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推開!”二叔對我道。

“推開什麼?”我道。

“棺材板!”他道。

“能成麼?!”我忽然感覺二叔很陌生,或許這就是真實的二叔,可是他的做法,讓我非常的不確信,萬一他不行呢?

“快開,等他自己出來我們就治不住他了!”二叔臉上也有汗水。

這時候我管不了那麼多,二叔應該也不是不靠譜的人,我在角落裏拿出一根兒撬棍,敲開了還在晃動的棺材板。

這絕對是找死,等於是放虎歸山,我在敲開了一條縫兒之後,立馬就拿着撬棍退到了一邊兒緊緊的盯着棺材。

然後我看到了裏面的有一隻長滿了白毛的手,攀上了棺材的邊緣。

“二叔!出來了!” 做撒旦的情人 我看到那隻手的時候,差點沒嚇尿。

只見二叔這時候,從棺材前得祭壇上,上面擺滿了對三爺爺的祭祀品,還有一隻筷子,他折斷了筷子,用非常熟練手法,一根筷子,刺入了手中公雞的脖頸之中,他的手孔武有力,在他手中的彩色公雞瘋狂的掙扎,可是不能晃動分毫。

二叔一隻手抓着兩條雞腿,一隻手拉着雞的腦袋,走近棺材,把還在滴着的血,滴在了那隻滿是白毛的手上。

“嘶!!”的一聲,那一隻手在接觸到猩紅雞血的時候冒出來一股白煙,像是是開水灼燒上去的聲音一般。

那隻手迅速的退了回去,二叔還不停止,把手伸進我剛纔敲開的裂縫之中。任憑雞血全部都滴了進去,棺材之中不停的冒出白煙,還有劇烈的慘叫聲。

這一切,足足有五分鐘時間才歸於平靜。

“沒事兒了?”我問道。

“嗯,合上棺材板兒,記住,不能讓別人再看到裏面的東西。”二叔擦了擦臉上的汗道。

我剛要點頭,就看到了二叔眼中的精光,讓我再次的打了一個哆嗦,這個精光,在三爺爺說嫡出庶出的時候他顯露過一次,我感覺這是殺氣。

我順着他的目光看過去,看到了站在門口用嘴巴咬着自己的手指不讓自己發出聲音的林小妖。

我感覺到了二叔的異樣,他手中抓着另一截斷掉的筷子,開始朝門口走去。

我忽然想到了那一晚在水塘中的相處。

那一雙親手做的千層底布鞋。

手機用戶請瀏覽wap.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這名男子正是她們班級的體育委員趙凱,而他剛剛所說的華姐,正是她們班的女班長韓月華。

韓月華不僅是他們的學姐,甚至還是這個學校學生會的副主席。在學校的學生里可以說得上是一手遮天,基本上沒有哪個學生是敢得罪她。

因為學習成績和家庭環境不錯,所以韓月華深得各個老師的喜愛。再加上手上有著重大的權利,人也長得不錯,在學校里可以說是出了名的才貌雙全,許多男同學都對其傾心。

基本上每天都可以收到成山堆的表白信,而面對這些信封韓月華甚至連看都不會看一眼,直接把這些信封全都丟入了垃圾桶。

去到小賣部后的食堂根本不用自己掏錢買東西,就會有人搶著為她付錢,只為紅顏一笑。

可以說這個韓月華就是這個學校中萬眾矚目的存在,過著萬人之上的生活。

而在一次作文比賽上,許琳得了全校第一,而往年這個位置全都是韓月華的,這次被奪了第一讓她懷恨在心。

但是這也只是一次比賽結下的梁子,第二次則是在學校的校運會上。原本跑步是她的強項,往年她在參加這個項目的時候都會奪得第一。

在這一次的運動會上,她在決賽碰到了許琳。她一直記得住這個在作文上超越了自己的學妹,所以到這次比賽的時候她便想用更加認真的態度,想要超越許琳。

沒想到許琳的速度比她快得多,以突破了學校往屆的紀錄,成功的將她擊敗!瞬間就將她的光芒奪取,成為了全場所有人的焦點。

這一次韓月華的怨氣便更加的重,然而最讓她憤怒的是另一件事。她一直看好許琳班上的另一位學弟,那位學弟長得挺帥的,家世也可以算得上是門當戶對。

韓月華有意的接近他,想要對他下手。沒想到自己的各種暗示卻沒有讓對方心動,在一次偶然間,她得知了那位學弟有心上人,再一打聽才知道前幾天這位學弟向許琳表白,被許琳以耽誤學習為由給拒絕。

