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靈識釋放出去,瞬間,裡面各種齷齪的情景,就出現在視線之中。

這上面有花數的男修士,都在跟狐妖女一起,場面不堪入目。

其中,居然還有化神境界的修士!

雖說修真一道,已經沒有道德可言,但是看到這樣的情景,葉雄都不由得覺得噁心。

他連忙收回靈識,大聲喊道:「妖姬,出來見我。」

聲音帶著光銳的穿力,讓周圍十幾公里,聽得清清楚楚。

啾啾!

兩道人影從宮殿裡面出來,卻是兩名穿著暴露的女從,一名紅衣,一名綠衣。

「大膽狂徒,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在這裡亂叫,活得不耐煩了嗎?」紅衣女子道。

「報上名來。」葉雄淡淡道。

「我們兩個乃妖后的貼身侍女,妖后現在正在辦事情,你速度離去,慢一秒鐘,小心連怎麼死……」

葉雄手指一點,指尖一道光芒射了出去。

正中那紅衣女子眉心,然後燃燒,化為虛無。

她說對了,連怎麼死都不知道。 剩下的綠衣姑娘臉色大變,她現在才知道,對方是來找事的,哪裡還敢說出半個字。

「讓妖姬出來,慢一秒鐘,你也死。」

不用他說話,綠衣姑娘已經化成一道流光離開了。

片刻之後,兩道人影帶著兩股恐怖的氣勢,氣勢洶洶地從裡面出來。

左邊女子容貌不俗,外披薄紗,裡面只穿褻衣,胸前驚人聳起,妖惑眾生。

紫色眼影,紫色的唇,睫毛彎起,看人似勾魂。

靈卦天下 右邊男子,虎背熊腰,赤著上身,上身還有抓痕,目光露凶光。

周圍的人,幾乎沒有人不認識這男子。

此人正是妖族之中,虎族第一高手格勒,妖姬身邊為數極少的長期姘頭之一。

「小子,你是什麼人,膽敢來歡樂殿撤野,活得不耐煩了嗎?」格勒暴怒。

剛才他正在興頭上,男人這種時候最憤怒的就是被人打擾,他真恨不得,馬上把這傢伙的脖子捏斷。

葉雄正眼都沒瞧她一下,盯著左邊女子,問:「你就是妖姬?」

妖姬本來是暴怒的,但是看到葉雄的臉之後,臉色瞬間就變了。

嬌媚一笑,浪蕩十足,勾魂奪魄。

這麼帥的小哥,她怎麼恨得起來。

居然是煉虛中期境界,比起自己才差一階,足夠自己采一年陽了。

又能讓自己喜歡,又能讓自己修為精進,她多少年沒看到中意的男人了。

面前這個,絕對是第一個。

旁邊的格勒,一看到妖姬的態度,瞬間就不爽了,這種感覺就像自己的女人被搶了一樣。

這小子,居然膽敢當著自己的面搶自己的女人,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最讓他憤怒的是,他居然當自己不存在。

「小子,我要撕碎了你。」

格勒大怒,盛怒之後,一拳轟出。

就他以為,這一拳肯定將對方打飛的時候,驚人的一幕出現了。

他這一拳,感覺就像打到浩瀚的宇宙之中,產生不了半點的波盪。

接上來,輪到葉雄一掌轟出。

金光四射,摧枯拉朽,所向披靡。

砰!

正中格勒身體,他的所有防禦,瞬間崩潰,頓時慘叫一聲。

轟!

