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但是一個月之後,她開始點不耐煩了。

這一天,念完大悲咒之後,她終於忍不住了,說道:「師傅,我都跟了你一個多月了,你除了讓我煮飯做菜,就是念大悲咒,什麼時候才能教我點東西啊?」

「等到我覺得時機到的時候?

「什麼是時機到,還要多久?」

「那就看人的領悟了,也許是一個月,也許半年,甚至三年都有可能。」獨臂老者淡淡地說道。

他沒想到念了大悲咒這麼長時間,燒飯一陣子,還是沒能將她的扈氣消除。

她扈氣未消一天,他都不會傳她任何東西。

楊念喬還想說什麼,見獨臂老者眼睛又閉上了,於是就不再問。

……

「奶奶的,浪費我一個月時間,整天像個傭人一樣,還什麼都學不會,真晦氣。

離開師傅的住處,回到自己山洞的時候,楊念喬嘴裡不斷地罵著。

「要是我用一個月時間不停地修鍊,現在實力說不定,又漲了一些。」

剛回到門派山門前,她突然發現前面走著一道漂亮的身影。

赫然是屠魔派,被公認的第一美女,陸雪。

「狗屁美女,比起本小姐差遠了。」楊念喬暗暗道。

她正想離開,突然想起一個月前那個想殺自己滅口的神秘人,那人極有可能是趙磊想殺人滅口才派去的。

想起趙磊,楊念喬拳頭緊緊地握了起來。

如果她猜得不錯,趙磊是擔心她說出他以前跟盧梅的事情,所以才將自己殺人滅口的。

因為除了他之外,沒有任何人知道自己悄悄地離開屠魔派。

想到這裡,楊念喬冷哼一聲:你想殺我滅口,我也不會讓你好過。

她笑著走了上去,說道:「陸雪師姐,你好,我有些事情,想跟你談談。」

……

趙磊辦事歸來,第一時間就是去找陸雪,來慰藉自己的想思之苦。

他來到陸雪的洞府之外,喊了幾聲,片刻之後,陸雪終於出來了,神色冷漠。

「雪兒,我終於見到你了。」趙磊上去就要拉著她的手。

陸雪躲縮回手,眼睛盯著他問道:「趙磊,你實話告訴我,盧梅是誰,你跟她之間是什麼關係?」

趙磊的臉色,頓時變得非常難看。

「誰跟你說的,是楊念喬那個賤人是不是?」趙磊目光之中,殺氣大盛。

感受著他目光之中的殺氣,陸雪十分失望。

「趙磊,我們之間完了,以後你別來找我。」

陸雪說完,轉身走進洞府,砰地將大門關上。

「楊念喬,我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趙磊怒氣沖沖,緊緊地握著拳頭。

……

十分鐘之後,趙磊來到楊念喬的洞府。

楊念喬不在,他守在外面,等了整整一個下午。

傍晚的時候,楊念喬終於出現了,他大步走了上去。

「楊念喬,是不是你將盧梅的事情跟陸雪說的?」趙磊氣急敗壞地問。

「沒錯,是我說的,怎麼樣,還想殺人滅口嗎?」楊念喬冷冷地問。

「姓楊的,你這個賤人,出爾反爾,這邊答應我離開屠魔派,不但不離開,還在陸雪面前說我的不是,你的承諾呢,都喂狗了?」趙磊大聲咆號。

「姓趙的,你還好意思說,我剛離開,你就派人殺我滅口,如果不是我運氣好,早就死了。你不但殺我,還將小燕也殺了,你這個偽君子,王八道,這筆賬我一定會跟你算的。」楊念喬咬牙切齒。

「你腦子沒病吧?誰派人殺你了。」趙磊罵道。

戀上異能男友 楊念喬內心疙瘩一下,狐疑地看著趙磊。

難道那黑衣人,不是他派的? 「你別裝了,除了你,沒有任何人知道我離開,不是你還是誰?」楊念喬冷冷地說道。

「我要殺人,自己動手就行了,何必假人於手,那豈不是多一個人知道我做的事情。」趙磊臉上露出殘忍之色,冷冷道:「楊念喬,我本來還想饒過你一命,沒想到你居然出爾反爾,我好不容易才讓陸雪對我有好感,全都被你破壞了,你等著,我不會讓你有好日子過的。」

趙磊說完,怒氣沖沖揚長而去。

楊念喬看著他離開,怎麼都想不明白,到底是什麼人殺了自己,還有,是誰殺了小燕?

