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是柔兒打過來的電話。”葉婉清說了一聲,便接了起來。

電話接起來後,葉婉清跟柔兒說了眼下的出境,並且跟柔兒說好,其他的事,等回到七殺門再說。

“我送你回去。”林天摟住了葉婉清的小蠻腰。

“這樣一會兒累到你了。”葉婉清伸出手,想要推開。

但是,林天一發力,直接將葉婉清給摟了過來的,緊緊摟抱在身前,說道:“你要不讓我抱着,我反而會覺得累,走!”

二話不說,煽動玄鷹翼,朝七殺門的本部疾速飛了過去。

抵達七殺門,看到柔兒已經召集好了衆人,收拾好了行李。

柔兒看到葉婉清,快步走到她面前,躬身道:“門主,我在大江門放了一把火,本來是想要幫你們,看好像反而惹怒了肖戰國……肖戰國可能很快就會殺過來,我們必須離開這裏。”

“你不用自責,如今和肖戰國翻臉,即便你沒有燒他們,我們也得離開,你做的很好,我們馬上走。”葉婉清道。

柔兒點了點頭。

這時候,一個下人快步跑了進來,道:“山下有大量的車隊趕過來!”

農家媳婦:富貴臨門 “來的這麼快!”葉婉清皺眉,不過,馬上,她的眼神裏就閃過一絲堅毅。

那是準備再跟大江門大戰一場的堅毅。

但,在她要開口的時候,林天打斷了她,道:“帶着七殺門的弟子先走,我留下來斷後。” 必須讓葉婉清帶着人先走。

畢竟,她是七殺門的門主,要是門主沒有跟隨衆人一起離開,其他人必定難以心安。

葉婉清也知道這一點,但是,就這麼將林天給留在這裏,她做不到。

肖戰國的實力,她和林天已經全都見識過了。

那不是眼前她和林天所能夠對抗的級別。

“你不用擔心我,我會照顧好自己。”林天雙手輕輕放在葉婉清的胳膊上。

葉婉清依舊只是皺眉。

林天將葉婉清摟抱過來,道:“你現在是一門之主,那麼多得弟子都等着你,我是你的男人,難道,這麼一點困難都解決不了嗎?”

林天低頭看着憂愁的葉婉清,輕笑一聲道:“要配得上七殺門門主的男人,那不必須能獨當一面嗎?”

葉婉清被林天逗的幾乎笑出聲音來,她這才點了點頭道:“那你切記咬保護好自己,等我安置好他們,我就馬上跟你聯繫。”

林天點了點頭。

隨後,葉婉清和柔兒,帶着七殺門上下一百多人離開。

林天在門前,隱身,進入到小葫蘆之中,製作其來符紙。

很短的時間裏,林天就已經將符紙製作出來了不少。

隨後,林天飛向天空,往遠處眺望了一眼。

隱約看到有淡淡的塵土飛揚。

來了!

林天收回來視線,低頭俯瞰了整個七殺門莊園的佈局,而後,立即行動起來,四處埋伏下符紙。

前後左右,林天用了大半個小時的時間,總算是佈下一個局。

隨後,林天用了一張隱身符,來到後門附近的一棵大樹上面。

這個位置,可以將整個七殺門全部看在眼裏。

三分鐘後,十多輛車停在了門口,下來了百多個大江門的人,其他六個門派的門主並未過來。

大江門的人下來後,當即往裏面衝了進去,他們拔出來鋒利的長劍,耀武揚威地殺了進去。

一路衝進去,分成了許多批人。

很明顯,他們事先有經過安排。

林天耐心地等待着。

肖戰國從車上下來了,他擡頭看着七煞門的正門,雙手背在身後,等待着弟子們的捷報。

然而,一直到他的弟子衝到後面,都沒有看到一個七殺門的人。

每一個房間的人這會兒全都來到了門前的位置,然後將消息彙報上去,站在那裏等待着下一步的命令。

消息全都彙總到了大江門的管家那裏,管家就站在肖戰國身後不遠的地方,他皺起了眉頭,快步上前,低聲

道:“門主,情況不妙,七殺門的人已經全都離開了……”

“什麼?”肖戰國臉上的效果消失掉!

“我們的人已經找遍了裏面每一個角落,看到的全都是空空蕩蕩的房間!”管家深深低着頭,生怕肖戰國發怒,將怒火發泄在他頭上。

肖戰國剛要開口。

“轟隆,轟隆,轟隆……”接連的劇烈爆炸聲從房間裏響了起來!

