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看到小缺竟然還能自由變換體型,離央也是一怔,但下一刻感到撲在懷中的小缺順著手臂,爬上了肩膀,舒服地趴著時,離央嘴角也露出了笑意。

「他們也應該快醒了吧!」

離央將目光又放在蘇風逍和青鳥的身上,口中低聲自語道。

然而離央話音才落,包裹在蘇風逍身上的光團一個閃爍,竟是一瞬沒入他的身體,接著從他身上有一道劍的虛影浮現而出,凜銳的劍氣橫掃整個石室。

離央不由得運轉靈力定住身形,吃驚中再看過去時,長劍虛影驟然崩潰,化作無數的劍形符文,紛紛沒入蘇風逍的眉心中。

「看來,這傳承應該是他得到了!」 看到蘇風逍身上出現的劍影時,離央就認出正是插在劍鋒頂端上的那柄劍,而這劍影會在蘇風逍身上出現,有很大的可能上面的傳承被他得到。

離央目光微凝,蘇風逍並沒有立即醒來,而是在那劍影化作符文沒入他眉心后,他的雙手似是非常艱難緩慢地捏著什麼印訣。

離央足足等了大半個時辰,蘇風逍手中的印訣仍是沒有完成,離央看著那緩慢未完成的印訣,面上神色一陣變化,最終忍不住將一縷靈識探過去。

「怎麼會,這印訣竟然引動如此磅礴的靈氣,但居然沒有半點異象!」

當離央的靈識一接近蘇風逍時,立時面色一變,失聲驚呼間,一股極為龐大的靈壓透過這一縷靈識,向著他的識海壓迫過來,令他的識海震蕩不休,沒有猶豫,離央立即將這一縷靈識斬斷。

將探出去的靈識斬斷後,那對他識海壓迫過來的天地靈壓亦隨之消失,而離央這才面色有些蒼白,目中帶著駭然之意地看著蘇風逍手中還未完成的印訣。

「他這究竟是什麼印決?引動這等恐怖的天地靈氣,難怪遲遲無法完成!」

好一會,離央才深呼了口氣,眼中的駭然之色散去,取而代之的是驚疑不定的神色。

印訣是配合修士所修鍊的功法施展的,以自身靈力催動,通過掐訣間溝通天地靈氣,並引動靈氣,從而施展出神通術法。

而印訣引動天地靈氣的強弱,同樣也代表著這印訣施展出來的神通強大與否,但印訣掐動間,也必然會引起周遭天地靈氣的變化,就比如修鍊之時,大量吸收周遭的天地靈氣,會形成靈氣漩渦,而這靈氣漩渦一成形,便會伴有靈壓出現。

然而,蘇風逍手中印訣所引動的天地靈氣簡直如大海般浩瀚,但周遭卻是沒有絲毫異象,若非離央使用靈識過去探查,根本就感應不出,而引動如此誇張的靈氣,其內的靈壓的恐怖可想而知。

經歷剛才的一幕,離央接下來就不敢隨意用靈識去探查,而是在一邊關注著,靜等蘇風逍手中印訣的完成。

大約又過了有半個時辰,在離央的關注中,蘇風逍手中的印訣已經完成了九成之多,一道光影在他手中沉浮著,然而到了這裡,蘇風逍的雙手出現了大幅度的顫抖,而隨著他印訣的不穩,他手中的光影也忽明忽暗起來,並且跌宕出一種令離央感到陣陣心悸的氣息。

此種情況,離央根本無從插手,而一旦印訣真的失敗,其內引動的靈氣若是爆發開來,在這石室中,根本避無可避,所以離央更是將全部心神放在這印訣上,若真是爆開,他也跑不了。

