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所以,一切都是你的。 南宮璃雙眸微斂,眼底洶湧過一陣波濤,朝著慕洵身後丟去一眼,「慕王!這些話,以後還是不要說了。」

慕洵向前走了兩步,南宮璃一驚,下意識地就往後退了退,慕洵卻只是伸出了手,理了理南宮璃額間的髮絲,動作輕柔,溫熱的指尖似是不經意間劃過南宮璃的臉頰。

南宮璃的雙眸陡然睜大,幾乎就要抬手去抓慕洵的手腕,手方才有所動作,慕洵已退了回去,看了眼南宮璃,眸間竟是染上了一陣笑意。

「這樣易怒可不好。」

南宮璃盡量平復自己的心緒,「慕王,我有話與你說。」

慕洵會意,側身朝後面望去,不消一會,人都退了乾淨。

南宮璃見狀看向小青,「你去院門口守著。」

小青為難地看了眼南宮璃,少爺囑咐她要寸步不離地跟著小姐的。

「慕王不會害我。」

小青像是突然意識到什麼,點點頭慌忙退下。

她不肯離開無非是怕像上次那樣,因為自己離開而導致小姐受人坑害,落了池子,受涼病重。可如今情況不同,站在這裡的是慕王,自己這樣遲遲不肯離開不是明擺著在懷疑慕王會害小姐嗎?

可慕王又怎麼會對小姐不利呢?

小青雖然並不明白這種感覺從何而來,但是看到他二人站在那裡,竟讓她覺得無比的相配。彷彿天大地大都不及兩人眼中的對方大。

就這麼看了一會,小青終是收回了目光,依言走到了院門口,而陪著她站著的,還有慕洵帶過來的幾人。

「哎!小青姑娘,你們家小姐是不是不喜歡王爺啊。」

小青奇怪地望向身邊這個揚著一張大笑臉,一臉八卦的男人,「你怎麼知道我叫小青?」

玄星噎了一下,總不能說王爺早就把南宮小姐調查了個徹底,就連她身邊的每一個人的祖宗十八代也查清楚了吧?

玄星咳嗽了兩聲,強行將話題扯開,「其實王爺人真的不錯啊,雖然人看上去是冷酷了點對誰都沒有好臉色吧,但至少長得好啊是吧,北國乃至整個大陸多少女人趕著要做王爺的王妃呢是吧!」

小青歪著腦袋搖了搖頭,似乎有點不太相信,「可我怎麼聽說前陣子慕王要選王妃,整個北國的高門大戶都大門緊閉,生怕被慕王盯上,如今…」小青有些擔憂地朝著院中望去一眼,「如今聖旨已下,我們家小姐···」

玄影當然知道自家王爺在外的名聲是什麼樣的,可別人怎麼想無所謂,准王妃身邊的人可不能這樣想啊,不然整天耳濡目染的,和他家王爺愈走愈遠了怎麼辦。

這麼想著,就要為慕洵辨上幾句,身後卻突然刮來一陣疾風,還沒等玄星有所反應,院門就被關得帖帖實實。

玄星摸摸鼻子立馬不做聲了。

小青不清楚發生了什麼,急著就要衝進去。

只是手還沒有挨到門邊,南宮璃的聲音便傳了出來。

「我沒事。」

兩人一直走到了裡屋,南宮璃才準備攤牌。

如今她的耳力不如從前,可慕洵剛才的舉動很明顯,並不想讓其他人聽到他們的談話。

「慕王,我不介意被你拿來當棋子。但下次麻煩告知我一聲。」

慕洵的臉色瞬間冷了下來,墨色的眸色中不復半分剛才的溫和,「棋子?」

南宮璃反倒是輕鬆下來,這樣的慕洵才是正常的慕洵啊。

「難道不是嗎?你這樣做無非是讓他們安心,讓他們知道你並沒有沉溺於過去。你有在為自己的未來做謀算,和南宮家聯姻就是你的第一步,雖然都受皇帝忌憚,但我卻是個例外。一個曾被斷言活不過十歲的人,不知道哪天就沒了。而你作為皇家人,定然會再娶,到時候你和南宮家必生嫌隙。」

