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首先是戰場因為戰鬥直接就開始變得亂起來,開著摩托車,實在是不合適,所以就變成人形來追逐,然後發現……還是不行,追不上,周圍怪物越來越多,它那弱小的腦子又想到了一些事情,加上正好天雷將那想殺一群凡人的巨大變形金剛給貫穿了,它就心思活絡起來了。

想辦法離開了追逐櫻滿集的怪物群,跑到了跪倒在地上死去的巨大變形金剛身邊,下車,然後就那麼呈大字型抱住了變形金剛,居然就那麼的融合了進去!

然後變形金剛的身體就開始瘋狂的連接起來,不斷從它鑽入的地方開始,連接上其他部分,

終於,差不多渾身都連接了起來。

變形金剛手掌動了動,然後撐地而起,看著在旁邊的自己之前的座駕,機械眼中流露出一絲的興奮。

它沒想到真的可以,可以操控這個變形金剛!

它是虛無界的一種科技造物,可以操控機械,還可以與機械融為一體,它的血液有感染人成為它這樣怪物的功效,自然,它操控的機械也是會隨著它的等級變化而變化的。

這個變形金剛,它也就只能做到操控了,不能進行變形,但是這個也就足夠了!

發出了興奮的機械電子音,隨後就站起來,走起來,蹲下身子,把自己的車子撿起來,一口吞了,隨後一邊走,一邊抓住一個個同伴,一口吞掉。

在殺戮和行動之中,它慢慢的變得自如起來!

站的高,看的遠!

雖然周圍有著漆黑的迷霧。

但是這是友方的,這是虛無界的迷霧,如果沒有這種迷霧,他看的反而整個世界都不真切,模模糊糊的,但是有了這一種迷霧,這個迷霧就是規避這個世界世界意志的力量,讓他們虛無界的生物能看清楚。

在迷霧區域,這個迷霧對於虛無界的怪物來說是透明的,而在迷霧之外的物質界區域,那周遭的一切就和現在的非凡者進入這個漆黑迷霧區域一樣,模模糊糊看不真切!

它站起來,足足有八九米高的身體讓它看的無比的遠……

這個變形金剛的身體操作起來給人的感覺異常的沉重,這個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畢竟不是原主人,而且作為變形金剛,本來原主人也會不像是人類那樣靈活,但是勝在體型大,堅固,而且力氣極大!這是機械種和人類的本質的區別!……

這個變形金剛是被類似……嗯,科技系的幽靈,也就是那個可以控制機械的傢伙的能力所操控的!

它走向正在戰鬥的驅魔師們,伸出手,抓向他們……

在這個戰場上面,對於驅魔師們就有一些不友好了,迷霧遮擋住了他們的雙眼。

這一雙巨大的手,到他們頭頂十米高才出現一些的輪廓!……

驅魔師們沒有什麼感覺,然後,隨著心中的警鈴和下意識,抬頭了……

驚駭無比!……

但是……

這特么由不是原版的變形金剛,被控制起來雖然比起那個怪物之前騎著摩托車的時候戰鬥力大增,但是比起最一開始的時候的變形金剛是弱化一些的!

這一些驅魔師又不是普通人,特么的幾下子把變形金剛給打的趕緊溜了……

跑了一大段距離,變形金剛才驚魂未定的站住。

那沒辦法,這個傢伙就類似遊戲裡面的怪物,那一些驅魔師就是玩家,自然,也是會死的玩家,但是玩家……嘖,這個比喻不太好,就是有一點神似就是了……

變形金剛的身上破破爛爛的,那是驅魔師們留下愛的印記……

被揍了一頓之後,變形金剛才感覺到身上的那一些傷痕。 旁若無人地在人流量如此之高的公交站旁接吻的下場就是毫無疑問地被圍觀。

這點,身爲對各種場景及其所會發生的事都必須瞭如指掌的作家,淺川千秋自然清楚。

不管是腹黑霸道攻還是眼鏡鬼畜攻或者是無情帝王攻,面對吃醋鬧脾氣無理取鬧的小受,一個強吻就全部搞定。

不說強吻,就是普通的接吻,一般也是在別人看不到的地方,比如房間、暗巷、角落這等奸/情高發地段。不說本人害不害羞,除非真正樂意高調的人,基本都不樂意把所有都展現在別人眼前。

淺川千秋自認自己是個很低調的人,衣着打扮是,言行舉止是,就連一場像模像樣的籤售會都沒辦過,這其中大部分的原因都是因爲她的性格。

所以能做出在公交站臺旁大大咧咧不怕路人圍觀地接吻的事情的人一定不是她!

是的,是幸村精市強吻她的!就是這樣!

