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又看了遠處的白安國一眼。

白安國已經廢掉了天山派的阿拉木,原本已經衝殺過來,可,一大批的江湖高手將他攔住。

他們倒也不是盡全力地攔截,而是每一個人都給白安國阻礙。

讓白安國無法即刻趕過來。

這其中,滅天教的人最爲兇狠,一個滿是裸曬鬍子的中年人,突然間攔在了白安國的面前。

“捲毛胡!”白安國看着那個鬍子髮捲中年人,腳停滯了一下。

捲毛胡也是四十多歲,一個一米八多的胖子。

他的聲音有些渾厚,道:“白安國,當年拜你所賜,我走投無路,沒想到,我們還有機會再見一面。”

“看樣子,你是加入了滅天教,這滅天教還真的是啥阿貓阿狗都收!”白安國冷笑一聲。

捲毛胡當即擰起眉頭,,他一腳踏出,“砰”一聲巨響,地上的小石子竟然全都被震飛起來。

“殺!”捲毛胡瞬間靈氣大漲,爆射出來的靈氣控制住了石子,一起朝白安國爆射過去。

白安國一開始閃躲了兩下,他的閃躲,讓身後好幾個江湖中人全部被打中,整個人往後面摔了出去。

其中兩個人可是被細小的石子直接貫穿了身體。

更多,更大顆的石子跟了過來。

白安國心知不能再小瞧了眼前的捲毛胡,靈氣散出,形成護體。

“龍鱗甲!”

瞬間,只見靈氣在在白安國的身上形成龍鱗一般的模樣,由龍鱗組成的一道防禦服。

法師喬安 石頭打過去,全都猶如打在牆壁上面,紛紛掉落下來。

“哼,你的實力也增強了不少嘛!”捲毛胡呼喝一聲,突然間猛地朝白安國衝刺過去。

而且是,奔跑的速度越來越快!

他沒踩踏出一步,大地就彷彿受到了一次震顫,“轟隆”聲起,腳下有靈氣波動而出,距離比較近的直接有種被勁風吹刮到的感覺。

而同時,地上的石子在繼續飛起來,然後朝白安國勁射過去。

白安國感覺到了越來越多的小石子,密集的攻擊。

nbsp;??很顯然,捲毛胡從一開始就拿出了全力!

他是真的想要殺人復仇!

在捲毛胡就要衝到白安國面前的時候,他暴喝一聲,竟然跳了起來,一腳踩在地上的一根斷柱上面!

這一根斷柱在當初可是頂起青龍門大殿的超級圓柱,起碼要五個人環抱才能夠抱的起來。

但,就是這麼一根大圓柱,捲毛胡一手伸出,單手直接抓住了,朝白安國衝撞過去。

大圓柱破開前面的空氣,風聲“呼呼”。

“砰”大圓柱重重撞擊在了白安國的龍鱗甲上面。

“轟隆”,猶如坦克撞在一堵厚牆上面。

大圓柱從撞擊在龍鱗甲的位置開始破碎,散開。

但白安國感覺到了龍鱗甲即將被摧毀,而且,他的肉身已經遭遇到了衝擊。

“給我去死吧!”捲毛胡厲喝一聲,突然間,再一次暴漲出來了全部的靈氣。

如果說先前的大圓柱是坦克的炮筒,那麼捲毛胡整個人就是坦克的裝甲車身。

而且,還是有着賽車一般速度的坦克。

“轟隆”一聲巨響,兩股靈氣撞在一起,強大的靈氣波動散開,一圈盪漾開去,將附近好一些人都給衝飛出去。

那些人摔在地上,慘叫聲不斷。

而白安國,也同樣被撞飛了出去,整個身體飛出,將一面斷了的長滿青苔的斷牆直接砸斷。

白安國整根陷在了裏面,塵土飛揚,一切都看不清了。

“師兄!”駱飛煌着急地大喊了一聲。

“喂,你這樣很不尊重我啊!”魏一恆笑了一聲,突然之間,雙掌齊出,看着是平平無奇的靈氣壓向駱飛煌。

但,其中的那一種超重壓,讓駱飛煌抵抗起來十分難受。

尤其是魏一恆好幾次使用出超重壓的時候的,駱飛煌雖然頂住了,可突然間魏一恆又收住,讓他發出來的靈氣直接打空了。

駱飛煌一拳轟出,頂開這一記超重壓後,後撤了十多米遠。

他的眼角看到了林天,心中愈發着急起來。

倘若,白安國已經被捲毛胡的攻擊給轟出重傷了,那麼緊緊憑藉着他一個人,根本無法救走林天。

“捲毛胡是你們青龍門的叛徒是吧?可我怎麼聽說,當年,他是被陷害的呢?也難怪你們青龍門會落得如今這樣的下場,根本就是是非不分嘛!”魏一恆突然冷嘲熱諷起來。

駱飛煌有些吃驚地看着魏一恆,這個七煞門的門主,看着平時幾乎都沒怎麼在江湖上行動,可他對江湖上的事看樣子還聽說了不少。

“叛徒就是叛徒,當年,師父給過他機會,是他不珍惜!另外,魏一恆,我們青龍門還輪不到你來指指點點!”駱飛煌暴怒起來,他突然間彷彿解開了所有的禁錮一般,靈氣暴漲而出。

且,他的靈氣慢慢漲紅起來,變成了紅色!

