎?如今,只有我能夠辦到這一點,你將我封住作甚?”

“孩子,你不要激動,靈魂獻祭一事,並不僅僅只有你一個人能夠做到。更何況,你現在還不能死。” 生死帝尊 女皇龍氣衝我解釋道,想要我打消犧牲自己的念頭。

“不行,這是我答應爺爺的事情,不能讓別人替我犧牲!你只不過是一道龍氣,根本沒有自己的靈魂,所以你辦不到這件事!至於羽笙和秋楓,他們還要陪着心兒尋找未央界,就算再退一步,我也不會讓他倆替我犧牲。”

我說完這些話,雨婷突然拉了拉我的手,急忙問道:“二狗哥,你在說什麼啊,什麼犧牲不犧牲,靈魂獻祭的?二狗哥,你是不是對我隱瞞了什麼?”

聞言,我突然一愣,不知道該怎麼向雨婷解釋這一切。見狀,秋楓突然說道:“二狗兄弟,我之前想說的那個方法,你可願意一聽?”

“什麼方法?破除血靈陣除了靈魂獻祭之外,沒有別的辦法!”女皇龍氣疑惑不已,非常好奇秋楓能夠說出其他的方法。

秋楓臉色微變,接着說道:“妖族和人類,尤其是人類中的修行者,可以融合爲一體。所謂的融合,不是簡單的附身,而是依靠神依之術合爲一體。舉例來說,經由神依之術,我和二狗兄弟融爲一體,他就可以使用我的力量。當然,這裏涉及到兩者的默契,還有時間限制。我的想法是,如果我用神依之術和二狗兄弟融爲一體,然後逆轉血靈陣,或許能夠破除陣法!”

“逆轉血靈陣,怎麼可能?”女皇龍氣大驚,覺得秋楓的想法有些不切實際。

“我的力量是無法逆轉血靈陣,但二狗兄弟的轉輪眼,具有這個能力。二狗兄弟,你我經神依之術融爲一體後,你就能夠暫時擁有我的力量,到那時,你開啓轉輪眼,如果眼睛內能夠出現三條白色小魚,那麼你就能夠用你的眼睛逆轉血靈陣了。如此,你不用靈魂獻祭也能化險爲夷。”

聽完秋楓的解釋,我竟然高興不起來,我立刻追問道:“神依之術,要付出什麼代價?”

秋楓看了看我,隨即苦笑道:“二狗兄弟,你真的太實在了,你果然什麼事情都會想的很周到。如我所說,神依之術考驗的是人與妖的默契,如果默契不夠卻強行融合的話,輕則重傷昏迷,重則當場死亡,而且,死亡的概率大很多!”

話音一落,所有人都沉默了下來。而聰慧的雨婷,雖然只聽了隻言片語,但卻明白了我們在說些什麼。隨即,她輕聲道:“二狗哥,讓我來幫你吧!”

我立刻轉身看着她,疑惑道:“雨婷,你在說什麼,你怎麼幫我?”聞言,她指了指女皇龍氣,輕聲道:“你們說她是女皇武則天的龍氣化身,而她說我是武則天的轉世,那麼我和她不需要什麼默契也能融合在一起吧?”

雨婷這麼一說,頓時使得女皇龍氣眼睛一亮,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她便立刻衝進了雨婷的體內,非常順利地與之融合到了一起。 雨婷的身影被兩道龍氣包裹,迅速衝向天空中的血靈陣。我立刻大吼:“臭狐狸,趕快將我的上束縛解開,我不能看着她替我死!”

羽笙一聽,頓時感到糾結不已,他很想按我說的去做,但女皇龍氣一再強調不能讓我死,他的心裏怎能不糾結?

危機之時,秋楓用自己的法術破除了女皇龍氣的束縛,我還沒有所行動,秋楓便將我攔了下來。還沒等我開口,他急忙說道:“二狗兄弟,試試我的神依之術吧。以你現在的實力根本無法催動轉輪眼的強大力量,也無法逆轉血靈陣,更救不了那個女娃子。你如此莽撞地衝上去,不但救不了她,就連你也會死亡!”