「蘇道友啊!你這印訣若是爆開,說不得我們都要玩完,可要堅持住!」

看著蘇風逍顫抖不止的雙手,離央的心弦也緊繃著,臉上則是露出無奈苦笑之色。

然而,下一刻,蘇風逍手中的印決驟然一停,似乎是承受不住了,而他手中的光影也更加不穩起來,同時一種恐怖的氣息席捲了整間石室,那光影一副要爆開的樣子。

這驚險的一幕,令離央的心臟都快停止了跳動,沒有猶豫,身上有土黃色的光芒閃現,化作一道光幕將他籠罩,同時將另一邊的青鳥也一起抓進自己的防禦光幕中。

獨寵冒牌妻 他也不知這樣是否能擋得住,但真的要他這麼等死那是不可能的,至於躲進太儀鼎中,這個想法只在他腦中一閃即逝,因為他不知道太儀鼎是否承受的住,他知道太儀鼎身上有天劫造成的難以逆轉的傷害。

幸運的是,關鍵時刻,蘇風逍雙手再次動了起來,並且一口氣將整個印訣完成,之後在離央的目光中,他手中的光影發出了一聲劍鳴,在印訣完成的一瞬,化作一道劍影,繞著石室飛了一圈,沒入了石案上的葫蘆,而葫蘆一個震動,竟自動飛起,沒入蘇風逍的身體中。

這突兀的變化又是令離央一愣,不過總歸結局還是好的,離央緊繃著的心弦總算是鬆了下來。

「又怎麼了?」

但下一刻,石室猛然震動了起來,離央剛放下的心又提了起來,最終發現了石室震動的原因竟然是石案上的另一樣物品——迷你莊園!

只見原本平靜的迷你莊園,此刻綻放著光彩,並且不斷地在膨大又縮小,而這震動就是因它膨大縮小間引起的。

好在這迷你莊園的變化不久后,蘇風逍閉著的眸子驀然睜開,手中一道印訣流暢地打出,沒入迷你莊園中,這迷你莊園瞬間就恢復了平靜,並自動飛到蘇風逍的手中,而蘇風逍的臉上也露出了笑意。

「恭喜蘇道友了!」

眼見蘇風逍終於醒來,離央上前出聲恭喜道。

「讓離央道友受驚了!」

蘇風逍起身,眼中的笑意斂去,換而之的是對離央的抱歉之意,剛才的驚險一幕,他自己也是知道的。

豪門通緝令:女人休想逃 「只是受了點驚嚇,算不了什麼,倒是蘇道友這次收穫不小吧!」

離央面上也帶著笑意,目光卻是看向蘇風逍手中的迷你莊園,意有所指地開口道。

「若能重來一次,寧願不要這收穫!」

蘇風逍聽言,不覺想到在那黑暗空間的歲月,以及剛才那個印訣的兇險,臉上露出一縷苦笑。

「蘇道友說笑了,不知要怎麼離開這裡?」

離央聽言,倒也沒有在意,既然他獲得了這裡的傳承,想必知道離開這裡的方法。

「不急,離央道友,既然我得了葫蘆與這九極庄,這石盒就留給道友了!」

蘇風逍臉上恢復了笑意,對著石案上唯一剩下的石盒手一揮,石盒浮空而起,停在了離央的面前。

「既然是蘇道友的好意,我便收下了!」

看著面前的石盒,離央笑了笑,也沒有推卻,靈識纏繞而上,石盒便消失在石室之中。

「啾啾……」

這時從離央的懷中響起了青鳥的鳴叫聲,卻是青鳥也醒了過來,籠罩著它的光團同樣沒入它的身體,化作靈力被它直接吸收。

看著青鳥醒過來,撲扇著翅膀飛出離央的懷中,蘇風逍開口道:

「既然大家都蘇醒了過來,就離開這吧!」

「好!」

看到離央點頭后,蘇風逍來到石案前,將手放了上去,催動體內靈力,注入到石案之上,原本平平無奇的石案,瞬間有柔和的光芒出現。

緊接著,無數的白色符文從石案上湧出,紛紛沒入上方的虛無後,一個白色的漩渦浮現,從裡面傳出陣陣的空間波動,令趴在離央肩膀上的小缺眼睛一亮,身子豎立了起來直盯著白色漩渦。

