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你謝什麼?」郭念菲看著一臉緊張的劉一正,劉一正猛的一愣然後又趕緊回應道:「馬富貴怎麼說也為中海做了很大的貢獻!郭少你就這樣不明不白的將他給從樓上扔下去!」

說到這劉一正的臉色變的很難看,而然後就是這這那那的開始搪塞郭念菲,郭念菲就聽著劉一正在哪兒說話,然後一直保持著微笑,劉一正說著馬富貴的貢獻和在中海的地位勢力,總之就是不讓郭念菲殺他!

「說完了嗎?」郭念菲淡淡的問著,劉一正一聽有點失落的回應道:「說完了」

「說完了?那我就說兩句!」郭念菲站起身指著地上的馬富貴猛的一腳就踢在了他的小腹上。

「這個死胖子!出價十個億要的命!不過我沒死!」郭念菲看了一眼劉一正,此刻的劉一正已經傻傻的呆住了,他怎麼也想不到馬富貴竟然會雇傭殺人!而且出價十個億,竟然這麼大的手筆!

「剩下應該怎麼做你知道嗎?」郭念菲問了一句劉一正,劉一正點點頭!馬富貴則是趕緊抱住了劉一正的大腿!

「救我啊!劉市長!救我啊!我每年為中海做這麼大貢獻,如果您保住我的命!我願為在捐二十所希望小學!不不不!四十所!」

「我願意將我一半的家產無償捐獻給政府!」馬富貴的眼神中全是哀求,他必須得活下去!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不然人死了就什麼沒了!

「富貴啊!這個我幫不了你!」劉一正嘆著氣搖了搖頭,馬富貴一聽這話大喊道:「怎麼可能!」

「您可是劉市長!您一定有辦法救我的對不對!」

「這次一正真的是無能為力了!」劉一正蹲在馬富貴的身前,在馬富貴的耳朵旁邊小聲的嘀咕了幾句!馬富貴立刻臉色蒼白,雙手無力的從劉一正的腿上垂了下去,眼神中帶的都是悔恨!

馬富貴不可思的表情,眼神驚恐有帶著些許的敬畏。雙眼正注視郭念菲,他本以為郭念菲只不過是有一個做軍人的大舅哥! 萌妻追夫:壓倒腹黑總裁 可是萬萬沒想到的是,他竟然是郭家的人!而且是郭家的繼承人!

「啪~啪~啪~」馬富貴向前跪爬半步,自己左右手同時朝著自己的臉煽了上去,「郭少!我有眼,不······我狗眼不識泰山!還希望您放過!」

「只要不殺我!我什麼條件都答應!」

「你確定!」郭念菲看著馬富貴,只要把人逼到絕望,逼到死處!然後再給他生的希望,只有這樣他才能答應你所有的條件!

「我確定!我確定!只要不殺我!我什麼都願意!」馬富貴突然露出了一絲絲的欣喜的表情,看著郭念菲這樣問!他知道自己還是有活下去的希望的!

「好!」郭念菲答應道:「既然你什麼都答應!那麼我的就開出我的條件!」

「您說!您說!我一定答應!」

「我要的天興集團!」

名門寵婚:老公太高冷 「啊!」馬富貴猛的一愣,他也想到這一點!可是對於郭念菲來說,自己這點家產根本什麼都不算!

「好好好!」馬富貴連聲答應,「只要不殺我!什麼都可以!郭少!我們馬上做集團的交接!」

「我並不是這個意思!」 青澀時光 郭念菲將馬富貴從地上扶起來,這一接觸讓馬富貴猛的一顫,然後立刻看向劉一正!