而且幾乎是同時響起來的,好幾個地方的房頂幾乎都給炸飛了。

肖戰國和門外的剩餘幾個大江門弟子全都愣住了。

七煞門內部傳出來了強烈的慘叫聲。

“是誰敢坑我!”肖戰國怒吼一聲。

這聲音之中攜帶着靈氣,靈氣圈震盪開來,將周圍的樹葉全部震落。

肖戰國掃視着周圍,見不到人,愈發地怒不可遏。

“裏面,裏面是火爆符,是火爆符引起的爆炸……”大門裏衝出來一個灰頭土臉的大江門弟子。

“我們的兄弟死了一大半,還活着大多也都受了重傷……門主,你可要爲我們做主啊!”又一個弟子,幾乎是哭着衝了出來。

肖戰國越聽越惱怒,猛地一躍而起,跳了上去掃視着周圍。

他有一種感覺,那個設計了一切的傢伙就在這附近,就在這等着看他的好戲。

連續掃視幾眼之後,他猛然之間看到了七殺門後門一棵參天大樹上面有一個人影。

而這個人影和林天的身影很像!

“不可能!那個混蛋早已經被我殺死了,他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裏!”肖戰國心中琢磨着。

而偏偏,這會兒,那個人影似乎笑了一聲。

這一聲笑,別人聽不到,可他卻是能夠聽的清清楚楚!

執手臨天下 “找死!”肖戰國瘋了一般,前衝過去,速度快到讓尋常人都很難看到。

但,林天不是尋常人,那一瞬間,他看到了肖戰國的身影。

“靈劍符,開!”聲音落下。

七把加持着龍獅之力的靈劍一起朝肖戰國飛射過去。

原來,林天之前埋伏下了火爆符,同時也藏下了靈劍符。

他爲什麼要站在後門的大樹上,爲的就是要吸引到肖戰國的注意力。

否則,肖戰國怎麼可能會衝過來呢!

肖戰國這會兒體力已經恢復了五六成。

他剛剛一路坐車過來,也是在恢復靈氣,用掉了不少藥物和幾張聚靈符。

只不過,他的聚靈符都是最低級的符紙。

這些符紙是他花重金讓人在全國各地的拍賣會上面買的。

肖戰國有錢,而且是非常有錢,他派出來了很多人在全國各地去購買丹藥和符紙。

;??其中,用了幾年的時間,這才終於是買到了七張,而且是最低級的。

這七張聚靈符,他一直不捨得用,想要留在最重要的時候,但今天,被兩哥年輕人消耗了大量的靈氣,而且被逼迫到了幾乎是絕境的地步。

這讓他極度不爽,用掉所有的聚靈符和一些恢復靈氣的丹藥,爲的就是衝過來直接滅掉七殺門。

肖戰國想要在武城崛起,想要在這裏成爲唯一的王。

或者,說的更確切一點,肖戰國想要以武城爲中心,將周圍的城市全部拿下。

他的野心不僅僅控制所有的城市,還想要控制這裏,尤其是沿着大江這一片流域的所有大權。

簡單來說,他想要稱王!

