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長夜漫漫,秦浩天很期待來個騷點的,找上門來,給自己來個什麼一夜情之類的。

可是等了一段時間,秦浩天卻是很意外的沒有發現任何的mm的蹤影。這讓他的心裡不由的有些失望。不會是失靈了吧!那可是1000的**能量啊!秦浩天等了差不多一個多時辰,卻仍然是沒有看到任何有人的跡象。

就在秦浩天忍不住想罵娘的時候。悠然,他的房間的窗戶忽然跳進了一個人。

秦浩天愣了一下,這個人穿著他在地球古裝劇中,很典型的那種黑色的夜行服。臉上還蒙著面。而且秦浩天從對方的身材來看,應該是一個女孩才對。

只是秦浩天這個時候看對方的樣子,怎麼看怎麼都有點不對勁的樣子。身上血跡斑斑的,好像受了很嚴重的傷。

秦浩天本著憐香惜玉的心思,連忙扶起了那個女孩。問道:「姑娘,你怎麼樣了?」

「這難道就是艷遇?」看對方的身材,秦浩天覺得應該是很不錯的那種。好吧,秦浩天也承認,這似乎就是地球上最典型的艷遇。只是和他想的那種一夜情實在是差了很多。而且秦浩天有種預感,自己似乎是碰到了一個麻煩,而且還是很大的麻煩。

那mm看著眼前的秦浩天,似乎有些的暈眩。頭一晃,一頭栽倒在了秦浩天的懷裡。

「姑娘……姑娘……」秦浩天緊緊的抱著眼前的女孩。悠然,感到對方那波瀾起伏的身材。讓他的心裡不禁的有些蕩漾。

秦浩天感到對方身上似乎是受了不輕的傷。哎,那個傢伙把你打成了這個樣子。對這麼漂漂的mm,也下的了手。秦浩天搖了搖頭。把那mm扶到了自己的床躺了下來。

秦浩天有些好奇的看著那mm的蒙面巾。身材這麼好的mm,長的應該是不賴的吧!雖然是這麼想,但秦浩天也想到的地球上,很多身材好,卻是長的能將人嚇退的mm。還是看一看保險。秦浩天將那mm的蒙面巾給拉了下來。

瞬間,秦浩天的眼前一亮。

唇紅齒白,膚白如玉……還真的挺不錯的……秦浩天看著那高聳的……忍不住吞下了一口唾沫。

不過秦浩天的看著對方身上的那個創口,自己卻是沒有療傷葯。

「好吧,我就伺候你一番,有良心的話,傷好了,不求以身相許,但來的露水之緣應該可以吧!」秦浩天搖了搖頭。

秦浩天在藥店買好了金創粉,走了出來。卻感覺街面上不知道怎麼有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感覺。街面上來來回回的有無數名手拿傢伙的勁裝青年在穿梭著。

他卻不知道,在這個時候。長孫家族內,一位身材提拔,神色冷酷的青年正在大發雷霆的。身上散發出了陰冷的氣息,藍色的氣芒在他的身上若隱若現的。周圍的擺設茶几、花瓶發出了巨大的震動。如果秦浩天看到了,一定會驚訝起來。因為這名貌似年紀比他大不了多少的青年,竟然是玄士期的修鍊者,而且還處於玄士期高階的。

「這人正是長孫世家的公子,長孫無忌……」長孫無忌狠狠的對著眼前的幾個手下說道:」你們給我找,一定要給我找到那個人,那女的已受傷了,各大藥店給我查一番,有蛛絲馬跡,馬上稟報我。」

「是……公子……」在長孫無忌面前的幾個手下低著頭喊道。

……

秦浩天看著眼前的女孩睜開,笑嘻嘻的對著她說道:「姑娘,你醒了?」

那蒙面女孩的神色一驚。一下子坐了起來,望著眼前的秦浩天道:「這是哪裡?」

秦浩天:「……」

秦浩天愣住了,我擦:闖進了老子的家裡,居然連老子這裡是哪裡都不知道。秦浩天還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這個女孩了。