“血紅靈氣!”有人驚歎了出來!

聽到這四個字,林天也差點忍不住回頭看過去。

?醫卜星相》之中有記載,血紅靈氣,極其稀有,可以說是千萬分之一,比起普通修士身上的靈氣,血紅靈氣要更加強大和有摧毀力。

血紅靈氣,最恐怖的一點在於,一旦對對手形成壓迫,可以引起對手體內血液的躁動不安,如果對手相對比較弱,甚至可以讓對手血液沸騰,自爆而亡!

而且,血紅靈氣,見到血,可以直接轉變成自身的靈氣,雖然無法像飲血刀那樣吸收,回用,卻是可以將整個戰場變成自身的主場。

魏一恆原本嬉笑的面容凝固住了,變的無比認真。

旁邊,仙嶽五俠之中,第五俠,一箇中年女人,她叫何一淼,這會兒朝邱一鑫喊了起來:“三哥,必須儘快離開這裏!”

“你們覺得,你們能離開的了嗎?”突然間,另外一邊,白安國的聲音響了起來。

“嘭隆”一聲巨響,斷石橫飛,一道身影衝飛出來。

正是白安國! 從廢墟之中衝出來的白安國看了駱飛煌一眼,而後道;“果然,當年,門主之位本應該是你的!”

這一句話只有高手纔會聽的懂,白安國這是承認了自身的實力不如有着血紅靈氣的駱飛煌。

“師弟,你可真的是瞞的我好苦啊!”白安國一聲苦笑。

這會兒的白安國,甚至包括外面那些知道青龍門歷史的弟子也全都明白過來了!

原來,當年,前任門主爲了保護好木仙珠,故意讓實力更強的駱飛煌帶着木仙珠離開。

留下了白安國來擔任門主。

白安國這會兒瞪向捲毛胡,道:“青龍門的叛徒,當初,我看在師出同門饒你一命,今天,你不可能再那麼幸運!”

“哼,我不需要你們任何人的憐憫,青龍門的任何一個人,我都要殺死!一個不剩地殺死!”捲毛胡雙腳左右移動了一些,形成了一個馬步。

馬步扎穩,下一秒鐘,捲毛胡彷彿就要漲紅臉似的。

“砰”他腳下的土地四分五裂!

顯然,他也是將氣旋完全打開了,靈氣瞬間暴漲出來。

“很好,毫無保留!”白安國略一點頭,而後,也是靈氣完全釋放出來。

在白安國身上的靈氣越來越盛,越來越盛,突然間,竟然是變成了青色。

“天青靈氣!”有見多識廣的人喊了出來!

指着天上的白安國,張大了嘴巴,久久都沒能夠閉上。

周圍聽到“天青靈氣”的人,但凡是知道這一種靈氣的,全都再一次目瞪口呆。

林天再一次震驚不已。

而那邱一鑫這會兒也愣了一下,剛要打出去的攻擊,收住了。

天青靈氣,百萬分之一的概率。

比起血紅靈氣,天青靈氣,雖然沒有那麼強大,可其防守能力,卻是超強!

猶如青天一般,可容納極強的攻擊。

林天對此也是十分了解,《醫卜星相》之中記載了各種各樣的稀有靈氣種類。

青龍門,不愧是曾經江湖上最強的門派,他的門派了真的是人才濟濟。

如若當年沒有七大門派聯手攻打青龍門,如今的天下,必然是屬於青龍門,即便是京城,只怕也是青龍門的勢力在掌控。

“媽的,這還怎麼打啊?”

“還是先走吧,留下來,一會兒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本來還想着過來撿漏,這再留下來,只能是撿屍了!”

已經有越來越多人開始在談論離開的事。

他們可不想沒有撿到寶物,還把性命給搭在

這裏。

不過,很多人雖然開始撤離,可撤離並非是遠離,而是在外面較遠的地方躲了起來。

它們還是抱着“撿漏”的想法!

畢竟是木仙珠!五仙珠之一,要是能夠得到它,並且將其好好研究,只怕得到的力量比血紅靈氣都要強大!

而且,如果能夠聚集五仙珠,到時候直接飛昇仙界都不是問題了!

再有,這麼多的高手在較量,只要他們隨便掉下一樣寶貝,撿到手,今後都可以在江湖上橫着走了。

林天原先比較擔心,這會兒心中寬心了許多。

他也愈發明白了一件事,不管如何,白安國和駱飛煌兩個人是明顯要保他了!

