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你們的任務已經完成,可以撤離了。”白鴿依舊是沒有理會。

“你耳朵聾了嗎,那裏有平民,不能轟炸。”雲天怎麼也想不到,這傢伙竟然讓他們現在撤離,難道就這樣眼睜睜的看着二十多條無辜的生命死在這次爆炸中嗎。

“金絲猴,你的任務已經完成,迅速撤離,完畢。”雲天的憤怒很顯然對方並沒有理會,同時關閉了電話,竟然直接無視雲天的呼叫。

“快把那東西關了。”牛博宇急忙爬了起來,推翻了架設好的紅外線探測儀。

“沒用,座標已經發回了,別說關了,就算是砸了它也於事無補。”雲天緊縮雙眉,現在對方已經確定目標位置了,再有一會就要轟炸了。

“那我們要做點什麼,不能就這麼眼睜睜的看着吧?”牛博宇焦急的看着雲天,那可是無辜的生命。

“是啊,我們不能就這麼撒手不管啊。”唐曦也點了點頭,那些鮮活的生命是無辜的,她們不應該死在消滅毒販的爆炸中。

“那就幹吧。”雲天長嘆了一口氣,爲什麼簡單的任務到了自己的手中,總是麻煩頻生,但不管怎麼說,如果讓他眼睜睜的看着這些人就這麼死去,他做不到。

“好!”牛博宇早已經控制不住了,而唐曦也是如此,於是他們現在不僅要硬闖毒梟老巢,而且還要和頭上的導彈賽跑,若是慢一點,毒梟的守衛不打死他們,他們也難逃滅頂之災。

“唐曦,你去左邊高地給我們提供掩護,牛博宇跟我走。”掃視了一眼之後,雲天急忙說道,與此同時,整個人已經向着右邊快速的奔了過去,牛博宇更是扛起機槍,緊隨其後的衝了下去。

各自接到任務,唐曦把狙擊槍背在身後,整個人已經快速的向着左側摸了過去,迅速找到一棵大樹,迅速攀爬而上。

雲天和牛博宇此時也已經快速的向着右邊撲了過去,衝出樹林的雲天,猶如獵豹一般,直接將一個站在路邊還在小便的男子撲倒在地,手中鋒利的魚腸劍更是直接刺穿了他的脖子。

“上車!”雲天在幹掉了這個毒販之後,直接跳上了一旁的皮卡車,而牛博宇也直接跳到了後廂上,手中的qjy88通用機槍已經架在了上面。

“這一次可真的要硬闖了,你小心點。”發動汽車之後,雲天已經魚腸劍直接割破了前面的擋風玻璃,真沒想到這一次如此的刺激,咬了咬牙的雲天對着後面的牛博宇說道。

“衝吧,我已經等不急了。”牛博宇握緊了機槍,看着遠處的山莊,他們所剩下的時間不多了。

“嗚嗚嗚!”猛踩油門,雲天駕駛着皮卡車,已經向着那莊園衝了過去,右手更是把自動榴彈發射器放在了副駕駛上。

“狙擊手已經到位。”唐曦把自己固定在了大樹之上後,端起了qbu88步槍,透過狙擊鏡,她已經鎖定了大門外的一個重機槍手。

“開火!”此時,雲天駕駛着皮卡車已經距離門衛兩百米左右,隨着他一聲令下,唐曦果斷扣動扳機,子彈呼嘯而出,精準的射入了距離六百米開外的重機槍手。

“給你們嚐嚐老子的厲害!”而後車廂上,牛博宇已經架上了pf89式80毫米反坦克火箭,鎖定了左側高臺哨卡的他,幾乎也同一時間扣動了扳機,火箭彈呼嘯而出,直接讓那足有十餘米高的哨卡化爲一陣火球。 “轟!轟!轟!”

