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我不由一愣,驚訝地說道:“還有這樣的事情?你不會騙我吧?”

她搖搖頭,沉聲道:“小葉子,我有必要騙你嗎?如果你不相信的話,大可讓我在這住幾天,你看看有沒有小鬼來抓我就是了!”

我暗自皺眉,嚴肅地看着勝男,終於敗下陣來,無奈地說道:“行吧,算我上輩子欠你的。你暫時住在這裏,我沒遇意見,可你爸爸那裏,你要怎麼說?”

聞言,勝男的兩隻眼睛咕嚕嚕亂轉,似乎在想什麼鬼點子。看她可愛的樣子,我不由一笑,暗歎道:“真的很好奇,她和我的前世葉塵之間有着怎樣的故事!”

不多時,勝男大喊一聲,然後說道:“小葉子,我就跟爸爸說,我在你這玩得很好,想在這多待幾天。”

我不由傻眼,這算什麼理由,李宏大哥會信嗎?

隨即,我將她抱下了樓,走到李宏的面前,嚴肅地問道:“李宏大哥,勝男最近有沒有遇到一些奇怪的事情?”

聽我這麼一問,李宏臉色微變,接着輕嘆道:“勝男這孩子,打小就和別人不一樣。所以,我和她媽媽在她身上花的心思比較多。勝男身上的奇怪事情,我們看不到,只有她自己一個人說。”

說到這,我立刻來了興趣,沉聲道:“李宏大哥,勝男都跟你說過些什麼奇怪的事情呢?”

沉默片刻,李宏說道:“勝男說的很多奇怪的事情,都是關於鬼神之類的靈異事件。她經常說她能夠看到鬼,看到鬼魂在屋裏走來走去。對此,我和她媽都很無奈,這個世界哪有鬼魂,哪有妖怪啊?” 說實話,李勝男的到來,着實讓我有些無法面對。畢竟,她只是將我當成葉塵,或者說是一個替代品。

況且,葉塵本身也有很多未解之謎,種種一切加在一起,讓我感到非常鬱悶和無奈。

我的身世之謎找了這麼久,依舊沒有太大的突破,反而陷入越來越多的迷惑之中,讓我痛苦不堪。

咖啡已經徹底關掉,我只好帶他們下館子。爲了照顧心兒的情緒,她想吃什麼,我們就吃什麼。

對於李勝男的到來,她似乎不太喜歡,尤其不喜歡看到我抱着勝男有說有笑的。就算我再怎麼愚鈍,也知道心兒在鬧情緒。

對於此,我深感無奈,要是心兒知道勝男和我之間的關係,她又是怎樣的表情呢?

一頓飯結束,小傢伙乖乖地睡在我的懷裏,任誰都抱不走。李宏尷尬一笑,感到非常絕望,但還是開玩笑地說道:“或許你和勝男之間,非常有緣分吧!”

我點頭稱是,回答道:“或許吧,但現在的關鍵,就是查清她身上的祕密。”

緊接着,心兒走到我的面前,嬌嗔道:“我也困了,把你的肩膀借給我,我要睡覺。”

我疑惑地看着她,驚訝地說道:“心兒,你這是故意的吧?”

“哼,我就是故意的,你能把我怎麼樣?”心兒冷哼一聲,直接坐在沙發上,靠着我的肩膀,閉上了眼睛。

我愣愣地看着她,無語地念道:“我的天,這真是折磨啊!”

不過讓我意外的是,勝男真的沒有騙我,還真有不乾淨的東西盯上了她。當天晚上,她和心兒睡在牀上,我一個盤膝打坐。

不知怎麼的,我突然驚醒過來,下意識地開啓了天眼。我行掃視四周,並未發現什麼不妥的地方。

可就在這時,一陣陰風吹開窗戶,緊接着,兩隻小鬼便闖了進來。我默不作聲,當做沒看見,想看看他們到底想做些什麼。

他們一眼就看到睡在牀上的勝男,臉色一喜,急忙走上前來,準備帶走勝男。我立即出手,定鬼符順勢而發,將他們定在了原地。

“大膽小鬼,竟敢害人性命,你們該當何罪?”我立即起身,怒目而視,將兩隻小鬼嚇得不輕。

我本以爲他們會害怕我,可經過短暫的驚愕之後,他們很快就恢復了平靜。我不由一愣,低喝道:“你們兩隻小鬼是何來歷,爲何要來抓這個小女孩?”

“臭道士,識相的趕快把我們給放了,要是得罪了鬼帝大人,有你好受的!”

