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隨後看也不看和旭一眼,夏羲和轉過身:「外婆,有電話嗎?我想…」

郁子一眼就看出夏羲和的心思,她掏出手機遞給夏羲和:「待會兒讓你表哥給你買一部手機,方便你聯繫,但是,不要擅自聯繫安陽的人,羲和,這不僅僅是你一個人的事,還有整個櫻井家。」

外婆的突然嚴肅,夏羲和有些不適應,她點點頭,接過手機,播了葉黎寒的電話。

嘟嘟嘟~

「喂?哪位?」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早上才聽過葉黎寒的聲音,現在電話那頭磁性的嗓音在耳畔響起時,夏羲和心中莫名的酸楚:「喂…」

葉黎寒迷迷糊糊聽見電話那頭夏羲和的聲音,整個人立馬從睡夢中驚醒:「羲和?羲和是你嗎?」

夏羲和回到床上:「嗯」

「羲和…我…你還好嗎?手術成功嗎?」

夏羲和瞬間像撒潑一樣亂吼:「手術失敗了,葉黎寒,我毀容了,這輩子都只能戴著口罩度日了,葉黎寒!」

躺在沙發上的葉黎寒被夏羲和一吼,心中的愧疚和心疼急速上升,這樣的夏羲和,就算是隔著幾千公里,隔著這根沒有影蹤的網線,葉黎寒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只能任由夏羲和繼續發火。

「葉黎寒你不是說的我手術完了要帶我出去玩兒的嗎?怎麼說話不算話啊?怎麼我一醒來,就不是安陽了啊,你們都不要我了嗎…」夏羲和越說越喪氣,心中的難過也越來越濃。

「沒,羲和,我們沒有不要你,羲和,你聽我說,等安陽的事情水落石出之後,我就去接你,親自去接你,好嘛?」

夏羲和:「那你們什麼時候才能處理好?」

葉黎寒深吸一口氣:「很快,羲和,你放心,在那裡等我,我一定會來接你的」

「哼」

夏羲和一把將電話掛掉,鼻子一酸,眼淚就掉下來,帶著哭腔盯著手機:「你個混蛋,我才不會等你呢」

和旭站在門口,看著這個面容清秀的表妹哭成了個淚人,立馬抽出兩張紙巾奔到夏羲和身前,將夏羲和掉下來的淚水擦去,還驚慌地說:「表妹你別哭啊,臉上傷口還沒好呢。」

夏羲和氣鼓鼓地盯著這個獃獃的表哥,他居然只擔心她的臉,一想到這裡,夏羲和心中又是一陣酸楚,正打算放聲大哭,就被表哥捂住了嘴:「夏羲和,你要哭現在別哭,等你臉好了,表哥陪你哭個夠,別剛做好的手術,又給崩壞了。」

和旭的語氣中帶著一絲威脅,眼神堅定不移,彷彿,夏羲和要是再哭一個,他就開揍。

夏羲和獃獃地點頭:「不哭了」

和旭鬆一口氣,正要把手拿開,夏羲和就一口咬在和旭的手上,很重。

「啊!!!」

和旭殺豬一般的叫聲響徹整個大宅,所有僕人都愣了愣:「隔壁在殺豬嗎?」

和旭捂著被咬了兩個深印子的手,聳了聳鼻子:「表妹,我們今天才第一次見面,這就是你送表哥的見面禮嗎?」

看著和旭上躥下跳的模樣,夏羲和瞬間丟掉了剛剛的壞心情,捂著嘴笑起來。

和旭留意到夏羲和偷笑的小動作,嘴角輕輕勾起:「啊!!痛死我了,奶奶,你看你外孫女兒啊,她欺負我~」

說著,和旭正要往門外去,夏羲和叫住他:「別演了,我知道你是要安慰我。」

和旭尷尬地笑笑,他有這麼明顯么?

「演技差死了」

聽著夏羲和的吐槽,和旭卻不生氣,反而大大方方地笑起來:「這就對了嘛,哭什麼,他們都不在你身邊,表哥帶你玩兒,可以吧,日本好多地方都很美,我帶你去。」

夏羲和轉念一想,其實日本這個地方,她很早就想來了,只是一直沒有人陪,語言也不通,現在有人願意帶自己玩兒,還不用擔心自己的安全問題,何樂而不為?

至於安陽的破事…玩兒夠了再說!