「郭少說不殺你!一定不會殺你的!」

「是是是!」『

郭念菲將馬富貴扶到沙發上,馬富貴受寵若驚的看著郭念菲然後連忙道謝:「謝謝!謝謝!謝謝郭少!」

「恩!」郭念菲點點頭:「天星集團還是你的!」聽到這句話馬富貴眼前一亮,然後靜等著郭念菲繼續說下去。

「但是你要為我工作!也就是說,你要講你天興集團所有的資產全部無償的捐獻給白十字會!而且以後天星集團的盈利全部要用來做慈善!」

「······」聽著郭念菲的話,馬富貴那真的感恩戴德了!「是是是!郭少!我一定按照你說的去做!」

「你還有什麼吩咐嘛!」

「至於這個董事長,你就不要做了!帶著夠錢出國了好了!不然下次看見你還有什麼可以用來做交易換你這條狗命!」郭念菲拍了拍馬富貴的臉頰說道:「下午開一個記者招待會,主要能容呢就是:

「我兒子殘害流浪的孤兒,自己心裡感覺罪孽深重,而且不很是不安!為了給兒子贖罪!願意將天興集團無償交給白十字會,而以後所得利益全部用來做慈善事業!本人也辭去天興集團董事長職務!」

馬富貴對著媒體說完了這一系列不正常的話,震驚在坐的所有的記著!所有的記著都掙著要給自己的報社撥打打電話,爭要今天的頭版頭條!內容全部都是馬富貴捐獻全部資產做慈善的事情!

「劉市長!」郭念菲負手站在天興集團的頂層,看著遠處的風景!劉一正聽到郭念菲的呼喊以後馬上站了過去:

「郭少您有什麼吩咐?」

「對於白十字會你了解多少!」

「啊~這幾個啊······」劉一正猶豫瞭然后笑呵呵的說道:「郭少!您這不是明知故問了嘛!」

「怎麼說?」

「怎麼說我也是中海市的市長,作為直轄市的部級官員,對您這個白十字還是有了解的!」

「是嗎?」郭念菲扭頭看了一眼劉一正,劉一正那是一臉自信也充滿了笑意:「你簡單說說看!」

「是!郭少!」劉一正對郭念菲的白十字的關心程度還是很大的,不僅是因為自己三叔這一方面的問題,更重要的是,白十字會做的都是事實,而且對中海的幫助很大,社會風氣也便更好了,各種社會福利的保障,而且帶動了大學生,高中生一批新鮮的血液無私奉獻,貢獻社會的精神!

「白十字會,致力於社會困難群眾的幫助,殘疾人士,邊緣地區,科學教育,等等都起了很大的作用!而且很多青少年都紛紛加入了這個白十字會,讓他們養成了很好的品質!」

劉一正說道這心裡還是蠻高興的,因為自己的兒子劉明這傢伙以前就是徹徹底底的紈絝子弟,在中海也是囂張的不行!自從跟了郭念菲轉變很大,而且也加入了白十字會,到處做義工!他這個做父親的更看是在眼裡!

「恩,初步的運行看來還是不錯的!」郭念菲肯定了白十字會這一大計劃的運行,如果中海運行不起來的話,以後便走不上國際的道路!

「那是非常好啊!」

「給!看看吧!」郭念菲遞給了劉一正一份文件,這份文件正式司徒凌峰簽署的,這文件只讓民政局的局長看過,他也並沒有報給劉一正知道!

「什麼?」劉一正一臉疑問的接過郭念菲遞過來的文件,看到文件的名字就愣住了,紅色的鋼印——中央辦公廳!

「······」劉一正小心翼翼的打開文件看著裡面的內容,不停的被驚鄂到!尤其是最後面的一個親筆簽名——司徒凌峰,這更是讓他心中翻江倒海!

「郭少不愧是郭少!能成為國家這麼信任的人!」劉一正將文件雙手奉上,然後看著郭念菲問道:

「郭少有什·····不!郭同志有什麼需要的,一正一定為您去辦!」劉一正已經不看在把郭念菲當一個無所事事的超級紈絝來看待的!真的就是龍生龍,鳳生鳳啊!郭氏一門三代人皆是英豪啊!

「我們在西南幾省份正在被十二個中型的幫派圍攻,雖然所這十二個幫派分開的實力不是很強!但是如今的十二個幫派卻擰成了一股繩,讓我很頭疼!」郭念菲捏捏太陽學。

「這原因?」

「這是因為,天下會的反攻讓我們打壓下去了!他們沒了靠山,所以必須一心一意的聯合起來!」郭念菲坐在沙發上,把玩著桌子上的紫砂壺!

