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唐家大少!

林不凡奔跑之間,一眼就發現有個女子手裡拿著車鑰匙正上車,第一時間衝過去奪下車鑰匙。

邪魅王爺狡黠妃 女子自然看到了林不凡,正要說話,還沒開口就被林不凡直接弄暈了,然後丟在一旁的遠處些位置。

林不凡之所以弄暈,是為女子好,怕她受到殃及。上去之後,藉助著他超強的駕駛能力,短短瞬間立刻啟動車子要衝出去。

但就在這時,車門外側面遭受一股巨大力量撞擊,直接要飛了出去。

這是唐峰一腳踹過來了。

林不凡發現后立刻氣沉於腳,全力穩住車子掛到前進擋,接著猛踩油門。這是一輛自動擋車,給油就快速提速。

碰!

可車子剛要動,車頂前方一個人影出現。他一腳重重踩了下去,車子都不由地沉了不少,露出一張俊秀的臉蛋。

「林不凡,今天你就是插上翅膀,也休想逃出本公子的手掌心。」唐峰冷哼一聲,接著一腳瞪碎了擋風玻璃,更瞪向林不凡的腦門。

林不凡立刻從旁邊竄了出去,心中暗罵一句,媽的,這小子看起來也挺年輕的,怎麼會這麼恐怖。

怎麼辦,這樣下去可不行。

他想到了系統,只能趕緊向仙女姐姐求助。

只是這一次,唐峰用出了全力,只一下子就落在林不凡面前,一掌拍出,襲向林不凡面門。

對方招式太快而且鎖定了他,林不凡無奈之下只好迎了上去。這一下,兩人看起來就要硬碰硬對上一招。

可林不凡關鍵時刻突然往旁邊一挪,根本不管對方拍來的一掌,依然強橫地攻擊過去。

唐峰神色惱怒,就想變招。但一下子來不及,乾脆強攻出去。

碰,碰!

兩道聲音響起。

林不凡只覺一股可怕力量侵入自己的五臟六腑,異常疼痛。不只是身子倒飛數米,空中更是飄出了一縷鮮血。

唐峰也是連退好些步,眼中透出了憤怒冷漠,陰狠道:「林不凡,真是小瞧了你,竟然讓你傷到我。不過,你一定會後悔傷到我的。」

說話之間,唐峰如同鬼魅一般出現在林不凡面前。

唐家絕技風雷掌用了出來。

這套掌法極其詭異飄忽,如同捉摸不透的邪風一般,而且對身體內部傷害你非常的大。被擊中者,比受到一般掌法危害大上一倍。

非唐家嫡系弟子,根本沒機會學習,就連唐峰都沒有掌握完全整套。

這樣厲害的掌法,林不凡根本無法應付,更何況剛剛一下受了不少傷害。

這一次哪怕避過了第一回,依然被重重擊中胸痛,倒飛出去。

唐峰冷哼一聲,一躍而起,空中一招風雷腿,帶著一道颶風般的力量踢中了林不凡剛剛的同一個位置。

胸膛!

哼!

林不凡悶哼一聲,重重地撞擊在旁邊的墩子那,然後摔落下來,肋骨都不知道斷了幾更,臉上是滿滿的痛苦表情。

嘴巴剛一張開,又是一口鮮紅血液直噴而出。

「你以為跟我玩以命博命就有機會,真是太天真了!」唐峰冷笑道:「對我來說,殺你如殺雞屠狗般簡單,剛剛只是跟你玩玩而已。」

林不凡眼中有著倔強的憤怒,明明是對方奪走了自己女人,而自己卻被人家如此地羞辱,碾壓。

他不甘,絕不甘心!

