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此刻,他的武道修爲業已到了五品巔峯,只差一線,就突破六品武道。

年輕一輩,除了莫名其妙開掛一樣進步的賈環,和天生開掛的方靜外,幾無敵手。

相比之下,阿爾斯楞就差了一些。

秦風沒有仗着馬匹之勢去欺負阿爾斯楞,他在阿爾斯楞撲來前,翻身躍下,而後腳尖輕輕一點,人就迎着阿爾斯楞對了上去。

團寵大佬六歲半 連綿不絕的《黃沙勁》展開後,攻防兼備。

若是賈環此刻眼睛能看到,他甚至能在其中發現一些太極的影子……

阿爾斯楞的進攻也是不俗,恍如暴虎狂獅一般,一雙大手時而握拳,時而成爪,時而又化爲掌刀。

總裁離婚吧:前妻很難追 悍不畏死的向秦風攻來。

只是,在無盡的綿綿黃沙中,他卻有種老虎打蚊子的無力感……

一刻鐘後,阿爾斯楞面色有些潮.紅,呼吸粗喘起來。

所謂剛不能久,就是如此。

拳重的人,通常揮舞不了幾拳。

不是每一個人都有方靜那般恐怖的資質。

然而秦風卻越打越順手,許多他父親之前教給他還沒有理解的地方,在對戰中,竟漸漸融會貫通起來。

又一刻鐘過去,儘管阿爾斯楞連連怒吼咆哮,爲自己提氣,可他的臉色還是漸漸蒼白起來。

而秦風,卻更加舉重若輕起來。

他臉上增加了幾許笑容,突破了。

“砰!”

“砰砰!”

“砰砰砰……”

秦風忽然一改拳勢中綿綿黃沙的柔意,拳風變得凌厲起來。

一連串的硬拳轟擊到阿爾斯楞的身上。

臉上,肩頭,胸腹,腰部……

發出一陣悶響聲。

最後,秦風一記狠辣的鞭腿,生生將阿爾斯楞踹進了王府大門內,久久不見動靜。

賈環翻身下馬,對身邊的牛奔等人道:“風哥把大頭幹了,咱們去做小事吧。可惜了,剛纔忘了立下賭注,不然的話,咱們今兒說不定還能發一次大財。走,咱們進去瞧瞧。

李教授的首爾悠閑生活 聽人說,這孫子滿世界嚷嚷,要在這座王府裏迎新人,咱們先替他把把關,看看這蒙古韃子裝修的合格不合格……”

牛奔等人聞言,鬨然大笑,道:“自然不夠格兒,就他們那破品位,除了拿金銀往上堆外,還能有什麼?”

賈環哈哈一笑,道:“說的也是,那咱們就辛苦一下,畢竟是地主嘛。”

牛奔等人笑的愈發張揚,一行人就要往裏走……

“賈環!”

一道有些尖銳的聲音傳來,賈環眉尖輕挑,臉上浮起一抹玩味的冷笑,道:“這是哪個公公的聲音?我怎麼聽不出來?”

“哈哈哈!”

牛奔和溫博兩人差點笑抽了過去,諸葛道等人笑的則有些幹。

因爲開口的人是贏朗。

他身邊還站着荊王世子贏皓,還有,義武侯世子方衝,以及鎮海侯世子,李武。

李武因爲割下了葛爾丹策零的腦袋,又重新被立爲世子了。

他也又跟在方衝身邊了,此刻,眼神複雜的看着賈環……

除此之外,還有幾個方南天一系新起武勳將門子弟。

一羣人面色凝重的走了過來。

“賈環,你可知你在做什麼?”

方衝細眸微眯,面色肅然的看着賈環,冷聲道。

賈環聳聳肩,笑的燦爛,問道:“幹你鳥事?”

方衝聞言,面色一變,眼神暴怒。

不過,他的眼睛不自然的從賈環身後那個麻衣中年人身上掃過後,又強壓下怒火。

他不想自取其辱。

只是,他也不能讓賈環壞了方家的大計。

“賈環,你不要意氣用事。扎薩克圖部乃爲國戍邊的干城,厄羅斯十萬鐵騎即將南下,扎薩克圖親王正在預備舉族奮戰。

這個時候,作爲國侯,你爲一己之私,做出這種事來,你不覺得很過分嗎?”