「走吧!」

蘇風逍收回放在石案上的手,對著離央示意了一下,身形率先踏入漩渦,在他踏入后,青鳥也化作一道青色流光飛了進去。

至於離央,則是目光環視了一周石室后,最後踏入了白色漩渦中,而在他踏入后,白色漩渦緩緩消失…… 南荒山脈中,一處不知名的地域,生長著一種只有枝幹,沒有任何樹葉的奇異樹木,而這些枝幹異常發達的樹木上面,每一顆都有棲息著一種樣貌奇特的生靈。

這些奇特的生靈喚赤嚶怪,身體只有臉盆般大小,而且整個身體呈不規則的圓形,一對赤紅的眼睛泛著幽光,一張咧開的大口佔據了整個身體的三成區域,且沒有手腳,倒是咧開的大口下方長著兩條觸手,令人望之惡寒。

它們在枝幹上築巢,此時似乎是它們進食的時間,每一隻赤嚶怪在各自的巢穴中,大口啃噬著用觸角固定住的獵物,不時有猩紅的血從它們的嘴角滴落,整片樹林中儘是它們啃噬獵物的怪異聲音。

而在地上,則是長著一種低矮的野草,偶爾有微風拂過,露出的是各種不同的森森白骨。

忽然,一道白色光柱驟然降臨在這座林子中,瞬間吸引了正在進食的赤嚶怪的注意力,紛紛將目光看向那開始緩緩消散的白色光柱。

「怎麼有一股後背發寒的感覺!」

白色光柱消散之際,有一道疑惑的聲音傳出。

「我們似乎傳送到一個不是很好的地方!」

白色光柱終於消散,露出了兩道人影以及一隻飛鳥,正是離央等人,此際離央的面色有些凝重,白色光柱一消散,他就立即靈識離體,查探周圍環境,第一時間就發現了自己等人的處境。

「這是哪裡?這些看起來有點噁心的怪物,我似乎在什麼地方看過!」

而這時的蘇風逍也發現了棲息在樹上的赤嚶怪,看到它們的樣子,心底惡寒的同時,臉上露出疑色,覺得這些樣貌怪異的怪物似乎在哪裡看到過,但一時之間想不起來。

「現在可不是考慮它們到底是什麼怪物的時候,而是我們要怎麼脫身,它們看起來可不會輕易放我們走的樣子!」

離央神色凝重,靈識全部擴散出去,在他的感知中,附近都是生長著一種沒有葉子的樹木,每顆樹木上都棲息著至少兩隻怪物。

而自己等人的出現已將它們徹底驚動,從它們眼中露出的凶光,可想而知它們可不好惹,更何況,這裡應該是它們的棲息地,貿然闖進來,它們能友好才怪了。

「嚶……嚶……」

果然,離央話音才落,從它們那大口中,發出了宛如怨婦哭泣般的尖銳聲音,同時身體仿若皮球一樣彈起,兩根觸手表面有紅芒閃過,猛地綳直,仿若尖茅,朝著離央他們衝殺過來。

「這聲音,我想起來了,我在異獸錄上看過對它們的介紹,名為赤嚶怪,它們的聲音以及眼睛具有攻擊精神的作用,我們這次麻煩大了!」

當蘇風逍聽到這尖銳聲音的一刻,猛地想起來這是什麼怪物,面色隨即變得難看之極,對著離央出聲提醒時,手掌抹過腰間,四張符籙出現,瞬間將其激活,化作四道流光,一道沒入他的腦中,另外三道則是飛向離央小缺以及青鳥。