「那就用離間計!向將他們離間開來,然後逐個擊破!」劉一正眼睛一眯,然後手裡不停比劃著。

「計是好計!但是沒用!」郭念菲給劉一正倒了一杯茶,「然後說道這茶煮到第二炮才有味道!」

「郭少還懂差?」

「跟師傅學過一些,只不過不感興趣也僅僅是懂一些皮毛而已!」郭念菲淡淡的講道:「離間計我已經試過了,但是不起作用!主要是他們知道厲害關係!他們其中有一家分散離開,我就可以大軍揮上!將他們殺的片甲不留!」

「他們也聰明,是吧想死的!」

「郭少說的有理!」劉一正將將杯中的水一飲而盡問道:「那一以郭少的意思是······」

「你作為中海市的市長,也作為華南省區的打黑部部長!這點事打黑的事情你還解決不了!」

「郭少怎麼知道我是······!」劉一正心裡一驚,這個算是國家機密了!因為如今的地下世界混亂,一號首長不得下令設置直接管理地下世界的打黑部,分別是華南區,華北,華東和大西南四區!這都為了以防萬一,防止有暴動的發生!

「我能說,司徒爺爺在私下裡要叫我爺爺一聲大哥嗎!」隨後郭念菲便哈哈哈的笑了起來!

「翁~」劉一正腦子裡更是一片空白!腦子只想的是郭念菲的那句話:司徒爺爺!還要在私下裡叫我爺爺一聲!「大哥!」

「郭少!我明白了!我回去安排的!」

「非常時刻,要用非常手段!南方已經沒時間我等不下去了!我要以最快的時間拿下!」

「那······」劉一正臉色難看的看著郭念菲:「至於天下會那邊,能動靜小點嘛!」

「這個沒問題!」 「哦!對了!」郭念菲喊住了正準備離開了的劉一正,劉一正馬上停住了腳步問道:

「郭少? 惹火前妻:過期總裁我不要 還有什麼事情嘛!」

「打黑行動在三天後進行,最近先把消息散發出去好了!」郭念菲捏著自己的下巴,似乎在思考著什麼!劉一正明白既然郭少說了,自己去照辦就好!不需要多問,因為知道的多了對自己也沒好處!

三天後打黑行動在西南四市轟轟烈烈的展開了,而在平南市區的迎賓大酒店的貴賓君子間里做了十二個人!這是他們被西南黑道稱做西南十二天王!不過房間里沒有其樂融融的喜慶,更多的是一些硝煙的味道!

「虎哥!強哥!你說這事怎麼辦!」張文看著連個帶頭大哥,虎哥和強哥是十二聯盟的核心人物,也是頂樑柱!現如今死神會的所有成員全部撤離了西南四市,本以為他們大獲全勝了,雖知道「否極泰來」公安局在四個市區開始地毯式的打黑行動,而且手段強烈!

「阿文啊!這是我們是怎麼沒有辦法啊!」孫強擺擺手,繼續講道:「我也於平南市的公安局打了招呼了,但是完全不行啊!」

「局長不就是管這個呢!怎麼可能完全不行!」張文臉色一變猛的一拍桌子:「別是你提前想好了退路!我們中兄弟給賣了吧!」

幾人你看看看我,我看看的也想不出什麼辦法,當聽張文這句話后眾人都瞪大了眼睛,你要是感出賣我們!那一定是惹了眾怒,肯定得被亂刀砍死!孫強也明白趕緊說道:

「這是局長說是上面親自批的文件,而且命令強硬!要徹底掃清西南四市的地下組織,還給百姓一個平安!」

「什麼還百姓一個平安!死神會沒走的時候什麼事情也沒有!現在死神會的地盤全歸我們了,又搞來了一個什麼打黑!」張文語氣強硬,而且說的很有道理,其他幾人也是點頭稱是!

