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幾個人依次坐下,飛鳥西江這纔開始告訴她們,這麼急着把她們叫來的原因。

“今天來是有件事情要告訴你們。”飛鳥西江輕輕咳了咳,“前幾天有個劇組聯繫了我們,說有一個戲份挺多的女配角,問我們有沒有興趣。”

“他們希望舞衣能接這個角色。”飛鳥西江看了看神情懨懨的成田舞衣,“只是……公司希望千秋接這個角色。”

說到這裏她停了停,似乎是在觀察她們幾人的神情。

水真千秋面無表情,對成田舞衣陰陽怪氣的樣子很是不滿,不經意瞟到她那個方向,眼裏也滿是不高興。

木下青煙尷尬地沒有去看兩個當事人,而是專注地看着飛鳥西江,以此來避開她們的戰爭。東嵐優和北埼玉倒是沒什麼特別的表情,兩人心裏頗有些恍然大悟的感覺,原來成田舞衣的異狀……是因爲這件事。

身爲新人,被劇組選中出演一個戲份不少的配角,對她們在座的幾個來說都是一個很值得把握的機會。

對成田舞衣來說,明明被劇組選中,結果卻因爲公司的緣故要將難得的機會讓給水真,心裏有怨氣也是正常的。

水真是事務所主推的對象,而她排位卡在第三,人氣也不上不下,除了團體活動,這還是她接到的第一個單人工作。 我們在夢裡有相逢 沒有人不想往上爬,對於新人來說,這樣的機會已經很難得了,但公司高層們的幾句話就奪走了她的機會……

怎麼能不氣?

東嵐優倒是能理解她這一點,但心裏對她的做法卻不贊同。現在的她們,只是事務所手中的提線木偶。對於事務所的安排即使心內有再大的意見,但如果沒有能力反抗,就不要一邊無力接受,一邊去做一些會給高層們留下惡感的事情。

雖然不知道飛鳥西江會不會把成田舞衣的反應如實告訴高層,但成田之前在雜誌拍攝現場的作爲,實在有些不妥。

至於水真千秋……她的樣子很明顯是覺得自己沒錯。這件事雖然是高層的決定,但她那副覺得自己完全沒錯,全都是成田舞衣太小氣的模樣,看着也着實讓人不舒服。

“昨天我們聯繫了劇組,但是對方認爲水真的形象和角色不符……”飛鳥西江這句話一出,幾個人都朝她看去,就連原本低着頭難過的成田舞衣,也重新亮起了眼睛。

唯一感到難堪的只有水真千秋,她的臉微微紅了些,緊抿着脣,皺眉看着飛鳥西江,等她說出下文。

“劇組還是希望舞衣能接這個角色。”飛鳥西江心裏也不是很輕鬆,看着成田滿懷期待的眼睛,她有些不忍地避開了對方的眼神,“只是……公司也堅持希望千秋能接這個角色,所以……”

“我們向劇組提出了五個人一起試鏡的請求,舞衣你只要……應付一下就好,公司希望試鏡過後,劇組能中意千秋。”

成田舞衣當場愣在了座位上,她不可置信地看着說這話的飛鳥西江,眼裏漸漸涌上了淚。

不止她,東嵐優幾個聞言也都愣住了。

劇組屬意成田,公司屬意水真,爲了讓水真成功拿下這個角色,現在竟然要求成田試鏡的時候放水,這相當於要成田主動將角色讓給水真……

ace和她們這些洗腳婢,差別還真是大啊。

“劇組那邊同意讓你們五個都去試鏡,你們四個……就當去歷練歷練吧……”後半句是飛鳥西江對東嵐優幾個人說的。她話裏的意思已經很明白了,試鏡的主角是水真千秋,不僅成田舞衣要放水,她們其他三個也要給水真做陪襯。