「這清靈符只能抵擋它們的精神攻擊一小會,它們本身的戰力並不強,我們要儘快衝出去!」

做完這一切,蘇風逍祭出他的飛劍,主動殺向衝來的赤嚶怪,同時對著離央出聲喊道。

而離央這時聽到那尖銳的聲音,識海中也傳來了異樣之感,但卻是有一道清光在他識海中浮現,替他擋住了這精神攻擊。

離央也知道此刻的情況不容樂觀,更是想不到自己等人竟然會被傳送到這赤嚶的地盤上,眼見蘇風逍已衝殺在前,離央沒有猶豫,動念間元良劍出現在他手中,身形一個閃動,同樣向外衝出去。

至於青鳥,則是極為機靈的振翅衝上了高空,不會飛的赤嚶怪根本奈何它不得,在高空中一陣盤旋后,眼睛驀然一亮,趁著所有赤嚶怪追殺著離央兩人時,向著這片樹林深處俯衝下去。

「該死,這赤嚶怪怎麼會這麼多!」

這赤嚶怪的實力的確不算很強,也根本沒打算和離央他們正面對上,而是不斷在旁騰挪騷擾二人,同時口中發出的「嚶嚶」尖銳之聲,化為無形的波紋,直接攻擊他們的精神。

蘇風逍縱然有清靈符幫他抵擋精神攻擊,但畢竟不像離央已經開闢了識海,又被赤嚶怪糾纏著,不覺間情緒已是受到影響,而清靈符的效用也開始下降,令他的心緒越來越煩躁。

另一邊,離央受到的精神攻擊的影響不大,一方面有著清靈符,另一方面則是他在當時的試煉中曾在無邊的殺意中得到磨練,面對這種普通的精神攻擊,顯得比較從容,只是覺得有些吵雜而已。

「他的狀態有些不對!」

揮劍將一隻赤嚶怪斬殺,離央抬頭看向不遠處的蘇風逍,發現他手中劍訣完全亂了,其眼中更是有紅芒隱現,見此情形,離央眉頭不禁一皺,一邊出手斬殺糾纏的赤嚶怪,一邊朝著蘇風逍靠近。

「蘇道友!」

離央來到他近前,感到他身上此刻的氣息已開始紊亂,遂施法對他大聲喊道,欲令他清醒過來。

魔鬼總裁今生請珍惜 這一聲喊叫也的確起了作用,他眼中的紅芒有了散去的徵兆,然而,這時赤嚶怪眼中開始泛出一片片紅芒,配合著它們口中的叫聲,蘇風逍眼中的紅芒竟是驟然一盛,並轉身向著離央斬來。

「居然還能控制心神!」

看著倒戈而向的蘇風逍,離央瞳孔一縮,閃身避過蘇風逍斬來的劍氣,而這時他識海中清靈符效用也徹底消失,霎時間無數的雜亂的「嚶嚶」之聲沖入他的識海,令他的身形一個不穩。

「昊靈鏡!」

識海的震蕩令離央神色一變,不假思索地催動一直懸在識海中的昊靈鏡,這也是離央第一次使用這昊靈鏡。

隨著離央的催動,靜靜懸在他識海中的昊靈鏡陡的一顫,接著鏡面中一點金光浮現,繼而急速擴散,將離央識海中的雜亂之音肅清。

「出來!」

解決了識海中的威脅,離央眼中神芒湛湛,手中打出一個印訣,昊靈鏡瞬間出現在他面前,接著,在離央的操控下,一道金色光柱從昊靈鏡中向著被控制了心神的蘇風逍席捲而去。

正紅著眼繼續殺向離央的蘇風逍身形猛地一頓,其雙目中的紅芒迅速隱去,剎那間就恢復了清明。

「離央道友……」

「先衝出去再說!」

恢復了神智的蘇風逍,對著離央投來感激的神色,想開口說什麼,離央卻搶先一步開口,同時身形閃過,將一隻揮舞著觸手刺向蘇風逍的赤嚶怪斬殺。 「好!先衝出去!」

蘇風逍也知道此刻不是能閑聊的時機,而他如今在離央的幫助下,神智不僅恢復清醒,而且有昊靈鏡的庇護,不虞再受到赤嚶怪的精神攻擊,其手中劍訣發揮出了最大的威力,道道劍氣激蕩而出,不過片刻間就有數只赤嚶怪被其劍氣撕裂。

