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葉靈的愧疚加深,看著他的眼神都帶著歉意。

「比不比也沒關係。」如果因為比賽而把她放下了,發生剛才那樣的事自己還不在身邊,他大概會後悔一輩子!

還好自己在!

「阿塵……」

「你好好吃東西,不要熬壞了身體。你……怎樣都好看……」夜路塵有些難為情的說出這樣的話。

葉靈拿著東西的手停了停,然後淺笑一下:「嗯。」

夜路塵看著答應了的葉靈,也揚了揚唇。

一一一

運動會是到最後一天才開始籃球賽決賽,可能是怕人太拚命,打完籃球就參加不了其它項目了,於是放到了最後。

葉靈有去看初賽,現在決賽自然也是要看的。

場上的人努力拚命。

夜路塵不是最突出的,一樣的衣服一樣的高挑,他也只是算做有些出眾的那個,打的最好的也不是他。

可是葉靈的目光一直不由自主的追隨著他。

看他在場上奔跑。

看他帥氣傳球。

看他目光專註得分。

旁邊的風晴嚷著,然後拉著她的手肘喊:「沒想到小路挺帥的哈,老夫的少女心啊~」

葉靈笑著點頭。

努力的男生是帥氣的。

即使他的樣子並不太出眾。

以前她覺得只有她的世界里那些人才稱得上帥,可是現在明白,帥不單指外貌的,本身散發的氣質也可以稱為帥氣。

沒有天仙般的樣貌,也可以是仙女。

葉靈看場上的人都是帥的,因為不管是誰,都沒有輕易的放棄,即使落分差明顯,也在奮力的追趕著。

「菱菱快看你的塵塵,又是三分!」

風晴跟著身邊的人一樣情緒激昂,什麼話都喊。

葉靈其實一直在看。

夜路塵的目光也時常投往她們的方向。

進了球,他帥氣的一笑,惹得下面一些女生尖叫。

風晴就撇嘴:「拈花惹草~」

葉靈看著風晴和這些人自成一台戲。

有些好笑。

風晴就撞她:「你還無所謂!要是哪個跟他看對眼了,看你哭!」

「哦。」

「我說你呀~」

「哇~啊~!」

一陣高聲,讓本來想說教的風晴馬上被吸引了去。

葉靈看累了,就出來休息。

她算著時間,直到差不多結束的時候又再回去。

然後聽她們說比分追得很緊了。

其實在外面聽的話,真的覺得裡面震耳欲聾,只是裡面的人都不自覺。

「你可回來了!再不回來,你的塵塵都沒法比賽了~」風晴又在逗她。

葉靈看了她一眼。

風晴聳肩,「我真沒瞎說,就是感覺他狀態下滑了。」

「他打全場?」

「嗯,應該是主力,他們系的有兩三個一直都沒換過人。」

「應該是保持實力衝刺吧。」並不是因為誰狀態下滑。

「可能也是~」

風晴又加入了吶喊的隊伍。

葉靈抱著自己,堅持把比賽看完。

以微弱的差距,沒有拿到冠軍。

強中自有強中手,學校里會打籃球的自然也不少,會贏也很正常。

只是夜路塵似乎不太開心。

拼盡全力而沒有得冠,大概是會遺憾吧?

相比別人的歡呼,更顯他們的落寞。雖然有老師和別人的鼓勵,仍然還是高興不起來。

葉靈等人都散了,才走到人身邊:「辛苦了。」

夜路塵看了她幾次,都欲言又止。

「你們會有慶祝什麼的嗎?」

夜路塵就說:「拿也冠軍會……」

沒有拿到,自然也沒心情慶祝什麼。

「下次再贏就是了。」反正還有機會。

夜路塵看見她眼裡的真誠,她是真的不介意他輸了。

她可能不知道,當那些前一秒還在為他們加油吶喊的人,在決出成績的一剎那所發出的噓聲,他覺得全是沖他們來的,像在嘲笑他們的落敗一般,就算是那些笑聲,也從一開始的讚賞變為了諷刺,在笑他們不行,拿不到第一,像個失敗者~

那些人,鼓掌鼓得最激烈的是他們,但是嘲笑最直接的也是他們,甚至隻字片語飄入他們耳朵的時候,讓人羞愧得情願沒參加過這場比賽。

可是她沒有。

她很多時候都是面帶微笑。

當然生氣的時候也只是不說話,不笑了而已。

似乎沒什麼讓她大喜大悲的事情,一切在她眼裡都是可以解釋的,可以理解的,可以當作平常的。

像溫水一樣,不冷不熱。

在某些時候卻能安人心。

比如現在。

「下次會拿第一的!」夜路塵想想,明年她就大四了,無論如何也要把這個第一拿到手!

