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司徒何曾更是恨極了司馬攸。此次派往晉王宮的家兵數量是其他諸人的數倍,其他人或許還留點人手看家護院。但何曾卻是傾巢而出,把何府棄之於腦後,不管不顧,倒是有一種砸鍋賣鐵破釜沉舟的氣勢。

何曾信譽旦旦地表示,願傾盡全府之力來幫助世子渡過難關,與舞陽侯司馬攸不共戴天。

諸人都很清楚何曾是惱羞成怒,給事中文川在何府當堂搶親,而司馬攸從側協助。讓何家蒙受了奇恥大辱,顏面盡失,在洛陽的官宦圈子裏淪爲了別人的笑料,這讓何曾很受傷。

遭遇如此挫折之後,何劭一蹶不振,整個人都頹廢了,除了魂不守舍地叫幾聲“宜陽公主”之外,他把自己關到一間黑屋裏面,不出來也不準別人進去。

“司馬攸,文川。這奇恥大辱老夫定然報之,定然要你們付出代價!”何曾咬牙切齒地道。當他得知司馬攸已經封閉洛陽城門,馬上就意識到了這將是決戰的時刻。同許多人猶豫不決不一樣,何曾立刻帶着何府的全部力量,前往晉王宮去助戰。

諸世家豪族的鼎力支持,算是讓司馬炎輕輕鬆了一口氣,但在晉王宮的防守上,他卻是絲毫不敢有一絲的大意,晉王宮的宮牆自然是不能根洛陽城高大的城垣相提並論的,就連皇宮的宮牆它也是比不上的,現在各世家大族的人馬聚集。雖然兵多勢衆,但卻是如烏合之衆一般。各自爲戰,形不成統一的合力。顯然是很難於軍紀嚴明戰力非凡的禁軍的人馬相抗衡的。

如何守住晉王宮,是擺在司馬炎面前最大的難題,於是他召集所有大臣和謀士在晉王宮的大殿上議事,討論如何應對眼下的危急之局。

坦白說,司馬炎對軍事上並不太在行,他擔任中撫軍的職務,更多的是具有一種象徵性的意義,比起祖父司馬懿、伯父司馬師和父親司馬昭來,司馬炎的軍事能力相去甚遠,畢竟他沒有指揮過一場任何真正的戰役,戰鬥經驗完全是零。

當然他的對手司馬攸也好不到那兒去,雖然身爲衛將軍,但司馬攸也只是一個未曾及冠的少年,也沒有親身經歷過戰場的殘酷。但司馬攸的身邊,卻是有着劉胤這樣的沙場老手,指揮幾十萬人馬打仗都是遊刃有餘,區區數萬人規模的戰鬥,當然是不在話下。

讓司馬炎鬱悶的是,他不懂軍事倒還罷了,手下這一幫子的朝臣重臣,也都是文官出身,耍耍筆桿子,動動嘴皮子,倒也都在行,但一來真格的,瞬間就都蔫了。

就算賈充曾經帶過兵打過仗,但賈充也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將領,面對如此的劣勢之局,他似乎也拿不出什麼好辦法來。畢竟就算到了真正的戰場上,那也是以實力論輸贏的,以弱勝強的機會不是沒有,但畢竟是少數,真正的戰場上,還是實力爲尊的,誰的實力強,誰自然贏面就大一點,現在司馬攸調動了禁軍的全部力量,在京城之內佔據着絕對的主動,司馬炎想要逆襲,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就在司馬炎和一干炎黨高層人物一片愁雲慘淡之際,外面突然來報:“啓稟世子,大事不好了,禁軍的人馬,已經殺到了宮門外。”

司馬炎悚然一驚,暗道,來得好快!按照司馬炎的估算,司馬攸只有完成京城內諸多要點的掌控之後,纔有可能對晉王宮發起攻勢,這段時間或許會耗費一兩天,最次也得數個時辰半天左右,但沒想到司馬攸似乎不按常理出牌,對十二座城門進行了封閉斬斷了城內城外的聯繫之後,就悍然地率兵來攻打晉王宮。

驚訝歸驚訝,但司馬炎還是立刻率人登上了宮牆,下令所有守衛全神戒備,投入到一級戰備之中,準備和禁軍展開一場殊死的搏鬥,誓死也要悍衛晉王宮的安全。

從晉王宮的宮牆上看去,司馬炎不禁是倒吸了一口涼氣,晉王宮前後左右的幾條街道上,人流已經被清空了,身着赫黃色戰衣黝黑鐵甲的魏國禁軍,已經是密密麻麻,將晉王宮團團地圍了起來,水泄不通。(。) 王濟的父親王渾曾任越騎校尉,當初司馬望出督關中之時,任便任命王渾鎮守陳倉,後來陳倉失守,王渾以身殉國,司馬昭憐其忠義,乃將王濟留在了自己的身邊任職。

