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一打就是兩個小時,一直打到十一點多才停了下來,打完後只覺得身心舒暢,全身上下說不出的暢快。

李悼回房衝了個涼水澡,剛沾上枕頭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李悼五點不到就自行醒了過來,醒來後只覺得精神飽滿,全身上下到處都是勁。

他看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發現原來的那些淤青已經盡數消失,就像沒有受過傷一樣。

“居然真的一夜就恢復了,那種。”

李悼暗自稱奇,下牀穿衣,去衛生間洗漱。

等他離開房間的時候,便看到夏顏正彎着腰站在外面的水池那邊漱口,穿着短袖睡衣和七分睡褲,露出着白生生的胳膊和小腿。

李悼自己早起慣了,卻沒想到夏顏也能起來得這麼早。

照理來說,像她這麼大的小女生在假期裏,每天不睡到八九點已經算是好事了,能在這個時候就起牀,真的很厲害。

李悼招呼了她一聲早安,問道:“我去買早飯,你想吃什麼?”

“你的那份不要買,我來給你做。”夏顏用清水清了清口腔,說道:“你給我帶一份豆漿和兩個包子就行了,要素包子。”

給我做早飯?

李悼倒沒想到還有這待遇,見夏顏還沒漱完就沒再多問,出門去給她買早點去了。

沒有走太遠,這條街上就有賣早點的店鋪,不到十分鐘就帶着買好的包子和豆漿回到了武館。

回來的時候,夏顏已經換上了圍裙來到了廚房,李悼把她的包子豆漿送過去後,就來到練功場開始提壇和俯臥撐。

這些都是鷹爪功的基本功,基礎打得越好,鷹爪功的威力就越強。

不打好基礎,招式練得再花裏胡哨都是雜耍。

李悼練了近一個小時,夏顏給他弄的早飯才做好,當他滿懷期待地來到廚房裏後,看到的卻是一大碗味道古怪,黑色粘稠的不明混合物。

“這個東西……不會是我的早飯吧?”

李悼看着桌上的那碗不明混合物,只感到頭皮有些發麻。

“藥膳,給你增補身體用的,還有這些雞蛋和牛奶也要全都吃掉。”

路過漫威的騎士 夏顏又端來一個盤子,裏面裝着十個煮熟的雞蛋和一瓶純牛奶。

“鷹爪鐵布衫這種橫練功夫非常霸道,最是傷身,必須注重營養的攝入,不然很容易氣血虧空,留下病根。”

這些在祕籍上都是一筆帶過,若是不知道的人貿然練習,很容易就會忽略過去,最後不僅練不成武功,還會把自己練殘練廢。

李悼只能苦着臉喝起碗裏的藥膳,這藥膳聞着就苦,吃到嘴裏更是苦上加苦,吃得他臉都揪了起來。

原本只要十分鐘就能吃完的早餐,他愣是吃了半個鐘頭,一直到吳慶之過來都沒有吃完。

“生肌壯骨羹!”

廚房內,吳慶之看到李悼碗裏的黑色不明物後,猛地就瞪大了眼睛。

“小顏居然把這個都給你用了……看來她真的是非常看重你。”

“呃,這個很珍貴嗎?” 拐個和尚做相公 李悼看着手中勺子裏的黑色粘稠物,小心問道。

裏面還有小半碗,他還尋思着什麼時候趁夏顏不注意給處理掉……

“當然,這東西可不是一般的珍貴。”

吳慶之看着他手裏的勺子,一臉的羨慕嫉妒。

“據說當年師公本來是北境那邊的人,因爲這張藥方被人從北方一路追殺到我們南三省,在臨海市隱姓埋名才安頓了下來。”

李悼暗自咋舌,北境在亞帝斯帝國的北部,再往北就是北部邊界,中間橫跨大半個帝國。

爲了一張藥方追殺了大半個帝國,其珍貴程度可想而知。

“而且裏面需要的藥材也都很難找,因爲環境的惡化,其中很多原材料都已經滅絕了,師公花了幾十年的時間也總共才蒐集了八人的份量,這些年裏陸續用掉了六份,武館裏只剩下最後兩份。”

