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師祖我知道了,天下會我記住了,軒轅師祖的仇我一定報!「

」冤冤相報何時了,但是就是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的道理一般,不管什麼事有因必有果,總需要有個了斷吧!吃完就歇息一下吧!讓老衲我也見識見識這十多年你爺爺和父親還有你那你一幫子叔叔對你的訓練成果吧!「

」是,師祖!「郭念菲激動的回答道。

[翠微居手機版] 一老一少就這樣算是真正的認識了,一個徒孫,一個師祖。郭氏家族三代嬌子與一位大師的情緣,這就是緣分與宿命。

郭念菲躺在草屋裡簡單的床上,他看著屋內的修飾簡單淳樸,沒有佛像,心終於有佛就是了吧!「好好睡一覺吧!明天還要和師祖對練,希望可以戰勝他!」郭念菲自語道。說完便閉上了眼睛,期待,滿滿的期待。

等待的時間是最漫長的,早期是郭念菲的習慣,也是必須的,釋武健比他起的更早,早已經院子里打坐了,郭念菲明白打坐時是不能讓打擾的,他也靜靜等待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釋武健大師傳來了一句:「等了很久了吧!」

郭念菲聽到后很是激動,然後回答道:「沒,沒有!都是應該的!」

「好了,讓我見識見識吧!」說完便起身站立不動,雙手負於背後。郭念菲向後一步雙手合實深鞠一躬便架好了姿勢。

郭念菲率先出手,僅僅一瞬間便來到釋武健的面前一記重拳直奔釋武健的面門。釋武健也是從容不迫身體後仰,躲開了郭念菲的攻擊,順勢一腳揣向郭念菲的肚子。郭念菲抬起右腿膝蓋頂起兩兩相撞,郭念菲後退三步定立而釋武健大師盡然也後退一步。

「好小子,當年你父親和你爺爺不曾讓我後退半步,小小年紀竟然有如此天賦,真是讓老衲頗感欣慰啊!」釋武健哈哈大笑道!

「不敢,是大師讓這徒孫!徒孫有幾斤幾兩還是知道的!」郭念菲回道:「大師似乎也沒拿出真本事吧!」

「哦!小子沒想到啊!沒想到啊!」兩人雖然僅僅拼了兩招,但是高手之間僅僅一招便能知其實力,釋武健以為郭念菲已經使出實力,才能如此,這讓釋武健大吃一驚。

「真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啊!」釋武健道:「既然如此,咱們爺孫倆便盡情一斬!」說時遲那時快釋武健僅僅在剎那之間便移動道郭念菲面前,一擊肘擊打向郭念菲的下懷,郭念菲順勢抵擋右手為掌抵住,釋武健再次出招一計橫少千軍,郭念菲起跳躲過。剛剛跳起郭念菲便看向釋武健,釋武健微微一笑。

「不好!」此時郭念立刻明白身體立刻騰空後仰一計重退砸下而釋武健本想是將處在空中的郭念菲踢飛,看來是不行了於是雙臂交叉橫在頭頂。

「砰」的一聲悶響,釋武健身體下陷大吼一聲:「好小子」釋武健雙臂發力將郭念菲彈起還未等郭念菲雙腳落地,釋武健應聲跟上伸出食指彈了過去。郭念菲也清楚大師準備幹什麼,這是師祖的獨門絕技點穴,郭念菲微微一笑似乎毫不在意。

「借力打力」一腳踩在釋武健食指之上,但是又腳也是一陣麻木,郭念菲咬牙挺住,左腿橫向掃去一擊重擊踢在釋武健的右肩。釋武健身體一晃,向後一步左手持掌打向郭念菲的胸膛。

「大慈大悲!」釋武健說完便一掌打在了郭念菲的胸膛,郭念菲口吐鮮血向後飛去落在地上。

郭念菲吐了吐口中殘留的血液便站了起來,「師祖就是師祖,徒孫就是徒孫!師祖我要動員全部實力了!」說完就回到草屋之中將帶來的巨闕劍拿了出來!