左手抓着方向盤,右手拿着榴彈炮,隨着雲天扣動扳機,榴彈炮立刻向着那山莊落了過去,第一輪的密集轟炸就此展開。

突然而至的襲擊,打的他們措手不及,四面八方的守衛也已經快速的向着他們涌了過來,尤其是那兩挺重機槍,其中一挺還沒有炸燬,一個守衛立刻爬了過去,扣動了扳機。

“死吧!”再一次翻身而起的牛博宇,火箭彈又一次射了出去,巨大的爆炸掀起五六米高的火光,連同那四散的重機槍,守衛也已經支離破碎了。

一腳油門踩到底,皮卡車呼嘯着衝入了濃煙滾滾的莊園之中,牛博宇手中的機槍也又一次開始轟鳴起來。

遠處,唐曦不斷的扣動扳機,把沿途的三個人全部爆頭,不過對方雖然火力不強,但貴在人多,就憑一個狙擊手根本無法完全抵擋住,無奈下雲天只能猛打方向盤,一腳剎車停住了皮卡車。

“跳車!”推開車門,雲天已經一躍而下,而後箱上的牛博宇,也急忙棄車。

一股黑煙伴隨着爆炸,就在兩個人棄車之後,他們的皮卡車也已經被火箭彈擊中,瞬間化爲了一堆廢鐵。

“你從左邊火力牽制,我從右邊包抄,記住什麼都能打,那輛卡車可不能打,那可是我們逃生的唯一方法。” 一品廚娘 雲天和牛博宇躲在一個掩體之後,躺在地上的雲天對着牛博宇說道。

“沒問題。”牛博宇點了點頭,端着機槍他一臉嚴肅,槍林彈雨中作爲新兵,他不緊張纔怪。

“準備!”舉起榴彈炮,雲天再一次對着遠處扣動了扳機,這威力威猛的榴彈炮立刻呼嘯而出,伴隨着慘叫聲和火光,兩個人立刻從掩體之中分散開來。

榴彈炮很快就用完了,雲天直接把它丟棄,背後的95式自動步槍也已經拿在手中,快速奔跑,緊跟着幾個魚躍,他已經來到了莊園中間的房舍內,藉着掩體的掩護,一點點的向着左邊衝殺着。

一時間,莊園之中火光沖天,爆炸之聲更是連續不斷,在三個人的猛攻下,措手不及的守衛毒販,被硬生生的撕破了一個口子,也趁此機會,雲天終於衝入了關押那些無辜女孩的房子。

說是房子,不如說是一個監牢,木製的圍欄裏,二十多個少女一臉驚慌的蜷縮在裏面,而原本準備施暴的三個守衛,此時也頭部中彈,倒在地上的他們,到死都沒有得手。

“我是好人,跟我走!”雲天急忙砸開了鎖鏈,對着裏面的少女們招手到,雖然不懂說當地母語,不過好在各國語言的這句話他們也都必須學會,於是雲天生澀蹩腳的對着她們喊道。

好在,雲天的發音還是不錯的,對方很快就明白了雲天的意思,於是急忙相互摻扶着走出了圍欄。

人質解救成功,但是時間也過去了一半,如果說一兩個人的話,雲天拉着她們還有機會跑,可是眼前足有二十多個少女,要想把他們從戰火中帶出去,絕對不容易。

“唐曦,我帶着人質被困住了,給我指條路。”雲天躲在牆後,子彈不斷的在他身邊炸開,通過喉麥對着唐曦喊道。

“等我,我再往那邊趕!”唐曦在雲天衝進去的時候就下了樹,端起95式步槍衝了過來,狙擊手的視野在他們躲入掩體後就非常難擊中了,於是她立刻果斷放棄狙擊,改成突擊手衝了上來。

靈活的躲閃,再加上果斷的射擊,唐曦很快就和雲天匯合在了一起,不過這也引來了不少的敵人,一時間,兩個人帶着人質,身陷包圍之中。

子彈呼嘯,那些人質已經嚇得抱着頭蹲在地上,風雨飄搖的日子,她們早已經嚇破了膽子。

“這樣下去不行啊!”雲天再一個精準點射,一個毒販的腳被擊中,在他倒地的瞬間,唐曦一個精準的補射直接把他擊斃,不過這僅僅只是個案而已。

真實的戰場,沒有幾個人是利用三點一線來瞄準射擊的,大部分守衛都是把槍舉出來一頓亂射,而人則躲在掩體之後,這樣雖然不夠精準,但是勝在人多,即便雲天槍法再好,也無法射穿那些掩體,而他們的流彈,依舊是具有殺傷性的。

