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老娘不趕時間,跟你一起去。」唐桂花說道。

她是想留下來看看羅陽跟谷家三姐妹是怎麼回事。

若兩位村花知悉羅陽在天江市得了3位新老婆,就是谷家三姐妹,估摸唐桂花會當場發飆。

出去一兩天,就帶回3個新老婆,換了哪個正牌女朋友都會有意見。

是以,至少在此時還不適宜將谷家三姐妹介紹給兩位村花認識。

在直升飛機上,羅陽就叮囑過洪佳欣和祝子姍,讓她們別透露谷家三姐妹的事給家裡的美人知。

等到了該說的時候再說,那結果會平靜許多。 一些星球上曾經發生過這種事情,一些專家說某座火山正處於活動高峰期,一旦爆發,萬物都將在火山灰的陰影下死去。多數民眾對此漠不關心,好好的火山怎麼會突然爆發呢?有些民眾則會說:「什麼磚家啊,又想騙錢了吧!」還有人會給他們家裡寄臭雞蛋,在網路上肆意諷刺。

專家們有的忍了,有的忍不下去,轉而研究怎麼讓火山爆發,幾年後就成功辦到了。

在岩漿噴發中,在洪水洶湧中,在大地震裂中,專家上網發貼說:「看到了沒,我說得沒錯!」

然後他們全都死了,文明也終結了。

現在地球遇到了類似的情況,但要炸火山的不是專家,而是一隻肥貓。

「只要朕一按下這個按鈕。」貓大寶兇惡地說著,一副藺相如要砸和氏璧的姿勢,「美國那邊馬上完蛋,誰都跑不掉,有逃跑的時間還不如打最後一圈麻將。」

(華盛頓白宮,總統先生一邊收拾著細軟,一邊向助理吼道:「快去叫上我全家,快啊!」)

「美洲不能住人了,歐洲也不行,就只剩下東亞、非洲、澳洲這一點點地方,喵哈哈!」

記者們聽得害怕,渾身被寒氣籠罩,自己在愛麗舍宮,法國,危險!不對,這裡是中國……也不對,是貓球帝國……

「大寶,你冷靜點。」東墨彤弓聽明白了,話聲變輕:「就算你把地球炸爛……啊呸!」她晃晃頭,幾乎中了衰神的招,她罵道:「拿著個破按鈕就騙我說有什麼量子裂解彈,做夢吧你!」

衛苗:╰(*°▽°*)╯

她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為什麼還要刺激貓大寶啊!完了,又一個被衰神操縱了!

「你哪來的錢?」東墨彤弓還在罵,「買炸彈、請施工隊,得花2000萬吧,飛船的賬號里可沒有錢。」

「你以為朕混了這麼多年,就沒有一點私房錢?」貓大寶更加氣呼呼的,「朕往寺廟裡一站,多少人當朕是招財貓給朕砸錢!在塔安星你們買地球那天,朕就把這一切都安排好了,喵。」

它的爪子在按鈕上輕輕地劃過,「你儘管不相信,這可是最貴的型號!是用安賽波信號操作的,不管朕在哪裡,朕只要一按,那邊就會爆炸,超人來了也阻止不了。」

東墨彤弓心頭一沉,麻煩了,如果是無線電之類別的什麼,還能讓飛船屏蔽攔截,但是安賽波信號……

「你不要衝動。」她只能擠出笑臉,勸道:「大家坐下來,喝口茶,吃個包子,慢慢談。」

等等……衛苗隱隱感到,有什麼不妥。

「談?你剛才還想揍朕呢。」貓大寶又擺出藺相如的姿勢,「只要朕一按下這個按鈕!」

不要按啊,千萬不要按啊!地面的人們膽戰心驚,想想敘利亞的貓咪啊。(曾經搶鹽的民眾也很緊張,按啊,快按,等著發財呢,家裡已經屯了十萬斤鹽。)

而與此同時,在近地軌道國際空間站的宇航員們也很慌,「休斯頓,我們有麻煩了……」

他們透過穹頂艙舷窗看到了,一隊兩艘大型異星飛船突然的出現在地球上方,看著都有上千米的長度,外形像是傳說中的方舟,龐大得令他們心顫。這不應該叫船,是艦。

他們毫不懷疑,如果這兩艘巨艦向著地球開火,人類文明能做的只有等死。

那是何等的造物啊!地球人的上帝見著,也會因此羞愧。

忽然,在紐約,倫敦,巴黎,或者上海,東京,或者北極熊抱著的冰塊,全地球都聽到天上傳來的廣播聲。

「呃喂,這裡就是地球對嗎,沒有來錯吧,我們是開發局的,你們是不是要安裝安賽波基站?喂?」

然後又有另一把聲音:「喂,我是多來寶的快遞員,怪不得打你們電話一直沒信號,原來還沒裝安賽波啊。有人嗎?你們買的太空港還要不要了,喂?」

什麼鬼?七十億智人驚疑地面面相覷,在室外的紛紛抬頭望天,上帝降臨!?