王濟是幷州太原人,當時胡人內遷,幷州乃是漢胡雜居之地,王濟很容易地就結識了劉淵。

劉淵是西漢時期匈奴首領冒頓單于的後裔。漢高祖劉邦一統天下建立漢朝之後,大舉進軍準備滅掉匈奴,但白登之圍卻讓劉邦吃足了苦頭,不得以將一位宗室之女,作爲和親公主嫁給冒頓單于,並與冒頓單于拜把子做了兄弟,所以,冒頓單于的子孫都以劉氏爲姓。

東漢建武初年,烏珠留若鞮單于之子右奧鞬日逐王比自稱南單于,進入西河的美稷定居,當時離石的左國城就是單于遷移的宮廷。中平年間,羌渠單于派其子於扶羅率兵援助東漢,討平黃巾軍。當時正碰上羌渠單于被國人所殺,因此於扶羅將所率的兵衆留駐在東漢,自稱單于。緊接着董卓叛亂,於扶羅率兵劫掠太原、河東,後駐紮河內。於扶羅死後,其弟呼廚泉繼位,任命於扶羅之子劉豹爲左賢王,劉豹就是劉淵的父親。後來,曹操將呼廚泉的兵衆分爲五部,任命劉豹爲左部帥,其餘部帥也都由劉姓擔任。

這個劉淵幼時便極爲聰明,雖是胡人,但對漢人的文化卻是極爲地精通,不但對四書五經多有研習,而且極喜兵書兵法。身爲胡人,劉淵自然也繼承了家族的好體魄,別看劉淵今年只有十七歲,但卻生得是虎臂熊腰。身高八尺六寸,極是魁梧。鬍鬚長三尺多,心口上有三根紅色的毫毛。長三尺六寸。

這那個時代,凡是生有異相的人都是極受重視的。司馬炎長髮及地雙手過膝,就被裴秀奉爲有帝王之相,這劉淵也是極被人看重的,當時,屯留人崔懿之、襄陵人公師彧等都善於給人看相,見到劉淵,他們都非常驚奇,並且相互轉告說:“此人形貌非常。吾所未見也。”

泡大神纔是正經事 所以,在幷州一帶,劉淵還是相當有名氣的,身爲太原人的王渾自然對劉淵十分地看重,其子王濟與劉淵同年,王渾便令王濟與劉淵交好,所以王濟雖然談不上和劉淵是總角之好,但也稱得上是發小,兩個人關係一直很不錯。

後來,王濟和劉淵都相繼離開了幷州。王渾任職越騎校尉,王濟自然也跟着到了洛陽。隨後劉淵也到了洛陽,但劉淵到洛陽來。卻並不是來做官的,由於劉淵的父親劉豹是匈奴左部帥,所以他是做爲人質被送到洛陽來的。

所以,在此次的洛陽事變發生之時,劉淵正好也在晉王宮內,看到司馬炎的身邊並沒有什麼得力的武將,王濟便向司馬炎推薦了劉淵。

劉淵不光是生得孔武有力,而且弓馬純熟,十八般武器樣樣精通。有着匈奴人應有剽悍和豪猛。司馬炎一聽,甚爲欣喜。立刻差人將劉淵給傳喚上來。

妖孽狂醫 不多時,劉淵便牽着一匹渾身如火炭一般的駿馬來到了宮門處。手捂心口,彎腰致禮,以匈奴人的標準禮儀向司馬炎行禮。

“不知世子召見卑下所爲何事?”

司馬炎道:“舞陽侯趁着晉王病重,意圖謀篡王位,現在率兵圍攻晉王宮,素聞劉公子勇武非凡,所以請公子來,還望公子可以出手相助,以退賊敵,本世子定有重謝。”

劉淵看了看宮外的形勢,但已十分地瞭然了,不過劉淵可不是那種沒腦子的人,幾句吹捧的話下來,就能給對方賣命,必有重謝,那不是扯淡嗎,事成之後,司馬炎隨便打賞個百十來萬錢或者給個芝麻綠豆的官,那也就叫重謝,劉淵身爲匈奴左部帥的公子,自然也不會將一些錢財看在眼裏,他絕不可能會爲了那麼點蠅頭小利就去冒險。

劉淵顧作沉吟地道:“宮外賊兵好生勢大,卑下單槍匹馬,恐難勝任。”

司馬炎何嘗不明白劉淵這是在討價還價,他也清楚,人家本來就不是你的司馬家的部屬,只不過是做爲人質暫居京城的,人家其實是沒有義務出手相幫的,司馬炎現在也苦於手下無將,所以道:“天下誰人不知劉公子勇冠三軍,萬人之中亦可取上將人頭,本世子現委劉公子爲上黨太守,如果劉公子能退得強敵,本世子還有厚賞。”

太守是二千石的官職,是高官的門檻,一般沒有資歷或者沒有功績的,是很難親授的,司馬炎看來也急了,現在到了關鍵時刻,正是用人之際,司馬炎也顧不得許多了,當即封劉淵爲上黨太守,要他帶兵出戰。