據說每個女人的內心深處都有被強吻的*,淺川千秋原本對這樣的人定性爲抖m,但今天看來似乎被強吻,被幸村精市強吻的感覺意外不錯。

所以她是隱藏的抖m麼,她不要和雅治一樣qaq

而且幸村精市太強勢,在她剛要張口提醒地點不對的時候就被吻得神魂顛倒,最終的結果自然是由於他那張辨識度過高的精緻臉蛋導致他們被人認出。

索性,幸村精市雖然還在發燒,手腳的敏捷度方面還沒有被影響得太厲害,在發現自己被衆人圍觀即將被堵的前一刻拉着淺川千秋趕緊逃跑。

小說裏男女主手拉手一起狂奔的場景貌似挺好,再來幾滴小毛毛雨就更顯得唯美,但真的體驗到的時候,宅女屬性的淺川千秋只感覺自己手腳發軟,口腔裏一片乾澀,只想多咳幾聲來緩解喉嚨的微癢。

實在體力不支,淺川千秋拉住幸村精市的手停留在原地不肯再跑,等他停下來回頭看,才放心地撐着微彎的膝蓋大口喘氣,苦着臉道:“呼,呼,呼,別跑了,我跑不動了。”

真的是,學生時代開運動會都沒這麼跑過,雖然那時候她依舊是個體力廢,從來都只是作爲後勤遞遞水送送毛巾喊兩聲加油助威的存在。跑步是這麼辛苦的事,必須爲那些義勇奮鬥在最前線的戰士們點贊!

幸村精市爲自己的疏忽微微皺眉懊惱,一下一下動作規律地撫着淺川千秋的背,幫她順氣:“沒事吧?”

虎妻 雖然淺川千秋是宅,但和他在一起,還是在大馬路旁接吻這麼高調,一旦被人認出,到時候蜂擁而來的肯定是麻煩。

儘管他是有想要貼上標籤讓其他人不要覬覦趕緊滾蛋的意思,但他的計劃才進行一半,不能被其他人打擾。而且誰說貼上之後就能放心了? 夜獸 說不定以幸村太太的名義會引來更多的麻煩。

他承認,他今天確實衝動了。

說讓淺川千秋自己選擇,但他的心裏其實很忐忑,生怕她選擇放手。他在說出口之前就知道她可能會做的選擇,畢竟她的想法在臉上一覽無遺,然而真的到她要放手的那一刻,他也說不清自己心裏的感覺是什麼。

失望?後悔?懊惱?不甘?

好歹圓過去了,而她也沒有表現出不願意。

幸村精市不明白淺川千秋對於這麼強勢的他到底是什麼想法,但至少目前她沒有表現出太多不適應和牴觸,應該還算是好的跡象。

可目前……她的體力是不是太差了?

暗暗決定同居之後一定要早起拖着她一起去鍛鍊身體,不過如果她不願意那麼早早起的話,說不定可以選擇另外一種比較和諧的運動方式?或者她會對這種運動方式比較感興趣。

不過轉而想起淺川千秋對孩子的喜歡和熱情,幸村精市默默提醒自己要小心小心再小心,重要的事重複三遍!不然等到好不容易綁住了她,卻把自己的地位放在孩子後面,那就得不償失了。

完全不知道某人心裏在算計些什麼的淺川千秋擺了擺手,把自己目前身爲女朋友的身份權利使用得淋漓盡致,抱着男朋友精瘦的腰,靠在他結實的胸膛上使勁呼吸鼻間淺淺的奶香味。

“我沒事,精市,下次,不要,拉着我跑。我,體力,不好,拖後腿。”

幸村精市環住她的腰,促狹地笑,“不拉着你一起跑,你確定?”

一想到被那羣熱情的粉絲圍住質問“你是幸村的誰?”“你們怎麼會在公交站臺就接吻?”“你們是要公開了嗎?”“你們在一起多久了?”這些問題,淺川千秋就渾身一個冷顫,默默地慫了。

雖然跑這麼多遠難受點,但比起被人圍觀還問那些讓人不好回答的問題,她還是寧願多在牀上躺幾天。

淺川千秋仰起頭,嚴肅着臉,拉着幸村精市的衣服,鄭重其事地道:“下次一定不要忘記拉着我一起跑!”

下次?還有下次是嗎?

幸村精市覺得他可以重新估計淺川千秋對“秀恩愛”這項活動最大所能承受的數值,笑着替她把奔跑中被風吹亂的頭髮捋順,“好。”

既然她沒有責怪他,並且主動要求他拉着一起跑,那他是不是可以認爲她能夠接受日後和他在一起必須面對的被粉絲圍堵的場景。

那他就可以再進一步試試看吧?直到試出她最後的底線爲止。

總覺得幸村精市看她的目光哪裏有點不太對勁,淺川千秋不太自然地扭動了一下身子,卻只是稍稍聳動肩膀,並沒有躲避他的手,也沒有從他的懷裏退出。

“精市,你……”

她不知道是怎麼了,哪裏出了問題,所以沒有找準措辭,期望幸村精市來接口。

誰知某人居然對她裝傻,點了點頭,老神在在:“嗯,我在。”

“……”幸村君,你這樣,我們還能一起愉快地交談麼?