「這是我住的客棧,你怎麼受傷了?」秦浩天關心的望著那女孩問。

「啊……」那女孩似乎有些驚訝的望著眼前的秦浩天。道:「這裡是客棧、」

那女孩聽到這裡,神色頓時有些的驚慌了起來。想要動,可是身上的傷卻是傷的太重了。那女孩想要動,卻是發現自己身上沒有什麼力氣。

「你別動,我剛才為你換了葯,你要過段時間才會奏效。」秦浩天正色的對著那女孩說。

那女孩對摸了摸自己臉頰上的蒙面巾,對秦浩天急道:「你……你有扯下我的蒙面巾嗎?」

秦浩天看著那女孩神色似乎很緊張的樣子,面不改色的搖了搖頭說道:「沒有……」

秦浩天也知道這麼說確實是可信度很低,卻不知道那女孩是不是很單純,竟然還真的就相信了。

看著自己身上裹的繃帶,那女孩望著秦浩天問:「是你幫我換的?」

秦浩天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唐突了,知道這種有些封建的女孩是有些避忌的。訕訕的對著她道:「是……是我。」

「嗯……」那女孩對秦浩天點了點頭,似乎也沒有別的表示,讓秦浩天稍微的放下了心。

那蒙面女孩對秦浩天道:「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秦浩天……」秦浩天略微的思忖了一番,還是把自己的真名告訴了對方。

「嗯……我叫水凌,謝謝你,如果有機會,我會報答你的。」說著,水凌捂著肩膀上的傷口,就要離開。

但是秦浩天看著她那踉蹌的樣子,真的怕她堅持不了多久。連忙對她道:「姑娘,你閑留下來吧!最少等到傷稍微好些再走吧!你這樣是堅持不了多久的。」

水凌轉過頭,對秦浩天鄭重的說道:「我是一名殺手。」

「殺手?」秦浩天皺了皺眉頭。

「怎麼……怕了?」水凌略帶著譏諷似的望著秦浩天。

「外面的那些人是抓你的?」秦浩天有些好奇的望著那女孩,只是沒有想到竟然是一名女殺手。不過看她的裝束,倒確實是很符合那身份。

「嗯……」那女孩對秦浩天點了點頭。

「那你還是留下來吧,你現在的情況,出去只會送死。」秦浩天對那女孩說道。

「你不怕?」那蒙面女孩有些詫異的對秦浩天說。

秦浩天聳了聳肩膀,有些無奈的說:「再怕也沒有用了,你如果真的被抓到的話,也是會查到我的頭上來的。」

那蒙面女孩看了秦浩天一眼,沉呤了一番,點了點頭道:「那就叨擾你了,只是你千萬要小心,對方肯定不會輕易的放過我的。」

「知道了。」秦浩天神色鄭重的點了點頭。

秦浩天在救下這女孩的時候,心裡也沒底。因為外面的風聲越來越緊了。到處都是在盤查的人。秦浩天的心裡也在嘀咕,這女孩到底是惹了誰了。自己救下她,不知道是不是做錯了。甚至連秦浩天的客棧都貼了公告。上面明言了,任何敢收留殺手的人,都會被作同犯處理。秦浩天的神色一緊,喃喃的道:「看來得另想辦法了。」

秦浩天這兩天雖然已是萬般的小心了。可是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秦浩天每天為那女孩多準備食物的時候,還是被客棧老闆給發現了蛛絲馬跡。畢竟懸賞公告上通風報信的獎勵10萬銀幣,這對普通人來說,絕對是一個天文數字。