方家虎頭,居然跟人講起道理來。

諸葛道等人面色有些怪異……

然而,u看書(www.uukashu.com賈環還是呵呵一笑,再說一遍:“幹你鳥事?”

語氣奇怪,譏諷……

“你……”

方衝暴怒,踏前一步,指着賈環,也不知是想罵還是想動手。

總裁住對門:不撩自來 不過,他身旁的荊王世子攔住了他。

讓方衝稍安勿躁後,贏皓上前一步,笑呵呵道:“果真是聞名不如見面,見面更勝聞名。

在下荊王世子贏皓,見過寧侯。

寧侯,久仰大名啊。

呵呵。”

“啪!”

一記清脆的耳光,震驚了所有人……

……<!–flag_hxsk–> 大秦開國以來,爲防止前明皇朝的宗室毒瘤,累及江山社稷,太祖設立宗室諸王承襲制度。

大秦宗室諸王,沒有始終保持品級,世襲罔替,永享王爵的。

第一代初封親王,第二代則降襲郡王,第三代爲鎮國公,第四代爲輔國公,第五代爲鎮國將軍,第六代爲輔國將軍,而後,泯然與衆矣。

當然,若子孫成器,有修習武道,並敢於上疆場廝殺,建立功業者,也可維持爵位不減,甚至還可以提爵者。

不過,這種情況,自國朝百年來,基本上沒發生過。

一來,這些自命尊貴不凡的龍子龍孫們,吃不了從武之苦,更惜命如金,哪裏願意上戰場搏命?

二來,縱然偶爾出了個敢搏命者,可是,以皇家對宗室的防範,也讓他們基本沒什麼機會。

依舊是太祖鐵律:大秦宗室諸王,無旨出京城百里者,斬!

但,這些說的都是普通宗室,也有例外的。

那就是荊王一脈。

荊王一脈,乃國朝唯一一例,可世襲罔替的鐵帽子親王。

蓋因第一代荊王對太祖高皇帝有撫育保全之功,若無荊王,則太祖早已亡命矣。

故,太祖登基之後,先以皇太叔之位尊之,被拒後,就以一頂鐵帽子親王相贈,恩賞其功。

太祖之後,

太上皇也對荊王一脈多有恩賞。

甚至命荊王世子贏皓,如贏歷贏朗等皇孫一般,稱其皇祖。

可見,皇室對荊王一脈的親情。

再加上荊王一脈的祖訓,永不幹政,縱然分封荊州,但多年以來,卻從不干涉荊州軍政。

此舉頗得當朝諸公稱讚,皆謂之賢。

也就造就了荊王一脈超然不凡的地位。

即使是皇太孫贏歷,與贏皓相見後,都會含笑尊稱其一聲荊王兄。

而無論是隆正帝還是忠順親王,也都對他恩遇有佳,親如家人,至少,表面上都是如此。

神京一干王孫公子,也沒有不與贏皓相識的。

大家慣談風.月,品論春秋。

甚至,連秦風都與他有過一段愉快的相識。

然而就這麼一個聖眷隆厚,地位超然的親王世子,在衆目睽睽之下,卻被賈環一記耳光,抽翻在地。

荊王一脈,不從武。

所有人都震驚了,包括牛奔秦風等人。

“咳,咳咳……”

有些虛弱的咳嗽聲,驚醒了衆人。

贏朗尖銳刺耳的聲音驟然響起:“王兄!王兄!”

蹲下.身想要將贏皓攙扶起來,只是他的武功和命根被廢后,氣力一日小於一日,哪裏攙扶的動贏皓?只是在那裏哭聲鬼叫……

方衝深深的看了眼面色不變的賈環後,俯身將贏皓攙扶起來,關心道:“世子,你沒事吧?”

贏皓輕輕搖頭,一隻手撫在了臉上,感受其紅腫的高度……

而後,他居然輕笑一聲,看着賈環道:“寧侯,好霸道的手段,在下佩服……

不過,小王想問一句,是誰給你的膽子,敢對一貴在郡王之上的親王世子動手?

你賈家想造反麼?”

