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雷鬼就是吃了這件衣服的虧,暗中根本看不清衣服外面有什麼,再加上貓妖行動迅速,才被劃破了好些地方。

貓妖兩手拍了幾下,讚賞地說:“不錯不錯,還知道動腦子,我還以爲你只不過是個頭腦簡單的人,不過,今晚我不能留你了,你已經讓我感到憤怒了。”

話畢人動,貓妖這次沒有直接衝鋒,而是又趴到地上,右腳高懸於身後,手腳並用地爬了過來,雖然是爬,但速度卻不差於奔跑。

雷鬼也說了聲:“好!”將那件衣服踢到一邊,手中匕首就飛脫出去,奔着貓妖的後背疾馳刺着。

躲避這樣的飛刀,對於貓妖來說太簡單了,只見他一側身,匕首就貼着貓妖的腰肢扎到了地上,由於力道大,匕首直插入有些鬆軟的地上直沒刀柄。

貓妖一個前翻,右腳已經襲到雷鬼面門,但雷鬼仍然不爲所動。

貓妖整個身體翻轉過來的時候,發現雷鬼已經舉槍對準了自己,大駭之下,趕緊收招,卻已經完了,槍聲響起,貓妖可以清楚地看到膛口焰噴出的一尺火光。

“啊”

貓妖慘叫一聲,身體前衝的態勢爲之一滯,並迅速向後仰倒,從空中直摔到地面,身周的塵土被砸得橫飛起來,形成一團塵霧。

雷鬼吹了吹槍口,再次將槍口對準躺在地上的貓妖,一點也不敢鬆懈,剛剛開的那一槍雷鬼很清楚,並沒有打中貓妖的要害。

雷鬼並不想殺貓妖,他想搞清楚貓妖爲什麼要針對上官博。

貓妖撐起身體,手捂着右胸,除了喘息,一動也不動了。

雷鬼慢慢靠了過去,看到貓妖雙眼緊閉,氣息紊亂,知道他傷得不輕。

“貓妖先生,我們又見面了!”雷鬼把臉上的繃帶扯了下來,露出本來的面目。

貓妖睜開眼睛,瞄了雷鬼一眼,忽然雙眼大睜:“你是雷鬼?”

“正是鄙人,不好意思,我不想再跟你纏鬥浪費時間了!”

“嘎嘎……你竟然追我到了中東,看來,我的份量不輕啊!”

雷鬼皺起了眉頭,趕緊後撤一步,聽貓妖的話,底氣很足,雖然裝出虛弱的樣子,但對於久經沙場的雷鬼來說,這點小兒科的僞裝,他一眼就實破了,貓妖中的是右胸肺部,肺部被打破的話,人說話根本不會像現在這樣流暢,再仔細看貓妖捂着胸口的手,一點血跡都沒有。

雷鬼再次舉槍,指着貓妖,貓妖卻像沒事兒人一樣站了起來:“嘎嘎嘎,幸好我穿了避彈衣,雖然這東西對我來說就是一種累贅,但這次卻救了我……”

雷鬼不相信地說道:“不可能,剛纔我已經劃破了你胸前的皮膚,如果有避彈衣的話,肯定會被擋住……”

話還沒說話,貓妖就將衣服打開,一套軟綿綿的布片展現出來:“這東西,嘎嘎,擋子彈是一絕,不過對付刀劃可就不是那麼回事兒了,你這一槍雖然沒要了我的命,但我的肋骨卻斷了一根!”貓妖邊說着邊撫摸自己中槍的地方。

貓妖像個沒事兒人一樣,自顧自地檢查着傷處,好像一點也不在乎對面還有一個人拿槍指着自己。

“這麼近的距離,我可以爆你的頭,你不怕嗎?”雷鬼眯起眼睛,生怕貓妖再出變故,但他不敢再開槍了,對於貓妖的行事方式他很瞭解,既然貓妖敢這麼有恃無恐地做出如此舉動,說明貓妖還留有後手。

“我硬挨你一槍,就是爲了看看想殺我的到底是誰,既然已經看明白了,那也就沒什麼好說的了!”貓妖說完,將衣服扣好,兩手背到了身後。

“你不怕死!”雷鬼提高了聲調,面對這麼坦然的貓妖,他竟然下不去手了。

“怕,但你更怕死!”

