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我帶去你,不過我得回酒店拿點東西。」萊子想了一下說道。

「什麼東西?」

「通行證,沒有通行證,我根本就不可能直接進入暗影。」

「萊子小姐,你在懷疑我的智商嗎,剛才你的師尊已經說了,給我施展換魂**之後,你會第一時間送我去暗影,你現在跟我說你沒通行證?」

葉雄原本微笑的臉冷下來,一鼓殺氣瀰漫出去。

先前還是一副溫文爾雅的模樣,下一刻就變成殺人狂魔的氣勢。

「好,我帶你去。」萊子咬咬牙。

既然你要去送死,我只能帶你去,她心裡暗暗想。

兩人走出暗室,走到一輛車子里。

葉雄坐在後面,萊子則在前面開車。

「昨天晚上,你是不是故意裝暈?」萊子忍不住問。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能親一下萊子小姐,死也值了。」

萊子震驚得無以倫比,這是昨夜她給葉雄注射高量藥劑之後說的一句話,現在從他嘴裡說出,這證明了她的猜測。

昨晚這個傢伙根本就沒暈,而是一直在裝,等自己把他帶來師尊這邊。

天啊,那可是五倍量的麻醉藥,自己親手注射入他的手臂,他是怎麼做到不暈的?

帶著不解跟不安,萊子開著車子朝暗影組織總部而去。

「你去暗影做什麼?」萊子問。

「找一個女人,她被你師尊洗腦,變成另外一個人。」

「什麼名字?」

「狼女。」

「她是你什麼人?」萊子問。

「朋友。」

「這些年,暗影抓過很多人,從來沒有人能從暗影組織把人救走,你好好考慮一下。」

「萊子小姐,你在關心我嗎?」葉雄微笑地問。

萊子沒回話,她覺得這個男人真是風流,每一句話都帶著暖味。

「看在咱們昨天晚上激情過的份上,今天我保你不死,不過你得乖乖聽話,至於以後怎麼樣,就看你的運氣。」葉雄笑道。

「你先顧好自己的小命再說。」

雖然葉雄的實力讓她很震驚,但暗影是什麼地方,萊子再清楚不過。

那可是整個島國實力最強的殺手組織。

組織首腦天皇,更是被譽為不敗男人,她是絕對不相信葉雄能把人救出來的。

葉雄笑了笑,沒說話。

行不行,到時候用實力說話。

車子開了三個小時,到了郊外,來到一個巨大的湖泊邊。

想到很快見到安樂兒,葉雄也忍不住有點激動。

好久沒見,不知道她變成什麼樣子了,再次見到自己,她一定會很激動吧!

想起熱情似火的安樂兒,葉雄心裡一陣溫暖,身邊這麼多女人,只有她喜歡自己最不顧一切。

「到了。」

將車子停在湖泊邊,萊子從車上下來。

葉雄看著面前一望無際的湖泊,有點不太明白。

暗影組織在哪,不會要坐船吧?