聞言,我兩眼一凜,看了看羽笙,沉聲道:“臭狐狸,爲了保險起見,你和秋楓一起使用神依之術與我融合。我不僅要逆轉血靈陣,還要徹底解決薛懷義和馮志堯。 一念強寵:愛你成災 你,願意幫我嗎?”

聽我這麼說,秋楓頓時嚇了一跳,他急忙解釋道:“二狗兄弟,所謂神依,便是神之依附。你是人,我是妖,我與你融合,你的靈魂將承受巨大的壓力和痛苦。如果加上小狐狸,我怕你根本承受不住啊!”

“臭小子,你已經聽到樹妖爺爺說的話了,你還敢讓我與你融合嗎?”羽笙輕輕問道,兩眼直視着我。

我微微一笑,毫不猶豫地說道:“廢話那麼多幹啥,說幹就幹,我們開始吧!”

見我如此決絕,羽笙和秋楓對視一眼,也就不再說什麼。 婚不勝防:獸性總裁別亂來 緊接着,他們瞬間化成兩道光芒,一綠一白,環繞在我的身邊。

“二狗兄弟,我先與你融合,然後纔是小狐狸。我的力量比較柔和,對你造成的壓力和痛苦要小很多。小狐狸的力量比較霸道,我怕他一個控制不好,直接將你的靈魂給衝散了。”秋楓提醒道,然後便衝進了我的體內。

剎那間,我感覺自己的身體要爆炸一般,一種來自靈魂深處的痛苦差點讓我昏死過去。好在這種感覺迅速消散,但依舊痛苦不已。

“二狗兄弟,這就是神依之術帶來的痛苦,你要支撐住。”秋楓的聲音在我心裏響起,我暗自點頭,看了看那道白光,沉聲道:“羽笙,你也快點進來吧。不然的話,雨婷就要消失了。”

聞言,羽笙不再耽擱,直接衝進了我的身體。的確如秋楓說的那樣,羽笙的力量非常霸道,他進入體內的一瞬間,我便七竅流血,差點沒有維持住融合的狀態,將他們倆同時排斥出來。

幸好,我還是撐了過來,羽笙和秋楓的力量正在迅速融合到一起,變成爲我所用的力量。不多時,秋楓的聲音再次響起:“二狗兄弟,我和小狐狸的力量暫時達到了平衡,你可以使用我們的力量了。或許,現在的你,應該能夠將轉輪眼的力量開啓到逆轉血靈陣的程度。”

“秋楓,我如何判斷轉輪眼的力量達到了可以逆轉血靈陣的程度?”我問。

“很簡單,只要你的右眼內出現三條白色小魚,便足夠逆轉血靈陣了。二狗兄弟,我們三個初次融合,時間有限,你抓緊時間行動吧!”

隨即,我不再猶豫,立刻沖天而起,朝着血靈陣的中心飛去。那裏,雨婷被龍氣包裹,正在獻祭自己的靈魂。

感受着體內的磅礴力量,我強忍身體的不適,秋楓和羽笙的力量太過強大,我一個人類身軀,想要完全駕馭這股力量,並非易事。

而此時,因爲血靈陣的作用,但凡在其籠罩之下的地方,所有人無一倖免,均被吞噬了靈魂。而且,這個規模正在擴大,如果不加以阻止的話,整個城市的人都將死去。

看着突然闖入血靈陣的王雨婷,薛懷義的臉色頓時一變,他怎麼都沒有想到,如此關鍵的時刻竟然闖入了一個女人。

“這個女人竟然可以承受兩道龍氣的力量,她又是什麼來歷?”薛懷義急忙看向馮志堯,想要問個究竟。如此變數,讓他感到非常不安。

此刻,王雨婷已經闖入了血靈陣的中心,而她的靈魂力量也在慢慢消失。她雙目緊閉,已經做好了赴死的打算。可就在這時,整個血靈陣震顫不已,她突然睜開眼睛,瞬間驚呆了。

不只是她,就連薛懷義都嚇得臉色狂變,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懼。

“趙二狗,你要幹什麼?”薛懷義大吼,看着我漂浮在他的面前。

我二話不說,直接向他衝了過去,馮志堯見狀,立刻前來阻止我。只是,如今的馮志堯在我眼裏就像一隻螞蟻,我一腳就能將他踩死。

伏魔金人一出,他還沒來得及出手,我身影一閃便去到了他的身邊,直接一拳轟出,生生地將其打爆,毫不留情。馮志堯臉色大變,他根本不清楚我爲什麼突然之間變得這麼強悍!