好一個陪太子讀書……

東嵐優微微低了低頭,側邊的頭髮擋住了她的眼睛,也遮去了她眼裏的嘲諷。

爲了捧水真千秋,公司也是費盡了力氣。只是……不知道被捧的那個,值不值得這樣大的陣仗,和這樣多的心血……

調整好表情,東嵐優將頭擡了起來,她不着痕跡地掃了水真千秋一眼,又很快移開了目光。

所有人都沒有說話,而成田舞衣在這時卻突然開始哭了起來。她絲毫不理會飛鳥西江臉上尷尬的表情,啜泣聲越來越大。

幾個人都各自移開視線,室內一時安靜無比,只有成田舞衣的哭聲在迴盪。

“這是公司的決定,你們要怨我,我也沒辦法……”飛鳥西江也有些難過,“只是……後面還有多少練習生在等着出道,你們比我清楚。辛苦了這麼多年才站上舞臺,不要因爲一時激動,毀了自己的前程。這一次錯過了,以後還有機會。我也沒別的好說的……都聰明一些,以後總有出頭的那天。”

不知是在勸她們還是在勸成田舞衣,飛鳥西江這番話說的真切,東嵐優明白她說的是事實。很多事情經紀人並不能夠做決定。

平時她對她們一直都是很好的,如果讓她決定,她肯定也不會想折騰這麼一出來讓大家都不開心。

但是公司畢竟不一樣,那些高層們想的東西,她們理解不了。

成田舞衣還在哭着,此時東嵐優倒有些同情起飛鳥西江來了。原本就夾在她們和公司之間,太偏向哪一方,和另一方的關係就會惡化。經紀人做到她這個份上,已經很不容易了。

成田舞衣這樣一直哭,讓高層知道,只會覺得她不識擡舉,這對她以後一點好處都沒有。

“那部電視劇你們應該也都有所耳聞,就是最近網絡上猜測很多的翻拍劇《她們的戀愛》。”無奈之下,飛鳥西江只好轉移話題,“男主角和女主角都還未定,男二號倒是已經決定好了,之前你們也有和他打過照面,mik的崇蓮川已經確定出演男二。女配角候選只有你們五個,但是其他的角色也安排在同一天試鏡,你們剛好趁這個機會,多學一學那些前輩是怎麼演戲的。”

《她們的戀愛》是一部很紅的小說,以三個少女的戀愛爲主線,講述了發生在校園裏一個個喜怒哀樂的故事。

這樣的偶像劇,受衆自然是年輕的少年少女,剛好也符合pinkin的粉絲羣定位。

這一次找上成田舞衣的角色,算是女四號,排在三個女主角之後,戲份不算多,但也不少。

說着,飛鳥西江從助理手中接過幾疊訂好的紙發到她們手中,“這是臺詞,每人一段,回去看一看,雖然只是去鍛鍊鍛鍊,但後天試鏡的時候也不能太丟臉……”

每人拿到了一小段臺詞,最前面有標註劇情,但心理和表情這些提示卻全都沒有。

在橫店待過不算短的時間,比起她們來,東嵐優對劇本早已不陌生了,除開跑龍套的時候沒有臺詞,後來做特約羣演的時候,也有接到過戲份比較重的配角,因此這簡易臺詞本只看了一眼,東嵐優就看出了不對勁。

即使沒有詳細到心理,但表情和動作都是應該要標註在對白旁邊的,可現在紙上卻只有乾巴巴的幾句臺詞……

水真千秋的紙上,應當是樣樣俱全,該有的都有吧……

東嵐優認真地看起了手中薄薄的紙張,眼裏有不明的光芒,一閃而過。 事情說完了,飛鳥西江如之前在電話裏和東嵐優所說的那樣,帶着她們去吃了中午飯。

吃完飯後,幾個人各自分開去做自己的事情,東嵐優和北埼玉則一起回了宿舍。

回到房間以後,東嵐優拿出電腦,查了查和《她們的戀愛》有關的資料,又對着紙上那一點提示和不多的幾段臺詞研究了好久,最後敗在襲來的陣陣睏意之下,一覺睡到了下午四點鐘。

換上一身休閒裝,東嵐優整理過後以後揹着包出了門。沒有直接下樓,她走到隔壁北埼玉的房門口,輕輕敲了敲。

“優……?”門很快被打開,看樣子北埼玉也是剛剛睡醒沒多久,她看着突然出現在門口的東嵐優,一時有些疑惑,“怎麼了?”

