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又是你啊。」

慕婷薇騎著馬躲開了,她騎馬技術是很好的,再加上她武功本就高強,躲開這鞭子簡直就是小菜一碟。

她勾唇,興緻盎然的看著風念清震驚的表情。

這大皇女不是草包嗎?怎麼可能躲得過她的鞭子?

風念清手中的鞭子如同靈活的蛇一樣想纏住她,可每次都被躲開過去。

慕婷薇向來不喜歡被動,很快就壓她一勢,應付的輕鬆自如,甚至打得這位『天真』的四公主措手不及。

風念清簡直不可思議,這真是之前被關在地牢里的那個人?莫非……她一直都是裝出來的?

完完全全的隱藏了真實實力!

這讓她頓時有了種被耍的感覺,加上慕婷薇又空手抓住了她的鞭子,於是惱羞成怒。

「放開,不然我對你不客氣了!」

一氣之下,竟連自稱都忘了。

「誰拿到便是誰的。」

這話的意思很簡單,她要把這鞭子據為己有。

怎麼會有這麼無恥的人?

風念清俏臉上滿是怒火,抽又抽不出來,只能幹瞪著她。

「本皇女還你就是。」

慕婷薇突然間鬆手,正用力抽鞭子的風念清一時間穩不住身形,差點就摔倒了。

「卑鄙小人!」

風念清罵了一聲,轉身走人,俏臉火辣辣的,她感覺自己像個被人戲耍的猴子,這樣的感覺讓她又氣又惱。

她遲早會還回去!

另一邊的風諶霄卻沒了耐心,因為他本就喜歡直接點的,竟然就直接讓這十萬大軍進攻落日城。

慕婷薇臉色凝重了,這時蘇丹也出了城門,朝她點了點頭:「不論怎樣,我都會用盡全力守住落日城!」 兩人對視一眼,提劍而上,對抗著千軍萬馬,她們背後只有那麼五萬人,但依然不認輸。

這場仗,維持了很久很久,從日升到日落,戰火紛飛,硝煙四起。

計劃總是趕不上變化的,雖然她們計劃是很精密,但實施起來還是很難。

就算蘇丹以往是戰無不勝又如何,她有著戰神之稱又如何,但若沒有將士,她又哪來的成功?

無兵之將,談何勝利?

晚霞如火,紅得艷麗,映襯著此刻的血流成河,遍地的屍骨殘骸。

蘇丹左手執劍,一身黑色戰甲浴血而出,手中的劍沾滿了血,是戰神,也是殺神。

「昔日戰神,不過如此。」

風諶霄以一種高高在上的姿態走到她面前,低笑一聲。

他的士兵將二人重重包圍,這次,她們可謂是全軍覆沒。

「王爺,可要去攻破城門?」

隨風彎腰作揖問道,這樣的時機最適合攻破城門,把這個昔日戰神手刃立威。

「不急。」

他倒是要看看,站在城闕上的那人,能看到什麼時候!

這個人,便是慕雪依沒錯了。

她冷眼看著城下一切,沒有半分動容,好似所有事情都與她無關。

見慕雪依沒有出手的意思,慕婷薇居然鬆了口氣,她已經沒有精力了,要是慕雪依下來了。

她也護不了她!

「把這位尊貴的聖雅大皇女拿下。」

風諶霄把尊貴這二字咬得極為重,可其他人卻都聽出來嘲諷的意味。

就在他身邊侍衛要把人拿下之時,一抹快到看不清的身影驀然間出現,而後又突然消失。

好詭異的速度!

定睛一看,這裡哪還有慕婷薇和蘇丹的身影!

