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北水真君迴轉過神,落在莫問天身上的目光,不由的親切起來,滿含感激的說道:「無極道友,當日在羽兒面前,本真君可是有言在先,原本準備捨棄一切資源,全力助你凝結金丹,以報救命的恩情,但是現在道友已金丹大成,倒是沒有此必要了。」

說到此時,她的聲音微微一頓,加重語氣說道:「不過救命的恩情,卻是不可不報,不知無極道友可有什麼要求? 獨裁情人 本真君定然竭力以報。」

對於送上門的好處,莫問天向來是笑而納之,而且北水真君報恩的誠意極重,若是婉言拒絕反倒不好,只要落得雙方皆大歡喜,何必講什麼客氣呢?

言及此念,莫問天沉吟片刻,沉聲說道:「既然道友曾有言在先,要助在下凝結金丹,想必並非是無的放矢,即便是沒有結金丹在手,而煉製結金丹的靈藥想必是有。」

「不錯!」北水真君滿臉的愕然,似乎是驚異莫問天的推斷力,目光里已掠過淡淡的贊意,忽然間左袖輕拂腰間的納寶囊。

在剎那間,兩道光芒立即從裡面爆射而出,一道是幽冷的黑色,而另外一道卻是耀眼的金色,兩株靈藥閃電般的飛出,飄然落在她的左右手掌里,靜靜的綻放著光芒。

在她的左手,是一朵花,一朵純黑色的花,花瓣是隕鐵般的顏色,花蕊有著淡淡的幽然冷光,彷彿是睜開的一隻黑色瞳孔,被那隻瞳孔窺破,靈魂深處都不由的顫抖。

而在她的右手,卻是一片葉子,一片金色的葉子,葉片散發著耀眼奪目的金色光芒,彷彿蘊含著烈陽之力,被那道光芒照射到,神識都有灼燒的感覺。

「黃金葉和玄鐵花?」莫問天的瞳孔一縮,眸子里頓時掠過熱烈的光芒,此兩株靈藥對他而言,並非結金丹的煉製材料那麼簡單,幾乎已無異是一枚化虛丹。

兩株六階絕世靈藥,雖然是彌足珍貴,但是對於北水真君而言,自然不單單僅限於此,腰間的納寶囊掠過光芒,一根青色的藤根閃電般飛出,彷彿從裡面躥出的一條青蛇,匍匐爬在在岩石地面上。

「砰砰砰!「

塵土飛揚,亂石四濺,地面頓時炸裂開來,在那根青藤上攢出無數根須,彷彿數以萬計的蚯蚓一樣,瘋狂的在地上亂鑽亂竄,青色的地面頓時千瘡百孔,上面纏滿青色的根須,而且似乎猶在蜿蜒蠕動,說不出的詭異駭人。

「落地生根?是伏地藤?「

莫問天和鄭羽兒對視一眼,神色卻都是有些驚異,沒想到北水真君居然擁有此靈藥,但想一想也是理當如此,畢竟在升仙門四位真君長老里,北水真君主管內務,平日里接觸的修真資源較多,擁有伏地藤卻是不足為奇。

然而震驚似乎並沒有完,北水真君的納寶囊繼續閃爍光芒,青色的光芒急閃而過,一株靈藥從裡面飄然而出,在落地紮根以後,便就瘋狂往上長起來。

「轟隆隆!」

重生似水青春 大殿在瞬間轟然洞穿,那株靈藥破殿而出,以風馳電制般的速度,扶搖直上雲霄,很快便就沒進雲端里,肉眼再難以看得到。

「什麼?落地直上雲霄?是通天草?」

午後的陽光,順著大殿的那道窟窿傾瀉而下,落在莫問天和鄭羽兒的臉上,已經是滿臉的震驚神色。

眾所周知,要煉製出一枚結金丹,首先是要天地玄黃四種六階的絕世靈藥,那四種靈藥便是一根一莖一葉一花,伏地藤的根,通天草的莖,黃金果的葉,玄鐵樹的花。

在此四株靈藥里,通天草的莖是最為難得,因為通天草是上古時期的靈藥,那時候天地靈氣充沛,才能夠孕育出高可通天的靈草,但是現在天地靈氣稀薄,只有一些難以得知的秘境才可能生長。