劉淵面露喜色,他是匈奴人,如果沒有天大的功績,幾乎是沒有可能會獲得太守這類高官的可能,現在適逢良機,還沒打仗,就獲得了上黨太守的職位,這簡直跟天上掉下餡餅來沒啥區別,如果能幫着司馬炎退兵的話,估計職位還能往上面再爬一截,當一個刺史或都督都是很有可能的事。當下劉淵便是欣然領命,帶着司馬炎撥給他的五百人和自己手下的一些隨從,打開宮門,殺了出去。

攸軍陣中,趙卓剛剛斬殺了何剛,攸軍士氣大盛,卻見宮門大開,又殺出一枝人馬來。 霸道皇叔該吃藥了 爲首一將,騎着一匹火炭一般駿馬,身披黑甲,身着黑袍,手中使着一條黝黑髮亮的鋼槍,氣勢昂然,神采非凡,在陣前高聲叫戰。

劉胤看到領軍之人容貌非凡,好象不是中原人,便問道:“此何人也?”

司馬攸是認識劉淵的,他還曾向司馬昭建議殺掉劉淵,認爲劉淵心懷異志,將來必爲大敵,但司馬昭沒聽。當下司馬攸便道:“此人乃是匈奴左部帥劉豹之子劉淵,驍勇非凡,切不可輕敵。”

劉胤聞言,眼中寒芒大熾,低沉地下令道:“不惜一切代價,給我殺了他!”(。) ps:老慣例,兩點後更新,請見諒!………………王濟的父親王渾曾任越騎校尉,當初司馬望出督關中之時,任便任命王渾鎮守陳倉,後來陳倉失守,王渾以身殉國,司馬昭憐其忠義,乃將王濟留在了自己的身邊任職。

王濟是幷州太原人,當時胡人內遷,幷州乃是漢胡雜居之地,王濟很容易地就結識了劉淵。

劉淵是西漢時期匈奴首領冒頓單于的後裔。漢高祖劉邦一統天下建立漢朝之後,大舉進軍準備滅掉匈奴,但白登之圍卻讓劉邦吃足了苦頭,不得以將一位宗室之女,作爲和親公主嫁給冒頓單于,並與冒頓單于拜把子做了兄弟,所以,冒頓單于的子孫都以劉氏爲姓。

東漢建武初年,烏珠留若鞮單于之子右奧鞬日逐王比自稱南單于,進入西河的美稷定居,當時離石的左國城就是單于遷移的宮廷。中平年間,羌渠單于派其子於扶羅率兵援助東漢,討平黃巾軍。當時正碰上羌渠單于被國人所殺,因此於扶羅將所率的兵衆留駐在東漢,自稱單于。緊接着董卓叛亂,於扶羅率兵劫掠太原、河東,後駐紮河內。於扶羅死後,其弟呼廚泉繼位,任命於扶羅之子劉豹爲左賢王,劉豹就是劉淵的父親。後來,曹操將呼廚泉的兵衆分爲五部,任命劉豹爲左部帥,其餘部帥也都由劉姓擔任。

這個劉淵幼時便極爲聰明,雖是胡人,但對漢人的文化卻是極爲地精通,不但對四書五經多有研習,而且極喜兵書兵法。身爲胡人。劉淵自然也繼承了家族的好體魄,別看劉淵今年只有十七歲,但卻生得是虎臂熊腰。身高八尺六寸,極是魁梧。鬍鬚長三尺多。心口上有三根紅色的毫毛,長三尺六寸。

這那個時代,凡是生有異相的人都是極受重視的,司馬炎長髮及地雙手過膝,就被裴秀奉爲有帝王之相,這劉淵也是極被人看重的,當時,屯留人崔懿之、襄陵人公師彧等都善於給人看相。見到劉淵,他們都非常驚奇,並且相互轉告說:“此人形貌非常,吾所未見也。”

所以,在幷州一帶,劉淵還是相當有名氣的,身爲太原人的王渾自然對劉淵十分地看重,其子王濟與劉淵同年,王渾便令王濟與劉淵交好,所以王濟雖然談不上和劉淵是總角之好。但也稱得上是發小,兩個人關係一直很不錯。

後來,王濟和劉淵都相繼離開了幷州。王渾任職越騎校尉,王濟自然也跟着到了洛陽。隨後劉淵也到了洛陽,但劉淵到洛陽來,卻並不是來做官的,由於劉淵的父親劉豹是匈奴左部帥,所以他是做爲人質被送到洛陽來的。

所以,在此次的洛陽事變發生之時,劉淵正好也在晉王宮內,看到司馬炎的身邊並沒有什麼得力的武將。王濟便向司馬炎推薦了劉淵。

劉淵不光是生得孔武有力,而且弓馬純熟。十八般武器樣樣精通,有着匈奴人應有剽悍和豪猛。司馬炎一聽。甚爲欣喜,立刻差人將劉淵給傳喚上來。

不多時,劉淵便牽着一匹渾身如火炭一般的駿馬來到了宮門處,手捂心口,彎腰致禮,以匈奴人的標準禮儀向司馬炎行禮。

“不知世子召見卑下所爲何事?”