“鬼帝?”我頓時一驚,急忙問道:“哼,我殺過很多鬼王,就是沒有殺過鬼帝。如果此次能夠有機會宰了一個鬼帝,也算不虛此行!”

見我毫不示弱,兩隻小鬼有些沉不住氣,其中一個說道:“臭道士,你根本無法想象鬼帝的實力,我們只是奉命前來抓這個小女孩。如果你想活命的話,最好不要插手此事。”

我一聲冷哼,冷笑道:“真是好笑,我連鬼帝的本尊都沒見過,你們就想讓我投降,這如意算盤打得夠響啊!”

看我依舊不肯放棄,兩隻小鬼氣急敗壞地說道:“臭道士,你護得了她一時,你能護她一世嗎?等你走了,她的靈魂還是會被鬼帝拿去!”

“哼,這一點不用你們操心,只要我把鬼帝給宰了,一切問題就都解決了。”我不以爲意地看着兩隻小鬼,冷哼道。

聽到我的話,這兩隻小鬼頓時一愣,隨即大笑道:“啊哈哈,真好笑,多少年了,我們哥倆還真沒見過如此狂妄的人。臭道士,等你見到鬼帝大人,有你哭的時候。”

看到這兩隻小鬼給我打馬虎眼,我微微一嘆,隨即開啓轉輪眼,輕輕走到他們的面前,順利地窺探了他們的記憶。

片刻後,我搖了搖頭,後退幾步,隨即擡頭看向兩隻小鬼,沉聲道:“回去告訴鬼帝,讓他不要打這個女孩的主意,不然的話,我會親自去拜會他。”

兩隻小鬼莫名其妙地看着我,驚訝地說道:“臭道士,你對我們做了什麼,爲何有種被你看穿的感覺?”

“哼”,我冷哼一聲,接着說道:“不得不說,你們遵奉的鬼帝的確來歷不凡,秦二世胡亥,這個名號果然夠響亮!”

見我說出鬼帝的名號,這兩隻小鬼臉色狂變,大驚不已:“臭道士,你怎麼知道鬼帝的名號和來歷,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不僅知道鬼帝的名號,我還知道胡亥想用這孩子的靈魂做什麼!所以,你們回去告訴胡亥,不要自取滅亡,這個天下,已經不是他的了。”

緊接着,我解除他們身上的定鬼符,恢復了他們的自由。兩隻小鬼對視一眼,然後看了看勝男,終於無奈地離去。

看到兩隻小鬼離去,我終於鬆了一口氣,暗歎道:“這個世界究竟怎麼了,爲何總有一些帝王將相的鬼魂徘徊世間?更讓人無語的是,這些事情還偏偏都被我碰到了?”

我看了看熟睡的勝男,輕嘆道:“勝男,你的前世又是什麼人,爲何會被胡亥盯上?”

兩隻小鬼的上門,讓我睡意全無。我的腦海中,不停地回想那兩隻小鬼的記憶。

這兩隻小鬼沒有接觸到核心的機密,只是隱約知道胡亥想利用勝男的靈魂復活一個人。但至於要復活誰,他們也不清楚。

“鬼帝胡亥,你到底復活誰呢?難不成,你要復活你的老爹秦始皇?”我被自己的猜測給嚇了一跳,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麼整個事情就鬧大發了。

一夜無話,勝男和心兒睡得很香,並沒有被吵醒。

“小跟班,你怎麼了,怎麼無精打采的,難道沒睡好嗎?”心兒關切地問道,一邊的勝男滿臉疑惑地看着我。

“我沒事,就是昨晚來了兩隻小鬼,他們是來抓勝男的,結果被我趕跑了。然而,我卻得知了一些很糟糕的事情。”

“糟糕的事情?”心兒有些疑惑,急忙問道:“什麼糟糕的事情,能讓你一夜都睡不着?”

我沒有回答心兒的問題,而是看向勝男,笑着問道:“勝男,你能告訴我,你的前世是誰嗎?” 我的問題頓時讓心兒一驚,她奇怪地看着我,疑惑地問道:“小跟班,你說什麼呢?她怎麼可能知道自己的前世?”

“心兒”,我衝她一笑,解釋道:“你有所不知,她來到這,就是來找我的。”

心兒一聽,更加疑惑了。就在這時,勝男開口了。

“小葉子,反正遲早都是要告訴你的,現在告訴你無妨!我的前世叫羋雪,乃是楚國的公主,後來政治聯姻,我嫁給了秦始皇嬴政。而我,便是公子扶蘇之母!”

寂靜!