慕洵哼了一聲,不置可否,「你到底要同本王說什麼?」

南宮璃聞言雙手后縛,神色在這一瞬間陡然變化,嘴角上揚,目光冷凝,「慕王心有所愛如今整個大陸都知道,我們的婚約不過是利益結合。慕王不愛我,我也對慕王毫無興趣,所以,我們要約法三章!」

慕洵似是嗤笑了一聲,雙眸中的冰冷在此刻似乎一寸寸的碎裂開來,變成了鋒利而刺人的刀刃,「你對本王毫無興趣?」

南宮璃皺了皺眉頭,「如果沒記錯,三天前我們算是第一次正式見面,慕王難道覺得,僅一面就能讓我為你傾心嗎?」

慕洵抿著唇,眸色沉沉,沒有說話。

南宮璃便繼續開口道,「慕王為心中所愛罔顧兩國盟約,罔顧千千萬萬人的性命,十二城之戰,有多少人命喪戰火?慕王要怎麼還?她,又要怎麼還?」

慕洵的一身戾氣似乎在這句話落後,頃刻間爆發,他一把抓過南宮璃的手腕,狠狠握著,神色兇猛而殘忍,似是陷入了什麼痛苦的回憶中,眼神卻又清明得很,「那些人害死了她!」

「害死她的是她自己!」南宮璃也有些激動,胸口微微起伏,有些喘不過氣來,「慕王,你有沒有想過,你鐵蹄下的亡魂,是她當初拚命要護下的子民,你這不是為她報仇,是在摧毀她拚命要保護的東西!」

看著南宮璃額間的冷汗,慕洵終是反應過來手下的力道太重,可聽著南宮璃的話,慕洵卻更加狂躁和隱忍,幾乎是咬牙切齒道,「與你何干?」

南宮璃一怔,是啊,與她何干?

她如今可不是林夭,而是南宮府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嫡小姐,就算她以林夭的身份,也是沒資格這樣質問他的。

慕洵他根本沒有做錯,弱肉強食,歷來就是如此。

可他有沒有想過,這麼做,世人又會怎麼看他?

殘忍霸道,視人命如草芥!

他是一國戰神,也是北國皇子,這樣的他雖會為人懼怕,卻容易被後人詬病!

南宮璃閉了閉眼睛,漸漸平息下來,「是我逾矩了。」

慕洵鬆開了手,「你知道得不少。」

「爹和大哥自然會將你的一切都告訴我。」

慕洵卻只是冷笑一聲,「說說你的約法三章吧,是哪三章?」

南宮璃張了張嘴,原本早已想好的一番話此時卻怎麼也說不出來了。

慕洵似乎是看透了南宮璃的心思,薄唇勾起一抹諷刺的冷笑。 「若你的約法三章中涉及到解除婚約。」說到這裡,慕洵的聲音陡然又沉了三分,又陰又冷,帶著細碎的鋒芒,「南宮小姐,不用妄想了。」

「從聖旨寫成的那一刻起,你生,是本王的人,死,是本王的鬼。」

南宮璃雙眸一睜,「你是不是太霸道了!」

慕洵卻沒有回答,雙眸深沉,似有濃墨稠化難開,「你可明白了?」

南宮璃深吸一口氣,雙拳握緊又鬆開,「慕王,前路未知,真要把自己框死在我這裡?萬一哪天南宮府······」

「南宮府永遠不會出事。」

南宮璃腦海中驀得一亮,她動了動唇瓣,看向慕洵,可也知道,有些話以她此時的身份是不能問出口的。

南宮府原本就處在風口浪尖的位置,如今又和慕王府有了婚約!

縱然他們知道皇帝的賜婚沒有那麼簡單,可別人卻不一定這麼想!

在其他人眼中,一個在朝堂一個在戰場,兩者的結合就像是為奪權打響了號角!

