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爺爺!」莫雙雙露出笑容走了過去。平時爺爺是最疼她的,他要是知道她的想法,肯定會支持的。而且這對莫家還很有好處。

莫老爺子淡淡的點了下頭,目光沉冷的看著莫父和莫母,等著他們開口。

「爸!雙雙說她喜歡戰亦寒,要你做主給他們訂婚。」莫父說道。壽宴的時候,父親和白老爺子他們坐在一起,所以對於他們這邊發生的事並不知情。回來的時候,父親又先他們一步離開。

莫老爺子一怔,臉色冰冷的看向挽著自己手臂的莫雙雙,「胡鬧!」

「爺爺!你不是一直都很欣賞戰亦寒嗎?我要是和他在一起了,對我們莫家不是也有好處嗎?」莫雙雙眼中有著一絲詫異。她原以為爺爺聽到這件事會很高興,沒想到爺爺竟然這麼生氣。

「好處?」莫老爺子甩開莫雙雙的手,冷聲問道:「如果你知道蘇瑾月是什麼身份,你不會這麼想了。」他從老白和老魏他們那裡得知蘇瑾月的身份時,簡直不敢置信,可是卻又不得不信。

「她不就是一個從鄉下來的土包子嗎?」莫雙雙不屑道。就算蘇瑾月會一點醫術,會幾句英語那又怎麼樣,還是無法改變她與生俱來的土腥氣。一個人出生怎麼樣,註定了她這輩子只能怎麼樣。

莫老爺子冷笑一聲,「土包子?如果這個土包子只要一句話,就可以讓我們莫家在京城消失呢?」他之所以在這些孫子孫女中最疼雙雙,是因為她聰明,懂得進退。現在才知道是自己看走了眼,她根本就是恃寵而驕。

「什麼?」莫父和莫母愣住了。蘇瑾月真有那麼大的能量?

「爸,蘇瑾月到底是什麼身份?」莫父回過神問道。

莫老爺子嘆了一口氣,緩緩地開口道:「隱門的人。」上次隱門交流會白家,魏家,林家,還有鄭家都有派人去,他們都這麼說自然不會有假。

「不會吧!」莫父不敢置信的張大了眼睛。

「爺爺,你是在開玩笑吧?蘇瑾月怎麼樣可能是隱門的人?」莫雙雙不相信的搖著頭。身為大家族的人,對於隱門還是有所耳聞的。隱門的強大,絕對不是他們任何一個家族可以相比的。

重生之最強星帝 「你覺得我會用這種事開玩笑嗎?」莫老爺子目光冰冷的看著莫雙雙,眼中充滿了失望。

「爸,蘇瑾月怎麼會成為隱門的人了?」莫父不解的問道。他查過蘇瑾月的資料,資料上說她只是一個無父無母的棄嬰,是被一個村醫收養,教了她醫術,才有今天的成績。

莫老爺子走到沙發坐了下來,「這次去參加隱門交流會,蘇瑾月在那裡遇見了她的家人,已經相認了。」很多事就是這麼的讓人出乎意料。

「這麼巧?確定不會認錯嗎?」莫父有些不相通道。

「爺爺,蘇瑾月真的是隱門的人嗎?」莫雙雙還是有些不相信這個事實。她真的無法接受,一個剛剛還被自己看不起的人,身份一下子變的比自己還高。

「把你剛剛的那個想法給我打消了,以後少惹蘇瑾月和戰亦寒,不然誰也救不了你,知道嗎?」莫老爺子冷聲警告道。蘇瑾月不可怕,但是一旦惹怒了蘇瑾月背後的那個勢力,別說雙雙,就是他們莫家也會陷入萬劫不復之地。隱門的可怕不是他們可以想象的。

「知道了。」莫雙雙點了點頭,低著頭不再說話。她是真的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明明自己才是高高在上的公主,而現在她卻要看對方的臉色。