整整一天,她都在想著,還是想不明白。

「對方既然想殺我,沒有得手,肯定會繼續找我,我就在這裡等著,他遲早會找上門來的。」

楊念喬想到這裡,繼續去師傅那裡,念大悲咒跟燒飯做菜。

轉眼之間,兩個月時間就過去了。

楊念喬發現,隨著時間的推移,她的心情靜靜地平靜了下來。

開始,她是抱著功利性的,漸漸地,她發現這些事情,每天都成了自己必做的課程,就像一天三餐一樣。

修真強者在都市 她也不再追問師傅傳她什麼,只是把這當成一種希望,哪怕師傅真的不傳給她,她也沒有那麼大的怨念了。

這天早上,楊念喬繼續去師傅那裡,像往常一樣做完早餐,然後念了幾遍大悲咒。

念完之後,她正準備回去,獨臂老者突然喊住了她,從身上拿出一個手抄本,拋了過去。

楊念喬看了小冊一眼,只見上面寫著一行字《天道訣》。

婚心蕩漾:惹火嬌妻太撩人 《天道訣》跟《大道十九劍》是滄海居士的成名絕技,一門功法,一門武技,卓軒轅就是將這兩門神通修鍊到了極致,最後才稱霸西方星域,成為尊者的。

這些天,葉雄一直在想著,教給葉平安什麼,想來想去,唯有這《天道訣》跟大道十九劍,最為合適。

他身上的五行功法太多太雜亂,威力一般般,如果要葉平安跟自己一樣,五行全學,那需要太多的時間了,她沒有像自己一樣的各種金手指,修鍊起來過程會很慢。

《梵聖功》是不錯,但是這是佛門功法,大多數是男修士在修鍊,沒有黑石項鏈,《梵聖功》根本就沒辦法修鍊成功。

《天道訣》是儒家的功法,功法之中含著天道人道,對人格的朔造有一定的影響,如果楊念喬修鍊了之後,也許會對她的心境塑造有一定的影響。

「師傅,這是……」楊念喬激動萬分。

「這是仙階功法,哪怕到仙界,也可以用。」獨臂老者說完,從身上掏出一個芥子石頭,然後捲起楊念喬,身體啾的一聲就鑽了進去,進入芥子空間之中。

楊念喬進去之後,瞬間就感覺一鼓鋪天蓋地的靈氣撲面而來,這裡的靈氣,比起外面,強了何止十倍。

「這是靈境,是靈境。」楊念喬激動得聲音都變了。

她突然覺得自己這幾個月沒白熬,中途她幾次都想離開,但是都熬住了。

現在她才體會到苦盡甘來的感覺。

「從今天開始,你在這裡修鍊,只能呆在這間木屋修鍊,不得離開一步。」

獨臂老者指著遠處一間木屋,嚴肅地說道。

那木屋是葉雄新建的,裡面什麼都沒有。

秘境裡面,還有很多木屋,都是別的女人的住處,葉雄不想讓她發現,不然會暴露自己的身份。

「師傅,我知道了。」楊念喬點了點頭。

「十二點鐘準時離開,有需要的話,直接喊我名字就行了。」獨臂老者吩咐。

「是師傅。」楊念喬激動地跑了進去。

……

獨臂老者離開小木屋,化成一道流光,瞬間就落到另一座小木屋面前。

木屋門口,一道人影將那道流光抓住,落到掌心,化成一個獨臂的人偶。

「不枉我讓她念誦三個月的大悲咒,看來她的扈性已經開始慢慢打磨掉了。」

「只要再磨一陣子,她的性格應該就能朔造得不錯了。」

葉雄將木偶收起來,放到口袋裡,這才回到木屋之中,盤坐在地上,開始思考自己接下來的路。

按目前的情況,他已經打定主意要飛升,既然還有時間,他先將自己現在能提升的實力,全部提升。

有了洪厚的根基,到時候哪怕到仙魔界,也能以快速的速度步入正軌。

葉雄將自己身上的神通整理一番。

他身上的神通無數,但是隨著修為的精進,很多的神通已經變得雞脅起來。

除了一些可進階的仙階功法,其餘的都可以淘汰了。

《梵聖功》:一共到手五層,已經修鍊到第四層,擁有八臂神佛,法眼神通,能操控千眼菩提佛珠,是他目前最強的神通。

《梵天功》:一共到手三層,已經完全修鍊到三層,習得太陽火。

《大地功》:到手三層,滅魔行動這十年裡,他將第三層修鍊成功,可以隨意控制土岩沙石等土屬性元素。

《凝冰功》:到手三層,在這十年之內,也將第三層修鍊成,可以隨意控制水土屬性元素

《長青功》:到手三層,第三層也修鍊成功了。這是他最驚喜的一門功法,修鍊到第三層之後,居然學會了歸元術。

歸元術是一種快速調息,恢復元氣的神通,換在以前,他元氣耗盡之後,要一兩天還沒能恢復過來,但是學會了歸元術之後,他能在短短几個小時之內,就將消耗盡的元氣恢復,隨著周圍靈氣的濃郁強度,速度還會加快,這對於他以後的大戰,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除此之外,就是《真猿九變》了。

真猿九變是他非常喜歡用的一門煉體神通,非常實用,現在已經修鍊到第四層,剩下的五層不知所蹤。

這門神通跟《梵聖功》一樣,每修鍊一層,都能讓實力提升非常大,就是進階非常困雄。

除此之外,其餘的神通,基本上都可以放棄了。

總結了一下之後,葉雄發現,自己已經沒有可以修鍊的空間了。

「如果五行劍沒被毀就好了,我可以請師傅教我五行組合技。我現在已經將五層功法的其餘幾門修鍊到第三層,應該可以修鍊比冰火破天更厲害的法術。」葉雄喃喃道。

沒有辦法之下,他只得盤坐在地上,開始吐納,吸收靈氣。

很快,他就搖了搖頭,站了起來。

芥子空間之內的元氣,對於葉平安來說是至寶,但是對於他這種境界來說,已經作用不大了。

他在這裡面,已經修鍊十幾年了!