司馬炎道:“舞陽侯趁着晉王病重,意圖謀篡王位,現在率兵圍攻晉王宮,素聞劉公子勇武非凡,所以請公子來,還望公子可以出手相助,以退賊敵,本世子定有重謝。”

劉淵看了看宮外的形勢,但已十分地瞭然了,不過劉淵可不是那種沒腦子的人,幾句吹捧的話下來,就能給對方賣命,必有重謝,那不是扯淡嗎,事成之後,司馬炎隨便打賞個百十來萬錢或者給個芝麻綠豆的官,那也就叫重謝,劉淵身爲匈奴左部帥的公子,自然也不會將一些錢財看在眼裏,他絕不可能會爲了那麼點蠅頭小利就去冒險。

劉淵顧作沉吟地道:“宮外賊兵好生勢大,卑下單槍匹馬,恐難勝任。”

司馬炎何嘗不明白劉淵這是在討價還價,他也清楚,人家本來就不是你的司馬家的部屬,只不過是做爲人質暫居京城的,人家其實是沒有義務出手相幫的,司馬炎現在也苦於手下無將,所以道:“天下誰人不知劉公子勇冠三軍,萬人之中亦可取上將人頭,本世子現委劉公子爲上黨太守,如果劉公子能退得強敵,本世子還有厚賞。”

一把油紙傘 太守是二千石的官職,是高官的門檻,一般沒有資歷或者沒有功績的,是很難親授的,司馬炎看來也急了,現在到了關鍵時刻,正是用人之際,司馬炎也顧不得許多了,當即封劉淵爲上黨太守,要他帶兵出戰。

劉淵面露喜色,他是匈奴人,如果沒有天大的功績,幾乎是沒有可能會獲得太守這類高官的可能,現在適逢良機,還沒打仗,就獲得了上黨太守的職位,這簡直跟天上掉下餡餅來沒啥區別,如果能幫着司馬炎退兵的話,估計職位還能往上面再爬一截,當一個刺史或都督都是很有可能的事。當下劉淵便是欣然領命,帶着司馬炎撥給他的五百人和自己手下的一些隨從,打開宮門,殺了出去。

攸軍陣中,趙卓剛剛斬殺了何剛,攸軍士氣大盛,卻見宮門大開,又殺出一枝人馬來。

劉胤看到領軍之人容貌非凡,好象不是中原人,便問道:“此何人也?”

司馬攸是認識劉淵的,他還曾向司馬昭建議殺掉劉淵,認爲劉淵心懷異志,將來必爲大敵,但司馬昭沒聽。當下司馬攸便道:“此人乃是匈奴左部帥劉豹之子劉淵,驍勇非凡,切不可輕敵。”

劉胤聞言,眼中寒芒大熾,低沉地下令道:“不惜一切代價,給我殺了他!”(。) 張樂的長矛,勢大力沉,剛猛無比,長矛刺處,如疾風暴雨,千鈞壓頂,趙卓的銀槍則是輕靈矢折,變化多端,長槍舞過,如片片梨花,銀海泛濤,二人一剛一柔,配合默契。

此時阿堅又殺了上來,阿堅並沒有使用長兵刃,使得還是他一慣用的那柄百鍊刀,雖然說這種短刀在馬上格鬥中並不佔優勢,但一寸長一寸強,一寸短一寸險,阿堅正是憑藉着靈活多變的身法,趁虛而上,一刀傷到了劉淵的左臂。

劉淵也是太意了,當他看到阿堅持短刀而來,不禁是訕然一笑,心道,這種武器在戰場上也能拿得出來?

所以他絲毫沒有操阿堅的心,他把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張樂和趙卓身上,那知阿堅身如輕燕,動作如風,一柄短刀,恰如一道流星之光。

劉淵沒想到能傷及他的居然是事先毫不起眼的短刀,也算是劉淵的反應敏捷,只是在左臂之上被深深地劃了一刀,否則阿堅一刀斬去,他這條胳膊就全廢了。

雖然傷不重,但血流的很快,劉淵的整條左臂,都浸滿了解血,十分地駭人。

炎軍陣中,此刻派不出一員戰將來,但攸軍陣中,卻是層出不窮,一人不敵,他們可以派得上兩人,兩人不勝,則繼續地加派人手,本來默認的單打獨鬥,發展到後來,竟然變成了羣毆,三人圍毆一人,劉淵就算本事再高,那也是雙拳難敵六手。