無論如何,他絕不能就這樣放棄,一定還有辦法。

不管是之前被歐陽智吊打,還是這一次見識到對方恐怖驚人的實力,林不凡都從未氣餒,也從未放棄。

只要活著,這一切他一定可以找回來的。

系統,只能靠系統了,他趕緊呼叫著仙女姐姐。

只是這一次,仙女姐姐竟然沒有搭理他。

林不凡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關鍵時候,仙女姐姐竟然隱身了,難道自己真要栽倒在這。

不,就算老天要自己死,他也絕不屈服。

「好了,玩也玩夠了,你可以去地下見閻王爺了。」唐峰陰冷一笑,腳步一點,人如同一道幻影一般出現在林不凡,一腳重重地踢出。

目標是林不凡腦袋,這要是擊中,腦袋絕對立刻爆了。

林不凡被唐峰接二連三重創,身體已經受到巨大傷害,本來都毫無希望。但是這一刻,他咬了咬牙,再次用出了移形換影。

而且,他直接出現在唐峰身後。

愛不逢時,情無金堅 本來以唐峰的實力,有足夠能力防禦住。但是這一刻,他顯然看不起林不凡,大意了。

可他還是很牛的,看也不看,反手就是一掌迎上去。

林不凡卻冰冷一笑,手中突然出現一把鋒利匕首,帶著殘忍的光芒刺了上去。

不對!

唐峰感覺到不對,正要縮手。只是已經來不及,立刻就感到一股刺痛從手心傳來,所有一切都微微地一頓。

藉助著這機會,林不凡左手一掌重重地拍出,竟然被他擊中了唐峰胸膛位置。

碰!

唐峰悶哼一聲,左手也是立刻還擊出去。

這一下,兩人的身子一起倒飛出去。

林不凡落下靠在巨大墩子旁邊,不停地喘息,至於體內的傷勢已經根本無暇顧及。

唐峰只覺右手火辣辣的疼,鮮血直流,竟然被刺穿了。而且,體內也是受到了一些傷害。

這個時候,唐十一也是趕到了,他沒想到就憑林不凡竟然能把公子逼入這種境地,臉色大變。但是很顯然,激怒了公子,這個林不凡下場恐怕會極其凄慘。

果然,唐峰簡單處理了下手,暴怒道:「林不凡,我要把你碎屍萬段!」

「來吧,死我也要拉你下去墊背。」林不凡手中匕首帶著鮮血,雙眼透出了嗜血的光芒,狀若瘋狂。

這一次,他真進入了拚命狀態。

「就憑你這樣的廢物,還想跟我同歸於盡,做夢!」唐峰話音剛落,人就出現在林不凡面前,這一次出手更加凌厲,更加恐怖。 罪惡之死城 子夜 6

“情況怎麼樣?”王謙匆匆忙忙的趕到醫院,他連寶馬車都忘記熄火便跑到辦公室。

“給她躲在病房的牆角里,我過去她就咬我,你看都紫了。”張護士指了指自己的傷說。

“我去看看。”王謙往劉珊珊的病房走去。

“怎麼辦?”娟兒竊竊私語的說。

“打她的時候你怎麼不想怎麼辦!。”張護士狠狠的瞪着她說。

他走進劉珊珊的病房,看到姍姍躲在病房的牆角頭髮凌亂,渾身顫抖着,她害怕極了。

“姍姍。”王謙試探性的叫出了她的名字。

她雙手緊緊的抱住膝蓋,把腦袋埋了下去,蜷縮在牆角,顫抖着,不敢去看周圍的一切。

“姍姍,你還好嗎?”王謙極其溫柔的說。

她還是沒有迴應。

“沒事了,現在安全了,你是安全的,我來了,你是安全的。”他一再的強調。

“他要殺我。”姍姍嘟囔着。“他要殺我。”

“沒有人會害姍姍,姍姍是安全的。”

“她也要害我。”她擡起頭看了看王謙身後的娟兒。

“她們是你的護士,是照顧你的,不會害你的。”娟兒在王謙身後惡狠狠的看着她。

“啊!我不要她照顧我,她要害我。”姍姍擡起頭,看着他。

王謙發現她的嘴角出血了,一側的臉頰有些浮腫,沒穿鞋的小腳丫上也有些外傷,他轉過頭,說:“怎麼回事?她身上的傷!”