“什麼意思?”雷鬼趕緊看看周圍,並沒發現什麼異常。

“嘎嘎,想開槍你就開吧!”貓妖說完就轉過身去,開始大步向遠處走去。

雷鬼馬上扣動了扳機,這次他瞄準的是貓妖的頭部,一個光亮的大光頭,在星光的照耀下相當明顯。

貓妖只一側頭,子彈就從他臉側劃過,只見他背在身後的手一鬆,一團黑漆漆的物體自由落下,“嘭”一團煙霧升騰而起。

亮光閃着了雷鬼的眼睛,但還不至於喪失視力,雷鬼趕緊開槍,槍槍都衝着貓妖的頭部,可貓妖竟然在這才光亮過後不見了蹤跡。

雷鬼不敢貿然追上去,害怕中了貓妖的圈套,等到視力恢復,才上前幾步,發現貓妖已經在幾十米開外了。

這時,獨腳鬼的那支圍捕隊伍叫嚷着返了回來,是雷鬼的槍聲令他們確定了目標。

雷鬼咬了咬牙,終於沒再追上去,反正經過今晚這事,獨腳鬼絕對不會再賣給貓妖軍火了,貓妖肯定會返回Z國,一個沒有了武器支援的貓妖到了自己的地盤上,再讓驅魔小子們把貓妖玩死也不遲。

想到這裏,雷鬼收起槍,一彎腰順着包圍圈的豁口那裏摸了過去,趁着夜色,想溜出去不是什麼難事。

雷鬼回到自己的基地,先是向國內通報了貓妖的情況,隨後就把那些整天訓練的小夥子們叫了起來,雷鬼準備夜襲獨腳鬼大營。

布恩也被從家裏叫了來,緊緊跟在雷鬼身邊,聽候雷鬼吩咐。

隊伍被分成三個小隊,第一隊由自己帶領,第二隊由阿克姆帶領,第三隊由布恩帶領。

三隊各司其職,向着獨腳鬼的營地而去。

獨腳鬼的大營內燈火通明,所有人都全副武裝。

當貓妖遇襲逃走時,獨腳鬼有些震驚了,震驚的不是貓妖的逃走,而是因爲有人竟然向自己的人馬開槍。

這可不是什麼好現象,獨腳鬼可是當地最大的軍火商,換個角度來說,他也是當地擁有武裝人馬最多的大軍閥,竟然有人敢衝自己的隊伍開槍,這就說明,有人已經盯上了自己,而且勢力絕對不弱。

雖說獨腳鬼派出的隊伍是打着搜尋逃走的貓妖的,但實際上,是爲了震懾一下,讓那些打自己主意的人好掂量掂量。

可隨後傳來的消息就讓獨腳鬼更加地不安了,圍捕隊伍聽到槍聲,在大營以西發現了同押送路上一模一樣的繃帶,還有貓妖的衣服一件。

仔細勘察現場還發現,那個小土包後面有打鬥的痕跡。

獨腳鬼陷入了深思,跟貓妖動手的人不知道是哪方勢力,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這些人肯定不懼怕自己的實力。

獨腳鬼仔細分析了附近的幾股力量,但沒能得出答案,那些小軍閥,根本沒有膽量跟自己做對,別說武器都是自己供應的,就是人馬,也多是花錢請自己人給培訓的,如果他們敢貿然交戰,必將得到獨腳鬼的鐵血打擊。

既然不是這地區的人,那就有可能是外面的人。

外面的人能是誰呢?中東其他地區的軍閥?想要吞併自己?還是國外的勢力看自己不順眼,想要把自己給滅了?