相比於張樂趙卓,最後殺來的阿堅更象一個隱形的殺手,出手又準又狠,而且隱蔽性極強。讓劉淵是防不勝防。

看到情勢不妙,劉淵可沒再給司馬炎賣命的打算了,撥轉馬頭。向東馳去。劉淵逃遁的方向並不是晉王宮,他很清楚晉王宮最後很可能守不住。此刻若逃回晉王宮的話,肯定難逃覆滅的命運,所以劉淵索性向東而走,雖然洛陽城的十二座城門此刻盡皆封閉,但洛陽城這麼大,禁軍人數再多,也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藏身於洛陽城內。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最重要的一點,劉淵並不是孤身一人在作戰,表面上他在晉王宮做人質,但實則在京城內,左賢王劉豹早已安排好了內應,以幫助劉淵在緊急狀態下逃出洛陽,劉淵向東而走,就是欲和匈奴人潛藏在洛陽城內的內應取得聯繫,還有比現在更爲緊急地狀況了嗎?

劉淵武力非常,如果他一心要逃的話。張樂三人還是攔他不得的,更何況張樂志在攻城,看到劉淵逃走。也不追趕,而是一馬當先地衝了上去,對着劉淵帶出宮來的那五百人大開殺戒。

那五百家兵又怎是如狼似虎的張樂等三人的對手,再加上隨後殺過來過來的人馬,明顯地佔據着上風,殺得炎兵是人仰馬翻。張樂並不與之糾纏,率人直撲宮門而去,想趁着宮門微開之際,一舉攻下晉王宮。

司馬炎在宮牆上已然看到劉淵敗走。頓時心便涼了半截,本來以爲劉淵可以成爲他最大的倚仗。但沒想到司馬攸手下悍將輩出,縱然一人不敵。他們馬上便加派一將,始終從場面上將劉淵壓制得死死的,劉淵敗走,也在情理之中。

可惜司馬炎手下都是一幫子的文臣,若論錦繡文章,個個是最爲拿手,但真正能夠上陣打仗的,卻是半個也沒有,只能眼睜睜地看着劉淵落荒而走。

“快關宮門!”賈充看到張樂非常悍猛地衝了上來,趕緊大聲地下令道,如果宮門再失守的話,那麼這仗可就真是沒法再打了。

宮門很是艱難地閉上了,許多尚來不及入宮的士兵被關到了門外,成爲了攸軍殺戮的對象。張樂看到晚了一步,宮門已經是閉上了,再想要喲攻,已經是坐失了良機。

此刻宮牆上箭如雨下,張樂不得不稍稍後退。

看到劉淵全身而退,劉胤在下面很是惱火,派出了張樂趙卓阿堅的三人組合,依然沒有拿下劉淵,可見劉淵的戰力是何等地強悍。剛纔劉胤都很有上去一戰的慾望,但礙於身份,他並沒有出戰,但劉胤清楚,張樂趙卓阿堅等三人的組合,放眼天下,那也絕對是無人可擋的。

劉胤的目標很簡單,就是想要取劉淵的性命,將五胡亂華的可能性降低到最低。可事與願違,還是被劉淵逃走了,劉胤暗暗地婉惜道:“可惜了,還是讓劉淵給跑了。”回頭又吩咐阿堅,讓他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將劉淵給捉回來。

畢竟整個洛陽的局勢,還掌控在司馬攸的手中,劉淵自然沒有機會在這個時候逃出城去,劉胤令阿堅帶人進行地毯似地搜索,務必要將劉淵給拿下,儘管劉胤也認爲這個希望並不太大。

司馬攸則是興奮異常,劉淵戰敗而走,司馬炎也就在失去了在宮牆外的防禦陣地,接下來,並不太高的晉王宮的宮牆將會直接成爲攸黨的攻擊目標,晉王宮的陷落,已經是不可避免了。

司馬攸立刻下令,對晉王宮的宮牆發起進攻。

晉王宮的宮牆高度是僅次於皇宮的,在洛陽城中那是首屈一指,但宮牆再高,也終竟是比不過城池的城牆,那怕就是一座小小的縣城,那城牆的厚度與高度,也顯然要比晉王宮的宮牆爲厚。所以在攻城之時,禁軍也只需動用短一些的雲梯就可以了。

另外禁軍還搞來了兩輛衝車,碗口粗細撞杆向着宮門猛烈地撞去,轟然作響,整個宮門都可以感覺到在搖晃了。

司馬攸大喜,下令所有的軍隊都投到圍攻的行列之中,整個宮牆外,人山人海,恰如鋪地的蝗蟲,成爲了一片褚黃色的海洋,波濤洶涌,一浪高過一浪,不停地衝擊着宮牆。

司馬炎率軍是拼死抵抗,他很清楚,想到等到援軍趕來,至少也再堅持上一兩天,堅持到三大都督率兵趕來,這就是司馬炎堅持下去的希望所在。(。) ps:慣例兩點修正,望書友周知,………………………………

此時阿堅又殺了上來,阿堅並沒有使用長兵刃,使得還是他一慣用的那柄百鍊刀,雖然說這種短刀在馬上格鬥中並不佔優勢,但一寸長一寸強,一寸短一寸險,阿堅正是憑藉着靈活多變的身法,趁虛而上,一刀傷到了劉淵的左臂。

劉淵也是太意了,當他看到阿堅持短刀而來,不禁是訕然一笑,心道,這種武器在戰場上也能拿得出來?