張護士有些緊張,她看了看娟兒,說:“出這種事情是藏不住的!”

“不,不知道。”娟兒有些不知所措。

“怎麼回事!”王謙怒斥道。娟兒像個傻子一樣站在那裏。

“我就抱怨一句,你上去就打,我攔都攔不住!她可是咱們的病人啊!你還把海燕給嚇跑了。”張護士訓斥着娟兒。

娟兒的腦子短路了,她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兒,語無倫次的說:“我打不了可她也就上……。” 你與世人皆薄涼 她還沒說完,張護士便打斷了她的話,說:“你稀裏糊塗的說些什麼啊!”

“你可以滾蛋了。”王謙對着娟兒說。

娟兒站在那裏哭了起來。

“哭哭哭,你現在哭還有什麼用!做事情不過大腦!”張護士把娟兒拉了出去。

“姍姍,他們都走了,你安全了。”王謙慢慢的靠近她。

“我怕,我怕。”劉珊珊哭泣了起來。

“你願意告訴我你看到了什麼嗎?”他問。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殺害林晨曦的兇手了。”她內心充滿恐懼的說。

“林晨曦是誰?”王謙有些記不清了。

“我的室友,她被害了,在幾周前,我就躲在廁所的單間裏,沒有幫她。如果,如果,如果我當時大叫一聲,就僅僅是大叫一聲,她就不會死。”姍姍哭的愈發厲害了。

“這不是你的錯,你是無能爲力的。”

“不!是我殺了她。是我殺了她!我是故意的,那時的我想要她死。”她內疚的說。

“你想要她死?”王謙很疑惑。

“我,我……”劉珊珊剛要開口便暈倒了。

王謙把姍姍抱到了病牀上,給她吃了藥,蓋好被子。

“你爲什麼這樣說!你也動手了。你動手了,你先打的她!”娟兒出門便把張護士按在牆上。

“你在胡說什麼!我抱怨了一句那個病人很煩!然後過去想拉住她,結果你衝過去就是一腳,姍姍倒在地上你也沒有停止你的攻擊,你壯的像頭牛,我怎麼也拉不住你,然後海燕來了,她看到你在打姍姍,便哭着跑了出去”張護士解釋着剛剛發生的一切。

“張紅麗!你他媽在毒了,會遭報應的。”娟兒惡狠狠的說。

“我到底怎麼了!我做錯了什麼!難道讓我和你一起打她不成?”她完全不懂娟兒在說什麼。

“你會遭報應的。”她又重複了一遍,然後離開了。

“她走了?”王謙從病房裏走出來。

“嗯,臨走臨走兒還不承認錯誤呢!我還打算和您說說情,教育一下算了,這小丫頭就是倔。”張紅麗抱怨着,她已經是一個四十出頭的女人,魁梧的身材配上粗糙的臉龐讓她看上去不像一個女人。她男人和別人跑了也是情理之中。

“算了吧,這種惡劣行爲看到一起就要嚴辦一起!對了,海燕呢?不是她給我打的電話嗎?怎麼不見人了。”王謙有些疑惑。

“她,她。”張紅麗一時不知怎麼說纔好。“她看到娟兒打病人了,就跑出去了。”

“算了,這事情你處理好,我得回去了。”他對員工的事情並不關心。

“好。”她帶着滿腦子的問號離開了。

“思思!思思!你這,你這是怎麼了。”李立新不知所措的看着她。

現在已經是凌晨一點了,她母親聽到衛生間一直有動靜,便起身去看看,結果發現思思在那裏洗手,洗手池裏的水已經變成了紅色,那是思思抓破了自己的手。她嘴裏還一直唸叨着:“手髒了,要洗乾淨,手髒了,手髒了,洗乾淨,洗乾淨。”

“孩兒他爹,你來看看咱家閨女這是怎麼了。”李立新着急的快要哭出來了。

“什麼事兒,什麼事兒,大驚小怪的。”秦斌帶着一臉不情願的樣子從臥室走出來,眼前的一幕嚇壞了他:“這是怎麼了,思思!”