“我現在正要去公司練習,你……要不要跟我一起……”東嵐優扯了扯連衣帽的側邊,“感覺在房間裏待着也挺無聊的,沒事的話……我們一起去?”

北埼玉愣了愣,這是東嵐優第一次邀她一起做一件事。

之前兩人雖然練習的時候經常碰到,但是約着一起去,倒還從未有過。

這不僅是東嵐優第一次邀她練習,更是東嵐優第一次主動邀她。不管是工作、練習又或是私底下出去玩,兩人都從未一起過。

“好……好啊……”愣了愣神,反應過來以後北埼玉點了點頭,“你等我一下,我換一下衣服,先……先進來吧……”

她側身給東嵐優讓了路,又招呼東嵐優在牀邊坐下,自己拿着衣服進了衛生間。

宿舍太小,連沙發之類的都沒辦法安置,上一次北埼玉不舒服的時候,兩個人就是在這狹小的宿舍裏吃的飯。那簡易的桌子被折起來立在了牆角,兩個小凳子也疊在一起,放在了不佔位置的地方。

這裏和她上輩子最開始做龍套時租的房子還是很像的。雖然比那樣的廉租房看起來好很多,但是同樣都給人一種狹小仄閉的感覺。

北埼玉房裏大多是淺色的東西,少女系的東西完全不見蹤影,看上去倒很乾淨清爽。

安於現狀對她們來說是不可取的,但是能在有限的環境裏給自己創造最大程度的舒適,這樣的心態很重要。

東嵐優靜靜地打量着北埼玉的房間,直到她從衛生間出來,這纔回過神來。

兩人一起到了公司,和往常一樣,各自朝自己常去的練習室走去,到了要分開走的地方,東嵐優卻突然叫住了北埼玉。

“上午的事情……你怎麼看?”東嵐優沉靜地看着她發問。

“怎麼看?”北埼玉有些奇怪,“飛鳥小姐不是已經說的很清楚了嗎?”

東嵐優突然笑了笑,看着北埼玉露出了有些無賴的神色,“是啊,都說的很清楚了。只是……看着那個人囂張的臉,我實在是……”

“選她,是公司的決定……”北埼玉知道東嵐優在說誰,提到水真時表情也有些不太好,“飛鳥小姐也說了,這是沒辦法的事情。”

“我還是比較相信我自己。” 婚婚欲醉:霸道總裁要不夠 東嵐優看着她,神色突然堅定了很多。

“你想……”北埼玉有些驚訝,後半句話沒有說出口。

“你的那份臺詞,可以借給我看看嗎?”認真地看着她,東嵐優的神情中不帶一絲玩笑,“你知道嗎,臺詞本上除了臺詞,還應該註明角色的動作和表情,詳細一些的還有心理和語氣,不過很可惜,我的那份上這些都沒有……”

北埼玉又愣了一下,隨後馬上明白了她話裏的意思,“飛鳥小姐的意思是讓我們作陪,既然都強迫成田放棄了……在這個細節上偏心一點……也是正常的吧……”

“是啊,正常的。”東嵐優恢復了平時的模樣,那笑容越發甜了起來,“可是我一想到,心裏就膈應的很。”

“還記得那次我在這條走廊上和你說過什麼嗎?”

