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但是,你可能沒想到,我不是男人吧?」

說罷,司機伸手摸到自己的下巴處,輕輕往上拉了過去,很快,一張精美絕艷的臉龐出現在後視鏡上。

柳眉如月,美眸靈動,高挺的瓊鼻,嬌艷欲滴的櫻唇,以及那足以魅惑眾生的眼神,即只是透過後視鏡,林飛也有種驚艷十足的感覺。

又是美女殺手!

敢情這些所謂的殺手組織,都喜歡招收女成員嗎?

說好的男女平等呢?

林飛忍不住暗自吐槽了一下,繼續眯著眼睛色、咪咪地看向對方,側顏更是美得驚心動魄,只要是個男人,就沒有不動心的。

「林飛,我好看嗎?」女殺手媚笑著問道。

「嗯,美!不過就像帶刺的玫瑰般,只可遠觀不可近玩,可惜了。」林飛故意嘆了口氣,玩味地繼續看向那個女殺手。

女殺手說:「那你想不想不留遺憾呢?或許我可以滿足你!我每次在殺人之前,都有一個習慣,就是會滿足被殺的人一個願望,你說吧,你有什麼願望,我一定會幫你實現了,再殺你!」

還有這種事?

林飛聽后也是無語,敢情現在殺手界的殺手們都很無聊嗎? 謀天毒妃 還是童話故事看多了?

「真的?」

「真的,你說吧!這可是有時間限制的,如果你一分鐘后都不說,那就沒了!」

「好,那我說,我的願望就是你能夠把你自己給殺死!」

林飛故作為難,接著猛地一拍腦門,咧嘴笑道,說完后他的臉色立刻一變,冷冷地看向對方。

「哦?就這個?」女殺手似乎有些意外,問道。

「沒錯,就這個,你能做到?」

「當然!」

「哦?」

林飛愕然看向女殺手,只見對方手裡不知什麼時候多了一把匕首,先是故意在林飛面前晃了晃,然後猛地往自己脖頸上插了過去。

「噢~」

在林飛的驚呼聲中,匕首噗嗤一聲沒入到女殺手的脖頸之處,繼而鮮血四濺,直接灑了一車廂……

居然還來真的!

我能看見本章說 就在林飛還沒從震驚中反應過來時,僅僅是一眨眼的功夫,女殺手就從駕駛室中消失,下一刻就出現在林飛身旁。

「林飛,你的願望我替你實現了,下面就是實現我願望的時候了……」女殺手嘿嘿一笑,伸出雪白如蔥的手指,直抵林飛下巴,輕輕化著圓圈,媚笑道。

剛才不是被匕首插得鮮血四濺嗎?怎麼突然就……這難道是傳說中的幻術?!

「你的願望是什麼?」

林飛臉色淡定,問道。

「我的願望是……吸干你的血!咯咯……」

女殺手故意停頓了一下,接著笑得花枝招展,然後忽然臉色一冷,伸到林飛下巴處的手指指甲變長,如同利劍般眼看著就要刺入其肉中。

「呵呵,美女,整個江雲市,想要吸干我血的人,沒一千都有好幾百了,多你一個不多呢!」

林飛說話間,緩緩回過頭去,啟動真氣施展催眠術,朝女殺手的眼睛看去……

「看著我的眼睛,你會覺得很困很困,你現在躺在一張床上,蓋著一張真絲棉被,很舒服……」

隨著林飛緩慢的語調,女殺手臉色開始顯得疲憊、乏力,慢慢地合攏而上,繼而癱軟躺在位置上,頭更是一下子埋進林飛兩腿之間。

「呼~」

林飛鬆了一口氣,用手抹了一下額頭上的冷汗,說:「搞定……」

「想得美!」

忽然,一聲嬌叱從林飛兩腿之間響起,咔嚓一聲,林飛赫然感到褲襠處一陣涼風吹入,接著女殺手的那張妖艷角色的臉抬了起來,露出鬼魅般的笑容,手指猛然變長,如同利劍般,瞬間朝著林飛命根的方向刺去。

好陰狠的女人!

這是要我老林家斷子絕孫的節奏啊!

豈能讓你如願?