萊子掏出電話,撥了出去。

十分鐘之後,平靜的湖面上湧起一陣波浪,一艘小型潛水艇浮上水面,慢慢來到兩人面前。

萊子走過去,兩人上了潛水艇。

潛水艇很小,只能容下五六個人,載上兩人之後,潛水艇再次潛了下去。

在湖底開了十分鐘,潛水艇停下來,當船艙打開的時候,兩人已經進入湖底一個巨大的金屬入口。

暗影的總部基地,居然建在湖底之中,饒是葉雄見慣世面,也忍不住震驚。

單單是這一項技術,就知道暗影組織多麼的財大氣粗。 兩人剛走進地下基地,面前走來三名身穿黑色武士服的男子,身上散發著強烈殺氣。??燃文???.ranen`org

萊子飛快地跑到三名黑衣武士面前,大聲說道:「他是入侵者,我師尊被他殺了。」

進入基地一瞬間,萊子選擇了出賣葉雄,以求自保。

聽聞萊子的話,三名黑衣武士全都抽出武士刀。

葉雄巋然不動,正眼也沒瞧他們一下。

「萊子,你讓我好失望,我對你挺有好感,沒想到你事到臨頭會背叛我。」

「從來就沒有忠誠過,何來的背叛?」萊子目光落到葉雄臉,冷哼一聲:「我已經提醒過你,你偏偏要進來,只能怪你不知死活。」

「萊子小姐,我想問一句話,請你認真回答。」葉雄依然淡定地問。

「有話就說。」

「我想問問,你昨天跟我之間,除了任務之外,有沒有對我產生哪怕一點好感?」

萊子頓時沉默,但是很快就抬起頭:「很抱歉,半點都沒有。」

「很好。」

葉雄笑容凝固了,一步步朝前面走去。

「八格,殺!」

三名黑衣武士狠狠地殺過來,刀尖帶著凌厲的刀芒。

哪知道,他們還沒殺到葉雄面前,身體莫名著火,熊熊地燃燒起來。

三名武士丟掉武士刀,滿地打滾,片刻就活活燒死。

眼前詭異一幕,讓萊子臉色大變,她飛快地跑進去,一邊跑一邊大喊。

片刻,走道上就湧出無數的黑衣武士,朝葉雄撲過來。

葉雄雙手插在口袋中,像閑庭散步一樣走過去。

所過之處,那些撲過來的黑衣武士感覺周圍全是熱浪,身體莫名就燃燒起來。

他們不知道葉雄是怎麼出手,甚至都不知道是不是葉雄在出手。

慘叫聲連綿不斷,片刻間,走道上就倒下許許多多還在燃燒的屍體,燒焦的味道,充斥在空氣之中。

黑衣武士再也不敢撲過來,因為他們發覺,只要靠近葉雄十米遠,身體就自燃起來。

萊子嚇呆了,死死捂住嘴巴,幾乎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她這才明白,為什麼葉雄這麼肆無忌憚地進入暗影基地,因為人家胸有成足。

不是猛龍不過江,沒有實力,他膽敢這麼做嗎?

她發現自己做了一件非常愚蠢的事,就是背叛他,此刻她非常後悔,如果讓她再選擇一次,她絕對不會背叛他。

只可惜,已經沒有如果。

黑衣武士知道刀沒用,但是基地中禁止帶槍進來,所以這些人全都沒有任何反抗之力。

「把合金門關上,快。」萊子大喝。

有人反應過,連忙啟動防護,一道十幾公分厚的合金門關上,把葉雄困在通道中。

合金門十幾公分厚,哪怕是炸彈都炸不開,她們就不相信,還困不住他。

萊子剛鬆一口氣的時候,突然聽聞轟的一聲巨響,整個地下基地彷彿地動山搖。

面前的厚厚合金門,正中位置出現一個大手印,五根手指印凸出來。

一下,兩下,三下!

一聲巨響,合金防門轟然倒塌,葉雄踩在門上,慢慢地走過來,彷彿死神一般。

他一邊走,黑衣武士一邊退,片刻就退到了大廳中。

這是一個數百平方的金屬大廳,此刻密密麻麻圍滿了人,看著走進來的葉雄,全都一臉的提防。

萊子走到正中一名臉上帶著刀疤,四十多歲的男子身邊,嘀咕地說一通。

男子突然狠狠一巴掌,將她扇翻在地上,這才走到葉雄面前,用蹩腳的華夏文說道:「這位先生,咱們有話好好商量。」

「報上名來。」

「我叫藤田剛,是暗影組織的三首領。」

「你能代表暗影組織嗎?」

「暗影組織的首領是天皇閣下。」

「叫天皇來見我。」葉雄命令。

「天皇不在基地,你有什麼字就對我說。」

葉雄手一甩,一張照片甩到藤田剛面前。

「把這個女人交出來。」

藤田剛看了照片一眼,疑問:「不知道她跟閣下是?」

「別廢話,馬上把她交出來,不然別怪我把你們這基地給毀了。」葉雄命令。

藤田剛臉色很難看,天皇不在基地,他就是這裡最大的頭兒,如果讓一個外來人把人帶走,天皇知道了肯定不會饒過他,如果不讓他帶走,這個傢伙會控火的巫術,自己肯定不會有好下場。