「巨闕劍!」釋武健道。

「是啊,父親送我的!說是收復天下用的!」

「好!好!好!」釋武健說道:「那就要先過為師這一關啊!如今的天下早已經不是從前的天下了!」

「師傅,不用兵器嗎?」郭念菲問道。

「老衲我多年未曾動用兵器,既然你巨闕劍都已拿出,那老衲也理應奉陪啊!」釋武健走道院子的角落,角落處有一枯樹,釋武健從枯樹中取出一隻棍棒,棍棒已經滿是灰塵「很久沒用過你了!」

釋武健雙手持滾,橫立四十五度,左腿彎曲,右腿成弓步,郭念菲雙手持劍提劍而起徑直衝了過去。

「啊!」郭念菲雙手將巨闕將立於頭頂全力砍了下去,若是一般人根本不需要硬接但是郭念菲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接沖了過來。簡單的招式卻以速度發揮到極致,那這就不僅僅是簡單的招式而是致命的招式。釋武健知道這就是當年軒轅擊敗自己的驚天一劍沒想到這小子竟然已經學會了,並且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釋武健沒有躲閃直接將棍棒豎向打出再次重擊郭念菲的胸膛,郭念菲立刻改變招式將巨闕擋在胸前。

「嘭」的一聲巨響,郭念菲有回力將巨闕推出去,兩人相互後退。郭念菲單手持劍,左手立於胸前如念佛手勢,然後彎身鞠躬。

「怎麼了小子,你這是怎麼意思!」釋武健問道!

「師祖,接招!」郭念菲提劍而上。

「龍雨式!」郭念菲提劍而去似煙似雨,如煙如雨煙雨繚繞。巨闕劍劍身寬長,是一種霸氣的存在,附帶著一種柔弱的劍術。看似無力的巨闕劍卻事實負著強大的力量!

「好劍!」釋武健應聲而上。

「龍捲式」

「龍軻式」

「龍突式」

「龍嘯式」

「龍游式」

「砰!砰!砰!砰!砰!砰!」六招劍招都被釋武劍接下來了!此時的郭念菲已經滿頭大汗,龍鱗七式已經消耗了大部分的體力,本來龍鱗七式是以龍鱗匕首使用的。龍鱗只是匕首,輕便龍鱗七式也是刺殺之用,而郭念菲學到龍鱗七式后便稍微改動用到了巨闕劍上,威力是前者數倍,但體力同樣消耗過大!

「好小子,真是不錯,竟然可以將龍鱗七式用到巨闕劍上,真是讓老衲沒想到啊!」釋武健說道:「還有一式龍滅式怎麼不用了!怎麼害怕傷到我嗎?」

「這個自然不是,那招只適合用龍鱗用!用在巨闕劍上不合適,所以我稍微改了改了!」

「什麼?」釋武健問道.

「這招的名字我叫做!」郭念菲霸氣的喊道:「狂龍破!」郭念菲用右手將巨闕劍扔到空中,「啊!」大吼一聲左腳發力將劍踢向釋武健,身體落地后也沖向釋武健。

「夠狂!」不愧是郭家子孫,釋武健心想道。「好,你也接我一招」

「心如凈水!」說完釋武健將棍子甩向飛來的巨闕劍,身體以最快速度來到了郭念菲的面前,這讓郭念菲大吃一驚「好快的速度!」

「砰」的一聲巨闕劍與棍棒相撞巨闕劍直接將釋武健的棍棒直接砍成兩段!釋武健也是一驚!巨闕劍劃過釋武劍的臉龐,劃出一道血痕!郭念菲看到在面前的釋武健也是抬身一腳,將釋武健擊退半步又手抓住劃過的巨闕劍準備回身架在釋武健的脖子處,還未轉身就感覺道自己的脖子處有一根手指!

