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黃金鎧甲,真是好東西,如果是我的該多好!”

“那刀也不錯,砍人肯定會鋒利,太想要了,爲什麼不是我的啊!”

聽着這傢伙嘴裏唸叨的東西,蘇瑾已經知道他身體裏的原罪是什麼了,七宗罪之中恐怕只有嫉妒纔會這個樣子,喋喋不休,看到人傢什麼東西都覺得是好的。

蘇瑾不想浪費時間,一刀將對方的頭顱砍下,如果將其驅逐的話,那麼原罪會顯露本形,到時候說不得會惹出其他麻煩,還是一刀砍了比較方便。

“抱歉了,不過對於你來說,這應該也是一種解脫吧!”蘇瑾嘆了口氣道。

收拾了原罪嫉妒,蘇瑾重新找到了寧蒙,當他攔住寧蒙後,寧蒙毫不猶豫的抽出了黑火,然後黑火的子彈如同雨幕一樣傾瀉而出。

蘇瑾狼狽的逃竄,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把黑火給了寧蒙,結果卻被用來對付自己,這也太倒黴力量。

“寧蒙,是我,蘇瑾!”蘇瑾一邊喊一邊移動身形,因爲他一旦停下,黑火的子彈就會重新覆蓋過來。

“別想騙我,我纔不會上當!”寧蒙不安的喊道。

蘇瑾此時才注意到安寧有些不對勁,除了身上的傷勢外,安寧的雙眼一直緊閉,從眼眶中還有鮮血流出。

“你受傷了?”蘇瑾見狀不敢大意,直接用精神力衝擊了下寧蒙,這一下最多讓寧矇頭暈一下,不會對她造成太重的損傷。

寧蒙只覺得腦袋一痛,下一刻雙手就被人給抓住了,她心裏害怕到了極限,想要將蘇瑾甩開,卻怎麼也做不到。

“好了寧蒙,真的是我,原罪嫉妒已經被我解決了,你想想如果我是原罪的話,現在既然已經抓到了你,那直接殺掉你就行了,還跟你浪費什麼時間。”

“……真的是老大?”寧蒙一愣,想想蘇瑾說的話也沒錯,心裏立即放心了下來。

“是我,你的眼睛怎麼了?”蘇瑾問道。

寧蒙立即搖了搖頭,非常堅強的道“我被偷襲了,兩個眼珠子都被毀掉了,現在看不到東西,不過沒事的,我之前兌換了一樣東西,可以利用聽覺,嗅覺來行動。”

蘇瑾點了點頭,寧蒙這個能力如果放在其他事件裏,大抵是用不上的,但在這裏卻剛剛好,因爲在沙漠裏她不用擔心撞到什麼,只要躲開追殺她的人就行了,不過即使如此,蘇瑾對寧蒙能夠依靠聽覺和嗅覺逃到現在也感到驚訝不已。

“老大,你遇到其他人了麼?你要小心點,每個人都有可能被原罪附身!”寧蒙提醒蘇瑾。

蘇瑾點了點頭,然後低落的道“寧蒙,楊墨他……他死了。”

寧蒙的身體猛的一震,她有些不知所措,蘇瑾死死抓住她的手,沉聲道“別害怕,老大會保護你的,不會讓你有事!”

蘇瑾的話對於寧蒙來說很有效,她微微點了點頭,帶還是悲傷的道“楊大哥……是個很好的人。”

“是啊!不過在地獄手冊中,能不能活下來與好壞無關。”蘇瑾也悲傷的說道,他轉過身對着寧蒙道“我揹你吧!你現在這種情況移動的速度會慢的。”

寧蒙也不客氣,她知道自己這點重量對蘇瑾來說算不上什麼,所以乖巧的爬上了蘇瑾的背。

“哎呀,老大!如果原罪附身我們兩個其中的一個怎麼辦?”寧蒙忽然想到這一點,不安的問道。

蘇瑾安慰她道“放心吧!你想我找到了七宗罪附身的規律,你和我都沒事了。”