北埼玉擡起頭直視着她,而東嵐優則不緊不慢繼續開口道,“我從來不認爲屈居她之下是理所應當的事情。我對她的感覺,你們都應該察覺到了。我也不想否認我不喜歡她這一點。”

“對我來說,輸給誰我都能承認是我自己實力不夠,唯獨她……我從來都沒有認同過她這個所謂的ace。”

“對於那種不知珍惜機會,用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去踐踏別人的付出的人,我不會承認她比我強。說我自大也好,說我不知天高地厚也好,這個組合裏,我認同的人除了我自己,就只有你。”

北埼玉完全沒想到東嵐優突然會對她說這些話,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反應。

“這個角色,我能比她做的好。”東嵐優收起了笑容,一臉正色地請求道,“我很鄭重地拜託你,能不能把你的那份臺詞,借給我看一看?”

“我……”北埼玉有些說不出話來,沉默了一會她才道,“我的臺詞當然可以給你。只是……要是最後你被選上了,要怎麼對公司交代?”

“怎麼交代?”東嵐優挑了挑眉,“水真千秋自己沒本事,還能怪別人嗎?”

她的表情突然變得狡黠,“臺詞本上該有的都有了,公司給她安排的肯定是最好演繹的部分……不止是我,如果成田舞衣夠聰明的話,她就應該把那些哭鬧的力氣留下來,在試鏡現場殺它個措手不及。”

東嵐優不贊成成田舞衣那種向公司正面表達不滿的做法,但並不表示她遇上這種事,會心甘情願地做包子。

如果她是成田舞衣,她就會乖乖巧巧地答應經紀人提的要求,然後多花功夫和心思在表演上,在試鏡的時候爭取強過水真千秋,然後將屬於自己的角色拿回來。

雖然事後肯定會被公司責罵,但是木已成舟又能如何?

這不是什麼很觸及底線的事情,只要沒有在大利大弊的問題上和公司槓上,高層也不會逼着她把到手的角色推了,或是一怒之下冷藏她。

這和明着表達不滿有很大的區別,公司已經給水真千秋鋪好了路,如果她的角色被搶走,也只能怪她自己爛泥扶不上牆。

公司雖然會對半路殺出來搶走角色的成員有不滿,覺得她不是很聽話從而稍微打壓打壓她,但是隻要有這樣的心又肯努力,以後肯定還有很多類似能出頭的機會。

這麼簡單的道理,偏偏成田舞衣不懂。

聽東嵐優這麼一說,北埼玉也明白她是已經做好了打算,“既然你已經決定好了,那我也不多說別的……晚上回去我把臺詞給你。只是……我拿到的也只有一點點,就算你的和我的加在一起,那麼一些東西,又能有多大的優勢?”

看着她擔心地皺起了眉頭,東嵐優反而開心地笑了起來,“沒關係,反正是小說改編的電視劇,晚上去書店買本書回來就行了,要臺詞不過是想對着書研究仔細研究一下。”

“這樣啊……”北埼玉點着頭放心了一些,“那……我晚上陪你一起去?”

“好啊。”東嵐優應聲道,“晚飯就由我來負責吧~”

兩個人又接着略說了幾句,約好八點一起走人,便各自進了練習室練習。

時間過得飛快,八點整,兩個人都從練習室裏出來在走廊上碰面。

東嵐優先帶着北埼玉去吃了晚飯,接着又去了書店買了一本《她們的戀愛》,而後一起在燈火璀璨的街上散了會步,這才攔了的士回家。

到了宿舍,北埼玉從房間裏拿出臺詞本給了東嵐優,忍不住又叮囑她,“還是小心點吧,我怕飛鳥小姐知道了會生你的氣……”

“我會注意的。”東嵐優擺了擺手,沒有她那麼緊張,瞥了一眼臺詞本接着擡頭問她,“你明天有沒有時間?我想去公司練練,練習室裏比較安靜……如果沒有其他安排的話,想讓你幫我對對戲……”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頭,北埼玉見她難得羞澀地摸着後腦勺,忍不住笑了笑,“好啊。”

“反正都已經是戰友了,再升級做幫兇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或許是被這樣有野心的東嵐優感染,她的眼神也亮了起來,“你一定要成功。”

“其實我也……”在東嵐優不解的眼神中,北埼玉朝她眨了眨右眼,“……超級想打老虎的!”