至於爲什麼要保,大概是因爲木仙珠了!

這一次林天爲他們拿到木仙珠,成爲了所有人攻擊的對象,她們兩個是老前輩,肯定過意不去,這纔會傾盡所有,要來保護他!

“仙嶽五俠,這是怎麼了,怕了嗎?”靈山派的金山真人突然笑了起來。

一臉的嘲諷!

仙嶽派的人一起轉頭看了過去,那些弟子一個個恨的牙癢癢。

但是,他們知道,他們沒有話語權。

一個個握緊了拳頭。

“你少在這裏挑撥離間,有本事你們靈山派的來殺了林天!”邱一鑫冷笑一聲。

金山真人嘴角抽了抽,可他馬上又恢復平靜,道:“我們靈山派可不會欺負弱小,更不用說是一個林家的廢物了!”

林天猛地轉頭瞪向金山真人!

金山這人被林天的氣勢一下子就給壓住,讓他差點不自主地後撤一步,是銀葉真人扶了他一下。

這麼丟臉的事可不能讓別人看到。

隨後,銀葉真人微笑着說道:“君子成人之美,我們靈山派不會做這種半路搶奪的事,既然是你們先站出來對付林天,我們就等一等了!”

林天掃視了一眼銀葉真人,想起了在神將大選的時候,還用順耳符聽過銀葉真人和林鋒的交流。

這個傢伙,是一個極其奸詐的傢伙!

還真的能說會道啊!”邱一鑫也不打算在理會他們靈山派。

雖然,他對那兩個青龍門的老傢伙有些畏懼,可眼下,他們都被一個高手給攔住了,他是有時間來對付林天的!

即便魏一恆和捲毛胡的實力再弱,爭取到一些時間還是有的!

然而,事實上來看,那兩個人的實力一點不弱!

尤其是魏一恆,面對着施展出血紅靈氣駱飛煌的步步緊逼,他還能夠閒庭信步地進行躲避,一直到駱飛煌將專注度再提

高一個度,魏一恆這才格擋的有些難受。

另外一邊,白安國雖然展示出了最強的防守,但捲毛胡的攻擊,如飛馳的坦克,摧毀一切!

一片混亂之中,邱一鑫手上的金劍突然間一陣顫動,旋即,就看到一刀金色的劍氣漂浮出來,而隨着邱一鑫手腕連續翻轉,竟然有七道金色的劍氣漂浮出來。

“北斗七星陣,這是劍陣裏最爲低下的一個陣法,看你用的倒是不錯,我現在就來領教領教!”

邱一鑫皮笑肉不笑。

忽然之間,七把金色靈氣劍散開了。

邱一鑫的金色靈氣,並非是指他身體的靈氣金色,而是因爲他手中的拿一把劍!

那一把金劍劍讓他的靈氣變成了金色,並非是從氣旋里涌出。

突然間,邱一鑫喝道:“北斗橫掃!”

聲音落下,七把靈氣劍立即以北斗姿態橫掃向林天。

林天連續後撤兩大步,他沒有再繼續後撤,因爲身後不遠處,就是仙嶽五俠之中的兩個傢伙的中間地帶。

要是再撤,他們也會加入戰局。

“只要你能夠破掉我的劍陣,我讓你走!”邱一鑫看着林天后撤,一臉高傲,甚至是帶着一種對林天的瞧不起。

同時,他的七把金色靈氣劍再一次橫掃而來。

“哼。”林天雖然對北斗七星陣還不是十分了解,可比試劍陣,他還沒怕過!

這是源於他對自身劍陣的自信!

還有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因爲,他的靈劍符,不同於其他人的靈氣劍,他的靈劍符之中有着不一樣的東西。

林天后撤一小步,立即祭飛出來七張靈劍符。

“開!”一聲喝下,當即便看到有七把靈氣劍飛在空中,林天掃視了一眼,已經判斷出來七把靈氣劍的情況。

“一劍長龍!”林天手上劍訣捏起來,擺動。

當即,七把靈氣劍匯聚成一條長龍,直接朝邱一鑫的長勺而去。

“砰”一聲巨響,衝撞的瞬間,林天的靈氣劍,竟然被破掉了一把!

“太好了!”

“哈哈,邱師叔好帥啊!”

“跟我們邱師叔鬥劍陣,簡直就是自取其辱嘛!”好幾個靈山派的弟子興奮地吼叫了起來!

林天這會兒只剩下六把靈氣劍了,他繞着旁邊跑了起來,同時盯着走過來的邱一鑫。

“你做什麼都沒有用,最好是立即給我跪下,把木仙珠遞給我!”邱一鑫微微一笑,而後,突然之間,他手臂擺動,喝道:“去!”

瞬間,七把金色長劍對準了林天,正是那一招“七星聚頂”! 邱一鑫是想要用林天施展過的招數將林天打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