寧蒙聽蘇瑾這樣說,也沒有多問,剔骨刀小隊的成員對於蘇瑾都非常信任,即使是剛剛入隊的寧蒙也一樣。

蘇瑾揹着寧蒙繼續向前,同時搜索自己留下的精神力信號,而寧蒙在他的背上也沒有閒着,她一直在思考有關開頭事件描述的神曲內容。

“啊!我想起來了,我想起來神曲後半段的內容了!”忽然寧蒙在蘇瑾的背上掙扎了一下,高興的拍着蘇瑾的肩膀說道。

“是麼?快說給我聽一聽!”蘇瑾對此非常感興趣,但丁的神曲地獄手冊只使用了一半,那麼剩下的另一半很有可能關係到他們能不能活着通過這次事件。 “通過我進入無盡痛苦之城,通過我進入永世悽苦之坑,通過我進入萬劫不復之人羣,正義推動我那崇高的造物主,我是神權神志神愛的結晶,在我之前未有永恆之創造,我將於天地一同長久,進入者必將斷絕一切希望。”

“傲慢,戒之在驕,負重罰之,嫉妒,戒之在妒,縫眼罰之,暴怒,戒之在怒,黑煙罰之,怠惰,戒之在惰,奔跑罰之,貪婪,戒之在貪,伏臥罰之,暴食戒之在饈,飢餓罰之,**,戒之在色,火焰罰之!”寧蒙喃喃敘述。

“這是……!”

“這是神曲.煉獄篇中的記載,我之前和同學們對這些東西比較感興趣,所以有了解過,不過記憶不深,剛纔被原罪追殺,反倒是想起來了。”寧蒙說道。

“對這種東西感興趣,現在的青少年中二起來的方向和我們當初不一樣啊!”蘇瑾故意打笑道,藉此讓寧蒙能夠感覺輕鬆一些。

在蘇瑾的背上,寧蒙已經不是那麼害怕了,她忍不住吐了吐舌頭道“很正常吧!之前上高中的時候,對黑暗的東西,還有什麼天使惡魔之類的非常感興趣,現在自己想想也挺奇怪的,老大你年輕的時候對什麼比較感興趣?”

“說的我好想現在就已經是個老人了一樣,不過說起高中時代的話,我比較喜歡漫畫,龍珠,幽遊白書什麼的,孫悟空我最喜歡了。”蘇瑾拍了拍手掌,做出一個龜派氣功的動作。

寧蒙輕笑,她將臉貼在蘇瑾的背上,三個月前她被地獄手冊徵召,這些時間她無時無刻不處在恐懼之中,不過在加入剔骨刀小隊後,這種恐懼減輕了不少。

寧蒙是個聰明的女孩,她知道憑藉她自己不可能在地獄手冊的事件中生存太久,所以她需要小隊的護佑,同時她也願意提供自己的力量。

在學校寧蒙學到最重要的知識就是團隊合作,但是進入團隊之後,她要面對的第一次事件就是甲級事件,不得不說她的運氣不好,因爲在甲級事件中所有人都自身難保。

恐懼再次充斥了寧蒙的內心,一個原罪盯上了她,在原罪的追殺下寧蒙幾乎要放棄了,但這個時候蘇瑾出現,她被隊友救了,她心中無比慶幸自己加入了剔骨刀小隊,她也相信在隊伍中,自己一定能夠活下去,重新回到自己的生活中。

蘇瑾此時卻在琢磨神曲的內容,後半段內容毫無疑問是關於懲罰,制裁七宗罪的,只不過在事件的開頭,已經有了制裁七宗罪的內容了,到底是事件故意截取了兩種不同的文獻,拼湊成了七宗罪事件,還是神曲的後半段其實有其他的意義?

蘇瑾感到頭痛,所謂的智囊是爲隊伍提供建議,制定策略的人,但這一切都要足夠的信息作爲前提的情況下,沒有信息,即使一個人的智慧再怎麼了不起,也無法制定出有效的策略。

七宗罪作爲甲級事件,本身就不可能給予太多的信息,這也是甲級事件難度的因素之一,不過任何只要在發生中的事情,就不可能不留下信息,只不過是多與少的區別。

“兩種截然不同的處罰方式,七宗罪會尋找內心原罪最大的人進行附身,已經附身過一人的原罪,暫時看來不會繼續出現,光明殿是我們的目標!”蘇瑾的腦中不停的回想現知的幾個信息,可惜這些信息不能幫他得到什麼有用的結論。

揹着寧蒙快速向前,蘇瑾沒有停止對自己精神力的搜索,沙漠太大了,當初他們八個人分別向前,現在隨着距離的前行,分散的更加開闊,如果不是精神力的妙用,蘇瑾根本不用想找到其他人。