郭念菲放下手中的巨闕道:「師尊我敗了!」

「行了你小子,我還是小看你了!能傷到我的除了皇千重你是第一個!」釋武健又道:「當年我與軒轅的驚天一戰也只是因為他劃破我的衣腳才獲勝!你很厲害了能劃破老衲的臉頰啊!」釋武健並不在意臉上的傷,他傷了但他更高興,高行有這樣一個徒孫。

「師祖,我」郭念菲傷了釋武健心裡不有點失望,不管怎麼說這也是自己的師祖啊!要是被自己的爺爺父親知道,那不得屁股開花啊!

「唉?不必自責!能傷我,比不傷我讓我更加高興!要是你這次不能傷我,我才要你爺爺和父親打的生活不能自理呢!」兩人相視一對便哈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哈!」 「念菲啊!」釋武健喊道:「你在我著也有一年多了吧!想必該學的都學到了!」

「師祖,徒孫自知。」郭念菲回道。「與師祖修行一年,讓徒孫受益匪淺直到現在才明白武道境界,想必以前自己就是井底之蛙啊!」

「明白就好,明白就好!如今你的武功已經有七重天,我想就算遇到皇千重也有一戰之力,雖然不能將其擊敗但是也有保命之手段!」釋武健語重心長的說道。

「師祖,那這武道有頂峰嗎!」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只能看你造化了!」釋武健抿了抿口中的清茶又到所為功力也只是你個人的修行。「一年來你從剛來的三重天達到如今的七重天已經是天縱奇才了,接來的你應該你完成你的家族使命,尋找你的緣!」

「緣!」郭念菲心想難道是女孩子嗎!自己的爺爺不用說了,就說自己那無良的父親雖說深愛母親但是自己還有幾個姨娘啊! 呆萌影后別想逃 自己是不是也要弄幾個““““`

「此緣非彼緣,此緣又是彼緣,人命雖不由天,卻也有他的定數!」

「師祖,徒孫不懂!」

「不懂,就不懂吧!這也是當年我師傅說的,我也僅僅是了解一些,好了以後你自然會知曉的!」

「那師祖,這七重天以上是不是還有八重天九重天?」郭念菲問道。

「這個自然,我來詳細告訴你!這一重天萬千玄力歸丹田;二重天陰陽平仄分兩邊;三重天辨列星辰懸一線;四重天寒來暑往灌湧泉;五重天金木水火終不散;六重天欲化冰通起微瀾;七重天日月同輝明光現;八重天氣脈元亨起超凡;九重天天地合一雲中念!老衲我也只知道如此了!」

「那我如今已經達到七重天了!是不是·······」

「小子啊,不要多想了,謹記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更何況如今的七重天早已不是從前的了!」

「師祖,什麼意思徒孫不明白!」

「這個嗎,自然是體現在你的速度,力量之上!以前還是有功法,心法可尋的!現如今徒剩的只有外練筋骨皮,這個內練一口氣就不在了!小子勤加練習吧,你父親已經在山下等你了,我們以後再見!去吧!」

郭念菲明白自己在這裡的日子結束了,他將要面對的將是真的江湖和世事。「師祖,可是我還有很多東西不明白啊!」

「這些就需要你在生活中去領悟了,總不能什麼都需要我來告訴你,你今年滿十六歲,理應去處理自己的事情了!多學學你父親。現在他的實力是遠遠不及你的,但是他卻可以凌駕在很多人之上。人總需要歷練,這是你成雄的畢竟之路!就比如你以為成功的企業家遇到你父親,而你也在你父親身旁,那個商人必定對你笑臉相逢,就算你扇他耳光他也會笑而應之,甚至有些人會感到榮幸!你知道為什麼嗎?!」釋武健細心教導,自己雖不出世,但卻只天下事!

郭念菲想了想:「因為父親,他怕父親,他也想得到父親的幫助,希望可以靠上郭家這棵蒼天大樹!」

「孺子可教!」釋武健又道:「你需要做的是什麼!」

「現在至少應該要做的是讓那個企業家知道,我可以在瞬間殺死他!這樣他不因為父親也會害怕,屈服於我,有求於我!」郭念菲雙眼放光,一臉霸氣的樣子!