卻是不曾想,北水真君居然得到此株靈藥,怪不得她敢放言在先,要集中自己一切的資源,全力相助莫問天晉陞金丹,原來是有此依仗在手。

北水真君望著四株靈藥,淡然嘆氣道:「此四株靈藥,是本真君籌措幾十年而來,原本是想煉製成結金丹,以助羽兒凝結金丹的,但是沒有想到的是,羽兒已得到中土真君賞賜金丹,順利晉陞成為金丹真君,自然是用不到此四株靈藥。」

說到此時,她鳳目頓時流轉過來,凝視著莫問天說道:「無極道友,難道是對此四株靈藥感興趣?「

「不錯!」莫問天目光里的熱切,沒有半分的掩飾,滿含期待的說道:「此四株靈藥,在下是想全部要了,北水道友請開出一個價吧?」

「什麼價錢?」北水真君滿臉的不悅,拂袖將四株靈藥收在納寶囊里,神色不虞的說道:「天地玄黃四株靈藥,雖然是彌足珍貴,但是怎麼可能比得上道友救命恩情?若是道友用得上的話,本真君自然全部雙手奉上。」 送上門的寶物,豈有不收的道理,莫問天等的便就是她說出此話,當即爽聲放笑道:「既然北水道友如此盛情,在下只好卻之不恭。」

「好說,道友只管拿去便是!」北水真君微微一笑,將那隻裝有四株靈藥的納寶囊取在手裡,長袖一擺便就奉送上前。

莫問天哈哈大笑,心情極為的暢快,倒也上前雙手接過,神識稍微一掃,便就神色滿意的塞在懷裡。

鄭羽兒美眸流轉過去,淡然似水的臉頰上盪起笑容,忽然在腰間的納寶囊里一摸,白玉無瑕的素手掌心,驀然長出兩朵漆黑似墨的花朵,幽冷的寒芒頓時四散而出。

「玄鐵花?「北水真君滿臉的驚疑,不解道:」羽兒,你這是要做什麼?「

鄭羽兒眉目蘊含笑意,淡然說道:「此種靈丹若要煉製成功,卻並非是那麼容易?羽兒恰好有兩株玄鐵花,留在手裡卻也是無用,倒不如留給無極真君煉丹所用。」

話音一落,那兩株玄鐵花便就飄然而起,離開她的左手掌心,輕飄飄的飛落過去,悄然在莫問天眼前綻放。

「這……」北水真君睹狀不語,她是旁觀者清,對於鄭羽兒的微妙心思,顯然是有所察覺,臉上的神色顯得有些異樣。

莫問天卻是滿臉的欣喜,鄭羽兒可是他的雙修道侶,兩人早已就不分彼此,對於她的盛情饋贈,卻是沒有什麼可客氣的,當即朗聲笑道:「有天羽真君賜予靈藥,在下是鴻運加身,定然會成功的煉製出靈丹。」

話一說完,他伸手在虛空里一抓,將那兩株靈藥收在納寶囊里。

999次寵溺,高冷總裁愛上癮 鄭羽兒美眸凝視過去,淡然笑道:「那本座便就提前預祝,祝無極真君成功煉製靈丹。」

莫問天朗聲放笑,兩人目光在半空里對接,頓時發出別有心意的笑容,均知所說煉製靈丹是化虛丹,而並非北水真君理解的結金丹。

大殿在陡然間沉寂起來,三人都是沉默不語,各自都是想著心事,北水真君輕抿一口靈茶,滿臉憂容的說道:「無極真君斬殺萬獸谷的三位真君長老,此事固然是天大的好事,但同樣卻是埋下禍端,萬獸谷豈能善罷甘休,怕是不日就要大舉侵犯大興城。」