「我覺得張老大說的很對!」一個臉頰上文著蠍子的人也站了起來:「要是讓我蠍子王知道有誰在背後耍小心眼,我第一個要了他的命!」說這話蠍子王就將藏在身後的砍刀猛的拍在了桌子上!

「蠍子王!」虎哥看到蠍子王把槍拍在桌子上立刻就坐不住了,「你這是什麼意思!出來開個會!你他媽的的還帶著刀!!一點規矩也不懂嘛!」

「媽的!這玩意就是規矩!」蠍子王拿砍刀指著虎哥吼道:「平時也沒什麼打黑的行動,死神會一走就來這麼大的打黑活動!不可能!」

蠍子王抵大吼著走了過去,直接將刀在了虎哥的脖子上:「這根本就是你搞出來的陰謀!」

「死神會走了!你們倆個人就想稱霸西南是不是!」

「媽的!王老二!你他的瘋了是吧!」虎哥也有些生氣了,沖著蠍子王怒喊道:「我他媽的什麼手腳也沒動!」

「那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徹底的打黑活動!」

「我不知道!」虎哥堅定的說道!蠍子王臉色一沉大喊道:「我讓你不知道!」說著就那這砍刀劈向了虎哥!

「碰~」一聲槍響,蠍子王也大叫一聲!接著蠍子王的衣服就被鮮血染紅了!他的胳膊上就多了一個彈孔,鮮血從他的手臂流向手掌然後順勢滴在地上,砍刀也應聲落在了地上!

「滴答!滴答!滴答!」

房間里靜的蹊蹺,靜的可以聽到蠍子王的滴血聲,全部的人目光都轉向了孫強,孫強手裡正握著一把手槍!

「你······」蠍子王死瞪著孫強,「你媽的!竟然有槍!就是你陷·······」

「碰~」

「碰~」

「碰~」

孫強沖著蠍子王猛開了三槍,蠍子的臉被打成了篩子,腦袋一偏死在了地上!眾人看到這一幕也都有所發覺!

「這個蠍子王,擾亂我西南十二王的軍心,本就該死!而且還敢威脅虎哥,殺了他我想他家沒意見吧!」孫強說完將槍扔在了桌子上,眾人都是臉色騶變!

「孫強你到底要幹嘛!」張文任然怒氣沖沖的:「王老大罪不至死吧!你這樣將他開槍打死了!不和規矩吧!」

「別他媽的給老子提規矩!誰有實力誰才能定規矩!」

「媽的!」張文怒罵一聲:「既然孫老大都這麼說了!我張文退出十二聯盟!從此咱們大路朝天各走一邊!」

「我們走!」張文大手一揮,從桌子上站起來離開了!

「我也退出!」

「我也是!」

「······」

樹倒猢猻散,夫妻還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的時候還不各自飛啊!何況他們連朋友都算不上,每個人都自己的小算盤!在分西南四市的地盤的時候,他們就起了爭議!誰都想做老大!誰都想獲得最大的利益!

「虎哥!這群傻逼爛泥扶不上牆~就讓他們等死去吧!他們不相信我們,我們也沒什麼辦法!」

「強子啊!」虎哥按著孫強的肩膀哀聲嘆氣的:「這上面就是這樣的安排!你我又能有什麼辦法!」

「是啊!上面打黑,咱們確實無能為力啊!」孫強無力的做到座位上:」虎哥?那我們怎麼辦!」

「上面也不不給個信!難道只能坐以待斃嘛!我可不想再回號子里蹲著了!」孫強點了一顆煙,做在哪裡抽了起來!然後又遞給了虎哥一根,虎哥結果煙,但是沒有點。

「把這個王老二的屍體抬出去,剁碎了喂狗!」

「是虎哥!」

吩咐完手下人,虎哥臉色陰沉的做到的孫強的身邊:「強你跟我也有五六年了吧!我點如何!」

「虎哥待我那真是如親兄弟啊!為了虎哥豁出命都沒問題啊!」

「好好好!」虎哥拍手叫好,下一瞬間虎哥便從腰裡快速的抽出了一把匕首,猛的扎進了孫強的肚子!