如果只是雲天和唐曦要想逃,他們根本阻攔不住,但是身後的二十多人,可就沒有機會走脫了,她們未經訓練,單是槍聲已經嚇得手腳發軟,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那懸在頭上的導彈可是隨時都能把這裏化作一片焦土的。

到時候雲天再厲害,恐怕也難逃一劫,尤其是那導彈爆炸的時候可是會將附近的氧氣瞬間抽乾,到時候只要是生命體,就沒有一個能夠活的,更別說那熊熊烈火和爆炸的衝擊波了。

但即便是這樣,雲天和唐曦也從來都沒有想過要扔下她們,對於弱者的憐憫是一個強者自身的責任,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裏,這種責任感恐怕越來越少了。

眼看着時間臨近,對方的火力依舊是非常的猛烈,就在這時,一輛大巴車突然呼嘯着衝了過來,駕駛室裏坐着的,正是牛博宇。

“怎麼樣?這個車子比那個卡車好多了吧?”牛博宇打開門,笑着對雲天和唐曦說道。

“快上車。”時間緊迫,雲天可沒有什麼時間和他扯淡,一邊指揮着那些女子登車,一邊掩護着車輛別被對方擊毀,而唐曦也已經快速的爬到了旁邊的屋頂,手中的狙擊槍開始準備點射着那些扛着火箭炮的守衛。

很快,這些女人就已經都上車了,雲天急忙對着唐曦打了個口哨,唐曦直接躍到了大巴的車頂,一個漂亮的翻身就落在了車廂之中,直接來到車尾的她,更是換上了95式自動步槍,不斷的對着後面掃射。

雲天急忙也要衝上車子,可就在這時,一個十多歲的小女孩卻拼命的想要衝下車子,被旁邊幾個女孩死死拉住的她還在不斷的哭泣。

“怎麼了?”雲天疑惑的看着這個小女孩,明明已經快要逃出生天,她怎麼突然如此的反常呢。

“姐姐!姐姐!”小女孩瘋狂的指着那莊園裏的二層小樓哭喊着,那無助和惶恐,讓她是那麼的可憐,破衣爛衫已經不知道遭受了多少的非人對待,但是她依舊難忘自己的姐姐。

“你們先走,我去救人。”雖然語言不通,但是簡單的話語云天還是聽得懂的,那個二層小樓正是被標記的攻擊地點,顯然她的姐姐就在那裏。

“時間來不及了!”看着雲天衝下了車子,牛博宇大聲的喊道,十五分鐘的攻擊時間已經所剩無幾,雲天這一次不僅要面對那些守衛,更要面對恐怖的導彈襲擊。

“快走!”雲天頭也不回的向着二層樓衝了過去,怒吼着的他速度極快,不斷在各個掩體中穿梭,而手中的95式自動步槍,更是不斷的精準點射着。

“哎!”牛博宇只能嘆了口氣,現在守衛已經向着這邊摸了上來,大巴車目標太大,他只能放下手剎,一腳油門轟到底,大巴車載着這羣平民,向着遠處的叢林沖了過去。

唐曦也已經分身乏術,對方猛烈的攻擊必須要儘量壓制,而牛博宇負責開車,她是唯一保護這輛大巴的火力,所以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雲天一個人,向着那房舍衝了過去,卻根本無法再像以前一樣跟隨而去了。

轉眼間,雲天已經擊斃了對方五個守衛後,衝入了樓房之中,將95式步槍背在身後,掏出92式軍用手槍的雲天,繼續向前摸去,短槍在樓宇間戰鬥更爲靈活,而且五十米內的殺傷精準度,已經完全夠用了。

一直都沒有使用的三個手雷,加快了他的推進速度,隨着三聲巨響,躲在房間裏死守的毒販,被炸飛出去,而云天則一路向前,很快就來到了一個大廳中。

此時,凌亂的大廳裏還充斥着一股濃烈的酒精味道,而一個四十多歲的男子,正把一個二十左右的女孩拉在懷中,花容失色的她已經嚇得說不出話來,被對方緊緊箍着脖子,只剩下本能的抓着他的手臂。