莫問天微一擺手,淡然說道:「倒是並非那般糟糕,萬獸谷雖然失去三位真君長老,但同樣是心生忌憚,而對於大興城更是忌諱莫名,若是沒有十足的把握,反倒不敢輕舉妄動,暫時應當會風平浪盡一段時日。」

說到此時,他的聲音微微一頓,皺眉說道:「但是就怕獸魔真君從大戎國聞訊而來,主持萬獸谷親臨大興城,以他的法力神通,實在是難以匹敵,我們惟有棄城而逃,方可保住性命。」

「無妨!」鄭羽兒淡然一笑,好整似暇的說道:「想必在此時,中土真君已經到永州君城,他會向君父請戰青州,大興城不日將得到支援,並不懼什麼獸魔真君?」

「什麼?」北水真君頓時滿臉的喜色,朗聲笑道道:「中土真君可是金丹後期的修士,若是他能夠親臨青州,足以抗衡獸魔真君。」

「不錯!」莫問天同樣喜形於色,意有所指的說道:「中土真君能夠前來,實在是一件喜事。」

鄭羽兒聽在耳里,豈能不明白他的意思,當即鳳目流轉過去,佯作嗔怒的瞪他一樣,卻已經是頰燒似霞。

三人在大殿里商討情勢,就萬魔嶺的實力進行分析,都覺得萬魔嶺有四位金丹中期真君鎮守,絕對是固若金湯,實在是不能輕舉妄動,惟有隻有繼續對峙,等待中土真君前來青州以後,再做下一步的行動。

商議片刻以後,三人便就離開大興殿,聯袂來到城南的迎賓殿,同雲州諸派的修士推觥把盞,就此歡宴一場。

升仙門作為千年傳承的金丹大派,此時為兩位新晉真君承辦歡宴的事宜,當然輪不到無極門做東,席上菜肴羅列,俱都是就地取材,用各種妖獸烹飪的人間沒有的美味。

而且開封的數壇五階靈果酒,對於築基真人而言,實在無疑是玉瓊佳釀,具有增強法力的效果,諸派修士開懷暢飲,法力不深者都是酩酊大醉。

直至深夜,諸派修士才陸續的散去,離開城南迎賓閣,四處的燈火漸漸的熄滅,大興城繼續重歸寂靜。

回到城北的大殿,莫問天並不急著入定修鍊,夤夜相召雷萬山、夜無影及牧雨萱三位長老。

掌門師兄金丹大成,無極門晉陞金丹門派,雷萬山心裡暢快到極點,喝得是紅光滿面,而牧雨萱早已歡呼躍雀,神色激動的不能自己,即便是沉默寡言的夜無影,都是滿臉的喜色。

莫問天滿臉的輕鬆自如,將目光落在牧雨萱身上,含笑說道:「本座成就金丹大道,而牧師妹也順利晉陞築基中期,無極門可算是雙喜臨門。」

牧雨萱頓時小臉通紅,滿臉羞愧道:「師妹資質實在愚鈍,不及掌門師兄萬一,不能為門派分憂解難,實在是慚愧不已。」

「牧師妹不必自責!」莫問天卻是微微搖頭,語氣溫厚的說道:「牧師妹擁有空靈根,修鍊速度固然緩慢,但是實力卻要遠超同階修士,即便只是築基中期修為,但是鬥法起來,卻是不懼築基後期的修士。」

牧雨萱的神色有些好轉,小聲自語道:「雖然是如此,但師妹一定要努力修鍊,也不能差掌門師兄太遠。」

莫問天微微點頭,便就轉目環視,將目光落在雷萬山身上,含笑說道:「本門還有一件喜事,本座倒是險些忘記,便就是血翼狼王晉陞成為六階靈獸,相當於無極門平添一位真君,倒是恭喜雷師弟了。」