秦浩天在帶了一些食物回到了客棧的房間內。對那女孩正色的說道:「不行,我們得馬上離開這裡,我先出去探探風聲,你在客棧內不要走。」

那蒙面女孩對秦浩天點了點頭道:「小心點!」

「嗯!」

就在秦浩天離開房間不久。幾條黑影落在了他的房間外。

「就是這裡?」一名青年的聲音淡淡的說。聲音無比的冷酷,充滿了肅殺之氣。

其中一名黑衣人正色的點了點道:「公子,就是這裡,我打聽清楚了。」

「很好……」長孫無忌點了點頭。

「砰!」的一聲,房間被推開了。

長孫無忌走進了房間,看著眼前略顯慌亂的水凌。他冷冷的道:「沒想到,我們這麼快就見面了吧?南風帝國五星殺手閣下!」

水凌凝視著眼前神色冷酷的青年略顯驚訝的道:「大陸青年榜高手長孫無忌?」

長孫無忌哼了一聲道:「看來你清楚的很?能死在我的手裡,你死而無憾了。」

說著,長孫無忌的手一凝,一股強大的氣息籠罩住了眼前的水凌。

水凌原本已受傷了,再加上實力原本就不如對方,長孫無忌那強大的威壓讓她幾乎喘不過氣來。捂著傷口,退後了幾步,身子搖搖欲墜。

悠然,一道人影破窗而入,抓住了水凌的身子。

「走!」水凌被一道黑影帶出了窗外。

「想走……」長孫無忌目光一凝,身形如電般的追了出去。

長孫無忌的面前,林立著一名青年,擋在了水凌的面前。這人不是別人,正是返回客棧的秦浩天。

「你知道我是誰?想做我的敵人?」長孫無忌望著秦浩天身上散發著無邊的殺氣。

「剛才已聽到了,青年榜第95名的後起之秀長孫無忌。」秦浩天摸了摸鼻子苦笑著說。

這馬奇城只有一名青年榜的高手,無疑就是眼前這位了。 州本很安靜的醫院老道里,因為突然多了許多警察變得,多。

黃善帶著人來到了水晶的病房前,看到一個兩米多高的大塊頭擋在門口。

「請問,這裡是水鼻病房嘩」一名警察上前問道。

風雙手插懷的靠在門上,由於他的塊頭很大,將房門堵得嚴嚴實實,想要進去,他必須得讓開才行。

「對啊!有什麼事?」風很平淡的回答,對這幫警察,他可是一點好印象都沒有。他現在真的很佩服老大陳青雲,一切都在陳青雲的預料當中,絲毫不差。

警察被風的無所謂態度搞得十分的不爽,他們什麼時候受過這種語氣,簡直就是不把他們放在眼中,對待風的語氣也不禁生硬起來。領導可是在他身後站著,總不能讓領導一直干站著,得儘快走進房間才行

警察亮出了警官證,冷淡說道:「杜氏集團的杜折興被人下毒,目前昏迷不醒。據我們所知,水晶小姐中了同樣的毒。我們領導想跟水晶助理陳青雲談談,了解一下情況。麻煩你讓開,不要影響我們辦案。」

風要是能吃警察這一套就怪了,想看傻子一樣看著警察,輕哼道:「警察同志,你最好弄清楚了。水晶小姐並沒有中毒。你這麼胡亂的推測,會給作為公眾人物的水晶小姐帶來很大的負面影響。這個責任,你能負擔得起嗎?」

警察一聽風的話立刻就怒了,他還沒有警告對方,對方反到警告他起來。到底誰才是警察,這簡直就是挑釁他們的權威。

「我警告你,你這是在干涉我們執法,我們有權拘留你。」

風眼睛一瞪,怒道:「小我只是說了實話,你們不願意聽了,就打算拘留我。中海市還有沒有王法了。我再說一次,水晶小姐沒有中毒。」

「沒有中毒為什麼住院?」

「只是腸胃不好而已,難道只有中毒才能住院嗎?」

「我們剛剛已經詢問過一聲小水晶的確是中毒了,你在撒謊!」

「那是醫生記錯了,水晶只是腸胃不好,沒有中毒。」

兩人大眼對小眼,誰也不肯退步。

如果是平時,仇小艾這個火爆的妞早就上前了。可是,她看不慣黃善,如果不是逼不得已她都不願意跟對方出來。碰巧遇到了陳青雲的事情,在她的心目中,陳青雲雖然不討人喜歡,但絕對不是個壞人。

面對讓她討厭的黃善和陳青雲兩人,陳青雲居然以小小的優勢勝出。所以,仇小文裝聾作啞索性什麼都不做。

黃善見仇小艾不肯幫忙,心中升起一絲咒怨。不過一點辦法都沒有,誰讓她老子比他關大。這年頭,官大半頭壓死人。儘管一直就對仇小艾有些不滿,但黃善卻是一點行動都沒有。

小兄弟,我是黃善。既然水晶小姐沒有中毒,我想找水晶小姐談談,是不是先讓我們進去。我們這一大幫子的人,被人看到了也會給水晶小姐造成不好的影響。你說呢?」黃善微笑著說道,打著親民的嘴臉,率先報出了自己的名頭。別的不敢說,中海市沒有幾個人不知道黃善的。

風似乎很受黃善的語氣,點頭笑道:「小警察,你看看人家這態度。求人辦事就要拿出誠意來。對了,你剛剛說你叫啥名字來的?」

黃善差點一個跟頭栽到在地上,這傢伙腦袋被驢踢了吧,剛剛說過就忘記了。

剛剛那名警察氣得七竅生煙,自己沒有佔到便宜,反到被這小子教了一頓。領導已經搭話了,他無法再搶話,只能悶悶的憋著。聽到風居然這麼一會就忘記了黃善的名字,立刻就來了機會,趕緊說道:「這是我們黃局長。」

風冷笑:「我只是問名字,你告訴我他是局長做什麼?局長就不需要遵紀守法了嗎?局長就可以胡作非為嗎?局長就可以強搶民女嗎?局長就可以貪污受賄嗎?」

好傢夥,旁邊的警察真是很佩服這位兄弟。只是簡單的幾句話,就扛了黃善一腦袋屎盆子。可是偏偏黃善不能反擊,否則豈不是做賊心虛嗎?