林飛及時往後一縮,堪堪躲過這一刺,沒想到對方的雙手驟然改變方向,順勢而上,直奔林飛的雙眼。

「想我瞎?沒門!」

林飛猛地將手撐住座位,頭往後仰,雙腳順勢往上一夾,直接將女殺手的嬌軀給緊緊夾住,再猛地大力往下一放。

與此同時,林飛的手再快速伸出來,抓住女殺手的雙手,大力往外扯去。

如此這般后,女殺手整個人都被林飛給夾抱住,兩人之間的距離為零,面都快要貼在一起了,甚至連對方呼吸的聲音都能清晰地感受到。

「我讓你對我施幻術……」

林飛冷哼一聲,說完就把女殺手的櫻唇給親上,大力地吸緊,不放開。

幻術的命門,就在施展幻術之人的嘴上,所以……

加更一章,新年快樂

(本章完) 「唔唔……」

女殺手怒目圓睜,眼神裡面儘是不可置信。

估計她怎麼也想不到,林飛居然會那麼快就摸清楚自己幻術的命門是在嘴上,更沒想到的是,林飛還親了上去。

毫無徵兆的,自己的初吻就這樣沒了!

女殺手來自島國,叫沖田雪麗,是忍者幻術門派的新生派年輕女殺手,也是這其中的佼佼者。

像她們這些女殺手,都是直接聽命於門主的命令,也就是說每次有任務,都由門主直接下達,她們負責執行就可以了。

至於為何要殺這個人,她們不用知道。

不過,在門派中,能夠單獨接受任務,並且出國執行的女殺手,屈指可數,一年也就那麼一兩個,反正能夠被選中的,都是整個門派中實力最強勁之人。

沖田雪麗昨天才接受的人物,今天就已經通過特殊渠道,潛入華國,快速到達江雲市,並且火速確定林飛的行蹤,通過擬定一個看似是完美無缺的計劃,先是假裝林飛高中老師打電話叫他去學校拿錄取通知書,再喬裝成專車司機,通過黑客技術成功接了林飛的訂單……

隨後就有了之前的這一幕,只是人算不如天算,百密一疏的是,林飛居然還親自打電話去求證,如此一來,很快就被揭穿了。

而更讓沖田雪麗意想不到的是,林飛還能快速地看穿自己的幻術,還找到了命門,奪走她的初吻。

「八嘎~」

沖田雪麗暗罵一聲,旋即猛地一用力,先是將林飛的嘴唇緊緊吸住,接著再大力咬爛,可是她的如意算盤打的很響,卻不料林飛的反應比她快多了。

只見,就在沖田雪麗嘴巴想要咬下時,林飛按住她肩膀,接著猛地一推,沖田雪麗順勢就往後一倒,林飛再猛地往上一靠,死死按住沖田雪麗,厲聲問道:「你是什麼人?為何殺我?」

「廢話那麼多,既然栽在你手上,要殺要剮隨你便!」

沖田雪麗用生硬的漢語回應著,一副寧死不屈的模樣,門派裡面有規定,凡是任務失敗者,都不能活著回去,除非帶著目標人物死訊,否則還是得以死謝罪。

按照島國和門派傳統,以死謝罪都必須是切腹自盡!

這個過程,痛苦且殘忍,若非不得已,沒人願意這樣。

當然,沖田雪麗也不例外。

她沒想到,才第一次出國執行任務,就失敗了,而且失敗的如此莫名其妙,她甚至都還沒能讓對方受一丁點兒的傷,名門就被對方給找到,並且破了。

被破了命門之後,想要再重建命門的話,那就必須再經過半年的修鍊,進行一系列的考核測試等等,最後由門派女長老對自己進行一次內力加持,重建命門。

但是,這一切的前提都必須是任務成功!

任務失敗之人,是沒有資格的,所以沖田雪麗此時此刻,簡直連想死的心都有了。

「殺你?為何要殺你?」

林飛掃了一眼沖田雪麗那雄偉的前面,故作猥瑣地說道:「你身材這麼好,至少能玩個三五七年吧,只要你乖乖聽話,說出誰派你來的,說不定我一高興,還會放你呢!」

「做夢!」

沖田雪麗雖是島國女人,但卻是個不折不扣的處、女,並不是國人普遍認為的那樣,島國女人都很開放,只要是個男的她都會給你干。

在門派中,一個女殺手除了實力重要外,貞操的堅守,同樣至關重要,即便是任務失敗,只要能將功補過,也許還有一線生機,如果連貞操都沒了,那恐怕結果也就這樣了。

所以,在某種程度上,沖田雪麗的貞操觀念,比華國女人都要強烈百倍。

這也是為何她初吻被林飛奪走後,反應會如此之大的原因。

「咦?聽你的口音,你不是華國人?難道是……亞美爹,島國人?」林飛問道。

「我是哪國人關你屁事,要殺要剮,隨你便!」沖田雪麗罵道,一副寧死不屈的樣子。

「嘖嘖~」

林飛笑了,說:「沒想到,你一個島國人還挺嘴硬的嘛,好,那我就看你能夠嘴硬到什麼時候。」

說完,林飛的手快速在沖田雪麗身上的一處癢穴點了一下,然後他就坐回位置上,微笑地看著沖田雪麗。

沖田雪麗見林飛只是在自己身上點了一下就坐回之前的位置,也沒有任何的後續動作時,心頭也是一陣納悶,難道他要放過自己嗎?