所以他絲毫沒有操阿堅的心,他把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張樂和趙卓身上,那知阿堅身如輕燕,動作如風,一柄短刀,恰如一道流星之光。

劉淵沒想到能傷及他的居然是事先毫不起眼的短刀,也算是劉淵的反應敏捷,只是在左臂之上被深深地劃了一刀,否則阿堅一刀斬去,他這條胳膊就全廢了。

雖然傷不重,但血流的很快,劉淵的整條左臂,都浸滿了解血,十分地駭人。

炎軍陣中,此刻派不出一員戰將來,但攸軍陣中,卻是層出不窮,一人不敵,他們可以派得上兩人,兩人不勝,則繼續地加派人手,本來默認的單打獨鬥,發展到後來,竟然變成了羣毆,三人圍毆一人,劉淵就算本事再高,那也是雙拳難敵六手。

相比於張樂趙卓,最後殺來的阿堅更象一個隱形的殺手,出手又準又狠,而且隱蔽性極強,讓劉淵是防不勝防。

看到情勢不妙。劉淵可沒再給司馬炎賣命的打算了,撥轉馬頭,向東馳去。劉淵逃遁的方向並不是晉王宮。他很清楚晉王宮最後很可能守不住,此刻若逃回晉王宮的話。肯定難逃覆滅的命運,所以劉淵索性向東而走,雖然洛陽城的十二座城門此刻盡皆封閉,但洛陽城這麼大,禁軍人數再多,也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藏身於洛陽城內,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最重要的一點。劉淵並不是孤身一人在作戰,表面上他在晉王宮做人質,但實則在京城內,左賢王劉豹早已安排好了內應,以幫助劉淵在緊急狀態下逃出洛陽,劉淵向東而走,就是欲和匈奴人潛藏在洛陽城內的內應取得聯繫,還有比現在更爲緊急地狀況了嗎?

劉淵武力非常,如果他一心要逃的話,張樂三人還是攔他不得的。更何況張樂志在攻城,看到劉淵逃走,也不追趕。而是一馬當先地衝了上去,對着劉淵帶出宮來的那五百人大開殺戒。

那五百家兵又怎是如狼似虎的張樂等三人的對手,再加上隨後殺過來過來的人馬,明顯地佔據着上風,殺得炎兵是人仰馬翻。張樂並不與之糾纏,率人直撲宮門而去,想趁着宮門微開之際,一舉攻下晉王宮。

司馬炎在宮牆上已然看到劉淵敗走,頓時心便涼了半截。本來以爲劉淵可以成爲他最大的倚仗,但沒想到司馬攸手下悍將輩出。縱然一人不敵,他們馬上便加派一將。始終從場面上將劉淵壓制得死死的,劉淵敗走,也在情理之中。

可惜司馬炎手下都是一幫子的文臣,若論錦繡文章,個個是最爲拿手,但真正能夠上陣打仗的,卻是半個也沒有,只能眼睜睜地看着劉淵落荒而走。

“快關宮門!” 億萬獨寵:少主的私藏新娘 賈充看到張樂非常悍猛地衝了上來,趕緊大聲地下令道,如果宮門再失守的話,那麼這仗可就真是沒法再打了。

宮門很是艱難地閉上了,許多尚來不及入宮的士兵被關到了門外,成爲了攸軍殺戮的對象。張樂看到晚了一步,宮門已經是閉上了,再想要喲攻,已經是坐失了良機。

此刻宮牆上箭如雨下,張樂不得不稍稍後退。

看到劉淵全身而退,劉胤在下面很是惱火,派出了張樂趙卓阿堅的三人組合,依然沒有拿下劉淵,可見劉淵的戰力是何等地強悍。剛纔劉胤都很有上去一戰的慾望,但礙於身份,他並沒有出戰,但劉胤清楚,張樂趙卓阿堅等三人的組合,放眼天下,那也絕對是無人可擋的。

劉胤的目標很簡單,就是想要取劉淵的性命,將五胡亂華的可能性降低到最低。可事與願違,還是被劉淵逃走了,劉胤暗暗地婉惜道:“可惜了,還是讓劉淵給跑了。”回頭又吩咐阿堅,讓他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將劉淵給捉回來。

畢竟整個洛陽的局勢,還掌控在司馬攸的手中,劉淵自然沒有機會在這個時候逃出城去,劉胤令阿堅帶人進行地毯似地搜索,務必要將劉淵給拿下,儘管劉胤也認爲這個希望並不太大。