數個小時之後,蘇瑾忽然眼前一亮,他感應到另外一股精神力,距離自己已經不遠了,現在沒有找到的還有楚義和花野真衣,也就是說兩人當中有一個就在附近。

“怎麼了老大?”寧蒙感覺蘇瑾猛的一頓,所以開口詢問。

“找到一個隊員,不知道是楚義還是真衣。”蘇瑾立即向着精神力傳來的方向迅速移動,但很快他就感覺有些不對,自己的那股精神力明滅不定,似乎馬上就要消亡了一樣。

“怎麼會這樣?”蘇瑾心中疑惑,精神力是靈能的一種,所以想要將自己的精神力磨滅,除非對方也是覺醒了靈能的存在,又或者是有靈能覺醒的強者在攻擊被自家加持了精神力的宿主。

“是楚義麼?還是蔡德祥被原罪附身了!”兩個小隊中只有三名靈能覺醒的資深者,如果那個人不是楚義,就有可能是蔡德祥在攻擊自己的隊員,當然雷神小隊剩餘的三人中是不是有資深者存在,蘇瑾還不清楚。

“寧蒙,你在這裏等着!千萬不要亂走,我等下回來接你!”蘇瑾對寧蒙說道。

寧蒙雖然心裏有些害怕,但是並沒有多說什麼,乖巧的點了點頭,蘇瑾又留下一道精神力在寧蒙身上,免得她這裏出事了自己還不知道。

將寧蒙安置好之後,蘇瑾迅速向精神力傳來的地方移動,他再不找到對方的話,自己留下的精神力將徹底消亡,那個時候想在沙漠中找人,和海底撈針也沒什麼區別了。

很快蘇瑾就找到了自己的隊員,果然是楚義,而且楚義此時正在和蔡德祥激戰之中,兩名資深者的對戰遠比普通的宿主要厲害的多。

不過讓蘇瑾意外的是,蔡德祥似乎被楚義牢牢壓制,只能不停的挪移躲閃,他顯然擅長速度,可即使如此依舊無法擺脫楚義,經常被楚義擊中,打飛出去。

蘇瑾沒有貿然出手,他覺得不對勁,這種情況下他不能確定到底誰是被附身的那一個,兩人都有可能。

蔡德祥很快就發現了蘇瑾,他驚喜無比,對着蘇瑾喊道“蘇先生,你的隊員被原罪附身了,快些出手,不然我們都要死!”

蔡德祥焦急無比,他一直都被楚義壓制,如果不是經驗老道,現在恐怕已經是死人一個了。

蘇瑾看向楚義,只見楚義臉上滿是瘋狂之色,他動作迅捷無比,將蔡德祥轟入黃沙之中。

蘇瑾動了,脣亡齒寒的道理他自然明白,而且如果蔡德祥被楚義殺死,那麼自己想控制住楚義也很困難,難道到時候殺掉他不成?

錚錚……!

流言化作一道黑線飛射而去,在楚義繼續追殺蔡德祥前將其攔住,蘇瑾不敢動用邪神長弓,那東西殺傷性太強,除非自己想殺掉楚義,不然萬萬不能動用。

他倒扣剔骨刀,仗着自己肉身強大,直接欺身上去,一腳踢在楚義的後背上,蘇瑾的這一腳可是不輕,不過他也不怕踢傷了楚義,只要能夠讓原罪脫離楚義的身體,傷勢就不是什麼大問題。

但馬上蘇瑾就臉色一變,他踢在楚義背上的腳似乎是踢在了什麼無法着力的東西上,他看見楚義後背的肌肉蠕動了一下,直接將自己的力量卸掉。

楚義回身一把抓住蘇瑾被自己盪開的腳,臉上露出一絲猙獰道“又來一個,很好!都去死吧!”

說罷狠狠將蘇瑾砸向蔡德祥,想讓兩人相撞,一石二鳥。

蘇瑾立即召喚出諸神之賜,發動技能虛空行走,他雙腳連踩,空中發出一聲如同音爆的聲音,小腿險些扭曲,將虛空踩碎,不過還好,終究是停下了身形。

“蘇先生小心,這傢伙很強!強的恐怖!”蔡德祥提醒蘇瑾,他眼中竟然有一絲恐懼之色,好像是被楚義打怕了。

蘇瑾微微點頭,被原罪附身的宿主實力確實會增強,但最主要的還是要看宿主原本的實力,之前碧空皓月的人被貪婪和自負附身,但蘇瑾都將其擊殺,不過現在被附身的是楚義,一個貨真價實的資深者,原罪會將他提升到什麼程度,那就不好說了。