赤嚶怪最棘手的便是這精神攻擊,如今在離央催動昊靈鏡下,盡數被擋住,而赤嚶怪本身的戰力不是很高,在二人的聯手下,根本擋不住二人的步伐。

沖行中,一抹暗紅在眼角餘光閃現,離央反手揮劍擋去,卻是一隻赤嚶怪躥到離央背後,用其尖矛般的觸角偷襲。

手中元良劍與赤嚶怪觸角交擊之後,傳來的反震之力令離央眉頭一皺,反觀蘇風逍那邊,在他的劍勢之下,赤嚶怪的觸角皆被其輕易斬斷。

「沒有劍訣,根本無法施展出飛劍的威能,還不如直接用拳頭!」

雖然離央能將自身靈力注入元良劍中,斬出劍氣,但畢竟沒有學過任何劍訣,甚至武者的劍法也沒學過,所以使用飛劍斬出的劍氣,威力並不算強大。

而既然無法完全施展出飛劍的威力,只能浪費靈力,所以離央直接將元良劍收起,轉而動用自己的拳頭。

追風拳在離央手中已經無比熟練,再附加上火焰,威能更是激增,揮拳間,一道道火焰拳影轟出,幾乎是每打中一隻赤嚶怪,便有一團血霧爆碎開來。

而隨著血腥味的擴散,更加刺激著這林中的赤嚶怪的凶性,此起彼伏的怪叫聲中,悍不畏死般向著離央二人衝殺而來。

隨著更多的赤嚶怪加入圍攻,離央二人前沖的速度受到極大的影響,同時戰鬥中他們的靈力也在急速消耗著,不過二人卻是不顧靈力的消耗,因為在後面依然有大量的赤嚶怪趕過來,若是被它們纏住的話,就生死難料了。

「嚶嚶……」

離央拳頭所過,一隻只赤嚶怪口中發出短促的怪叫聲,隨即便被轟成一團團血霧,彷彿一朵朵血焰綻放開來。

至於蘇風逍,在其身周有九把虛幻的劍影環繞,劍訣施展間,凜冽的劍氣縱橫激蕩,但凡被劍氣斬中的赤嚶怪,皆是瞬間被撕裂,連帶著不少的草木也被其劍氣絞碎……

這樣一路的衝殺,足足保持了大半個時辰,離央二人才艱難衝出赤嚶怪所在的樹林,之後又花了小半個時辰,才徹底將在身後追殺的赤嚶怪甩掉。

「沒想到這隨機傳送這麼坑,若不是離央道友這寶鏡,我們估計跑不出赤嚶怪的圍殺!」

一座植被稀少的山峰,滿是各種形態各異的巨石,此刻,一個由數塊大石遮掩的隱蔽之處,蘇風逍取出丹藥服下,靈力運轉一周后,側頭看向一旁滿身血污的離央,臉上滿是慶幸之意。

「誰能料到一傳送出來就遇到此等危機,這番能殺出重圍,真是險之又險,幸好沒有與它們糾纏,否則即便不懼精神攻擊,也要被耗死!」

一旁的離央,也是一副心有餘悸的樣子,那赤嚶怪根本殺之不完,甚至是越追殺越多,也虧得沒有跟它們糾纏。

「唉!也不知道我們又逃到了什麼地方?這南荒如此之大,我們又要怎麼辨清出路?」

一番慶幸過後,蘇風逍忽然想到了什麼,臉上神情又是一垮。

「這個倒不用擔心!」

對於蘇風逍的這個擔心,離央倒是不在意,目光看過四周,總是覺得少了什麼,緊著眉頭一會,才想起來少了什麼,問道:

「剛才心神全放在擺脫赤嚶怪上,沒注意到那隻青鳥,蘇道友可曾留意過它?」

雖然這青鳥一開始跟小缺搶永歲果,後來也不知為什麼跟了上來,但也畢竟算是共患難過,而與赤嚶怪廝殺時,離央也沒注意過它,如今沒看到它的身影,離央才想起了它。

「很遺憾!當時我不小心神智被控,後來一路衝殺出來,也沒留意到它!希望這小鳥平安無事吧!」

蘇風逍這時也才發現青鳥不在,搖了搖頭道;他當時陷入危機中,也是沒注意到青鳥到底怎麼樣了。

「它或許無事也不定,畢竟它能飛,而當時赤嚶怪又都被我們吸引了注意力!」

離央腦中回憶了當時的狀況,沉吟了片刻后,緩緩開口道。

「也是,這小鳥機靈的很……」

蘇風逍話說一半,猛然頓住,才剛放下的心又緊繃了起來,忙將頭探到外面一看,這一看去,頭皮不禁一陣發麻,身形立即從大石下跳出,亡命奔逃,口中還不忘怒罵道:

「這惹事的小鳥,虧我們還擔心你,竟然又帶了麻煩過來!」

不止蘇風逍,離央的靈識也一直警戒著,更是比蘇風逍早發現了外面的動靜,同樣從大石下跳出,奪命奔逃。

而令離央二人再一次逃命的是,正是他們才剛提到的青鳥,此刻這青鳥口中不知銜著什麼,正拚命振翅向著離央二人的方向逃來。

而在青鳥的身後,則是約莫有十幾隻嬰兒大小的灰色飛蛾,正緊追著青鳥,同時口中不斷吐出道道細線,射向青鳥,奈何青鳥極為靈活,這細線根本沾不到青鳥半點。

這十幾隻飛蛾明顯處在盛怒之中,即便細線射不到青鳥,也依然不放棄進攻。

而能令離央二人色變,沒有猶豫就逃走,則是因為每隻飛蛾身上散發出的都是築基境的氣息,遠不是他們能對付的。

饒是如此,他們的距離也慢慢地在跟飛蛾拉近,也不知青鳥是怎麼保持不被追上的,而青鳥看到下邊二人,眼中一亮,不帶考慮的,就飛向了他們。

「你這蠢鳥,別過來!」

奔逃中,蘇風逍回頭一看,發現青鳥竟是向他們飛來,臉上神色那是又驚又怒。

然而已經遲了,後邊追殺的飛蛾中,眼見青鳥飛向離央二人,瞬間將他們也列入追殺的範圍,一道道細線宛若飛針般對著二人激射而來。

眼看越來越近,離央的臉上也是浮現無奈的神色,沒想到才剛擺脫了赤嚶怪,又被更加厲害的飛蛾給盯上了。 「咻咻!」

一道接一道的細線激射而來,離央二人奔逃間不得不騰挪身形躲避,沿途所過,不少山石草木都遭了殃。

這些飛蛾的境界實力本就高過離央二人,又會飛,且還不停吐出細線攻擊,導致二人的距離與飛蛾越來越接近,如果繼續這樣下去,被追上是遲早的事情。

「糟了!」

奔逃中的離央,靈識一直關注著後面追殺而來的飛蛾,此際飛蛾距他們的距離不過五丈,這時離央的靈識發現有五隻飛蛾脫離了隊伍,其速度更是激增,心中不禁一凜,暗道一聲糟糕。

果然,脫離隊伍的五隻飛蛾,速度激增之下,竟是直接越過離央二人,衝到了前方,再迴轉過身來,將離央他們攔截了下來。

「完了!這一回真的凶多吉少了!」

離央二人的身形終於被逼停了下來,蘇風逍抬頭望著半空中包圍過來的十幾隻築基境的飛蛾,神色就像吃了蒼蠅一般難看。

當初僅是趙客方一人,而且還是在他受傷的狀態下,離央二人都花費了不小的代價,才將其斬殺,但如今面前卻是十幾隻實力等同於趙客方的飛蛾,這讓他們怎麼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