“你是優利卡找來的嗎?”躲在女子身後的這個傢伙,正是這一次的目標人物,掌控着這個叛亂國家二分之一毒品銷售的他,可以算作毒梟大鱷了。

“放開她。”雲天舉着槍,槍口已經對準了這個傢伙的腦袋,時間已經來不及了,他只想儘快離開這個隨時會覆滅的莊園。

“尤里卡給了你多少錢?我這裏都有,拿錢走人,我不會追究的。”毒梟冷笑着,指了指那沙發上堆滿了美鈔,恐怕足有幾十萬之多的錢對於他來講,這是九牛一毛。

“放開她,我可以不殺你。”雲天連看都不看一眼,這些東西一會只會付之一炬,他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解救眼前的無辜平民。

“你認爲我會相信你的話嗎?”對方的英文很爛,不過雲天勉強還能聽懂,幾次想要扣動扳機,但是生怕嚇到那個女孩,畢竟一會他們還要亡命奔跑呢。

“如果不是,我早就開槍了,何必在乎?”雲天的槍口,一刻都沒有離開過這個毒梟,對方可是非常的狡猾,不斷移動着身體的位置。

“好吧,你退後,我放人。”雲天的話說的沒錯,毒梟也想不出除了這點之外的原因,於是對着雲天說道。

“你最好遵守你的約定。”雲天緩緩退後,看着眼前的毒梟,雖然內心着急,可他必須要冷靜。 看着雲天退出了門外,毒梟這才一把將那個女孩推了出去,整個人迅速躲到了一旁,這個女孩對於他來說,僅僅只是一個遮擋而已,原本準備好好享受一番,不過只要他活着,女人不是多的是。

那個女孩嚇得快要不會走路了,被槍口頂着的她可沒有經過什麼訓練,更聽不懂兩個人英文交談的山村女孩,只能踉踉蹌蹌的向前走着,連鞋子都沒有的她,剛纔差一點就被這個和她父親差不多大的男子施暴,身上那本就破爛的衣衫,更是凌亂無比。

“我是救你的。”看着這少女木訥的表情,她根本道發生了什麼,雲天則一把將她拉了過來,轉身就走的他完全理解現在她的狀態。

被雲天拉着,這少女依舊好似沒有了靈魂一樣,搖搖晃晃的跟着他走了兩步後,雲天卻停了下來,因爲此時,爆炸讓走廊裏全都是碎玻璃,赤着腳的女孩要是走過去的話,恐怕腳就廢了。

“爬上來。”雲天急忙蹲下,對着少女拍了拍肩膀,她楞了一下,不過隨即明白了過來,雖然到現在也沒有搞清楚狀況,但是她還是趴在了雲天的背上。

背起少女那單薄的身體時,天空中一陣轟鳴頓時讓雲天驚出了一身的冷汗,沒想到時間已經這麼快就過去了,拔腿就跑的他現在要做的,可是和死亡賽跑,若是慢一步的話,恐怕他就死無葬身之地了。

天空中的轟鳴聲,來自於半空中的那架轟炸機,擁有雷電代號的它,雖然是冷戰時期的產物,不過所攜帶的導彈,可是威力強大。

這突然響起的轟鳴,也讓房間裏走出來的毒梟一愣,不過當他看到那越降越低的雷電時,再想逃已經不可能了,被激光制導鎖定之後,駕駛員已經按下了發射器。

gbu-27激光制導侵徹炸彈呼嘯而下,這專門攻擊地下堡壘的炸彈可是擁有着強大的爆炸力,可以穿透30米厚的土地或者6米厚的加固混凝土,完全就是地堡剋星。

“不!”伴隨着慘叫,一陣爆炸直接從地下傳來,那隱藏在地下的祕密倉庫,瞬間就都崩瓦解,而伴隨着爆炸,數十條罪惡的生命,也隨着那些毒品一起被轟上天。

火光沖天,黑煙滾滾,數十噸準備運出去的毒品就這樣的被付之一炬,而那茂密的樹木,再也無法遮擋這罪惡的生意,連同那精心修建的莊園,也徹底的消失無蹤了。

巨大的爆炸雖然有樹木遮擋,不過卻也非常的恐怖,牛博宇拼命的轟着油門,但是這山路之中,他們的速度也根本無法提上去,伴隨着那陣衝擊波,大巴頓時被吹了出去,車上一陣慘叫,向着旁邊傾倒。