原罪操控着楚義的身體,一雙血紅色的眼睛死死盯着蘇瑾,蔡德祥此時衝到了蘇瑾的身邊,與其並肩。

“小心,這傢伙手段強悍,我根本沒有辦法阻擋!”蔡德祥擦了擦額頭的汗水,他雙臂微微顫抖,那是與楚義交戰之後,被強大的力量震的。

“蔡先生掩護我,看看能不能制服他!”蘇瑾對蔡德祥說道。

蔡德祥微微一愣,他沒有想到蘇瑾現在想的居然是制服對方,而不是殺掉他,不過蘇瑾是援軍,能不能活下來還要蘇瑾幫忙,蔡德祥也不好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

“你們不過來!那我過去好了。”原罪操縱着楚義的身體,猙獰的一笑,然後身體如同炮彈一樣衝了過來。

“動手!”蘇瑾怒喝一聲,也同樣彈了出去,單純比拼肉身力量,蘇瑾比現在的楚義更強,正面的碰撞他並不畏懼。

蔡德祥也沒有閒着,他周身有橙色光芒騰出,圍繞着蘇瑾的周身,好像是給蘇瑾穿上了一件橙色戰甲一樣。

“死吧!月崩!飛星指!”楚義雙眼血紅一片,手腳並用,向着蘇瑾轟出兩擊。 “月崩,飛星指!”楚義手腳並用,他單腳提出一道弧形氣勁,手指連點下如同子彈一樣射向蘇瑾。

好在蘇瑾身體外是蔡德祥構築的橙色戰甲,不過即使如此,這兩擊依舊止住了他前行的勢頭,身體被打的一個踉蹌。

蘇瑾還未調整好重心,便感覺身前一黑,原來楚義已經趁機壓了上來,他雙手如弓,從腰部開始發力。

“八極拳,立地通天炮!”楚義的雙拳如同萬斤巨錘一般砸向蘇瑾,帶起恐怖的破空聲。

蘇瑾本來重心就不穩,吃了這一招更是直接飛了出去,身上的橙光戰甲也開始大面積的碎裂。

“好強悍的力量!”蘇瑾雙眼猛瞪,他在地獄空間中也修行搏鬥技巧,知道楚義施展的是華夏武學八極拳,但他從來沒有想到,華夏武學在內裏的加持下,居然如此生猛。

“八極拳,閻王三點手!”楚義再次欺身上來,他雙手好像閻王招魂的令牌,分別點向蘇瑾的腦門,心臟以及下陰。

一勢三招,招招催魂,蘇瑾感覺自己但凡被打中一招,都有可能交代在這裏,無奈下他只能召喚黃金鎧甲,發動王霸之氣。

一道氣勁先楚義一步,暈眩效果讓楚義猛的一震,蘇瑾趁機後撤,調整自己的身形以及呼吸。

“混賬,居然敢如此對我,你們該死,都該死!”原罪控制着楚義的身體爆喝,他眼中的血紅更加深厚。

蘇瑾叫苦不迭,剔骨刀小隊中,近身搏鬥肯定是楚義爲尊,但是說起來總體的戰鬥力,蘇瑾並不在楚義之下,甚至生死搏殺之間,楚義有可能更爲吃虧一些。

因爲內裏的特點是爆發力,只要讓楚義近身,幾乎沒有他殺不了的人,而精神力的特點則是神出鬼沒,發動時無影無形,所以真是要生死搏殺的話,楚義無法進行有效的防備。

但現在的問題是蘇瑾不願意殺掉楚義,可楚義卻絲毫沒有顧忌,他被原罪操縱,殺念縱橫,不管是誰,只要出現在他眼前,就是他擊殺的目標。

楚義再次衝向蘇瑾,不過這一次蔡德祥在他的背後發動了攻擊,橙光幻化成一隻大手,想要將楚義抓住。

“太祖長拳,當頭炮!”楚義沒有躲閃,而是施展了一記太祖長拳,直接將橙光幻化的大手崩成了碎片,而後他放棄蘇瑾,大步流星的朝蔡德祥殺去。

蔡德祥暗暗叫糟,這個殺神之前可是將他追的上天無路,下地無門,不過好在他幫蘇瑾進行牽制,蘇瑾也投桃報李。

蘇瑾再次殺到楚義身前,他同樣精通搏擊之術,只不過精神力對肉身幾乎沒有加持,正面作戰他不是楚義的對手,只能一邊以流言進行騷擾,一邊趁機偷襲。

另外一邊蔡德祥也配合蘇瑾,使用橙光幻化的武器不停對楚義進行騷擾,不過他們沒有能夠制服楚義的辦法。

“蟲子,都是蟲子!竟然敢對我無禮,當死!”原罪感到十分不耐煩,他猛的衝向楚義,而就在楚義後退的時候,他身形一轉,掉頭衝向了蔡德祥。

原來在剛纔的纏鬥中,原罪一直在拉近與蔡德祥的距離,蘇瑾雖然是戰鬥的主力,但蔡德祥給他帶來的麻煩更大,如果不是蔡德祥的輔助,就算楚義同樣戰力驚人,也已經被他拿下了,他覺得想要擊敗兩人,其中的重點反倒是蔡德祥。