一群群的信徒,已是激動流涕的跪倒在地上,對著天空又是膜拜,又是哭喊,撕心裂肺,這個月來可委屈啦!

在貓兒刺屲子城,這兩把廣播聲也是響得清清楚楚,所有的人和貓都被嚇了一跳,還以為地球爆了。

聽著這些,東墨彤弓的笑臉消失了,她變得面無表情,再次走向牆角,「你按,你儘管按。」

什麼!!!全人類此刻的尖叫聲加起來,往費爾星的方向傳,說不準卡諾城主會不會聽到。

「你……」貓大寶怔了怔,「站住,朕按了,真按了啊!」

「這個星系還沒有安賽波基站。」東墨彤弓甩了甩劍,「你再怎麼按,都不會有信號傳到炸彈那去的。衰神的威力,知道了吧,你腦子都不清醒了。」

衛苗抹了把滿臉的冷汗,理論上是這樣,但是你確定嗎?真的確定嗎?

「……」貓大寶瞅瞅爪中的按鈕,雙瞳似乎有點變色,「呵呵,你以為朕不知道人類的愚蠢嗎。弓女,你太小看朕了。那枚裂解彈和朕腦子裡的電極有一重連繫,朕可以通過心靈感應控制……」

啪!它被一隻手掌甩來重重地拍了一下,東墨彤弓搶過那個按鈕,超凶的道:「你不按,我給你按!」

眼見她就要按下,貓大寶倒尖叫起來:「別別別喵,我還不想死!!」

「不要!!」「NO!!」「やめて!」衛苗、小遇、記者們、美女們也都尖叫。有心臟病的觀眾痛苦地捂住胸口,沒心臟病的觀眾嚇出心臟病再痛苦地捂住胸口……不要啊!!!

地球不是圓的,是平的可以嗎,不需要再炸平了!

夠平的了!

「唔……」東墨彤弓心裡忽地閃過輪機長那句「就算你炸爛地球」,她的手堪堪停住,沒按下去,「好吧。」

很多人這才噗通倒地,顫抖的雙手滿地摸尋自己的心臟。

為什麼「Cat」有惡毒女人的意思,貓大寶,你知道了嗎……

東墨彤弓整了整氣息,認真道:「大寶,沒什麼貓球帝國,這條村子也是地球聯盟的一部分,暫時由你管理吧。你可以搞發展,但不準傷害別人和勉強別人!還有巴黎鐵塔要搬回巴黎,這座宮殿呢就當法國人賠償給你了。」

「整個巴黎都是朕的。」貓大寶拿出一份法國報紙給她看,上面的頭條是:「至高無上的皇帝陛下於今日抵達自己忠實的巴黎!」(無數法國人嚷嚷著,不是,沒有,別瞎說啊!)

這時,兩把廣播聲音又響起:

「有人嗎?這裡是地球嗎?」

「沒人收貨?一個太空港、三個傳送亭。沒人收貨我就先走啦。」

「有!!」東墨彤弓朝上吼了聲,「無涯,立即跟他們通信,說我們這就來了。」她用手機向飛船說,再一手提起貓大寶,一手提起還在努力拚接鐵王座的林放,從窗戶跳了出去。

貓大寶的嘮叨還在傳來:「你以為這就完事了嗎?那是枚定時炸彈,朕不會說出它的位置的,時間一到,轟。」

「你再說一聲朕,把你閹了!」林放的罵聲,「我才是球長!」

「你個忘恩負義的傢伙,當日不是朕在柴房發現你有地球的臭味,你早以廢柴的身份被燒掉了。」

「我這就把你閹掉!」

「喵!!」

主角們不見了,記者們只好圍住衛苗來做採訪,爭相地發問:

「我們自由了嗎?」「那枚炸彈怎麼辦?」「外面那是什麼聲音?」「你們到底是什麼?來地球有什麼目的?」

衛苗沉著面,「新世界來了,但舊人類還不知道。」我在說什麼?這是什麼意思? 見唐桂花不肯先去夜店,羅陽便摟著她走到車門旁邊。

唐桂花格格嬌笑道:「老娘說了不去就不去,除非你跟老娘一起去。」

羅陽咬著唐桂花的耳朵,戲謔道:「桂花姐,今晚我要……」

其實他想說的是「我要跟你睡覺」,這話也沒什麼大問題,畢竟他早就跟兩位村花睡在一起了。

不過他沒把話說完,卻變成了讓人聽了會以為他晚上就要把唐桂花的黃花閨女身子奪走。

唐桂花聽了俏臉一紅,含羞道:「老娘說過了,等領證了,才是你的。」

扭頭瞥安玉瑩,見她明顯也聽見了,羞紅了臉,羅陽又咬著她的耳朵,說道:「安姐,我也要……」

安玉瑩紅著臉道:「人家還不能答應你呢,人家……嗯嗯……」

才剛享受了安玉瑩紅唇的玉潤不到半分鐘,肋部又受到唐桂花的掐功伺候了。

羅陽只得又補啄回唐桂花的紅唇,才使她減輕了用力。

其他美人都去夜店了,只剩下羅陽,兩位村花和谷家三姐妹。

「桂花姐,安姐,聽話,你們先去,我10分鐘內就趕過去。」羅陽勸道。

一面說,一面先將安玉瑩推入車廂里。

唐桂花卻摟緊了羅陽的豹腰,不肯坐進駕駛位。

羅陽只好將唐桂花打橫抱起,臉面在她飽滿堅挺的上圍磨蹭了幾下,惹得她嬌笑不已。

「你敢再那樣弄老娘,看老娘會不會發火,咯咯,好酸。」

「牛仔,人家也不去了呢。」

看著羅陽抱著唐桂花在親昵,安玉瑩又吃醋了。

「安姐,等一會。」

說著,連忙將唐桂花抱進駕駛位,關上車門,又伸頭進去啄了啄她的紅唇。

本來還想伸手幫唐桂花將戴在上圍處的那副大眼鏡扶正,不過唐桂花打開了他的手。

呵呵一笑,羅陽便又轉向安玉瑩,見她要從車廂後座下來,連忙推她進去。

一面啄安玉瑩的紅唇,一面勸道:「安姐,聽話。我很快去跟你們匯合的。」

安玉瑩一貫來都挺聽羅陽的話,要她做什麼,她一般會做的。

這次也不例外。

只是先前看羅陽和唐桂花在膠著,安玉瑩醋意湧出來,才那樣說的。

「那你快來呢,人家在那等你呢。」

「安姐,知道了。」

「人家知道了呢,你又想捏人家呢。」

說時,安玉瑩連忙推開了羅陽的手,嘟著粉潤的紅唇幽幽的白了他一眼。

跟唐桂花不一樣,就算羅陽吃她的豆腐再明顯,她也不會反擊。

「安姐,我沒有哈。我只是想扶你坐好。」

「人家知道你……嗯嗯……」

在美人發牢騷時,最好的辦法是先讓她們安靜下來。

而羅陽用的具體做法,就是用嘴堵住她們的嘴,讓她們說不了話,等她們心緒平靜些了,一切都好說了。

安玉瑩略感滿意了,唐桂花又有意見了。

「牛仔,快上車!」

「桂花姐,你們先去。」

說著,羅陽只得退出車外,幫安玉瑩關上車門。

「5分鐘內,你要是不出現在我們面前,看著辦吧。」唐桂花嬌嗔道。

「桂花姐,10分鐘內吧。」羅陽說道。

五分鐘確實不夠,就算急急忙忙帶谷家三姐妹去酒店,都來不及。

「不行,就5分鐘,老娘看看現在的時間。」

「桂花姐,5分鐘就5分鐘,她們在等著,你先去替我跟她們聊聊天。」

羅陽指的是蘇雲,洪佳欣等美人。

「那你快來呢,大家等著幫你慶祝呢。」安玉瑩叮囑道。

「知道了,安姐。待會見。」羅陽揮了揮手。

於是唐桂花駕駛車子緩緩走了。

看著兩位村花去遠了,羅陽才轉身看谷家三姐妹,只見她們都幽幽的立在那兒。

從她們俏臉不悅的神色可知,她們有很多話要說。

今晚的慶祝,羅陽不想帶谷家三姐妹一起去。

不然,羅陽就要介紹她們給家裡的美人認識。

若只說是普通朋友,谷家三姐妹聽了必定當場會糾正的。

以谷雪和谷雲的脾性,不可能讓羅陽蒙著家裡的眾美人,她們會努力爭取地位,勢必會告訴美人們,說她們是他的老婆。

這麼一來,羅陽就麻煩了。

安玉瑩還好哄一些,唐桂花就沒那麼容易糊弄。

若唐桂花鬧起來,也不知要多長時間才能令她平靜下來。

別的且不說,單說晚上睡覺,每晚應該都會受到唐桂花掐功的伺候,這確實讓人不得安寧。

為了和諧,羅陽只好先不把谷家三姐妹介紹給家裡的眾美人認識。

單獨面對谷家三姐妹,羅陽倒不知該怎樣開口才好。

那麼喜慶的時刻,卻不讓她們去參加慶祝,這說不過去。

「噯,那兩個是什麼人?」谷雪先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