身上撞在背後的歡樂殿,瞬間整座宮殿,倒塌,摧毀。

無數衣不蔽體的男女從裡面飛出,驚慌失措,醜態盡露。

妖姬的目光頓時就變了,除了震驚,更多的是疑惑。

格勒跟面前的男子一樣,都是煉虛中期,但是居然被一拳打飛。

顯然面前的男子,實戰力十分恐怖。

突然,她眼睛一亮。

六道大戰她雖然沒去參加,但是也看過視頻,這個傢伙,像極了那個六道大比第一青年高手,被稱之為萬年一難遇的絕頂天才,葉雄。

「你是十七宗葉雄?」妖姬震驚地問。

「沒錯,正是我。」葉雄目光盯著她,冷冷道:「想必你也知道我此次來的目的,我也不廢話了,帶我去海底城。」

「葉雄,你知道我是什麼身份嗎,你這樣對我,就不怕我哥哥殺了你?」妖姬恐嚇。

她的哥哥是妖族第一人,就因為這個,沒有任何人敢膽欺負她。

她想要多少男人,就有多少男人,想拋棄多少男人都可以。

但是沒有一個男人,膽敢拋棄她,一個男人,如果她沒玩膩,想走,只有死路一條。

這就是她的背景。

葉雄冷哼一聲,再問:「我再問你一次,知道海底城在哪嗎,如果不知道,我只能殺了你,再去找妖虎,如果再不知道,那我就一個個殺下去,直到有人知道為止。」

目光閃爍不停,好幾次想動手,都沒敢。

葉雄威名,誰人不知道,誰人不曉。

他的實戰力,幾乎逆天,如果真如傳聞那樣,自己根本不是動手。

這種時候,只得委陸求全,等哥哥來,再收拾他。

他再強,還能強過自己的大哥,妖族之王不成。

「不就是去海底城,我還以為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行,我帶你走。」妖姬嘴角露出一后妖艷的笑容。

對於男人,她有自己的一套,從來都沒有男人能擋得住她的誘惑。

「等一下。」葉雄目光落到她的胸前。

果然,始終還是男人,被迷上了吧!

妖姬挺了挺胸口,舔了舔嘴辱,嬌聲問道:「小哥哥,還有什麼事情嗎?」

「看到就覺得噁心,換套衣服,不然,別怪我切下來。」葉雄冷冷道。

他實在不喜歡,每次目光落到這個女人身上,都有種辣眼睛的感覺。

噁心,他居然說自己這裡噁心?

這可是她最引以為傲的部位啊!

妖姬有種吐血的感覺,她甚至覺得,面前這個到底是不是男人啊!

本來還想施展美人計,看來這個傢伙,還真是沒那麼容易對付。

「我身上的衣服,都差不多這樣……」

蓬!

葉雄一掌擊出,轟在她胸前!

妖姬只覺得身體就像被隕石撞過一樣,跌飛出幾百公里,狠噴一口血。

胸前被打得嚴重變形,胸骨都幾乎要斷掉了。

一言不合就出手,這個男人也太狠了吧!

「這次只是警告,下次就不是受傷這麼簡單了。」葉雄拂了拂手。

對付想對自己用美色的女人,最好的辦法,莫過於辣手摧花。

一個能下得了手辣手摧花的男人,還會被美女誘惑嗎?

妖姬飛快地從身上將一套嚴實的衣服穿上,把身上該遮擋的地方,不敢再暴露一點能讓人辣眼睛的地方。

這個傢伙,簡直就是一個魔頭。

「把臉上的妝去掉,猴子屁股一樣,看著噁心。」葉雄繼續命令。

妖姬:「……」

自己這個紫色風格的妝,不知道征服了多少男人,讓多少男人愛不釋手。

就像女皇一樣!

哪個男人沒有一顆征服女皇的心?

她不敢違抗,連忙把自己臉上的妝全部用水洗掉,這才弱弱地走到他面前。

素容之後,雖然有些難看,但是至少順眼多了。

「前面帶后。」葉雄命令。

妖姬拖著受傷的身體,帶著一顆受傷的心,無奈地在前面帶路。

不負榮光,不負你 等我哥哥前來,你就知道怎麼死了,她心裡暗暗道。 兩天之後,在妖姬的帶領之下,兩人來到一片海域上空。r?anwenw?w?w?.?r?a?n?w?e?na?`c?o?m?

