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林新月不說話,只是一個勁的搖頭。

我腦門上頓時冒黑線了,但也真心沒辦法,只好無奈的帶着林新月回屋了。

進屋之後林新月說她餓了,然後就去做飯了,我則是坐在客廳裏一邊抽菸,一邊把這半天發生的事情梳理了一下,肖成來找我肯定是有目的的,而且他手上一定有我感興趣卻又不知道的祕密,那應該是他的籌碼,他想跟我交換東西,也許是想在我這裏得到很多錢。

至於我們回來之前屋子裏有什麼,我暫時不清楚,也許是鬼,也許是別的什麼,總之肯定是因爲這個提前就在屋子裏的存在,導致肖成消失了,或者離開了,至於那個東西,是不是還在屋子裏……

想到這裏我忽然感覺後心有點發涼,這時候天已經黑了,我連忙站起來開始仔細的在屋子裏查看,也許真的有什麼東西。

找了半天,客廳裏什麼也沒有,後來我看到牆根的一個矮櫃,感覺那裏應該藏不了什麼大東西,不過我還是打開看了一下,可是我萬萬沒有想到,當我打開那個矮櫃的時候,忽然就有一隻慘白的手伸了出來,一下子抓住了我的胳膊。

“呀……。”我大叫一聲,渾身的汗毛瞬間全都豎起來了,我連忙猛地抽手後退,可是退得太猛了,一下子收不住,我直接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等我爬起來向着矮櫃看去的時候,櫃子裏的那個人已經爬出來了,是一個女人,頭髮很長,看不到臉,她穿着一件素白的寬鬆長裙子,整個人看起來完全是扭曲的,似乎身上的各個骨骼都不是在原來的位置一樣。

“嘎巴,嘎巴。”那個人站起來之後,就開始扭動自己的身體,隨着那種清脆的爆響,她的肢體開始一件一件的迴歸到了原來的位置上,最後竟然就那樣還原成了一個正常人的樣子。

我的眼珠子已經快要瞪出來了,這他麼是什麼玩意?真的是鬼啊?

我正這麼想着,那女的忽然就把頭髮撩開了,然後露出一張漂亮的臉蛋,竟然是夏雨欣。

“……?”我一瞬間真的無語了,不是嚇得,我是被氣得,我都有種想罵孃的衝動了,可是氣得我聲音在喉嚨裏滾來滾去,就是出不來,當然還有很大的成份是意外,夏雨欣上次明明被鬼差帶走了,她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夏雨欣看我臉都變成了豬肝色,也知道她剛纔嚇到了我,低着頭尷尬的說,“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那你鑽櫃子裏想幹嘛?”我翻了翻白眼問她。

“之前有一個人進來過,他讓我感覺很害怕,所以我就藏起來了。”夏雨欣說着露出一副委屈的樣子。

“你說的是肖成?”我驚訝的問了一句。

“我不知道他是誰。”夏雨欣搖了搖頭說,“不過那個人跟正常人不一樣,他讓我感覺很恐懼。”

“很恐懼?”我摸着下巴沉思了起來,之前我的感覺果然是對的,肖成這個人不簡單,不光讓人感覺到恐懼,就連鬼也怕他。

我轉頭看了一眼茶几上燃燒的犀牛角,現在還剩下很多,沒想到這東西燒起來這麼慢,看這速度估計要燒個好幾天了。

之前忙的都忘了這東西了,沒想到這會它派上了用場,要不然我就看不見夏雨欣了,可惜通陰符被懷罪和尚拿走了,不然以後估計會有更大的用處。

我這時候纔回過神來問了一下夏雨欣她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夏雨欣說她因爲陽壽未盡,被放回來了,然後就成了孤魂野鬼,想來想去她死了以後只見過我,所以就來找我了。

我聽完又想起了猴子,他是和夏雨欣一起被鬼差帶走的,於是就我問了一下夏雨欣猴子的事情,可惜夏雨欣說她也不知道,到了地獄之後她就再也沒有見過猴子。

我跟夏雨欣聊了一會,很快林新月就做好了飯,她出來的時候我沒敢跟她說夏雨欣是鬼,怕嚇到她,所以就說是我同學,林新月肯定不會去多問,她是能不說話就不說話的那種。

吃過飯以後林新月就去收拾碗筷了,我剛剛坐在沙發上點了一支菸,手機忽然就來了一條信息,我打開來看了一下,還是之前那個號碼,也就是說這條信息是肖成發來的,看樣子他只是離開了,不是消失了。

我打開信息一看,眼角不由得就抽了一下,信息上面只有一句話,“小心那個女的。” 樂天乍一聽到這個名字他還真的是愣了一下,他莫名的就想起了賈倫安!