蔡德祥沒有想到原罪居然來了一招聲東擊西,他連忙躲閃,同時將橙光幻化成一個巨大的光球包裹住自己。

“蟲子,給我去死!”原罪憤怒的喊道,他單手成指,手指一紮而出,普通的食指居然扎出了一杆大槍的氣勢,口中低喝“八極六合大槍!”

以指成槍,蔡德祥的橙色光球居然沒有能夠攔住他,被楚義的手指扎穿了,而楚義雙眼中的紅光一閃。

“雙重寸勁,滴雨!”楚義的雙掌拍在被扎破的光球上,兩重力,反覆碾壓,直接將本來就有缺口的光球碎掉。

“不可能!”蔡德祥冷汗直冒,他的橙光非常堅固,本來就最爲適合幻化防具,剛纔那光球是他所有力量的總和,卻被楚義兩擊碎掉,這太不可思議了。

“飛星指!”楚義手指連點,幾道氣勁激射而出。

蔡德祥只覺得身前劇痛,他的肩膀,右手以及左腿的大腿便都被擊穿,好在蘇瑾也已經殺了過來,他速度不慢,只是剛纔被楚義打了個聲東擊西,追上來的時候,蔡德祥的防禦已經被攻破。

蘇瑾一把抓向楚義,必須讓他遠離蔡德祥,不然蔡德祥就危險了,哪知道就在這個時候,蘇瑾的頭皮發毛,身上打了個冷顫。

“不好!”蘇瑾暗道,他連忙挪移身體想要閃開。

“回馬槍!”就在這個時候,楚義回身就是一拳紮了過來,剛纔他攻擊蔡德祥橙色光球的槍法是以指化槍,而給蘇瑾這一擊的卻是以臂化槍,威力更加強大。

“噗……!”

一股鮮血噴出,蘇瑾左肩直接被其洞穿,楚義這一槍的威力極其驚人,以蘇瑾的肉身居然無法抵擋,連黃金鎧甲都被直接穿透。

蘇瑾忍痛橫掃一腳,踢在楚義的小腹,那裏是他之前受傷的地方,即使現在傷勢恢復了不少,但依舊是他的弱點。

果然,楚義臉上雖然毫無異色,但身體卻支撐不住,被蘇瑾這迅猛的一腳踢飛了出去,蔡德祥暫時也算是解除了危機。

“蘇先生,下殺手吧!這樣下去我們都要死!”蔡德祥拖着受傷的身體,焦急的對蘇瑾說道,楚義表現的太過強悍,如果蘇瑾繼續留手的話,他們幾乎只有死路一條了。

“蟲子,卑微,低劣,醜陋的生物,敢擊傷我,你們都去死吧!”楚義怒吼一聲,原罪佔據着他的大腦,他再次衝了上來。

蘇瑾和蔡德祥都已經負傷,楚義將剔骨刀橫在身前,他一擊邪神斬擊釋放出來,不過依舊沒有瞄準楚義的要害部位。

原罪控制着楚義,所以也能夠調用楚義的記憶,他知道蘇瑾這一招的強悍,不敢直接面對,只能進行躲閃。

他躲開蘇瑾這一擊,還未來得及站穩,忽然身前一股巨力傳來,再次將他擊退了數步!

“誰!?”原罪嘶吼一聲,他能夠確定剛纔的攻擊不是來自眼前的這兩個人。

“真衣!寧蒙!”而蘇瑾則是眼前一亮,他沒想想到真衣居然帶着寧蒙出現了,不過他又有些着急,對真衣喊道“寧蒙受傷了,你帶着她趕快走,遠離這裏!”

花野真衣放下魂語者,臉上卻露出一絲無奈,她道“恐怕不行,我們後面也有一個原罪正在追殺!”