“唐曦,你沒事吧。”大巴車翻了一個身,底朝天的躺在道路下方,好在這足有一米多高的路基旁的大樹,讓大巴車並沒有滾出去太遠,但是玻璃也都已經全部碎裂,牛博宇急忙從大巴里爬了出來。

“我沒事。”雖然渾身都被碎裂的車玻璃刮傷,不過好在並無大礙,唐曦也來不及檢查自己,立刻開始營救車廂裏其他的人了。

好在他們已經跑出去五六公里,而且茂密的樹林阻擋了大部分的衝擊力,所以她們也都並無大礙,只不過連續的驚嚇,嚇得她們都蜷縮在那裏,這段風雨漂泊的日子,讓她們顛沛流離。

“你在這裏保護她們,我去找雲天。”唐曦心亂如麻,這巨大的衝擊波中,即便是不被火燒死,也會被活活震死,但是唐曦不想去承認,連想都不敢去想。

可就在唐曦爬起身來,準備回到那片廢墟的時候,突然遠處的山上,竟然有汽車的轟鳴聲傳來,這種地方這種時候,到底會是誰呢。

“藏起來!”在不確定是敵是友的時候,唐曦只能先行留下,急忙讓那些女孩藏進樹林之後,唐曦和牛博宇也急忙躲了進去,透過樹縫向着外邊張望着。

很快,車隊已經停在了側翻在路邊大巴車前,由兩輛吉普車和一臺大卡車組成的車隊停穩之後,立刻就有人跳下了車子。

爲首的是幾個穿着生化迷彩服的僱傭兵,從他們的穿着上來看,這些傢伙不管是武器,還是身上的迷彩服,都和後面卡車上跳下來的那羣傢伙不同,人高馬大的他們,還有人叼着菸捲,手中清一色美式單兵裝備,可謂是武裝到了牙齒。

後面的那羣傢伙,恐怕就是炮灰級的,衣服髒亂肥大,那帽子也是破破爛爛,身上連一個戰術馬甲都沒有,拎着ak47,一說話就是一口黃牙。

很明顯,前面的這兩個吉普車上下來的六個人屬於精銳,其中有人扛着巴雷特狙擊槍,有人拿着m4卡賓槍,還有班用機槍和火箭炮,很顯然是屬於一個戰鬥小隊的。

爲首的那個人帶着一個黑色風鏡,四十多歲左右,身材健碩,直接來到巴士前,吐出一口煙後,對着身後的幾個人揮了揮手,他們立刻走到了巴士裏面。

太子妃不好寵 很快,就有人發現了那些女孩子慌亂間破碎的衣服碎布,同時也發現了他們的行蹤,對着爲首的那個人說了幾句話後,爲首的人點了點頭,並且揮了揮手,一羣人立刻向着他們潛伏的這片樹林走來。

“他們……壞……抓……我們!”就在唐曦和牛博宇還在試圖弄清楚這些人到底是敵是友的時候,突然間身後一個女孩已經爬到了兩人的身邊,用那生硬的英語單詞對着兩個人說道。

緣定大宋之南菱郡 雖然她發音不夠標準,不過通過肢體語言,兩人還是明白了她的意思,難道說這些傢伙是那夥毒梟的同黨嘛,但不管他們是誰,所作所爲絕對不是好事。

“準備撤退!”唐曦知道,現在她無法回去找雲天了,輕輕的推彈上膛打開保險,狙擊槍已經從樹叢中伸了出來,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只要幹掉了那個領頭的,對方就會自亂陣腳。