想對付自己,那爲什麼會跟貓妖打交道呢?難道是爲了挑撥自己和貓妖的關係,想靠貓妖來暗殺自己?

不對,如果是爲了挑撥的話,有那功夫,直接派人來打一仗就好了,自己雖然是大軍火商,但面對幾方的同時進攻,還是無法防禦的啊?

雖然不能確定這夥勢力的意圖,但有一點是明確的,那就是這夥人相當危險。 想到這一點後,獨腳鬼立即下令,停止搜尋貓妖,所有圍捕隊伍立即回營,加強營地的防禦,所有人馬備足彈藥,全力戒備,以抵禦可能發生的火力突襲。

爲了安全起見,獨腳鬼還特意將自己養了好長時間的獵犬放了出來,由人牽着在營地裏到處轉悠,以免被人偷偷摸進來。

圍捕的隊伍回撤了,可有一支隊伍還是晚了一步。

被布恩的小隊盯了半天,然後瞅準了機會,先是從隊伍最後一名持槍士兵開始,由布恩帶頭,用匕首搞起了暗殺。

布恩這支小隊同他一樣,都沒有用槍,槍都藏在身上,每人一把匕首,就是爲了搞暗殺特殊訓練的。

被殺掉的士兵一點聲音都沒發出就命喪西天了,而且他們死挺後,衣服和武器都被布恩的人馬給挪了過來。

束婚無策 不一會兒工夫,這支隊伍就有一小半人馬被布恩幹掉了,全部都換裝,大搖大擺地跟在領頭人後面,很容易就混進了營地。

靠着夜色的掩護,加上獨腳鬼的隊伍都習慣性地把白布圍在臉上以抵禦風沙,布恩他們一夥進入營地後沒有被發現,反而很快被安排着靠近了獨腳鬼的房間,以保護其安全。

布恩混進去了,立即隱蔽地用通訊器向雷鬼做了彙報。

而雷鬼這時已經帶人潛到了大營守衛相對薄弱的南牆根下。

雖然牆頭上的探照燈不斷地掃視着營地外的地面,但仍被雷鬼他們鑽了空子,藉着燈光交替的機會,一個一個地靠近了營牆,這會,都躲在下面,準備等雷鬼的命令一下,他們就突破進去。

阿克姆所帶領的隊伍出發在最後,他的任務也最爲危險,就是領着受他特殊訓練的那些小夥子們強行突破大營的正門,也是火力交織最爲嚴密的地方。

獨腳鬼並沒有出自己的房間,像這樣的場面,根本不需要他親自坐陣,只要留在屋裏等着自己手下回報消息就行了。

房間裏大桌子上已經擺上了電臺和無線電話座機。

鈴聲響了起來,一個聲音大吼道:“軍長,大營前門發現一支二十多人的小隊伍!”

獨腳鬼神色一凜,二十多人的小隊伍?簡直太可笑了,是來送死的還是來求和的,或者,是派來的斥候?

獨腳鬼瘸着腿走過去,抓起電話說道:“先開幾槍,讓他們不能靠近,然後問明白他們的意圖再報!”

命令過後,又拿起對講機,對着所有人下達命令:“大家都嚴密戒備,以防敵人從別的方向殺過來,有情況立即通報。”

遠處傳來了槍聲,聽聲音獨腳鬼就知道,那是自己人開火了,從開火的間隔可以聽出,這是前門的士兵開槍威嚇前來的二十多人的。

前門的指揮官感覺很意外,這二十多人,根本沒有什麼重武器,可一個個牛比哄哄地指着牆頭上人的破口大罵,諸如傻B,王八蛋,婊子養的之類的髒話連篇。

一開始指揮官還能剋制住部下不要隨意開槍,以免中了這些人的圈套,等到他彙報以後,得到獨腳鬼的命令,這才讓手下人對着底下的那幫雜碎開槍,還特意交待,一定要打死他們幾個,讓他們那一張張髒話連篇的破嘴都閉上。