雷萬山頓時笑如洪鐘,朗聲說道:「若不是掌門師兄賞賜的真君屍骸,血翼狼王哪裡能得此晉陞的契機?」

一言方落,莫問天反倒是被提醒起來,他從懷裡摸出一個納寶囊,便就打開朝著地上一倒。

『呯呯』的兩聲響起,地面岩石頓時碎裂,被硬生生砸出兩個人形深坑,裡面靜靜的躺著兩具屍骸,一具是人頭狼身,而另外一具是人頭蛇身。

「此兩具是金丹真君的屍骸,兩人是凶狼真君和毒蛇真君,大戎國萬獸谷的金丹長老,用他們的腦髓餵養食髓獸,肉身餵養蠍尾虎。」

「這……」

三位長老各自對視一眼,卻都是喜形於色,金丹真君的腦髓和肉身,對於靈獸的滋補作用,可勝比任何的靈丹妙藥,只是一個暴熊真君的屍骸,便就讓血翼狼王晉陞六階靈獸,食髓獸成為五階靈獸的巔峰。

而此前卻有兩位真君的屍骸,對於食髓獸和蠍尾虎而言,當真是無上的滋補聖葯,夜無影和牧雨萱再無遲疑,彷彿食髓獸和蠍尾虎進行享用。

在吞食掉兩位真君的肉身,蠍尾虎發出震天虎嘯,全身骨骼咔嚓嚓一陣響,並且皮膜不斷的拉伸,全身忽然間膨脹起來,硬生生的長高一截,渾身上下充斥磅礴的威壓,順利晉陞成為五階巔峰的靈獸。

而食髓獸在吸食腦髓以後,很快便就陷進昏睡當中,但它全身卻暴起炫麗的光芒,靜靜的流轉不息,彷彿一個光繭似的。

「這是……」莫問天頓時大喜過望,沒想到食髓獸居然得到晉陞六階靈獸的機緣,它原本就已經是五階巔峰的修為,此時吞食兩位真君的腦髓,更是硬生生的要提升至六階,只要那道光繭散去,食髓獸褪掉一層皮以後,便就順利得到晉陞。

食髓獸眼見六階靈獸在即,三位長老的歡喜自不用再說,無極門的日益強盛,他們自然是榮焉與共,但是萬獸谷三位真君長老的隕落,已經是化不開的生死仇敵,面對如此金丹大派的壓力,他們同樣感到並不輕鬆。

雖然心頭有些沉重,但是三人的鬥志卻是激昂,無極門一步步的走來,能發展到如今,都是以弱搏強,從未懼怕任何的敵人,也不怕任何的打擊,而且此時也晉陞成為金丹門派,對萬獸谷更是不能存有畏懼的心思。

三位長老相互道喜,就此收起食髓獸和蠍尾虎,向莫問天恭聲辭別,依次的離開大殿。

等到三位長老走後,莫問天才開始清點毒蛇真君和凶狼真君的納寶囊,雖然裡面靈石法寶,丹藥材料無數,但是以莫問天此時見識而言,能夠看上眼的寶物實在有限,即便是金丹真君的納寶囊同樣如此。

在毒蛇真君的納寶囊,除上品法器化蛇劍以外,其餘的幾乎都是靈石,神識微微一掃,足有五六十塊下品靈石;但是凶狼真君卻似乎是窮修一位,即便是靈石都是沒有幾塊,但是好在他的納寶囊里,發現一株六階的玄鐵花,否則他的金丹真君,當真是有些窮酸的過火。

