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澋煜被人盯著很不舒服,他突然抬眸直視朱有才。

「咳咳。」朱有才被他這一看,剛喝進嘴巴的茶水嗆住了。

「豬叔叔,你沒事吧?」澋軒關心的詢問。

「咳咳,沒……沒事。」朱有才邊拍胸前便道,然後看澋軒似乎真的很喜歡這道點心,便道,「喜歡這點心待會走的時候打包兩份。」 澋軒搖頭:「不要了,娘說再喜歡的東西也不能貪多。」

朱有才再次為他們的父母點贊,家教真好。這要是擱在別人家的孩子身上,肯定歡喜的點了小腦袋。

而眼前這個,居然跟他說再喜歡的東西也不能貪多。

這話頗有道理,的確不能貪多。

「突然想見見你們的娘了。」朱有才笑道,他要見見究竟是個什麼樣子的女人能夠教導出如此出色的兩個孩子。

「去天國就能夠見到。」澋軒告訴豬叔叔。

朱有才擰眉,好奇的詢問:「你們的娘去天國做什麼?」

說起這個,慕容澋軒就有話題了,他過去豬叔叔的身邊位置坐下。

澋煜見他這樣翻了一個白眼,立即開口道:「閉嘴,吃你的東西。」

慕容澋軒撇了撇小嘴巴,伸手抓了一塊點心真的安靜吃點心了。

朱有才不禁失笑:「你明明是哥哥,為何這般聽弟弟的話?」

「他親生的,我是撿的。」慕容澋軒簡單的告訴朱有才原因。

其實他不在意這個,就是故意這樣說。

朱有才聽明白了,原來這兩兄弟並非親生兄弟,怪不得他怎麼看都不像,這也怪不得年紀大的他會聽弟弟的話。

澋煜瞪了澋軒一眼,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動作很老成,朱有才看愣了,覺得孩子就應該有個孩子樣,比如跟他身邊的澋軒一樣多好。

沒一會兒,夥計把菜端上來。

澋軒拿起筷子,先是說了一句「我開動咯,禾記的飯菜最好吃了」然後就吃起來。

朱有才揉了揉他的腦袋,發現這孩子喜歡吃烤雞,便給他扯了一個雞腿,然後剩下一隻給澋煜。

「我不吃,給他。」澋煜道。

「謝謝澋煜。」慕容澋軒一點也不客氣,直接把朱有才筷子上還沒放進澋煜碗里的雞腿夾過來。

「這個也給你。」澋煜直接把一盤魚推到慕容澋軒的面前,看著埋頭吃東西的澋軒,他笑了起來。

澋軒抬起頭,把魚推回去:「你喜歡吃魚,你吃。我吃雞腿就夠了。」

「好。」這次澋煜沒有拒絕,但是他沒動魚。

這是朱有才第一次見澋煜笑,覺得這個孩子還是多笑笑比較好,不過他發現澋煜對澋軒還是挺不錯,什麼好吃的都給澋軒吃,兄弟二人的感情很好。

攝政王他叫我小祖宗 吃完午飯,慕容澋軒摸著圓滾滾的肚子,癱靠在椅子上。

無敵小校醫 「好飽。」

「難受嗎?」澋煜問澋軒。

豪門警妻,老公請上銬 「有點難受。」

「張嘴。」

慕容澋軒乖乖的張開嘴巴,澋煜往他嘴裡丟了一顆消食的藥丸,味道酸酸甜甜的,慕容澋軒很愛吃,當即坐起來討要。

「再來一顆。」

「吃多無益。」澋煜收起瓶子。

朱有才一雙眼睛盯著澋煜腰間布包,直覺告訴他這孩子身上有很多好東西。

澋煜不給,慕容澋軒就不纏著要了,因為他說吃多無益那肯定就是無益,既然如此沒必要吃了。

轉頭看著豬叔叔,眨了眨他好看又大的眼睛,問豬叔叔:「豬叔叔,現在我們去哪裡?」

「我帶你們去我住的地方。」朱有才看著他圓滾滾的肚子,笑問,「還能走嗎?要不要叔叔抱你。」

「不用,我能走,飯後散步有助於消化。」

「這你都知道?」朱有才吃驚。

「我娘教我們很多東西的,我們兄弟什麼都懂。」慕容澋軒驕傲的說。

朱有才看出來了,這兩孩子精著嘞,也怪不得敢跑出來找娘親。

離開禾記酒樓,朱有才沒有領他們去落腳處,而是帶著他們到處轉轉。

「就是這兩臭小子,給我抓住他們。」

攔住他們去路的是之前被慕容澋軒教訓的兩位怪蜀黍,此時兩人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臉上跟身上的傷也處理過。