賈環呵呵一笑,道:“來,你再過來一點,我就告訴你我憑什麼……”

贏皓聞言,竟仰頭哈哈大笑起來,一邊大笑,還一邊撫掌讚歎:“好!好!好一個榮國子孫、寧國傳人。

小王今日纔算明白,朗哥兒爲何會屢屢在你手下吃虧了。

有趣!

當真有趣!

賈環,小王真心希望你能活的久一些,最好別死太早。

朕的皇后誰敢動 不然,這個世界就太無趣了些。

哈哈哈!”

說罷,贏皓轉身就要離去。

贏朗狠狠的瞪了眼賈環,就要跟上。

方衝一夥兒亦是如此。

賈環聽着他們漸遠的腳步聲,嘴角的笑容擴大,忽然高喊了聲:“喂,贏皓,你這逼裝的,我給你打滿分。”

轉過身去之後,贏皓臉上的笑容就瞬間消失,變成了一臉霜寒,眼中的暴戾殺氣,看着讓人膽寒。

然而這個時候,忽然傳來賈環這麼一句話,衆人縱然不解其字面,可話裏的意思,還是能聽的懂。

一時間,氣氛都古怪起來。

贏皓似乎還差點被自己的腳給絆倒,待站穩之後,再不停留,大步離去。

“哈哈哈!”

……

“嶽鍾琪?”

隆正帝眉頭緊皺,看着忠順王,道:“此人涉嫌裏通敵國,險些致二十萬黃沙軍團盡沒,你讓他去做長城軍團的統帥?”說罷,目光掃向了站在武臣之首,低垂眼簾的方南天。

目光森冷。

“陛下,臣昨夜翻閱了嶽鍾琪之案的案宗,發現其中所有的指向證據,全都漏洞百出。

根本無法憑藉這些極不嚴謹的罪名,去定一位曾爲國屢立大功將領的罪。

臣以爲,當儘快釋放嶽鍾琪,洗去冤屈,還他清白。

而後讓他早日去長城軍團上任。

嶽鍾琪將才出衆,對長城軍團又極爲熟悉,乃是不二人選。

爲了能更好的抵抗甚至擊敗厄羅斯鐵騎,還請陛下儘早下旨。”

忠順王語氣平淡而堅定的說道。

刑部侍郎趙德海出列,躬身道:“陛下,忠順親王所言不差。兵部所記案卷,臣昨夜細細查閱了一夜,可以斷定,此案中,嶽將軍只是受牽連者,並無罪責。

爲彰朝廷法度之公正嚴明,當無罪開釋嶽將軍。”

趙德海言罷,又有蘭臺寺御史大夫,戶部尚書,吏部侍郎等重臣出面,擔保嶽鍾琪忠勇爲國,絕不可能是奸人。

隨後,內閣閣臣葛禮、陳夢雷還有馬齊、徐麟皆站出來,附和此議。

最後,近乎大半朝的文官,皆出列躬身,附議放人。

隆正帝面沉如水,一雙細眸死死的看着下首站着的忠順王,雙拳緊握,青筋畢露……

然而忠順王並沒有迴避他的眼神,而是選擇與隆正帝淡淡的對視着。

眼神傲然,譏諷……

龍椅上坐的是你又如何?

滿朝大臣,有幾個是向着你的?

不過,讓忠順王失望的是,隆正帝並沒有像他想象中的暴怒,而後無力的沮喪……

他看向隆正帝的眼神譏諷,然而他發現,隆正帝看向他的眼神,忽然變得更加譏諷……

忠順王心頭浮現出一抹陰影,而後就聽隆正帝沉聲道:“嶽鍾琪的案宗,朕也過目了。卷宗上記載的證據,的確無法斷定嶽鍾琪有罪,但是……”

忠順王等人聞言,眉頭皺起,一起看向隆正帝。

隆正帝嘴角彎起的嘲諷意味愈發濃厚了,他道:“昨日又發現了最新的證據,證明勾結準葛爾部,甚至是勾連厄羅斯人的幕後之手,確有其人,而且此人還是我大秦軍方的重要一員!

位居高位,權利甚重,在軍中威望不淺……”

說着,隆正帝眸光如刀,從方南天身上掃過。

忠順王聞言,皺眉道:“最新的證據?皇上,不知是什麼證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