可奇怪的是,槍聲過後,二十幾個人一個也沒躺下。

這可是前所未有的,自己手下人的槍法指揮官很清楚,雖然上了不檯面,但也沒見底下那幫人打掩體或者做出規避動作啊,怎麼就沒打中呢。

擡起手中的槍,指揮官還故意瞄了半天,“砰”子彈射了出去。

這麼近的距離,可以說十合九穩了,可還是沒打中,只是在被瞄那人的身邊騰起一團塵霧。

指揮官有些惱怒了,剛纔還罵手下人的槍法不精,可現在自己也丟了臉,一氣之下,拖過一挺AK47,衝着底下的人就是一梭子。

頓時營地大門前彈坑遍地,塵霧四起,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也都行動起來,一個個閃轉騰挪,看得指揮官一陣大笑,也不過如此,碰到密集的子彈還不得躺下幾個。

等到一梭子彈打完,指揮官是徹底傻眼了,那二十多人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似的,一個個精神抖擻地跳着腳地罵了過來。

頓時,牆頭上的士兵們忍不住了,也回罵過去,獨腳鬼大營前的空地上,上演了一出精彩的說唱大戲,各國的語言,種種毒辣的詛咒和惡狠狠的罵聲連綿不絕,引得附近牆上的士兵都看了過來,一時間竟然忘了自己的職責所在。

要不是指揮官下令不得再開槍,說不定那些士兵已經把所有的子彈都打空了。

雖然雙方罵得興起,誰也沒佔到多少便宜,但牆頭上的士兵卻憋不住了,這可是在自己的地盤上啊,竟然被人這麼明目張膽地罵了個遍,還不能還擊,實在鬱悶致極了。

獨腳鬼得到這個消息後也很納悶,這些人是來幹什麼的,問他們此來的目的卻得到罵聲一片。

獨腳鬼想了半天,得出一個結論,他們只是小分隊,就是爲了吸引自己的注意力的,肯定有大部隊就埋伏在周圍,一旦自己把兵力都投過去對付這幫雜碎,那別的地方兵力一弱,肯定會受到襲擊。

於是獨腳鬼下令,不要再跟他們對罵,而是集中前門的火力將他們全部消滅,其他各部嚴守崗位,以免被人偷襲。

雖然命令下達了,前門的指揮官也徹底地執行了命令,但前門三十幾個士兵,有一半人的子彈都快打空了,也沒能打到那幫人。

指揮官有些慌了,甚至想到了這些人是不是被天神派來,賦予了神力的,能輕易躲過子彈,要不就是電影裏看到的那些生化士兵,高科技的產物。

這兩方面不管是哪一類,都是自己這類人所不能應付的。

情急之下,指揮官一聲令下,有士兵馬上擡了幾筐手雷過來。

也不用指揮官吩咐,那些被罵急了眼的士兵就扔了下去,頓時將營地前門的空地炸出了十幾個大坑,再看那些罵仗的人,早就四散了到處閃避了。

衆士兵一陣歡呼,好像打了勝仗一樣興奮,擔接下來的情景就讓他們更加感覺不可思議了,那二十幾人在躲避過後,又聚在一起,罵聲再次響了起來。

當然,迎接他們的是更加猛烈的射擊。

前門的戰況接連不斷地傳到獨腳鬼這裏,獨腳鬼不可思議地聽着彙報,心裏一陣陣恐慌。

先是莫名的勢力襲擊了押送貓妖的隊伍,現在又有一幫不知哪裏冒出來的神人只罵不開打,這種情況還是前所未有的。

前門的彈藥很快就打空了,空地上狼籍一片,可二十幾人一個都沒死,甚至都沒人受傷,他們甚至輕鬆地吸起了煙,還哼哼着小曲,雖然聽不懂他們唱什麼,但從神情上可以看出,每個人都對牆頭上的士兵很鄙視。