這片海域十分廣闊,一望無垠,如果沒有定位,絕對找不到準確位置。

「海底城就在下面,你進去吧!」妖姬說道。

「這下面不會有什麼危險吧?」葉雄隨口問道。

「有個小小的禁制,能擋住一般人,對於你來說,還不是小兒科。」妖姬道。

小兒科能困住魔宗的數名宗主,信她才見鬼了。

葉雄以前曾經聽黑午說過,這下面的殺陣非常厲害,黑午剛靠近就被重傷,其餘的人,更是被絞殺,哪怕是他這種境界,都不敢掉以輕心。

「你下去把禁制打開。」葉雄指著妖姬命令。

「除了我大哥,沒有任何人知道怎麼打開這禁制,我真的不知道。」妖姬說道。

「何種禁制?」葉雄問。

「我也不知道。」妖姬目光閃爍。

禁制種類非常多,陣法就屬於禁制的一陣,陣法有殺陣,困陣,幻陣,等等,每一種都是不一樣的,有些陣法專門困敵,有些專門殺人,在進去之前,了解清楚非常重要。

「帶我進去。」葉雄命令。

妖姬本來想拒絕,但是看到葉雄的眼神,就不敢了,乖乖地在前面繼續帶路。

兩人進入海中,身上都凝聚著元氣,周圍的水被逼開,兩人背後帶起一連片泡沫。

很快,兩人面前就出現一片地下宮殿,方圓十幾公里左右,不算大。

在宮殿外面有一個巨大的藍色光罩,在水中若隱若現,顯然就是妖姬說的那個禁制。

「那裡就是禁制,只有我哥才知道打開的方法。」妖姬說道。

葉雄手指一彈,一道凌厲的氣芒在水中帶起一片泡泡,朝那禁制攻去。

哪知道,氣芒還沒來到禁制面前,一股更強龐大的氣芒朝氣芒擊去,速度跟氣勢,是葉雄出手氣芒兩倍。

輕而易舉摧毀了葉雄的氣芒,那氣芒余勢不改,朝葉雄攻來。

葉雄輕輕拂,就將氣芒拍散。

佛魔出海。

葉雄將實力提升至七成,頓時十分恐怖的威壓,帶著狂暴的海水,直涌過去。

妖姬感覺到一種非常可怕的威壓,壓得自己幾乎喘不過氣來。她連忙使用真元護體,才堪堪抵擋住威壓。

攻擊快要落到那禁制的時候,突然一股比起葉雄的攻擊更加強大的攻擊襲來,跟葉雄的攻擊相撞。

海洋號嘯,海邊倒流,整個海域,幾乎都炸開了,發生巨大的海嘯。

葉雄目光落到那禁制上面,眼睛咪了起來,很是意外。

「水鏡殺陣……」

他沒想到,這禁制之中的陣法,居然是這種陣法。

所謂水境,即是反射,無論任何人攻擊禁制,禁制都會發現雙倍的攻擊,這是一門極為罕見的陣法。

只可惜這水鏡殺陣,並沒有他想象那般厲害,因為剛才自己的七成攻擊,水鏡的反擊最多是自己的九成攻擊左右,並沒有雙倍。

也就是說,這水鏡的反擊,是有上限的。

以前的破陣者,沒有達到讓限而已。

「別浪費功夫,我大哥說了,除了六道之首,沒有任何人能靠實力,破開這禁制。」妖姬在旁邊說道。

小小乖妻寵上癮 「那是因為,你是井底之蛙。」葉雄冷哼一聲。

他將五行神劍拿出來,握在手,同時施展出《梵聖功》第六層,天空戰氣在他身上,凝成霧氣一般的光芒。

「不想死的話,給我躲遠一點。」

說完,他就握著五行神劍,殺了過去。

六道之首又如何,他現在的實力,並不比他們之中弱的幾個差。

人劍合一,帶著移山倒海的的威勢,殺傷過去。

禁制反擊!

轟!

整個海洋,彷彿瘋了一般。

妖姬只覺得巨大的威壓,壓得自己幾乎喘不過氣來。

在這一瞬間,她甚至懷疑,自己的是不是假境界,明明比對方高一個境界,怎麼實力會差這麼多?

實在承受不住這巨大的威壓,妖姬連忙從海里逃出來,落到半空之中,目光驚恐地看著下面。

海水承受不住這等巨大的威壓,被生生逼走,以地下城為中心,遠離幾十公里。

地下城周圍變成一個真空地帶,在天空之中,就能用肉眼看到。

妖姬看到,一道道毀天滅地的攻擊,如何飛蛾撲火一樣,一次次落到禁制之上。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聽到嗡的一聲響,藍色光罩,轟然破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