看著外面的天色已經有些發亮,蘇瑾月不舍的看著戰亦寒,「你又要走了。」這一晚他們都沒有睡,整整聊了一夜。可是天還是不知不覺的亮了。

戰亦寒摟緊蘇瑾月,在她的額上親了一下,「我暫時不會出任務,你有空可以去部隊看我。」他們相聚的時間總是這麼短暫,他現在真的很希望,瑾月能夠早一點嫁給他。那樣他們雖然還是聚少離多,但是比現在在一起的時間肯定要多。

「我休息去看你。」蘇瑾月枕著戰亦寒的手臂,頭靠在他的胸口上,聽著他沉穩的心跳。她好希望以後的每一天都能像現在這樣,聽著他的心跳和他聊天。

戰亦寒抬腕看了一下手錶,在蘇瑾月的眼睛上親了一下,不舍的凝視了她許久,「你再睡一會兒。」就算不舍他也必須要離開了。

蘇瑾月點了點頭,抬起頭吻上了戰亦寒的薄唇。他們又要好久都見不到面了,真的好捨不得。

唇上的柔軟,讓戰亦寒再也無法控制的回吻了起來。

直到兩人都氣喘吁吁,戰亦寒才放開了蘇瑾月,喘著粗氣看著她,「我走了。」再不走,他就控制不住自己了。他一向引以為傲的自制力,在她的面前根本就不管用。

「嗯!」蘇瑾月點了點頭。她現在可不敢動,因為她清楚的感受到了他的變化,她怕自己一動他就會失控。在他的面前,她同樣沒有自控力。如果他想要她,她根本不會阻止。

戰亦寒翻身下床,深深地看了蘇瑾月一眼,轉身向著外面走去。再不走,他真的要捨不得走了。

蘇瑾月看著戰亦寒走出房間,關上房門,淺淺一笑,閉上眼睛抱著還殘留著他體溫的被子慢慢的睡去。她雖然心裡還是充滿了不舍,但是現在和以前不同,他們的距離不像以前那麼遙不可及了,只要想他,她隨時可以去他的部隊看他。 中午的食堂,每天都是擁擠不堪。

蘇瑾月四人在食堂里找了半天,都沒有找到一個位置。

「那邊快吃好了,我們去那裡吧。」林暮竹看到靠窗的一個位置上,有幾個女生正坐在那裡說著話,桌上飯盒裡的飯似乎已經吃的差不多了。

「同學!請問你們吃好了嗎?」林暮竹走上前問道。

「你沒看到我們正在聊天嗎?」其中一名女生不悅的開口道。

「我們雙雙姐正在午休,你們瞎了嗎?」另一個女生狠狠地瞪了林暮竹几人一眼。這幾個人真是沒眼色,竟然連雙雙姐在這都沒有看到。要是惹怒了雙雙姐,就有她們受的了。

經那名女生一說,林暮竹才注意到了莫雙雙,此時莫雙雙正支著下巴,看著外面的風景。難怪那麼多人明知道她們吃好了,都不敢上來詢問,原來是莫雙雙在這。自己怎麼就沒看到她呢。

正想要離開,莫雙雙轉過頭來。

林暮竹心中一沉,連忙想要開口道歉,就見莫雙雙突然站起了身,頭也不回的轉身就走。那神態就像是見到了鬼一般。

莫雙雙的幾個跟班面面相覷,一頭霧水。

「這是什麼情況?」

「雙雙姐到底怎麼了?」

「雙雙姐!等等我們。」幾人回過神,拿起桌上的飯盒,快步跟了上去。

林暮竹詫異的眨了眨眼睛,「這莫雙雙是吃錯藥了嗎?正好我們坐吧。」

蘇瑾月收回視線,玩味的勾了勾唇。看來莫雙雙是知道了她的身份,不然不會如此怕她。不過這樣也好,她現在可沒有心思去理會她。

莫雙雙走出食堂,停下了腳步。自從知道蘇瑾月的身份后,她就對她產生了忌憚。特別是想到昨天在壽宴上,她一而再再而三去挑釁蘇瑾月,就忍不住冷汗直冒。

萬一她昨天真的惹怒了蘇瑾月,就算爺爺出面也救不了她。而且還有可能會連累到莫家,想到昨天自己的愚蠢行為,她恨不得狠狠地打自己兩巴掌。差一點她就將自己和家族推入萬劫不復的境地。得罪了隱門,誰也救不了莫家,而且也不會有人出手救莫家。