這下韓月華可以說是忍無可忍,於是故意找個借口,陷害許琳不注重校園衛生亂扔垃圾,並且以此為由想要罰她去掃操場。

許琳本就沒有做出她所說的事情,當然不會進行認罪,並且拒絕了她提出的要求。

韓月華看到她居然敢抵抗自己的命令,當場就放下狠話,如果許琳不將整個操場少乾淨,就會讓她後悔。

許琳當然沒有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但是孔晴卻是知道韓月華說道,必定可以做得到!因為害怕許琳會吃虧,於是留了一個心眼,提前發消息給許曜。

沒想到她們這才剛到宿舍門前,就被趙凱給堵在門口。

「遭了……來了一個麻煩的傢伙……」孔晴一看到趙凱就覺得心慌。

這個趙凱是她們的體育委員,身後是趙家這個大家族,平常人根本惹不起他們。而且這個趙凱不僅身強體壯,行事還十分的霸道,之前就因為跟別人搶個籃球場,而把別人的肋骨打斷了幾根,受傷者現在還住在醫院裡。

這個趙凱喜歡韓月華很久了,好不容易韓月華主動聯繫自己,說是自己被他們班的某個女生給欺負了,一下子就讓趙凱感覺自己的機會來了,終於能夠在自己的女神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男人的風範!

於是他大搖大擺的走到了許琳和孔晴的面前,先是回頭看了一眼自己帶來的籃球隊。他可是校隊的隊長,要是把自己所有的隊員都帶來,目的就是為了要展現出自己的氣勢!

「你就是許琳對嗎?得罪了華姐不認錯,你們也敢就這麼大搖大擺的回到宿舍里?」

許琳毫無示弱的回答道:「不好意思我完全不知道我在哪裡招惹她,是她自己主動貼上來想要咬我一口。」

「你居然敢罵華姐!」趙凱看到自己的學姐被罵,一氣之下上前想要給許琳一個大巴掌,卻看到孔晴連忙上來攔住了他。

「凱哥別生氣,別生氣,這件事情應該是有所誤會,許琳她一個鄉下人什麼都不知道,可能在一些事情上不小心得罪了華姐。這樣吧我們給華姐道個歉,認個錯你看行不行?」

孔晴可不想把事情給鬧大,之前許曜在離開的時候,就曾經有囑託自己要看好許琳。

雖然她不知道許曜的身份是什麼,當時從許曜那闊綽的出手看來,許曜身後必定也有一股大勢力,要是自己完不成許曜給他的任務估計許曜會遷怒到自己的頭上。

趙凱也不想被人說自己打女人,看到孔晴的態度那麼真切,於是就收回了自己的手說道:「那行你們先道個歉,我看看華姐同不同意原諒你們,要是你們表現得好,那麼就可以免去一頓皮肉之苦。要是華姐不肯原諒你們,那你們的好日子可就到頭了!」

孔晴在忙千恩萬謝的點頭,隨後拉著許琳的手說道:「我們快跟凱哥和華姐道個歉。」

許琳看著自己面前的趙凱,卻搖了搖頭:「我沒有錯為什麼我要道歉?」

此言一出趙凱和他身後的同學都皺起了眉頭,孔晴大驚失色的搖了搖許琳:「既然招惹到了那個學姐,那麼你無論如何也得道歉啊!不管錯不錯只要你忤逆了她的意願,那你就是錯的。」

「你的意思是說,那位學姐說什麼都是對的嗎?」許琳有些不服氣的反問道。

「沒錯,在這個學校里,只要是那個學姐所說的話那就是對的,因為他反對他的人那就是錯的!」

許琳聽聞搖了搖頭,然後毫無畏懼的看著趙凱說道:「我沒有做錯什麼所以我不會道歉,我只知道我現在做的是對的,如果我道歉了就證明我錯了。如果你們打了我,那麼就是你們錯了。」