「想把人帶走,不是不行,你先問問我手中的刀。」

藤田剛緩緩抽出武士刀,一道凌厲的光芒照射出去。

「三首領要出手,大家快閃開。」

周圍的人全都遠遠地躲出,生怕被刀芒所傷,可見這藤田剛實力不一般。

「武士道四段,也想攔著我。」葉雄冷哼。

島國的武士道四段,實力類似華夏國的古武真氣四層,藤剛的實力也就在古武門派掌門實力左右,甚至還差一籌,這樣的對手,葉雄一點戰意都沒有。

「我在里站著不動,你能傷我一根頭髮,算你贏。」葉雄說道。

周圍一些能聽懂華夏語的武士嘩地叫起來,全都十分憤怒。

不是親家不聚頭 雖然葉雄很厲害,但是藤田剛怎麼說也是暗影組織的第三高手,他站著不動讓人砍,這實在是太託大了。

「這可是你說的,被我劈死,別怪我。」藤田剛殺氣大盛。

「出手吧!」

藤田剛緊緊握著武士刀,平舉在半空,遙指葉雄。

一鼓澎湃的氣勢在他身上凝娶,武士道戰氣一直上漲。

身邊凝起一道氣浪,強大氣勢波及出去,周圍十米之內,無人敢靠近。

嗖,他的身體猛然竄出去,一刀劈下。

一道實質化的刀芒,劃破虛空,狠狠地朝葉雄劈去,強大的氣勢讓觀者為之變色。

周圍的人,全都被這一刀嚇得說不出話來。

眼見這一刀就要劈到葉雄身上,奇怪的現象出現了。

葉雄身體出現一個淡淡的金光護罩,刀芒護在護罩上,全部消失了。

「這……」

藤田剛不敢相信自己畢生功力的一招,連對方一層防護都擊不破。

刷刷刷!

他一連劈出十幾道刀芒,連綿不絕地攻過去。

霸情冷少,勿靠近-沐小烏 但是,全都沒用。

葉雄的手還在衣服里,連手都沒動過。

「玩夠了嗎,現在輪到我了。」 葉雄一掌輕輕拍出,藤田剛的身體在半空被擊飛出去。

跌到地上的時候,一口血噴出,半晌沒爬起來。

堂堂暗影三首領,居然被一掌打敗,周圍的黑衣武士全都震驚了,見鬼一般看著葉雄,沒有一個人膽敢再站出來。

正在這時候,突然一道嬌小的人影從黑衣武士中衝出,柳葉刀狠狠地朝葉雄砍來。

她剛出手,周圍的人像看傻子一樣看著她。連三首領都不堪一擊,她衝上去連飛蛾撲火有什麼區別?

葉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正想將她燒了,但看清她面容的時候,表情僵住了。

一頭短髮,五官精緻,眼神殺氣騰騰,不是照片上的安樂兒是誰。

大半年未見,再次見到,葉雄忍不住內心一陣激動。

哪怕記憶被替換,她依然像以前一樣不怕死,就像當初捨命救楊心怡一樣。

葉雄收回火焰,等那柳葉刀快要砍到身上的時候,這才伸出手指,把刀夾住。

狼女柳葉刀被夾住,用力地抽,連抽幾次,還是沒能將刀抽出。

她放棄刀,整個人跳起來,兩把匕首被她從高靴之中抽出來,左右開工,再次朝葉雄脖子上切來。

不顧一切的狠性,不愧狼女之稱。

葉雄運用元力在凝聚一層防護罩,狼女的匕首被擋在防罩之外,半點都攻不進去。

「愣著幹什麼,大家一起上,把他殺了。」狼女見自己不是對手,連忙朝四下的人喝道:「咱們暗影組織的人,沒有一個怕死的,別像縮頭烏龜一樣躲著。」

無論她怎麼說,周圍的人全都不敢過來。

終於,有兩名黑衣武士從背後衝過來,準備偷襲。

還沒衝到葉雄身邊,他們的身體再次燃燒起來,頓時變成兩個火人,燒得半死。

這下再也沒有人敢過來,這些人再傻也知道,葉雄唯獨對狼女手下留下,其餘的人上去只有死路一條。

「樂兒,好久不見。」

葉雄伸出手,想摸一下她的臉。

狼女退出幾步,目光狠狠地瞪著他,冷冷說道:「你認錯人了,我是狼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