「雙雙姐!」幾個跟班走上前喊道。她們發現,今天雙雙姐一直有些心不在焉。

莫雙雙回過神,看向自己的幾名跟班,「以後你們不要跟著我了。」她知道蘇瑾月的身份,她們可不知道,萬一她們不知死活的打著她的名號去招惹蘇瑾月,她豈不是很冤。

「為什麼?」

「雙雙姐,是不是我們做錯了什麼?」幾名跟班不解的看著莫雙雙。她們可是好不容易,才通過關係成為雙雙姐的跟班。這才剛剛跟了兩天,她就不要她們了,她們真的想不通。

「以後我不需要任何人跟著我,你們也不許再打著我的名號去欺負人,不然我知道了絕不輕饒。」莫雙雙警告眾人道。以前她的跟班打著她的名號欺負人,她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是現在不行。因為蘇瑾月也在醫科大。

平靜的日子總是易過,轉眼一個月就這麼過去了。

蘇瑾月原本打算,這個星期天去部隊看戰亦寒,不過大哥蘇言閱突然收到了家族的消息,說是有急事需要他儘快趕回去。

「大哥,二哥,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蘇瑾月看著愁眉不展的蘇言閱和蘇言溪。她現在也是醫谷的人,醫谷發生的事她也有權知道。

蘇言溪嘆了一口氣,「昨天半夜有人闖進了醫谷,殺了我們十幾名弟子,還救走了宋伊人。」

「對方能殺我們的人,應該也是修真者。」蘇言閱皺眉道。現在的醫谷已經不是曾經的醫谷了,幾乎每一個人都有修鍊,雖然修鍊的速度沒有那麼快,但是卻也是一般的古武修鍊者能對付的,而且醫谷的外面還有著陣法保護。

「我們現在就回去。」蘇瑾月決定道。她必須弄清楚,對方去醫谷是特意為了救宋伊人,還是有別的原因。

「好!」蘇言溪和蘇言閱贊同的點頭。他們早就歸心似箭了。

醫谷議事大廳里,氣氛一片凝重。

「大家覺得對方這次來的目的是因為什麼?」蘇離赫看著眾人,臉上帶著一抹憂色。要不是他們現在修鍊了天修經,說不定十八年前的歷史又要重演了。

「我覺得還是因為紫丹骨花。」

「你們說會不會又是任平川那個小人。」

「這個可能性很大,知道我們醫谷在這裡的人並不多,十八年前進入我們醫谷的人,基本上都被我們消滅了,不過那些人中並沒有找到任平川。」

「任平川那個人是個標準的小人,他若是活著,肯定會來報復的。」

「只是想不明白,對方為什麼要帶走那個宋伊人。」

「谷主,四小姐他們都要回來嗎?」

蘇離赫臉色凝重的點了點頭,「我來議事廳前,收到了言閱的消息,他們正在趕回來。」

蘇瑾月靠坐在椅子上,看著窗外一望無際的雲海。她現在唯一後悔的,就是之前沒有直接殺了宋伊人,現在宋伊人被人救走,將來不知道會留下什麼隱患。

「小妹,不要擔心。」蘇言溪伸手拍了拍蘇瑾月的肩膀。從知道醫谷出事後,小妹就一直都沒有開口說過話。

蘇瑾月收回視線,轉頭看向蘇言溪,「二哥,我沒事。」既然事情都已經發生了,她再後悔也沒有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修鍊,讓自己變的強大。

飛機緩緩的落地,蘇瑾月三人走出機場的時候,蘇言麒已經在外面等著他們了。

幾人坐上車,蘇言閱問道:「言麒,現在家裡情況怎麼樣了?」他之前接到電話的時候,父親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讓他儘快趕回去。