勝男的話,頓時讓我和心兒呆若木雞。如果她不說出這些事情,我就算想破腦袋也想不到這些。

“你沒騙我們吧?”我看着一本正經的勝男,有些不確定地問道。

“小葉子,我騙你幹啥?我就是扶蘇的母親,嬴政的王妃!我明白,要你立刻接受這些事情,你肯定做不到。”

話是這麼說沒錯,可這些事情真的太匪夷所思了。不僅是我,就連心兒都有所懷疑。

“小跟班,你不是有轉輪眼嗎?用你的眼睛看看她的記憶,不就知道一切了?”心兒提醒道。

我一拍腦袋,暗道自己有些犯渾。於是看了看勝男,輕輕說道:“你放鬆自己,不要有任何思想負擔,我不會害你的。”

“小葉子,我相信你,你怎麼做都行!”話音一落,她便閉上眼睛,毫無保留地信任我。

見狀,我也不再耽擱,立即開啓轉輪眼,查看她的記憶。她的記憶非常特殊,時間跨度太長,儘管我有所預料,但還是被巨大的記憶洪流給衝擊到了。

尤其是她在忘川河裏苦苦煎熬的千年時間,同樣作用在我的靈魂深處,讓我痛苦不堪。我咬牙堅持,直到看盡她的一生。

看完她的記憶,我早已滿頭大汗,臉色也變得慘白。心兒急忙走過來扶着我,擔憂地問道:“小跟班,你還好嗎?”

我點點頭,笑着說道:“心兒,她說的都是真的。在她的前世人生中,有個跟我一模一樣的人陪在她左右。她叫羋雪,貴爲楚國公主,最後嫁給請秦始皇嬴政,生下公子扶蘇!”

得到我的確定,心兒驚訝地看着勝男,久久說不出話來。

“小葉子,我選擇在忘川河裏等待千年,就是不想忘了你。雖然你記不記得我,但沒有關係。”

我擡起頭,寵溺地摸了摸她的小腦袋。或許是因爲看到了她和葉塵之間的記憶,不自覺地受到了影響。

看到這一幕,心兒也不再鬧情緒,似乎理解了很多。“呼······” 我雖然自信滿滿,也知道鬼帝胡亥的位置,但說真的,對上他,我也沒有絕對的把握能夠粉碎他的陰謀。

不知過了多久,心兒帶着勝男從樓上走了下來。小家活蹦蹦跳跳地撲進我的懷裏,完全忽視了她的爸爸。

“小跟班,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儘管說,我一定幫你完成!”心兒嚴肅地看着我,眼神中透露出某種堅定。

我不由一愣,大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輕嘆道:“謝謝你,心兒。如果我需要你的幫忙,一定會說的。”

時間不等人,我和秋楓一合計,準備先去看看情況就回來。後天就是羽笙的大婚之日,我和秋楓說什麼都不能缺席的。

我將勝男交給心兒照顧,有她在,我放心不少。緊接着,我和秋楓便立即動身,前往鬼帝胡亥的所在之地。

根據那兩隻小鬼的記憶,鬼帝胡亥沒有固定的居住之所。他的大本營雖然靠近始皇陵,但卻經常不在,一直遊歷天下,似乎在尋找什麼。

而這一次,他碰巧來到了西湖之畔,意外地找到了李勝男,察覺到她靈魂的特殊性。

我家夫人又炸毛了 按照兩隻小鬼的記憶,我和秋楓來到郊外,一頭扎進大山尋找了起來。臨近傍晚之時,我和秋楓來到了一出黑黝黝山洞前。

感受着不斷傳來的陰冷氣息,我和秋楓對視一眼,然後率先走了進去。

“二狗兄弟,這裏陰氣很重,而且我已經察覺到一股隱晦的氣息。看樣子,我們來對了地方。”

我暗暗點頭,然後說道:“秋楓,實話告訴你,我們這次的敵人,是秦二世胡亥。我現在還沒弄清他是如何存活到現在的,不過既然被冠以鬼帝之名,想必其實力絕對不容小覷。”

聞言,秋楓也忍不住驚訝,難以置信地說道:“二狗兄弟,我怎麼你的敵人個個都是狠角色呢?”

面對秋楓的挖苦,我只好無奈地說道:“秋楓,我也很無語啊,這些事情就這麼發生在我的身上,我能有什麼辦法!”