“滾!”我低吼一聲,身影接連閃爍,直接將他忽視,眨眼間來到了薛懷義的身邊。

見狀,薛懷義直接飛到了陣法中心,只是,他無法靠近雨婷。我緊隨其後,一起來到了陣法中心。按照秋楓的說法,只要在陣法中心使用轉輪眼的力量,便可逆轉整個陣法,就能有機會救下雨婷。

我沒有絲毫猶豫,瞬間開啓轉輪眼,羽笙和秋楓的力量迅速涌入我的右眼之中,轉瞬之間,我的右眼裏出現了三條白色小魚,彼此環繞,好像在我的眼睛裏游來游去。

薛懷義看到我的模樣,頓時驚呆了。他不知道我要幹什麼,但也明白肯定不是什麼好事。他極力操控血靈陣,使之加速運轉,意圖破壞我的計劃。

只是,他低估了我要救雨婷的決心。轉輪眼一出,三條白色小魚劇烈遊動起來。而隨着白色小魚的遊動,薛懷義便驚恐地看到自己的血靈陣竟然逆轉了起來。

與此同時,附身在雨婷體內的兩道帝王龍氣大驚不已,但此時想要抽身已經來不及了。因爲,這血靈陣與薛懷義靈魂相連,而王雨婷的靈魂爲了破除血靈陣,也有一部分融入了陣法之中。

“轉輪眼,給我逆了這陣法!” 血靈陣中,三股力量相互對撞。雨婷爲了破除陣法而選擇靈魂獻祭,我爲了逆轉陣法選擇神依之術。從本質上來說,我和雨婷的力量屬於同一陣營。

雨婷萬分不解地看着我,她衝我低吼道:“二狗哥,你爲什麼要這麼做,爲什麼闖進來?”

我極力催動轉輪眼,強行忍住神依之術帶給我的壓力和痛苦。聽到雨婷的發問文,我擠出一絲微笑,沉聲道:“雨婷啊,沒有你的世界,有什麼意思呢?”

聞言,雨婷潸然淚下,她看了看我,突然說道:“二狗哥,謝謝你爲我做的這一切。但是,我不希望你死啊!”

而另一邊,與血靈陣靈魂相連的薛懷義頓時感到了巨大的危機。他怎麼都想不到半路殺出了一個王雨婷,竟然願意靈魂獻祭來破除血靈陣?他更想不到的是,我竟然可以擁有逆轉血靈陣的力量!

如此一來,不管我和雨婷最後誰成功了,等待薛懷義的只有滅亡一途。一念及此,他頓時瘋狂了。

只見他從嘴裏吐出數不清的鬼魂,而這些鬼魂都是經由血靈陣吞噬而來。此時此刻,薛懷義竟從嘴裏將他們吐了出來。

這些鬼魂哪都沒去,直接朝我衝了過來。薛懷義本打算利用準備這些鬼魂對付我,但接下來的一幕,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

之前也說過,轉輪眼能夠看到鬼魂一生的記憶。可讓人非常意外的是,那些被薛懷義從嘴裏吐出的鬼魂,竟然直接被我吸到了右眼之中。

如此異變,大大超出了我的意料。不僅如此,這些鬼魂進入右眼之後,就算我不想窺探他們的記憶也辦不到了。

可是,問題隨之而來!我不知道自己的右眼吸了多少鬼魂進來,但瞬息之間,這些鬼魂的記憶便如潮水般衝進了我的腦海裏。

幸好我靈魂的強度夠高,不然的話,就這麼一下衝擊就有可能將我變成一個傻子。靈魂層次的衝擊不比其他,一着不慎便是重傷殞命的下場。

但儘管如此,我還是被這股靈魂衝擊給弄得七竅流血,雖然不致命,但我已經不知道自己還能堅持多久了。

就在這時,秋楓的聲音突然響起:“二狗兄弟,你抓緊時間,儘快逆轉陣法。要不然的話,我們三個都可能會死。我們三個雖然成功融合了,但不代表我們三個還能活下去。你承受的壓力,我們也承受着!”