可是聽他口氣不像啊,而且從他看自己的眼神中可以看出,肯定有什麼陰謀。

等等……怎麼好像有點癢?

很快,一臉疑惑的沖田雪麗驚奇地發現,自己身上不是有點癢,而是越來越癢,先是從被林飛點中的那個地方,開始慢慢擴散開來,很快就遍布全身……

「好癢……好癢……」

沖田雪麗先是輕輕地用手去撓,還挺不好意思的樣子,接著越撓越癢,最後撓著撓著,索性就把衣服給脫了,一件,兩件……很快就脫剩了三點式!

「怎麼樣? 由衷喜歡 肯說了沒?你再不說我就直接開車門,讓你一邊撓一邊遊街了哦!」

林飛翹著雙手戲謔說道,對於沖田雪麗這種嘴硬之人,治她的方法,自然有千百種,而點她的癢穴,也算是其中一種最人道的了。

這也是林飛看在她是個女人的份上,才手下留情。

相信愛情會出席 不過,饒是如此,眼前的沖田雪麗三點式撓痒痒的畫面,還是相當令人熱血噴張的。

要不是林飛暗中不停輸送真氣低強行壓制住的話,恐怕他早就按耐不住撲上去將沖田雪麗就地正法了。

「你……休想讓我屈服……啊……」

沖田雪麗雖然渾身奇癢難耐,身子也被她自己給撓的一片通紅,可依舊倔強地不肯低頭。

「還嘴硬啊?好,那我等著,最後十秒,十,九,八,七……三,二,一!好了,說吧,誰派你來的?」

林飛故作錯愕一笑,然後開始倒數,數到「一」的時候,他再次問道。

「我……我也不知道……是門主給的任務,我只是負責執行而已,不過我偷聽到的是,好像是你們江雲市一個姓雷的人……」

沖田雪麗在林飛倒數到「一」那一刻,渾身頓覺被一種前所未有的奇癢給衝擊,幾欲昏歇,意識模糊之際,嘴巴就不由自主地開始回答……

(本章完) 「姓雷的人,那就肯定是雷老虎了!」

林飛沉吟片刻,目露凶光,暗忖說好你個雷老貓,看來老子不把你徹底打服了,你還一直咬著不放是吧?

「好,謝謝!」

林飛笑了笑,朝沖田雪麗打了個響指。

「啊?我……我剛才說什麼了嗎?」

沖田雪麗在響指過後,整個人如同虛脫一般,癱軟在座位上,喃喃自語。

不過,唯一讓她好多的是,不癢了。

「你可以走了。」

林飛對沖田雪麗說道,並且指著位置上散落的衣服說:「把衣服穿上吧,我們華夏可比不上你們島國開放。」

沖田雪麗銀牙緊咬,死死盯著林飛,「我們島國也是個信守禮義廉恥的偉大國家……」

「閉嘴!」

林飛怒喝道:「我有心放你走你還磨嘰是吧?虧你還好意思跟我提你們島國是個偉大國家,否認歷史,篡改教科書,不承認錯誤不道歉,厚臉無恥的一個卑鄙國度,你好意思跟我說你們國家偉大?」

「輪吧卑鄙無恥,除了你們島國,當今世界,恐怕找不到第二個了!」

「八嘎呀路~」

沖田雪麗被林飛說的直接爆了粗,可卻無從辯駁,因為林飛說一點都沒錯,作為島國人的她,雖然知道這些行為很可能不代表整個島國,但恰恰令其他受過島國侵略的國家人民對島國恨之入骨,這也是她無力改變的事實。

「你再這麼說,我……我就殺……殺了你!」

明知改變不了,但骨子裡的傲氣,卻讓沖田雪麗承受不了被林飛如此直白地戳穿,當即擺出一副要與之拚命的架勢來。

「聽著,你對我來說,只是一隻螞蟻,我要不是想知道誰派你過來的話,早就一根手指戳死你了!你還痴心妄想要殺我?呵呵,不自量力!」

林飛冷哼一聲,一字一頓地對沖田雪麗說道。

說話間,林飛刻意讓身上的氣場外放,霎時間強大的氣息將沖田雪麗擠壓的將近窒息,同時也讓她剛剛好不容易重拾的一絲信心,頃刻被碾壓的煙消雲散。

「納尼?怎麼可能?他怎麼可以這麼厲害……」

看著眼前的林飛,沖田雪麗眼神內從充滿了絕望,因為林飛的實力強悍程度,已經遠遠超出了她的認知範疇,甚至她一度覺得,林飛簡直就是非人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