吳慶之滿臉豔羨道:“沒想到小顏竟然捨得用在你的身上,你現在知道小顏對你有多麼看重了吧。”

李悼頓時肅然,爲自己剛剛居然想着倒掉的想法而慚愧不已。

他咬咬牙,強忍那股不適的味道,捧起碗一口悶了下去,一滴不剩地全都吃下了肚子。

吃完早飯,他不做停歇,回到場地上就開始今天的抗擊打訓練。

今天比昨天多了兩個訓練項目,除了俯臥撐和提壇外,夏顏又找出了一個大鍋,裏面裝滿了黃沙,讓李悼用十指訓練插沙。

另外就是在木人樁上面纏上了厚厚的布條,讓李悼五指彎曲如同鷹爪,在上面抓扣撕扯。

同樣還是不練任何招式。

到了晚上吃飯的時候,夏顏又不知從哪個旮旯裏找到兩個鐵膽交給李悼,留着他閒着無事的時候就拿在手裏把玩。

兩個鐵膽幾乎有雞蛋大,似乎是純鋼製成的,非常沉重。

根據夏顏的說法,經常把玩鐵膽可以鍛鍊十指,增長十指的力量和靈活性,而且還能鍛鍊手腕的力量。

吃完晚飯後,夏顏又爲李悼準備了藥浴,另外在藥浴的時候給他行鍼。

如昨天晚上一樣,行完針後,李悼又出現了那種躁動的情況。

不過有了第一次的經驗,他很快就壓抑下心中的躁動,藥浴結束後通過打沙袋盡數發泄了出來。

接下來的幾天裏,李悼的生活進入了固定模式。

每天早上吃夏顏爲他準備的生肌壯骨羹和其他食物,然後在吳慶之的陪同下進行抗擊打訓練和其他訓練,到了晚上再來一場藥浴和扎針,最後睡前打一頓沙袋。

閒暇的時候就不停地把玩那兩個鐵膽。

一個星期的時間下來,李悼的身上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現在吳慶之即使用全力,在他身上也最多隻能留下一個淡淡的紅印,輕輕一搓就能消除。

這是因爲幾天的反覆訓練讓李悼已經養成了那種超強的直覺,在棍棒即將抽到到身體的時候,就會瞬間察覺到危險,從而鼓起那裏的肌肉使得抗擊打能力大大增強。

當然還有另一個原因,那就是他的體質也得到了增長,從1.7增長到了1.8。

現在他的屬性是力量2.2,體質1.8,敏捷1.4,智力1.5,另外潛能156%。

光憑訓練想要提升體質是很難的,至少這麼短的時間絕對做不到,能增加0.1的體質,明顯就是藥膳加藥浴帶來的效果。

他的指力更是突飛猛進,能硬生生將手指直接扣進訓練用的木人樁中,深達一寸有餘。

咔嚓!

隨着一聲脆響,一塊紅磚被直接捏碎,無數的磚粉在風中飄揚。

吳慶之看着碎成一地的磚塊,一臉的驚歎加豔羨。

“好恐怖的指力……”他望向身邊的夏顏,“就算是有些鷹爪功小成的高手都做不到吧?”

捏碎這塊紅磚,李悼只用了兩根手指,如果五指並用,那又會展現出怎樣可怕的威力?