「虎哥,你······」孫強震驚了,手指不停的指著虎哥!「為什麼!」

「知道張文他們為什麼走吧!他們接到上面的消息了!西南四區確實是在嚴厲打黑,確實在!不過嘛!」

「噗~」又是一刀捅了進去,虎哥表情陰狠,語氣低沉:「西南只允許有一個老大存在!這是上面的規定!」

「你如今也是一方老大了!而能我於我爭雄的只有你了!」

「你······」孫強眼一閉,離開了這個世界!

「媽的!弄的老子滿手是血!」虎哥將匕首甩在地上,從桌子上拿了一個毛巾將手上的血擦乾淨!

「揚子,讓你辦的事情辦完了嘛!」

「回虎哥!在他們剛出這個酒店地的時候,事情都已經辦妥了!不過中間出了一些差池,讓張文哪個小子跑了!」

「張文?一個好色之徒!不足為懼!西南以後就是老子的了!以後老子就是西南的霸主了!」

「哈哈哈哈!」

虎哥猖狂的笑了起來,不一會虎幫的手下便抬著九個麻袋會來了,然後全仍在了地上:「虎哥!全部抓回來了!」

「好!很好!揚子每人賞五萬塊錢!哈哈哈!」虎哥終於露出了他的那惡虎一樣的面容,眾人聽到虎哥的話,五萬塊錢!連忙道謝:

「謝謝虎哥!謝謝虎哥!」

「好了!給老子把麻袋打開!把這群老小子放出來!」

「是!」

麻袋一個個被打開,裡面裝的是十二聯盟的其他的九個老大!一個個都被五花大綁著,虎哥坐在桌位上,其他幾個老大則是被按跪在地上!

「老虎!你為什麼這做!平時我們這幫兄弟對你不錯吧!」

「哈哈哈~」虎哥猛然一笑:「什麼錯不錯好不好的!在利益面前沒有朋友,只有敵人!」

「你真毒!」

「正所謂無毒不丈夫!不然怎麼成為西南的霸主呢!」虎哥也沒多說話:「全給老子弄死了喂狗!」然後沖著幾個小弟喊道:

「弄死他們其中一個人,獎勵十萬塊錢!」

一聽這話小弟們那是兩眼放光,而且這幾個人都是被捆綁著跪倒在地,這十萬塊錢還不是手到擒來!

「上啊!兄弟們!這可都是錢啊!」

虎哥一聲冷笑從房間里走了出去,緊接著房間里就竄來的一沉沉慘烈的慘叫!一個房間里死了十個人!邊地的都是鮮血,和殘肢!

「把門鎖死!」虎哥一聲令下,有上來一群臉色鐵青身材魁梧的漢子,可見伸手不錯!這都是虎哥的親信手下和貼身保鏢!

「虎哥!全搞定了!這群小b崽子們出不來的!」

「很好!我馬上給吳局長打電話,凱越大酒店發生了一場及其嚴重的尋仇時間,幾個老大正在聚會,全部死於非命啊!」

「哈哈!」揚子在一旁笑了起來:「果然還是老大技高一籌!這一招借刀殺人,怎麼也也算不到咱們身上來!以後虎哥就是西南的霸主了!」

「哈哈!這次還是靠你揚子,等事情過去了開慶功宴,我讓你做虎幫的副幫主!」虎哥臉色帶著得意之色,然後沖懷裡掏出一隻雪茄遞給了揚子。

「謝謝虎哥!」

「以後好好的跟著虎哥,虎哥覺不會虧待你的!」虎哥再次哈哈的笑了起來,剛走了兩步虎哥笑的更厲害了!因為他看到了一個老熟人——張文!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虎哥指著張文說道:「今天正好可以將你一塊處理了,就陪著他們幾個去死好了!」

「揚子動手!」

「是!虎哥!」

「噗~」揚子的匕首插進了虎哥的後背,虎哥不可思議的扭過頭看著揚子:「我·····你······」

「老虎哥啊!你只不知道什麼叫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啊!」張文嗤笑著走到了虎哥的身邊貼著他的耳朵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