他想看她為自己喜上眉梢的表情。

「嗯,下次會更好的。」第二就代表離第一很近了。

「下次你一定要從頭看到尾哦。」夜路塵趁機提出要求。

葉靈眨眨眼。

夜路塵想到什麼,微微撇開臉去,然後有點掩飾地說:「我們到外面吃東西吧,今天不想吃食堂的,好不好?」

他難得提次要求。

葉靈沒有拒絕他。

「嗯,我請客。」

「不用,我請~」

「你拿了第一再請好了。」葉靈回眸一笑。

夜路塵愣了一下,隨即綻放笑容:「好~」

他一定好好攢錢,到時帶她吃她最喜歡吃的!

「聽說有吃的哈?」

風晴突然冒出來。

「嗯,一起吧。」葉靈看著這個可愛的朋友。

風晴左看看右看看:「我會不會不太受歡迎呀?」

說話的時候,盯著夜路塵。

「晴姐,一起吧。」

夜路塵很乖巧的樣子。

風晴審視的把人上下打量了一下,「真不介意?」

夜路塵搖頭。

風晴摸摸下巴,看著對她微笑以待的兩人,扁嘴搖頭:「看我像這麼沒眼色的人么?算了算了,你們去吃吧,姐我有約,拜拜了哈,不打擾你們二人世界~~」

被她這樣一說,這飯就吃得有點尷尬了。 「七玄閣?」

「為何這中州勢力會大幅度參與到我們江南行省的靈物爭奪之中?」

鬼真人無法理解。

七玄閣作為中州都屬於頂尖的勢力,實力自然是恐怖,看到為首那名女子額頭的火焰紋路的標記之時,鬼真人心就涼了半片。

七玄閣,是真正有大真人坐鎮的超級勢力……秦毅能夠應付嗎?

鬼真人悄悄看了秦毅一眼,發現後者面色淡然,只是略微被那紅衣女子吸引了過去一點點目光,隨即便轉過了頭,似乎是再也沒有興趣。

鬼真人搖了搖頭,秦毅想必是根本不知道七玄閣是怎樣的存在才會顯得這般無所謂。

「原來是焰姬小姐,久仰大名。」

見到來人,不管是氣勢洶洶的形意門,還是威風八面的八卦門,亦或者是金剛羅漢南少林,皆是面色微變,連忙謹慎說道。

七玄閣可不好招惹,主要並不是對方實力強橫,而是因為整個中州地段,只有他們一家掌握著煉丹的技術。

煉丹這種東西,往上追溯還要追溯上千年的歷史,其手段已經在歷史中遺失了,七玄閣雖然繼承的也不是非常正統完整的煉丹技術,可是方圓千里,整個中州附近範圍,也就只有他們一家。

哪個強者不求著七玄閣賜予一些增加修為、力量、法術的丹藥?

有時候往往這些丹藥價格逆天,但是無數人仍舊是趨之若鶩。

所以七玄閣不光是自身實力強勁,其人脈更是恐怖。

至少這些的這些真人級別高手,並沒有誰會輕易的得罪她們,特別是如同形意門這些地處中州的勢力。

亂世帝女:鳳主天下 若是兩者徹底鬧翻了,恐怕以後在中州都沒有他們的好日子過。

「呵呵,久仰大名就不用了,我此次是奉師尊之命,來把這靈植帶回去。」

她這話說出口眾人紛紛臉色有些難看。

不管是形意門、八卦門、南少林、還是江南行省範圍內不少強橫的散修強者,都是千里迢迢過來,冒著風險,就這麼把大機緣讓出去實在是有些憋屈,可是即便是憋屈,他們也沒有說什麼。

「我師尊焰無雙說了,但凡此次願意自願退出的,贈予回氣丹一枚,若是願意幫助我七玄閣奪取靈花,則額外再贈一枚回氣丹。」

焰姬此話一出,頓時場上掀起了軒然大波。

「回氣丹?」就連黃守鶴都吸了口涼氣,「七玄閣對這千年靈花還真是勢在必得,竟然這麼捨得下本。」

「不過即便是他們不拋出這麼大的利潤,這些人只怕是也願意幫它,求個順水人情。」

黃守鶴對這靈花已經不抱希望了,從七玄閣手中搶走靈花,這不是開玩笑的事情嗎?