風速、風向、距離、乾溼度,快速計算着的唐曦已經鎖定了對方的腦袋,可就在她準備扣動扳機的時候,突然剛纔還蹲在那裏的傢伙,竟然向着旁邊一個魚躍,他竟然感覺到了這股殺氣。

“砰!”唐曦還是開槍了,即便是打不到對方,也不能讓他們這樣光明正大的追上來,調轉槍口去射一個剛剛走到他身後的傭兵。

子彈呼嘯下直接貫穿了對方的腦袋,這個炮灰原本還想拍拍馬屁走在首領身後避難,不過他可沒有想到,這個位置可不是那麼好站的。

隨着唐曦的槍聲響起,那羣傭兵立刻開始尋找掩體予以反擊,而那幾個精銳,連話都不用說,已經分散開來,快速的向着兩邊包抄。

姐,你命中缺我啊 “狙擊手!”爲首的那個人揮了揮手,那些炮灰雖然不情願,但是他們更加知道如果不服從命令的下場,咬着牙迎着頭破,他們一邊扣動扳機,一邊向着樹林之中衝了過來,漫無目的的掃射,也算是給自己壯膽了。

再一次擊發,又一個炮灰倒在了血泊之中,不過此時大隊人馬已經迎着唐曦衝了過來,尤其是進入到了茂密的樹林,一邊藉助樹木的掩護,一邊向前衝來。

“唐曦快走!”此時,牛博宇已經臨時佈置了幾個詭雷,也算是這段時間他學習的實踐了,於是唐曦急忙向後撤去,手中的狙擊槍更是不斷的響起,把幾個試圖追上來的傢伙,硬是給逼了回去。

牛博宇則一直低着頭狂奔在隊伍的後面,催促着那些少女們儘快離開,時不時從揹包裏拿出自己的幾個成品,這都是在雷震子的指導下填裝的。

就在他們跑出去不過幾百米外,一聲巨響傳來,只顧追擊兩人的炮灰,一不留神就被牛博宇的絆雷暗算,緊跟着巨大的爆炸聲傳來,方圓二十米內的幾個炮灰,這一次是真的成灰了。

牛博宇的寶貝和正常手雷大小差不多,雖然是塑料外殼,但絕對殺傷的利器,裏面天裝着一百顆鋼珠,再加上比g4炸藥威力強大四倍的新式炸藥,絕對是非常的恐怖。

但這僅僅只是一方面而已,牛博宇從雷震子手裏學到的另一個本事就是如何佈置詭雷,讓特定的詭雷發揮出更加強大的威力,就好像是這顆雷,雖然它依舊是絆雷,觸發點就在離地二十釐米的草裏,但是詭雷的位置卻在一米五的高度上。

再加上這顆手雷起爆時間只有一秒,同時扇形的射程雖然偏窄,可也彌補了威力上的不足,儘量讓一百顆鋼珠,全部射出,二十米內必死無疑,五十米內也是不死必傷。

這聲巨大的爆炸,無異於在這羣炮灰的心裏埋下了恐怖的種子,饒是樹木茂密,但是依舊是炸死了五個人,炸傷了七個,如此巨大的威力,恐怕是一般手雷無法達到的。

很明顯,他們的追擊速度立刻放慢了下來,每一步走的都是非常的小心,這繁茂的長草裏可是危機四伏,而身後的那個隊長一聲令下,所有人立刻散開,這樣就避免了被一次炸死過多的結果,也給了他們足夠逃跑的時間。 濃煙滾滾直衝天際,數十噸的毒品付之一炬,精美的莊園也化爲烏有,而就在爆炸過去之後,莊園後面的湖水之中,兩個腦袋已經露了出來。