風諶霄壓下心底的驚駭,朝城闕的方向看去,救人的人不是慕雪依,而是站在她身邊和她穿著同色長袍的男子。

清冷的俊顏,一身白衣纖塵不染,遠遠看去,更加的出塵如仙。

無瀾步是洛雨塵三年前自創的,他自然是最高境界,救這二人不過是眨眼之間的事情罷了。

「多謝洛公子相救。」

蘇丹劍立在地面上,尚有餘溫的鮮血順著劍刃流出,這次若非洛公子,她此刻也怕是凶多吉少了。

「多謝師兄!」

慕婷薇感覺全身骨頭都散架了似的,她暗紫色的衣服也浸透了血液,看上去狼狽至極。

而且她身上還有著深淺不一的傷痕。

這麼久過去了,她們也就只有留守的幾百將士罷了,縱然一個是昔日戰神,一個是突然間鋒芒畢露的皇女。

這二人加起來,也不過是殺了他們兩萬人不到罷了,而且自己也深受重傷。

洛雨塵沒有接話,神情淡淡,背過身去,不再去看城下滿地殘骸的一幕。

正當風諶霄準備發號施令攻破城門的一刻,風念清突然指向那邊。

「風諶霄,那裡怎麼那麼大煙?」

落日城和升月城離得很近,加上風念清又是習武之人,看得清楚不足為奇。

風諶霄轉身一看,黑煙?怎麼可能?

忽的轉念一想,瞳孔微緊,想到了一個可能性。 「你帶一半兵馬撤離!」

風諶霄沉著臉對風念清說道,他想不到這種局面,她們居然還能派人去城中放火。

是他大意了,竟然察覺不出!

「你命令誰呢?」

風念清很討厭別人對她說話用上命令語氣,她又不是他的屬下,他憑什麼命令她?

風諶霄眼神陰鷙,但現下情況也容不得他多想,立馬帶著一半人馬回城。

走之前還不忘命令隨風盯緊風念清,且命隨風一定要攻破城門才可回去復命!

走了四萬多人,還剩下四萬多,既然主帥走了,風念清便代替他為將。

她眼珠子一轉,運起內力,開口道:「你們已經全軍覆沒了,要是交出慕雪依,本公主便饒你們一條命!」

既然草包皇女不是真草包,按那個皇女說時驕傲的模樣,那……這慕雪依應該更強吧。

她倒是想看看,聖雅攝政王能有多強!

有內力加持,聲音不大不小,卻所有人都聽得見。

風念清又道:「本公主可與她比試一場,若是她贏了,本公主便撤兵,但若是本公主贏了……」

「那攝政王便做本公主的暗衛,從此與聖雅斷絕關係!」

暗衛,只能待在暗處,沒有主子的命令不得出現在人前,就像影子一樣跟著主子,永不見天日。

慕婷薇眯起眼睛,忍著身上的傷痛,不惜再次動用內力:「本皇女願與你比試。」

「你現在受了重傷,能不能走出城門都難說。」

風念清嗤笑一聲,她的目的是聖雅攝政王,不是這隻剩半口氣的皇女。

洛雨塵給了二人丹藥,有助於療傷。

慕婷薇接下就咽了下去,很快就感覺身上不是那麼疼了,果然,師兄的葯都是神丹妙藥。

她心下感嘆。

就連蘇丹都有些訝異的看向洛雨塵,只不過他依舊神色淡漠,沒有半分驕傲的表情,一如既往的淡然自若。

面對這樣的挑釁,慕雪依沒有半分動容,不過她還是選擇出去應戰了。

「你、你就是慕雪依?」

和風念清猜想的差距也太大了吧,她本以為會是跟慕婷薇一樣嬉皮笑臉的。

結果完全相反,看上去冷冰冰的,不近人情。

而且……

長得也太特么好看了!

風念清倒吸一口冷氣,本來她覺得三姐是天下最漂亮的女人,現在她覺得面前的人才是最好看的。

「你想怎麼比?」

冷漠的人,說話的語氣也是冷漠的。

「公主,請三思而後行!」

隨風皺眉道,主子是說直接攻城,並沒有要放過這些人的意思,而且要是這刁蠻的四公主輸了真撤兵,他怎麼回去向主子復命?