「已經穩定下來了,這次的損失不大,不過就是牢里的那個女人被救走了。」蘇言麒看了一眼蘇瑾月。他知道小妹對宋伊人恨之入骨。

「媽媽不是下了蠱嗎?」蘇瑾月問道。這一路上,她一直在想著這個問題。蠱蟲一旦進入人體,除非下蠱之人,別人根本就取不出來。 中午的食堂,每天都是擁擠不堪。

蘇瑾月四人在食堂里找了半天,都沒有找到一個位置。

「那邊快吃好了,我們去那裡吧。」林暮竹看到靠窗的一個位置上,有幾個女生正坐在那裡說著話,桌上飯盒裡的飯似乎已經吃的差不多了。

「同學!請問你們吃好了嗎?」林暮竹走上前問道。

「你沒看到我們正在聊天嗎?」其中一名女生不悅的開口道。

「我們雙雙姐正在午休,你們瞎了嗎?」另一個女生狠狠地瞪了林暮竹几人一眼。這幾個人真是沒眼色,竟然連雙雙姐在這都沒有看到。要是惹怒了雙雙姐,就有她們受的了。

經那名女生一說,林暮竹才注意到了莫雙雙,此時莫雙雙正支著下巴,看著外面的風景。難怪那麼多人明知道她們吃好了,都不敢上來詢問,原來是莫雙雙在這。自己怎麼就沒看到她呢。

正想要離開,莫雙雙轉過頭來。

林暮竹心中一沉,連忙想要開口道歉,就見莫雙雙突然站起了身,頭也不回的轉身就走。那神態就像是見到了鬼一般。

莫雙雙的幾個跟班面面相覷,一頭霧水。

「這是什麼情況?」

「雙雙姐到底怎麼了?」

「雙雙姐!等等我們。」幾人回過神,拿起桌上的飯盒,快步跟了上去。

林暮竹詫異的眨了眨眼睛,「這莫雙雙是吃錯藥了嗎?正好我們坐吧。」

蘇瑾月收回視線,玩味的勾了勾唇。看來莫雙雙是知道了她的身份,不然不會如此怕她。不過這樣也好,她現在可沒有心思去理會她。

莫雙雙走出食堂,停下了腳步。自從知道蘇瑾月的身份后,她就對她產生了忌憚。特別是想到昨天在壽宴上,她一而再再而三去挑釁蘇瑾月,就忍不住冷汗直冒。

萬一她昨天真的惹怒了蘇瑾月,就算爺爺出面也救不了她。而且還有可能會連累到莫家,想到昨天自己的愚蠢行為,她恨不得狠狠地打自己兩巴掌。差一點她就將自己和家族推入萬劫不復的境地。得罪了隱門,誰也救不了莫家,而且也不會有人出手救莫家。

「雙雙姐!」幾個跟班走上前喊道。她們發現,今天雙雙姐一直有些心不在焉。

莫雙雙回過神,看向自己的幾名跟班,「以後你們不要跟著我了。」她知道蘇瑾月的身份,她們可不知道,萬一她們不知死活的打著她的名號去招惹蘇瑾月,她豈不是很冤。

「為什麼?」

「雙雙姐,是不是我們做錯了什麼?」幾名跟班不解的看著莫雙雙。她們可是好不容易,才通過關係成為雙雙姐的跟班。這才剛剛跟了兩天,她就不要她們了,她們真的想不通。

「以後我不需要任何人跟著我,你們也不許再打著我的名號去欺負人,不然我知道了絕不輕饒。」莫雙雙警告眾人道。以前她的跟班打著她的名號欺負人,她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是現在不行。因為蘇瑾月也在醫科大。

平靜的日子總是易過,轉眼一個月就這麼過去了。

廢材嫡女:紈絝逆天皇妃 蘇瑾月原本打算,這個星期天去部隊看戰亦寒,不過大哥蘇言閱突然收到了家族的消息,說是有急事需要他儘快趕回去。

「大哥,二哥,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蘇瑾月看著愁眉不展的蘇言閱和蘇言溪。她現在也是醫谷的人,醫谷發生的事她也有權知道。