「你認識賈倫安嗎?」他奇怪的問。

山坳下的這個男人沒有回答,他看起來像是要就離開。

「站住!龍氣乃是兇惡之物……你不可帶走!」

召坤大師呵斥道。

賈世赫再次抬起頭。

「被我吸收的是龍氣?怪不得讓我強大了這麼多……多謝了!既然如此……我就暫時放過雙龍寺!」他淡淡的說道。

聲音很輕,但是卻讓樂天和召坤大師聽得清清楚楚。

「大膽!我雙龍寺豈是你能侮辱的!」召坤大師哼了一聲。

他居然一個縱身從高處跳了下去。

「哎……」

樂天嚇了一跳,這個山坳可足有十幾米高啊。

沒想到召坤大師的身手也極其的強悍,他幾個縱躍之後就站在了下面的年輕人面前。

「你找死嗎?」賈世赫冷漠的看著面前的召坤大師。

「交出龍氣!我可以讓你離去。」召坤大師哼了一聲。

「就憑你?我一動不動就可以讓你死去!」賈世赫淡淡的說道。

召坤大師微微皺眉,這個年輕人的身上有濃郁的殺氣,但是以他如此年輕的年紀,不應該有這樣的殺氣!

賈世赫看到召坤大師依舊沒有退離的打算,他哼了一聲,雙眼閃過一道紅色的光芒。

召坤大師愣了一下,他不由自主的的看向這個年輕人的眼睛。

樂天雖然站在高處,他也看到這雙詭異的眼睛。

「卧槽!血眼……」

樂天驚得寒毛都起來了。

召坤大師突然雙膝跪地,他身上的僧服莫名其妙的被汗水濡濕了,沒人知道他發生了什麼事,下一刻,召坤大師慘嚎一聲,居然就暈了過去。

「大膽!」

樂天低喝一聲,他手中兩片柳葉飛出。

賈世赫猛地抬起頭,他血紅的眼睛看著樂天。

樂天只感覺自己的周圍突然化作了地獄,無數的孤魂野鬼向自己撲來。

「哼!你如果把我當成了普通人,你可大錯特錯了!」

樂天哼了一聲,他的手中快速的掐了一個手決。

「滅神!」

氣機牽引夾雜了樂天的靈魂力量,通過這個奇怪的手決釋放了出去。

賈世赫猛的眨了一下眼,他有些不可思議,自己的瞳術從來沒有失效過,即使是召坤這樣等級的的大師都抵抗不了。

「你是什麼人?」他死死地看著樂天。

「我是什麼人你管得著嗎?龍氣你可以帶走……但是召坤大師身上的瞳術你必須解除!否則今天就算是拼個死魚網破,你也別想離開!」

樂天閉著眼睛,但是他卻在看著這個年輕人。

賈世赫頗為意外的看著樂天,這個人明顯不是泰國人,應該是華夏人!

自己正想去華夏闖蕩一番呢,沒想到就遇到這樣的一個高手!

這個人閉著眼睛,但是他卻在看著自己。

「你居然開啟了天眼?」他哼了一聲。

「別和我廢話!我就問你答不答應,如果你不答應,那我就不客氣了。」

樂天的身體周圍漂浮了幾片柳葉,看起來神秘無比。

賈世赫猶豫了一下,對方居然可以破解自己的瞳術,這讓他非常的意外,不過自己得到了大量的龍氣,有了這些龍氣,自己的瞳術可以再上一個等級,到時候整個世界都是自己的!

「好!我可以解除我的瞳術……但是我要知道你的名字!」他看著樂天。

眼中的紅光再次泛起,他發現樂天的身體被一股奇怪的東西纏繞,自己完全看不穿他的底細。

這樣的情況還是他第一次遇到,沒有人可以了解他眼睛的神奇之處,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這雙眼睛如果進化到極致后的可怕。

而面前這個男人……好像擋住了自己的路?

「樂天!」

樂天回答。

「我記住你了!我會再去找你的……」賈世赫哼了一聲。

他眼中爆射出一道紅光,召坤大師一直在抽搐的身體突然變得平緩了起來。

賈世赫離開了!