朱有才看著面前五六個大漢,擰眉上前,把兩個孩子護在身後。

「光天化日之下,你們膽敢行兇。」

「少管閑事,這兩臭小子偷了我們的東西,必須抓住他們好好教訓一頓,要不然長大了還得了。」

周圍的一人一聽是兩個孩子偷了他們的東西,頓時對澋軒澋煜指指點點的,同樣用異樣的眼光看向護著他們的朱有才。

朱有才不信澋軒澋煜偷東西,倒是面前的幾個人,流里流氣的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

「既然你說他們偷了東西,請問偷了什麼?」

說偷東西的人臉上有道疤痕,一雙眼睛賊兮兮的在澋軒澋煜身上看,朱有才上前一步,擋住了他的視線。

疤痕男見了,不滿的瞪了眼前多管閑事的人一眼,不耐煩的道。

「老子說他們偷東西就是偷東西了,看你弱不經風的樣子,最好是別管閑事,趕緊給老子滾開,否則老子讓你缺胳膊少腿就不關老子的事情了。」

這兩小子可是他從城外跟進城內,確定他們只是兩個孩子,沒有別的大人才敢動手,誰會想到這兩臭小子會功夫,還挺有本事的。

想他們七尺男兒,被一個小屁孩打得還不了手。心裡那個氣,上不來也下不去,便找幾個會點功夫的人過來。他倒要看看這兩小子小胳膊小腿的能有多少能耐。

「呵。」朱有才冷笑,「既然說不出,那就是誣陷。」

「老子犯得著誣陷兩屁孩嗎?」疤痕男惱了,挽起袖子,「你是不是要多管閑事?」

「我既然是他們的叔叔,這事情自然要管。」說著就先出手,一招就把人制服。

「啊,疼疼疼,大爺手下留情。」疤痕男立即慫了,他再不慫,另一隻手也別想要了。

其他人見狀,頓時不敢再上。

「我的兩位侄子有偷你的東西嗎?」朱有才問。

「沒,沒沒有。」疤痕男連忙否了。

「既然沒有,那你們為何誣陷他們偷東西?」朱有才並沒有打算立即放過他們。

「因為他們見我們兩個孩子身邊沒有大人,就想把我們拐走,他們是人販子。」慕容澋軒道。

幾人見形勢不對,直接轉身跑,至於疤痕男,不管了。

幾個人剛跑幾步就倒在地上動彈不得,一個個眼睛珠子瞪得大大的,滿臉驚恐。

「哇,澋煜你的針射得越來越有水準了。」慕容澋軒故意驚呼,一臉崇拜的看著他。

澋煜雖然嫌棄,但是很喜歡聽澋軒這樣說。

朱有才覺得有必要重新認識這兩位小朋友,一出手就讓五六個人直接倒地,而且還不能動彈,連他都沒有看到任何暗器。

就算是針,他也不至於察覺不到,可偏偏他就是沒有察覺到。

周圍的人看怪物似的看著澋煜,剛才說過他們壞話的人們紛紛逃離這裡,生怕跟那些人一樣的下場。

疤痕男驚恐的看著澋煜,這次他是真的害怕,原本還以為只是那個大一點的孩子會功夫,現在看來,這個小的更加可怕。

「既然是人販子,那就送官。」朱有才道。

周圍的人回神,紛紛點頭。

「人販子太可惡了,不能放過,得把他們送官。」

「送官。」

「送官。」

圍觀的人,有幾個男人出來幫忙,把地上的幾個人全部拉起來。

朱有才見此,微微皺了一下眉頭。他是不想為此耽誤時間,但是還是把人押著跟他們去衙門。

慕容澋軒拉著澋煜一起跟上。

到了衙門,縣太爺看著堂下地上的一干人,微微皺眉,拿起驚堂木重重的拍了一下。

「堂下何人?」

「阿才。」

「阿豹。」

……

「朱有才。」最後朱有才才開口報上姓名。

「何人擊鼓?」縣太爺再次詢問。

「草民。」朱有才道。

「所為何事?」

「這幾人拐賣草民侄兒不遂后誣陷草民侄兒偷他們的東西。」

縣太爺聽完,拿起驚堂木再次拍了一下。

「你們幾個可認罪?」

「草民認罪,認罪。」疤痕男連連認罪,在監獄里好過在他們手中。

其他人見老大認了,他們也連連點頭。