聞言,我頓時低吼一聲,將那波靈魂衝擊帶來的痛苦拋在腦後。只要看到雨婷,我就有了堅持下去的力量。儘管,我已經知道自己要到極限了。

見狀,薛懷義冷笑不已,於是接連吐出數不清的鬼魂,一如之前那般,故技重施,想要置我於死地。對此,我只能極力抵抗,拼命逆轉血靈陣!

看我接連吐血,雨婷心痛不已,兩道帝王龍氣驟然現身,看了看我和雨婷,終於做出了最後的選擇。

“孩子,我對不起你,爲了你的安危,也爲了完成這女孩的心願,我和李治也只能做出選擇了。”女皇龍氣微微一嘆,如是說道。 血靈陣破碎,薛懷義的鬼魂也到了潰散的邊緣。轉輪眼慢慢停止了旋轉,但卻沒有被我關閉。

我不清楚爲何那麼多的鬼魂會進入我的眼睛裏,更不知道他們此時處於何種狀態。但我很清楚,我要毀滅薛懷義,徹底地毀掉。

我抱着雨婷,手拿打神鞭,慢慢走向薛懷義。馮志堯被我用打神鞭亂棍打死,雖然有點便宜他,但如此憋屈的死法已經足夠。

我走到薛懷義的身邊,低喝道:“薛懷義,這場糾纏了千百年的恩怨,是時候結束了。當年在乾陵,諸位師伯沒能將你滅殺,今天,就由我來了結你吧。如此,也算是對得起你曾是白無常之首的身份!”

此時的薛懷義沒了之前的英氣,沒了之前的邪氣,他看着我,卻依舊怨毒地罵道:“這是爲什麼,我苟延殘喘至今,爲了活下去,有錯嗎?姓趙的,你覺得我有錯嗎?”

“薛懷義,你想活下去沒錯,但你的方法錯了,選擇的路錯了!你當真以爲那些孤魂野鬼真的沒有規則制約嗎?你想超脫六道,乃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天道規則之內,你能修煉到這個程度,就必然會出現一個能夠阻止你的人。可惜,你死不悔改,一錯再錯,誰也救不了你!”

他驀然擡頭,愣愣地看着我,沉聲道:“哼,成王敗寇,現在說什麼都晚了。姓趙的,就算你阻止了我,你也付出了慘痛的代價。你救了全世界,卻救不了你在乎的女人。說到底,你比我還可憐!”

我沉默不語,沉吟片刻,接着說道:“薛懷義,你還有什麼遺言嗎?”

他低喝一聲,衝我吼道:“姓趙的,我不會讓你殺我的。我自有自己的骨氣,白無常有一條鐵律,不得互相殘殺!”

話音一落,還沒等我出手,他便一掌打向自己的天靈蓋,生生地將自己的靈魂之體給打散了。緊接着,整個魂體化爲煙粉,隨風而去,什麼都沒有留下。

我抱着雨婷,緩緩地坐在了地上。我看着她,緊緊地抱着她,一句話都說不出口。就在這時,我突然感到兩股熟悉的氣息驟然出現,回頭一看,正好看到了黑邊無常。

“哼,死了就死了,還想往哪裏跑!馮志堯,以你今生犯下的罪孽,必定會被閻王爺打入十八層地獄,永不超生!”兩位陰神立即出手,將想要逃跑的馮志堯用腳鐐手銬鎖住,然後來到了我的面前。

黑白無常不知該說些什麼,我微微擡頭,卻將他們嚇了一跳。見他們不說話,我淡漠地說道:“兩位大哥,雨婷獻祭了自己的靈魂,已經沒有魂魄可勾走。至於馮志堯的鬼魂,你們帶回地府審判吧!”