樂天驚訝的看著這個人在山坳中跳來跳去,然後消失了,這樣的身手實在是讓他望塵莫及。

「卧槽……這特么怎麼下去?」

樂天看著山坳,卻是犯了難。

他費了不小的功夫才爬下了山坳,仔細地看了看召坤大師的情況。

「馭!」

樂天取出一片柳葉,貼在了召坤大師的額頭。

召坤大師這才慢慢地睜開眼,他看到樂天第一眼的時候,莫名其妙的哆嗦了好幾下。

「可怕!太可怕了。」

他眨了眨眼,發現面前是真的樂天的時候,才鬆了口氣。

「大師看到了什麼?」樂天皺眉問道。

「地獄……輪迴的地獄!」召坤大師吐了口氣。

「可以形容一下嗎?」樂天問。

召坤大師想了想。

「我看刀你的手裡拿著這把匕首向我走來!一刀就刺進了我的胸口,我痛苦無比的死去!可是等我再次睜開眼……我居然又看到了你拿著刀向我走來!再次刺進我的胸口……」他低聲說道。

樂天驚訝的看著召坤大師。

「這是幻覺啊!」他吸了口氣。

那種紅色的目光居然可以產生幻覺?

怪不得自己的滅神可以將那個人的目光擊散。

召坤大師慢慢的站起身,他的口中在念誦著經文,藉以去除心中的恐懼。

足足過了很久,他才吐了口氣。

「我居然無法祛除心中的恐懼……」他看著樂天。

「要不我來?」

樂天問道。

浪費這麼多時間,他還以為這個和尚有辦法呢……

召坤大師看著樂天,他感激的點了點頭。

「攝魄之術!」

樂天哼了一聲,他直接將召坤大師的靈魂攝了出來,幾片柳葉圍著一團銀光旋轉,片刻之後,這團銀光又被樂天打回了召坤大師的體內。

召坤大師重現的睜開眼,他驚訝的看著樂天。

他依稀還記得賈世赫的身影,但是卻不記得之後發生了什麼。

「大師……我們該如何出去?」樂天詢問。

這一晚上忙活了一宿,他累積了。

「爬出去……」

召坤大師看著樂天。

「您不是在和我開玩笑吧?」樂天一愣。

「不開玩笑……這裡很好爬。」召坤大師點點頭。 這還真的是不爬不知道,一爬嚇一跳,這裡真的很好爬……

除卻一些藤蔓植物的幫助之外,這裡也有很多的山體裂縫可以借力。

即使這樣,等樂天爬上來的時候也是累的差點癱瘓。

「樂大師沒有修行武技嗎?」召坤大師奇怪的看著樂天。

「說起來兩眼淚,小時候嫌遭罪就沒有練過,長大了就更練不起了!只跟著我老婆學了一點點!」樂天無奈的吐了口氣。

召坤大師看著樂天若有所思。

「樂大師……有一件事我想和您說一下。」他謹慎的開口。

樂天看著他的表情,微微一愣。

「請說!」

「如果您同意做下一位崇迪,您將有一次獲得醍醐灌頂的機會!」召坤大師慢慢的說道。

「啊?醍醐灌頂?難道有崇迪大師要坐化?」

樂天驚訝的問。

醍醐灌頂的原理雖然樂天不懂,但是他知道,想要完成醍醐灌頂,施術者必須獻出自己的生命!

一般情況下都是在上一代高僧馬上要坐化之時,才會為下一代的接替者進行醍醐灌頂。

這也是許多小活佛傳說的由來!

「沒錯!有一位崇迪大師一直在等待新的繼承者!」召坤大師點點頭。

樂天愣住了,還有這樣的好事?

「而且這位崇迪大師最強悍就是武技!」召坤大師看著樂天。

樂天久久無語,這可真的是有福不用忙,無福跑斷腸啊……

難道自己會突然成為一位武林高手?

「但是樂大師即使您接受了醍醐灌頂,您的體質依舊是太差了,需要加強訓練或者有好的天材地寶可以作為輔助!」召坤大師提醒道。

樂天點點頭。

「先不用去管這些,等回去我先問問雙龍寺的崇迪大師,我如果答應做新的崇迪需要付出什麼代價!」他想了想說道。

既然有這樣的好處,他就不信對方肯無緣無故的便宜自己?

兩個人休息了片刻,這才往回走,那四十九名武僧也被招了回去。

樂天又將所有的天寶古錢收了回來,這可是他的寶貝啊,好在這一枚也沒有丟失。

返回了雙龍寺,樂天發現自己卻找不到那兩姐妹了,打了電話才知道原來人家已經去了清邁市中心玩去了。

賈倫安這位新任管家親自陪同。

「你的事忙完了?」蘇紫萱在電話裡面問。

「差不多了,還有點餘款沒有收,你們兩個盡情的玩……」樂天說道。

「好!」

蘇紫萱痛快地應了下來。

女人都是喜歡購物的,在資金充裕的情況下,她們可以展現出超強的耐力。

樂天自然對陪同購物是沒有興趣的。

他再次見到了老和尚。

「感謝樂大師為我雙龍寺解除百年危難!」老和尚施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