縣太爺見他們都認,擰眉。

這是他做官有史以來審過最快的一個案子。看著那幾個動彈不得的人,不禁問了一句。

「他們這是怎麼了?」

縣太爺話剛說完,澋煜便起身走向那幾個人,他只是從他們身邊走了一遍,他們便恢復了知覺。

幾人連忙爬起來跪著給縣太爺磕頭。

「草民認罪,還請官老爺趕緊把我們關進牢房。」他們再也不想看到這兩個孩子。

這兩孩子就是魔鬼,他們都沒有任何的感覺就突然不能動彈,而剛才小孩只是從他們身邊走過就能動了,不是魔鬼是什麼。

縣太爺懵了,看著幾人跟看神經病似的,然後把眼睛投向澋煜。

「你對他們做了什麼?」

「就是一些防身用的藥物而已。」澋煜的聲音很冷。

「咳咳,我家妹子總喜歡搗鼓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兩孩子調皮喜歡亂跑,就給了兩孩子一些防身用的藥物,只讓人動彈不得。」朱有才跟縣太爺解釋。

「原來如此。」縣太爺看著澋煜又看澋軒,見兩孩子都粉妝玉琢,道,「以後孩子還是盯緊點,長得這般可愛難免被心有不軌的人盯上。」

「是,草民以後定咱家看管他們。」朱有才一副好叔叔的姿態。 從衙門出來,朱有才直接把他們待會自己的住處。因為他不喜歡吵鬧,直接租了一座小宅院。

宅院雖少,但是五臟內附都齊全,該有的都有。

澋軒打量完宅子一臉的不滿意,不過他還是忍住沒吐槽,轉身來到堂屋朱有才的面前。

「豬叔叔,我跟弟弟睡哪?」

「西邊廂房有間空房間,你們可以住那邊,我……」

「我們不住西邊廂房。」澋軒立即打斷朱有才的話。

「為何?」

「不吉利。」

「不吉利?為何?」

朱有才擰眉,不明哪裡不吉利,他覺得西廂房那邊挺好的。

「歸西,吉利嗎?」澋軒反問。

朱有才嘴角抽搐了兩下:「你一個小屁孩怎麼就這般迷信?」

「你要是經歷一些事情你也會迷信。」慕容澋軒一副過來人的樣子。

朱有才看他這樣,覺得這兩孩子越來越不正常了,開始質疑自己當初是不是應該答應帶他們去天國。

「除了西廂房的屋子就沒別的房間了嗎?」

「沒了。」

本來就只是住一些天,又不是常駐,就租個小宅院。

「那算了。」慕容澋軒本來是想跟朱有才說換房間,但是想了想還是沒說出來。

「那你們住我那屋,我住西廂房。」

萌寶成雙:王牌影后要離婚 「好呀,那謝謝豬叔叔了。」慕容澋軒立即應了,可謂是緊緊接著他話後面說的。

朱有才都可愣住了,感情這傢伙就等著他開口。

突然,很想抽自己一嘴巴子。

他這張嘴巴怎麼就這麼的賤?

慕容澋軒見朱有才後悔了,笑了起來。

「豬叔叔真好,以後肯定會娶個溫柔又漂亮的好媳婦。」

「呵呵,媳婦就免了。」

「為啥?」

慕容澋軒眨了眨大而漂亮的雙眸,望著朱有才,等待他回答。

「何必為了一朵花放棄一片花海?」朱有才覺得自己腦殘,居然跟小屁孩說這些。

慕容澋軒聽完,嘖巴了兩下嘴巴,一臉鄙視的看著他。

「豬叔叔,你這樣不行喲,小心最後孤獨終老,沒人陪會寂寞到懷疑人生。」

「你一個小屁孩哪來這麼多道理講?」朱有才覺得他說出來的話不像幾歲孩子說出來的話。

「你猜?」慕容澋軒笑道,就是不告訴他。

朱有才笑了笑:「我去收拾房間,你們兄弟隨便玩,別亂跑。」

「好的,豬叔叔。」慕容澋軒說完就去澋煜身邊,待朱有才走後,他才開口,「澋煜,這位朱有才還挺有意思的。」

「……」澋煜嫌棄他,不明白他每天哪來這麼多話要說。

「澋煜,你說鬼叔叔會不會把我們逮回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