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目前蒼雲秘境開啟的準備工作正在緊鑼密鼓的籌備中,正式開啟是三日之後。

如同二人一樣,火羽仙子現在也在這邊暫住。

反正閑著沒事,現在三人喬裝打扮在幫忙賣貨。

明星效應還是很厲害的,跑來這裡買東西的人很多。

有些特別狂熱的,乾脆買不到都不走,直接在這裡等新的貨品到來。

一把驚鴻紫電劍售價十萬中品靈石!

一套纖雪避塵衣連鞋襪一萬中品靈石!

又有各種珠玉首飾,丹藥法寶,價格不等!

要說這價格,雖然物有所值,但也絕對不低了。

平日里肯定不會有這麼多人揮金如土的。

但是現在,基本上都供不應求。

有用的買,沒用的也買,甚至於乾脆就有一些小商會來當二道販子的,明著不好跟薔薇商會展開合作,暗地裡卻僱人來大量拿貨。

忙碌了一個上午,當含香來叫,人們這才發現在這裡賣貨的居然是紫霄公子妙音仙子火羽仙子三人。

這驚喜……

苦了這裡的夥計了,再長多兩雙手也忙不過來。

林昊三人隨含香一同來到花廳。

花廳里已經備了一桌上好的酒席,火羽仙子最不客氣,一馬當先就跑過去坐下。

揮退此間侍女,含香邀林昊妙音入座。

一邊斟酒,她一邊笑道:「多謝紫霄大哥,多謝妙音姐姐火羽姐姐,因為你們的幫忙,商會總算又重新站穩腳跟了。

現在蒼雲城這邊已經把過去的虧損全部填補上,實現盈利了呢!

附近幾個城池也在好轉了,照這樣下去,商會很快就能走出困境了。」

古玄星如同蒼雲城這等修真大城並不多,是以這所謂的附近,其實很遠,動則數十萬里,中間艱難險阻無數。

只是以修真界的手段,信息通傳還是很快的,延遲不過兩三日。

看含香端起酒杯敬酒,火羽仙子有些不好意思,紅著臉搖手道:「你敬他們吧!