而直到現在爲止,李悼都還沒正兒八經地練過鷹爪功的一招一式。

“確實做不到。”夏顏眼中也滿是驚憾。

一般人修煉鷹爪功,能從樹幹上摳下樹皮,五指捏碎磚頭,就可以算小成了。

這樣的功力已經能輕易摳進人的身體,隨手一抓就可以撕下一大塊血肉,殺傷力極其可怕。

但要像李悼這樣只憑兩指就直接捏碎一整塊紅磚,憑他們的指力是完全做不到的,只有五指並用纔可以。

鷹爪功想要練到小成境界,最少也需要三到五年的時間,甚至更久。

而李悼達到這一步卻只用了一週的時間,雖然其中也有她傾注了大量資源的原因,但更多的還是因爲李悼的身體實在太強悍了。

天賦真的比努力更重要。

夏顏心中不由閃過這句話。

“從今天起就正式開始練習鷹爪鐵布衫吧。”

她對李悼說道:“你的基礎已經足夠牢固,再用那些訓練方式雖然還能提升,但效率太低了,接下來就靠練拳來進一步提升指力和筋骨皮膜的強度了。”

“好。”

李悼拍去手上的磚粉,點了點頭。

雖然夏顏本身不會一點武功,但是眼光經驗都十分豐富,沒有她的幫助和指導,他這幾天不可能取得了這麼大的進步。

每天五點就早起爲他熬羹,晚上還爲他燒一大桶水準備藥浴,對一個十幾歲的小女生來說真的很不容易。

錦貓 “吳師兄,你明天開始就不用來了。”夏顏望向吳慶之,對他道:“李悼的抗擊打能力已經足夠,可以直接練習鐵布衫了。”

吳慶之一陣無言,感情自己就純粹是個工具人啊。

不過他也贊同夏顏的觀點,李悼的進步確實巨大,現在自己用橡膠棍已經徹底無法傷到他了。

等到真正練成鷹爪鐵布衫,還不知道防禦會變態到何種程度。

“接下來你只要練習招式就可以了,記住要配合呼吸法,另外這裏還有兩種藥酒。”

夏顏指着擺在牆邊的兩個黑罈子說道。

“左邊的用來塗抹雙手,練習前使用,兩個小時塗抹一次,不練習的話就不用練習,右邊的用來塗抹身體,早上中午各用一次就夠了。”

“你要出去?”李悼見她一副準備出遠門的樣子,便問道。

“嗯,有點事出去一趟,大概要一個星期左右。”夏顏點點頭,“反正已經步入正軌,你接下來只需要按照祕籍練功就可以了。”

“那早上的藥膳和晚上的藥浴怎麼辦?”李悼問道。

“藥膳已經用完了,一份只有七天的量,以你現在的情況,用不到藥膳來幫你打基礎了。”

夏顏說道:“至於藥浴也是一樣,都是打基礎用的,已經不需要了。”

聽她這麼說,李悼便再無問題,將雙手塗抹上藥酒就開始練功。

鷹爪鐵布衫共有三十二式,並不算多,很快就能打完一套,但要是配合相應的呼吸法,需要的時間就增長了不少。

李悼花了六分鐘才完成第一遍,不知道是不是塗抹了藥酒的原因,纔打完第一遍,他雙手就出現了發脹的感覺,身體也開始微微發熱。

同時視線中的屬性信息也自行跳了出來,鷹爪鐵布衫出現在了上面,進度更是一下子就到了10%的入門程度。

【鷹爪鐵布衫:10%(入門)】

李悼知道,這並不是說鷹爪鐵布衫這門武功太過低級,只練一遍就可以提升10%的進度。

而是因爲他打下的基礎太過雄厚,所以哪怕纔開始練,也一下子就達到了入門的標準。

他很快就驗證了自己的看法,接下來從10%的進度提升到11%,李悼總共練了四十多遍,花了四多小時,整整一個上午的時間。

不吃不喝狂練一個上午,進度才推進了1%。

水池邊。

李悼用擰乾的溼毛巾擦拭着臉上的汗水,練了半天鷹爪鐵布衫的他,現在全身上下每一處的筋骨肌肉都在酥麻發脹。

體內就像藏着一個火爐,明明體溫並不算高,卻總覺得自己張口就能噴出一口火來。

不過這種感覺並不難受,反而帶着點莫名的舒適,至少李悼挺喜歡這種感覺。

“也就是說需要四千多遍才能練到100%麼。”