「不對,那是你以後將要做的,和必須要做的!現在要做的是去山下找你父親。」釋武健回道

「他不上來見見您嗎!」郭念菲沒想到父親不會上來!

「若是你爺爺他定會上來,你父親是個很獨特的人,去吧!」

郭念菲深居一躬道:「有空徒兒會來看你的!」

「去吧,快去吧!你媽媽也在她很是想你!」說完話釋武健變回到屋內打坐去了。

郭念菲一人下山來就看到了自己家長長的車隊,打頭的是輛勞斯萊斯,中間是輛銀白色的布加迪,後面的是清一色的賓士S600。郭念菲剛走國來,就從車上下來一群保鏢,黑色西服,打著領帶一字排開彎腰喊道:「少爺好!」氣勢重天!郭念菲走到布加迪車前,保鏢將車門打開從著上下來以為絕色的夫人和霸氣側漏的男人這自然是郭念菲的生母方茜和父親郭凌飛,郭凌飛自然不會激動,但是方茜不會正所謂兒行千里母擔憂啊!眼淚狂奔,一年未見自己著個寶貝兒子那是想念的無法用語言來表達的。死死的抱住郭念菲道:「兒子,你不知道給家裡寫分信打個電話啊!一年來一點消息沒有,讓媽媽我擔心死了!」

「媽,我不是小孩子!」郭念菲擦拭了一下方茜臉上的眼淚道:「別哭了媽,在哭就不美了,老爸就不喜歡你了!」

「臭小子!」郭凌飛笑罵一句就將郭念菲拉了過來說:「行了你們娘倆,去車裡吧!馬上回家父親還在家裡等著呢!」

「爺爺也來了!很久沒見爺爺了!他在哪裡啊!」郭念菲很是激動自己的爺爺可是傳說啊!被無數的人稱為神。

「恩,他在青島呢!你外曾祖父去世了,喪禮忙完了你奶奶堅決要守孝三天,現在還在靈堂呢!你去磕個頭吧!」郭凌飛臉上雖然沒有傷心的表情但是心還是很痛的!

「老爸,那為什麼你不早告訴我啊!我··········「郭念菲很是難過。

「好了,這是迫不得已的!走吧!」郭凌飛說完就帶著一家人奔赴青島,來到張家大院!這裡曾讓一省高官都仰望的地方,他們知道什麼人能得罪什麼人不能得罪,每年這裡都會有高官來看望。或許只是一句話,自己就有可能平步青雲!

大院人不多但也不少,除了重要的保鏢和親人就沒了。郭念菲走到靈堂前,沒有先自己的奶奶打招呼,而是直接跪下拜了三拜!然後走到奶奶面前道:「奶奶,人死不能復生這是我小孩子都知道的!」

張雅抽泣了一會道:「我的好孫兒,奶奶知道!奶奶知道!你啊和你爺爺年輕時還真像呢?好了你爺爺在書房等你呢去吧!」

郭念菲又向張雅拜了一次就起身去了書房,看見書房內父親爺爺都在就飛奔過去抱住郭飛宇說:「爺爺孫子好像啊!」

看到自己孫子都這麼大了郭飛宇才覺得自己是真的老了,「爺爺也想你啊!」郭念菲從郭飛宇的懷抱中出來道:「爺爺,父親你們都在怎麼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說嗎!」

「凌飛啊!你說吧!」郭飛宇語重心長的說道

「是,父親。」

「念菲啊!本來父親是想送你去黑人國度也就是從前的黑奴之國和金山角個待一年進行鍛煉的,但是就在你在少林寺的一年發生了很多你不知道的事情,金山角現在已經完全由我們掌控了所以你去哪裡也就沒什麼意義了!」郭凌飛說道。

「那黑奴之國呢!」郭念菲問道

「至於哪裡你暫時是不需要去的,著原因是黑手黨暫時脫離了麒麟會的控制,因為你姑姑當.選我不得不被迫解散國內麒麟會,這導致我們實力大幅度下降,從而黑手黨脫離控制!恰好在歐洲有紅盾家族作為支持我們在歐洲的發展是不能被黑手黨限制的,但是黑奴之國已經沒黑手黨完全掌控!你若去那必亡,所以你現在要做的是收復我們在華夏的勢力進行同意然後你要將黑手黨完全踩在腳下!」說著兩雙手就放在了郭念菲的肩膀上。

「你必要用你的肩膀抗住屬於郭家榮耀!只因你是郭氏男兒!」渾厚的聲音回蕩在書房,兩代梟雄將一生志願寄托在了郭念菲的身上!