不服輸的語氣,突然嬌俏的少女模樣,她的表現讓讓東嵐優徵了徵,三秒以後,東嵐優接受了她的wink,像是迴應一般,也對她眨了眨右眼。

“當然會贏……!”

壞心思偶爾還是要有的,萬一真的整到了你最討厭的人呢。

東嵐優就是抱着這樣的想法,決定往公司給水真千秋鋪好的康莊大道上撒釘子。

之前被她使了兩次絆子,這一次要是能扳回來,那真是……很令人興奮的事情!

帶着幫兇北埼玉的支持和鼓勵,東嵐優回了房間,洗漱過後靠在牀頭,認真地開始看起原著小說來。

這一看就看到了凌晨三點多,心裏思緒翻涌的東嵐優來不及想其他的事情,整個人就昏昏沉沉地睡了過去。

大腦疲憊又放鬆,神經裏隱隱傳來一種因期待而產生的興奮感。

即使睡着了,但東嵐優還是感覺地到,自己的血液流動地很快。

她就在這樣的狀態下進入了睡眠。

在夢中,她和北埼玉都換了一間很大很大的宿舍。那裏面有淺色的牀單和深色的窗簾,牆上貼着粉絲送來的信,牀頭櫃上有巨大的玻璃瓶,裏面裝着她最愛吃的檸檬糖。

而那張小桌子也被換成了大餐桌,她和北埼玉,終於不用在狹小仄閉的房間裏吃晚餐了…… 巨蛋之約

雖然熬夜到三點多,東嵐優還是在早上八點起了牀,半個小時解決了洗漱穿戴和早餐問題,她便精神抖擻地去隔壁敲開了北埼玉的房間門。

兩個人一刻也沒有耽誤,直接去了公司。這一次終於不需要在走廊上分路走,北埼玉跟在東嵐優身旁,兩人一起進了舞蹈練習室。

和以往不同,以前東嵐優每次來練習室,把東西放好以後就會放音樂開始熱身。這一次卻直接在練習室角落的地板上坐下,兩個人開始研究起了臺詞。

“怎麼樣?看完以後有什麼感覺?”北埼玉拿着東嵐優掏出來的書略翻了翻,輕聲問道。

“昨天之前,我本來只是想着去爭取一下。不過……”東嵐優摩裟着臺詞紙張的表面悠悠地說着,停頓了一下,而後擡頭對着她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笑容,“看完原著以後我覺得,如果只是在我們幾個人裏選,那麼我的勝算一定是最大的。”

她這話說的無比自信,甚至態度有些凌人,但北埼玉卻並沒有覺得反感,反而莫名地對她的話有些信服。

“真的嗎?”她抿脣笑了笑,“你有把握就好。”

“啊……這樣說好像有些太囂張了。”東嵐優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然後給她解釋道,“我們要試的這個角色,是一個有點笨拙的女生。她喜歡男二,並且爲了追求男二做了很多很傻很丟人……也很心酸的事情。”

這個角色就如同東嵐優所說,對男二號抱有滿滿的愛意,在追求他這件事上鬧出了很多笑話。她用一種很笨拙但同樣很真誠的方式,喜歡了男二好幾年。

但她畢竟不是主角,她的感情沒有那麼多跌宕起伏峯迴路轉的精彩劇情,男主角對她從頭至尾都沒有一丁點喜歡,充其量是從她身上看到了自己對女一無望的愛的影子,所以一直對這個傻姑娘很寬容。