秋楓哈哈一笑,隨之跟在我的身後,朝着山洞深處前進。我們帶來,似乎引起了一些東西的注意。

此時已是傍晚,天很快就會黑下來,陰氣漸漸濃郁起來,很多不乾淨的東西開始出來活動了。

當然,我和秋楓根本不害怕這些不入流的孤魂野鬼。縱使他們有再大的怨氣,只要走上害人性命這條路,我都不會輕饒。

但話說回來,烏力罕很久沒有出現在我的面前了。說來也奇怪,他不出現,我反而有些擔心。

“黑神詛咒,我還能抵抗多久?如果徹底爆發,我又會變成什麼樣子?”我急忙甩甩頭,甩去心裏的雜念。

隨着不斷深入,氣溫也越來越低,我能明顯感覺到山洞深處有股強大的氣息。我們的到來,驚醒了沉睡在這裏的孤魂野鬼。

他們紛紛現身,在我和秋楓的頭頂上方飛來飛去。我和秋楓裝作看不到他們的樣子,儘管他們近在咫尺,而且還做出恐怖的鬼臉來嚇我們。

我和秋楓不斷深入,之所以裝作看不到他們,就是不想打草驚蛇。否則的話,驚動鬼帝胡亥,不是件好事。

就這樣,那些孤魂野鬼認爲我們是誤闖此地,一個個靜觀其變,眼睜睜地看着我們走向鬼帝胡亥所在的位置。

不知走了多久,我和秋楓來到了一個寬敞的空間。在我的感應中,這裏的陰氣非常濃郁,遠超一般的鬼魂。

突然間,這個空間陡然亮了起來,一個個安插在石壁上的火盆瞬間燃起了火焰。只不過那火焰,卻是詭異的白色火焰。

緊接着,一道看不清身形的人影出現在我和秋楓的面前。我和秋楓如法炮製,繼續裝作看不到他們的樣子,一步步向裏走去。

然而,隨着我的靠近,我的相貌卻暴露在鬼帝胡亥的注視下。他突然起身,低喝一聲:“葉塵!”

一聽這話,我頓時發毛,急忙衝秋楓喊道:“秋楓,小心行事,隨即應變!”

秋楓點頭,沉聲道:“你也一樣,我可不想留在這裏!”話音一落,我和秋楓便分散開來,準備迎戰鬼帝胡亥。

“不,你不葉塵,雖然你和他長得一樣,但你不是他。人類,你是何人,爲何闖進我的地盤?”

“胡亥,你昨晚派出那兩隻小鬼沒跟你彙報嗎?我今天來,就是跟你打聲招呼的。那個女孩的靈魂,你還是放棄吧!”

“放棄?”胡亥大笑,低吼道:“那個女孩的靈魂我有大用,豈是說放棄就放棄的?雖然我不知道你是誰,但你和葉塵一樣,都讓人討厭!”

我沒有說話,而胡亥的身影也瞬間飛到我的面前。他二話不說,出手便攻擊我的要害,誓要置我於死地。

危機之時,我將夫差古劍握在手裏,與之打了起來。他以手相搏,似乎不懼我的古劍。

而更超出我意料的是,鬼帝胡亥似乎擁有血肉之軀一般。夫差古劍砍在他的身上,就像砍在堅硬的岩石上似的。

“這怎麼可能?胡亥,你竟然擁有實體,你是如何活到現在的?”我大驚不已,幾乎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哼,這有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你們難道沒聽過長生不老藥嗎?”胡亥冷哼一聲,輕描淡寫地說出了真相。

“長生不老藥?”我再次一驚,接着說道:“胡亥,你現在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就是服用長生不老藥的結果嗎?”

“哼,少見多怪!我現在走出去,沒人能夠懷疑我的身份。我來到這裏,便是這樣的形態,出去之後就會是另外的形態。”

我暗暗點頭,感覺到事情變得棘手起來。秦二世胡亥,竟然吃了長生不老藥而活到現在。這要是傳出去,肯定會引起歷史學界的地震。

說話間,我和胡亥之間的戰鬥也沒停止。我不知道數千年下來,胡亥做了些什麼。但以我現在的實力,想要徹底擊敗他,難度很大。

“胡亥,你要是就此收手,我們還可以做朋友。不然的話,你要是執意取那小女孩的靈魂,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面對我的威脅,胡亥根本不爲所動,完全沒有將我的話放在心裏。

“我不管你是誰,儘管你很厲害,但想讓我放棄那個女孩的靈魂,我做不到。她是我遇到的第一個承受忘川河千年煎熬的靈魂,我怎麼可能會放過?”

我兩眼一凜,低喝道:“胡亥,你要她的靈魂有何用,你想要復活誰?”

胡亥瞬間沉默,隨即低吼道:“小子,不該你管的事情,你最好不要管太多!我胡亥想復活誰,不是你能管得了的!”

“那你可知,那個小女孩的靈魂,是誰嗎?”