「那我······」郭念菲不怕壓力,因為有壓力才有動力!郭念菲結結巴巴的道:「那我是不是明天就要去上學!」

「是」郭飛宇和郭凌飛一起回答道:「明天就送你去中海七中上課!」

「您知道我最不喜歡的就是學校啊!您讓我學的我都會,您不讓我學的我也都學會了!」郭念菲大聲說道。剛說玩方茜就走到了房間里上去就扭住了郭念菲的耳朵吼道:「說,什麼不讓你學你的也學會了!是不是抽煙喝酒泡妞把妹!你說說我怎麼就生出你這麼個兒子!」

「媽,媽你說哪裡的話,我不會!我說的是知識,知識!」郭念菲再厲害也不能還手啊!耳朵被扭的通紅通紅的。郭念菲感覺更疼了有急忙道:「我嚒撒謊不信,不信你問我爸!再不信你問爺爺嗎!」

「是嗎!」方茜問道

「是!」兩人回答

「這還差不多,臭小子明天就給我去上學!好好學習。」方茜說道

郭念菲只能硬著頭皮說:「知道了老媽,我去!」

行了,你們娘倆,天也黑了吃飯去吧!凌飛啊!去把你媽媽從靈堂接出來吧,今天都第四天了!咱們一大家子好好吃個飯!」郭飛宇說完變走出了書房。郭凌飛將張雅接出來,郭氏一家就驅車去往青島的輝煌俱樂部。

一家人來到輝煌,郭飛宇走到輝煌門前也是想起當年的自己,如今只能看兒孫的了!飯後郭念菲就同家人會回去休息,但是郭念菲心裡卻是一點都不開心,一想到去學校和那些無知稚嫩的學生在一塊上課自己就有種腦袋要炸的感覺可是能又不能不去。

寶貝計劃:囂張媽咪壞爹地 一夜無話

「兒子,起床去學校了!」方茜早早的就起來將郭念菲吵醒,「第一天可不能遲到!不然老師同學怎麼看你,一定把你當做壞孩子!」是啊對於一個十六歲的男孩若是經常遲到肯定被是認為壞孩子。

「知道了老媽!」郭念菲滿是不耐煩的說道!

「好兒子,昨天我不是也讓步了嗎,我的意思是讓你讀初三的!你爺爺和你父親讓你讀高中!你呢想去大學!你說說雖然你是天才但是學校的生活是多麼美好,當年我上學的時候········」方茜又嘮叨起來了。

「行了,我著不是去了高二是吧!我知道讓我讀高三多好啊!還要多上一年,爸爸爺爺不是都直接讀的高三嗎!」

「|我知道,但是你不行!」方茜說完便出去了。

「啊蒼天啊!我肩負如此重任卻還要去學校!不公啊!」郭念菲扑打著被子,穿好衣服吃完飯就坐車去往中海七中。 一輛賓士S600停在了中海七中的校園門口,郭念菲在車中整整了衣服的領子就下車。郭念菲不喜歡穿那些所謂的明白衣服,因為真正的貴族是不會穿的。一身義大利手工的休閑服,是母親讓人專門定製的,休閑的衣服挺拔的身姿怎麼看怎麼帥氣,不需要刻意打扮。

