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在那密密麻麻的人群之中秦毅感受到了許多股不弱的力量,這些力量的主人或許全都是名震一方的武者。

秦毅感嘆,力量果然是好東西,人類或者說任何生物,都只會對比自己強大的存在心存敬畏之心,而那些弱小者,永遠都是被欺壓的存在。

這就是世界的真理。

趙文光灰溜溜的滾蛋了,秦毅沒有找他麻煩他已經是萬幸,在這種人面前他可不敢再奢望什麼了,面對王子夫他還能有點底氣,這種底氣在若離面前就已經變得十分的弱。

而有了趙文光的教訓,之後也沒有什麼人再去那裡找不自在,只有那些武術社真正的成員到來,他們報上自己的名字,顯得無比自豪。

這份工作一直持續到了臨近中午的時候,才終於全部完成,武術社一共一百四十八人,全部到齊,沒有人會錯過這個機會。

而到了中午,長生宗再次熱鬧了起來。

人們看到無數穿著統一的武者,朝著這邊過來,那些武者穿著的衣服上有著統一的字樣,七玄閣。

「居然是七玄閣的武者?之前傳言這個秦毅是七玄閣的閣主啊?難不成現在七玄閣也要跟長生宗合併到一起?這真是太震撼了,以後武道界這長生宗將成為第一大勢力,秦毅,將是第一強者。」

「整個地球的武道界還不他一家說了算?」

無數人見證著這一幕,更有人拍攝下來,拿到暗網上面上傳,現在暗網有一個專門屬於報道秦毅的平台論壇,這就是第一強者的待遇跟話題性。

畢竟他受到的關注太多了。

而秦毅也不在乎這些,他在地球界停留的時間不多,最後的時間就是要讓自己的名氣越大越好,如此一來也不會再有鼠輩招惹他的朋友親人,他也可以放心。

「已經來了嗎?」秦毅雖然沒有放出神念,不過他感知氣息的能力已經非常出色,隔著很遠的距離就覺察到了七玄閣眾多強者的氣息,其中焰姬跟藍沁竹的味道秦毅可不會忘記。

「少爺,七玄閣所有人已經帶了進來,現在全都在長生宗的演武場上,少爺要親自過去看看嗎?」

鬼真人從外面進來彙報道。

「恩,先不急,讓武術社的所有人在半個小時之後集合,也在演武場,同時告知所有人,半個小時后我會親自過去,至於長生宗的開派大典,便設置在明天吧,我還有另一個計劃。」秦毅摸了摸下巴說道。

鬼真人點頭,立刻下去辦事。

半個小時之後,在長生宗足足十幾公里方圓的巨大演武場上,早已經有許多人等待在了這裡。

「我到現在還沒有見過那位傳說中的社長真人呢,好期待啊!」一名女孩子說道。

「清雅,我真佩服你的腦殘程度!」站在她旁邊的另一名女生翻了個白眼,「從來都沒見過社長,你居然能抗住那麼大的輿論壓力,堅持待在武術社裡面,你是不是有預測未來的能力啊?」

兩人是好朋友,只是清雅乃是後來轉學進來的,進來后聽說了武術社的事迹,再加上自己好朋友也在裡面,於是毅然決然的加入了武術社。

她崇拜的是社長的那狂放不羈的性格加上強大的力量,從不屈服任何權貴,她崇拜的是整個武術社之中的氛圍,不存在任何的功利性,裡面也不存在任何的欺壓,所以後面不管是發生了再多的事情,她仍舊是留在裡面,現在終於迎來了光明的一天。

武術社的社長竟然是神話一樣的人物,這讓所有人都有種置身夢境的感覺,特別是現在,那位神話人物馬上就要跟他們見面了。 「沁竹妹妹,這才幾天啊?你就想的不行啊?不過我得事先告訴你哦……少爺肯定不會一直待在地球的,他的野心我知道,以後可能很長一段時間都見不到他。」

焰姬笑著說道,看到藍沁竹魂不守舍的樣子,哪裡還不知道對方在想什麼?