淺川千秋默默地腹誹了一句,順便在心底做了個齜牙咧嘴的表情,這才覺得舒服一點。

她以爲心底說的話沒人能聽到,畢竟讀心技能實在是太過逆天,剛剛被幸村精市發現也許是巧合,所以她壯着膽子又在心裏腹誹。

誰知……

幸村精市原本放在她耳側捋碎髮的手順着面部輪廓往下,挑起她的下巴,微微一笑,明明調戲良家婦女的慣性動作卻因爲主人不同而被做出另類風情。

淺川千秋的眼睛一眨不眨,心情激動,還以爲自己能看見幸村精市猥瑣的一面,結果某人薄脣輕啓,上下一碰,吐出某句讓她心裏猛然一跳的話:“千秋剛剛又犯錯了吧?”

“……”精……精市,你不會真的能讀心吧?

“是啊,我可以喲,雖然只能讀懂你的心。”

惹愛成癮:邪少的純情萌妻 幸村精市歪了歪頭,一臉正經地說着換成第三個人就能渾身起雞皮疙瘩的甜言蜜語,直到看到淺川千秋因爲聽到他的親口承認而吃驚地瞪大眼睛,才笑道:“要再試試看嗎?”

“……”還是算了吧,免得心裏想什麼都被知道。

淺川千秋雖然不是特別在意那些不重要的*,但若是連心裏想什麼都被人知道得一清二楚,那也太可怕了。

就算她沒有作奸犯科,也沒有什麼不能被人知道的,但若是心裏有些特別場合的小腹誹小yy也被人知道,那不是太破廉恥了麼?

“既然你不願意就算了。”

幸村精市把手放在淺川千秋的腦袋上,像是對待隔壁鄰居家的那隻可愛的哈士奇一般輕輕地揉了揉,唯一的區別就是他眼裏所蘊含的溫柔和寵溺。

“……”不要再讀了,好可怕啊qaq

“好了,騙你的。如果我能夠讀懂別人的心的話,”幸村精市眼神幽遠,“當初就不會放任你從我面前逃走了。”白白蹉跎這麼多年。

暗夜誘情:不做你的女人 人生中能有幾個7年?他可以在不明白感情的時候蹉跎,卻無法懷着這份心情再度渡過7年,所以……

“我知道。”淺川千秋扁扁嘴,小聲地道,“如果你真的能讀心的話,去賭場多轉兩圈,你就能變成億萬富翁了啦。而且就算你真的有,我也希望你不要說出來。”

淺川千秋擡起頭,雙手捧着幸村精市的臉,臉色是從來沒有過的嚴肅和鄭重,“這種逆天的技能一旦被人知道,隨之而來可不是追捧而是危險。吶,就算再信任的人也不可以說哦,記住了沒?”

“千秋會關心我,我很高興喲~”幸村精市藉着這個姿勢以手覆蓋她的手背,蹭了蹭她的手心,“你放心,我不會讀心,就算真的會,也不會告訴別人的。”

“嗯。”淺川千秋很高興。

幸村精市也很高興,心情一好就想變得更好,於是,問起某個在仁王家聽到的非常介意的話:“那千秋能告訴我,之前在仁王家所說的生日是怎麼回事嗎?”

能夠讓仁王雅治特意說出口,而仁王家的人一聽就知道的,生日那天肯定是發生了什麼讓人印象深刻,就算時間過去大半年一聽到也能立刻回想起來的事情。而他的第六感告訴他,這絕對是不好的事情!

“……”能不說麼?

“不能。”

“……”果然必須坦白麼?

“是的。”

“……”這技能真是夠了!

“所以你快說吧。”

“……”她討厭這個技能qaq 雖然這個並不是自己的身體,頂多算是自己操控的這一個巨大的機械物件。

但是還是感覺到心痛,也有一些的心驚!

