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燭龍戰隊的成員發出哀嚎聲,自信心受到莫大打擊,假如他們練了一個假武。

至於狂獅,則是忍不住詢問銀狐,剛才顧銘有沒有趁機占她便宜。

這肯定是有的,銀狐肯定,可是她卻不會告訴狂獅,這是她和宗師之間的小秘密。

而且,她覺得她不告訴狂獅也是為了狂獅好。

剛才她雖然沒有出去,但是外面發生什麼卻是聽得一清二楚。

狂獅居然不自量力想要挑戰宗師,也虧得顧銘心情好,否則一個噴嚏就能打死他。

愚蠢的男人,不自量力的男人,她是一點興趣都沒有,顧銘這樣有風度的宗師才是她心儀的男人。

她不介意。

但她知道,狂獅介意,這她很無奈,只能先隱瞞著,以後找個合適的機會告訴狂獅,她對他一點興趣都沒有。

民房外面,葉文軒把顧銘送上車,一個勁的表示歉意。

「沒事,沒關係,我沒往心裡去。」

大肚的原諒了狂獅的無禮行為後,顧銘準備啟動豪車離開,葉文軒表示他把這一次事情處理妥當后,會親自登門道歉。

顧銘:「……」

他想葉文軒永遠不要出現在他面前。

可,這話說出來多傷別人的心,他虛偽的說:「歡迎葉少大駕光臨。」

說完,他啟動豪車離開。

目送顧銘離開,葉文軒這才往回基地,聽到眾人的議論后,絕倒在地上。

這太打擊人了,他想死!!

開車回家,路上,顧銘接到秦思雨的電話,告訴他豪宅已經布置妥當,派對的事情她、劉羽欣、馮妍三個已經弄好,今天晚上她們就可以開派對慶祝了。

派對嘛,人少沒意思,她們已經做主邀請她們的好朋友來玩,現在就差顧銘的好朋友了。

顧銘很糾結。

他朋友不少,可邀請誰呢?

邀請以前的朋友吧別人會說你顯擺,邀請發達以後的朋友吧!這……

時間太短了,他崛起的時間太短了,滿打滿算也就一個多月的時間。

這一個多月,他認識的新朋友不少,可大多都是跟他有過一腿的干姐姐,這能邀請到家裡去讓秦思雨見?

好像可以!!