被焰姬戳破心思,藍沁竹並不覺得臉紅,她從來都是一個認真並且直爽的人,就像跟秦毅第一次遇見的時候一樣,她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剛好跟秦毅的想法不謀而合,從那以後,因為幫助許晴兩人才漸漸產生感情。

再後來,藍沁竹知道自己的婚姻包括愛情無法自己作主,才豁了出去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給秦毅,而後再也不見他,一直到天都市藍家的那件事……

若是秦毅沒有去,現在她恐怕已經是蔡家的女人。

當然,……她寧死也不會屈服的。

「我都知道的,雖然我並不了解武道,可是我知道秦毅那個人,普通的生活拴不住他,他肯定想要追求更高,我也會支持他,我會努力修鍊,一直等他。」

藍沁竹笑著說道,十分開朗。

「哎呦,沁竹妹妹別說這麼肉麻的話了,少爺來了……」

焰姬指著長生宗主殿的方向,一道人影雙手背在身後走來。

「那就是社長嗎?跟視頻裡面的完全一樣呢!」清雅兩隻眼睛綻放小星星。

普通男人若是留著一頭長發,肯定會被人說成是神經病,而秦毅卻絲毫沒有給人這種錯覺,彷彿他的氣質天生適合這種頗為古代裝扮的打扮,沒有絲毫突兀的感覺,反倒是讓人覺得飄飄欲仙,如同天上的仙神。

「廢話,昨天M國那件事才結束,你從視頻裡面看到的人當然跟本人一樣了?這中間才過去不到一天,你以為人家像你,一天時間都能去做個頭髮或者是幹個啥啊?」她旁邊那女孩子再次翻了個白眼,總覺得清雅的智商有點跟不上,或者說跟正常人不一樣。

清雅有些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不過目光卻是一直落在秦毅身上,崇拜、羨慕、敬畏種種情緒集中到了一起。

「各位,能夠等到今天這個機會,都不容易,不過既然等到了,那麼我可以放心的告訴大家,所有進入長生宗的人,今後的人生都將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特別是武術社的成員們,等待你們的未來將會是波瀾壯闊的,不會是一成不變的學習、工作、賺錢,你們將會見識到你們曾經想都不敢想的世界。」秦毅笑著說道。

前方頓時響起驚人的吶喊,每一個人的臉上都是歡呼與雀躍,似乎已經憧憬到了美好的未來。

如果沒有這件事,或者說沒有遇到秦毅,沒有在武術社待下來,他們的未來可以預見的一定是不停的考研、工作、在公司之中晉陞,與同行鬥智斗勇,在上司面前阿諛奉承,為一點薪水發愁。

而現在完全不一樣了,他們完全可以走在另一條道路線上,直接越過這些階段,成為人人羨慕敬畏的人上人。

「當然,也不要高興的太早,我想你們一定都見識過了,作為一名武者最重要的是什麼?實力,當然是實力,就像我沖向M國,如果我沒有足夠實力,我現在已經是躺在核爆的廢墟中,成為一具無人問津的屍體,若是沒有實力,在這條路上很容易夭折。」

「不過嘛,也不要太緊張,長生宗會提供你們最好的訓練,會成為你們堅實的後盾,修鍊的好的話,一百年壽元,絕對不會成為你們的終點。」

秦毅笑著說道,打一棒給一顆甜棗,向來都是最好的御人之道。

不過這也不是他的目的,他跟這些人說這些,只是處於責任,實際上很快他要離開了之後,這些人怎麼樣也不關他的事,他也不需要這些力量來幫助做些什麼,單純的想要壯大一些長生宗罷了,他們越強,長生宗也將會越來越強大,這個庇護之地也就越沒有人敢侵犯,秦毅自然越加的放心。

「社長,我們有希望跟您一樣威風嗎?」

忽然從人群中傳出來一道聲音。

「做夢吧黃風,就你那資質,你先打的過我們王子夫副社長再說!」

頓時就有笑聲傳出,秦毅聞言也是莞爾。

「只要努力,就沒有什麼不可能。」

之後秦毅跟原來的七玄閣人馬說了些話,武術社的成員也知道了這七玄閣之前是怎樣的存在,對於這些七玄閣的師兄師姐們自然都是抱著敬畏之心,想著以後打好關係,看看能不能從他們身上學到一些本事,或者是泡上一個師姐也是好的……

而其中最受關注的,肯定就是藍沁竹跟焰姬兩大美女。

不過聽說了藍沁竹焰姬跟秦毅的關係后,紛紛打消了這個荒唐的念頭。

開玩笑,跟宗主搶女人?