「本公主的決定,什麼時候輪到你這狗奴才插嘴了?」

風念清說話時盛氣凌人,態度高傲到了極致。

隨風無奈,這刁蠻的公主何時才能以大局為重?打仗可不是玩過家家,她想怎麼樣就怎麼樣的。

「主子說了,今日一定要攻下落日城。」

「閉嘴!」

風念清一把推開擋在她面前的隨風,隨後看向慕雪依。

「你長得好看,所以由你來決定比什麼。」 慕雪依:「……」

「比武。」

比武速戰速決,所以會快點,她並不喜歡消耗時間。

「行,三局兩勝!」

對於長得美炸天的人,風念清完全沒有免疫力,特別爽快的答應了。

至於三局兩勝,也是給自己留條路,畢竟那個草包皇女就是個深藏不露的,她栽過一次跟頭,自然不會再蠢到栽第二次。

她一同意,慕雪依就直接動手了,連給她準備的機會都沒有,手中的短劍就已經架在了她脖子上。

風念清完全傻眼了,她還沒反應過來,一把短劍就出現在她脖子間了。

城上的慕婷薇皺著的眉鬆開了,本來沉重的心情也因為這個稍微放鬆了點。

「師兄,依剛剛使出的步法是不是你的無瀾步?」

慕婷薇雖然是在問,但卻是十分肯定的語氣,這絕對是無瀾步,眨眼之間可以直接秒了那個小公主。

「嗯。」

洛雨塵看出來了,這的確是他自創的無瀾步,只不過慕雪依僅僅才是第二重而已。

「你教她的?」

「不是。」

洛雨塵並沒有教她,他也僅僅是在她面前展示過一次而已,因為靜幽谷陣法重重,他便使出了無瀾步,只需一重不到,就可以完全避開。

不過當時他沒有想到她會直接學會。

「我只在她面前使用過一次。」

無敵雙寶:首席大人是男神 洛雨塵如實說道,他自創無瀾步併發揮到極致境界,用了一年的時間。

練起來很難,因為很複雜,不用背心法,也沒有什麼秘籍,靠個人領悟,掌握了這個點,自然而然就會慢慢提高。

慕婷薇:「……」

這就神奇了。

而此時的風念清:「……」

越美的人越危險,這句話果然沒錯,還好她說了三局兩勝,不然她就輸了。

「接下來這局,咱們不比武,比射箭怎麼樣?」

風念清對於自己的射箭技術很自信,除了墨哥哥,還真沒人是她的對手。

而且她一向喜歡拿活人當靶子!

慕雪依沒有說話,便算是默認了。

風念清不知從哪拿出個紅棗,緊接著丟給隨風,讓他放在頭上,然後站在那裡別動。

換作常人被當做活靶子,心裡多少會產生懼意,可隨風卻半分沒有,因為他是風諶霄精心培養出來的,自然不會連這個都怕。

風念清隔開很長的距離,拉弓搭箭,動作嫻熟,顯然射箭技術很老練了。

不然她也不會比這個!

箭嗖的一聲,把那顆紅棗刺裂成碎片!

風念清滿意的一笑,雖然很久沒有射箭了,但技術倒也是沒有退步。

「王爺,到你了。」

她決定了,就算聖雅攝政王輸了,自己也不會讓她變成暗衛,這麼好看的人藏在暗處多可惜啊。

簡直是浪費了那張臉!

慕雪依拿過準備好的絲巾,隨後綁住了眼睛,再拿托盤上的弓箭。

她動作很是隨意,完全沒有風念清那麼多的技巧可言。

「你確定要遮住眼睛嗎?」

隨風站的也很遠,就算是睜著眼睛都有一定的難度,遮住眼睛自然是難上加難。 遮住眼睛,要是射中就是慕雪依贏,但要是沒有射中,那就是輸了。

其實慕雪依並沒有射過箭,畢竟在現代還有誰用這種東西,她殺人一貫是用槍的。

慕雪依抬起手,把箭搭上去,握弓的姿勢不如風念清的標準,看上去很是隨意。

她用力拉開弓,對準好方向就鬆手。

箭劃過虛空,擊中目標,紅棗被刺中的那刻瞬間碎成了粉末,可見射箭之人內力深厚。

慕雪依摘下紗布,沒有朝那邊看去,直接說:「你輸了。」

「你看都不看一眼,怎麼就知道是我輸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