郭念菲從車上下來和母親告別後就一人去校長辦公室報道了,他不希望別人知道他的身份。進了七中剛好是大課間,此時的郭念菲那真是萬眾矚目,雖不說可以迷倒萬千少女但是沒有一千也沒有八百了。郭念菲雙手抄在上衣兜里,走到一個女孩子面前問道:「校長辦公室怎麼走啊」女孩臉紅道:「這個,這個校長辦公室就在一樓,那邊東面第一間就是!」女孩向東指了指。

「謝謝你啊!」郭念菲說完便想校長辦公室走去,「哇塞,你們看到了那個帥哥和我說話了哎,真帥啊!」旁邊的幾個女孩也嘰嘰喳喳道:「你要他的手機號了嗎?問他叫什麼了嗎!企鵝號有沒有啊!」

「哎呀!我忘了,還沒說呢他就走了!」女孩又道:「不過他去校長辦公室了一會他出來再要嗎!」

女孩子見到帥哥是花痴,男的見到那就是水火不容啊。

「明哥,怎麼辦!要不要修理修理那小子,很久沒人敢在咱七中」一個長得很是奇葩的男的問道。

劉明一巴掌打了過去怒道:「人家怎麼著你了,長的帥可不犯法。看見他怎麼來的了嗎!」

「看見了明哥!走著來的!」

「滾蛋,剛才我在校門買東西,那小子是做賓士來的,賓士S600還是倆!」劉明怒道:「走沒事別他媽給我惹事!」

「明哥,兄弟就是看不慣!再說了以您家的勢力整個有錢的人也沒什麼嗎!」

「行了,他要是惹到我我自然不會讓他吃到什麼好果子,走吧!」說完兩人消失在了人群中。

「哎,長這麼帥還真是麻煩事,剛來學校就被人盯上了!我說我不想來學校的!」郭念菲說著就來到了校長辦公室敲門就進去了!

「報告!」

「進來吧!」辦公室里以為四十多歲的中年人正在處理文件「你就是來報到的郭念菲同學吧!你的手續已經辦齊了,你直接高二一班上課就行了!這裡有你的課本。」校長指了指辦工桌旁邊的一摞書。

「謝謝校長」郭念菲抱起書又問:「我的教室在哪裡!」

「啊!我這比較忙,沒辦法送你過去。一會呢會有一位女同學過來取東西,她和你一個班你等一下一會她來了讓她帶你回去就好了!」

「是,知道了!」郭念菲說完就坐下了,他也清楚了這次自己的身份別人是不知道的,這樣感覺會好一些。

「報告」「請進」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了,進來了一個與郭念菲年紀相仿的女孩,若說女孩子長的是什麼樣子的和話只能用傾國傾城來描述了.郭念菲沒在意任然無趣的翻著那一堆厚厚的課本。

「雪兒,你來了,東西拿走就好了!對了還有見識這個新來的學生是你們班的,你把他他帶回去吧!」

凌雪兒轉頭看向坐在哪裡胡亂翻書的郭念菲道:「喂,走不走!不走我走了!」冷語氣極冷沒有一絲的溫度!郭念菲抬起頭望向凌雪兒恰好與她四目相對,郭念菲就直直的看著她,看的凌雪兒臉都紅了!

「看什麼看,沒見過美女嗎!」凌雪兒怒道。

「沒有!」

「你」沒說完呢扭頭就走了,郭念菲跟著她就出了辦公室。凌雪兒走在前,郭念菲跟在後面。俊男美女霎時間成了下課期間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喂大家快看啊,剛來的帥盡然認識咱們的七中的大美女凌雪兒!」

「是哎,是哎!他們會不是」有一種境界就是任爾東西南北風,凌雪兒毫不在意。回頭看了看郭念菲道:「跟著我幹嘛!」

「當時回班了!」郭念菲回道

「那還不快點!」凌雪兒走在郭念菲前面,郭念菲在後看著凌雪兒的背景,看著凌雪兒的那雙性感極了的雙腿,還有發育極好的翹臀。「我這是想什麼呢!」郭念菲搖了搖頭自語道。不一會兩人就來道了高二一班。