聞言,黑白無常臉色微變,黑無常接着說道:“小弟,你的眼睛裏聚集着百萬鬼魂,如果你不將他們釋放出來,讓他們回到自己的身體,整個地府就要亂套了啊。再者說,你的眼睛裏有百萬鬼魂,對你也是一種巨大的負擔!”

聞言,我默默點頭,然後說道:“秋楓,羽笙,我還要再麻煩你們一次。如何將我右眼裏的百萬鬼魂釋放出來,讓他們迴歸自己的身體!”

聽我這麼一說,秋楓的聲音頓時響起:“我和小狐狸就等你這句話呢,方法很簡單,讓三條小魚逆向遊動即可。”

我微微點點頭,旋即擡頭看向天空,轉輪眼再次運轉起來,只不過這一次,三條白色小魚逆向遊動。剎那間,我的右眼劇烈疼痛起來,接着我便看到,數不清的靈魂光點從我的眼睛裏衝了出來。

見狀,黑白無常立即施法,將那些靈魂光點送回到他們的身體。整個過程持續了一分鐘,我將百萬鬼魂釋放之後,轉輪眼瞬間關閉,羽笙和秋楓也隨之從我的身體裏跑了出來,神依之術到時間了。

頃刻間,我整個人就虛脫了,和雨婷齊齊地倒在地上。見狀,秋楓急忙將我們倆扶了起來,嘆息道:“二狗兄弟,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不要辜負小姑娘對你的情意和犧牲!”

“血靈陣已破,那些捲入其中的鬼魂也被救了回來。臭小子,你和王小姐做了一件功德無量的事情!”羽笙突然說道,看起來有些疲憊。

我冷笑一聲,自嘲地說道:“我不需要什功德,我只想雨婷可以活過來。臭狐狸,不要給我帶高帽子!”

黑白無常對視一眼,不由看了看我,接着說道:“小弟,你們幾個是不是弄錯什麼了?我們兄弟倆不是來勾這個女孩的魂,更沒說這個女娃子已經死了啊!”

聞言,我頓時大驚,急忙問道:“兩位大哥,你們什麼意思,雨婷還沒死嗎?”

聽我這麼一問,秋楓和羽笙也忍不住看了過來,他們也不想看着雨婷死去,畢竟相處了那麼長時間,有一定的感情基礎。

接着,黑白無常從身上拿了一本古籍,上面寫着“生死簿”三個大字。然後,黑無常解釋道:“這生死簿上的信息表明,王雨婷還有七十年的陽壽。而且遭此劫難,這些信息依舊存在,就說明這女娃子還沒死。不僅如此,我剛纔還特地檢查了一番,她的靈魂處於一種將死未死的狀態!”

“將死未死?”我們三個齊齊一愣,有些不明白黑白無常的話。

“簡單來說,就是這個女娃子沒死,但想要醒來也不容易。至於如何救醒她,我就不知道了。小弟,我只能確定地告訴你,這個女娃子沒死。她的身上有兩道龍氣,或許就是這個原因,才救了她一命吧。只不過,想要喚醒她,你得自己想辦法,我們兄弟兩幫不上什麼忙!”

聞言,我絕望的心境頓時活了過來。我看了看懷裏的雨婷,開心地說道:“雨婷,謝天謝地,你沒有離開我!你放心,我一定會喚醒你的!我曾說過,你若不在,趙二狗也就不在了。如今,薛懷義和馮志堯已死,從今以後,你就是我活下去的動力。從此之後,吾名青歌,只屬於你的趙青歌!” 見我重新充滿鬥志,羽笙和秋楓不由笑了,緊接着,秋楓衝我說道:“二狗兄弟,我和小狐狸要沉睡一段時間,這是神依之術的代價,怪不得你。至於能不能醒來,何時醒來,我們也不清楚。所以,我請你照顧好女君殿下!”

“沉睡?你們怎麼了?”我大驚,難以置信地看着他倆。

“臭小子,我早說過你不簡單,我和樹妖爺爺與你融合,我們之間的默契是一回事,更主要的是你的靈魂太霸道,生生地將我們的靈魂束縛在了一起。”

“我的靈魂太霸道?”我不由一愣,追問道:“臭狐狸,你在說什麼亂七八糟的,我怎麼聽不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