慕洵再怎麼說也是皇子,手握北國半數兵權,他們不敢輕易動。

南宮府百年積累,雖有門客萬千,但是殺一儆百的事皇室從來沒少做過!

指不定哪天,南宮府就遭了難!

可慕洵一句話,又把自己的千萬句話堵在喉嚨口

他說,南宮府永遠不會出事。

慕洵說的話,就從來沒有食言過,從來沒有。

腦海中有從前的畫面一閃而過,南宮璃面色有些蒼白,止不住向後退了一步。

許久,才自嘲地勾了勾嘴角,再抬眼,星眸中已是一片清明釋然。

她真的是,越活越回去了啊。

這再世為人,怎就多了這麼多躊躇和顧慮,和從前的自己,當真一點都不像!

既然已經做了決定,何必瞻前顧後?

為決定做彌補,那叫亡羊補牢!

走好未來每一步,才會有錦繡人生!

雖然有些愁思未去,但南宮璃嘴角還是驀得爬上一絲笑意和豪情,朝著慕洵道,「是我多慮了。」

長生約 慕洵也這麼看著她,眸中有暗色流光一閃而過,向前走了兩步,「這兩天本王···」

「南宮璃你給我出來!」

被打斷的慕洵,臉色陡然一沉。

南宮璃卻急於打破這種尷尬的氣氛,一下子繞過慕洵朝門口走去,走了幾步,大概是覺得自己做地有些明顯了,轉頭朝著慕洵彎了彎唇角,竟是一副少女特有的嬌俏模樣,「慕王的人攔著,她可進不來。」

言下之意,你也快點出去吧,叫門口守著的人讓開。

說完也不等慕洵有所反應,率先走了出去。

也就沒有看到,在她說完那句話后,慕洵陰沉的臉色陡然一松,眼中似有些許寵溺閃過,可再望過去,卻又如同深沉濃墨,什麼情緒也看不到了。

「你可真是越來越膽小了,不過是落了一趟池子,人都不敢見了?」 江山爲聘:冷王的天價王妃 院門已開,一位穿著鵝黃色衣衫的少女一把推開還欲攔著她的小青,快步走了進來。

言語間又朝著院子裡間一番打量,最後才落在正緩緩走來的南宮璃身上。

看到身形瘦弱臉色還微微蠟黃的南宮璃,眉目間頓時閃過一絲不悅,她最討厭女孩子一副嬌嬌弱弱的模樣,好像風一吹就會倒似的!也不知道在勾引誰憐憫疼愛!像極了府上惺惺作態的姨娘們!

這麼一想,明艷的小臉上更是閃過一絲厭惡,睨著南宮璃,「真是嬌氣,足足躺了半個月,連學堂都不去了!南宮叔叔有你這樣不知上進的女兒真是倒霉。」

南宮璃眯著眼睛望過去,帶著不容忽視的霸道氣勢,一字一句,全然沒有了曾經的膽小怯懦,「姜雨,南宮府什麼時候是你說來就來的地方了?」

姜雨何曾見過這樣的南宮璃?

她印象中的南宮璃,就算自己諷刺她十句百句都不見得會回你一個字。

可現在,她竟然用如此蔑視又冰冷的眼光看著自己!

姜雨臉色一下拉了一下來,想要回嘴過去,偏偏又懼於南宮璃此時的模樣,一時懊惱萬分。

「璃兒妹妹,姜小姐是我請到府上的。」一個極好聽的女聲從院門口傳來,聲音悠揚溫軟,動聽的如空谷幽蘭一般,光聽聲音便會覺得主人的溫柔似水善解人意。

可南宮璃知道,一切都是假象罷了。

看著走進的少女,南宮璃的臉色並未有半分變化,依舊端著咄咄逼人的霸道氣勢,「茜姐姐怎麼來了?」

南宮茜自然沒有錯過南宮璃的所有神色,可縱然是看到了這樣判若兩人的變化,南宮茜依舊只是笑意盈盈地走上前幾步,拉過南宮璃的手,親切道,「還說呢!自從你出事後,我們都很挂念你!奈何二叔寶貝你寶貝得緊,這大半個月來都不讓我們看望。我們是真的著急!喔對了,這幾日我託人送來的小食你可嘗過?」