李悼看着屬性信息中鷹爪鐵布衫的進度,很快算出了這個數字。

雖然他早就猜到這門武功需要的次數很多,但真沒想到會多到這種程度。

四千多遍的練習次數,他學過的幾門格鬥術全加起來都不到其中的一半。

而且這還是剛入門的練習次數,後面只會需要的更多。

不同的武學有着各自不同的等級層次,譬如養生拳只有初級和高級兩種層次,而巴魯踢拳則分爲初級中級高級三種層次,初始層次練到100%後才能進入下一層次。

最少的是費萊刺拳術,練到100%就直接結束。

像鷹爪鐵布衫這種初始層次就需要四千多遍才能到100%的武學,顯然不可能像費萊刺拳術那樣只有一層,越往後面需要的練習次數只會越多。

“不行,需要的時間太長了。”

李悼大概估算了一下需要的時間,眉頭就皺了起來。

他現在在暑假期間,可以有大把的時間拿來練武,但是等去了學校,自然不可能像現在這樣每天什麼事都不幹,專門練功。

是時候讓潛能點派上用場了。

李悼不再多想,看着鷹爪鐵布衫後面的加號直接點了下去。 屬性信息中,潛能點的數字立刻迅速變化了起來。

156%……140%……120%……80%……

與之相反的是,鷹爪鐵布衫的進度則是瘋狂提升,就像坐火箭一樣飆升了上去,轉眼之間就升到了70%多,還在不斷推進。

而李悼此刻卻沒空關心這些變化了,他現在身體一片滾燙,溫度高的驚人,全身上下火紅一片,如同煮熟的大蝦。

胸膛之內,心臟也以一種異常的速度劇烈跳動着,就像要從胸口裏衝出來一樣。

嘭咚!嘭咚!嘭咚!

強勁的心臟跳動聲如同戰鼓,衝擊着李悼的耳膜。

這些都還能忍受,最重要的是原本練功後的那膨脹酥麻感就像放大了一千倍,變成了強烈的撕裂痛楚,遍佈全身上下每一處。

李悼身子劇烈顫抖,死死抓着旁邊的樹幹才勉強控制着自己沒有倒下。

也不知過了多久,這些感覺才緩緩消退。

當他緩過來的時候,便發現身上到處都是血,但身上並沒有一處傷口。

李悼心中奇怪,研究了一下很快便知道了原因。

這些都是剛剛在升級鷹爪鐵布衫的過程中,大量毛細血管破裂從毛孔滲透到體表皮膚外的細密血珠,所以並不多,只是看起來可怕。

知道不是出什麼大問題後,李悼便放心了下來。

“成功了。”

看到此刻的屬性信息後,他眼中一喜。

屬性信息已經發生了變化。

【力量2.3,體質2.0,敏捷1.4,智力1.5】

【鷹爪鐵布衫:第一層(0%)】

其中力量增加了0.1,體質從1.8直接變成了2.0,鷹爪鐵布衫也成功直接進入了第一層。

重生之邂逅良緣 看着變化後的數據,李悼微微點頭。

鷹爪鐵布衫是橫練硬功,屬於外家功夫,而且還有配套的呼吸法,外練筋骨內練臟腑,所以對體質的提升最大。

而他本身的力量就強到了一定的程度,所以影響有限,只提升了0.1的力量。

不只是數據上的變化。

李悼伸出手,拿起了臺板上的鐵膽握在手中。

和之前相比,這隻手看上去似乎沒什麼變化,只是比普通人的手更加修長寬大一點。

明面上看確實如此,普普通通。

然而就是這麼普通的一隻手,鬆開五指,露出裏面的鐵膽時,純鋼打造的鐵膽上赫然多出了幾個清晰的指印。

最深的指印赫然深達半公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