別給我臉上貼金,幫沒幫到你,姐姐心裡有數呢!」

很奇怪的一個人,有時候臉皮厚得要死,有時候又單純得可愛。

含香也不辯駁,還是堅持給三人敬酒。

過後又忍不住笑道:「現在楊小蝶估計氣得睡不著覺。」

「怎麼說?」火羽立馬來勁了,她可是很討厭彩蝶仙子的。

妙音也忍不住問了一嘴。

含香笑道:「剛剛聽到消息,為了打壓我們薔薇商會,現在彩蝶商會在降價促銷。

降價幅度很大,高達三成,這樣算下來,就算不虧本,基本上也沒有賺頭。」

「就這樣?」火羽感覺什麼勁,沒什麼好高興的。

含香笑道:「當然不是。

彩蝶商會是降了價,不惜血本要打壓我們,過去買的人也很多。

可是據說去買的人很多都是其他商會的,再有,很多人買了轉手就買到其他商會去了。

就為這事,楊小蝶大發雷霆,嚷嚷著要讓那些商會把吃進嘴裡的肉吐出來呢!」

櫻聖學院 這就過癮多了。

原本就是賠錢賺吆喝,只為打壓薔薇商會,結果沒打壓到不說,反而被人抓住機會要吸血吃肉,淪為笑柄,難怪彩蝶仙子那麼生氣,難怪含香笑得那麼開心。

但終究這只是無關緊要之事。

笑過之後,含香正色道:「紫霄大哥,妙音姐姐,這次你們一定要小心。

現在三大宗門精英雲集蒼雲城,重玄門的人也已經到了。

就目前的態勢,一旦進入蒼雲秘境,你們極有可能被重玄門大肆追殺。」

「不光重玄門,還有無極宗那些雜碎。

無極宗的人向來跟重玄門的人狼狽為奸,蛇鼠一窩,不出意外的話,現在他們已經在盯著準備下手了。

所以,進去之後最好還是往人少的地方走,保命要緊。

至於機緣好處,還是往後放一放為好。」 冷少的第三任新娘 火羽在後面補充說道。

結果林昊也沒當回事,倒是妙音笑著應了兩聲。 三日轉瞬即逝。

趕在啟程動身之前,薔薇商會保護神,大乘修士戰老終於出關了。

「太好了戰爺爺,你總算出關了,原本還擔心出去會遇到麻煩,現在不用擔心了!」

「戰老好!」

「見過戰老!」

「……」

戰老出關,最高興的莫過於含香。

於她而言,戰老不僅僅是薔薇商會的保護神,同時也是而今世上她唯一的親人。

在她之外,商會的供奉長老們也很高興。

畢竟這是一位大乘期強者,而且還不是一般的大乘期強者。

有這樣一位強者在,無疑身上的壓力會小很多,外面那些宵小之輩也不敢輕舉妄動。

林昊只是象徵性點了點頭。

妙音則施了一禮,笑道:「晚輩妙音,見過戰老前輩!」

戰老也不敢託大,趕忙回禮,隨後又鄭重其事對林昊施了一禮,道:「多謝道友厚賜,此恩戰無涯終生銘記,沒齒不忘。」

雖然不明白為什麼林昊看上去修為那麼低,還能去蒼雲秘境,但這「道友」二字,顯然是當成同輩來看了。

含香也不敢遲疑,趕忙跟著欠身道:「多謝紫霄大哥。

紫霄大哥之恩,含香與薔薇商會上下永生不忘。」

林昊點了點頭,「不必多禮。」

又看了看戰老,道:「飛升在即了吧?」

含香身子一僵,眼底不由自主閃過一絲黯然。

飛升是好事,只是飛升之後,大約就天人永隔了。

她現在形同廢人,一旦戰老飛升,將永無相見之日。

不過很快她還是笑了,俏皮道:「恭喜戰爺爺,多年苦修,終於得償所願。」

畢竟是好事。

飛升仙界,那是每一個修真煉道之士的終極夢想。

眾供奉長老也無比羨慕,紛紛道恭喜。

戰老嘆了口氣,看著含香道:「以目前的情況來看,最多再壓制百年,便不得不破空而去了。

只是,若可以,老夫寧願不走啊!」

幾多嘆息。

含香視他為唯一的親人,他又何嘗不是?

若非如此,數十年前他可能就已經飛升仙界了!

便是這話,氣氛陷入沉悶之中。

林昊遞過一枚玉簡,道:「不必如此,天機並非不可蒙蔽。

仙界也沒有想象中那麼好,貿然飛升的結局往往慘不忍睹。

若你信本帝,大可在此間逗留五百年,屆時再飛升,當可直入天仙之境,免受那諸多折磨。」

現在有些明白了。

難怪上一世到來的時候薔薇商會的狀況那麼糟糕,含香也變成那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