夏羲和:「真的嗎?去哪兒都行?」

和旭點頭:「這可是奶奶交給我的任務,其他的幾位哥哥都回家陪媳婦兒了,只有我咯。」

看著和旭一臉無奈的模樣,夏羲和的高冷氣質又出現:「哼,別人想和我出去都不行,你佔便宜了還不知足?」

「是是是,不過呢,在此之前,你必須先乖乖把臉養好。」

夏羲和一手附上自己的臉,摸到的是一層層紗布:「那一定要很久吧」

和旭卻不以為然:「要不了多久,最多三天,只要你乖乖聽話,三天,包你變回那張傾國傾城的臉。」

能信嗎?可惜我不信啊~

和旭一看夏羲和的表情就知道夏羲和肯定不信,於是從兜里掏出一個小白罐:「吶,這是我從島上帶來的,這才是送你的禮物。」

夏羲和伸著頭:「那是啥?」

和旭將罐子打開:「這個啊,可是我們櫻井家祖傳的靈藥,別說你這只是個小傷,就算傷口見骨了,用它都會恢復如初呢。」他就像是在推銷自家膏藥的小販一樣,一提到自家膏藥的效果,他就一臉得意。

「哪裡會有這樣的東西?怎麼可能這麼神奇?你太誇張了吧。」就算嘴上說著不信,可是夏羲和的眼神卻背叛了她。

郁子夫人從門外走進來,剛好看見和旭手中的白瓶,臉立馬拉得老長:「和旭,你怎麼能把島上的東西帶回來?」

和旭渾身一震:「額..呵呵..那個,奶奶啊,你不是說一定要治好表妹的臉嗎?這東西見效快。」

就算是這樣解釋,郁子夫人還是冷著臉:「你師父允許了嗎?」

和旭一愣,好像這件事沒的確沒有告訴他師父啊!

「奶奶,你看,我這不也是為了表妹能夠快點康復嗎?奶奶,你能不能給我保密啊?」

郁子夫人一眼不看他,和旭揪著郁子夫人的衣袖不停搖晃:「奶奶,求您了,別告訴我爸,可以嗎?」

和旭眨巴眨巴眼睛的樣子,就像是門口的那隻哈巴狗一樣。

和旭的軟磨硬泡,就連夏羲和也看不下去了:「表哥,要不,你把葯拿回去吧,恢復慢一點也沒關係的」求你收起這副鬼樣子! 和旭卻像是護寶一樣:「不行,這可是給你的禮物,打死我也不還回去。」

「回島上去領罰」

夏羲和聞聲看去,一個穿著長袍的男人出現在眼前,雖是長袍,但卻不是日本的和服,反而是之前夏羲和在安陽看到過的那種長袍,所以這個人,不是日本人?

億萬繼承者,帝少的甜妻 「爸!額,好巧啊,你,怎麼回來了啊?」和旭站的筆直,嘴角不停在抽。

郁子夫人一見自己兒子終於出島,心中也柔了幾分:「羲和,我給你介紹介紹,這是你舅舅」

「舅舅好」夏羲和站起身來鞠了一躬。

櫻井松抬手示意夏羲和坐下:「坐著吧,你就是小妹的女兒羲和?」

夏羲和點頭:「嗯」

「果然是小妹,連她女兒都生的這麼好看,羲和啊,有沒有興趣和舅舅去島上看櫻花啊?」

和旭:「……」老毛病又犯了。

郁子夫人:「說什麼呢?又想將羲和拐上島學武?」

櫻井松輕笑:「想用島上的東西,必須是島上的人,母親,您忘了,這是您當初定下的規矩?」

郁子一愣,這個鬼劇本的確是自己定的,可現在…

「爸,羲和也不是外人,你不是說了嗎?姑姑的女兒你會當作親生孩子來疼」

櫻井松:「是啊,你這個親生的當初不也是快死了才被我帶到島上的嗎?」

當初和旭貪玩,從馬背上摔下去,瀕臨死亡才被櫻井松帶入了他死都不想去的櫻花島。

和旭拿著手中的白瓶,又看看羲和,又看看自己父親,猶豫不決,最終還是問了一句:「那…羲和,你要不也去島上吧。」

「什麼島?幹嘛的?」夏羲和對此一無所知。

「櫻花島,專門培養有能力的人,學武為主。」

夏羲和一聽,這不就是那種小說里寫的那種,惡魔島啊,死亡島啊什麼的,那種地方夏羲和才不願意去呢。

「不去,表哥,臉上的傷,恢復慢一點也沒事,謝謝你了,心意我收下了,舅舅,羲和愚鈍,謝謝您的好意。」

櫻井松迷了眯眼,這丫頭挺有禮貌,像極了當初的妹妹。

「你用吧」

櫻井松丟下這句話就轉身扶著郁子夫人離開。

這…好勉強,我不用也是可以的啊~

這是櫻井松第一次鬆口,就連當初和旭接受了櫻花島上的治療,都被強制留在島上。

那麼羲和…哎…

「羲和,我爸已經同意了,沒事,很快就好了,你臉好了之後,我抓緊時間先帶你玩兒幾天吧。不然以後就沒有好日子過了。」

夏羲和原本有些興奮的臉立馬僵住:「什麼意思?」

「你用了島上的葯,一定會被我爸拉到島上去訓練的」

「為什麼?」

「因為…當初奶奶定了一個規矩,非島上的人,不能碰島上的任何東西,否則,死」

夏羲和手一抖,死?這麼嚴重的嗎?這個櫻井家到底有多恐怖?難道自己的母親就是因為這樣才不願意待在這裡嗎?