在清點完戰利品以後,莫問天只是沉思片刻,便就向掌門扳指灌注法力,渾身頓時泛起一陣白光,從大殿里消失的無影無蹤。 夜,三更時分,天上層雲黯淡,星光若隱若現。

雲州邙山,無極門傳送陣旁,在一塊足有兩三丈方圓的白色巨石上,黃霸天默然靜坐在上面,他的體型極為彪壯,彷彿一座鐵搭屹立在岩石上。

在六年以前,他成為無極門的記名弟子,當時已是鍊氣七層的巔峰,自此以後,便就在邙山苦修功法,此時修為已至鍊氣大圓滿,而且是晉陞在即。

今日夜晚,正是他輪值看守門派傳送陣,正在陣旁巨石上打坐修鍊,忽然間神色一動,雙眼驀然間睜開,從裡面射出兩道戒備的利芒。

但在他睜開眼的瞬間,一道絢麗奪目的亮光閃爍,在傳送陣的光華里靜靜走出一道人影,彷彿一座巍峨高山在屹立人前。

黃天霸見到那人以後,頓時起身上前,躬身施禮道:「內門弟子黃天霸拜見掌門。」

莫問天揮袖將他扶起,微微頷首算是回禮,正待離開傳送陣時,卻聽到識海里『叮』的一聲響,有任務提示聲響起。

當即神識進行查看,卻見任務石碑上刷新一條新的任務。

門派建造任務:建造4級試練塔。

莫問天嘴角頓時盪起笑意,在回到門派以後,果然觸發門派建造任務,原本獎勵的那一張試練塔建造圖紙,此時終於是派上用場。

當即便長袖揮舞,飄然離開傳送陣,朝著無極峰門派大殿以西而去,那裡古樹參天,密林環繞,鬱鬱蔥蔥,氛圍靜謐,離門派的藏經閣不遠,倒是是最為適合建造試練塔的地方。

此時,月色掙脫烏雲的束縛灑落下來,幽柔的清光灑滿山林,整座邙山山脈群峰空曠,萬簌無聲,清風拂面,讓人心曠神怡。

莫問天踏著清冷的月色,來到門派大殿右側的密林里,就此伐樹搬石,開闢出一片空曠的平台,從任務戒指里取出4級試練塔建造圖紙和天工力士符,將建造圖紙鋪在平台的正中,向天工力士符灌注靈氣。

天工力士符飄向半空,忽然『砰』的一聲炸開,變幻成一團迷霧,將眼前的空地完全覆蓋住,迷霧當中,傳來叮噹亂響,片刻之後,迷霧漸漸散去,露出一座高聳入雲的古塔。

那座寶塔雄偉壯觀,巍峨屹立在大地上,塔座呈八角形狀,塔身足有十五層,塔尖彷彿沒入雲霄里,似乎高不可見,各種妖獸雕刻在塔樓四周,散發著莊嚴厚重的氣息,顯得神秘而古老。

莫問天連忙用神識進行查看,建築信息清晰的顯現在識海里。

建築名稱:試煉塔

建造等級:4級

建築規格:一座十五層

建築功能:檢驗弟子的修為,並獎勵門派貢獻點,每逢開啟時,每次弟子只有一次闖塔機會,但在危及弟子性命時,會自動終止闖塔,強制傳送在塔外。

消耗靈石:每年只能開啟一次,為期一月時間,消耗靈石五百塊中品靈石。

使用信物:掌門扳指,長老指環,試練塔令牌

果不出莫問天所料,試練塔是用以考驗弟子修為的場所,此塔共有十五層,而且塔身雕刻各種妖獸,應當在每層有著不同等階的妖獸駐守,只有消滅所有的妖獸,才能獲得此層獎勵的門派貢獻點,並且進下一層進行挑戰,但隨著闖塔層次的深入,駐守的妖獸實力會逐漸增加,弟子的爬塔難度也會增加。

試煉塔可以錘鍊弟子的修為,有效的提高作戰能力,不但不危及弟子的性命,而且根據闖塔的成績,能得到相應的門派貢獻點,再用貢獻點在綜務殿的兌換閣里,兌換自身有用的修真資源,實在是極為有用的門派建築,對於門派的發展具有深遠的意義。

在完成試練塔建造的同時,任務提示聲隨即響起,莫問天立即領取任務獎勵。

恭喜完成門派建築任務:建築4級試練塔,獲得獎勵中品靈石十塊,試煉塔令牌三面。

令牌雖然只有三面,但是作為開啟試練塔的信物,卻完全是足夠的,作為檢驗弟子戰力的門派建築,自然要門派的御戰堂負責管理。

在領取任務獎勵以後,忽然『叮』的一聲響,識海里再次傳來任務的提示聲,莫問天當即用神識查看,卻見任務石碑上,卻已刷新出一條新的任務。

門派支線任務:門派擁有三品靈藥谷和三品靈石礦

莫問天神色微微一怔,沒有想到居然接到這樣的任務,不過仔細想來,卻是一點都不奇怪,在不到二十年的時間,無極門從鍊氣門派晉陞至金丹大派,但是底蘊畢竟淺薄的很,只擁有一座一品靈藥谷,以及一座一品靈石礦,還是在十年以前,莫問天用五階的搬遷術符籙,從飛雲山脈的青牛山挪移而來。