趙凱看到她仍舊不肯低頭,耐心一下子便被消磨乾淨,只見他大手一揮對身後的同學們說道:「既然你不肯認錯,那麼就只能讓你嘗嘗苦頭了!要知道即使你是女人我也不會手軟的!」 我拉住了二叔的手,道:“二叔,不要。”

他回頭看了看我,眼中的精光緩緩的散去,他對我點了點頭:“我有不方便給別人知道的理由。”

“我明白。”我用力的合上了棺材板兒。

然後跑過去,拉上林小妖就走。今天晚上我看到了隱藏在二叔冰山後面的一角,但是就單憑那個眼神,我就知道,二叔絕對是一個什麼事兒都做的出來的人。

一個可以不怕鬼怪的人,我實在想不出來還有什麼東西是他不敢做的。

我拉起林小妖就走,走到門口,剛好碰到了穿好衣服過來的吳妙可,就是不知道她是想知道我大晚上的找彩色的公雞幹嘛,還是來找跟我來的林小妖。

我看到她之後,沒等她說話,直接拉起她的手,就往祠堂外走去。

二叔可以容忍一個林小妖,我不知道他能不能接受同樣有可能知道他祕密的吳妙可。

我這一路,就直接走到了林小妖的家裏,跨進大門之後,我才感覺舒了一口氣。

這時候我才發現,我抓着這孃兒倆,一人一隻手,此刻他們兩個的臉,都一樣的紅彤彤。

我送了開來,對吳妙可道:“嬸兒,對不起。”

她低着頭,都不敢看我。

落難公主復仇記 這是一個典型的封建女人,紅着臉手都不知道放在哪裏,甚至都忘記了請我進屋兒,侷促的道:“你跟小妖聊着,嬸兒去睡了。”

吳妙可進了房間,可能是因爲緊張,我這麼一個小夥子就在大門口站着,燈都沒敢開,剛進屋,就聽到了她的一聲驚呼。

我跟林小妖趕忙的推開門,林小妖打開了燈,我看到了碰倒了凳子蹲在地上的吳妙可。

剛纔沒開燈的她,碰到了凳子,小腿上,有很明顯的一塊淤青。

“嬸兒,你沒事兒吧?”我道。

“沒事兒。”她還是很害羞,這份兒害羞,甚至給我的感覺就不是一個這樣的年紀的女人該有的。

如果按照我在大學時候看到的yy小說裏的內容,此時的我,應該抱她起來,不顧她的阻攔霸氣的把她放在牀上。幾次下來就可以順利的拿下。

可是我沒有,一是我分不清楚我對這個吳妙可到底是一種什麼感情。十一歲那年的風光縱然讓我屢次的做夢想起,可是我對她更多的,還是可憐她家庭的不幸福。

更何況,此時林小妖還在場。

最終還是林小妖扶着她進了臥室,出來之後我還沒有說話,林小妖反倒是開口說道:“小凡哥,你要是忙的話就去忙吧,你放心,今天晚上我什麼都沒有看到,打死我都不會告訴任何人的,包括我媽媽。”

她看着我,眼神熾熱,臉上發紅。

忽然我看着她滿臉的黑痣,也沒有那麼恐怖了。

這是一個跟她老孃一樣善良懂事兒的女孩兒。

“你也不用太有壓力,剛纔看到的東西,也不一定都是真的,你放心,有什麼事兒,還有小凡哥在。”我對她笑了笑,離開了她家。

出了門兒,被晚風一吹,看着靜謐的村子,我忽然感覺就我剛纔的經歷,一切都是那麼的不真實。

這種感覺就像是大學時期沉迷於小說中的我幻想自己是一個很強大很強大的人,然後合上書本兒,立馬被拉進了現實中,屌絲就是屌絲。此刻的感覺,跟這個是多麼的類似。

我甚至分不清楚剛纔的一切到底是真實的,還是一個夢境。可能我忽然睜開眼,爺爺還在跟奶奶鬥嘴,這最近的一切,都是一場夢,這樣的話能有多好?