蘇言溪嘆了一口氣,「昨天半夜有人闖進了醫谷,殺了我們十幾名弟子,還救走了宋伊人。」

「對方能殺我們的人,應該也是修真者。」蘇言閱皺眉道。現在的醫谷已經不是曾經的醫谷了,幾乎每一個人都有修鍊,雖然修鍊的速度沒有那麼快,但是卻也不是一般的古武修鍊者能對付的,而且醫谷的外面還有著陣法保護。

「我們現在就回去。」蘇瑾月決定道。她必須弄清楚,對方去醫谷是特意為了救宋伊人,還是有別的原因。

「好!」 逍遙小邪仙 蘇言溪和蘇言閱贊同的點頭。他們早就歸心似箭了。

醫谷議事大廳里,氣氛一片凝重。

「大家覺得對方這次來的目的是因為什麼?」蘇離赫看著眾人,臉上帶著一抹憂色。要不是他們現在修鍊了天修經,說不定十八年前的歷史又要重演了。

「我覺得還是因為紫丹骨花。」

「你們說會不會又是任平川那個小人。」

「這個可能性很大,知道我們醫谷在這裡的人並不多,十八年前進入我們醫谷的人,基本上都被我們消滅了,不過那些人中並沒有找到任平川。」

「任平川那個人是個標準的小人,他若是活著,肯定會來報復的。」

「只是想不明白,對方為什麼要帶走那個宋伊人。」

「谷主,四小姐他們都要回來嗎?」

蘇離赫臉色凝重的點了點頭,「我來議事廳前,收到了言閱的消息,他們正在趕回來。」

蘇瑾月靠坐在椅子上,看著窗外一望無際的雲海。她現在唯一後悔的,就是之前沒有直接殺了宋伊人,現在宋伊人被人救走,將來不知道會不會留下什麼隱患?

「小妹,不要擔心。」蘇言溪伸手拍了拍蘇瑾月的肩膀。從知道醫谷出事後,小妹就一直都沒有開口說過話。

蘇瑾月收回視線,轉頭看向蘇言溪,「二哥,我沒事。」既然事情都已經發生了,她再後悔也沒有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修鍊,讓自己變的強大。

飛機緩緩的落地,蘇瑾月三人走出機場的時候,蘇言麒已經在外面等著他們了。

幾人坐上車,蘇言閱問道:「言麒,現在家裡情況怎麼樣了?」他之前接到電話的時候,父親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讓他儘快趕回去。

「已經穩定下來了,這次的損失不大,不過就是牢里的那個女人被救走了。」蘇言麒看了一眼蘇瑾月。他知道小妹對宋伊人恨之入骨。

「媽媽不是下了蠱嗎?」蘇瑾月問道。這一路上,她一直在想著這個問題。蠱蟲一旦進入人體,除非下蠱之人,別人根本就取不出來。 蘇瑾月跟著林素問來到她的院子,林素問端出自己早已準備好的點心放在桌上,「多吃點,看你又廋了。」她愛憐的注視著蘇瑾月,眼中滿是心疼之色。她真的很希望,自己能夠陪在瑾月的身邊照顧她。

蘇瑾月笑著點了點頭,拿起一塊紅豆糕放進口中,一臉滿足的咀嚼著,「媽媽做的就是好吃,有媽媽在身邊的感覺真好!」

「好吃就多吃點,不夠媽媽再去做。」林素問笑道。只要女兒喜歡,她就天天都做給她吃。

「嗯!」蘇瑾月笑著點頭。

吃完東西,蘇瑾月陪林素問聊了一會兒后,就來到了議事廳。

議事廳中氣氛凝重,每個人臉上都帶著憂色。雖說他們現在都開始修真了,但是他們的敵人也同樣是修真者。而且現在敵人在暗,他們在明,不知道什麼時候對方又會偷襲醫谷。

看到蘇瑾月進入議事廳,眾人都將目光集中到了她的身上。剛剛他們都已經聽蘇言閱說了,蘇瑾月現在的實力是天級初期。他們活了大半輩子了,還沒有聽說過隱門有哪個門派,有人的實力達到了天級,就是地級也是鳳毛麟角。

蘇瑾月對著眾人微笑著點了點頭,走到蘇離赫的身旁站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