當夜,那些武術社成員並沒有選擇住在長生宗之中,畢竟還是大學生,畢竟校規決定了要留宿學校,除非他們退學。

不過由此引來的社會影響也會非常不好,秦毅不希望他們這樣做。

反正長生宗就在學校對面不遠處,即便是南大門,幾站路的車子很快也就到了,根本不用著急修鍊的問題,完全可以在上學的時候利用閑暇時間來進行修鍊。

不過七玄閣的人則是直接在長生宗定居了,那七玄閣的駐地只有一些老人留在那裡看守,清凈的很。

作為主要煉丹的宗門,七玄閣徹底併入長生宗,也算是長生宗一個煉丹的分部,而且有秦毅指導,幾乎可以預見的,所有人的煉丹水平必然是突飛猛進的增長。

第二天,今天是真正的開派大典,整個長生宗周邊人滿為患,整個華國幾十個宗門全部上門祝賀,整個南大門廣場專門騰出來一塊地方放置禮品,還有無數的國外異能者世界的勢力,也紛紛上門討好。

「雲蘭教祝賀秦仙師法力通天、壽元綿延!特別獻上南海神珠一份!」

「神海教祝賀秦仙師道法齊天、登臨武道界第一人寶座!獻上先天寶玉一份!」

……

「四象門祝賀秦仙師……」

「黑巫教……」

華國無數的宗門都來了,今天誰沒來,那絕對是純心不給秦毅面子,自然也沒有人敢不給秦毅面子。

「少爺,您現在影響力絕對是世界級了,我擔心若是有一天你不在,會有很多人反彈起來啊……」鬼真人跟秦毅站在高處,望著下面的人山人海。

「不用擔心,走之前我會把所有的後顧之憂都解決掉。」秦毅說道。

他肯定不會留下很多隱患離開的,畢竟地球也是他的家園,再加上之前那穹宇集團說過,他們的賢者會經過地球,到時候若是沒有看到他們,會順手毀掉,這個顧慮秦毅也不能不考慮。

畢竟他們的話雖然沒有辦法考證,卻也不能當做完全是信口雌黃,他們手中確實掌握著外星科技,而且他們的特徵也確實不是地球人。

「那就好,老奴就放心了。」鬼真人心中鬆了口氣,他知道秦毅是註定要離開的,他最擔心的還是秦毅離開之後沒有人坐鎮長生宗,會鎮不住那些強大的存在,到時候很多跟秦毅有過節或者是看秦毅不爽的找上門來,麻煩可就大了。

比如……M國。

「你出去招待一下那些來客吧,今天來的可遠遠不止這些人,搞不好還會有些驚喜的事情發生。」秦毅望著天空,忽然整片天空陰暗了下來。

鬼真人不明所以,不過還是退了出去,去做自己的本職工作。

「怎麼了?天空怎麼突然變得這麼陰暗?」陰雲密布的天空,似乎有著什麼大傢伙從裡面出現。 巨大的陰影將地面完全遮蔽起來,宛如從白天到黑夜。

然而仔細看的話,卻發現那並不是什麼龐然大物,只是由於強悍的能量,將雲層結構改變,烏雲推了過來,才會形成這麼一副場景。

「那好像是一艘巨大的飛空艇啊?地球上什麼時候有這種技術了?」

望著一艘居然長了兩對翅膀的巨大飛船橫空而來,無數人面色驚愕,那種驚容宛如看到了外星人橫空降臨地球,宛如看到了未知文明忽然崛起,宛如再次看到了神一般的存在。

「該不會是來找秦仙人麻煩的吧?這也太恐怖了?」

當飛船快要降臨的時候,才能清楚的看清楚整個輪廓,足足有一萬多米的巨大船身,這是航空母艦都望塵莫及的長度,兩扇巨大的翅膀,上面有著紫光垂落,宛如永動機一般的工作著。