在玄黃大陸,一品靈藥谷的評鑒標準是三階靈藥的年產在五百株至五千株以內,而一品靈石礦的評鑒標準是下品靈石的年產量五百塊至五千塊以內。雖然門派建造有聚靈塔改變邙山的天地靈氣,但畢竟受到先天地脈的限制,碧水峰的靈藥谷年產三階靈藥只有三千株,而赤炎峰的靈石礦年產也不足四千塊,尚且都是達不到二品的標準。

在十年的時間,無極門已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但是靈藥谷和靈石礦的產量卻是停滯不前,對門派發展的貢獻已經是微乎其微,完全不足以匹配金丹大派的赫赫聲名,而三品靈藥谷可年產五階靈藥五百株至五千株以內,三品靈石礦可年產下品靈石五萬塊至五十萬塊以內,只有擁有三品資源靈脈,在資源源源不斷的供給下,造就出無數的築基修士,甚至於金丹真君,才能維持金丹大派的興盛不衰,

不單如此,現在在無極門,已經有三百礦奴和三百葯奴,只是斬殺乾坤門八位真人,便就俘獲四百位鍊氣俘虜,都已成為無極門的苦役,但是只守著一品靈藥谷和一品的靈石礦,顯然派不上什麼用場。

好在莫問天在完成捕捉妖獸的任務以後,便得到兩張六階搬遷術符籙的獎勵,那可是極為稀少的空間屬性符籙,足可以將千里以內的山谷峰岳瞬間挪移。

只要有此兩張符籙在手,要完成任務卻是倒也不難,只要尋到合適的靈谷礦脈即可,但是在千里以內,雲州是首先排除在外的,那僅有的三品靈藥谷和靈石礦,都是金丹大派升仙門的產業,不要說別的,羽兒的面子是不能不給。

在邙山以北,是荒無人煙的萬里妖山,自然不可能有什麼靈谷礦脈;而在南方的永州,卻是鄭國君城的所在地,自然不是莫問天妄動念頭的地方;西方是宋國康州的君城,同樣有著金丹大派鎮守,而眼前只有東方的衛國青州,前有獸潮橫行,後有萬獸谷邪修當道,已經是滿目蒼夷的無主之地,三品的靈藥谷和靈石礦的防衛不強,應當是比較容易掠奪一些。

莫問天頓時定下主意,將完成任務的念頭,完全的放在衛國青州,同時搜刮腦海里的念頭,到底在青州的什麼地方?才有三品靈藥谷和靈石礦。

而正在他心念大起時,在門派大殿的方向,忽然間人衣芒影,在清風裡衣袂飄然而起,有著三道人影踏著月色疾步而來,顯然是被試練塔的建造驚動而來。

他們三人正是谷傲雪,錢玉成以及邊旭月,此前可算是無極門僅在的三位築基真人,聽到門派大殿右側的異動,驚疑不定的疾步而來,望著那高聳入雲的試練塔,以及站立塔前的莫問天,頓時神色驚異起來,紛紛的恭聲施禮。

「掌門師兄?」谷傲雪昂首仰望試練塔,都望不見塔尖已在何方?神色驚愕的說道:「這是……」

「此乃試練塔,是本座為門派新添的建築,尚且沒有開啟,具體功能以後再說吧!」

莫問天只是微微一笑,便就轉目過去,目光落在錢玉成和邊旭月兩人身上,訝然笑道:「你們兩位造化不凡,在短短時間領悟陰陽爐鼎大法的法門,煉化百川煞丹的法力,不但玉成已晉陞至築基中期,旭月也是修為大增,現在已是築基初期的巔峰,相信離修為晉陞也是不遠。」