要知道風的說話技巧十分不錯,他是跟你將道理,含沙射影的波及到了黃善,讓對方有苦說不出。

黃善在心裡臉色都不知道扭曲幾次,還是擺出笑容,笑道:「小兄弟說得非常好。局長也是人,當然也要按照規矩來。那就麻煩詢問一下水晶小姐有沒有時間。」

「這麼說不就對了嘛!那能不能先讓你的手下先散了,這麼多人圍在這裡有些不好。」

黃善擺了擺手,帶來的這些部下立刻散去。

「水晶正在洗澡,等過一會,我幫你問。」風見警察都散開了,笑著說道。

黃善笑著點點頭,心中卻恨得要命。媽的,水晶洗澡就洗澡,你倒是早說啊,費了這麼半天的話。

十分鐘過去了。

「這位小兄弟,是不是幫我問問?」黃善一個大局長,站在病房門口這麼長時間,也夠可憐的了,連個坐的地方都沒有。唯一一張長椅子,還被風一個。人給霸佔了。

風聳了聳肩膀,無奈道:「水晶今天晚上有演出,得準備充分一些,你恐怕還得等一會。」

黃善咬咬牙,心道:我忍了。

等人的滋味是很痛苦的,充分體現出相對論的精髓。黃善雖然等待的是一個美女,卻是一個。他永遠無法染指的女人,所以他等得很焦急。

又過去十分鐘。

「小兄弟是不是幫我進去看看,水晶小姐是不是洗完了?」

「我一個大男人去看女人洗沒洗完,是不是有些不好?」風詢問道。

剛剛那名被風憋得夠嗆的警察就跟在黃善的機會,一聽這話就明白風在耍人。總算找到可以替領導分憂的機會,立刻臉色不善道:「我看你根本就是不想讓我們進去。你當我們警察是這麼好耍的嗎?」「切,就耍你們了,怎麼地?」風不屑道。

牛……

話已經說到這個份上,黃善臉色陰沉下來,也不再隱藏什麼。

「局長,他現在的行為已經是妨礙我們執法了,我請求拘留他。」警察轉過頭義憤填膺的說道。

股凌晨還在碼字都要累死,各位童鞋看得還爽吧?,

在百度搜索「89」可以迅速找到我們 秦浩天其實心裡還是有些的鬱悶。【】真沒看出來,這殺手mm,,竟然就惹出了這麼大的一個麻煩。青年榜上的修鍊者是隨便能惹的嗎?秦浩天全力的戒備著。眼前的長孫無忌雖然排名比風無痕靠後很多,但是實力仍然不容小覷。但最讓秦浩天感到有些為難的是,殺手mm要怎麼辦。自己也許可以全身而退,但是想在這麼多人前保護水凌卻是有些的為難。畢竟長孫無忌的實力還在自己之上。可周圍圍攏的都是對方的人。

「咦……好熱鬧啊!」正在這時,一位頭戴禮帽的男子走了出來,臉上帶著市儈的笑容。

也許旁人不知道他是誰,但是秦浩天看到這名男子臉上卻是露出了笑容。

「錢如命……是你?」秦浩天看到這男子驚喜的喊道。

這人正是秦浩天在黑暗森林當中看到的那名要錢不要命的錢如命。只是秦浩天驚喜的是看到他,心裡突然有了辦法。

「咦……是你……小夥子?你的情況似乎並不是很好的哦!」錢如命對著秦浩天笑著說。小眼在四周看了一下。

長孫無忌凝視著錢如命皺了皺眉頭,道:「你們是一路的?」錢如命的實力他有些看不透,是以顯的有些顧忌。

「你誤會了,我和他沒啥關係……」錢如命連連的搖了搖頭,忙著和秦浩天撇清關係。

秦浩天:「……」

似乎看出了秦浩天的境地有些的不好。水凌淡淡的對長孫無忌道:「長孫公子,刺殺令堂是我做的,和他無關,我和你走就是了。」

「哈哈哈……你以為現在和他撇清關係他就沒事了嗎?我說過,收留你的人,視作同黨。」長孫無忌哼了一聲,聲音顯的無比的冷酷。

秦浩天望著錢如命道:「錢如命……你現在打手業務開張了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