除非是他們黃家不想繼續發展下去了。

而且這靈花到了他手中也是暴殄天物,他並不能完全利用起來,倒不如兩枚回氣丹來的實在。

「老爺子,回氣丹是什麼啊?」黃茵好奇的問道,她看到大家都是一副希冀的表情,想來這個東西一定很稀奇。

「呵呵,回氣丹顧名思義,就是能夠將自身氣力在短時間恢復過來的寶貝,不管是對我們真人,還是主修內勁的武者,都是類似於第二條命般的東西。」

戰鬥之中氣力不足非常致命,特別是兩個實力相當的人,這個時候服用一枚回氣丹,立馬回復氣力,無疑是絕地翻盤的關鍵。

所以焰姬承諾的好處,無疑是讓人無法拒絕的。

黃茵訝然點了點頭,這個回氣丹居然這麼厲害?如此一來,今天這靈花非七玄閣莫屬了,誰還能跟她們爭?有了這麼多幫手,簡直無敵,只怕是什麼守護異獸都不放在眼中了。

「焰姬小姐,我們形意門願助您拿下這千年靈物。」形意門的代表杜淼抱了抱拳說道。

「哈哈,我們八卦門也願意出一臂之力。」朴光景哈哈笑道,他們八卦門也帶來了幾個比較出色的弟子,本意是帶他們歷練歷練。

即便這次無法得到千年靈物,討回兩顆回氣丹也是不錯的。

「我們南少林一樣,唯七玄閣馬首是瞻。」金海大師手中握著法珠,面無表情說道。

至於其他江南行省的一些散修,則是壓根沒有說話的資格。

七玄閣根本不需要他們的幫忙,也不會為了一些雜七雜八的人,而去浪費回氣丹。

這種丹藥他們雖然多,卻也不是什麼阿貓阿狗夠資格享用的。

「焰姬小姐,我乃是黃家老家主,也算是老牌真人,我也願意助您一臂之力。」眼見著時機不錯,黃守鶴上前抱著拳恭敬說道。

黃勤虎、黃茵、黃浪他們面色都有些複雜,原來他們眼中高高在上的老爺子,面對更加強橫的人物,也會露出如此畢恭畢敬的一面。

「黃家?沒聽過,最好滾遠點,否則等會傷著碰著可不好,我們七玄閣比較窮,沒錢賠你醫藥費。」焰姬淡淡看了他一眼。

這話讓眾多門派中帶頭人笑了起來,敢情焰姬小姐直接把對方比喻成碰瓷的了。

也實在丟人,黃家是哪門子勢力?聽都沒聽過,一個雞毛蒜皮小地方走出來的,也好意思在七玄閣面前說話?

黃守鶴臉色頓時變得無比難看,但是他卻無可奈何,還要恭敬的陪個笑,才退了下來。

緊緊捏著拳頭,黃守鶴現在宛如要爆發的火山。

這一趟來這裡還真是一份好都沒討到。

「嘿嘿,人家七玄閣高高在上,怎麼會看上我們這些散修?」鬼真人搖頭笑笑,黃守鶴也太自不量力了。

隨著黃守鶴退下來,站在他附近的鬼真人、黃家眾人、秦毅,也連帶著被眾多目光關照,各種諷刺的目光射來,似乎在說「想要跟七玄閣套近乎?還是滾回去照照鏡子吧?」

對於這些不痛不癢的目光秦毅倒是無所謂。

可黃茵、黃浪他們這些年輕氣盛的人,則是如同吞了火槍葯,差點爆發了出來。

他們忍受不了這種屈辱。

「少爺……跟七玄閣最好不要起爭執……他們門中有大真人坐鎮……還不止一位……」鬼真人在秦毅耳邊低聲說道,神色嚴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