我就這樣一邊胡思亂想一邊走回祠堂,這時候的父親已經醒來。在棺材前給三爺爺燒着紙錢,那跳動的火焰似乎在無聲的告訴我,剛纔我經歷的,都是真的,那不是一場夢境。

我走到了祠堂,父親問我道:“拉肚子了?去一趟廁所去這麼久?”

我看了看二叔,他對我眨了眨眼睛,我瞟了一眼地面兒,發現剛纔的血跡已經被二叔清理掉了,他似乎也對父親隱瞞了這邊兒發生的一切。

“嗯,肚子的確是有點不舒服。”我長這麼大,這是第一次跟父親撒謊。

父親之於我,是個嚴厲而勤勞的人,他從小告訴我的一句話就是,犯錯了,自己要承認。

我會因爲你撒謊揍你,卻不會懲罰你的主動承認錯誤。

“不舒服就回去睡一會兒。”他對我笑了笑道,說完他說了句:“最近確實事兒趕事兒了,你三水叔已經去請陰陽先生去了,等先生一來,就過去了,你別有壓力。”

他這麼一說我倒是想到,我剛纔在去林三水家裏的時候,並沒有看到林三水的人,他可能又藉着去請陰陽先生的幌子去了鎮上,去會見他的老情人了。我更好奇,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姑娘,可以讓林三水放棄家裏如花似玉的吳妙可。

Wωω◆тт kān◆C〇

因爲剛跟父親撒了慌,我現在也的確有點不知道怎麼去面對他,正好藉着機會回家,我剛走出祠堂,二叔就跟了過來,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我爸一個人在那,沒事兒吧?”我擔心的回頭看了一眼祠堂道。

“不會有事兒的。”二叔對我笑道。

“那個小姑娘是林小妖,村長林三水的女兒,你放心,她跟我保證,今天看到的事情不會對任何人提起。”我想到了二叔那冰冷的眼神,道。

“你這麼說就好,小凡,你是一個做事兒有把握,穩重的人。”二叔竟然誇獎了我一下。

我對他笑笑,不知道要怎麼回答他。

過了一會兒,我還是問了一句:“二叔,你既然不想說,我也不問你到底是什麼人,相信您也不會害我們,我只是好奇,今天是怎麼回事兒,三爺爺他怎麼了。公雞血又是咋回事兒。”

“這是詐屍,而公雞血,必須要五彩的雞血,只有五彩的,才能寓意鳳凰,而鳳凰的血至陽,可以燃燒世間一切的污穢。”他對我道。

再活一萬次 “你到底是什麼人,怎麼知道這個。”我喉嚨動了動,最終還是沒有問出口,歸根到底,我跟我這個忽然來到家裏的二叔,還不是很熟。

他卻是像看穿了我心裏所想的一樣道:“小凡,有些話我不能說,正如你剛纔說的一樣,我不會害你們,或許有一天,你就會理解我的苦衷。”