「沒想到他們也會來,呵呵,如此一來的話,倒是更可以放心了。」秦毅抬頭,望著那遮天蔽日的陰影降臨。

這長生宗南大門被空出來一道巨大空地,無數人紛紛朝著外圍掠去,生怕被這巨大飛空艇砸到,或者是餘波濺到。

「你們誰知道這大傢伙是什麼嗎?」

暗網上面,當這飛空艇出來的時候,就有人拍攝了圖片、視頻並且上傳,供無數人討論。

還有人為了目睹這奇景,專門趕來現場。

「這裡面並不像是石油能源,也不像是核能源,我怎麼從裡面感受到了幾分元氣波動?」

「那垂落下來的紫光裡面有著法術能量波動啊?難不成這裡面有武者存在?」

如此一艘透露著濃厚高科技氣息的飛空艇,竟然讓人感受到了武者這種傳統的存在,簡直是不可思議。

不過就在飛空艇降落下來之後,所有人都明了了,包括那些已經進入了長生宗之內的各大宗門道賀的來賓,全都佇立高處,望著那巨大飛空艇。

一列列穿著各異的人從飛空艇上下來,全都是頗為復古的裝束,金龍銀鳳的服飾,或者是異獸盤踞其上,還有人帶著活著的異獸出現在這裡,宛如一群從世外過來的武者。

「這群人是哪裡的?一個個氣息強大,但是不論服飾還是面容,都從來未曾見過,難不成是華國隱藏起來的某個宗門?」

「秦仙師,東方修道者聯盟,全體宗門不請自來,為秦仙師建宗立派獻上一份祝賀,還望包涵啊!」

一名仙風道骨手中拿著拐杖的老者從飛空艇上飄然而落。

「東方修道者聯盟,送上五千年藏靈根一份。」一份珍寶被送了上來。

滿座嘩然。

五千年份?

地球上有這種存在嗎?

別說是那些看客,即便是秦毅都吃了一驚,這古東方修道者們也是下了血本,看樣子為了跟他打好關係,已經想開了。

「呵呵,來了就行了,還帶什麼禮物啊。」秦毅從長生宗中走了出來,隨後一招,那五千年份的老葯落入他的手中,感受到其中澎湃的藥力,秦毅滿心歡喜,隨即那老葯便消失在了他的空間戒指之中。