尊重和好感再加上一點同病相憐的憐憫,這些都無法構成愛。

故事的最後女主和男主成功走到了一起,男二黯然傷神,而這個女四號,也遠走他國。

老套的故事,但這個原作者卻寫得很好。看似普通的故事被她寫出了不一樣的感覺。

如果劇組會盡量還原原著的話,那麼東嵐優覺得自己的勝算還是很大的。而現在,從臺詞上看來,這個角色並沒有太大的改動。

她和北埼玉拿到的臺詞,她在原著裏都找到了出處。

諸天作弊界面 “水真千秋長得很漂亮,對吧?”東嵐優沒頭沒腦地問了北埼玉這麼一句。

北埼玉一愣,不明所以地點了點頭,“確實……很漂亮。”

“得不到男二號芳心的「普通」的女四號,卻比女一號還要明豔照人……雖然真的讓她演也沒有什麼不可以……但是至少在外形上,她就會讓一大批原著黨齣戲。”東嵐優挑眉笑了笑,“沒辦法啊……誰讓我長得沒她好看,這樣的「普通人」,耀眼的水真小姐恐怕駕馭不了吧~”

東嵐優說的沒錯,這其實也是劇組在聽到尾田事務所提出希望讓水真代替成田出演以後,還是堅持要成田來演這個角色的原因。

水真的長相,註定了她的存在感低不了。

看着東嵐優有些壞壞的笑,北埼玉後知後覺也跟着笑了起來。

“另外,以這幾個月的瞭解,你覺得她能很好地表現「又蠢又討喜」這一點嗎?嘛……雖然她的各種行爲確實挺蠢的,但是討喜嗎……我倒是一點都沒感覺到。”東嵐優損人的話一串接着一串,玩笑開夠了以後,才正色道,“我敢打賭,在試鏡會上,她絕對還會端着她的高傲和矜持,畢竟有公司加持,要她盡全力去詮釋一個這種形象的角色,可能性實在不高。但是……”

“我可以。”

東嵐優的神色很堅定,她認真地看着北埼玉的雙眼,“我可以在人前摔個大馬趴,我可以在臉上抹灰塵抹泥巴,我可以拼盡全力去表現我最蠢的樣子,即使所有人都會笑,那也沒關係。”

“你……”北埼玉頓了頓,看着她的表情微微有些觸動,忽然有種說不出話來的感覺。

東嵐優的神色很認真,很真摯,那雙眼睛裏似乎燒起了一團火,北埼玉從那無邊的漆黑中,看到了她的野心。

“如果這個角色是女一號,水真可能還會拼一拼。”東嵐優歪了歪頭,撇嘴道,“可惜啊,只是個女四號,心高氣傲的ace小姐可不放在眼裏呢……”

“嘛,她在昨天會議上的表情,還真讓我不舒服……”

東嵐優用手作扇子,誇張地扇了扇,這一動作逗得北埼玉忍俊不禁。

那話中三分玩笑,七分認真。

或許是因爲路走得太順了,對於很多事情,水真千秋都是一副看不上眼的態度。

就好比這次的角色,成田舞衣因爲角色被公司強行替換而哭腫了眼睛,但代替她被公司看中的水真千秋,卻對這飛來的機會頗有些不耐煩。

可能是成田舞衣積着滿腔的怒火和怨氣,整天陰陽怪氣地針對她,讓她很煩很不開心,所以她連帶着對這樣一個小角色,也不是很看得上眼。

許是從水真千秋聯想到自己,北埼玉的眼神暗了下來,東嵐優將她的表情看在眼裏,目光微微閃了閃,突然轉過頭去看着窗外自嘲地笑了起來。

“埼玉,你說……街上那麼多的人,什麼時候他們才能真正認識我們?”

“哎?”北埼玉擡頭順着她的目光朝落地窗外看去,距離這裏並不算太遠的街道上,來往的人們行色匆匆。她的目光柔了下來,語氣有些感概,“不知道呢……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被很多很多的人認識……和接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