“我會替您保守這個祕密的。”我對他說道。

說完這句話,就已經到了我家門口。

藉着月光,我看到在我家門口的石階上,竟然坐了一個人影,不得不說我最近真的是草木皆兵了,幾乎看到什麼不確定的東西我都可以理解爲鬼怪。

從地上撿了一塊兒磚頭,我走近家門,近了,纔看清楚,端坐在門口的那個人,竟然是我的老孃。

“媽,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裏坐着,快回去。”我對她說道。

最近發生的太多的事兒,都更改了我之前的習慣和認識,就單憑這件事兒來說,這是我第一次見我老孃出我家的大門兒。

對的,二十幾年了,從我老爹把她買回來開始,她基本上沒出過那個屋子,至於大門,從未踏出過一步。

我對她說話,她根本就不理我。我想要拉她起來回去,也就掙脫我,也不說話,只是臉上帶着笑意的蹲在門口兒,沒有人知道她的心裏在想什麼。

“小凡,讓她坐着吧,她在等你爸爸回來。”二叔道。

我忽然不知道說什麼好。

在這個家庭里長大,我說不上自卑,但是因爲缺少母愛的原因,讓幼年的我的確心裏很不是滋味兒,甚至我現在分析我對吳妙可這種莫名其妙的感情,還是因爲我缺少母愛的原因。

漸漸的我長大了,我甚至在有時候都忽略了母親的存在。

不是我不孝,只是我說了實話。——很多時候,母親這個詞對於我來說,只是把我帶到這個世界上的一個媒介。我們之間是有血濃於水的親情,可是除此之外,別的什麼都沒有。

用我奶奶的話來說,她甚至沒有給我哺乳,我能活下來,全靠當時爺爺養的一羣羊。

我是吃羊奶長大的孩子。

可是,這個“癡呆”的人,竟然知道每天這時候在家的老爹今天不在家。

她蹲在門口,等她回來。

我沒有再勉強老孃,而是去拿了一個毯子蓋在她的身上,回到家之後,奶奶還沒有睡,她的身體被這一連串兒的打擊搞得很差很差,看到我跟二叔回來,還一人給我們沏了一碗雞蛋茶。

“別擔心小凡,都會過去的。”奶奶拍着我的手道。

我眼角有點溼潤,在這個時候,爸爸跟奶奶眼裏最需要安慰的還是我,或許在他們的眼中,我永遠都是一個孩子。

我在去睡覺之前看了一眼二叔,他現在在我眼中是唯一一個可以改變局面的人,可是他並沒有出手的意思。

我知道了他的祕密,卻感覺愈發的看不清楚這個人了。

——林三水回來了,可是他卻並沒有帶回來陰陽先生,這是我第二天醒來的時候的得到的消息,村民們都議論上了。

林三水去請先生,代表的可是我們家,陰陽先生,是我們家要給村民們的一份承諾一個保證。

“小凡,你去你三水叔家裏,問問他是咋回事兒。”老爹抽着旱菸袋對我說道。就今天林三水回來沒帶人,就有人找我爹問,老林啊,你爹的事兒,你辦還是不辦?不行的話,這轉眼四七了,我們可是要去把他燒了。

“辦,一定辦。”父親對問他的人道。

我現在也急切的想見陰陽先生,因爲父親不知道昨晚,三爺爺身上發生的事兒。我卻是親身經歷了那恐怖的場景。

我去小賣鋪買了兩瓶牛欄山,提着去了林三水的家裏,不管是市村長的職責也好,假公濟私去私會情人也罷,畢竟他是真幫我了我家不少的忙,兩瓶牛欄山不算什麼,這起碼是個意思。

等我敲開了林三水家的門兒,開門的是林小妖。

“我三水叔呢?”我問她道。

林小妖的雙眼有些發紅,對我指了指裏屋,示意林三水在家裏。

“怎麼回事兒?”我問她道。

“我爸打我媽了。”林小妖說完,眼淚瞬間就決堤了。

我緊了緊拳頭,又鬆了下來。我又憑什麼管人家的家務事兒?

“沒事兒的,我去勸勸叔。”我對林小妖道。

手機用戶請瀏覽wap.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許琳對他們說道:「你們想要對我動手可以,但是你們不能對我的朋友動手,她可沒有得罪你們口中所說的華姐。」

趙凱看了一眼在旁邊唯唯諾諾的孔晴,冷哼一聲說道:「把她抓回去也沒有什麼用,就讓她留在這裡吧。你們上去把這個許琳給我帶去學生會的會議室。」

這時趙凱身後的幾名同學便來到了許琳的身邊,對她推推桑桑的把她帶走。

孔晴看著被帶走的許琳只感覺自己十分無力,於是忍不住又發了信息催了催許曜。

「許大哥,你快來,許琳剛剛被我們的體育委員給帶走了,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此刻的許曜在學校的門口被保安攔著,這次倒不是因為他的衣著問題。因為許曜剛剛從靈藥堂回來,身上的裝束以及妝容都是沒有卸下的,讓人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

但是這個時間點上,學校已經規定不允許家長進去探親。所以保安十分盡責的將許曜給攔了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