一次面對兩個原罪,蘇瑾和蔡德祥都暗道倒黴,花野真衣帶着寧蒙與兩人會和。

“不能讓他們會和,不然我們死定了!”蔡德祥對蘇瑾喊道。

蘇瑾點頭,他也知道不能讓雙方會和,楚義一個人就夠他們受的了,再來一個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只能拼一拼了!”蘇瑾咬牙,他對蔡德祥道“保護好她們兩個。”

蔡德祥還沒來得及說話,蘇瑾便衝向了楚義,他的架勢根本不是攻擊,而好像是想要保住楚義一樣。

楚義的臉上露出獰笑,他雙手擺出太極拳的架勢,顯然要施展太極拳中的招式,蘇瑾一個熊抱,直接將楚義保住,而楚義的雙手則撐在自己的胸前。

“太極拳,柔勁!”楚義低喝一聲。

但這一拳卻沒有打出來,因爲蘇瑾將自己的額頭貼在了楚義的額頭上,他的精神力毫無阻礙的衝入了楚義的腦中。

“楚義,醒來!”蘇瑾的精神力彷彿來自遠古的吶喊,在楚義的腦中迴響,想要將他拉回現實。

楚義的精神沉睡着,被蘇瑾的這一身吶喊驚醒,很快他就記起了一切,自己是被原罪暴怒所控制,身體被其接管。

“老大,我在這裏!我出不去了。”楚義大聲呼喊,迴應蘇瑾的召喚。

蘇瑾的眼皮微微抖動,他立即找到了楚義的精神與其交流“你必須出去,不然的話大家就要快被你給弄死了。”

“啊!?大家?”

“沒錯,我,真衣,寧蒙都在,還有碧空皓月小隊的隊長蔡德祥,你小子現在簡直髮動了無雙狀態,打我們跟割草一樣。”蘇瑾說道。

楚義卻苦着臉,無奈道“可我真的出不去啊!暴怒太強大了,我身爲武者恪守武德,修行武道,原本以爲將憤怒消磨了,但在暴怒到來之後,我才知道我根本沒有那個能力,所有的憤怒只是被我壓抑,現在爆發出來根本無法控制!”

對於一個習武之人來說,爭強鬥勇都是經常的,華夏武學講究武德武道,爲的就是磨礪武者的怒火,但楚義還遠遠沒有到那個火候,反倒是他長期壓抑自己的怒火,此時一經宣泄,那力量比所有人都恐怖,也正是因爲如此暴怒纔會選中他。

“那麼……我只能說對不起了。”蘇瑾無奈的說道。 蘇瑾現在別無選擇,楚義在被原罪暴怒加持之後,戰鬥力驚人,再拖下去等另一個原罪到達,到時候在場的人別說逃走,恐怕全滅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沒關係,我是因爲自己意志不堅纔會被原罪操縱,對於一個武者來說這是恥辱,應該爲此付出代價。”楚義倒是光棍的很,願意爲自己的錯誤付出代價。

蘇瑾苦惱的很,他可以驅逐原罪,但很可能造成宿主死亡,之前陳馨兒和楊墨都已經隕落,只不過兩人在死亡前本身就身受重傷,所以蘇瑾並不確定是不是自己的驅逐造成他們的死亡。

“聽我說,我可以驅逐附身的原罪,但是……你很有可能死亡。”蘇瑾鄭重的對楚義說道。

“那你動手啊!這有什麼可猶豫的。”楚義催促蘇瑾。

蘇瑾點了點頭,他對楚義道“祈禱吧!能不能活下來,看天意了。”

楚義重重的點了點頭,蘇瑾此時瘋狂的催動精神力,他大聲喝道“原罪暴怒,我不承認你的罪,我要驅逐你!”

隨着蘇瑾的爆喝,楚義的身體立即繃緊,他開始後傾,整個人好像一張長弓一樣繃緊,蘇瑾放開楚義,只見從他的口鼻眼耳之中紅色的光芒瘋狂涌出。

花野真衣三人大驚,他們還沒有見過蘇瑾驅逐原罪的場面,看着楚義的樣子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吼!”楚義痛苦的狂吼,終於那些紅色的光芒徹底脫離他的身體,蘇瑾立即一把將楚義拉走。

“渣滓,畜生,卑微的蟲子!你們要死,全部要死!”血紅色的光芒凝結在一起,變幻成一個血色巨人,衆人能夠看到從他的身上不停蒸騰着血氣,顯得非常狂躁。

就在這個時候,另一個人出現了,那是雷神之影的一人,此時出現在暴怒的身後,他的雙眼變幻成迷離的七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