和旭看著發獃的夏羲和,輕嘆一聲,坐到夏羲和身邊給她解釋道:「其實,這也不能怪奶奶,她也不容易的,當初她一個人撐起整個櫻井家,也是爺爺真的愛她,答應入贅到櫻井家來,所以啊,我們家的人,出了日本,都姓林。

剛接手櫻井家的時候,櫻花島上大亂,奶奶憑藉一己之力,將鬧事的親自處理了,為了防止島上先祖留下的東西再受摧殘,奶奶才定下這麼個規矩,但是,他們捨不得自家兒女因為這個規矩葬送,所以只要碰了島上的任何東西,都會被揪去訓練。」

夏羲和這就不明白了:「可是那島,不就是櫻井家的嗎?為什麼?」

「的確,可是那島,確實櫻井家最獨立的,它不限制任何人進去,但是進去的人,要麼順利畢業,要麼死,我所知道的這些年來,每年都有人信誓旦旦從裡面畢業,但是也有人熬不住」

說到這兒,和旭看了一眼羲和,眉頭微微皺起:「姑姑當初正是不滿這樣的制度,才選擇離開,只要離開,就可以擺脫這個枷鎖,沒想到…」

夏羲和似乎能理解當初的母親的心情,現在這件事輪到自己身上:「可是,我並沒有用啊,這東西不是在你手上嗎?」

「嘻嘻,雖然我帶出來了,但是是為了你啊,所以我爸默認了這個東西就是你的了。」

夏羲和:「……」櫻井和旭,你個混蛋!

初來乍到,夏羲和對於這個家族還有很多地方都是迷的:「表哥,那你可以帶我四處轉轉嗎?」

和旭當然是萬分樂意:「可以,你現在頭不暈了吧」

「嗯」

「走吧」

和旭帶夏羲和到了院子里:「這個宅子是老宅,只有櫻井家的直系才能在這裡居住,住在這裡,代表著…」和旭楞了一下。

「代表什麼?」

「額,沒什麼,住在這裡是很多人都羨慕的呢,而且啊,院子里的櫻花和櫻花島的櫻花一樣,都是被精心培育的,四季常開」

「四季常開?這也太不符合常理了吧!」微風緩緩拂過,陣陣櫻花雨落下,夏羲和站在樹下,不可置信,艷陽天還能看見這樣的景象。

「羲和,其實,奶奶說你要回來的時候,我是很興奮的,因為我終於不是家中最小的了,可是,我真希望你永遠別回來。」

和旭有些喪氣:「因為這個家族,真的很複雜,你這麼單純,不應該在這裡被污染了。」

夏羲和苦笑,這些她也不想啊,可是一睜眼就已經是事實了,由不得她不接受:「可是,我覺得你也很可愛啊,這樣的家族,有你,應該多了不少樂趣吧。」

和旭一聽這話,立馬扯出一個笑:「說的也是,其實也沒那麼恐怖,也許,你多待一段時間會覺得挺好的呢?」

夏羲和沒有搭理他,只是在院子里走走停停,也不知道要待到什麼時候呢,不過,只要她想走,外婆應該不會阻攔吧。

不遠處,櫻井松攙扶著郁子夫人望著院子里的那個嬌小的身軀。

「母親,她真的很像小妹」

郁子:「是啊,只是不知道她願不願意完成她母親的使命」

櫻井松:「母親,這次,看她的意願吧,不能讓他再走小妹的老路啊,這家裡,有我們,不會倒的。」 郁子夫人眼中情緒複雜,難道這孩子還要走琳兒的老路嗎?絕對不行!

夏羲和只覺得這所院子有些熟悉,直到走到正廳的大門前,她才想起來,這便是很久以前在夢裡見到過的那個地方。夢裡的一切歷歷在目,夏羲和都有一種,自己就是夢中人一樣,經歷著所有的事情。

「表哥,有沒有我媽媽小時候的照片呀?」

和旭想了想:「那個不知道了,應該有的吧,不過要問奶奶,我是從來沒見過姑姑小時候的照片。」

夏羲和略有些失望:「你一直都在這裡生活嗎?」

和旭搖頭:「對啊,怎麼了?」

「沒有,就是覺得,這所老宅應該有很久很久的歷史吧。」

梟爺霸寵:重生系統女神 和旭不回答夏羲和,只是輕笑,帶著夏羲和繼續逛。

西城

「姐姐姐姐,你看,這是今天的頭條耶,你看這個人像不像羲和姐姐呀?」小程熠指著手機上那穿著古裝的男女。

程悅也是有些好奇,仔細將照片看了個通透:「真是羲和姐姐啊」這個羲和,沒想到居然這麼浪漫,但是,為什麼一直戴著面紗?

程悅猶豫了一下,這半年都沒有和他們聯繫,現在生活也已經回到正軌上了,也是時候了。

程悅拿出以前的電話卡插到手機里,深吸一口氣,撥通了夏羲和的電話。

「對不起,您撥的號碼是空號」

電話里傳來這個陌生的女聲,程悅不禁皺了皺眉:「怎麼回事?」

程悅接著撥了楊堃的電話:「喂!」

楊堃還沒睡醒,電話那邊傳過來這個熟悉的聲音,一時,楊堃從夢中驚醒,盯著手機看了半天,直到電話那頭傳來催促的聲音:「楊堃?楊堃?說話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