邊旭月頓時滿臉的通紅,似乎是初承雨露,眉目里蘊含著無限春意,在她剛剛築基成功,便就通過陰陽雙修的法門,得到百川煞丹磅礴的法力真元,將修為硬生生提升至築基初期的巔峰,在羞澀之餘自然是欣喜無比。

錢玉出卻是沒有半點的掩飾,眸子里精光四射,瑩然寶相的臉上擠出笑意,開懷大笑道:「掌門,那陰陽爐鼎大法當真厲害,弟子可是受益匪淺,節省數十年的苦修,反倒是比諸位師兄提前一步,首先將修為提升成為築基中期,成為無極門的大師兄。」

說到此時,他的目光落在旁邊的邊旭月身上,露出罕見的柔情,繼續說道:「不過修為晉陞倒是其次,最主要的是弟子得償心愿,能夠得旭月為雙修道侶,也是此生足矣。」 聽到錢玉成要同自己結成雙修道侶,邊旭月頓時頰燒似霞,低垂螓首輕啐道:「錢師兄,休要……休要在掌門前胡說,誰要……要你和結成雙修道侶?「

話說到最後,卻已經是聲若蚊吶,玉頰嬌艷欲滴,一臉羞不可抑的模樣。

錢玉成精明的似鬼一樣,眼見此刻好事初成,自然要趁熱打鐵抱得美人歸,當即向莫問天叩頭納拜,鄭重其事的說道:「弟子錢玉成向掌門提親,懇請掌門將邊師妹下嫁弟子,結成雙修道侶。」

依照無極門的門規,入得師門成為真傳弟子,便就要終生以門派為重,弟子的婚娶嫁配,須得經過門派的許可,而有掌門親自做主,那更是金口玉言,再無更改的道理。

莫問天心情極為暢快,錢玉成雖然為人憊懶,修鍊不怎麼勤奮,但是卻擁有機緣造化,倒也是可堪造就的,而且他同邊旭月已陰陽交合,此時結成雙修道侶,正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言及此念,莫問天眼眸里隱含笑意,顯然有著成人之美的心思,但是嘴上卻說道:「既然是提親,那麼聘禮何在?」

錢玉成似乎是早有準備,一拍腰間的納寶囊,取出一個裝著靈丹的瓶子,恭恭敬敬道:「弟子這裡有五枚築基丹,還請掌門笑納,用以師弟師妹築基以用。」

「這……」莫問天神色有些驚奇,築基丹可是絕世靈丹,即便是有靈石也未必買得到,以無極門現在的財富,已經躍進千萬靈石的身價,但是門派底蘊畢竟不深,靈藥圃的時日太短,而靈藥谷的品階太低,若想一次性取出五枚築基丹,需要在外收集靈藥進行煉製,是需要時間籌措的。

但錢玉成得到紫奼真人的納寶囊,顯然是發了一筆不小的橫財,居然出手便是五枚築基丹,莫問天作為金丹修士,神色倒也自如,而谷傲雪卻是難掩驚容,神色有些震驚。

莫問天輕哼一聲,故作不屑道:「好你個錢玉成,白撿合歡閣少閣主的納寶囊,不知道平白得到多少的寶物?拿這麼一點兒出來,就想迎娶邊旭月為雙修道侶?也太過小家子氣吧!」

錢玉成不由神色大急,臉上擠出一張笑臉,嘿嘿乾笑道:「掌門,弟子也是窮酸一個,實在是囊中羞澀,要不弟子這裡還有五階爆炎符六張,五階還陽丹四枚,中品法器兩把,五階煉器材料寒魄石一塊。」

莫問天不由的微微吃驚,暗道這小子存貨倒是不少,光是說出來的那幾樣東西,價值便就是五枚築基丹的三倍,當即含笑說道:「行了行了,丹藥符籙法器,你自己留下一半,以後也好保命,不過煉器材料留著無用,不如上繳作為聘禮。」