閑來無事,葉雄走出木屋,將河邊走去,準備再次研究那石板跟綠珠。 來到河邊,他一頭就扎進河裡面。

剛進入水裡,他就發現一道綠色的光芒,在水底散發出來。

自從得到綠珠之後,葉雄在芥子空間之時,時不時潛進水裡研究一下綠珠,但是無論他怎麼研究,都沒辦法弄清楚這綠珠的來源。

除了知道這綠珠能散發出靈液,可以被靈植吸收之外,一無所知。

葉雄再一次進入水裡,來到那圓形的石板旁邊。

石板約模直徑一米左右,通體白色,上面刻滿了奇怪的銘文,那綠珠就嵌在石板中間,發出幽綠的光芒,每當有水流過這裡的時候,那些水就變得有些綠色。

「這東西到底是什麼,從何而來?」葉雄趴在石板上,目光緊緊地盯著珠子。

這東西的神秘性,不比黑石項鏈差,葉雄弄了很久,都弄不明白。

他忍不住將手伸出綠珠上面,輕輕地拉扯著。

在這之前,他不敢用力去拉這珠子,怕拉壞了就虧大了。

但是現在,這芥子之內的元氣對於他來說,作用有限,他膽子也就大了一些。

葉雄抓住珠子,用力扯著。

隨著力量加大,那珠子開始鬆動起來,就在珠子一點點離開石板的時候,石板上突然出現一個巨大的黑洞,就像黑洞一樣,產生無比巨大的撕扯之力。

無窮無盡的河水馬上就被吸了進去,就連葉雄的身體,也被拉扯。

葉雄嚇了一跳,連忙將珠子鬆開。

珠子脫手之後,重新回到石板上,把剛才那個洞穴給封住。

「看來,這綠珠是一個封印,不知道裡面封印著什麼東西。」

綠珠裡面的漩渦,到底通往何處?

葉雄很想一探究竟,看看綠珠背後的旋渦通往何處,但是一想到葉平安還在上面,怕到時候有危險,當下將好奇心收了起來。

很快就到了十二點鐘,楊念喬雖然很不舍,但是還是不得不離開,因為師傅下過命令,只能呆到這個時候。

葉雄用人偶幻化成獨臂老者,帶楊念喬離開之後,再次返回芥子空間之中。

他再一次潛進水裡,來到那石板面前。

手握在珠子上面,他的心有些顫抖。

他不知道,這綠色珠子到底封印著什麼。

他更不知道,這珠子另一邊,到底通往何處。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那邊絕對是一個靈氣非常濃郁的地方,不然的話,這綠珠也不會產生如此強盛的元氣。

關鍵是,他不知道會不會有危險。

葉雄想來想去,最終還是忍不住好奇心,將黑石項鏈拿出來,握在左手。

萬一遇到危險,他可以第一時間接黑石項鏈啟動,到時候就能救自己一命。

然後,右手握到綠珠上,用力扯了起來。

在這過程之中,他施展真猿三變,變身不破金身,哪怕在傳送的過程之中會有危險,也能最大程度減小受傷。

珠子離開石板之後,珠子背後一個本來只有拇指大的小孔,迅速變大,最後化成一個巨大的旋渦。

一鼓強大的吸引力,將葉雄連同無數的河水,一同吸了進去。

……

葉雄感覺自己以光的速度快速前進,身體遭受著十分巨大的壓力,他拚命地使用真元護體,加上不破金身,依然有些有些吃不消。

這些年,他在亂星海各大星域之中,隨便穿梭。

隨著修為的增漲,一般的蟲洞對於他來說,已經沒有什麼壓力了,沒想到,綠珠背後的漩渦,居然有如此巨大的壓力。

根據以往的經驗,傳送的時候,空間壓力越大,說明傳送的速度越快,傳送到的地方越遠。

這一次傳送,絕對是他有使以來,最遠的一次。

不知道過了多久,葉雄頭腦暈暈的,有種窒息的感覺。

他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同樣在水裡,面前有一塊跟芥子空間裡面,一模一樣的石板。

葉雄累得快虛脫,連元氣都動用不了,朝上面游去。

遊了差不多五分鐘,終於浮到了水面上,露出腦袋,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舉目望去,這裡是一個小小的湖泊,雖然不大,但是非常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