司馬攸則是興奮異常,劉淵戰敗而走,司馬炎也就在失去了在宮牆外的防禦陣地,接下來,並不太高的晉王宮的宮牆將會直接成爲攸黨的攻擊目標,晉王宮的陷落,已經是不可避免了。

司馬攸立刻下令,對晉王宮的宮牆發起進攻。

晉王宮的宮牆高度是僅次於皇宮的,在洛陽城中那是首屈一指,但宮牆再高,也終竟是比不過城池的城牆,那怕就是一座小小的縣城,那城牆的厚度與高度,也顯然要比晉王宮的宮牆爲厚。所以在攻城之時,禁軍也只需動用短一些的雲梯就可以了。

另外禁軍還搞來了兩輛衝車,碗口粗細撞杆向着宮門猛烈地撞去,轟然作響,整個宮門都可以感覺到在搖晃了。

司馬攸大喜,下令所有的軍隊都投到圍攻的行列之中,整個宮牆外,人山人海,恰如鋪地的蝗蟲,成爲了一片褚黃色的海洋,波濤洶涌,一浪高過一浪,不停地衝擊着宮牆。

司馬炎率軍是拼死抵抗,他很清楚,想到等到援軍趕來,至少也再堅持上一兩天,堅持到三大都督率兵趕來,這就是司馬炎堅持下去的希望所在。(。) “是誰下的毒手?”

司馬攸俊朗的面孔扭曲着,巨大的悲痛和刻骨的仇恨攫取了他的靈魂,怒火在他的雙瞳中熊熊燃燒着,可以想象的到,如果被他知曉是誰謀害了司馬昭,他把那人都有生撕活吞的的可能。

劉胤還是一如既往的平靜,道:“寢宮周圍戒備森嚴,外人絕無接近的可能,唯一有可能下毒手的,只有晉王身邊的人,君侯只要將他們傳喚過來,一問便知。”

司馬攸剋制住想要殺人的衝動,下令將原先在寢宮服侍司馬昭的宮人和那些曾爲司馬昭診治的太醫給傳喚過來。

由於司馬炎將他們驅離了寢宮,並在寢宮的周圍換上了世子府的侍衛,所以這幾個宮人和太醫並不知道司馬昭已經死了,今天晉王宮內外殺聲震天,早嚇得他們是膽戰心驚,此刻聽到舞陽侯傳喚,不禁是戰戰兢兢地前來,一進寢宮,卻發現司馬昭已經是僵直地躺在榻上,已然氣絕身亡,不禁是魂飛魄散。

司馬攸寒目如電,逐一掃視着這幾人,沉聲地道:“晉王是如何死的,你們一一給我具實道來,若有半句虛言,休怪本侯無情!”

宮人和太醫嚇得伏地叩首,臉色蒼白如紙,司馬昭死了,不亞於天塌了,不管他們有沒有責任,個個也是難辭其咎。

“舞陽侯恕罪,小人們確實不知晉王殿下已經歸天了。”

“你們不是在父王身邊服侍的嗎,居然連父王去世都不知,要你們又有何用?”司馬攸完全陷入了暴怒狀態。儘管司馬攸留給這些下人的印象一直都很好。溫文爾雅。平易近人,但此刻,司馬攸卻如同一座隨時都可以爆發的活火山,狂怒暴戾。

“舞陽侯恕罪,昨日世子到來之後,就令小人們退出寢宮,當時晉王雖然病重,但一息尚存。至於晉王何時去世,小人們實是不知。”宮人太醫們連連叩首,求請饒命。

劉胤在旁沉聲喝問道:“那麼昨天你們離開之後,寢宮之內還有何人?”

“除了世子之外,還有中護軍賈大人和尚書裴大人。”

劉胤對司馬攸道:“看來事情已經很清楚了,晉王去世之時,只有司馬炎、賈充、裴秀三人在場,晉王之死,必然與他們三人脫不了干係,至於這些宮人太醫。便是借他們十個膽子,也不敢來謀害晉王。君侯又何須與他們生氣,放他們離去便是。”

司馬攸點點頭,他本性純良,自然不是那種濫殺無辜之人,既然已經證實了司馬昭的死與這幾名宮人無關,司馬攸倒也沒有了加害之心,揮揮手,道:“你們退下吧。”

那幾名宮人太醫如蒙大赦,連連叩謝,退了下去。

司馬攸臉色鐵青,咬牙切齒地道:“我對他一向敬重有加,父王對他也是恩情深重,沒想到他竟然會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真是天理不容!”

劉胤輕輕地嘆了一聲,道:“權力讓人迷失,利慾薰心之下,還有什麼不能做的,熊掌難熟啊!”