指揮官再也控制不住了,安排十幾個人,裝備好彈藥,準備出營襲擊他們。

對於這樣違抗獨腳鬼命令的安排,指揮官想當然地沒有彙報,他現在要用更加猛烈的火力來消滅這幫混蛋。

前門一有行動,其他防守的士兵也都得到了消息,他們也不敢相信前門發生的事情是真的,都想過去一睹爲快。

很快,獨腳鬼就給前門兩側的士兵下達了命令,讓他們悄悄出營,從遠處迂迴過去,把這幫人包了餃子。

可他沒想到,本來只安排少量的人出營,而那些已經被前門的消息勾起好奇心的士兵們竟然齊呼拉走了一多半,只留下少量的人看守營牆了。 躲在牆根下的雷鬼小隊,很快就看到那些士兵們舉着槍,一聲不吭地向前門摸了過去,不由得對阿克姆產生一絲敬佩:“真是個人才,看來他們得手了,二十幾人就能將這麼多人吸引過去,有機會把阿克姆弄回國內,讓他把驅魔小子們好好訓練一下……”

雷鬼隊伍裏的傳令兵早就給阿克姆發過去消息,讓他們注意側翼有人包抄。

雷鬼看時機差不多了,派出一人向營牆上摸去,其他人則守在門外,等着上面得手打開門就衝進去。

不一會兒工夫,牆上就傳來了打鬥的聲音,但雷鬼一點也不擔心,派出那人也是深得阿克姆的真傳,九死一生訓練裏可是得的優秀。

果然,嘈雜聲響了半天,槍也開了不少,可營門還是被打開了,雷鬼小隊擁而入,把那些追過來的士兵殺得片甲不留,哀嚎不斷。

獨腳鬼還在房間裏等着消息,可前門包抄的消息還不傳來,側門失守的消息就已經到達了。

大驚之餘,獨腳鬼很快沉穩下來,自己手上的人手本來就不多,平常都是靠着軍火充足,倒也沒人敢惹,兩側的士兵又派了許多去前門,現在能派出的也只有守着自己房間的那隊類似親兵的隊伍了。

獨腳鬼親自走出房間下達命令,讓那隊親兵留下幾人守衛,其他人等立即去側門支援。

下完命令,獨腳鬼依然回到房間,以便從中指揮。

可沒想到的是,只過了幾分鐘,親兵隊伍就魚貫而入,把獨腳鬼的指揮部給圍了起來。

獨腳鬼有些驚訝地看着這隊親兵的領頭人。

其實他哪裏知道,布恩帶領的人馬混入隊伍,早已經白刀子進紅刀子出,把那些獨腳鬼的人馬一個個解決掉了,一個都沒有逃出去。

對於暗殺,布恩可是有他的一套方法,那就是先殺外圍不起眼的士兵,然後用自己的人馬換上他們的服裝,繼續守衛,反正用刀子殺人,捂上嘴一點動靜都沒有,等到獨腳鬼出來下達命令的時候,這支親兵隊伍幾乎成了布恩的人了。

獨腳鬼看着高昂着頭的布恩,已經感到有些不對勁兒了,可狡猾的獨腳鬼卻不動聲色問道:“外面怎麼了,你們怎麼不去支援?好了好了,快去吧,我有些累了,先休息一會兒!”

說完就想往後面溜,布恩一個箭步邁了過去,把腿腳不靈便的獨腳鬼給攔了下來:“軍長,先別走,有位貴客要見您,稍等片刻……”

布恩說的是實話,雷鬼已經暗中傳給他消息,正在往獨腳鬼的房間這裏開拔,還特別囑咐布恩,不要殺了獨腳鬼,他要親自跟獨腳鬼交待一些事情,要不是雷鬼不讓殺,此時的獨腳鬼早就變成真的鬼了。

雷鬼帶着人馬進入了房間,獨腳鬼定睛一看,竟然是個亞洲人的面孔,不由得納悶起來:“請問閣下,我獨腳鬼跟您無怨無仇,爲什麼擺我一道,是不是看中了軍火,如果需要,軍火儘可以拿去,我可以按半價出售!”