顧銘想到一個人,藍穎,他這位干姐姐秦思雨可是見過的,也是知道的,再讓秦思雨見一見,也沒有什麼不可以的。

正好,現在中午,他吃飯的地方還沒有著落,可以去夢之藍蹭頓飯吃,順便把剛才被銀狐勾起來的火氣發泄出來。

一石二鳥啊!心裡美滋滋,他立刻開車前往夢之藍。

同時,他撥通藍穎電話。

可以不打的,因為藍穎大概率在夢之藍,不會讓他撲空。

但他依然要打,給藍穎準備時間,這樣他過去以後,就可以直接……

想起上一次藍穎的特殊服務,他的小心肝跳動了起來,好期待藍穎今天的表現。

這才是他打電話的根本目的所在。

過了很久,電話才接通,再下詢問之下,藍穎才支支吾吾說:「也沒啥事情,就是有人鬧事。」

「鬧事?誰?混混?」

「嗯!!」

「報警沒?」

「報了,所以你不用操心,我會處理的。」

「我沒操心,我就隨口一問。」

「對了,藍姐,一會你不會走吧!!」

「不會,有事嗎?」

「有!!」

「什麼事?」

藍穎沒有想過顧銘會來找她,畢竟幾天前顧銘才來過夢之藍,根據以前的經驗判斷,她覺得顧銘下次主動找她的時間在一個月後。

當然,她主動找顧銘除外,不過她現在卻是不會主動找顧銘,不想顧銘出事。

【作者題外話】:第一更,求票支持,拜謝。 「過來找你啊!還能有什麼事情?」顧銘理所當然的說,感覺藍穎今天怪怪的,好像有什麼事情瞞著他。

藍穎一愣,然後苦笑說:「前幾天不是才來過嘛,怎麼今天又要過來?」

「不行嗎?」顧銘問,心中已然認定,藍穎指定有什麼事情瞞著他。

具體什麼不好猜,但他感覺跟萬陽和孫強有關,搞不好是這兩人因為找不到他,把那天的氣出到藍穎頭上。

藍穎不知道顧銘已經猜到,繼續隱瞞說:「你來找我,我高興都來不急,怎麼可能不行,只是今天下午我約了一位朋友談事情,你來了不能陪你,這不是掃你興緻嘛。」

「要不這樣,晚上我去找你,到時候你想怎麼玩,我都成全你。」

顧銘故作生氣道:「藍姐,你要是在這樣,那我可真生氣了,以後再也不去夢之藍了。」

藍穎慌了。

現在的她,已經離不開顧銘,顧銘不止是她身體的滿足者,更是她心靈的寄託者,如果顧銘棄她而去,她都不知道以後該怎麼辦。

「好弟弟,別這樣,我離不開你,別離開姐姐好嗎?姐求你了。」藍穎哀求說。

「那你說實話。」顧銘依然馬著臉說,只是心裡倍感心疼。

藍穎的父母已經去世,又沒有兄弟姐妹,只有為數不多的幾門親戚和幾位要好閨蜜。

這些,都不足以成為藍穎的依靠,藍穎能夠依靠的是她老公孫強,能夠暖她心的是她女兒孫佳藝。

可事實呢?事實卻是老公跟他反目,女兒跟她也不親。

顯然,現在藍穎把他當成依靠,所以當他說出以後再也不去夢之藍的時候,才會這般表現。

美人恩重,他還能有什麼可說的?唯有加倍的對藍穎好。

藍穎嘆了一口氣,知道顧銘猜到了什麼,不在隱瞞,如實說:「他們還沒有走。」

「沒走?警察沒來?」

「來了。」

「不管?」

「不是!!」

藍穎說:「警察一來,這些人就說他們是來吃飯的,不是來鬧事的,還裝摸作樣的要點菜,等警察一走,他們就用各種理由找事,不是說餐廳飯菜味道不好,就是說服務員態度差,嚴重影響餐廳生意,把餐廳弄得跟菜市場一樣,好多客人嫌吵,進來就走了。」

「有多久了?」顧銘問。

「昨天就來了。」

「知道是誰派來的嗎?」

「他們沒講,但我猜是萬陽。」

藍穎把最近幾天她打探的事情講了出來。

她說:「至從那晚你給佳藝算命,說佳藝三年之內不宜戀愛,破壞了萬陽的好事以後,萬陽就去尋找算命大師重新給佳藝算命。

「萬陽以為,這樣就可以讓佳藝回心轉意跟他在一起。卻是沒有想到,佳藝居然要現場考驗他找來的那名算命大師,如同你在珠寶大會給客人算命那般。」

「露餡了?」顧銘笑著說,心想孫佳藝這小妮子還是不傻嘛,還知道考驗對方。

「嗯!!」

藍穎點頭,接著說:「知道萬陽找人來騙她,佳藝很生氣,直接走了,還讓萬陽以後別來找她。」

「我聽佳藝的同學講,萬陽被氣了一個半死,差點暴走。」

「萬陽此人睚眥必報,在你手中吃了這麼大的虧,指定不會罷休。所以我猜這一次事情跟他關,想逼你現身。」

藍穎不知道,這個主意是孫強出的,因為他已經打聽清楚,藍穎是顧銘的干姐姐,料定夢之藍出事,顧銘不會袖手旁觀。

「逼我現身嗎?」

顧銘眼中閃過一道寒光,冷聲說:「行,那我成全他,馬上過來。」

「別衝動,他們人多,有四五十個。」藍穎趕緊勸阻道。

「四五十個?有倍而來?這就想打贏他?萬陽這也太瞧不起他了。」

顧銘不放在眼裡說:「藍姐,你放一百個心,他們不會是我的對手的。」

說完,顧銘掛掉電話,油門踩到底,豪車轟的一聲,疾馳而去。

……

夢之藍,烏煙瘴氣一片,幾十名混混一人霸佔著餐廳一張餐位。摳腳的摳腳、抽煙的抽煙、隨地吐痰那更是張嘴就來,把好好一家高級餐廳搞得烏煙瘴氣。

苦心經營的餐廳被人如此作踐,藍穎看在眼中,疼在心裡,臉上滿是凄苦之色。

餐廳正中央,以前夢之藍鋼琴師演奏的地方,此時卻被一名五大三粗的男子佔據。

他叫馬奮,江湖人稱大馬哥,在道上很有聲望。

當然,那是以前,現在他的聲望是海棠區最響的,名副其實的NumberOne。

這跟顧銘有關。

至從顧銘崛起后,有數次跟道上大哥打交道的經歷,而跟他打過交道的道上大哥,逃的逃,抓的抓,結果最好的就是坤沙,全身而退。

沒影響?怎麼可能,坤沙現在低調的跟孫子一樣,壓根不敢出來生風作浪。

坤沙低調,大馬哥的風頭自然一時無二,成為海棠區最屌的存在。

人屌好事說,這不,剛屌幾天,就有大老闆找上門,請他辦事。

事情很簡單,他以前都不屑去做,但老闆價錢給得高,他不會跟錢過不去,按照老闆的要求,親自帶人過來,把事情辦得漂漂亮亮的。

唯一令他煩心的事情就是,他都等了一天多了,那個男人還沒有出現。

好煩,總不能讓他一直這樣等下去吧!這他要等到什麼時候?萬一對方一直不來,那他豈不是要一直帶著人守在這裡?