就在這個時候,在附近的虛無縫隙之中鑽出了大量的低級怪物。

這種不斷的裝出大量的低級怪物的虛無縫隙,實際上才是比較正常的。

那一些鑽出了變形金剛和一些類似於它這一種比較奇特的怪物,都是屬於因為櫻滿集而出現的變數。

看著那一個個茫然的遊盪出來的怪物,它呼了口氣,這個變形金剛的身體破破爛爛的,真的快到極限了,它可不想要失去這一個強大的可操縱的機械。

走過去,抓起幾個喪屍,張開嘴巴,滿嘴的機械獠牙,一口咬下,然後吞噬,吞入腹中。

渾身都凹坑開始發出聲音,然後修復,修復……

一邊吞噬著這一些弱小的怪物,一邊,變形金剛開始思考,自己該怎麼去殺個驅魔師來吞噬……

然後它就不斷的騷擾驅魔師,嘗試各種辦法,可惜……

其實現在的它在物質界的地盤,想要輕鬆的殺死驅魔師只能靠人家落單,但是一般情況下,落單的驅魔師基本上都是非常的……強大。

所以,連續幾次被追著打,變形金剛也是絕望了……不打了不打了……

正當它想要鑽回虛無縫隙之中的時候,一個小小的人影出現在它的視線之中……

歐,天哪,這他媽不是那個該死的黑暗亞當嗎?!……

這麼想著,它露出了笑容。

對著在漆黑的迷霧之中的黑暗亞當俯下身子,撿起了一塊巨石,然後就直接的一個標準的投射鐵球的動作。

巨大的石頭快速的飛撞向櫻滿集!……

……

直覺讓櫻滿集一整心慌,他相信自己的直覺,立刻就是一個用力的跳躍……

巨大石頭飛舞過來所攜帶的颶風還是讓櫻滿集飛了出去!

那是變形金剛全力的一下!

一直就沒有停下動作的,他本來就累得腦袋發昏,就是累的缺氧了,結果現在隨著變形金剛所狠狠投擲過來的巨石帶來的颶風,吹飛在空中不斷的翻滾飛舞,櫻滿集直接就在空中那麼的昏迷了過去,在半空中呈拋物線的狀態旋轉飛舞著,並且隨著那道颶風不斷的遠去,最後被速度太快的颶風給落下了,然後掉落下來。

昏迷著的櫻滿集落在地上,身體砸在地上,忍不住的悶哼一聲,一口鮮血從嘴角溢出,然後就那麼地昏迷著。

一個怪物慢慢的聚攏了過來……

它們發現了櫻滿集,一個個的撲向了櫻滿集……

但是一個人影急匆匆的急速從不遠處衝來,戰場上到處都有非凡者,且源源不斷的有新的非凡者湧入,櫻滿集被颶風帶飛了很遠,遇到看到他的非凡者幾率並不小。

驅魔師瘋狂的奔跑著,遇到怪物就狠狠一個跳躍,踩踏著怪物的頭顱加速來到櫻滿集落地的地方……

很快,他就跑到了櫻滿集的身邊。

那個驅魔師跑過來之後俯下身子,給櫻滿集檢查了一下,發現櫻滿集居然還活著,雖然驚訝,但是沒有太多的時間給他想什麼,櫻滿集身上那傷勢看上去就非常的……觸目驚心,嘴角還不住的流出血液,情況十分緊急!且有著一個個怪物不斷的向這裡靠攏……

點了點頭,頭也沒回的一巴掌先甩了過去,把一個跳過來在半空中的怪物扇飛,身子轉了個三百六十度,又面對上了櫻滿集。

一手將櫻滿集抓起來,放在自己的背上就快速的用力跳躍著,脫離戰場。

……

櫻滿集感覺到看到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在哪裡,在隱約之間感覺到自己好像被人抓起來,渾身都非常的痛苦,然後下意識的開始反抗。

「不要……該死的!……」

呢喃著,掙扎著,想要睜開自己的眼睛,想要動起來,身體不斷的扭動。

「喂喂,別動,放心,我是來幫你的!……」

感覺到身後的動作,也感覺自己有點背不穩這一個小孩了,驅魔師忍不住出聲的說話。

聽到了背著自己的這一個人的聲音。

這個聲音給人的感覺就是一個大叔的聲音。

櫻滿集也沒有聽全,只是隱隱約約的聽到他在說話,然後一些的話語傳到了櫻滿集的耳中。

聽到了這位大叔的聲音,同時櫻滿集的直覺也沒有什麼警報,知道這一個並不是什麼虛無界的怪物把自己抓起來,櫻滿集就安心了。

鬆了一口氣的同時渾身都放鬆了下來,隨著驅魔師的跳動,渾身都在痛苦著……

那個大叔也清楚他現在的情況。

感受到背上那一個小孩安穩下來,不再掙扎反抗,他鬆了一口氣。

櫻滿集也在安心下來的瞬間,意識再度陷入虛無,什麼也感覺不到了……

很快他再一次出現在一片空白的世界的同時,也隱約的聽到了一些的聲音。

「牧師,這個孩子受傷了,昏迷過去了,幫他治療一下吧……」

然後是另外一個溫和的聲音。

「好的,請把他放在這裡,小心一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