“哼,我沒有必要管那麼多!她既然能在忘川河苦熬千年,想必有着非常強烈的執念。”

“沒錯”,我輕輕一嘆,隨即說道:“她是有執念,可你不知道的是,她的前世是公子扶蘇的母親!而公子扶蘇,是你哥哥!”

“你說什麼?”胡亥大驚,顯得非常驚訝,完全沒有料到我會這麼說。

“胡亥,我沒有必要騙你。不管你打算復活誰,最好還是放棄吧。在我的認知中,史書上沒有任何關於公子扶蘇之母的記載。 黑白配:懶王為凰 我想着其中,必有什麼世人不知道的隱情吧!”

“滾!”

胡亥一聲大喝,整個人瞬間迸發出強悍的氣勢,將我震到一邊。

“小子,你不要妖言惑衆,我不會相信你的屁話,那個女孩的靈魂我要定了。至於扶蘇之母,世人皆沒有資格談論她。”

話音一落,他的身影便詭異地消失,仿若鬼魅一般。而秋楓那邊,正在與大量惡鬼纏戰。

我立即跑過去,拿出打神鞭,迅速幫助秋楓擊退這些惡鬼。

“秋楓,這些惡鬼數量太多,我們還是先行撤離吧。況且,他們都被胡亥給控制了,罪不至死,我也沒有理由讓他們神魂俱滅。”

我本以爲鬼帝胡亥是鬼魂之體,根本沒有想到他是服用長生不老藥而活到了現在。如此一來,他肯定是利用某種手段控制了這些怨靈惡鬼。

秋楓一聽,暗自點頭,迅速擊退包圍而來的惡鬼,與我脫身而去。

跑出山洞,我和秋楓沒有停歇,馬不停蹄地穿越山林,走了出去。看着遠處的燈光,我和秋楓坐在馬路邊上休息。

“二狗兄弟,你有什麼收穫沒?”

我搖了搖頭,沉聲道:“秦二世胡亥,是吃了長生不老藥才活到現在的。這一點,超出我的預料。而且,他的實力不在我之下,雖然我沒有使出全力,但也能感覺到他的厲害。”

“長生不老藥?”秋楓一愣,驚訝地說道:“這世上真的有長生不老藥嗎?”

我搖搖頭,苦笑道:“真相究竟如何,我也不清楚。既然胡亥能夠活到現在,我也不得不相信它的存在!只不過,我困惑的是,胡亥想用勝男的靈魂復活誰?”

聞言,秋楓也沒有答案,只能猜測道:“最大的可能,就是胡亥想復活秦始皇!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麼人世間又要多了一個猛人啊!”

我不由苦笑,輕嘆道:“秋楓,不管他要復活誰,我們都要保證勝男的安全。” 羽笙的婚禮正常舉行,而我卻滴酒未沾,這是我多年養成的習慣。看着他們一個個喝的酩酊大醉,我雖然沒有參與其中,但也感到很開心。

爲了照顧勝男,我一直抱着她,不敢讓她離開我的視線。如果鬼帝胡亥是鬼魂之體,那還好說,我也能想辦法應對。

可現在的情況是,胡亥是一個活生生的人。而且,在我的猜想中,胡亥不可能一個人單打獨鬥,數千年下來,誰知道他做了些什麼。

“胡亥,如果有可能,我真的不想和你爲敵!我雖然沒有吃過長生不老藥,但你也殺不死我。”

現如今,我的最大倚仗,就是我身中黑神詛咒,除了長生天印之外,沒有人或者武器可以殺死我。

然而,胡亥並不知道這一點。因此,他要是選擇跟我死磕的話,只會是兩敗俱傷的結果。

而這,正是我極力避免的!我不想耽誤太多的時間,未央界纔是我的目標。

婚禮結束,我們早早地回去了,也沒瞎起鬨跟着一起鬧洞房。這些事情我不在行,也無法全身心地投入進去。

回到家,勝男的父母從我的懷裏接過她,滿臉愛憐地看着她。李宏已經將事情的經過告訴了勝男的媽媽,她雖然不太願意相信,但此時的她,沒有別的選擇。

“趙大師,我的女兒什麼時候才能安然無恙?”勝男的媽媽許芳擔憂地問道,她身爲一名老師,想要接受鬼神之說,的確有些困難。

我搖搖頭,輕嘆道:“很難說!我只能向你保證,我會竭盡全力保護勝男的安全。至於要花多長時間才能解決問題,我也不清楚!”

聽到我的回覆,許芳不免有些失望和擔憂。她看着自己的女兒,淚水橫流,難掩悲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