熊掌難熟是一個典故,歷史上弒父奪位的比比皆是,其中堪稱鼻祖的就是楚穆王商臣。商臣本是楚國的太子,行事乖張,構陷大臣,爲楚成王所忌恨,後來楚成王有意立幼子職爲王,便與王妹江羋密謀改立之事。商臣也得知了消息,惶惶不安,只是未知真假,太子太傅潘崇便出謀劃策,讓商臣宴請江羋,故意前恭後倨,激怒江羋。說女人誤國,倒也一點不假,盛怒之下的江羋怒罵道:“不肖之子,口出狂言,怪不得大王欲廢你而立王子職。”

商臣得知真相之後,決定先下手爲強,帶兵攻到了宮中,殺掉了楚成王、江羋和王子職,自立爲楚王。其中在殺楚成王之時,有一段秩事,楚成王嗜好美食,喜吃熊掌,臨死之前請求商臣讓他吃了熊掌再死,商臣不爲所動,潘崇道:“熊掌難熟,大王是準備拖延時間,等待援兵嗎?大王等得,我們可等不得,大王請自便,不要自討苦吃。”最後楚成王自諡而死,沒能吃到燉熟的熊掌,所以熊掌難熟也就才爲了弒父奪位的代名詞。

司馬攸熟讀經典,自然也知道這個典故,司馬昭之死,與楚成王又何其相似,爲了王位,血染宮闈,司馬昭竟然會死在自己的親生兒子司馬炎的手中。

但司馬昭因何而死,卻成爲了一個謎團,就算是將司馬炎押來,細加審問,也未必能得悉詳情,而且司馬炎也必定會矢口否認,絕不會背一個弒父的罪名,急欲知道真相的司馬攸不禁陷入了沉思。

劉胤獻計道:“君侯不必急着召世子前來對質,既然寢宮之內有賈充、裴秀二人,想必他們定然洞悉真相,雖然賈裴二人俱爲司馬炎的死黨,但總有破綻可循,君侯不如從二人身上找到突破口,便可一窺真相。”

司馬攸深以爲然,立刻下令將賈充裴秀押來。攻克晉王宮之後,賈充裴秀以及炎黨的一干人物都淪爲了階下囚。

“不可!”劉胤阻攔道,“賈充爲人奸險狡詐,又是君侯的岳父,估計從他身上很難撈到有價值的東西,不如先押裴秀上來,審個究竟。”

司馬攸點點頭,他也確實是不想見賈充的那付嘴臉,再怎麼說,賈充也是他的長輩,審不出來就得大刑伺候,司馬攸恐怕還真是難以動手。

很快的,裴秀就被押解到了寢宮之中。

裴秀一入寢宮,立馬就有一股寒氣迫體,陰冷森森的感覺,他也很清楚司馬攸押他上來的意圖,冷汗直流,硬着頭皮進到寢宮裏面。

“裴秀見過舞陽侯。”裴秀的眼睛根本就不敢去看榻上的司馬昭,只是向司馬攸施禮道。

司馬攸眼中泛着寒意,聲音冷漠至極。“裴秀,你可知罪?”

裴秀心頭一震,不敢看司馬攸的眼睛,垂首道:“恕卑職愚鈍,不知何罪之有?”(。) 司馬攸冷聲道:“結黨營私,包藏禍心,朋比爲奸,構陷忠良,這樁樁件件,那一條不夠死罪?別的姑且不論,就說你謀害晉王,弒主殺君,也足夠你千刀萬剮,株連九族了!”

裴秀冷汗如漿,前心後背都溼涔涔的,大叫道:“卑職冤枉,卑職絕無弒主之事。 ”

劉胤冷笑一聲,逼視着裴秀,道:“那你說晉王是死於何人之手?”

裴秀期期艾艾地道:“這個……卑職的確不知……”

劉胤道:“裴尚書,你這撒謊也不打個草稿?據宮人所言,昨天晉王臨終之前,你可是一直就呆在寢宮,一刻也未曾離開,晉王是如何死的,你會不知道?”

“這……”裴秀吞吞吐吐地道,“晉王昨日突發重疾,故而去世的……並無任何人謀害……”

劉胤突然出手如電,直接就一把抓在了裴秀的脖子後面,象拎小雞一樣,拎了起來,一把就將他扔到了司馬昭的榻上,差點和司馬昭來了個嘴對嘴的親密接觸。

裴秀個子不高,也挺瘦的,一付文弱的模樣,劉胤是何等的臂力,裴秀就連一絲的反抗之力都生不出來。

“你……”裴秀也沒有想到劉胤會突然出手,更沒有想到劉胤會把他扔到司馬昭的屍體上,雖然裴秀不信鬼神之說,但他平生對司馬昭也極是敬畏,此刻騎到了司馬昭的屍體上,分明是對司馬昭遺體的褻瀆。

司馬攸也是滿臉的疑惑,不過他知道劉胤如此做必有他的目的,所以也就隱忍不發了,只是在一旁冷冷地看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