這般親切和氣的模樣,讓南宮璃盡量收斂了迫人的氣息。

現在還不是能將情緒展露明顯的時候,有些人,需要慢慢對付。

其實能將埋怨說得這樣溫軟又讓人生不起一絲不滿情緒的,她認識的人中,也只有南宮茜了。

在記憶中,南宮茜對她還算不錯。

從前的南宮璃除了去學堂之外,終日將自己關在屋子裡。

而南宮茜不同,作為京城第一美人兒,應酬有時候甚至比南宮啟天還多!總是收到一些精巧小玩意!

南宮茜在這方面倒大方的很,時常會把這些小玩意送到她這裡來,有時候就是一些新發現的糕點吃食!

只是,要不是在學堂落了一次水,南宮璃恐怕永遠不會知道,待自己一直如親妹妹一般的堂姐,竟也會有那般猙獰的神色。

記憶中洶湧而來的落水一幕讓陷入記憶深海的南宮璃一下子回過神來,她扯了扯唇角,「大夫囑咐我這幾日不能隨意吃東西。 夜涼船影浸諳離 茜姐姐送來的,我都分給院里的下人吃了。據說,還不錯!」

「南宮璃你這是什麼意思!茜茜挂念你這個妹妹,將所有好東西都捧著過來送你,你倒好,轉手就送給了下人?那些東西,是下人能吃的嗎?你有沒有腦子?」 姜雨看著南宮璃這副雲淡風輕的模樣只覺得荒唐。

南宮茜對南宮璃有多好,她再清楚不過!

南宮璃對南宮茜不冷不熱的態度,她也再清楚不過!

她一向和南宮茜交好,對南宮璃的行為更加的討厭!

這次就更加過分了!那可是皇貴妃賜給茜茜的進貢糕點啊!茜茜自己都捨不得吃,還送了大半過來,她南宮璃倒好,直接賞賜給了下人!簡直就是暴殄天物不知所謂!

這重重討厭加起來,剛才那份懼怕也就消失了個乾淨,姜雨哼了一聲,神情甚是倨傲,偏偏她又有些看不起南宮璃,不願走近幾步,也便沒有看到拐角處臉色早已黑如滴墨的慕洵。

「茜茜念你們的姐妹之情不忍說你,那就由我來替她教訓你了。」姜雨雖然不過十五歲的年級,容貌卻已出落地十分明艷,再加上她的生母是郁家後人,郁家世代為將,就連女子也是強悍無比。

這姜雨雖然大半性格隨了父親,骨子裡卻依舊有一種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

見南宮璃抿著唇似笑非笑地看著自己,姜雨心中更是惱怒。

那是一種察覺到自己的氣勢竟然壓不過對方的惱怒。

可姜雨終究什麼話都沒有說出來,因為她看到了明顯面色不佳的慕洵,方才的氣焰早就消失了個乾淨,吶吶地喚道,「慕,慕王。」

南宮茜眼中閃過一絲驚訝,復又垂下眼眸恭敬行禮,「臣女參加慕王。」

姜雨的思緒似被這一聲驚醒,立馬也跟著規規矩矩地也行了個禮,可小心臟卻是撲通撲通跳個不停,連帶著面頰都紅了不少。

這樣的變化,讓南宮璃心頭微怔,似笑非笑地朝慕洵瞥去一眼。

用眼神詢問到,愛慕者?

慕洵皺著眉頭瞪了南宮璃一眼,那眼神中盡隱隱有一絲委屈?

這倒讓南宮璃覺得有些好笑。

「在別人的地盤教訓人,姜太傅的孫女讓本王刮目相看。」

慕洵的聲音原本就等著寒涼死寂的味道,此刻因為又含著一絲怒意,讓聽著的人如墜萬丈冰川,透心冰冷。

姜雨一下子慌了神,手足無措地抬頭看著慕洵,一雙眸中儘是委屈和不解。

南宮璃將皇貴妃所賜心愛吃食隨手賜給下人,本就是失了尊卑禮數,茜茜縱著這位妹妹,她幫著說兩句怎麼了?