這一幕讓得從飛空艇上下來的老道眉頭一抽……這丫的,一邊說不要帶禮物,一邊搶的比誰都快,生怕別人反悔了似的。

要知道,這五千年份的老葯,可是七大宗門聯合湊起來的。

任何一個宗門,都沒有單獨承受這麼大損失的能力。

「你們古東方修道者居然也會千里迢迢來到華國這裡,說實話出乎我的意料。」秦毅笑眯眯的說道,收穫一份自己需要的寶物,秦毅的態度也好了起來。

「呵呵,秦仙師對我們古東方一些宗門有大恩,這一次我們過來,第一是想消除誤會,得到秦仙師原諒,第二是誠摯來跟秦仙師建立合作的。」

這老者同樣笑眯眯的說道,秦毅點了點頭。

緊隨其後,一名全身隱約有著黑氣的中年男子走了下來,這中年男子給秦毅一種很奇怪的感覺,那種氣息……跟安妙音非常相似。

「你是拜月魔教的人?」秦毅望著這身上有著魔氣的中年男子。

「拜月魔教教主,季春秋。」這中年男子聲音有些沙啞,給人一種許久沒有開口說話的感覺。

他的目光打量著秦毅,最後緩緩收斂了回去。

「安妙音已經是我的女人,雖然她現在下落不明,不過我不希望你們拜月魔教再束縛著她,我這話你明白吧?」秦毅淡淡說道。

一股淡淡的火花,碰撞了起來。

安妙音是拜月魔教的大師姐,天賦比季無憂還要高上很多,是拜月魔教的種子選手,而且季春秋也寄予厚望。

不過她這一次蓬萊仙島之行后卻再也沒有回來,按照季無憂彙報給他的說法,說安妙音已經死在了惡魔森林裡面。

「安妙音還活著么?我兒告訴我她已經死在了蓬萊仙島。」季春秋微微皺眉。

「這就不需要你管了,我會把她找到的。」秦毅淡淡說道,隨即他看到在那飛空艇上,季無憂也是隨著大部隊下來。

這子之前狂的不行,現在也算是收斂了,在秦毅面前頭都不敢抬。

或許當時秦毅多一個念頭的話,他現在已經是死人一個。

「秦仙師……安妙音在我們拜月魔教已經死了,從今以後拜月魔教不會有這個人,至於其他的安妙音,並不是我們拜月魔教的人。」季無憂笑著說道,這話……倒是讓秦毅高看了他幾分。

「不錯,我們拜月魔教沒有安妙音這個人。」季春秋也是點了點頭。

既然無法跟對方爭駁什麼,倒不如給自己一個台階下,所謂識時務者為俊傑。

「哈哈,皆大歡喜,皆大歡喜,此番我們七大宗聯盟而來,可不是跟秦仙師鬧彆扭的啊,我們願意共尊秦仙師……」

一行人簇擁著朝著裡面走去。

外面看客面面相覷。

這秦毅真是無敵了,如此多的盟友,如此強大的力量,還有如此多的忠實擁簇。

這以後他恐怕代表的就是地球第一勢力跟第一力量了吧?

還有誰能夠威脅到他的地位?

古東方七大宗此番就連羽化門跟靈劍派都有人過來,他們同樣是準備不記前嫌,跟秦毅化干戈為玉帛。

這筆帳他們會算,若是跟秦毅為敵,他們的下場是毀滅,而即便是避而不來,其他五大宗門也會在秦毅的力量之下快速成長,將他們狠狠的壓在後面,同樣萬劫不復。

所以他們才準備放下一切恩怨,即便是秦毅斬殺了他們兩隻小隊,幾十名精英武者。

太陽高升,這是冬季難得的好日子。

實則眾人不知,今日天氣預報本來是有雨的,而秦毅長驅赤火,硬是逆轉了天氣,為長生宗構造一個好日子。

臨近正午,焱龍部全體抵達,為秦毅帶來消息,華國赦免秦毅對天北軍區還有陳家的所作所為。

秦毅當眾表示十分感謝。

實則所有人都知道,這不過是弱肉強食的法則罷了,倘若是秦毅死在了M國,現在怕是秦毅的家人都會被華國某些機關扣押起來或者是當眾處死,以平民憤。

而現在,卻是不記前嫌,不是不記,而是不能記。

不過這是秦毅的國家,秦毅也自然願意給對方一個台階下,皆大歡喜。

到了正午,一道青色的光芒聯袂著一道赤紅色的血芒從遠空呼嘯而至,這兩道光芒將天空劃破,成了一道亘古奇景。

「不是吧?還有誰來了?這秦毅要逆天了不成?開宗立派全球來賀?」 「也不看看人家如今的影響力?M國低頭,華國赦免他的一切罪行,其他國家都將他列為禁忌名單,全球第一知道是什麼概念嗎?現在還有誰不拍著他的馬屁?」

「說的也是,只是不知道這兩道聲勢浩大的身影主人是何方神聖?」

無數人盯著那天空之上,由遠及近的青色紅色兩道光芒。

長生宗開宗立派的大典同樣在各大視頻上面被直播著,堪比全球最熱鬧的盛會。

而受到秦毅的影響,一些原本生活不如意的人,現在皆是風生水起了起來,其中影響最大的就是他的三個室友。

胡昊、周兵書、林子文。

林子文不談,他本就是天都市林家人,跟林天宇關係很好,根本差不到哪裡去。

胡昊本身也是小資家庭,不過因為秦毅的關係,家族現在搭上了中州的一條大線,生意風風火火,因為都知道他胡昊是秦毅的室友,幾個人還一起去天都市玩過,關係不錯,誰敢得罪他?討好的都不計其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