如今,京城混亂,勢力割據,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他有着非常好的機會。

只是,他沒想到,神藥練成之日,卻也是他最爲灰頭土臉的時候。

今晚,要是他不能夠滅掉七殺門,在他稱王之前,他已經成爲了所有人的笑柄。

看到那七把靈氣劍,他冷哼一聲,手往腰間的一個儲物袋掏了過去。

當即,一把水銀色的長劍掏了出來。

這也是一把有名的利器,冰月劍。

這一把劍和清泉劍齊名,只不過,冰月劍偏於陰柔,沒有清泉劍的灑脫。

不過,陰柔的冰月劍在夜晚可以吸收月亮的精華,而這精華可以存儲起來,也可以立即使用。

肖戰國並未用出這一股能量,而只是催動了體內的靈氣。

而後,之間他幾次輕輕舞動,便將七把靈氣劍直接打飛出去。

“哼,雕蟲小技,還敢在我面前擺弄!”他冷笑一聲。

這會兒,他已經來到了後門旁邊,就在一瞬間,突然好多張的封印符一起朝他迅疾飛衝過去。

肖戰國一劍看出,冰月劍上面竟是有如冰一般的寒氣飛射而出,將封印符全部破掉。

但,就在冰劍飛射那些封印符的瞬間,竟然發生了爆炸。

原來,這些封印符的上面還貼着火爆符。

轟炸讓肖戰國不得不加速衝了出來。

而他剛剛衝出火焰中心,七把靈氣劍再一次出現。

七把一起依舊是從七個方向朝他飛射而來。

“哼,沒用的玩意!”肖戰國喝了一聲。

“哦,沒用?是嗎?”林天這會兒故意顯露身形。

“林天!”肖戰國大驚。

同時,更加惱怒起來,他揮舞着手上的冰月劍,將那些靈氣劍全部看破,同時,暗中匯聚靈氣,準備給予林天致命一擊。

他不想讓林天再一次逃走了!

而林天這會兒卻依舊是一臉的笑容,看不起他的笑容。 這個笑容,讓肖戰國更加惱怒起來。

他加快了衝過去的速度,而且,繼續積攢着靈氣,揮砍掉那些靈氣劍的每一劍都有所保留。

但,就在第六劍的時候,情況出現了!

這第六劍,出乎他意料的是,這一把靈氣劍的能量要更加強大!

並非是普通的能量,裏面還有着神器之力!

沒錯,林天在兩張靈劍符裏面加入了神器之力。

雖然時間太短,做不到每一張靈劍符之中都加入神器之力,但是在兩張裏面加入神器之力,還是沒有問題的。

先前的五張靈劍符全都是虛假的誘導,甚至包括千面的七張,讓肖戰國全都以爲這些只是普通的靈劍符。

如此一來,肖戰國就會本能地使用和打掉第一張相同的靈氣。

突然間一張靈劍符變的強大起來,肖戰國依舊用先前的靈氣,自然無法打散。

相反還將他手裏的冰月劍差點直接給震的落了下去。

同時,他的身體也被震的有些偏轉了一下。

第七把帶有神器之力的靈氣劍跟上,速度比先前的也更要快,肖戰國根本來不及反應。

一件直接刺中了肖戰國的肘部關節!

這一劍犀利無比,幾乎將肖戰國的肘部下面的小臂全部給切割下來。

肖戰國吃痛,他本想要抓住那就要掉下去的手臂。

可突然之間,他看到手臂上面竟然迅疾發黑起來。

“有毒!而且是劇毒!”肖戰國心中難安。

下一秒鐘,肖戰國不做多想,直接握緊了冰月劍,將肘部上面的手臂給砍了下來!

肖戰國痛苦地嚎叫出來,同時,身體也已經落地。

等到他再擡頭看向林天的方向。

那一棵參天大樹上面哪裏還有林天的身影,只有幾片落葉掉落下來。

邪王的天價寵妃 “林天,我饒不了你,你他媽就是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不會放過你!”肖戰國怒吼着,這聲音,讓他身後正在燃燒的大火都顫抖地跳動了起來。

明顯,是被他的強大靈氣給震到了。

離開後的林天,心中也是有些小小的緊張。

他這一次敢如此算計肖戰國,完全是摸透了肖戰國的脾性。

一切還算順利。

林天第一時間前往荒井,到了那裏之後,看向了荒井之中,大聲喊道:“我回來了!”

很快,荒井下面的一個洞穴裏,魚人怪黃龍迅速爬了上來。

“怎麼樣?”魚人怪有些激動地看着林天。

他小道消息也很多,早已經知道了在大江上面的大江門發生的一切。

“抱歉,我沒有將你的族人全部給救出來。”林天實話實說。

在大江門發生的一切真相,林天一五一十告訴了魚人怪。

魚人怪愣住了。

讓林天意外的是,很突然的,魚人怪突然朝林天跪了下去,道:“謝謝你,林天,你是我們魚人族的大恩人,謝謝你,謝謝你!”

魚人怪黃龍不斷地朝林天磕頭,而且,這頭磕的是越來越用力,地上的雜草都被他給嗑斷了。

“快起來。”林天伸出手,將黃龍給扶了起來。

黃龍微笑地看着林天,他道:“林天,我還有個不情之請,你能否幫我送回去。”

黃龍是真的害怕了,他這一些日子,總感覺周圍有很多的危機和殺機。

他現在非常迫切需要回到魚人族聚集的地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