獨腳鬼很明白自己的處境,這幫人竟然神不知鬼不覺地潛入自己的房間,前門處只用了二十幾人就可以把大部分的武裝給吸引過去,肯定不是泛泛之輩,但那二十幾人,肯定抵不過自己派出的上百號人,用不了多久,前門騷擾的人一消滅,自己的人就會回防,這些人雖然手段高明,但終歸很難再逃出去,中東第一軍火商的大營是那麼好闖的嗎?

只要自己再拖一段時間,就還有勝算,但還不能語氣過於強烈,先保住命再說。

雷鬼笑了笑,先是點上一隻煙,讓布恩他們放了那些已經被繳了械的負責電臺的技術人員,讓他們退到獨腳鬼身邊才說道:“獨腳鬼先生,久聞您的大名,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不過,你的命現在在我手上,就別想着再耍花招了,否則,我雷鬼的槍法可不會讓您輕鬆跑掉的。”

獨腳鬼回頭看看通往後面房間的門已經被布恩的人給堵上了,幾挺衝鋒槍的槍口全都指向自己。

但對方不急於對自己下手,肯定還有得談,只要有得談就好,那說明自己手上還有讓他們感興趣的東西,這些東西,無非就是軍火。

“原來是雷鬼先生,我也是久聞大名,當年你在戰場上所留下的英名一直在當地傳頌,今日得見,果然威武異常,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是衝着軍火來的吧,那好,我可送一批給你們,還有什麼需要儘管提,我獨腳鬼別的沒有,軍火倒是足夠發動一場對國戰爭的!”

雷鬼也不客套,大馬金刀地在一把椅子上落座,將菸灰彈得到處都是:“是爲了軍火,不過,我不想要,實話說,搞暗殺的時候,用武器還不如用刀子!”

獨腳鬼對雷鬼的話深信不疑,布恩他們不就是一點聲響都沒有就把自己堵屋裏了嗎?

雷鬼見獨腳鬼沒說話,就繼續說道:“我知道您賣軍火是爲了發財,可這錢不是誰的都好賺的,比如今晚那個光頭!”

獨腳鬼神色不變地回道:“雷鬼先生,我不知道您說的什麼光頭,對於我們來說,只要給錢我們就賣軍火給他,這是規矩,至於對方是什麼身份,這不在我們考慮的範圍內,一樣,您給錢,我也會賣,但現在的情況,您就是不給錢,我也願意送你們軍火,你看怎麼樣?”獨腳鬼還在想着用軍火換自己命,恕不知,雷鬼根本不想要他的命。

“你那些軍火,也就是軍隊能用得上,對於我的隊伍來說,一少部分足夠了,多了還是累贅,那個光頭的身份你肯定知道,不然,你也不會收了他的錢而不賣他軍火,就算他親自找上門來了,也只是按原價給了他武器,而沒有子彈,你就不怕他返回來殺了你嗎?要知道,那個光頭的殺人能力可比我強多了!”

獨腳鬼的眼角跳了幾下,雷鬼說的是實情,獨腳鬼正是忌憚貓妖的身手纔不給他子彈的,沒想到連這些雷鬼都知道了。

聰明的獨腳鬼想一會兒,試探着問道:“雷鬼先生,您莫不是爲了貓妖來的吧?”

雷鬼沒有立即做出迴應,而是把對講機扔給了獨腳鬼:“獨腳鬼先生,我想和您談談,不過,請先讓您的人馬撤回來,前門的人是我的人,我不想他們被人殺了,如果這事發生,到時候血流成河,那不是我想見到的,同樣,我覺得您也不會愚蠢到那個地步吧!”