「報告!」兩人同時回道,凌雪兒看了看郭念菲,郭念菲也瞧了瞧凌雪兒。凌雪兒直接回道自己的位置,而郭念菲抱著一摞書站在們道:「報告老師,我是新來的插班生郭念菲。」

「恩,校長告訴過我了!你就做最後面一排,除了哪裡有空暫時挑不出來位置給你!」一個婦女老師說完就繼續講課了。郭念菲抱著書走到最後面把書擺放后就直接趴在桌子上自語道:「哎,早晨被老媽叫那麼早,應該好好睡一覺了!」說完就混混睡去。看到郭念菲睡倒在桌子上,同樣在後排的男人就注意到了郭念菲,從早晨就準備要狠狠干他丫的那個長得十分奇葩的哥們和他老大劉明!

「老大,真不巧他和我們一個班哎!好像和咱們的女神有些關聯哎!」奇葩哥說道。劉明很是不屑的說:「有兩倆錢能我我比嗎!他有我的有,他沒有我還有!既然和我搶女人,華子!」

「唉!」奇葩哥應了一聲「放了學跟哥哥我好好的干他丫的!「遵命!」兩人就這商量好了郭念菲渾然不知,就算知道也不會在意。他希望的是讓暴風雨來的更猛烈些吧!

「叮叮叮」一陣急促的下課鈴聲,但是還沒有把郭念菲吵醒。突然一隻粉紅粉紅的嫩手剛在了郭念菲的肩上搖了搖道:「死豬,快起來放學了哎!」這人自然是凌雪兒,自從凌雪兒遇到郭念菲后心裡就撲通撲通的。

「誰啊!」半醒的郭念菲上去就準備拿開放在肩上的手,剛剛抓住就聽到「啊!」的一聲大叫,郭念菲猛的一驚抬頭一看道:「凌雪兒!」但是完全沒有撒開她手想的想法,那雙手嫩嫩的滑滑的抓在手裡很是舒服。

「臭流氓!」怒罵一句但是心裡感覺特別舒服,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凌雪兒心想:這是喜歡的感覺嗎!好安全的感覺。但是對於自己來說出來父親又有誰這樣抓過自己的手,凌雪兒馬上回過神來道:「你快撒開,不然我叫人了!」郭念菲完全沒有撒開的意思,兩眼直勾勾的看著凌雪兒,似乎表達出的意思就是:你叫啊!你叫啊!你叫多大聲音都不會來人的!大爺今天這個流氓耍定了!兩人這樣僵持著,本來空無一人的教師的們被推開了,郭念菲轉頭忘了過去,走進來的正式早晨準備收拾自己的那個奇葩哥和他老大劉明!

「喂小子,你這樣抓著我們班長,抓著我們女神的手什麼意思!」劉明自信的吼了一句,這兒正式他英雄救美的時候啊!

郭念菲搖搖頭向四處望了望「誰啊!沒看到我在幹什麼嗎!」郭念菲搖搖頭向四處望了望。奇葩哥看到郭念菲如此囂張,擋著明哥的面調戲女神班長,還他嗎的如此囂張!

「誰,誰還敢問誰除了你還是誰!」奇葩哥說完就準備動手上去打,剛邁出半步就被劉明攔下了。「這英雄救美能輪到你嗎」劉明瞥了一眼他道。「是,是明哥說的是!明哥揍他丫的!」凌雪雪兒一看這情況就明白劉明要動手,劉明在學校里可是出了名的打架王,不進家裡有錢有勢,打架也很厲害聽說曾經四個人打他一個都沒打過,凌雪兒看了看五大三粗的劉明又看了看細皮嫩肉的郭念菲急忙說道:「劉明你幹嘛!」

「班長,這你都沒看出來嗎!他在非禮你哎!我當然是要英雄救美,將你從這個小子手裡解救出來啊!」劉明很是激動可是下面的話讓他跟本想不到。

「他是我男朋友!他願意抓著就抓著關你什麼事!」此話一出,劉明蒙住了,奇葩哥倒地了,郭念菲也慢慢撒開了凌雪兒的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