錢玉成倒也並不含糊,當即一拍納寶囊,取出三張爆炎符,兩枚還陽丹,以及一件中品法劍,加上前面的五枚築基丹,怎麼說也價值三十萬塊下品靈石,作為聘禮不算丟份。

「不錯!」莫問天頷首點頭,滿臉笑容的說道:「小子有如此聘禮,也算是心意極誠,不過本座還得先問問旭月,看她是否願意同你結為雙修道侶?」

邊旭月在旁聽得真切,早已是羞的滿面嬌羞,低垂著螓首不敢說話。

莫問天轉目望過去,呵呵笑道:「旭月,本座且問你,可否願意同錢玉成結為雙修道侶?」

邊旭月性情刁蠻豪爽,並非是扭捏作態的人,但是在掌門面前,她心裡卻是忐忑無比,實在是一時嬌羞,半響都是說不出話來。

「你若是不願意的話,那本座便就回絕錢堂主,好讓他死了這份心思。」莫問天眉頭一皺,沉聲說道:「你為救得錢玉成的性命,付出元陰的代價,本座定然讓他加倍賠償。」

「掌門,不……不可!」邊旭月的神色有些焦急,漲紅著臉說道:「弟子……弟子願意。」

聲音雖然低若蚊吶,但是錢玉成卻聽得真切,頓時滿臉的狂喜神色,伸手便將邊旭月的小手握在掌心,忘乎所以的說道:「邊師妹答應便好,師兄在掌門面前發誓,今後一定對你一心一意,永遠沒有二心。」

邊旭月輕輕掙扎一下,纖纖玉手便就仍由他握住,低垂著螓首不敢再說話。

莫問天頓時開懷大笑起來,連向來沉默寡言的谷傲雪,此時都是滿臉喜色,從後面走上前來,微笑說道:「在本門築基修士里,你們可是第一對結成雙修道侶,既然是你情我願的美事,本真人作為門派長老,也是格外的歡喜,不過在此以前,倒是有幾句話說。」

說到此時,她的聲音微微一頓,將目光落在邊旭月身上,語氣溫和的說道:「旭月性格直爽剛強,但是內心卻是柔弱,而玉成卻是憊懶無賴的混賬性子,若是不好好管教,那面是一頭脫韁野馬,不能事事都順著,他若有什麼不妥,你儘管好好的教訓,有本真人為你撐腰,諒他是不敢胡作非為。」

錢玉成頓時大為的不忿,在旁高聲叫屈道:「谷長老,大家都是門派築基弟子,卻為何要厚此薄彼?而且邊師妹還沒有弟子入門早呢?」

谷傲雪頓時面色一整,肅容說道:「玉成,今日將旭月許你為雙修道侶,可是要好好珍惜,她的性子單純直爽,但是你在本門是出了名的姦猾,可是不能耽誤她。」

定製婚寵:少帥,請矜持! 錢玉成頓時腹誹不已,暗道弟子有這般不堪么?但是臉上卻是一副恭恭敬敬的表情,應聲道:「谷長老,弟子知道了。」

谷傲雪微微一笑,伸手在懷裡一摸,取出一隻裝有靈石的納寶囊,向莫問天送上前去,笑聲說道:「掌門師兄,本門兩位築基真人結為雙修道侶,師妹作為門派的長老,卻不能不有所表示,這是他們兩人的禮金。」

莫問天伸手接過納寶囊,神識微微的一掃,裡面赫然裝著五萬塊下品靈石,不由大笑說道:「谷長老出手豪爽,倒是下了一些血本。」

話一說完,他便將邊旭月叫上前來,將錢玉成的聘禮以及那五萬塊下品靈石交給她,鄭重其事的說道:「本座已同意錢玉成的提親,將你許他結為雙修道侶,他的聘禮和谷長老的禮金且收下,留以提升實力所用。」

「是,弟子遵命。」 一師還有一師高 邊旭月滿臉的羞不可抑,恭恭敬敬的接過所有東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