獨腳鬼深以爲然地點了點頭,立即通過對講機向外面的隊伍喊話。

從通話中得知,自己上百號人趕過去,確實包圍了那二十人,但是,至今爲止,子彈發射了數千發,對方卻沒有一個人中彈,反而自己的隊伍卻因爲對方的還擊百死了十來個人。

這次獨腳鬼是真的服了,打不死人家,自己的軍火就一點用都沒有,哪還有談判的資本,何況自己的命還在人家手裏捏着,現在也只能聽聽雷鬼有什麼要求了。

放下對講機,獨腳鬼那張有些傲慢的臉堆起了一絲笑容:“雷鬼先生,我已經讓隊伍撤回來了,那二十人已經安全撤離,您有什麼需要請說吧?”

雷鬼衝布恩使了個眼色,布恩帶着人馬上跑出屋外警戒,以免有不知死活的人士兵前來打擾了他跟獨腳鬼談判。

等到滿屋子人就剩下雷鬼和獨腳鬼時,這兩隻鬼才坐到一起,但坐的位置有些不對勁兒,雷鬼坐上了獨腳鬼那張大椅子,獨腳鬼則搬了把木椅子坐在一邊。

“獨腳鬼先生,這裏沒外人,實話說了吧,我是Z國派來的,本來是想把你的隊伍給消滅掉,但現在我改主意了,只要你別再對我國出售武器,我們不會再針對你發動襲擊,但是您也不可以把武器賣給對我國有敵對勢頭的國家,怎麼樣,包括剛纔那位光頭殺手也一樣,我的話還算明白吧?”

兩人的談判非常成功,獨腳鬼只不過損失一部分生意而已就可以保住自己一條命,相當划算了。 不一會兒兩人就達成了協議,說是協議,其實全是雷鬼提的條件,但獨腳鬼都答應了。

就當獨腳鬼想送送即將離開的雷鬼時,雷鬼看似不經意地拍了下椅子扶手,椅子後面馬上出現一個大洞,是一條密道。

雷鬼看也不看地說道:“獨腳鬼先生,您的密道是通往營地以西三公里外的山上,但這個祕密除了你,就是我知道,放心,我會保密的!”

連這樣的祕密都被雷鬼知道了,獨腳鬼哪還敢存有半點不敬,訕笑兩聲道:“雷鬼先生請放心,我一定按協議上的辦!”

雷鬼處理完獨腳鬼那邊的事務,就將那支僱傭兵隊伍扔給了阿克姆,讓布恩做了副職,但給他們留下了一個任務,那就是密切監視獨腳鬼那些軍火的走向,一旦發現獨腳鬼沒的按協議上的辦,雷鬼就會領着驅魔小隊再去中東助陣,把獨腳鬼徹底消滅掉。

其實雷鬼是想把獨腳鬼幹掉的,可是一番長談以後感覺獨腳鬼很上道,既然獨腳鬼能明白雷鬼的實力,料他也不敢跟強大的Z國做對,而且,把獨腳鬼滅掉的話,很快還會再出一個大的軍火商,到時候再想控制就可難了,與其斷了獨腳鬼這支軍火隊伍讓別人做大,還不如留着他,也算是牽制了中東地區的勢力。

而且沒有殺掉獨腳鬼,還會讓他感激地用低廉的價格賣給阿克姆相當多的軍火,料想不用多長時間,得到獨腳鬼軍火支援和國內支持的阿克姆就會在中東地區混得風聲水起,與獨腳鬼互相制約起來。

至於阿克姆那邊,雷鬼當初也相當顧忌怕他會勢力強硬起來不聽自己的招呼,所以,才提拔布恩當了副職,並且告訴布恩,如果阿克姆出現一家獨大,不聽雷鬼指揮的話,布恩就全權代理阿克姆的僱傭兵團,這個布恩,可是被雷鬼救了一命的,就這一個恩情,也會促使他爲雷鬼看好家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