“哇,太狠了!”長長的喘了一口氣後,雲天擦了擦臉上的水,要不是關鍵時刻他們終於跑到這湖邊的話,恐怕真的就化爲烏有了。

這湖水不淺,否則也必死無疑,看着那濃煙滾滾,雲天頗感無奈的嘆了口氣。

不是說好簡單的任務嘛,爲什麼又被自己給玩的這麼大呢。

拉着那個女孩的手,兩個人向着岸邊遊了過來,好在這個少女的水性也不錯,省了雲天很多麻煩。

可就在他走上岸邊,感覺到活着的美好之時,那個少女卻沒有跟上來,而是一直泡在水裏。

“你怎麼了?”雲天好奇的轉過身。

不過當他問出這句話的時候,也反應了過來。

那少女本就穿的單薄,恐怕裏面也是真空的,現在被水打溼之後的衣服,更是緊緊的貼在身上。

雖然身子泡在水裏,但是不難想象那尷尬的情景。

“穿上我的吧!”雲天急忙解開戰術馬甲和防彈衣,把自己的衣服脫給了少女。

眼前一切東西都已經毀了,恐怕想找件衣服都找不到。

“謝謝。”有了雲天的迷彩服,寬寬大大的剛好可以遮住她的上身和屁股,少女這才一臉羞澀的走了過來,用生硬的英文說道。

“沒事。”雲天擺了擺手,穿着戰術背心的他也大概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上。

除了胳膊上被流彈擊中的劃痕外,並無大礙,於是再一次穿上裝備,雲天和那女孩向前走去。

“啊!”可剛走沒幾步,身後的少女頓時傳來一聲慘叫,雲天急忙回頭。

此時才發現,那少女已經坐在了地上,而那雪白的腳丫已經流出了鮮血。

爆炸之後,到處都是一片狼藉,鋒利的玻璃隨便以及瓦片撒的到處都是。

光着腳丫的她一腳踩在了一個玻璃碎片上,那鋒利的碎片立刻割破了她的腳。

“沒事沒事,你先坐下。”雲天急忙走了回來。

扶着少女坐在了一塊石頭上口,單膝跪在地上,輕輕的用手拔出了那塊玻璃碎片。

不過他身上現在可沒有什麼紗布,看着流血的腳丫,雲天急忙撕碎了自己的背心,幫着她包紮了起來。

綜穿拯救男配計劃 “好了!”雲天不僅把她受傷的腳包了起來,也把她另一隻腳也包了起來。

看着自己的傑作,雲天還算滿意,而此時那少女臉色囧紅囧紅的,一雙眸子裏更是射出柔情似水。

雖然腳都包紮好了,可她的腳畢竟還有傷,於是雲天蹲下身子,示意她爬上來。

羞澀的少女點了點頭,又趴在了雲天的背上,背起這輕飄飄的少女,雲天再一次向前走去。

看着那被炸燬的山莊,雲天不由的感覺到一陣唏噓,若是他在慢半步,可就要和那瓦礫一樣了,再一次和死神擦肩,這簡單的任務現在看起來一點都不簡單。

因爲語言不通,揹着那個少女一路前行的雲天,只能儘快的去和唐曦他們匯合。

按照雲天推斷的時間估計,他們應該沒有被爆炸波及,可就在他沿着那和方向走出去一段路後,立刻發現了遠處倒在路邊的大巴,以及那個停在路上的車隊。

急忙閃身來到了路旁的大樹後,突然出現的車隊到底是什麼來頭呢。

而看起來,那車隊裏只留下了三四個看車的傢伙,其他的人連同唐曦她們也都不知道去了那裏。

“他們……壞人……抓……我們。”

和提醒唐曦的那個少女一樣,雲天身後的女孩也顫抖的指了指那個車隊裏的傢伙,他們就是抓了自己的那羣人。

“這麼說起來,他們是那個毒梟的手下嘛?”

雲天皺了皺眉,沒想到還有一隻武裝力量逃脫了這次的空襲,不過雲天的觀察力有着他的獨到之處。

之前死於他們之手以及空襲的那羣守衛,可是沒有一個人穿着迷彩服的。

之前毒窩裏的守衛,他們手中的武器基本上都是德制的科赫hk416自動步槍,這和現在這些人手中的ak47有着本質的區別。

而且這羣人基本上都是黝黑的,一看就知道長期在戶外活動,乾瘦的他們臉色也都不怎麼好看,應該是屬於那種長期營養不良的感覺,這和那些油光粉面的守衛又不一樣。

所以如果非要說起來的話,雲天更加會認爲,這些人應該是屬於一個獨立的武裝,是被那個毒梟請過來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