“洗手。”思思目光呆滯的看着父母。

“這不能洗了,快!把繩子拿來!捆上她的手。”他焦急的對李立新說。自己去拉住思思的手。

“哪裏有繩子。”李立新着急的在地上打轉兒。

“鞋帶!他媽的費勁!”秦旭有些不耐煩了。

“好,好。”她急忙接着鞋帶,手在不停的顫抖。

“趕緊的。”他催促着。

“好了,好了,給你,給你。”李立新急忙遞過去。

“你別給我,你係!”他指揮着。

“好,好。”她小心翼翼的用鞋帶捆住秦思思的手。

“使點勁,這不一折騰就開了!”秦旭很不滿意。

“多疼啊,多疼啊,都破了,你還要系那麼緊!”她哭了起來,一位母親的本能顯露了出來,她下不去手。

秦旭也跟着哭了起來,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不知多久沒掉過眼淚了,他鬆開思思的手,無奈的敲打着自己的腦袋。

“洗手,洗手,手髒了。”秦思思又洗起來。 林不凡咬了咬牙,身上也是布滿了瘋狂,長生經在體內快速地運轉。拼了這條命,他不敢說一定能殺了對方,但至少絕對能重創。

能這樣已經不容易,畢竟唐峰可是先天三品巔峰,隨時可能進入先天四品的強大高手。

而且家世淵源,有著不少絕技在身。

但就在這時,一道略顯瘦削人影突然鬼魅般出現攔在林不凡面前,接著右手往前輕輕一點。

唐峰只覺一股驚人力量攻擊過來,人不由自主地倒退出去。而且,還沒有受到任何的傷害。

誰!

唐峰落地之後,不由定睛看過去,臉色不由地微變,驚道:「林老!」

林不凡都準備玩命了,沒想到這時突然有人出現,竟然幫助擋下了這一次唐峰的攻擊。

林老點了點頭,淡淡道:「唐峰,看在我面子上,這次事到此為止。」

唐峰臉色難堪,解釋道:「林老,您都親自開口了,不管什麼要求,我都應該答應。但是,這個小子如此傷我,我豈能放過。」

「他傷了你,你更是重傷了他。我知道你為什麼要對付他,這樣,給他一年時間,一年之後,你想怎麼對付他都行。」 強婚總裁太霸道 林老淡淡道。

「好,既然林老您都這麼說,一切就依您。」唐峰聽出來了,林老看似詢問自己,其實明顯非常堅決。

他若是再反對,就是自討沒趣了。

重生大牌千金 畢竟林老可是華夏龍魂衛隊的巔峰強者,四大尊者之一,青龍尊者。若不是他爺爺也是四大尊者之一,連對話資格都沒有。

唐峰說完,看了一眼林不凡,冷笑道:「小子,我就讓你再多活一年。一年後,我再來收拾你,只希望你到時候可千萬不要依然像今天這麼廢物。」

「你放心,我一定會給你『大驚喜』的。」林不凡看似平靜,內心幾乎壓抑不住那股怒意。

「哼!」唐峰冷哼一聲,一臉不屑:「十一,咱們走!」

在他看來,一年之後自己已經進入先天中期,到時候實力又會有恐怖進步。

就憑對方,只會跟自己差距越來越大。他一下子似乎沒有了解到,林不凡從一開始修鍊到現在,根本沒多少天。

隨著兩人離開,林不凡才有空打量著面前老者,五十來歲的樣子,看不出有多大的本事,但只是剛剛一出手就可見人家的厲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