就算南宮府根基深穩誰都惹不起,可就算是南宮啟天來了,在她爺爺姜太傅跟前還不得乖乖聽訓?

況且爺爺常說,姜家世襲太傅之位,行的就是撥正朝綱、教育皇室子弟還有高官大臣的事。她作為姜家後代,看著南宮璃不求上進好壞不分難道還不能說兩句了?

雖然大部分原因是自己看不慣南宮璃這般嬌氣的模樣,可姜雨真的半分不覺得自己有錯。

她一向被姜家人灌輸這種理念,卻忘了雖然歷代皇帝都尊姜家為帝師之家,可皇族永遠是皇族,永遠都高人一等!

如今南宮璃被賜婚給慕洵,雖未正式成親,卻也算是半個皇家人了。

想要教訓南宮璃,就是在打皇家的臉!況且,在別人的地方地方公開教訓主人可以說毫無教養和禮數!

姜雨雖然衝動驕橫,卻並不愚蠢,甚至可以說很懂得察言觀色。可強烈的自尊心卻讓她無法低頭認錯。

就在這時南宮茜上前兩步,朝著慕王有福了福身子,復又抬頭,一雙明眸之中滿含抱歉和後悔,其中又流動著涓涓細流似的小心翼翼,卻不是對著慕洵,而是對著南宮璃。

南宮茜的聲音溫柔動聽,有著讓人不忍打斷拒絕的魔力,「璃兒妹妹,都是姐姐沒有考慮周全。姜小姐今日原本是來府上陪我說話的,見我一心挂念你的身體,便提議一道來探望你。你與她素來有些誤會,姐姐便想著趁這次機會,讓你二人相處相處。卻不想你二人還沒開始交流,就因為姐姐無心的一句話讓你二人又吵鬧了起來。姐姐先在這裡跟你道個歉,打擾你休養身體了。這個,是貴妃娘娘送我的鐲子,就當是賠禮了,你可喜歡?」

說著,南宮茜便將腕間一隻琉璃玉鐲取了下來,眉目含笑,溫柔似水,哪怕是要拿一個心愛的鐲子出去賠罪,臉色都是一貫的大方得體。

南宮璃的神色倏然深了下來,這個南宮茜,有點意思。

姜雨看了一眼那玉鐲,連忙暗中扯了扯南宮茜的衣服。

這可是茜茜最喜歡的鐲子,平日里自己問她要來看看都不大捨得,眼下就這麼送出去了?

南宮茜察覺到了姜雨的動作,卻是幾不可聞地嘆了口氣,「雨兒,以後莫要和璃兒置氣了,你們一個是我的好友,一個又是我的妹妹,別讓我夾在中間難做。」

南宮茜雖然壓低著自己的聲音,可幾人站得原本就近,在場的人基本上也都聽清了南宮茜的話。

姜雨心不甘情不願地點了點。

南宮璃卻是突然掩唇笑了起來,另一隻手輕輕將南宮茜的玉鐲推了回去。

「茜姐姐這話可就說錯了,一開始我的確惱怒於姜小姐的口無遮攔,可自從看到茜姐姐之後,我何曾與她說過一句話,分明是姜小姐一直在那咄咄逼人。可現在怎麼就成了我二人又吵鬧起來?茜姐姐這話是在說我不懂禮數,還是在想著法子幫姜小姐開脫呢?」

甜蜜禁書 南宮茜的臉色頓時一僵,似是萬萬沒想到南宮璃會這般回她,可偏偏南宮璃說的每一句話她都無法反駁!也都被說中了!

可南宮茜畢竟是南宮茜,很快便將一瞬的情緒收拾乾淨,有些受傷地垂下眸子,「既然璃兒不喜歡這鐲子,姐姐下次再尋其他物件當作賠禮,可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