這他表示接受不了,琢磨著怎麼才能逼那個男人儘快現身。

最好的辦法莫過於蹂躪夢之藍的漂亮女老闆,可老闆不同意,他只能熄滅這個心思。

可除了這個辦法,他實在相不出別的辦法,好生煩惱。

就在這個時候,一名男子走進夢之藍。

起初,他沒有在意,以為又是哪位不開眼想來夢之藍吃飯的客人。

這種小事情,壓根不用他出面,他小弟出面就可以把人趕走。

但是,當他仔細一看后,他激動了。

來了,來了,老闆給他說的那個男子來了,他終於可以完成老闆交代的任務,得到最後那筆巨款了。

整整五百萬,混了這麼久,他就沒有接到過這麼大的單子,足夠他逍遙快活好幾年,簡直美滋滋。

他起身,準備讓小弟動手,把這位不開眼的男人抓回去給老闆處置。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令他意想不到的一幕發生了。 對方先動手了!!

對方居然敢先動手,這怎麼可能?

難以置信的不止馬奮,還有他的手下,他們驚訝的說:「我艹,敢打人,這小子敢打人?」

顧銘冷眼看著他們。

他不喜歡先動手,但是這一次,他先動手了。

好好一家高檔餐廳,居然被這些人糟蹋成這樣,簡直可惡至極。

所以,進來以後,聽到混混說這裡被他們包場了,讓他滾出去,他忍不住就賞了對方一巴掌。

含怒一掌,威力豈容小覷,當場就把對方扇倒在地上。

不僅如此,還把對方的牙齒扇掉幾顆,此刻正趴在地上吐血。

暴力!太暴力了!看到這一幕,確認這一幕是真的后,馬奮以及他手下小弟是倒吸一口涼氣。

難怪!難怪他來的時候孫強讓他多帶點人,難怪孫強給的價錢這麼高,原來對方不好對付,有兩下子。

不過,他卻是不懼。

這一次,他足足帶了五十多號小弟,他不信對方打得過這麼多人,除非對方是道上傳得沸沸揚揚的那個人。

顧銘,江湖人送外號銘爺,以示對他強大戰鬥力的尊敬。

跟這一次他要收拾的人同名同姓。

但是,那又如何?華國同名同姓的人多了去了,他不信他的運氣那麼衰,會遇到現在道上風頭正勁的銘爺。

對方不可能是道上流傳的銘爺,只是一個稍微有點實力的臭小子,他壓根不懼。

他站了起來。

這是信號,看到他站起來,他那些小弟也紛紛站了起來,在他的帶領下,氣勢洶洶的朝著顧銘走去。

看到這一幕,夢之藍的員工都替顧銘捏把汗,暗想顧銘這一次不死怕是也要脫一層皮。

至於藍穎,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來了,緊張的要死,還想過去跟顧銘同生共死。

但是,她忍住了。

她知道,顧銘身手不凡,在商場的時候,二十幾名保安都不是他的對手。

如今,敵人多了一倍,更是需要顧銘認真對敵的時候,她這上去,除了表明她的心意外,沒有任何卵用,還會托顧銘後腿。

心意,什麼時候都可以表示,但托後腿這種事情,絕對不能做。

她期待顧銘大展神威,如果顧銘辦不到,她再上去表明她的心意也不遲。

很快,馬奮以及他的小弟就把顧銘團團包圍起來了。

馬奮看著顧銘,又看了一眼倒在地上吐血的小弟,咬牙切齒說:「小子,膽子夠大的嘛,我們都還沒有動手,你反而先動手了,這麼急著找死?」

「找死?那也得你們有這個本事才行,就怕你們沒有這個本事,反而被我打趴在地上。」顧銘瞧不起的說。

「我擦!!」

混混怒了,這要不要再瞧不起他們一點?這簡直是侮辱人嘛。

他們受不了這樣的侮辱,紛紛叫囂著讓顧銘去死。

馬奮壓了壓手,示意安靜,等到小弟安靜下來后,同樣用瞧不起的語氣說:「小子,別以為你跟銘爺一個姓、一個名,就跟銘爺一樣牛~逼,你給銘爺提鞋的資格都沒有,更嚇唬不到我們。」

「就是,你嚇唬不到我們,只會激怒我們,讓我們把你扁得更慘。」混混叫囂道,顯然也聽說過銘爺的名號,知道銘爺的厲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