原來那個時候戰老已經壓制不住飛升而去,含香和薔薇商會都失去了保護神。

而仙界,也真的沒想象中那麼美好。

仙界比想象中還要殘酷,剛剛飛升的仙人,基本上就是被抓去當礦工當奴隸的命。

甚至於一些運氣不好的,會直接被抓走仙嬰,淪為廢人。

顯然沒想到林昊對仙界那麼了解,更沒想到林昊還有辦法讓他在修真界逗留更久,戰老愣了。

回過神來,一面感激涕零,一面又趕忙接過玉簡。

玉簡中記錄著一種丹藥煉製之法,服用此法煉製出來的丹藥,可蒙蔽天機,使得飛升之日大大延遲。

此外還有一篇隨便創出來的修鍊法門,雖算不得頂級,卻也是上等貨色。

雖然沒能完全理解這些東西的價值,可第一時間戰老還是準備下跪了。

林昊搖頭,淡淡道:「不必謝我,做好你該做的事即可。」

戰老這才止住,轉而鄭重行禮。

珍而重之收好玉簡,他笑道:「看來戰爺爺還能再多留一段年月,到那個時候,咱們爺孫一起飛升也未可知。」

含香正詫異,畢竟她根本無法修鍊了,飛升更是無稽之談。

心裡同時也有些驚喜,不管怎麼說,戰爺爺還能留下多陪同一段時日。

戰老手中卻出現一個玉瓶。

拔掉瓶塞,丹香瀰漫,聞之令人心曠神怡。

丹藥倒在手心,圓滾滾的,寶光四溢,他和藹笑道:「這是特意為你煉製的破劫渡厄丹。

不出意外,服下此丹之後,你身上的毒就可以解了。」

又道:「不管臉上的,還有靈根之毒。」

含香身上中兩種毒,一種是臉上的毀容之毒,一種則是飄渺無跡可尋的靈根之毒。

兩種毒皆彩蝶仙子所為,一要毀她的容,二要讓她成為廢物,無法修鍊。

這些年含香深受困擾。

她也曾無數次嘗試要解毒,戰老和整個薔薇商會也一直在想辦法,但屢屢以失敗告終。

這麼些年過去,她也認命了。

號稱修真界最毒的毒藥,不會讓人死,卻會讓人生不如死,這毒不是那麼好解的。

原本她以為這輩子就只能這樣了,甚至於當時戰爺爺說起她都沒有抱有希望。

可真正看到丹藥出現在面前,她的眼眶還是紅了,淚水奪眶而出。

心跳也好快,那是無法壓制的激動。

一手捂著嘴,她努力讓自己不要哭出來,一手顫巍巍,將那可破劫渡厄丹拿起。

努力在努力,她讓自己鎮定。

深吸一口氣,看了看面含鼓勵的戰老,看了看一臉淡然的林昊,又看了看微笑著的妙音,最後又流過各位供奉長老。

最後,她毅然扯下了面紗,露出自己最為醜陋的模樣,而後吞下丹藥。

丹藥入口即化,但緊跟著就是無法忍受的痛苦。

但她忍住了!

是很痛苦,但她很開心。

這麼多年了,她第一次感受到了恐懼,那是體內兩種從前不論如何無法驅逐的靈毒之恐懼。

它們恐懼,則意味著丹藥是有效的!

它們恐懼,則意味著她很有可能將不用再忍受從前的痛苦!

事實也正如所料。

一群人期待的眼神中,很快她眉宇間的痛苦消失。

隨著那絲絲縷縷的黑氣從她臉上從她眉心溢出,她臉上那醜陋的疤越來越小,越來越小。

縱然死命掙扎,可到底沒撐得住,最終疤痕徹底消失,那國色天香的容貌再次恢復。

緊跟著一股磅礴的氣勢升起,築基、先天、金丹、元嬰,一直衝擊到化神後期方才停下。

呆萌嬌妻,腹黑總裁惹不起 因禍得福了!

這麼多年的苦難,磨練了心境,使得她以不足百歲之齡,解毒之後直接來到化神後期。

再忍不住,含香喜極而泣。 喜悅過後,一行人出發前往蒼雲秘境入口。

容貌恢復,含香再不掩飾。

非但如此,她還特意穿了一身纖雪避塵衣,連髮飾都跟妙音弄成一模一樣。

到底是曾經青鸞榜上排名蓋過彩蝶仙子的人,眼下與妙音站在一起,看上去當真是一對孿生姐妹花,美艷不可方物。

氣氛也很輕鬆。

有戰老這位赫赫有名的大乘修士壓陣,基本上不用擔心出現意外。

可即便如此,還是在城外被堵了。

剛出城,還沒來得及飛空,迎面就撞上肖玄楊小蝶等人。

原本這一行在這裡堵人就想警告一下,可誰也沒想到等到一個容貌恢復的「含香仙子」。

楊小蝶當場色變,怒斥道:「這不是真的,那是無葯可解的毒,你怎麼可能恢復容貌?」

若是早些年,含香可能憤恨,但現在早就淡了。

聞聲淡然道:「你信也好,不信也好,事實是我身上的毒已經解了。」

楊小蝶依舊抓狂不信。

忽然肖玄柔聲道:「含香,你終於恢復了,我等著一天等得好苦。」

靜!

就這一句,楊小蝶呲牙欲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